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木新国标陷监管空白\红木艺术品资产包《廖熙传奇》上市发布会在沪举行
详细内容

红木新国标陷监管空白\红木艺术品资产包《廖熙传奇》上市发布会在沪举行

时间:2020-10-29     人气:173     来源:     作者:
概述:《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GB28010-2011》(以下简称“新国标”)强制性实施已有4个半月,北京商报记者在6月15日走访北京市场时却发现,友联红木等品牌企业严格执行“一书一卡一证”的规定,福星古月、天红轩等企业则完全不见明示卡踪影,呈现守......

《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GB28010-2011》(以下简称“新国标”)强制性实施已有4个半月,北京商报记者在6月15日走访北京市场时却发现,友联红木等品牌企业严格执行“一书一卡一证”的规定,福星古月、天红轩等企业则完全不见明示卡踪影,呈现守法者与违法者共处的乱象。业内人士称,红木“新国标”虽有强制性规定,却陷入监管空白,无人检查或处罚导致大部分厂家肆无忌惮地公开违规。

市场乱象:

“新国标”企业未执行

2月1日,红木“新国标”正式实施。根据规定,红木家具必须配备使用说明书、产品质量明示卡、产品合格证,即“一书一卡一证”齐全,否则禁止销售。然而,“新国标”明文规定的这条国家强制性标准,在实施4个半月之后,依然鲜有企业执行。

作为首个积极倡导执行“新国标”的企业,友联红木堪称业内最守法者。6月15日,北京商报记者在居然之家丽泽店的友联红木展厅看到,每一件产品都有专属的产品质量明示卡,上面清楚地标明了产品名称、规格型号、适用范围、材质和工艺等项目。除了友联红木以外,居然之家丽泽店红木大会堂的30多个品牌全部按照红木“新国标”要求,为产品配备“一书一卡一证”,只是各家执行水平参差不齐。

在十里河某著名卖场,北京商报记者却看到了另一种情形。在一个名叫“福星古月”展厅(也称“胡大侃红木超市”),待售产品完全不见明示卡踪影,仅有手写的产品标签,其中不少产品只以笼统的“老红木”来标示材质。对于明示卡的缺失,销售员解释为“我们现在走品牌路线,主要以合同为主,会在交付产品时附上‘三包卡’”。另一个名叫“天红轩”的红木家具品牌,销售员对红木“新国标”毫不知情,对“产品质量明示卡”更是一头雾水,产品标签也以手写,将材质称为“老挝红酸枝”、“红酸枝”等,一个价签原标为“老挝红酸枝”又用手写为“檀香木”,让人根本分不清到底是什么材质。类似这样的情况还出现在西四环、南三环的多家红木家具专业市场,本该强制性执行的“新国标”,被这些红木企业置若罔闻。

业界说法:

不“明示”暗藏玄机

为何红木“新国标”实施已经4个半月,不少厂家仍然明目张胆地售卖没有配备产品质量明示卡的产品?这其中实际上暗藏玄机。

自从“新国标”于2月1日正式实施以来,不少企业以“制作麻烦、高额印刷费用会增加成本”等说辞拖延制作质量明示卡,形成庞大的观望大军,甚至还有人在侥幸地期盼红木“新国标”无疾而终。对于这种说法,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高级顾问王秀林予以驳斥:“红木价格昂贵,大钱赚了,难道还在乎这点小成本?”他认为,心里有鬼的厂家才不敢明示,“‘明示卡’白纸黑字地写明材料,如果有问题,消费者就有证据对簿公堂了,他们生怕被查出假货担责任,怎么可能主动明示?”

不能“明示”的另一个理由是,红木品种多、产地复杂,有的厂家也不明白材料从哪儿来的、是什么材质。友联红木总经理潘海英却不认同:“企业不知道自己产品材质,就不要生产产品了,做这行就得多些研究,做得专业。”

北京防伪技术协会专家刘平指出,为产品配备“一书一卡一证”是“新国标”中要求强制性实施项目,所有红木厂家都必须执行,不应该存在不执行或者变相执行的行为。

原因分析:

违规者未受处罚

明明出台了国家强制标准红木“新国标”,为何违规者都在肆意售卖产品?业内专家表示,关键原因在于红木家具行业陷入监管空白,违规者没有受到应有的处罚。

刘平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工商和质监两个部门都可对违反“新国标”的行为进行抽检和处罚,前者依据《产品质量法》,监管生产领域的产品质量,后者则从标准化管理角度,监管流通领域的产品质量。然而,红木家具产品的投诉很少,没有引起执法部门的重视,也就没有主动监管企业的经营行为是否违规。

质量监管的庞大费用支出,也使相关部门望而却步。据中国林业科学院木材工业研究所专家姜笑梅介绍,抽检产品需要正规购买,国家拨出的专项经费有限,根本买不起昂贵的红木家具,即使抽检也只能切一小块,无法代表产品全貌,根本查不出真假,更何况产品材质本身也存在鉴别难题,目前的检测方法只能精确到产品种类,无法判断产地。

“有强制性标准却无人监管,完全依靠市场自觉行为难以真正奏效。”居然之家副总裁任成认为,红木“新国标”要真正贯彻实施,需要有责任的企业与卖场共同努力,更需要执法部门强化监管职能,让违法者付出应有的代价。

北京商报记者谢佳婷


5月9日下午,由澳门新濠江国际文化产业交易中心、上海汐贵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六合院(福建)古典艺术家具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廖熙传奇》红木艺术品资产包上市发布会在上海隆重拉开帷幕。

作品

廖式工艺传承人庄南鹏、六合院(福建)古典艺术家具有限公司董事长朱志悦、著名作家、冯小刚电影《集结号》编剧杨金远、澳门新濠江国际文化产业交易中心总裁孙珂、上海汐贵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广财、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委员会会长冯远、上海自贸区外高桥文化艺术品发展集团国际贸易部总经理陈晓东、上海觉微艺术品评估鉴定中心主任谢秀图、卓润艺术保税总经理李培强、天津港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市场部主任扈明、陕西文化产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傅柯、福建省永春上海商会领导及近二百名嘉宾参加了此次发布会,多家新闻媒体对此次发布会进行了报道。

发布会以“艺术国粹,重启传奇”为主题,为纪念晚清木雕巨匠——廖熙作品《代代相传皇宫椅》在巴拿巴万国博览会上摘获金奖一百周年而举行。《廖熙传奇》组合产权作品为廖氏工艺传承人、中国当代木雕界艺术泰斗——庄南鹏先生亲自创作或指导的26件精选红木艺术作品。作品包含木雕艺术作品及古典家具作品两大部分,均以明清三大贡木之一的大红酸枝为原材料,集中地体现了“廖家座”鲜明的艺术风格,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孙珂演讲

据悉,此次发行的资产包产权总规模5000万份,发行价为1元/份,总价值5000万元人民币,并在中国澳门新濠江文交中心公开发售,这是红木艺术作品首次以产权发售的形式推向市场,有望引领高高在上的红木艺术品走下神坛,飞入寻常百姓家。

此次《廖熙传奇》红木艺术品资产包以澳门新濠江国际文化产业交易中心为产权指定交易场所,并委托业界著名的组合产权俱乐部管理机构——上海汐贵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进行资产包管理,聘请上海自贸区国家对外文化贸易基地及国家林业局指定艺术品评估鉴定机构——上海觉微艺术品评估鉴定有限公司为评估鉴定机构,所有作品均由国家对外文化贸易基地(上海)进行仓储监管,并由中国平安保险公司承保,每项流程均严谨规范,符合标准,切实保障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庄南鹏介绍中国木雕发展史及“廖氏工艺”在中国木雕史上的地位

作为《廖熙传奇》红木艺术品资产包的作者,庄南鹏先生在会上详细介绍了中国木雕发展史及“廖氏工艺”在中国木雕史上的地位,并对资产包中若干重要作品作了艺术解读。作为廖氏工艺传承人,庄南鹏先生现任国际寿山石协会会长、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专家评委、中国木雕委员会专家组组长、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常务理事、福建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厦门市工艺美术学会会长、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教授、原院长等职务。庄南鹏先生学贯东西,拥有高超的工艺技法,集学院派理论与民间工艺体系于一身,涵盖石雕、木雕、金属雕塑、漆画漆艺、壁画等多种领域的艺术创作,是工艺美术界为数不多的集大成者。其曾多次担任全国性工艺美术现场大奖赛评委会主任,及全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审评委、福建省工艺美术系列高级职称评审委员、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评选评委等,是当前国内最具影响力的工艺美术大师。

朱志悦介绍廖熙的生平与贡献

一件优秀的木雕艺术品,离不开形、艺、材、韵等多角度的系统解读,它是中式传统文化的结晶。作为廖熙传奇红木艺术品资产包的出品单位和管理机构,六合院(福建)古典艺术家具有限公司在董事长朱志悦先生的带领下,专注于传统文化及木雕艺术的继承与推广。会上,朱志悦先生作了主题发言,向与会嘉宾详细介绍了廖熙的生平与贡献、红木产业投资前景及六合院的核心竞争优势。

朱志悦先生在发言中,透露六合院公司正计划斥资5000万拍摄以廖熙为题材的恢弘历史电视剧——《六合院》,并聘请国内著名编剧、冯小刚电影《集结号》的编剧杨金远担任编剧。

杨金远先生向与会嘉宾介绍了剧本的详情与进度

随后的环节,杨金远先生向与会嘉宾介绍了剧本的详情与进度。《六合院》讲述了廖熙的生平,贯穿了其参与修复颐和园、在内务府造办处创作古典家具、获得光绪皇帝嘉奖、巴拿马万国会获奖等众多历史事件,描述了一代名匠在历史交替之际的艺术人生。目前已完成24集剧本的撰写,预计2015年10月开拍,并计划在央视及各大省级卫视播放,助力资产包价值提升。

文化产权组合作品实现了文化产业与金融资本的对接,通过市场交换获取经济利益,实现再生产的商品属性,有望成为继证券、地产之后中国第三大投资市场。此次《廖熙传奇》红木艺术品资产包的发行,是红木行业内的首创,有力地实现了“资本助推,产业腾飞”,为产业发展开辟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在红木产业发展的道路上迈出的重要一步!

新闻链接>>>

澳门新濠江国际文化產业交易中心

澳门新濠江国际文化產业交易中心经澳门特別行政区政府备案批准,具有运营资质的文化产业和艺术品组合产权交易的公共服务平台。

澳门文交中心的运营宗旨是体现“资本的文化表达,文化的资本实现”。其使命是:塑造文化项目的可交易性,打造“文化澳门”构建澳门与內地的文化走廊。其经营范围中涵盖:文化项目投融资服务、文化艺术品產品及创意设计、新闻出版物、动漫游戏產品等各类文化项目產权、版权交易,明確注明有“文化项目及艺术品组合產权產品(份额)交易服务”。用其在文化项目的运营专业能力、资本市场运作专业能力,搭建俱乐部投资会员与文化项目投资的桥樑。通过其善良管理使俱乐部投资会员的文化產业投资项目保值与增值。中瑞洋洋国际传媒有限公司成为澳门新濠江文交中心项目的发起人。

六合院(福建)古典艺术家具有限公司董事长:朱志悦

中国林业产业联合会创新奖(红木类)评审专家

国家林业局“木材鉴别类”专家编审

华侨大学董事、金融与经济学院教授

中国木雕委员会会长

中国红木古典家具理事会常务副理事长

福建省收藏家协会荣誉会长

中国林业出版社《中国红木家具制作与解析百科全书》、《中国传统家具木工图谱》、《中式家具与软装配饰》等系列丛书主编,并著有散文集《赏心悦木》。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8月1日,红木家具国家标准《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将正式出炉。在距离红木新国标实施还有一个月之际,无论是商家还是消费者,都对新标准充满了期待,同时也作了不少猜测。到底红木新国标中有没有可能增加新树种?红木家具的价格会不会因此而下降?红木行业是否将迎来洗牌期?

    佛山日报记者吕金生

    “扩大树种”之说被否定

    8月1日实施的《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最值得关注的就是红木树种是否增加。此前,不少业内人士解读声称,新标准将扩大红木家具树种范围,此外,不少专家在众多场合提倡开发和使用新红木,以此解决珍稀树种消失的危险。

    那么,红木新国标是否真的会增加新树种?不少红木品牌店的负责人都表示,增加红木树种不太可能,因为红木资源稀缺,一旦增加红木树种,会影响现有市场秩序。创古红木的老板陶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新国标增加红木树种几乎没有可能,红木的范围已经规定5属8类33种红木。如果说有什么变动,可能会把这些红木树种重新归类整理。”

    “红木应该不会增加新树种,部分红木商家企图得到更多利益才鼓吹这种说法。”佛山市木文化协会会长刘锡辉表示,“《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的出台是为了规范红木这个行业,如果是用来破坏这个市场,那么出台又有什么意义?”

    红木家具价格或稳定前行

    《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在8月1日实施之后,红木家具市场会有怎样变动呢?记者走访佛山红木家具市场,不少红木商家都纷纷表示不会有很大的影响。

    “红木家具的价格取决于很多因素,行情不好时,也会搞折扣进行促销。”名匠轩的家居顾问邓小姐表示,“即使是红木新国标出台,红木行业也不会受很大影响,8月份的价格可能会与平时一样,基本保持稳定。”

    在顺利家具城北区,一位正在选购红木家具的市民告诉记者:“大家都知道红木家具有收藏价值。如果红木家具的价格大幅回落,投资如何配置?”采访中,不少市民表示,红木家具的价格保持相对平稳才符合市场的经济规律。

    新标准将促进市场规范

    目前,红木市场鱼龙混杂,一些厂商甚至浑水摸鱼、以假乱真,不少消费者都有上当的经历。面对红木家具市场这些不良现象,消费者可以说是深恶痛绝却又无可奈何。

    据了解,《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将会明文规定,每件红木家具必须有《红木家具产品质量明示卡》,卡上的内容至少包括产品执行标准、产品分类、产品名称、产品型号、规格、生产日期、产品主要用材、产品涂饰与装饰工艺、产品保修和产品交付方信息(生产企业或经销商)。一位红木家具品牌店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新国标实施之后,红木商家都要去质量监督局办理这些证件,而且需要严格执行。”

    刘锡辉表示:“红木新国标对红木家具这个行业起到引导和规范作用,对于知名的品牌企业来说,不会受到什么影响。但是对于生产低端产品的企业就可能面临淘汰,特别是一些制造伪劣红木家具的不良商家,日子肯定不好混。”

    顺联家具城红木城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任何新标准的实施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让消费者真正理解和接受,并不是立马见效的。需要一个学习和认知的过程。包括卖家和买家都是一样。”


    经州立法会议的修订(森林保存规章及2017年修订案),马来西亚沙巴州第一级森林保护区的面积,从原先的一百三十五万三千六百七十七公顷增加为一百三十八万六千六百一十四公顷。
    经过重新分类,州立森林保护区整体面积为三百五十四万零七百四十八公顷,较2016年增加约四百七十四公顷。沙巴持续向Kinabalu山扩大受保护森林的面积,以确保在当地才能找到的蝴蝶品种能够继续生存。
    在重新划分及建立新的森林保护区之后,沙巴所拥有的「全面保护区」(简称TPA)达到一百九十万零六千八百九十六公顷,较2016年的一百八十七万四千零六十一公顷增加了26%。州政府有信心,将能依计划在2025年达到拥有30%全面保护区的目标。
    由于上述的变动,第二级森林保护区的面积从一百六十六万八千两百七十二点九五公顷,减少为一百六十五万九千八百九十九点九五公顷。而第三级森林保护区同样随着修订而缩减了,从四千六百七十三公顷减少为四千六百五十六公顷。
    第五级森林保护区从二十五万六千零九点七公顷缩减为二十三万两千零三十九点二九公顷;而第六级森林保护区则从十万零七千零一十三公顷减少为十万零六千九百一十一公顷。
    阅读全文
  • 8月1日,在业内争议已久的国家标准《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GB28010-2011)正式实施。记者第一时间从标准出版社拿到了该标准,发现内容与国家标准委2011年10月31日发布的报批稿出入较大,行业最为关注的红木新国标“树种范围问题”并未改变,红木家具用材没有增加新树种。

    红木合美万代纹马蹄腿架子床配红木拐子纹炕桌及有束腰马蹄腿脚踏成对


    新标出台争议重重

    北京元亨利硬木家具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波告诉记者,《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简称“新国标”)从去年开始起草,历时两年。其中,是否增加新树种是业界对新国标争议的焦点。

    和红木家具关系最为重要的树种问题,在12年前曾确立标准。2000年,国家质量技术监督总局通过了由国家林业局提出、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木材工业研究所等研究所和上海家具厂联合起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红木)》(简称“旧国标”)。其中规定,红木树种为5属8类33种。

    据国家家具及室内环境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树种鉴定实验室主任孙书冬介绍,新国标是由中国轻工业联合会提出的,报批稿中没有明确红木家具的具体定义,而且的确考虑过增加100多种新树种,但这与之前制定的旧国标有冲突,业内争议较大,因此国家标准委又组织不同的部门讨论,使最终稿件的出台颇费周折。

    杨波此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红木家具使用的树种涉及多种濒危树种,不少用材都是热带森林中的保护性资源。近年来,由于国内红木市场的不断发展壮大,木材的开发和使用的数量也不断增加,若新标准增加新树种也难得到认可。因此,全国家具标准化委员会讨论新国标后将树种附录去掉。

    新标准“悄然面世”

    8月7日,当记者致电新国标制定各方时,许多业内人士均表示还没有看到正式实施的新国标。杨波称:“按道理说,如果新国标实施了,我们作为起草单位应该会收到文稿,但是现在还没有。中国家具协会、全国家具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曾组织起草单位多次讨论,但结果还是‘稀里糊涂’,我也不知道最后成稿如何。”

    中国家具协会理事长朱长岭告诉记者,新国标对红木树种没有限定,新国标有关树种的规定还是按照旧国标当中的“5属8类33种”。他表示:“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已经发布了执行公告,那么8月1日起就会自动实施,新国标可以到标准出版社购买。”

    记者8月7日致电北京市质量监督局标准化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没有找到相关文件,也没有接到通知。

    新标引导行业回归理性

    尽管新国标的具体内容还不被业内“熟知”,但朱长岭表示,新国标的最大意义在于保护消费者的消费权益。“新国标规定红木家具必须有质量明示卡、生产方法等,规定‘生产用材在投产使用之前,应确认木材名称。当产品因用材纠纷进入司法鉴定时,受检产品应具有相应的使用说明书、红木家具产品质量明示卡、产品合格证’,这个变化的最大意义是保护消费者的利益,提升行业服务水平,对行业格局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皇林苑古典家具有限公司董事长杨燕也称:“现在没有接到实施新国标的函件。不过肯定的是,新国标对于树种的规范没有变化,会在产品明示上更细化些,对于我们来说,新国标要求更严格一些,只是在产品出厂时多一些程序,对于生产、工艺等不会造成影响。”杨燕还表示:“我们在两年前就已经在家具的用材上有标注,据我所知,大部分的正规企业都已经这样做了,现在新国标出来,只是会强制小企业也这么做。”

    朱长岭还表示,“新国标的出台将淡化‘红木’观念,引导市场和行业更注重不同树种和木材的使用价值。新国标出现的目的之一,就是让业内淡化‘红木’的概念。‘红木’是对一些木材的统称,被民间认定为名贵家具,但其中一些木材并不是很名贵,而比‘红木’更名贵的树种和木材也多得是。我认为回归到家具的使用价值,应该是行业进步的表现。”

    市场走访

    市场反应分化对收藏“行家”影响不大

    记者在走访红星美凯龙北四环商场红木家具专区时发现,大部分红木家具产品已经按照旧国标中的“5属8类33种”,对用材进行标注。销售人员对红木新国标只是“听说过”,但是未接到要求正式实施的通知。一位销售人员称:“之前开会说要执行新标准,但是后来就没信儿了,也没见到正式标准。”记者随机问了几位消费者,只有一两位表示听说过,但是具体内容并不清楚。

    销售人员向记者表示,新标准要求红木家具产品配备产品使用说明书、质量明示卡和合格证,主要针对的是购买红木家具为使用目的的消费者。对于真正的行家和收藏家,产品质量不是他们重点考虑的方面。

    有的销售人员也表示,新国标的意义还是树种范围。“虽然还没有看到新国标具体内容,但是如果红木家具的树种范围扩大了,是对行业的伤害。一些厂家会因此在标准上玩文字游戏,将一些非名贵树种、但是又在标准范围之内的树种做家具,也算是符合‘国标’,但是不懂行的消费者可能为此曲解概念,蒙受损失。”但也有一些销售人员认为是“好事”,“市场相对会规范些,消费者会更明确产品质量,买的时候更明白点儿”。

    新旧对比

    树种明确没有增加

    8月7日下午,记者从标准出版社获知《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GB28010-2011)已经成书出版,记者在第一时间内买回翻阅,与报批稿进行细致比较,发现了两者诸多不同之处。

    最大的变化在于,报批稿中6.2.1条款“在选择红木家具用材时,应在对传统硬木树种用材科学认知、使用的基础上,不断扩展使用新的树种资源,包括欠知名树种资源,应以木材物理力学特性作为科学选材的重要依据”已经被删去。

    而在新国标“规范性引用文件”一栏中,“GB/T18107-2000红木”赫然在列。新国标明确要求,“红木家具产品命名、家具用材明示、家具商贸活动中应正确引用GB/T18107中给出的木材名称、树种中文名、木材拉丁属名、树种拉丁名、国外商品名”。这就表明,最终红木新国标的树种范围完全按照旧国标(GB/T18107-2000)而来,树种范围没有改变。

    而对于新国标中颇受瞩目的“红木家具须配备产品使用说明书”、“产品质量明示卡”、“产品合格证”三卡的条款,众多业内人士纷纷表示影响不大。孙书冬称:“新国标中对于家具的质量技术要求与旧标准不冲突,所以争议不大。”



    据了解,今年,浙江省自然资源和规划厅下达永嘉县森林采伐限额总量核定为120490立方米,其中商品林99560立方米,公益林20930立方米,该采伐限额指标分解到15个乡镇7个街道的采伐限额总量和各分项指标根据各辖区的森林资源消长动态确定。各乡镇(街道)、国有林场必须严格执行,不得突破。不同编限单位的采伐限额不得挪用,同一编限单位的各分项限额不得串换使用。县预留限额由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机动安排。

    为加强森林限额采伐管理工作,今年凡需采伐林木的单位和个人,必须依法凭证采伐。为了方便木材运输,在木材出运时可凭林木采伐许可证到辖区林政资源管理所兑换《木材销售券》。各乡镇(街道)将会认真审核,严格按照有关要求做好委托权限内的林木采伐审批工作,并做好伐前申请、伐区作业设计、伐后验收等技术服务,切实加强源头管理。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林业局)要切实做好采伐指标分配、采伐审批指导和监督管理,确保森林资源可持续发展。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