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木新国标实施树种并未增加\今年永嘉森林采伐总量约120490立方米
详细内容

红木新国标实施树种并未增加\今年永嘉森林采伐总量约120490立方米

时间:2020-10-29     人气:313     来源:     作者:
概述:8月1日,在业内争议已久的国家标准《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GB28010-2011)正式实施。记者第一时间从标准出版社拿到了该标准,发现内容与国家标准委2011年10月31日发布的报批稿出入较大,行业最为关注的红木新国标“树种......

8月1日,在业内争议已久的国家标准《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GB28010-2011)正式实施。记者第一时间从标准出版社拿到了该标准,发现内容与国家标准委2011年10月31日发布的报批稿出入较大,行业最为关注的红木新国标“树种范围问题”并未改变,红木家具用材没有增加新树种。

红木合美万代纹马蹄腿架子床配红木拐子纹炕桌及有束腰马蹄腿脚踏成对


新标出台争议重重

北京元亨利硬木家具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波告诉记者,《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简称“新国标”)从去年开始起草,历时两年。其中,是否增加新树种是业界对新国标争议的焦点。

和红木家具关系最为重要的树种问题,在12年前曾确立标准。2000年,国家质量技术监督总局通过了由国家林业局提出、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木材工业研究所等研究所和上海家具厂联合起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红木)》(简称“旧国标”)。其中规定,红木树种为5属8类33种。

据国家家具及室内环境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树种鉴定实验室主任孙书冬介绍,新国标是由中国轻工业联合会提出的,报批稿中没有明确红木家具的具体定义,而且的确考虑过增加100多种新树种,但这与之前制定的旧国标有冲突,业内争议较大,因此国家标准委又组织不同的部门讨论,使最终稿件的出台颇费周折。

杨波此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红木家具使用的树种涉及多种濒危树种,不少用材都是热带森林中的保护性资源。近年来,由于国内红木市场的不断发展壮大,木材的开发和使用的数量也不断增加,若新标准增加新树种也难得到认可。因此,全国家具标准化委员会讨论新国标后将树种附录去掉。

新标准“悄然面世”

8月7日,当记者致电新国标制定各方时,许多业内人士均表示还没有看到正式实施的新国标。杨波称:“按道理说,如果新国标实施了,我们作为起草单位应该会收到文稿,但是现在还没有。中国家具协会、全国家具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曾组织起草单位多次讨论,但结果还是‘稀里糊涂’,我也不知道最后成稿如何。”

中国家具协会理事长朱长岭告诉记者,新国标对红木树种没有限定,新国标有关树种的规定还是按照旧国标当中的“5属8类33种”。他表示:“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已经发布了执行公告,那么8月1日起就会自动实施,新国标可以到标准出版社购买。”

记者8月7日致电北京市质量监督局标准化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没有找到相关文件,也没有接到通知。

新标引导行业回归理性

尽管新国标的具体内容还不被业内“熟知”,但朱长岭表示,新国标的最大意义在于保护消费者的消费权益。“新国标规定红木家具必须有质量明示卡、生产方法等,规定‘生产用材在投产使用之前,应确认木材名称。当产品因用材纠纷进入司法鉴定时,受检产品应具有相应的使用说明书、红木家具产品质量明示卡、产品合格证’,这个变化的最大意义是保护消费者的利益,提升行业服务水平,对行业格局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皇林苑古典家具有限公司董事长杨燕也称:“现在没有接到实施新国标的函件。不过肯定的是,新国标对于树种的规范没有变化,会在产品明示上更细化些,对于我们来说,新国标要求更严格一些,只是在产品出厂时多一些程序,对于生产、工艺等不会造成影响。”杨燕还表示:“我们在两年前就已经在家具的用材上有标注,据我所知,大部分的正规企业都已经这样做了,现在新国标出来,只是会强制小企业也这么做。”

朱长岭还表示,“新国标的出台将淡化‘红木’观念,引导市场和行业更注重不同树种和木材的使用价值。新国标出现的目的之一,就是让业内淡化‘红木’的概念。‘红木’是对一些木材的统称,被民间认定为名贵家具,但其中一些木材并不是很名贵,而比‘红木’更名贵的树种和木材也多得是。我认为回归到家具的使用价值,应该是行业进步的表现。”

市场走访

市场反应分化对收藏“行家”影响不大

记者在走访红星美凯龙北四环商场红木家具专区时发现,大部分红木家具产品已经按照旧国标中的“5属8类33种”,对用材进行标注。销售人员对红木新国标只是“听说过”,但是未接到要求正式实施的通知。一位销售人员称:“之前开会说要执行新标准,但是后来就没信儿了,也没见到正式标准。”记者随机问了几位消费者,只有一两位表示听说过,但是具体内容并不清楚。

销售人员向记者表示,新标准要求红木家具产品配备产品使用说明书、质量明示卡和合格证,主要针对的是购买红木家具为使用目的的消费者。对于真正的行家和收藏家,产品质量不是他们重点考虑的方面。

有的销售人员也表示,新国标的意义还是树种范围。“虽然还没有看到新国标具体内容,但是如果红木家具的树种范围扩大了,是对行业的伤害。一些厂家会因此在标准上玩文字游戏,将一些非名贵树种、但是又在标准范围之内的树种做家具,也算是符合‘国标’,但是不懂行的消费者可能为此曲解概念,蒙受损失。”但也有一些销售人员认为是“好事”,“市场相对会规范些,消费者会更明确产品质量,买的时候更明白点儿”。

新旧对比

树种明确没有增加

8月7日下午,记者从标准出版社获知《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GB28010-2011)已经成书出版,记者在第一时间内买回翻阅,与报批稿进行细致比较,发现了两者诸多不同之处。

最大的变化在于,报批稿中6.2.1条款“在选择红木家具用材时,应在对传统硬木树种用材科学认知、使用的基础上,不断扩展使用新的树种资源,包括欠知名树种资源,应以木材物理力学特性作为科学选材的重要依据”已经被删去。

而在新国标“规范性引用文件”一栏中,“GB/T18107-2000红木”赫然在列。新国标明确要求,“红木家具产品命名、家具用材明示、家具商贸活动中应正确引用GB/T18107中给出的木材名称、树种中文名、木材拉丁属名、树种拉丁名、国外商品名”。这就表明,最终红木新国标的树种范围完全按照旧国标(GB/T18107-2000)而来,树种范围没有改变。

而对于新国标中颇受瞩目的“红木家具须配备产品使用说明书”、“产品质量明示卡”、“产品合格证”三卡的条款,众多业内人士纷纷表示影响不大。孙书冬称:“新国标中对于家具的质量技术要求与旧标准不冲突,所以争议不大。”



据了解,今年,浙江省自然资源和规划厅下达永嘉县森林采伐限额总量核定为120490立方米,其中商品林99560立方米,公益林20930立方米,该采伐限额指标分解到15个乡镇7个街道的采伐限额总量和各分项指标根据各辖区的森林资源消长动态确定。各乡镇(街道)、国有林场必须严格执行,不得突破。不同编限单位的采伐限额不得挪用,同一编限单位的各分项限额不得串换使用。县预留限额由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机动安排。

为加强森林限额采伐管理工作,今年凡需采伐林木的单位和个人,必须依法凭证采伐。为了方便木材运输,在木材出运时可凭林木采伐许可证到辖区林政资源管理所兑换《木材销售券》。各乡镇(街道)将会认真审核,严格按照有关要求做好委托权限内的林木采伐审批工作,并做好伐前申请、伐区作业设计、伐后验收等技术服务,切实加强源头管理。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林业局)要切实做好采伐指标分配、采伐审批指导和监督管理,确保森林资源可持续发展。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去年8月出台的《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要求,到目前新国标已经执行4个多月,到底目前市场上的红木家具还存在着什么样的问题?为此,由居然之家主办,“友联”红木协办的行业高峰论坛近日在红木大会堂举行。

    居然之家集团副总裁任成首先讲到,居然之家作为卖场,已在去年率先执行“新国标”,不断引导、培训商户去配备“一卡一书一证”。但对商户的检查中发现,品牌间证卡的规范性差异较大,有“友联”红木等标识非常规范的商家,也有个别品牌的规范性还需要监督。

    标准化专家刘平认为,“新国标”的实施,可以优化行业生态,起到优胜劣汰的作用,一是媒体要多做宣传,广泛向社会介绍通用技术条件;二是消费者要尽量到知名度高的大卖场,购买知名品牌的家具,商场会有更好的自我约束和服务承诺;三是政府要进一步加大查处力度,加大对消费者投诉的处理力度。


    近日,京津冀家居企业外迁的话题引起了行业内的热议。一边顺应“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发展核心,一边面对越来越严苛的环保减排要求,在多重作用力之下,家居行业尤其是制造企业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格局调整。基于对未来首都发展定位的考量,北京现有的近千家家具建材生产企业、批发市场和近百万平方米的仓储物流中心,都面临着外迁和进行转型升级的压力。
    北京家居建材制造业面临各种压力就地改造或转型外迁难以避免
    《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的核心,在解决人口拥挤、交通拥堵、公共资源紧张等“大城市病”的困扰中显得尤为重要。另外,《木质家具制造业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的出炉,也让不少家居企业倍感压力。据了解,该标准首次在排放标准中提出了原辅材料中的挥发性有机物含量指标,以及工艺措施和管理要求。更有业内人士直言,制定新排放标准目的之一,就是推动油性漆彻底退出市场,让家具等木质家居产品全面使用水性漆。作为非首都功能疏解中的一环,北京家居建材制造业面临着重要的选择与考验。
    由此,在“京津冀交通一体化、生态环境保护、产业升级转移等重点领域率先取得突破”的要求下,家居企业将就地改造还是转型外迁。在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大背景下,诸多长期在京进行生产、经营的家居品牌,已经有了外迁计划。不少家居卖场及家具建材品牌早已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分别在“京津冀”甚至宽广的范围中规划家居产业园区,聚拢更多家居企业“抱团儿”入驻。这些准备在各地大展身手的产业园区,并不是简单的抱团儿搬家。
    基础条件加上品牌实力优质的品牌也会得到各方的青睐
    当然,能够实现家具工厂与承接地的理想对接,一方面有赖于地方配套设施、交通等基础条件,一方面也有赖于品牌自身的实力与特点,优质的品牌自然也会得到各方的青睐。工厂的迁移也带动了为之服务的人员迁移,这对于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而言无疑是顺势而为。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中,生态环境保护与交通一体化、产业升级转移等一并成为需要率先取得突破的重点领域。相应的,2015年出炉的《木质家具制造业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也对家具制造业提出了明确的环保要求。
    如能实现制造、仓储、物流一体化的模式,对于消费者来说同样是一次消费体验的改变。众家居品牌以一个基地为枢纽,联合运输及送货安装,既能节约成本协同合作,又能让消费者减少对接数量和频次。同时,高效率低成本带来更好的性价比,家居产品惠民利民的目标便可能真正落地。
    由生产型向服务型模式转变形成家具行业新格局
    北京家具生产企业的外迁,一种是生产环节外迁,一种是立足产业升级基础上的规模扩大。对于品牌和城市来说,影响到底有多大?是被迫的“出走”,还是顺意的“远行”?对此,北京家具行业协会会长何法涧表示,企业外迁后,将保留产业链的两端:设计研发和销售,核心竞争力将留在北京,必然会推动我市的智能制造、服务制造,推进生产型向服务型模式转变、向文化创意产业转变,形成我市家具行业新格局。所以,企业外迁不仅不会制约北京家具行业的发展,反而更能促进行业的做强做大。
    为了使品牌受二次升级和技术提升的影响降到最低,迁移到更远的地方可能是更好的选择。当然,北京品牌落户外省、工厂和制造端某些板块的外迁,并不意味着品牌的外迁。就行业来讲,这些品牌在北京诞生、孵化,依然拥有纯正的“北京血统”。虽然把制造基地搬离北京,但从设计到研发,从管理到销售,相应的标准都没有改变。
    阅读全文
  • 去年8月1日出台的强制性标准《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GB28010-2011)(以下简称新国标)要求,从标准出台之日起6个月(即2013年2月1日)后,所有在售红木家具都必须符合新标准,否则禁止销售。如今距离强制执行时间已过去一个多月,市场上的红木家具是否都已按照规定配齐了相关证件?记者探访中了解到,新国标在广州市场上尚未完全执行,真正持证销售的只有几家大品牌,仅达到三成左右。

      红木新国标有利规范行业行为

      为规范红木家具销售行为,保障消费者的利益,《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应运而生。2012年8月1日出台的新国标,规定了红木家具的术语和定义、产品命名和分类、主要尺寸、要求、质量明示、试验方法、检验规则、标识、使用说明等,甚至对包装、运输和储存也做了相关规定。其中,红木家具产品质量明示卡成为最大亮点。明示卡包括三个部分,第一部分包括编号、分类、产品型号、系列、分类编号、使用功能等基本资料;第二部分注明了产品主要用材,涂饰工艺,装饰工艺;第三部分涵盖产品安全提示、产品保修、产品交付方信息(生产企业或经销商信息)。自此,红木家具有了自己的“身份证”,明示卡从制作到销售乃至使用都做了详细说明,除保证红木家具身份及质量外,还具有一定的法律效力。

      据记者了解,《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一出台就受到不少正规红木家具商家的广泛支持。雍博堂红木家具总经理胡远廉表示,目前在售的红木家具,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从外表及质感几乎感觉不到差异,仅凭肉眼也根本难以分辨,大部分还是根据销售人员的讲解而得知;而在新国标实施之前,大部分红木家具专卖店内,关于红木家具的产品说明非常简洁,只有“商品标价签”上面标着型号、产地、规格、品牌、等级等信息,而关于材质方面的介绍却很少。真假难辨的红木家具市场往往会挫伤消费者积极性,因此红木家具必须有一个强制性执行的行业自律规则。某红木家具经理认为,红木家具有了“身份证”不仅可以让消费者明明白白消费,也同时能规范商家的销售行为。

      真正“持证”销售仅三成

      不过,记者越和花鸟鱼艺大世界、番禺吉盛伟邦红木馆等红木家具比较集中的卖场走访时也了解到,目前市场上具备“一书一卡一证”的红木家具厂商还不多,都是一些大品牌、大企业会严格按照标准执行,而小企业、小品牌大多没有。记者连续走访十多家红木家具专卖店,发现真正持证销售的只有几家大品牌,仅达到三成左右。

      此外,经营红木家具多年的商家表示,即便有了这个标签,仍不能以此作为衡量标准。“即便是有了标签之后,很多商家仍然不会详细标明。”靠“身份证”来规范红木家具市场,暂时还很难实现。红木家具市场乱象丛生,比如酸枝木类,俗称“老红木”,这种红木又分“黑酸枝类”和“红酸枝类”,多数红木家具专卖店只在“标签”上注明酸枝木,却没有细分是哪种。消费者不知情,容易受到误导甚至上当受骗。因此,想要单纯靠“身份证”来辨别红木家具的真假,是很困难的,红木范围比较宽泛,而且这个“一书一卡一证”都是由厂家出具,即便买到假红木家具,消费者也很难维权成功。目前红木家具市场鱼龙混杂,很多红木家具即便是红木家具商也很难分辨,更别说消费者了,所以真正出现纠纷时,还是需要请第三方检测机构进行检测,作为最后的法律依据。


    华佗站芍花巨型木雕

    刘勤利

    2013年7月6日,当日,安徽省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会员、亳州市民间艺人,草根雕刻家贾芳山精心创作的《华佗站芍花》巨型木雕作品顺利完工。贾芳山说,这座3米高的《华佗站芍花》木雕,是他为亳州市一家药业企业进行雕刻的,原料是一颗完整的核桃木。据了解,《华佗站芍花》木雕是贾芳山从事木雕工作近30年来雕刻的最高的雕像,从设计到现在,历时120天。据贾芳山介绍,近年来,随着亳州中药产业的迅猛发展,亳州众多的药业企业更加敬重家乡人神医华佗,来他这里要求雕塑华佗雕像的药业企业也越来越多,一些药业企业都希望通过对华佗的宣传,发扬亳州的中药材文化。

    据了解,今年51岁的民间艺人贾芳山是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薛阁办事处贾店村人,七八岁时就开始对木雕、烫画、泥塑等艺术作品产生浓厚的兴趣,如今,他用木头雕刻的桃木挂件、木雕壁画、木雕丹顶鹤、木雕单龙戏珠等艺术作品,备受市民们的喜爱。图为在安徽省亳州市区药材街东段一居民小区里,草根雕刻家、民间艺人贾芳山手拿雕刻刀对《华佗站芍花》木雕进行最后的精雕细琢。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