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木原材市场活跃度下滑阔叶黄檀走货量不错\古典家具壸门结构的时代变化
详细内容

红木原材市场活跃度下滑阔叶黄檀走货量不错\古典家具壸门结构的时代变化

时间:2020-10-28     人气:79     来源:     作者:
概述:据记者调查了解,虽然近段时间以来,原材供应收紧的消息刺激着红木价格居高不下,并且让不少投资者入市囤货,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市场活跃的主要是中间商,而实际需求者:家具厂却还在谨慎观望当中,这点从不断萎缩的成交量可以看出一二。据经营商家反映,1......
据记者调查了解,虽然近段时间以来,原材供应收紧的消息刺激着红木价格居高不下,并且让不少投资者入市囤货,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市场活跃的主要是中间商,而实际需求者:家具厂却还在谨慎观望当中,这点从不断萎缩的成交量可以看出一二。
据经营商家反映,11月中下旬以来,、巴里黄檀、奥氏黄檀等前期交易活跃的材种成交量不断下滑,市场疲态重现,如此行情,建议商家还是谨慎为上。目前大果紫檀成交价集中在1.6-2.2万元/吨,巴里黄檀成交价集中在2.2-2.7万元/吨,奥氏黄檀成交价集中在1.8-2.3万元/吨。平稳。粗锯枋由于市场供应不多,因此近期走货量不错,并且价格方面也在相对高位状态,目前广东市场阔叶黄檀粗锯枋价格报1.6-1.7万元/吨。不过板材方面,市场则显得相对弱势,虽然市场活跃度高于粗锯枋,但价格和利润空间则相对狭窄,商家经营积极性不高。目前广东市场阔叶黄檀板材价格报1.0-1.4万元/吨。

古典家具研究

文、图/李心宇编辑/吴少菊

人物名片>>>

李心宇,女,中国检验认证集团古典家具评估师,CCTV微视古典家具讲师,中国古毯研究学者。从事古典家具、古代地毯研究工作多年,曾参加中央电视台红木相关节目的录制。在北京皇城艺术馆、中国收藏家协会、文物艺术品学院、红木文化讲堂等地讲授家具及地毯方面课程。于《中国文物报》《文物天地》《中国收藏》《收藏快报》等刊物发表专业文章数十篇。

李心宇

壸(kǔn),指宫中道路上有拱形的门。壸门最早来自于中亚地区的建筑,如清真寺的拱形大门上端或呈圆弧状、或向下翻卷的锯齿状装饰,即是壸门的样貌。佛教建筑中能显示尊贵入口的地方一般都会采用壸门结构,而佛造像须弥座、佛塔宝刹、神龛壁藏也多采用壸门。

自汉代始,随着佛教在中国内地的传播,壸门这种建筑造型逐渐成为家具设计的灵感来源,多用于床榻、桌椅上。在清代的北方地区,家具工匠则称壸门为“拱券”或“券口”。

作为中国古典家具结构中的一个重要组成元素,壸门造型经历了几千年的演变,形成了鲜明的时代风格,它不仅增强了家具的稳固性,还起到了一定程度的装饰美化作用。

魏晋至唐:连续曲线至圆润丰满

山西大同石家寨北魏司马金龙墓出土的木版漆画中(图1),卫灵公端坐于有三面围板的榻上,榻面下装饰曲线迂回婉转,直至腿部形成了与明清家具相比不甚相同的马蹄状,这是早期家具上的壸门造型。或许因为佛教刚刚传入中国,这时的壸门还未有太大的发展变化,大锯齿状的曲线装饰与中亚地区的清真寺壸门比较接近,较为随意,采用的是大挖缺的做法,不似明代壸门收放有致、韵律十足。

图1山西大同石家寨北魏司马金龙墓出土木版漆画

在那个动荡的、宗教与民族大融合的魏晋时代,波浪状连续曲线的壸门型制自由奔放,可见人们对自由生活何等向往。在此之后,连续曲线装饰形式被延用,在家具上展现出舒展流畅的飞扬之美。

唐代壸门造型虽然有魏晋时期的影子,但却以圆润丰满为主题风格,这和唐代整体审美视角一脉相承。唐代是中国古代历史上最为繁盛的时代,所谓“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万国来朝,兼容并蓄的社会风气,表现在文化方面则是更大的输出与接纳。整个民族高度成熟、自信,就连当时影响很大的颜体书法也庄严浑厚。这一时期,壸门造型饱满,曲线灵动。

图2唐李凤墓出土三彩榻

不过唐代出现了高束腰家具,这一型制来源于须弥座,须弥座上又有多列门,因此,唐代壸门有别于魏晋时期的单列门,出现了多列门状,即每一侧都由多个壸门组成(图2)。这种改变进一步反映出家具的发展受佛教传播的深入影响,在一点一滴地发生着变化。至此,壸门造型作为古典家具的装饰元素,出现于大部分类别的家具上。

图3敦煌六一窟中的五代壁画《维摩诘经变图》

五代时期,壸门继续延续多列门状态,曲线幅度变缓,床体变高(图3)。

其实,从东汉始至魏晋,人们的起居方式在悄无声息地改变着,家具造型由原来商周时期青铜器的厢式,渐渐演变成了台座式。而在唐代,多列门壸门的出足直接落在托泥上使得床榻的高度增加,从而在床体上设置了多个柱子及床幔,如《维摩诘经变图》中的榻腿及栅足案都相应升高一样,这也标志着架子床的型制在那个时代已初具模样。

宋元:简洁素雅至华丽民族风

自宋代开始,壸门由唐代圆润丰满的风格转向了简洁素雅。这种大幅度的转变一方面与当时国家的安危情况关系很大:北宋时期,辽国对峙中原;南宋时期,金国不断欺扰,国家大部分时间处于恐慌状态中。因此,宋代皇帝的节俭是历史上少见的,连皇帝的生活都去繁就简,体现在器物上,简素就成了主流风格。另一方面,宋代高水平建筑层出不穷,文人在审美上崇尚简洁与淡雅,而理学家程颢认为“天地万物之理,无独必有对,皆自然而然,非有安排也”。这些尊崇自然、格物致知的理学观念,使得宋代家具突出呈现简洁、自然、冷峻、空灵之美。

图4宋《槐阴消夏图》

宋《槐阴消夏图》(图4)中的多列门壸门结构,两侧消失的波浪状曲线在腿底部形成两个对称的角端,使得榻腿像剑一样插入托泥中,简洁有力。而有些家具的壸门部位几乎看不到曲线装饰,只在两腿上形成对称小疙瘩,成为极简的符号标志。这种理智、冷静、制度化的装饰形态成为宋人之于家具的审美。

宋之后的元代家具,则体现了非常强烈的民族文化韵味。元代统治者来自于草原,游牧民族的性格热情奔放,粗犷豪情。器物装饰上重曲线,尚华丽,似乎与唐代审美较为相似。尽管元从建立到消亡时间非常短暂,却表现出了极强的创造力,比如寺院壁画和墓室画都有出色的上乘之作。

元代家具造型如游牧民族的体型一样墩实、壮硕。不像明式家具那样高挑,这大概与游牧民族骑马走天涯炼就的健壮体型相关。草原人民喜欢色彩艳丽的装饰,无论个人穿戴还是马背上的配饰,都有多种颜色出现,色彩对比强烈的金漆彩绘装饰常常出现于元代家具上。这个时代的壸门装饰较为繁缛,大幅度流转的曲线几乎延展至腿部接近地面的位置(图5),华丽的壸门造型是草原游牧民族贡献给中国古典家具的美学成就。

图5元墓出土釉里红瓷床

明清:灵动多变至程式化

明代,中国古典家具迎来了发展巅峰,家具简约、精丽、妍秀、劲挺,壸门线条灵动多变。其以中心点向两边延伸成弧线或蜿蜒的曲线,沿着家具的腿部向下大力兜转,直至马蹄结束。中心点多做分芯花状,以卷草等做装饰(图6),整个壸门造型婀娜多姿,如中国的京剧一唱三叹,停顿有致。这时的壸门曲线无论复杂还是简素,都以中心点为准,两侧形成对称结构,且以单列门呈现,再不现唐宋时期的多列门式壸门。

图6明黄花梨卷草纹藤心罗汉床

明代壸门结构是多变、随意的,也是俊美、俏丽的,集合了汉唐宋元等所有时代的造型精华,在一件明式家具身上,可或多或少找到其他时代壸门的影子。由壸门影响所产生的马蹄线条和插肩榫案形家具的腿型则更加优美,因为它的存在,柜架类家具腿足间一改往日的呆板,变得动感十足。可以说,壸门结构的优美线条为明式家具艺术性的体现添加了浓重的一笔。

发展至清代,壸门则演变成史上最程式化的造型,如“转珠”或“垂膛肚”。由于清式家具侧重雕饰,各部位尺度拿捏不如明式家具严谨讲究,复杂的雕饰常常弱化壸门曲线,加之曲线造型费工费料,壸门常被一带而过,似乎不像明式家具上的壸门那样出众了(图7)。如“垂膛肚”式简化壸门造型常出现在罗汉床及椅类的牙板上。不过,这种时代特色却为家具断代提供了有力的依据,成为鉴定家具年代的显著符号。

图7清乾隆紫檀三弯腿宝座

壸门增添家具浪漫之美

自有家具始,壸门结构历经几千年变化从未消失。壸门造型由单列门演变成多列门再简化至单列门,经历了简:繁:简的过程;而轮廓曲线则是由单一(魏晋)到繁缛(唐),又由繁缛(元)到简单(清)一路发展而来,呈现出多种风格特色。其中,唐代与元代较为相似,宋代与明代较为相似。

看壸门结构的变化就像读历史,每一次小小的变化,都能反映出那个时代的民俗风情、地域差异、文化背景等。因为家具的演变遵循着历史发展的脉络,像多组抛物线一样有高有低,因此壸门的变化也不是一蹴而就,而是一点点缓慢进行的,这其中汇聚了无数先人的智慧。

当然,无论如何变化,壸门对家具牙板与腿部造型的塑造一直以来都有较深的影响,并为其增添了许多浪漫之美。

不得不承认,精美的古典家具在上千年的流传中,无论是木工制作、榫卯结构还是雕琢装饰都与建筑紧密相连。而更为珍贵的是,最初中亚建筑及佛教的传播给我们带来的历史灵光,被中国古代工匠智慧的吸纳并消化,为中国家具屹立于世界家具体系起到推波助澜的重要作用。

来源:《古典工艺家具》杂志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市场人士表示,终端消费需求不振的局面未得到有效改善的情况下,红木原材市场或将继续保持着地量行情,这对于木材商家来说也是一个严峻考验。不过从目前市场状态来看,商家们大批量的低价走货情况暂未出现,谨慎观望情绪较浓。目前广东市场大果紫檀口径50cm以上报3.5万元/吨,直径30cm左右的报2.3万元/吨左右。奥氏黄檀直径20-30cm、长料、带白边的报1.7-1.8万元/吨。巴里黄檀短料1.3-1.4万元/吨,直径30cm左右、长料、精枋料报3.0-3.2万元/吨。

    东南亚其他材种,缅甸柚木近期整体走货一般,买家不屯仓态度还是十分明显的,。目前广东市场缅甸柚木原木(边贸)价格报11000-12500元/立方米,大贸材报17500-18000元/立方米,平稳。菠萝格原木在古建筑市场表现相对较好,近期有小批量走货记录,其中直径50cm以下的报3300元/立方米左右。

    柳安2500元/立方米,山樟3200元/立方米,甘拔2500-2600元/立方米,平稳。



    红木家具质量明示卡实际效果还未显现


    经过了半年的适应期,2013年2月1日,《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以下简称《条件》)正式开始强制性执行。对于媒体和消费者来说,检验一家红木家具企业是否执行了《条件》,首先看的就是其所销售的红木家具是否配备了质量明示卡。

    红木家具的质量明示卡自《条件》修订之初起就为广大消费者所关注,也是媒体们一直跟进报道的焦点话题。消费者和媒体之所以如此关注质量明示卡,最主要的原因有两方面:第一,绝大多数消费者对于红木家具用材、制作流程等均不甚了解,尤其对于材质无法识别,质量明示卡对产品用材有明确而详细的标注,对产品制作工艺也有标明,消费者可更详细地了解想要购买的红木家具产品;第二,红木家具的真伪、优劣等质量问题一直普遍存在,且维权困难,而质量明示卡是由商家根据自己的产品标注的,在产品出现质量问题时,明示卡将成为消费者维权的重要法律依据。

    《条件》从技术层面对红木家具的十个方面做出了规范,其中第七部分是红木家具的质量明示规定。加上目录、前言、引言也只有十三页的《条件》,其中有超过两页的内容在描述红木家具质量明示。此外,《条件》也并不是全文为强制性条款,其前言中明确指出,第四章中的4.1、4.2.1和第六、七章为强制性,其余为推荐性。翻查《条件》,第四章中的4.1为产品命名要求(分为按木种名称和按木材名称命名)、4.2.1为产品用材比例分类,第六章为用材要求和产品安全。这些内容都与红木家具质量明示卡所需要标注的内容相关。由此可见《条件》这一标准的起草人员对于红木家具质量问题和目前红木家具市场的关注,而《条件》的制定也是希望能对目前的红木家具市场乱象有所抑制。

    初衷是很好,但就目前市场对《条件》的执行情况来看,却并未如起草者们所愿。《条件》中列明,质量明示卡的明示内容至少需要包括产品执行标准、产品分类、产品名称、产品型号、规格、生产日期、产品使用范围、产品主要用材、产品涂饰工艺、产品装饰工艺、安全提示、产品保修、产品交付方信息等十三项内容。《条件》中规定,这些内容需分成四部分编写,每个部分也有相应的编写要求,都需指出是“至少应包括”这些信息,但却没有一个固定的标准文本可参考,这就造成了目前市场上各企业做出的质量明示卡五花八门,内容也不一。消费者原本对红木家具了解就不深,有了质量明示卡后可能会产生更大的依赖,而质量明示卡不统一,就容易给一些商家提供可乘之机,故意将明示卡内容做得繁复,扰乱消费者的视野从而影响其判断力。此外,从《条件》颁布实施至今,政府、协会针对《条件》所做的宣传、学习讲座却很少,并不足以让大家对《条件》的内容有全面的理解,这不仅使很多商家们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出现问题和错误,也让很多消费者不太了解《条件》的规定从而无法更好地保障自身的权益。上述原因都影响了红木家具质量明示卡在市场交易中的实际效果。

    《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的制定经过了前后共两年的时间,而它的执行贯彻更不可能是一朝一夕的事。虽说是强制执行,但要落实到每家每户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当然,《条件》这一标准不可能完美无缺,甚至在现在的实施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问题,但一个具有法律效应的强制性准则更不可能朝令夕改,而是需要实践来慢慢检验和修正。

    阅读全文
  • 近日,由于市场严重缺乏利好消息,红木原材市场底部运作特征明显,市场量价未见明显波动。

    市场人士分析认为,在需求不及预期的情况下,红木原材呈现出弱势行情实属正常,就当前市场形势而言,在市场做多信心不足的情况下,上下游市场参与多方虽然在为当前的淡季尝试着变现操作,但成效不明显,因此未来持货商家仍有一定的资金压力,市场疲弱特征仍将持续。
    目前广东市场大果紫檀直径20cm、长料价格报1.4-1.6万元/吨,直径20-30cm、长料报1.5-1.7万元/吨,短料价格报1.1-1.2万元/吨。巴里黄檀直径15-20cm、长2-2.5m、精枋报3.1-3.3万/吨,直径20-30cm,长2-2.5m报3.2-3.8万元/吨,直径30-40cm、长2-2.5m、精枋报5-5.5万元/吨。奥氏黄檀径15-20cm、长2-2.5m、精枋报2.5-2.7万/吨,直径20-30cm,长2-2.5m报2.8-3.0万元/吨,直径30-40cm、长2-2.5m、精枋报3.2-3.5万元/吨。平稳。




    柱础,中国传统建筑构件的一种,俗称磉盘,或柱础石。古人对柱础十分重视,因为柱础是承受屋柱压力的垫基石,是木架结构房屋柱子必不可少的构件。在木架结构的传统建筑中,柱础的主要作用有两个:一是用础石隔潮,古代人为使落地屋柱不潮湿腐烂,便在柱脚上添加一块石墩,使柱脚与地坪隔离,起到防潮作用;二是将柱子承受的力通过柱础传递到基座上去,加强柱基的承压力。

    《淮南子?说林训》:“山云蒸,柱础润,伏岑掘,兔丝死。”“柱础”一词最早便来源于此。古代的建筑中,最早的柱子应该是直接种于地下,为了防止柱子的移动下沉,后来便将一块大石头置于柱脚的部位,使柱身的承载重量能均匀分布于较大面积上,减轻柱身承受力。后来,人们发现埋在地下的木柱容易潮湿腐烂,于是便将石块提升到地面上,以免除柱础的腐蚀或碰损。人们将柱子底下承受压力的部分叫“础”,在柱与础之间一般会放置“踬”,以隔断毛细现象向柱子渗入的湿气,并且方便损坏时抽换。我们通称的“柱础”包括了“础”和“踬”两者。

    柱础产生之初,重点在其实用性上,但随着其发展成熟,柱础逐渐形成了柱子的收头,使单调平直的柱身产生视觉上的变化,从而使柱础兼具实用功能和装饰效果。因此,发展到后来,即使是石柱上也会安装柱础。发展到这一时期,柱础的装饰作用已经超越了功能上的需求。

    如同中国传统建筑一样,柱础也历经了千百年的发展演变。就材料而言,早期虽然也有以横纹的木块为材料者,但是为了坚固耐用并能隔断湿气,中国传统建筑中的柱础大多以石制为主。

    石制柱础的应用甚早,安阳殷墟出土的石础,可能是现今所见最早的柱础,础上已有动人的雕刻,刻下部抱膝的人像装饰,础背有槽,侧有卯,可见是将柱脚插于础石之上。

    据战国策记载:“智作攻赵襄子,襄子之晋阳,谓张孟谈曰:‘吾城郭完,仓廪实,铜少耐何?’孟谈曰:‘臣闻董安于之治晋阳,公之室皆以黄铜为柱础,请发而用之,则有馀铜矣。’”由此可见,南北朝时期的柱础已经出现了铜踬。

    到了汉朝,石柱铜踬已完全为石础所取代。在汉代的石刻画像上可以看到,当时柱础的式样有类似栌斗倒置的形式,也有作多层及类似覆盆的样式;其上凋有细密的花纹,而其凋刻的手法则类似于宋代的“减地平鈒”的线刻表现。

    六朝之后,受佛教艺术的影响,中国建筑与佛教艺术已开始融合并发扬光大。佛教装饰艺术对往后柱础的发展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佛教中的莲瓣装饰被广泛地运用于柱础。古代的莲瓣柱础多作覆盆式的铺地莲花,其莲瓣较为写实且富变化。

    依壁画及石刻上所见,唐代的柱础仍然以覆盆莲花式的为主,但莲瓣较六朝初期的略为肥短。这是跟唐朝时期的审美观念有很大关系的。

    宋朝柱础的式样变化多端,雕刻较之前纤细,但仍以莲花瓣覆盆式为主要的通行式样。由于宋代有“非宫室、寺观毋得彩绘栋宇及间朱漆梁柱窗牖、雕镂柱础”的规定,所以,这一时期柱础雕刻发展则开始着重在宫室及寺庙方面。

    至元朝,受统治者的民族性格影响,柱础喜用简洁的素覆盆,不加雕饰。

    明清则在元的基础上,以简化、单纯的形式稍作雕饰,但图案则崇尚简朴。清朝的柱础变化最为频繁,经过了早、中、晚三个时期的变化。清代早期的形式以圆柱形、圆鼓形及上宽下窄、肩部凸出的变体圆鼓形为主,表面施以简单的花纹或线条等浅浮凋的装饰,显得朴素澹雅。中期的柱础,其形式则有变化,外形较早期的为高。道光之后,圆鼓形的柱础已渐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下手部已有明显的内缩形式,整个造形显得细高秀挺。晚期的柱础,形式变化丰富,有扁圆形、莲瓣形、方形等。

    综上所述,柱础的发展经历了一个由简朴到华丽,然后又回归简朴的过程。此外,柱础的“侧脚”也是中国柱式中非常强调的构件。“侧脚”的作用在于使柱头微向建筑内侧倾斜。

    从整个建筑物的几何稳定性分析,如果垂直于地面的柱是相互平行关系,则柱与水平梁联接后组成的结构体系,在发生微小移动时,这种运动可以一直继续下去,是几何可变体系。柱的侧脚使得各柱之间不再相互平行而形成虚铰,使整个建筑物达到几何稳定,产生沉稳的美感。

    柱础的这种结构和装饰功能在古典家具中也被运用地淋漓尽致。在桌、椅、凳等家具的腿足底端,我们常常会发现它的结构、造型、功能及其演变历程都与柱础极其相似。在早期的家具立柱底部,古人只是安置几个简单的木块;随着手工制作技术的不断提高,家具腿足底部的造型越来越复杂;到了明清时期,在家具立柱的底部,我们又可以看到朴实的造型,例如防“古镜式”柱础的形式,这些都充分说明了柱础对古典家具的腿足产生了极其深远地影响。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