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木新国标亟需完善检测费昂贵受阻\马来西亚木材产品出口上看至220亿
详细内容

红木新国标亟需完善检测费昂贵受阻\马来西亚木材产品出口上看至220亿

时间:2020-10-29     人气:101     来源:     作者:
概述:2013年2月1日,《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GB28010-2011》强制执行,这个标准也被称为红木家具的“新国标”。国标规定红木家具厂商在出售红木产品时,需保证“一书一卡一证”,即红木家具产品......


2013年2月1日,《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GB28010-2011》强制执行,这个标准也被称为红木家具的“新国标”。国标规定红木家具厂商在出售红木产品时,需保证“一书一卡一证”,即红木家具产品使用说明书、红木家具产品质量明示卡和产品合格证,否则将被禁止销售。在强制执行的半年多时间内,尽管红木家具产品质量明示卡被认为能有效保护消费者权益,但“新国标”执行却遭遇尴尬,受阻原因颇多。

“新国标”需要完善

通过“一书一卡一证”消费者可获知红木家具的执行标准、工艺分类、质量等级、适用范围、主要用材、涂饰与装饰工艺等信息。但有些商家表示,即使有了规范的明示卡,仍不能完全保证“货卡一致”。因为明示卡没有强制要求产品材质产地的标示,而材质产地又是鉴别红木的重要信息。同是黄花梨,海南的和缅甸的价差就达数倍。红木有5属8类33种树材,仅红酸枝就有交趾黄檀(大红酸枝)、巴西黄檀和绒毛黄檀等7个树种。一些树种在色泽、纹理上非常接近,非专业人士难以判断。卢氏黑黄檀行价每吨在30万元左右,而东非黑黄檀和巴西黑黄檀每吨只有6000元左右,明示卡上如果只写红酸枝,企业并不违规,而消费者却根本无从分别。

据行业专家介绍,材质产地鉴别暂时还很难做到,完全科学化鉴定还需要相当一段过程,新国标的出台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还需要不断的完善,但新国标的出台有着深远意义,红木行业一定会越来越规范。

为获利不愿明示

商家不愿意出示明示卡怕承担风险也是红木经销商不情愿推行的理由。眼下国内红木家具货源鱼龙混杂,每地大大小小的红木家具生产厂家都有成百上千个,为了保留一些“灰色”的额外之利,部分小厂家大多数都不愿明示“一书一卡一证”,使得从这些渠道进货的经销商也做不到国标要求。

红木名称繁多,有时候名称上的一字之差,价格有天壤之别。而这一直是家具企业谋取利润的重要关窍。如果实打实地写在“明示卡”上,利润肯定要下降;但如果不实写,“明示卡”就将成为消费者维权证据,商家“左右为难”因而不愿执行“新国标”。

检测费昂贵受阻

北京市质量监督局防伪技术协会秘书长刘平表示,监管部门在新国标实施过程中监管力度的把控上有困难,主要因为红木家具价格昂贵检测经费不足,所以一般情况下,只有在接到问题投诉时才能化被动为主动,保护消费者权益。中国林科院木材工业研究所研究员姜笑梅表示,目前各个企业理解程度不同造成红木新国标执行困难。有些红木生产企业对于新国标的一些内容也并不是非常认可,所以执行起来有些犹豫。

结语:2013年2月,自红木家具“新国标”的《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GB28010-2011》强制执行以来,红博馆等一批京城品牌红木家具大卖场,率先按要求贯彻执行,为维系红木家具市场的秩序,起到了模范带头作用。红木家具“新国标”受到专业人士的看好,虽然遇到困难,但随着在推行中不断发现问题,相信“新国标”也会不断调整,所以新国标“前景光明,但道路曲折”。新政策的出台对于规范行业长期健康发展、对消费者利益的保障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但是不论哪项政策的执行,在实际推行中都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困难和阻力,这需要有一个逐渐调整、适应、融合的过程。


马来西亚木材工业局(MTIB)放眼今年木材及木材产品出口额增加5%,达至210亿令吉至220亿令吉。
马来西亚木材工业局总监贾拉鲁丁博士指出,去年的出口额为205亿令吉,与2013年相比增加了5.1%。其中木质家具占了出口最大比例,达31%或80亿1000万令吉,夹板(plywood)占25%。他出席马新社电视节目后说:“高附加值的木材产品如家具、地板及门等推动出口增长。”他说,美国、日本、欧盟是最大出口市场,澳洲、新加坡及韩国市场也不断扩展。
在全国木材工业政策下,放眼木材及家具出口在2020年能够达至530亿令吉及160亿令吉。“大马正从原始设备制造商(OEM)迈向自主设计制造(ODM),以提升家具价值。”他补充,去年大马是世界第8大家具出口国。他说,出口至欧洲的产品并没有品质问题,这些出口产品是根据木材分级条规分级(南洋商报)。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与2000年首次制定的红木国标相比,这版国标显得更细致和明确,福建省古典工艺家具协会秘书长林爱新认为,此次红木家具《新国标》的实施,不管是国家标准还是福建省地方标准的制定、修订,都是面对行业和市场新的变化不断完善的结果,或将进一步规范红木家具市场发展。

    市场红木家具深受宠爱

    红木,作为一种家具原料,并不是某一特定树种的家具,而是明清以来对稀有硬木家具的统称,是属于中国仅有定义范围内的内容,其材料因为不同种类而价格有所不同,而红木家具作为高品质的家装产品,因其材质珍贵、经久耐用,历经百年而不变形,是高品质生活的体现,一直以来深受家装市场以及收藏市场的宠爱。

    位于莆田市区某卖场内的乾清阁红木卖场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过去,因为用材与普通家具产品不同,红木家具或是因为价格昂贵或者是款式显得较为沉稳等特点,并没有成为普通消费者装修房子的必备家具,也因此很多人购买红木家具完全是一种爱好。而在现如今,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古典家具的鉴赏与收藏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广泛关注,特别是红木家具已成为文化品位的体现,在以中年人为主要消费群体的红木市场中,很多有想法、热爱中国传统文化的年轻人也开始喜欢红木家具,有很多高端消费能力的年轻人也因为红木的非凡“魔力”而选择加入购买红木家具的行列中,红木家具市场并没有因为价格起伏和新闻繁多而受到影响。“在我们平时的销售中,很多高端消费的年轻人买起红木家具来,出手之大方,丝毫不亚于被我们称为‘老客户’的中年人。”

    现状红木市场乱象丛生

    据年年红家具集团销售主管陈慧娥介绍,根据2000年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红木)》,简称《红木国标》规定,红木家具指的是根据《红木国标》中规定的材料制作的家具产品。根据《红木国标》规定,红木只有33个树种,可以分为5属8类。5属是以树木学的属来命名的,即紫檀属、黄檀属、柿属、崖豆属及铁力木属。8类则是以木材的商品名来命名的,即紫檀木类、花梨木类、香枝木类、黑酸枝木类、红酸枝木类、乌木类、条纹乌木类和鸡翅木类。同时,红木是指这5属8类木料的心材,心材是指树木的中心、无生活细胞的部分。而在家具市场中销售的红木家具,其制作常用的家具材料有紫檀木、黑檀木、乌木、酸枝木、鸡翅木、瘿木、花梨木等。

    近年来,红木家具身价暴涨。市面上一套普通硬木桌椅不过几千元,但一套小叶紫檀的红木圈椅市场价却高达十多万元,巨大的价格落差让不少没有生产红木家具的企业都想方设法攀上红木的“高枝”。据莆田市一位专营红木家具的商家负责人透露,在外地,不少家具生产企业将普通木料与真红木混搭,然后到市场经过刻意宣传包装,摇身一变,全成了“100%的红木家具”,让身处外行的消费者难辨真假。

    在采访中,记者注意到,很多购买红木家具的消费者因为专业知识的不足以及自己辨别能力有限等情况,往往较难辨别出红木家具的优劣,甚至会淘到“假货”。记者在市区以及仙游县多家专卖红木家具的商场走访时发现,目前在售的红木家具,从外表及质感几乎感觉不到差异,仅凭肉眼也根本难以分辨,大部分还是根据销售人员的讲解而得知,而在红木家具专卖店内,关于家具的产品说明非常简洁,只有“商品标价签”,上面标着型号、产地、规格、品牌、等级等信息,而关于材质方面的介绍却很少。“我们门店的产品是百分之百的真实红木,但产品说明书一直都没有的。”在仙游县车站附近的一家家居商场内工作的人员在介绍红木家具时居然如此说。

    《新国标》将促使市场更加规范

    “8月1日开始实施的《新国标》是一个国内外首次制定的中国传统硬木家具标准,包括红木,通过《新国标》的实施,不仅扩展了红木的范畴,其中的强制性规定也将促使红木市场进一步规范化。”对于《新国标》实施后的市场影响,林爱新秘书长如是说道。

    据了解,此次出台实施的《新国标》主要包含了红木家具的范围、术语和定义、要求、质量明示、试验方法等十项内容。该标准首次对红木家具的定义进行了明确和规范,并规定了以产品主要使用木材的树种名称来命名和标志红木家具,《新国标》提倡开发和使用新型的红木木料,从而扩展了红木的范畴,并规定生产前木材须进行检测。

    作为其中的关键点之一,《新国标》还明确规定,每件红木家具必须配一张“红木家具产品质量明示卡”,这是生产企业须在明示卡上详细注明家具的产品执行标准、产品工艺分类、产品质量等级、产品适用范围、产品主要用材、产品涂饰与装饰工艺等信息,商家的产品不仅要明确标示,而且标志规格统一,若消费者发现产品“货不对板”,可把明示卡作为申诉和索赔的证据。此外,与2000版《红木国标》相比,《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不仅对产品标签做了统一的规范要求,还对产品合同进行了补充,更明确了产品使用说明书所涵盖的内容。《新国标》还将要求所有销售商在销售之后必须提供产品保修、产品退换、超出保修条件及保修期的产品收费条件等相关的售后服务。

    “对于高端产品来说,《新国标》的实施对其影响不大,受到影响较多的将会是低端的红木家具产品。”对于市场影响,莆田市中亿家具有限公司总经理陈超凡说道。他认为,《新国标》的实施不仅促使红木市场越来越走向规范,而且在实施后,消费者在选购红木家具时,就有了更为详细的判断依据。如果卖家提供不了《新国标》所要求的产品质量明示卡、产品说明书等文件,消费者就要提高警惕或不予选购。

    本地相关机构加强监控

    那么,在《新国标》实施之后,本地红木家具市场在行政监管方面会是怎样的呢?记者就此采访了仙游县质量技术监督局相关负责人。据这位负责人介绍,在《新国标》实施之后,质监局将会加大市场产品的检查抽查力度,但他同时也表示,规范红木家具市场并不是单纯地出台《新国标》就能解决的,这是长期的过程,需要社会多部门的配合。而据记者了解,早在2007年,省里在出台《福建省古典工艺家具技术标准》时,就特批仙游设立古典工艺家具质量检验检测中心,但直至今年才正式成立,目前因体制等原因还未能发挥作用。同时,在抓紧规范红木家具市场的进程中,福建省质量技术监督局也已于2012年2月重新修订了古典工艺家具的地方标准,更加细致地阐述了红木家具产品。另据了解,另一官方机构——仙游县工艺美术局也于6月28日举行授印揭牌仪式,标志着仙游工艺产业有了正式官方机构,为仙游工艺的品牌打造、质量监管、服务企业提供政府帮助。


    板式家具市场需求较为疲软,造成板式家具主用材中纤板市场困难重重。为了规避风险,中纤板生产厂家均有意识地减少产量以降低库存。据统计,广东1-5月中纤板产量完成147.71万立方米,比上年同期下降15.3%,其中5月份完成了33.96万立方米,比上年同月下降8.8%。目前广西市场2440×1220×9mm中纤板报价33.5-38元/张;广东市场2440×1220×9mm中纤板报价42-48元/张;山东临沂木材市场2440×1220×9mm中纤板报价38元/张;2440×1220×12mm商家报价45元/张。

    (记者陆兵)

    阅读全文
  • 8月1日是我国《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正式实施的日子,记者深入采访红木家具行业的专家、企业、工艺大师时,他们普遍认为:新国标的出台,无疑将加快红木家具行业“大浪淘沙”的速度,国内从事红木家具生产的企业优胜劣汰的步伐将进一步加快。

    新国标确定行业门槛

    全国工商联红木家具专业委员会品牌联盟主席成员张洪林介绍,新国标与2000年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红木)》有很大的不同,它对红木家具的定义、技术规范都进行了很大程度的改变,范围囊括红木家具的术语、定义、产品命名、分类、主要尺寸、要求和质量明式卡等多项内容,这都对生产红木家具的企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越贵越好”是红木家具爱好者和消费者目前存在的购买误区。针对这一情况,张洪林认为,由于新国标对红木家具的范围、术语和定义、要求和质量明示等10项内容有了非常明确的要求,消费者其实并不需要对这些完全掌握。他说,只要注意查验“四证”就能轻松购买红木家具。

    这“四证”分别是:当地(产地)林学院证明、进口报关证、当地质检机构证明和产品质量明示卡。

    张洪林说:“林学院证明的是材质,报关证证明的是原材料产地,质检机构证明的是产品质量,明示卡有产品工艺、质量等级、如何保养等。”

    记者在广西南宁、深圳、北京等地的中国美联代理经销网点看到,这里每一件红木家具都已经标上了相应的产地、树种等,公司明确表示:“新国标实施之后,肯定还要按照标准在质量明示卡中标得更细。”

    参与制定新国标的专家、广西大学林学院教授徐峰认为,我国从事红木家具生产销售的企业不少于2万家新国标的实施明确了这一行业的“门槛”,将大大提升整个行业的公信力。

    加速行业优胜劣汰

    记者采访的多位红木家具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新国标的出台将促使整个行业在3-5年时间里,迎来新一轮优胜劣汰,行业整合、规范、标准化、精细化的趋势将进一步加强。

    常年从事红木家具销售的业内人士胡韬认为,目前我国从事红木家具生产销售的企业不少于2万家,但有能力执行“旧国标”的企业也不过40%左右,能够按照新国标执行的,估计不超过30%。“很多参加博览会、展销会的所谓"红木家具",都是在用"龙眼木"、"杂木"作为原料,用上漆、着色、打蜡等方式,以次充好,欺骗消费者。”

    张洪林认为,新国标的出台,肯定会加快整个红木家具行业的“规范效应”,一是行业标准简单明了,消费者的消费意识会快速提升,假冒伪劣将最终被市场摒弃;二是随着红木家具日益被国际市场认同,原材料价格将稳步攀升,缺乏资金实力的企业将因资金链断裂而被抛弃;三是具有良好功底的红木家具工程师千金难求,红木行业普遍面临人才青黄不接的局面,这将加速粗制滥造企业退出市场。

    业内人士预计,未来3-5年时间内,将会有1/3到一半红木家具产销企业因为上述主要原因被淘汰出局,但整个行业的口碑和赢利能力将进一步增强。

    行业发展上演“垂直极限”

    记者深入采访时发现,2009年以来,一方面是创出品牌的大型红木家具价格持续攀升,另一方面则是相当一部分红木家具价格持续下滑。业内人士认为,随着新国标的出炉,红木家具的品牌影响力将持续发酵,留给劣质假冒红木家具的生存空间将迅速遭到优质名品的驱逐。

    2007年诞生的大型红木雕刻艺术品家具“盛世华夏”,最初标价680万元,如今已涨到2580万元;2007年尚未完工的“名著千秋”,在中国-东盟博览会上的标价已经高达8000万元;2010年以1.8亿元刷新当代红木艺术品最高拍卖价的“江山多娇”如今价格仍在直线上升。

    然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一些在大型会展中价格持续走低的红木家具。不久前,广西、广东等一些省市举行的家具展销会上,所谓的“红酸枝”、“红檀”等,价格低到不可思议的20万-60万元一套,而且还是14-17件套。

    著名家具工艺美术师胡冠军认为,除了材质之外,外形和工艺是红木家具品牌的两大核心要件,他说:“能够不断拍出天价的红木家具,工艺、设计、内容都是超一流的,而20万-60万元一套的所谓"红木家具",完全就是粗制滥造。”



    印度政府将进一步严格管控檀香紫檀的出口,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允许出口,马达加斯加政府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将柿属和黄檀属种群列入附录管控,承诺不再批准包括卢氏黑黄檀在内的柿属和黄檀属树种的木材出口。

    越南、泰国、老挝、缅甸已明令禁止采伐和出口野生的交趾黄檀,柬埔寨禁止所有红木贸易和流通。

    中南美洲国家将严格管控微凹黄檀,中美洲黄檀,伯利兹黄檀的采伐和出口。

    截止2013年12月31日止,老挝已半年内没有签发允许出口交趾黄檀的CITES文件,马达加斯加墨西哥也没有签发允许出口的CITES文件,危地马拉、尼加拉瓜和巴拿马仅少量签发允许出口微凹黄檀、中美洲黄檀和伯利兹黄檀的CITES文件。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