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木新“国标”正式启动修改工作\专家:解决木材供给需要良好的森林经营
详细内容

红木新“国标”正式启动修改工作\专家:解决木材供给需要良好的森林经营

时间:2020-10-29     人气:121     来源:     作者:
概述:红木新“国标”正式启动修改工作国家标准GB/T18107-2000红木(以下简称红木国标)修订起草小组成立大会暨第一次工作会议,在北京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召开,这也标志着执行了13年之久的红木国标正式启动了修改工作。大涌镇、沙溪镇有关部门代表......

红木新“国标”正式启动修改工作


国家标准GB/T18107-2000红木(以下简称红木国标)修订起草小组成立大会暨第一次工作会议,在北京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召开,这也标志着执行了13年之久的红木国标正式启动了修改工作。

大涌镇、沙溪镇有关部门代表和东成、红古轩、波记、一品坊、志成等五家红木家具企业的负责人,以及全国各地知名红木家具企业代表、科研院所、高等院校、质检机构,和行业协会的46家参编单位70多位代表参加了会议。而会议争论最大的焦点之一就是红木种类的增减。

据了解,在本次红木国标修改筹备过程中,CITES公约已于6月12日正式生效,巴西黑黄檀、檀香紫檀、交趾黄檀、微凹黄檀、中美洲黄檀、伯利兹黄檀、卢氏黑黄檀等树种的木材被列入国际贸易中禁止或限制商业贸易的木种。业内人士认为,上述规定,无疑给红木家具产业的木材来源戴上了“紧箍咒”。

对此,有与会代表建议,将传统红木的范围进行修改,在原来的五属八类三十三种范围之内,增加一些新的种类,以扩充红木家族的范围。木种的增多,无疑能让企业有更广泛的选材范围。另外,企业们还就红木必备条件及测定方法、红木树种涉及的国际/国内法信息等方面踊跃发言,提出了许多意见和建议。

“不同树种,因为切口、具体生长年限等具体因素不同,反映在纹路上肯定会有差别。现行国标中图片示例只有一个切面图示,一旦碰到实物和该示例图片有出入的情况,企业很难和较真的消费者进行清楚解释,因此也有企业建议新的红木国标的图片示例要增加数量。”大涌镇东成红木与会代表介绍说。

据悉,本次会议后,红木国标修订起草小组将会把与会者所提的意见写入修改的草稿中,以备以后继续讨论细化。红木国标修订起草小组第二次、第三次工作会议将拟于11月和明年1月,分别在浙江东阳和广东中山召开。届时,除了红木界代表,还将邀请海关、检验检疫等方面的专家与会参与红木国标修改的讨论。


作为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林产品国际贸易越来越受到国家重视。
我国是世界林产品进出口大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使得木材需求不断增加,然而国内森林资源的匮乏使二者形成供需矛盾。在市场经济发展下的今天,人们对森林资源的需求越来越大,而目前我国对于森林保护法律法规的建设还有待完善,加上一些特殊地区人们对森林保护的意识并没有那么强,过量采伐以及森林开荒成耕地的现象时有发生。另一方面,国家加大森林资源保护力度,全面实施天然林保护工程,使得木材供应量减少1800万立方米左右。我国的森林资源总体存在分布不均且逐年减少的现象,导致中国目前已面临木材的结构性短缺问题。
从2009年起,美国超越马来西亚,一跃成为中国最大的林产品进口国,而中国的林产品不断发展,使中国逐渐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林产品出口国。一直以来,中美木质林产品贸易都存在着极大的互补性和竞争性,然而从目前来看,一场又一场的拉锯战下来,我国仍然处于劣势地位。木制品和木质建材产品缺口,可以通过部分人工林、进口材和抚育材来代替。要保证中国自身所需的木材,在国际市场上站稳脚跟,除了积极拓展海外市场,提高产品质量外,最重要的是从源头抓起,保护森林资源。
10亿亩经营良好的森林,每年比常规增加生长量3亿-5亿立方米。合理经营森林资源,可以从根本上缓解木材供给缺口的压力。森林经营的理念正在从单一的产出木材向森林多功能利用转变,并且不再仅仅是向森林索取。要想使其用之不竭,必须在重视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上经营森林资源。
解决木材供给,不仅是解决木材数量问题,更是要解决质量问题。提高森林质量,调整和改善树种、树龄分布和结构,确定若干个主要用材树种。制定树种、树林调整专项,结合采伐限额管理、进出口予以控制。规划培育大径级木材,是提升生态功能的重要措施。《全国森林经营规划(2016-2050)》中提出,大力发展多目标林业,区分了“严格保育的公益林、多功能经营的兼用林、集约经营的商品林”,在政策上遏制乱砍滥伐现象的发生。
另外,伐区和经营剩余物利用,废旧木材、木纤维回收利用,在发展循环经济的同时,也不失为一种解决木材原料短缺的好方法。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敬请关注8月20日红木文化溯源之《工艺》

    经历过历史的洗礼、时间的考验,在当代的市场环境中,随着黄花梨、小叶紫檀、大红酸枝等珍贵材料的存世量逐渐稀少、价格高企,一些优秀的红木新材料逐渐走进人们的生活中。例如现在市场熟知的花梨木、白酸枝等,在清代甚至更早之前就曾被使用过,被视为优秀的家具用材;从国家标准而言,他们属于“红木”行列,同样具备优秀硬木质地坚硬、纹理美丽等优点,被当代消费者钟爱。这些红木材料,不仅延续了红木家具的历史,其丰富的资源以及亲民的价格,更使昔日王公贵族用物飞入寻常百姓家,被大众消费和喜爱。

    花梨木

    老少皆宜的“大众情人”

    目前的红木市场上,带有“花梨”称谓的木材并不在少数,如黄花梨、花梨木、亚花梨、草花梨……在国标《红木》中,紫檀属花梨木类共有大果紫檀等七种木材,实际上,在古代,并没有如今这么多名称之分。在明清家具专家王世襄所著的《明式家具研究》中介绍:“花梨,古人多写作花榈,‘榈’书作‘梨’是错误的……自清代以来,花梨的写法日益普遍,为了通俗起见,现在似无改回写作‘花榈’的必要。北京工匠将花梨分为两种,一为黄花梨……另一种花梨,或称新花梨,也有人美其名曰‘老花梨’……清代家具多用新花梨,我国自产,也大量从缅甸、泰国进口……它和黄花梨差别显著,绝非同一树种。”

    虽然在史料记载中,花梨和黄花梨并不分,但是从北京故宫现存家具实物来看,至少自清中期始,一些优秀的花梨木就被用来制作大件家具了。据大千木艺总经理孙颖介绍,花梨木在古代家具的使用历史并不短,清朝的宫廷家具匠师在制作黄花梨家具时,有着先用花梨木“打样”的习惯。所谓“打样”,即根据设计好的图纸制作出样品,由于当时黄花梨已经属于珍贵木材,匠师在“打样”的过程中,一般不选用制作材料,而是选择其他材料代替。花梨木正因为其纹理、色泽等属性与黄花梨相类似,而被当做黄花梨家具的专用“打样”用材。换言之,在被大量使用时,花梨木与黄花梨一起,自然成为传承古典家具文化的载体之一。

    花梨木与黄花梨虽说同属豆科,但其属类别有本质的差别。前者属于紫檀属,后者属于黄檀属。作为家具用材,花梨木一般心材呈橘红、砖红、紫红色、黄色或浅黄色,有淡淡的果香味,心切面气味尤其明显,而且木纹清晰、结构匀称,某些部位有明显的虎皮纹。花梨木从晚清到民国开始大量使用,也是目前市场上常见的红木材料。在如今的红木家具市场上,花梨木类木材如大果紫檀的普及程度、受欢迎程度远高于之前,尤其2013年大红酸枝被列为国际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价格一路攀升,花梨木以适中的价格,成为市场上的“大众情人”。

    据孙颖介绍,目前红木市场已经出现“家家制作花梨木”的情况,即几乎所有红木家具生产企业,都染指这种材料。究其原因,花梨木本身木质特性优秀,其纹理独特,并能散发出一种悠远醇厚、不张扬的檀香味,而且性价比高,对于普通家庭来说,比大红酸枝更适合作为买家具时的优先选择;而且,花梨木木材价格一直比较稳定。孙颖介绍说:“目前,很多厂家以花梨木为原料设计出各类古典风格家具,更符合年轻人崇尚简约、自然的消费理念,价格也可以接受,可以说,花梨木是老少皆宜的红木材料。”

    链接

    辨别

    非红木花梨

    随着大量新材料进入国内市场,“非洲花梨”大量涌入,值得注意的是,在目前国家标准《红木》中,花梨木类中的七种木材中,只有刺猬紫檀产自非洲,而其他材料有的虽然名称带有“花梨”二字,但是并不属于红木。消费者在购买红木家具时要注意辨别木材的学名,避免被蒙蔽。

    黑酸枝

    历史标准下的新选择

    消费者对于红木的喜爱和鉴别,一方面来自国家标准如《红木》对材料的分类和筛选,另一方面,则来自对古典家具审美的继承。木材本身的特性便和历史地位、文化意味关联起来,例如“黄、黑、红”三类“吉祥之色”受到推崇,对于“包浆”的追求就要求木材本身油脂含量较高,如果木材本身纹理优美、香气怡人,则更为加分……多重科学与人文的标准交汇下,一些古代并未使用过,但是与传统木材类似的材料走进市场。其中,以卢氏黑黄檀、东非黑黄檀为代表的黑酸枝便是例证。

    卢氏黑黄檀主要产自非洲马达加斯加,其心切面为橘红色,久则转为深紫或黑紫,结构细密,纹理交错,因为其材质与檀香紫檀(小叶紫檀)相似,在20世纪90年代刚刚进入中国时,被认定为是檀香紫檀,随后,马达加斯加政府出示了详细的书面报告,明确表明了马达加斯加不产檀香紫檀,出口到中国以及其他国家的树种是豆科黄檀属黑酸枝木类的卢氏黑黄檀,卢氏黑黄檀得以“正名”。在市场上,还被习惯地称之为“大叶紫檀”。

    大叶紫檀纹理黑白相间,直至浅交错,结构均匀,耐腐、耐久性强、材质硬重、细腻,是一种十分珍贵家具及工艺品用材。目前,根据最新CITES公约(《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马达加斯加作为红木原产国已明令禁止濒危木材出口,大叶紫檀市场价值非常之高,而且市场存量极少。

    在市场上,也被笼统称为“黑酸枝”的另一树种为“东非黑黄檀”,产自东非,在黑酸枝类中,价格中等,在市场上有“紫光檀”之称。这种木材密度大、木质稳定,油脂含量高,强度、抗震性能高,抗腐蚀性高,被称作当今最重硬的木材。其心材深紫褐色至近黑色、带黑条纹。切面滑润,棕眼稀少,肌理紧密,油质厚重。据名佳红木董事长张正基介绍,用紫光檀制作器物,无需上漆,便显现出一种幽幽的自然光泽,鲜艳无比。正因其黝黑光亮的色彩,很多厂商看重其乌亮的外表、光滑细腻的材质,将其与乌木家具效果相比较,用作家具用材。

    目前,由于这种木材本身无大料、成材率低,再加上加工手段不成熟,市场对其认知范围小,北方消费群体对黑色材质不接受,目前并未大范围升值。不过,有些商家根据东非黑黄檀的特性,在使用上有所创新,例如将其作为镶嵌类的家具,用在桌案镶边,椅子靠背等部位;有的将其制作成工艺品,例如壁挂、屏风等,更显古典雅韵。

    链接

    带动黑酸枝的乌木情结

    乌木在中国古代一直被视为名贵的硬木,因为有悠久的使用历史以及文人书房文化,使得来自非洲地区的黑酸枝材料受到人们追捧。在古代,颜色黝黑的乌木多用于书房里的文具摆件,据故宫博物院副研究馆员周京南介绍,在清宫珍藏的乌木器物中,有乌木筷子、乌木笔管、乌木算盘、乌木念珠、乌木扇骨的团扇、乌木嵌桦木心香几、乌木烟袋等物品。乌木多为小件文房之用,个别的也有用于家具之中,但是存量极少。

    酸枝木

    交趾黄檀之外的“新宠”

    2013年6月12日起,《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将交趾黄檀、微凹黄檀、中美洲黄檀和伯利兹黄檀列入附录II。凡进口、出货或再出口CITES管制的上述五种标本,须办理CITES运行进出口证明书。进口政策的变化,导致俗称“大红酸枝”的交趾黄檀价格一路飞涨,成为继黄花梨、紫檀之后的又一珍贵木材。而同属红酸枝木类的奥氏黄檀和巴里黄檀,逐渐弥补交趾黄檀价格高企后的市场空缺,成为市场“新宠”。

    “奥氏黄檀”一般被称为“缅酸”,俗称“白酸枝”,其颜色并非白色,而是与交趾黄檀相比颜色浅、条纹细,也有人称其为“新红木”。奥氏黄檀颜色赤黄、有花纹,有的颇似黄花梨,正因如此,这种木材在清代便开始使用。

    据北京元亨利硬木家具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波介绍:“酸枝在古典家具中早有闪亮的表现,王世襄先生就曾收藏过一件白酸枝明夹头榫画案。此案是一木一器而成,与黄花梨极为接近。许多收藏家和修复老家具的师傅都曾在老家具里见过白酸枝的身影,现在从明清家具传统用材里能够挑选出来的,且存量还较大的用材,只有白酸枝。在我个人收藏古典家具的过程中,发现很多黄花梨老家具选择用白酸枝作为修补材料,这也表明了其稳定的木材特性和悠久的使用历史。”

    木材稳定、材质细腻,使得白酸枝非常适合作为硬木家具用材,其纹理和颜色的特点,也更为适合明式家具简洁的风格。据杨波介绍,正因为以大红酸枝为代表的红木被列为濒危物种加以保护,业内人士不得不将目光转投其他具有收藏潜力的材质。未来两年,市场将出现大量的白酸枝家具。业内人士预测,以目前市场来看,白酸枝未来升值潜力巨大。杨波表示:“白酸枝的存量相对稀少,目前存量不足草花梨的1/1000、大红酸枝的1/50,再过一两年,白酸枝的价格会超越目前同等价格其他材料的1-2倍。预计3年后,白酸枝家具的回报率可能会超过300%。”

    与此同时,与交趾黄檀类似的巴里黄檀,以其优质的木材特性以及亲民的价格,被视为交趾黄檀的市场“接班人”。虽然在历史上巴里黄檀并未被区别开来,但是在市场上常以“花枝”、“紫酸枝”作为俗称。相对于交趾黄檀,巴里黄檀的分量要轻一些,色稍浅,花纹较小,油脂较少,但总体而言相差并不大,交趾黄檀步入“贵族”行列,巴里黄檀取代其曾经的历史地位顺理成章。目前,巴里黄檀的市场用量也在逐渐增加。

    链接

    不要混淆大红酸枝与花枝

    据名佳红木董事长张正基介绍,“花枝”与“大红酸枝”木质特征相差不大,正因如此,很多消费者无法用肉眼辨别两种材料,有的商家为了牟取暴利,将花枝当作“大红酸枝”出售。他建议消费者在购买红酸枝木类的家具时,问清商家家具具体用材,并通过合同书面记录,方便日后保护自己的权益。

    美丽的木头

    瘿木

    画龙点睛家具装饰

    瘿木并非树种名称,而是泛指树木病变的树瘤或树干的结疤。老树干盘根错节,结瘤生瘿处的木材叫瘿木。瘿木又叫影木,其剖开面纹理美观而独特,有的自然形成山水,有的行云流水,而且根据树种不同,可分为红木瘿、花梨瘿、楠木瘿、柏木瘿和枫木瘿等,市面上最常见的是楠木瘿,因为楠木树大而根部容易生瘿。瘿木最适合做家具的装饰,常用在椅子靠背、条案板心等部位,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

    香樟木

    驱虫防霉的木材

    香樟木一般产自长江以南以及西南地区,整树有香气、木质细密、纹理细腻,花纹精美。其气味可驱虫防霉,自古就是宫廷建筑、雕刻和高档家具的上等木材,也是制作衣橱箱柜的上等木材,且多与红木搭配,目前多单独作为家具制作用材。

    采写

    新京报记者冯静

    黄杨木

    雕刻家推崇的装饰木

    黄杨木色泽温润,质地细密,适宜与多种深色木材搭配,很受木工及雕刻家的推崇。木材本身有轻微香气,不仅可以用来驱蚊,而且还有杀菌和消炎止血的功效。除了用作红木家具的装饰部件,也多用为工艺品摆件,例如五福捧寿、观音像等。由于黄杨木生长周期漫长,直径一般不会粗过30厘米,长直材料少见,其成品一般为小件圆雕,偶有透雕饰件。

    红木文化溯源之旅项目报道组:

    出品人/监制:张学冬项目总监、组长:孙志华内容总策划:安峰记者:冯静、付娟编辑:刘朗

    新媒体传播:裴璇外联主任:陈文菊专家顾问:海岩、张德祥、陈宝光、周京南、杨波、邓雪松、曾永杰


    2014年,前10位国家占我进口阔叶锯材总量的85%,其中从泰国、美国两国进口达到419.2万立方米,占总量的52%。

    进口阔叶锯材的前10位货源国:

    2014

    2013

    增减%

    阔叶锯材

    801.5

    703.7

    13.9%

    泰国

    223.1

    189.7

    17.6%

    美国

    196.1

    176.6

    11.0%

    俄罗斯

    69.2

    59.5

    16.3%

    菲律宾

    58.1

    70.5

    -17.6%

    印尼

    28.7

    36.8

    -22.0%

    马来西亚

    24.7

    20.6

    19.9%

    加蓬

    24.5

    16.7

    46.7%

    罗马尼亚

    22.9

    20.1

    13.9%

    越南

    20

    14.5

    37.9%

    德国

    15.9

    14.1

    12.8%

    阅读全文
  • 未上色的红木板材是不红的,俗称“白坯”。与杂木比,不过色重而已;与枣木比,枣木倒成了“红木”了。因为“白坯”,所以广东款式的红木家具不少漆成黄色,以符合时尚。上海中产知识分子多,往往喜欢清水生漆,以表现原木的曲纹,追求北欧小木屋所焕发出来的原始森林风味。前几年如此“非红”红木面世,以领世面自诩的上海人看勿懂了:“这哪是红木,一点也不红。”其实那红木之红是漆出来的。

    红木是中国清代以后的木匠们的行话,专指贵重沉水的稀有硬木,产地以我国南方、东南亚、南洋群岛等为多。因为红色吉祥,所谓大福大贵大红大紫,所以漆成红色,以迎合大户人家的审美趣味,久而久之出现了“红木”一说。

    红木不是学名,在民间流传久了,内涵很难确定,出入很大。大致包括花梨、酸枝、鸡翅、乌木,有时连黄花梨、紫檀也归入其中。它们有些共同的美好品质,比如色重,是木材中的有色人种,木色越深越名贵,与世俗眼中的人种肤色正相反。极品紫檀伐后并不紫,但在空气中长时间氧化,渐渐发红变紫,成了木中萨拉西皇帝;木纹细,毛孔紧,木中光洁鲜亮的少女;久居阴晦老屋,不腐不蚀,木中守身如玉的贤人;久经沧桑风雨,正直不变形,木中刚直不阿的君子;木质坚韧,自重沉水,指甲刻镂不留痕,木中猛男,属于“打死我也不说”的铮铮铁骨硬汉子。

    红木品种鉴别,重在木纹,如花梨的木纹又浅又细,直如垂线;酸枝的木纹粗成黑筋,曲如水波;鸡翅的木纹弯如峰峦争奇,一望便知。但是花梨与黄花梨就很难区分,花梨木纹呆直且疏,黄花梨木纹曲波且密;花梨木纹是一丝一丝的线,黄花梨木纹一痕一痕似断又续,难以言传,最好去请教中药房里的老药师。因为黄花梨向来是一味补肾利尿的名贵药材,老药师见多了,所以眼光精到凶狠。旧时老木匠的杯中,往往丢块紫檀、黄花梨之类边角料,泡茶,永远泡不烂,可见木质之佳。如今,紫檀、黄花梨琢出茶杯,送富翁是上上极品,可以时时大补。

    至于同种材质的品质上下,讲究得有点玄了。山阴处优于山阳处,山岩处优于山土处,据说山阴、山岩的木质生长艰难,纤维更紧密,有点“困境出伟人,愤怒出诗人”的意思;旱季伐优于雨季伐,据说雨季吸水大,成品后易爆,而商人偏爱雨季伐木,因为名贵红木是带皮称分量卖,雨季更重。产地就更讲究了:印度支那品位较低,缅甸较高,印度最佳。


    近日,一伙人来到桓台一家具超市,搬走了超市里的3套红木家具。原来,搬家具的人是曾经给该超市干装修工程的装修队,双方因装修款支付问题闹纠纷,装修队负责人采取了以上措施。

    12月23日中午,记者在位于桓台县果里镇的鹏林红木超市看到了事发当天的监控录像。监控录像显示,事情发生在12月21日16:40左右,几名男子进入超市,一辆货车停在超市门口,几名搬运工进店后开始搬运展厅里的红木家具。与此同时,上述几名男子找到两名店员,将她们围在柜台附近。在第一辆货车装满后,超市门口先后又来了两辆车。在十几分钟的时间内,3辆货车被装满了红木家具后陆续离开。

    鹏林红木超市的营业员刘女士告诉记者,事发时店里只有她和一名姓吴的营业员,几名男子将她俩控制在柜台附近,不让她们报警,最后对方拉走了店里的3套红木家具,并让她们“拿钱换家具”。刘女士表示,带头拉家具的人是此前给鹏林红木超市装修的装修队负责人魏先生,其他大部分人她不认识,她事后报了警,但此事一直没有立案。

    12月23日下午,记者联系了魏先生,他表示自己找人拉走超市的红木家具为的是索要装修款,“我们在车上铺上了被子,保证不会弄坏红木家具。现在红木家具被放在一个很保险的地方,肯定不会弄坏的。”

    原来,今年5月,魏先生曾负责给鹏林红木超市装修,双方因装修款闹了纠纷,魏先生认为工程款给得不够,超市方面认为工程款已经够了。值得注意的是,双方未签订装修合同。魏先生称,前天下午跟着他去拉家具的都是参与鹏林红木超市装修的工人。

    桓台县公安局果里派出所的工作人员表示,接到报警后他们向双方进行了了解,发现这属于纠纷,无论是按照盗窃、抢夺还是抢劫,这件事都够不上立案条件,但魏先生采取的方式不妥。

    山东柳泉律师事务所的李成漳律师表示,从事件的来龙去脉看,魏先生拉走家具的目的是为了要装修款,而不是要非法占有家具,所以以盗窃、抢夺、抢劫立案都不合适。但魏先生采取的这种方式不妥,正确的方式应该是起诉家具超市。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超市方面最好起诉魏先生,如果他们的家具被损坏,则魏先生有责任赔偿。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