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木新国标增加新树种:各方认为无可能\马来西亚沙巴增加受保护森林面积
详细内容

红木新国标增加新树种:各方认为无可能\马来西亚沙巴增加受保护森林面积

时间:2020-10-29     人气:295     来源:     作者:
概述:8月1日,红木家具国家标准《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将正式出炉。在距离红木新国标实施还有一个月之际,无论是商家还是消费者,都对新标准充满了期待,同时也作了不少猜测。到底红木新国标中有没有可能增加新树种?红木家具的价格会不会因此而下降?红木行业......
8月1日,红木家具国家标准《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将正式出炉。在距离红木新国标实施还有一个月之际,无论是商家还是消费者,都对新标准充满了期待,同时也作了不少猜测。到底红木新国标中有没有可能增加新树种?红木家具的价格会不会因此而下降?红木行业是否将迎来洗牌期?

佛山日报记者吕金生

“扩大树种”之说被否定

8月1日实施的《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最值得关注的就是红木树种是否增加。此前,不少业内人士解读声称,新标准将扩大红木家具树种范围,此外,不少专家在众多场合提倡开发和使用新红木,以此解决珍稀树种消失的危险。

那么,红木新国标是否真的会增加新树种?不少红木品牌店的负责人都表示,增加红木树种不太可能,因为红木资源稀缺,一旦增加红木树种,会影响现有市场秩序。创古红木的老板陶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新国标增加红木树种几乎没有可能,红木的范围已经规定5属8类33种红木。如果说有什么变动,可能会把这些红木树种重新归类整理。”

“红木应该不会增加新树种,部分红木商家企图得到更多利益才鼓吹这种说法。”佛山市木文化协会会长刘锡辉表示,“《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的出台是为了规范红木这个行业,如果是用来破坏这个市场,那么出台又有什么意义?”

红木家具价格或稳定前行

《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在8月1日实施之后,红木家具市场会有怎样变动呢?记者走访佛山红木家具市场,不少红木商家都纷纷表示不会有很大的影响。

“红木家具的价格取决于很多因素,行情不好时,也会搞折扣进行促销。”名匠轩的家居顾问邓小姐表示,“即使是红木新国标出台,红木行业也不会受很大影响,8月份的价格可能会与平时一样,基本保持稳定。”

在顺利家具城北区,一位正在选购红木家具的市民告诉记者:“大家都知道红木家具有收藏价值。如果红木家具的价格大幅回落,投资如何配置?”采访中,不少市民表示,红木家具的价格保持相对平稳才符合市场的经济规律。

新标准将促进市场规范

目前,红木市场鱼龙混杂,一些厂商甚至浑水摸鱼、以假乱真,不少消费者都有上当的经历。面对红木家具市场这些不良现象,消费者可以说是深恶痛绝却又无可奈何。

据了解,《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将会明文规定,每件红木家具必须有《红木家具产品质量明示卡》,卡上的内容至少包括产品执行标准、产品分类、产品名称、产品型号、规格、生产日期、产品主要用材、产品涂饰与装饰工艺、产品保修和产品交付方信息(生产企业或经销商)。一位红木家具品牌店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新国标实施之后,红木商家都要去质量监督局办理这些证件,而且需要严格执行。”

刘锡辉表示:“红木新国标对红木家具这个行业起到引导和规范作用,对于知名的品牌企业来说,不会受到什么影响。但是对于生产低端产品的企业就可能面临淘汰,特别是一些制造伪劣红木家具的不良商家,日子肯定不好混。”

顺联家具城红木城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任何新标准的实施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让消费者真正理解和接受,并不是立马见效的。需要一个学习和认知的过程。包括卖家和买家都是一样。”


经州立法会议的修订(森林保存规章及2017年修订案),马来西亚沙巴州第一级森林保护区的面积,从原先的一百三十五万三千六百七十七公顷增加为一百三十八万六千六百一十四公顷。
经过重新分类,州立森林保护区整体面积为三百五十四万零七百四十八公顷,较2016年增加约四百七十四公顷。沙巴持续向Kinabalu山扩大受保护森林的面积,以确保在当地才能找到的蝴蝶品种能够继续生存。
在重新划分及建立新的森林保护区之后,沙巴所拥有的「全面保护区」(简称TPA)达到一百九十万零六千八百九十六公顷,较2016年的一百八十七万四千零六十一公顷增加了26%。州政府有信心,将能依计划在2025年达到拥有30%全面保护区的目标。
由于上述的变动,第二级森林保护区的面积从一百六十六万八千两百七十二点九五公顷,减少为一百六十五万九千八百九十九点九五公顷。而第三级森林保护区同样随着修订而缩减了,从四千六百七十三公顷减少为四千六百五十六公顷。
第五级森林保护区从二十五万六千零九点七公顷缩减为二十三万两千零三十九点二九公顷;而第六级森林保护区则从十万零七千零一十三公顷减少为十万零六千九百一十一公顷。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被称为红木家具新国标的《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GB28010-2011》于今年2月1日起强制执行。如今两个月过去了,济南市场的执行情况究竟如何,笔者进行了调查走访。

    走访中,笔者发现商家对于新国标的落实情况千差万别,尤其是被称为新国标中最大亮点的产品质量明示卡的执行状况不容乐观。

    新国标规定产品保证文件应正规印制,但是笔者发现很多商家直接用笔书写,并且出现漏标、错标等现象。还有一些商家对明示卡的重视程度并不高,甚至一些老板对于红木明示卡是何物都不太清楚,店内红木家具依旧“裸身出售”。还有一些红木商家虽对明示卡略知一二,但并不认为明示卡会对产品销售造成多么大的影响。

    红木家具新国标强制执行两个月,其中的重要部分明示卡就遭遇了冷漠对待,原因何在?某品牌红木家具老板直言,明示卡有无对其店内红木家具出售并无影响,“明示卡推出以来很少有消费者询问,老顾客更多是冲着我们的品牌而来,贴不贴明示卡并无大碍”。

    明示卡的推出对消费者购买红木家具有很大帮助,对以往利用材料差别以次充好的现象给予了一定遏制。但在业内人士和专家看来,由于红木家具自身的特殊性,导致明示卡的实际功效并不大。(杜成林)


    近日从市二轻工业联社获悉,第八届中国北京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博览会“2013中国(北京)礼品交易会”暨“2013中国(北京)品质生活文化展览会”近日在北京举行,为扩大莆田工艺礼品的影响力,市二轻工业联社组织了21家工艺企业共31个展位参展,大展“中国礼仪工艺用品之都”风采。


    据悉,我市展品以沉香、檀香等名贵木材的作品为主,精湛的技艺成为本次展会的一大看点。展会期间,我市展团实现现场销售200多万元,意向订购500多万元。在同期举行的“华礼奖”中国礼物设计大赛中,我市展团申报的评审人数和作品数量最多,艺术水平最高,受到专家评委们的高度评价。展会共有210件作品参加评比,评出金奖41件,其中我市申报作品128件,入围65件,获得金奖19件、银奖21件、铜奖18件、优秀奖7件,获得的金奖数量占金奖总数的46%。

    阅读全文
  • 去年8月出台的《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要求,到目前新国标已经执行4个多月,到底目前市场上的红木家具还存在着什么样的问题?为此,由居然之家主办,“友联”红木协办的行业高峰论坛近日在红木大会堂举行。

    居然之家集团副总裁任成首先讲到,居然之家作为卖场,已在去年率先执行“新国标”,不断引导、培训商户去配备“一卡一书一证”。但对商户的检查中发现,品牌间证卡的规范性差异较大,有“友联”红木等标识非常规范的商家,也有个别品牌的规范性还需要监督。

    标准化专家刘平认为,“新国标”的实施,可以优化行业生态,起到优胜劣汰的作用,一是媒体要多做宣传,广泛向社会介绍通用技术条件;二是消费者要尽量到知名度高的大卖场,购买知名品牌的家具,商场会有更好的自我约束和服务承诺;三是政府要进一步加大查处力度,加大对消费者投诉的处理力度。


    近日,京津冀家居企业外迁的话题引起了行业内的热议。一边顺应“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发展核心,一边面对越来越严苛的环保减排要求,在多重作用力之下,家居行业尤其是制造企业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格局调整。基于对未来首都发展定位的考量,北京现有的近千家家具建材生产企业、批发市场和近百万平方米的仓储物流中心,都面临着外迁和进行转型升级的压力。
    北京家居建材制造业面临各种压力就地改造或转型外迁难以避免
    《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的核心,在解决人口拥挤、交通拥堵、公共资源紧张等“大城市病”的困扰中显得尤为重要。另外,《木质家具制造业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的出炉,也让不少家居企业倍感压力。据了解,该标准首次在排放标准中提出了原辅材料中的挥发性有机物含量指标,以及工艺措施和管理要求。更有业内人士直言,制定新排放标准目的之一,就是推动油性漆彻底退出市场,让家具等木质家居产品全面使用水性漆。作为非首都功能疏解中的一环,北京家居建材制造业面临着重要的选择与考验。
    由此,在“京津冀交通一体化、生态环境保护、产业升级转移等重点领域率先取得突破”的要求下,家居企业将就地改造还是转型外迁。在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大背景下,诸多长期在京进行生产、经营的家居品牌,已经有了外迁计划。不少家居卖场及家具建材品牌早已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分别在“京津冀”甚至宽广的范围中规划家居产业园区,聚拢更多家居企业“抱团儿”入驻。这些准备在各地大展身手的产业园区,并不是简单的抱团儿搬家。
    基础条件加上品牌实力优质的品牌也会得到各方的青睐
    当然,能够实现家具工厂与承接地的理想对接,一方面有赖于地方配套设施、交通等基础条件,一方面也有赖于品牌自身的实力与特点,优质的品牌自然也会得到各方的青睐。工厂的迁移也带动了为之服务的人员迁移,这对于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而言无疑是顺势而为。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中,生态环境保护与交通一体化、产业升级转移等一并成为需要率先取得突破的重点领域。相应的,2015年出炉的《木质家具制造业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也对家具制造业提出了明确的环保要求。
    如能实现制造、仓储、物流一体化的模式,对于消费者来说同样是一次消费体验的改变。众家居品牌以一个基地为枢纽,联合运输及送货安装,既能节约成本协同合作,又能让消费者减少对接数量和频次。同时,高效率低成本带来更好的性价比,家居产品惠民利民的目标便可能真正落地。
    由生产型向服务型模式转变形成家具行业新格局
    北京家具生产企业的外迁,一种是生产环节外迁,一种是立足产业升级基础上的规模扩大。对于品牌和城市来说,影响到底有多大?是被迫的“出走”,还是顺意的“远行”?对此,北京家具行业协会会长何法涧表示,企业外迁后,将保留产业链的两端:设计研发和销售,核心竞争力将留在北京,必然会推动我市的智能制造、服务制造,推进生产型向服务型模式转变、向文化创意产业转变,形成我市家具行业新格局。所以,企业外迁不仅不会制约北京家具行业的发展,反而更能促进行业的做强做大。
    为了使品牌受二次升级和技术提升的影响降到最低,迁移到更远的地方可能是更好的选择。当然,北京品牌落户外省、工厂和制造端某些板块的外迁,并不意味着品牌的外迁。就行业来讲,这些品牌在北京诞生、孵化,依然拥有纯正的“北京血统”。虽然把制造基地搬离北京,但从设计到研发,从管理到销售,相应的标准都没有改变。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