> 揭秘软体家具制作的功臣——皮革
详细内容

揭秘软体家具制作的功臣——皮革

时间:2022-04-17     人气:638     来源:济南奥镭数控设备有限公司     作者:
概述:谈到“家具”一词,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大都是实木、板式、石砌等。软体家具行业作为家具行业的分支之一,同样占了举足轻重的地位......

谈到“家具”一词,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大都是实木、板式、石砌等。软体家具行业作为家具行业的分支之一,同样占了举足轻重的地位。


今天,这篇文章将为大家讲解一下软体家具制作过程中的功臣—皮革。


一、皮革的前世今生


真皮皮革是经脱毛和鞣制等物理、化学加工所得到的已经变形不易腐烂的动物皮,加工工艺极为复杂,成本自然也高。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皮革以昂贵、权利与地位的象征,受到不少人喜爱。后来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觉醒,生态皮革应运而生。


目前,皮革行业涵盖了制革、制鞋、皮衣、皮件、毛皮及其制品等主体行业,以及皮革化工、皮革五金、皮革机械、辅料等配套行业。它的上下游关联度很高,对拉动当地经济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拥有自身生产特色区域和专业市场。


据统计,全球皮革总需求量约为1.0亿平方米,相当于3亿张牛皮(标准皮)的产量,其中中国皮革产量约占23.33%。数据的庞大,再次证明皮革及其制品的市场潜力巨大。


二、皮质家具


皮革有着舒适的触感,因此被大量地使用在各种软体家具中。后来,皮质家具又跟随时代审美意识和工艺制作水平的不断提升,在款式设计、材质选择、规格尺寸、风格造型等方面不断精进。


常见的皮质家具有压纹皮质家具、原青皮质家具和全青皮质家具。它们拥有奢华的外表,款式多样,透气性优良、舒适且结实耐用。同时,相对于布艺沙发,皮质家具易清洗、质感好,成为不少家庭的选择之一。


当然,缺点也明显,价格昂贵、需要定期养护打理。即,开销大。


三、皮质家具生产面临难题


皮革作为软体家具重要成员之一,它的加工工艺是软体家具制造的重要步骤,尤其是皮革裁剪技术。


原因很现实,皮革本身占皮革家具总成本的60%,市场对成品的要求也较为严格。另外,对家具生产商而言,皮革的采购和管理的挑战愈发艰巨。因此,裁剪的优化整合方案尤为重要,它覆盖了从交付质检到库存控制的所有流程。


不得不承认,相较于国外软体家具制造商的前瞻思维,国内许多家具制造商固步自封,仍旧多采取手工作业的方式,采取人工画板、打版、手工刀裁切等一系列传统方式。结果既不能实现产量的持续增长,也不能使裁切质量得到提升,反而因为劳力和原材料成本的不断提高导致利润缩水、产量降低、口碑下跌。


如何稳步提高皮革切割产量、提升效率、降低成本并减少材料消耗,实现多种材料异形切割,优化整个软体家具的生产流程,成为国内传统皮革加工厂不得不立即搬到台面上解决的问题。


四、如何实现这一“切”


答案很简单:自动化生产。它是可以同时实现效率、生产力、成品精美度等目标的唯一出路!


建立自动化生产体系,定制智能裁切的完整解决方案,利用最前沿的创新技术量身定制,实现软体家具行业数字化、自动化的“智”造生产。


利用自动化皮革裁剪设备,根据所需实时的改变配置,以适应所裁剪皮革的尺寸。通过皮革智能裁剪设备自带的模块化刀具库、绘图标记装置、智能上下料系统、智能排版系统等,实现一机多用及多种材料切割,解决效率低、废品率高、人工费高、成品质量低等难题,助力企业降本增效,实现智慧无人工厂,协助企业在整个裁剪流程中保持工作流程的稳定。


皮质家具选购技巧


1、关于皮质


猪皮、马皮、驴皮、牛皮都可做家具面料,统称皮质家具。牛皮皮质柔软、厚实。马皮、驴皮皮相似,但表面皮质松弛,时间长易剥落,不耐用。猪皮较薄,但毛孔粗糙。


2、关于木架


一套好的家具,其木架都必须是用方木钉成框架,侧面用板固定,这种结构能确保沙发不变形.劣质沙发是直接用松木包装板夹板钉成,没有方木框架,牢固程度低。


3、关于海绵


海绵分高弹和高弹超软、中弹海绵三种。中弹海绵一般做靠背和扶手部分,高弹和高弹超软海棉做座位部分。目前,皮质的家具都是以黄牛皮配以高弹的海绵。购买皮质家具时一定要货比三家,这样才能确保产品的质量。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有家具企业负责人明确表示,家具企业不必做大,小而强才是正道。


    在疫情不断冲击市场的当下,那些核心竞争力强悍的中小家具企业,有更强的市场生存能力,似乎也在印证这一市场论断。


    1  


    家具企业规模普遍不大



    家具企业上市公司2021年的年报正在不断公布中。


    从已经公布的年报看,2021年家具企业普遍业绩不错,规模似乎在不断扩张中。


    索菲亚的营业收入从2020年的约84亿元,一年时间,一举突破100亿元大关,达104亿元。主要原因是全面转型全屋定制。


    金牌厨柜营业收入从2020年的26亿元,一年时间增加8亿元,达34亿元,增幅30%,增长速度可谓惊人。最重要的是该公司在2020年营业收入已经增长了24%。


    虽未正式公布年报,但是已经发布预报的企业的业绩也不错。欧派家居营业收入至少增长35%;志邦家居营业收入增长34%。


    这些公司的业务高速增长,似乎正在提供反面的例证:家具企业做大才能做强。


    然而,这些公司营业收入高增长的背后,隐忧已经出现。


    高增长主要来源于品牌的横向延伸以及大宗业务。


    一般而言,一个品牌的横向延伸,意味着该品牌的市场潜力正在渐渐耗尽,主力方向增长乏力,衍生方向的突破也会在不长的时间内停滞,品牌市场开拓力正渐趋顶峰。


    家具企业今年将出现200 亿元营收企业,其后续在做大的道路上还能走多远,值得观察。


     2  


    多数家具企业在亿元左右产值徘徊



    家具行业的头部企业也只能做到200亿元产值,这跟其它行业动辄千亿的企业规模不可同日而语,跟某些产值数千亿的企业相比,更是显得微不足道。


    家具行业没有一家企业能够迈过中国500强企业的门槛,说明了家具行业的规模偏小的现状。


    但是家具行业的企业数量众多。


    即使在家具业发展了几十年、拥有先发优势、品牌优势的家具制造基地,家具企业也很难长大。


    据《东莞日报》报道,截至2021年年底,东莞市厚街镇有家具制造与批发零售企业约1000家,规模以上家具制造企业仅有60家,户均工业产值只有1.3亿元。


    东莞厚街被认为是知名家具企业云集的制造重镇,其企业规模尚且如此,其它地区自不待言。


     3  


    小而强仍是未来市场趋势



    家具行业是一个特殊的行业。


    家具企业虽然普遍规模不大,但是小而强却是可以做到的。


    在其它行业,比比皆是规模庞大的公司,规模几乎决定了市场的生存能力,而在家具行业,小企业有着非常强的生存能力。在某种意义上说,正是因为没有做大,这些企业才生存了下来。


    家具行业发生的最新一轮洗牌是定制家具对成品家具的市场碾压。很多成品家具在定制大潮面前失去了市场份额,失去了市场空间,企业倒闭,品牌消失。


    剩下来的成品家具企业通过为数不多的忠诚客户,通过转型定制,生存了下来。


    在消费人口下降、疫情扰动、定制打压的多重不利市场因素中存活的家具企业,有着更强的市场生存力。


    家具企业虽然产值不高,但是利润率相对较高,只要组织结构合理,执行力强,市场销售得法,生存下来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家具市场虽然有不少相对而言的大型公司,但是这些公司很难一家独大,或者几家瓜分市场。


    家具市场品类太多,变化太快,决定了这一市场永远是碎片化的,条块分割的。只有区域冠军,细分冠军,很难出现赢家通吃者。


    尤其是当前市场的定制化与全面定制化,令家具企业服务属性进一步增强,家具行业的产品属性正在弱化中。


    而服务拼的是个性化,细致,客户粘性,这与大工业化的产品推广模式是格格不入的。


    可以说,新的市场环境对于打造小而强的家具品牌更为有利。


    这些年的市场实践证明,小而强的发展理念,更适合家具行业。


    家具行业出现了一些规模较大、发展较快的企业,并不能代表家具业的主流方向,也不宜中小企业作为效仿对象。


    家具行业每年都有大量的新入行者,对此尤其应有清醒认识。

    阅读全文
  • 走进中国人的家,欧式的简约、中式的古典、法式的浪漫齐聚一堂,带着如同“大杂烩”般的风格,实在令人难以相信中国生活美学曾经的精致优雅。、


    “文盲不可怕,美盲才可怕。”一百多年前,北大校长蔡元培提出“以美育代宗教”。曾经,国人对此嗤之以鼻;如今,国人朝着美盲的路上策马奔腾。


    审美和生活息息相关。美学最大的用处,正是在于它的无用。听古典音乐没有好处,欣赏家具的美好也没有任何用处,而这无用之用,才正是生活伟大的地方。


    生活的审美就是人生的艺术。那么,中国家具呢?


    我们见识过唐代家具的雍容华贵,推崇宋代家具的素雅端庄,迷恋明代家具的精致简约;喜爱清代家具的繁华高贵……如今,这些古典家具也被我们摆上了高高的祭坛,作为炫耀的资本。


    然而,当这些见证过传统生活文化的家具,被从生活中剥离,仅作为增值的收藏品时,它的美已经渐渐枯萎。


    纵观以中国传统家具布置的居所,令人印象深刻的大多是“外国人”的杰作。安思远、艾克、菲利普、柯惕思……这些耳熟能详的中国家具收藏家,将中国家具陈设进生活,可以说,他们比许多中国人更懂中国生活的文化。


    “明代之王”安思远对于中式古典家具的陈设,早已脱离中国古典审美的束缚,按照自己的品味、阅历和秩序去重新营造,融入生活起居之中,是他独有的审美追求和生活方式的体现。


    法国人“罗汉”喜欢收藏太湖石,其人也颇有些“瘦漏皱透”的风骨。他偏爱华美高贵的中国漆家具,髹漆屏风和大柜,是主项;他亦喜爱自然随形的根结家具,根结椅和根结几,在他的空间中被用得如影如神;太湖石和中国园林也是他不能割舍的中国情怀……


    美国人柯惕思如今旅居上海,并开了一家中国古典家具店——“善居”。柯惕思眼中的家具就像人一样,也是有个性的:“家具和人是一样的,出生的时候,是质朴的,然后慢慢长大,在生活中吸收了复杂的影响,本质变了。”


    英国藏家莫士辉的工作室,有一个很“中国”名字:“水松石山房”。屋内既有西方的壁炉和布艺沙发,也有东方古典的屏风和灯台;室内的平头案和造型各异的雅石,遗世而独立的座落在世界的尽头;工作室里的明式家具和雅石陈设, 都是主人穿梭于古今的见证。


    王世襄先生在《明式家具珍赏》中说:研究古代家具和人的关系,看它们在往日生活中如何被陈置使用,是一个重要而有趣味的课题。可见家具器物的审美,不仅仅在于“审视”,更在于“用”。


    人活于世,无非是寻求更好更美的生活。找回遗失的中国之美,将审美品位融入生活,寻回中国生活美学里那一点分寸感。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