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木与“老红木”的差别\第一季度美国框架木材交易在严重的不确定性中结束
详细内容

红木与“老红木”的差别\第一季度美国框架木材交易在严重的不确定性中结束

时间:2020-10-29     人气:380     来源:     作者:
概述:一、红木的定义《红木》国家标准已经有明确定义,但是在红木家具的收藏和鉴赏方面以及贸易活动中不可能将5属8类33个树种都称为红木,这在实践中引起了很大的混乱,红木的定义可以从两方面来理解。广义的红木:也就是《红木》国家标准的5属8类33个树种......

一、红木的定义


《红木》国家标准已经有明确定义,但是在红木家具的收藏和鉴赏方面以及贸易活动中不可能将5属8类33个树种都称为红木,这在实践中引起了很大的混乱,红木的定义可以从两方面来理解。


广义的红木:也就是《红木》国家标准的5属8类33个树种。
狭义的红木:专指酸枝木。主要是泰国、柬埔寨、越南、老挝、缅甸以及东南亚、南亚传统的红木来源地所生产的豆科黄檀属的黑酸枝、红酸枝(包括产于缅甸的奥氏黄檀:俗称花酸枝、白酸枝),也就是历史上曾经大量使用的酸枝木,不包括目前从非洲或者南美洲进口的酸枝木。如果从红木家具的收藏来讲,一定要准确把握狭义的红木概念来分清红木的种类。
二、红木与“老红木”的差别

一些地区一般将红木分为老红木,新红木。实际上,新老之分只是一种约定俗成,并不一定科学,但很实用。所谓的老红木是指颜色较深、心材接近紫红色的黑酸枝和红酸枝,主要品种有:

(来源:《木鉴》周默,文章原标题:红木(ROSEWOOD))


第一季度的框架木材交易在严重的不确定性中结束。由于销量要么无法追上产量,要么卖家更积极地寻求销量,许多价格下跌。市场情绪仍存在分歧,交易员预期被压抑的需求将会释放,而考虑到近期的房地产数据以及疲软的全球和国内经济指标,他们对前景的看法更为谨慎。木材综合价格随机长度下滑,为连续第五周下滑。
尽管许多买家持谨慎态度,但多数交易员感觉市场基调正在缓慢改善:至少在春季天气好转的地方是这样。但许多人一致认为,市场需要时间消化分销库存,并产生足以让买家补充库存的变化。在北部和加拿大东部,买家仍在等待冰雪融化和地面解冻。洪水淹没了中西部的主要市场。
生产者对市场的态度因其销售产品的迫切性而有所不同。同样,次级经济体根据其市场前景和气候方面的区域状况,也有不同的做法。一些公司积极补充,另一些公司则专注于降低分配站积累的库存和重新装货。一些交易员指出,他们的客户也受到劳动力短缺的影响。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我们现今所说的“红木”,是从“红木家具”一词衍生而来。笔者认为,先有“红木家具”才有所谓“红木”的概念,而不是很多人理解的先有红木,然后将其做成的家具就叫“红木家具”。这种理解只是在有了所谓“红木标准”以后才出现的。因此,“红木”和“红木家具”不应混为一谈。
    关于“红木家具”一词的说法,明清家具专家濮安国给出了清晰的答案:“红木家具”早先是江浙、上海、岭南一带对用酸枝做的家具的一种通常叫法,由于木材锯开时断面呈暗红色或深红色而得名,学名“交趾黄檀”,俗称“老挝大红酸枝”。大红酸枝这个称呼的使用以往比较多,特别是民国以后,很多广作家具是由这种材料做成,探究起来似由前清“十三行”贸易肇始。
    “红木家具”形成概念是在改革开放以后,对红木家具的追捧则是这十几年来的事情。近十几年来,红木家具用材如海黄、越黄、紫檀的价格轮番上涨,令人瞠目。由于红木家具原材料的稀缺性,其价格上涨的趋势应该还会持续。
    不仅如此,当下红木家具已成为时尚,新时代的优秀红木家具保留了传统工艺的精华与现代人的实用需求,成为很多人装点居室的首选。此外,红木家具生产企业这些年发展很快,原来在全国只是零星分布的红木家具产区,如广东中山的大涌、江门的台山以及江苏的常熟等,现在已是呈片状分布,大有星火燎原之势。
    很多人喜欢传统家具,是喜欢木头带来的那种感觉,喜欢传统工艺中传递出的那些文化信息,以至乐在其中。中国传统文化就此得以发扬,在新的时代获得新生,当然是一件好事。但为什么“红木家具”很受欢迎?除其承载了中国传统文化之美,以及其作为家具的实用性,笔者认为,关键还是它的“财富”象征。人们一方面把对于财富追求的愿望寄托其中,另一方面则是把财富物化了。毕竟看着价值上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的家具,比看着钞票要有文化得多。那么,什么是我们所说的“文化”呢?在红木家具里,什么可以称之“文化”?笔者认为,中国传统家具承载着我们最古老、最正宗的中国传统文化信息,这是一幅以物质与手工技艺传承的、非文字书写的,又含有中国独特人文精神的历史画卷。
    那么,究竟什么是家具里的“中国文化信息”呢?答曰:独特于世界的家具制作,即中国传统家具制作工艺。对此,再次归纳:一曰“榫卯”,即结构与构成,是中国传统家具的核心和灵魂;二曰“造型”,就是通常说的“形制”,中国传统家具的基本特征与面貌;三曰“装饰”,包括雕刻、图案、涂装等。正是这三者,把一种“国产”木头加上32种洋木头打造成为“国货”,成了中国文化调教出的民族精粹。笔者认为,只有在大多数人把红木家具真正看懂,我们的家具文化才会随之建设得更好。

    建好二手车交易市场后,却招不来经营户,投资超2亿元的江夏“腾宇汽车综合产业园”去年更名为“腾宇综合产业园”,转型主营木材批发。
    近年,武汉市二手车交易量高速增长,大好形势刺激了更多资本投入到这一行,新一轮的二手车交易市场投资热,正在武汉兴起。“投资热度,已经到了"发烧"的程度。”湖北省汽车流通协会驻会副会长、湖北省二手车交易行业协会秘书长罗吉文介绍,近5年来,武汉市二手车交易市场至少增加到15个市场以上。
    不过,新建的交易市场,却很少能达到预期的招商效果,竹叶山汽车市场首席分析师陈志东称,“吃不饱”的交易市场,几乎占到七到八成。
    摇身一变
    汽车市场成木材市场
    位于江夏区107国道和星光大道交会处的腾宇综合产业园,占地300亩,按计划,这里本该是一个“提供超过4000个车位,可供500个以上二手车经营业主入驻”的二手车交易市场。
    不过,上周六上午11时,记者在该产业园看到的,却是一个和汽车毫无关系的木材市场。临街的一排门店,主要经营种子、苗木,往里走,入驻商户全是木材经营户。
    “卖二手车?从来没听说过。”当记者向其中一家经营户—廊坊林汇木材郝老板询问时,他介绍,自己在今年正月从外地来汉经营木材,听朋友说这里有一个刚建好的木材市场就过来了,租金18元/平米/月,“这里位置宽敞,卖木材正合适”。
    聊天时,隔壁档位一位张姓老板过来介绍,市场去年4月刚开张时他就入驻了,“开发商本来是想做二手车的,但是从我进来到现在,一家卖二手车的经营户都没见到”。
    记者注意到,原规划中的“汽车普通展示区”,被高高摞起的木材堆得满满当当,而临街的“精品展示区”,大部分仍然闲置。“二手车经营户不好招,我们早就转型了。”在腾宇综合产业园招商办,投资方湖北宇东置业有限公司一袁姓负责人接待记者时表示,“沿着107国道,往北走不到1公里,就是绅宝二手车交易市场,你们要买车可以去那里。”
    阅读全文
  • 来源:中国商报莫笙

    “最近红木原材料涨的那么厉害,听说有些红木家具厂家已经开始惜售缅甸花梨了。”眼下,近期的红木行情是浙江东阳市红木家具市场经营户的讨论热点。自10月初,被业界视为决定红木产业走向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缔约国大会召开,不到一个月,大红酸枝、花枝(巴厘黄檀)等大部分红木原材都上演了“疯狂的木头”,涨幅之大之快在近一两年内也属罕见。对于“CITES”带来的冲击,买家和卖家应怎样面对?

    市场迎新势

    10月5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第17届缔约国大会在南非约翰内斯堡落幕,会上同意将全部黄檀属植物列入濒危保护管制的消息,迅速传遍全球,在东南亚红木原产国,尤其在国内红木界引起了不小的冲击,短期红木价格暴涨的导火索,直指本次“CITES”的召开。

    据了解,“CITES”会议将黄檀属、大巴花和刺猬紫檀都列入了附录二管制。一旦列入濒危物种,作为“CITES”的成员国,中国海关必须履行公约,在没有“CITES”进出口许可证的情况下,红木原材很难进口到国内。“此次被列为濒危管控范畴的黄檀属植物包括红木国标内全部的酸枝木类和香枝木类,且管控位列附录二已达成协议,堪称是对红木类木材管控前所未有的强化。”一位林业系统木材专家评价道。他说,黄檀属植物中的黄花梨、大红酸枝(交趾黄檀)、花枝(巴里黄檀)、白酸枝(奥氏黄檀)都是国内当前较为常用且被认可的红木制品原料,黄花梨目前“一木难求”,酸枝物种资源也很匮乏,如今又被严苛管控,无疑会导致市场上家具用材的进一步稀缺。

    不过,黄花梨、紫檀、红酸枝的稀缺,同时也会给其他树种木材带来机遇。据相关消息,“CITES”东盟专家组原本计划在本届缔约国大会上提交将缅甸花梨(大果紫檀)列入濒危附录二的提案,因产地国政府的原因而未正式提交大会审议。国内某知名红木品牌董事长吴先生说:“缅甸花梨无论进一步濒危与否,储存量都不是很多,假如原产国放开政策,预计三年就会被开采完。这次没入围不等于不涨价,它是红木国标中性价比最高的木材,作为最接近香枝木的缅甸花梨,其消费需求很大,以清晰温润的木纹、悠远醇厚的梨香味以及亲民的价格广受白领阶层青睐。”

    业内人士认为,新涨势意味着红木涨价窗口彻底打开。“今后原材料市场将面对更多的红木树种接受愈发严格的国际管控。”中国红木委秘书长车畅分析道,“时下处于行业调整期的红木家具市场仍处于去库存阶段。第17届“CITES”缔约国大会在南非召开,对红木原材料的从严管控有利于国内红木企业进一步去产能。在目前国内家具市场与国际原材料市场价格已形成倒挂的情况下,不可避免会引发新的涨势。”

    木商接新题“时隔三年,红木市场再现“疯狂的红木”,与2013年的红木抢购热潮带来的十卖九空行情相比,今年红木家具企业的日子有点不好过。与消费者普遍关心的终端红木家具涨价潮相比,红木家具生产企业面临的压力显然更大。作为生产企业,现在根本无法预料接下来的行情,如果红木价格下跌,客户会不高兴,如果持续上涨,企业又担心拿不到货。没有足够的木材囤积,就算接到再多的订单也是有心无力。”东阳某红木家具企业董事长黄先生表示。

    他认为,从今年的市场行情看,红木原材的稀缺情况比想象中还要严重,如近两年受到年轻人喜爱的缅甸花梨木材,专家估计8年后将枯竭,未来价格一路看涨。“也因为受此消息影响,市场上确实有少部分商家在大幅提高缅甸花梨红木家具的售价,甚至是囤货惜售。不过有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受红木原材涨价的影响,10月以来,包括缅甸花梨在内的多个材质的红木家具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涨幅。”

    业内人士认为,“疯狂的红木”的背后,也是对红木家具生产企业的一轮洗牌。““CITES”会议之后,家具的订单开始多了起来。现在竞争这么激烈,不停产就需要高价买料,要不然只能明年再生产,到时候客人早走了,黄花菜都凉了。”于是,即便是再理性的商家,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往上冲,为红木热“添一把火”,而高昂的成本也让不少制作厂家不肯轻易将手中的原材料制成产品。“树种被濒危管控是红木家具行业发展必须要面对的趋势。”北京林业大学材料科学与技术学院副院长吴庆利认为,如何提高木材利用率,做出型材艺韵俱佳的家具,是今后企业不得不研究的课题。可以说,“CITES”为红木市场带来的不仅是暖冬,更是资源、财力与匠心的竞争。

    此外,吴先生还认为,此次“CITES”缔约国大会如同一把双刃剑,给红木家具行业带来利好的同时,也会在一定程度上造成材料短缺,在转型中不排除一些缺乏责任感的小企业在无能力做高档木材而只能做低档木材时铤而走险,导致鱼目混珠、以次充好的现象发生。对于买家,他提醒道,“CITES”后涨价窗口打开,此时更应注意避免买到非红木家具。


    日前,由中国林学会主办,中国林学会桉树专业委员会承办的“2017年全国桉树产业发展暨学术研讨会”在广西柳州举行,来自国家林业局、中国林科院等机构的专家及企业代表上百人参加会议。

    中国林学会副秘书刘合胜表示,我国桉树发展成就斐然,贡献巨大。我国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大规模种植,目前总面积达到450万公顷,年产木材超过3000多万立方米,接近全国木材产量的30%。当前,我国木材年消费量已超过5亿立方米,桉树产业发快速发展,提供了大量木材,缓解了国内木材供需矛盾,“桉树的种植面积只占全国林地面积约2.2%,但却提供了全国木材产量的12.5%”。桉树的种植业增加了湿地面积,改善了生态环境;壮大林业产业,促进了区域经济发展;增加了就业机会,提高了农民收入。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