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定制家居之都会出下一个宜家?
详细内容

定制家居之都会出下一个宜家?

时间:2020-11-07     人气:104     来源:新浪财经     作者:
概述:广州作为一座千年商都,最大的气质就是“底厚”。其产业门类之齐全,为国内罕见。除了传统的实体经济,新兴的互联网经济,我们在之前的行业研究中还发现,广州在电动车领域一骑绝尘............

广州作为一座千年商都,最大的气质就是“底厚”。其产业门类之齐全,为国内罕见。


除了传统的实体经济,新兴的互联网经济,我们在之前的行业研究中还发现,广州在电动车领域一骑绝尘。小鹏、恒大汽车等新能源车都在资本市场冒尖,广州老牌企业广汽、宝能等也纷纷入局(这个新赛道,广州已经抢占先机!)。


而在10月20日公布的2020胡润百富榜上,我们发现广州在另一个行业,同样独领风骚。


百富榜中,有43位家居行业大佬(家族)赫然在列,总身价超4000亿元。其中广州的欧派家居,创始人姚良松以435亿的身价荣登家居行业榜首。


天眼查显示,国内现有的九家家居定制上市公司中,行业前三居然都是广州企业,按照营业收入排序是欧派、索菲亚、尚品宅配,领跑全国。


WIND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九大定制家居企业总营收接近400亿元,行业第一的欧派家居,营收135.33亿元,第二的索菲亚营收76亿,第三的尚品宅配72.6亿元。


目前,欧派、索菲亚、尚品宅配三家市值分别为776亿元、234亿元、125亿元。显然,定制家居行业已形成三国鼎立的行业格局。


因为这个行业的繁荣,广州还被联合国评为“全球定制之都”。可以看到,未来在定制家居领域,广州的未来一片光明。


定制家居的商业模式


定制家居为何能成为家居行业的头牌?


通过了解它的商业模式,我们或许能窥知一二。


1


传统的家具行业已经成为一个红海,最大的原因就是渠道依赖度高,存货规模量大,一套家具要在商场摆上好几个月,才能卖给消费者,加上渠道又不是自有的,因此家居企业普遍资金链压力大。


定制家居的特点就是“定制”,消费者下单后先付款,公司才启动后续的定制流程,工厂生产,然后再发货。在这个过程中,定制企业先收到钱,又没有存货,因此财务表现非常优秀。


定制家居自己通过连锁体系掌握渠道,因此是生产+流通一致性的企业,这种商业模式是对原有商业模式的大升级。


中信证券研究数据显示,从2020年家居需求结构来看,预计新房占需求的比重约为 42.7%,二手房、自住房翻新占 48.6%,存量需求超过新房需求。未来行业需求,将逐步转向存量房和新房并重阶段,最终走到以存量房主导时期。


在当下消费升级时代背景下,用户更在意获得服务和个性的体现,风格多变的定制家居,将在消费者的存量房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


2


广州被评为“全球定制之都”


“全球定制看中国,中国定制看广州”,在全球的定制家居行业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广州孵化出定制家居三大金刚,也连续举办定制家居展九年,被誉为“中国定制家居第一展”。


除了第一梯队的欧派家居、索菲亚、尚品宅配和好莱客等,广州及周边还有很多第二梯队的家具定制企业,比如百得胜、劳卡、联邦高登等,还有中山上市的两家——皮阿诺和顶固集创。


除了广州和中山的六家相对集中外,其他定制家居上市企业都分散在各处,比如志邦在安徽合肥,我乐家居在江苏南京。在广州遥遥领先,并且格局比较稳定的情况下,其他城市再想冲击定制家居的领头羊位置,可能性已经很小了。


而在定制家居行业的上下游配套上,广州集聚了弘亚数控、三维家、一智通等一批知名的企业,在生产设备制造、定制软件研发、物流与供应链服务等领域大放光彩。


去年10月,在政府规划重点提及定制家居的内容中提及,预计到2021年,规模化个性定制产业产值翻番,定制家居行业产值达1000亿元,并培育形成5个示范产业集群,30家示范企业,20个名品名牌。


除了定制家居行业,广州在汽车、服饰、家电等领域,定制化生产和服务水平都走在世界前列。去年12月,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发布首批全球“定制之都”案例城市,广州荣膺全球“定制之都”。


定制家居作为一个连锁行业,其本身具备可复制性,成长与扩张空间不可限量。特别是在今年疫情影响下,多家海外定制家居发展停滞,我国最为全球最大的家具生产国,上下游产业链齐全,这对定制家居企业走出国门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说不定还能诞生下一个宜家。相信未来广州的家居定制行业,将充满更多的可能。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11月5日,福布斯发布2020年度中国富豪榜。


      其中家居建材行业共有9位老板及家族登榜,加上家电和跟家居相关的科技行业,一共有16位上榜。家电行业,美的集团何享健家族以1640.40亿元力压群雄;家居建材类榜单当中,欧派家居姚良松以340.8亿元排名第一,其次是车建新家族,以332.3亿元紧随其后,居然之家汪林鹏以193.7亿元排名第三,联塑集团黄联禧以184.6亿元排名第四,方太集团茅理翔家族以157.7亿元排名第五,此外、老板电器任建华、顾家家居顾玉华家族、广东香江集团刘志强家族、科沃斯钱东奇家族、东方雨虹李卫国、三棵树洪杰、好太太、好莱客沈汉标家族钧榜上有名。其中东方雨虹李卫国、老板电器任建华、三棵树洪杰2018年未出现在福布斯富豪榜,2019年首次上榜。


      在财富的变化方面,欧派家居姚良松、红星美凯龙车建新、居然之家汪林朋、中国联塑集团黄联禧、广东香江集团刘志强家族、方太集团茅理翔家族财富值都有不同程度的上升;顾家家居顾玉华家族、科沃斯钱东奇家族、好太太、好莱客沈汉标家族则略微有所减少,降幅总体不大。

    阅读全文
  • “每月电费开支六七千元,因为价格太高了,我们经常连灯都不舍得开。”近日,济南历城区郭店街道东方红家居广场不少商户反映,物业在转供电环节按照1.5元/度向商户收取电费,明显高于国家规定电价,给商户经营成本造成很大负担。


    根据山东省相关政策规定,为了助力企业复工复产,今年全省一般工商业用户转供电预购电价不得高于0.8743元/度。然而,新时报记者调查发现,除了东方红家居广场之外,不少单位同样存在转供电“乱加价”行为,商户被物业方收取1-1.5元/度不等的电费。对此,济南市市场监管部门明确表态,严厉打击转供电环节价格违法违规行为,发现转供电价格违法线索,请拨打当地12345热线进行举报,市场监管部门将依法依规及时严肃查处。


    商户抱怨:


    高额电费成负担,收费明细不清楚


    东方红家居广场位于历城区郭店街道办事处,主营家居、建材、餐饮等业务,里面有商户三四十家。由于技术原因,东方红家居广场使用的是“转供电”,商户们不由供电公司直接抄表收费,而是由商场物业收取电费。日前,不少商户向新时报记者反映,物业一直按照1.5元/度向商户收取电费,价格比周边其他地区明显高出不少,每月光电费开支数千元,而且从来不给收费明细。为了节省电费,很多商户在没有客人的时候,店里连灯都不敢开,休息时直接拉闸断电。不少商户吐槽,今年因为疫情生意本来就受影响,前后投入不少装修、房租成本,电费还收这么高,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


    有商户向新时报记者出示一张10月的电费专用发票,单价一栏中标注1.5元,收费主体为山东东方红家居广场有限公司,收费员为杨某。记者随后致电杨某了解情况。杨某表示,东方红家居广场装的是总电表,使用自己的变压器,物业需要先上郭店供电所买电后再卖给商户。由于变压器电路损耗、公共照明等产生费用,所以每度收费1.5元很正常。对于商户收费高的质疑,杨某反倒有些不理解:“按照国家规定,商业用电1.8元/度以内都正常啊,我们不存在乱收费行为。”


    杨某口中的“商业用电1.8元/度以内都正常”,是否真的如此呢?记者了解到,从2018年起,国家发改委连续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全面清理规范转供电环节不合理加价行为。今年2月,根据国家发改委关于阶段性降低企业用电成本支持企业复工复产的要求,山东省发改委连续下发鲁发改价格〔2020〕136号、鲁发改价格[2020]825号文件,济南市发改委也下发济发改价格[2020]276号文件,明确规定了转供电电价政策。按照相关规定,转供电单位应同步将降价红利传导至终端用户,类别不属于高耗能行业的电力用户,电费统一按原到户电价水平的95%结算,其中转供电预购电价不得高于每千瓦时0.8743元。按照这一规定,东方红家居广场转供电价格明显不合理,存在给商户乱加价行为。


    “像东方红家居广场收费一块五肯定不行,哪有收这么高电费的。多收的电费应该退还给商户,并按照相关法规进行处罚。”11月3日,历城区市场监管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


    记者调查:


    “转供电”价格混乱,电损成加价理由


    新时报记者连日走访济南市多个小区及商业综合体发现,大部分转供电用户都享受了今年的工商业电价降价红利,按照0.8743元/度向物业交费,明显比往年少交很多钱,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经营负担。然而,也有一些单位跟东方红家居广场一样,存在转供电“乱加价”收费行为。槐荫区邹庄新村小区不少商户反映,小区物业收取的电费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为预收电费,单价为0.9元,另一部分为其他费用,单价为0.3元,合计每度电收取1.2元,关于其他费用是啥商户并不清楚;历下区和平路与燕子山小区东路附近的一小区,产权方为中铁十四局,物业收取电费同样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为电费,单价为0.8743元/度,另一部分则为电损,但并未标注单价,而是直接标出数百元不等的总价。“有时候一个月光电损就七八百元,我们也不清楚怎么计算的,物业也一直不给明确解释。”一位商户向新时报记者表示。


    位于槐荫区美里新居小区的不少商户,同样存在“转供电”用电价格高的情况。商户普遍反映,物业按照1.2元/度价格收取电费。对此,一位物业工作人员解释称,小区整栋商业楼就一个总电表,下面分了二三十家商户,每家电表、线路都是小区自己安装的,还单独雇用一位电工巡查、收费,每月光工资就5000元,再加上公共照明、消防用电、线路老化等用电损耗,所以核算完多收了几毛钱的服务费,每度电价按照1.2元跟商户收取。“这里商户多数时间都是集中在高峰期用电,供电所卖给我们本来就贵,平均算下来的话,按照一块二收费有时候都赔钱。”


    监管部门:


    乱加价行为违法,商户可电话举报


    根据发改委出台的一系列文件规定,转供电预购价格不得高于每千瓦时0.8743元,物业多收的部分应予以退还商户。这些物业公司为何没有执行规定?对此,不少物业均以“转供电中间有各种损耗成本”为由进行辩解。然而,根据发改委相关文件规定,物业共用部位、共用设施设备的日常运行、维护费用应通过物业费收取,转供电单位不得以任何名义随电费向非直抄用户收取。除损耗费用外,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在电费中加收其他费用,电价损耗加价不得高于12%,转供电单位实际损耗率高于最高标准的,应通过加强管理、改造供用电设施设备等方式予以降低损耗,鼓励转供电单位建设蓄能设施降低用电成本。


    记者了解到,今年4月起,为督促转供电主体落实阶段性降低工商业电价政策,山东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在全省部署开展为期三个月的专项整治行动,严厉查处转供电环节价格违法违规行为。专项整治期间,全省共检查转供电单位17004家,立案查处违规加价案件232起,责令退还多收电费4300余万元,罚款715万余元。其中,济南市市场监管局也努力打通工商业电价降价的“最后一公里”,切实把政策红利传导给终端用户,对全市12个区县进行了督查指导,全面检查单位3805个,整改落实到位3167个,对多收取的费用,均以抵扣物业费、租赁费或冲抵电费、退费等形式予以退还。


    “物业向商户收取预购电价不得超过0.8743元/度,最后再按照与电网企业当月实际平均电价结算,电损加价最高不得超过12%,差额部分应定期多退少补,退补周期最长不得超过12个月。”济南市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发现转供电价格违法线索,请拨打12345热线进行举报,市场监管部门将依法依规及时严肃查处。


    转供电电价政策明白纸


    转供电:电网企业无法直接供电到终端用户(非直抄用户),需由其他主体(转供电单位)转供的行为。


    非直抄用户:因供电设施产权归属等原因,相关电力设备由物业公司或产权单位(非电网企业)管理,并代收用户电费缴至电网企业,电网企业无法做到销售到户、抄表到户、服务到户、收费到户的终端工商业用户。


    转供电单位:代收电费的物业公司或产权单位。


    电价计算标准:


    举例:某商业综合体采用“先购电、后用电”电费收取方式,若约定退补周期为1个月,预购电标准按规定的最高标准每千瓦时0.8743元执行,2020年10月与电网企业结算平均电价为每千瓦时0.7元,则非直抄用户10月到户平均电价=0.7/(1-12%)=0.7954元,月底需将多收电费退还用户,退还电费=(0.8743-0.7954)*非直抄用户月用电量。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