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木原材市场仍处节日休整状态\全球锯材市场:中国针叶材锯材进口量创新高
详细内容

红木原材市场仍处节日休整状态\全球锯材市场:中国针叶材锯材进口量创新高

时间:2020-10-28     人气:139     来源:     作者:
概述:红木原材市场仍处节日休整状态据调查了解,目前红木原材市场仍处于节日休整状态,热门材种刺猬紫檀、交趾黄檀等基本以地量成交为主。而在价格上则与节前基本持平,其中阔叶黄檀成交价报16800元/吨;微凹黄檀成交价报17700元/吨;交趾黄檀成交价报......

红木原材市场仍处节日休整状态


据调查了解,目前红木原材市场仍处于节日休整状态,热门材种刺猬紫檀、交趾黄檀等基本以地量成交为主。而在价格上则与节前基本持平,其中阔叶黄檀成交价报16800元/吨;微凹黄檀成交价报17700元/吨;交趾黄檀成交价报79600元/吨。


根据世界贸易组织(WTO)9月份发布的报告,2016年前三个季度全球贸易增长仅为1.7%,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增长最缓慢的一年。然而,全球针叶材贸易逆市而行,2016年前三个季度同比增长10.2%,预计全年增长幅度将达到13.6%。针叶材锯材的强势增长源于全球旺盛的需求。2016年美国大量的新房建设促使国内木材生厂商大幅增产,同时锯材进口量也持续攀升。
中国市场需求激增;第二季度和第三季针,中国锯材的进口量创下近几年以来的新高。
2016年的出口价格相对平稳,在第三季度略有上升。因卢布的疲软,俄罗斯材的美元价格处于10年以来的最低位。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时至10月中旬,红木原材市场依旧呈现出沉闷的市场交易气氛,虽然木材商家存仓备货十分积极,但市场销量却远不及预期。目前广东市场大果紫檀、巴里黄檀、奥氏黄檀等市场有价无市特征依旧明显,市场成交地量。目前广东市场大果紫檀直径30-40cm报2.7-2.8万元/吨,直径20cm左右报1.7-1.8万元/吨,20-30cm报2.2-2.3万元/吨。而奥氏黄檀直径30cm左右报2.7-3.2万元/吨,直径20-30cm报2.5-2.7万元/吨,直径30-40cm报3.2-3.4万元/吨。

    (记者cara)


    有商家表示,虽然近期北美材市场人气有所回暖,部分材种如白蜡木、红橡等市场走货量较上个月同期略微好转,但受制于庞大的库存量,商家的经营压力仍然巨大,亏本经营已成常态。“目前已经不是说能赚多少钱的问题了,而是在想怎么样才能不亏。”有商家无奈地表示道。目前广东市场白蜡木长2.15-3.05m、厚2寸、FAS级报价7000-7500元/立方米。
    阅读全文
  • 据记者调查了解,虽然近段时间以来,原材供应收紧的消息刺激着红木价格居高不下,并且让不少投资者入市囤货,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市场活跃的主要是中间商,而实际需求者:家具厂却还在谨慎观望当中,这点从不断萎缩的成交量可以看出一二。
    据经营商家反映,11月中下旬以来,、巴里黄檀、奥氏黄檀等前期交易活跃的材种成交量不断下滑,市场疲态重现,如此行情,建议商家还是谨慎为上。目前大果紫檀成交价集中在1.6-2.2万元/吨,巴里黄檀成交价集中在2.2-2.7万元/吨,奥氏黄檀成交价集中在1.8-2.3万元/吨。平稳。粗锯枋由于市场供应不多,因此近期走货量不错,并且价格方面也在相对高位状态,目前广东市场阔叶黄檀粗锯枋价格报1.6-1.7万元/吨。不过板材方面,市场则显得相对弱势,虽然市场活跃度高于粗锯枋,但价格和利润空间则相对狭窄,商家经营积极性不高。目前广东市场阔叶黄檀板材价格报1.0-1.4万元/吨。

    古典家具研究

    文、图/李心宇编辑/吴少菊

    人物名片>>>

    李心宇,女,中国检验认证集团古典家具评估师,CCTV微视古典家具讲师,中国古毯研究学者。从事古典家具、古代地毯研究工作多年,曾参加中央电视台红木相关节目的录制。在北京皇城艺术馆、中国收藏家协会、文物艺术品学院、红木文化讲堂等地讲授家具及地毯方面课程。于《中国文物报》《文物天地》《中国收藏》《收藏快报》等刊物发表专业文章数十篇。

    李心宇

    壸(kǔn),指宫中道路上有拱形的门。壸门最早来自于中亚地区的建筑,如清真寺的拱形大门上端或呈圆弧状、或向下翻卷的锯齿状装饰,即是壸门的样貌。佛教建筑中能显示尊贵入口的地方一般都会采用壸门结构,而佛造像须弥座、佛塔宝刹、神龛壁藏也多采用壸门。

    自汉代始,随着佛教在中国内地的传播,壸门这种建筑造型逐渐成为家具设计的灵感来源,多用于床榻、桌椅上。在清代的北方地区,家具工匠则称壸门为“拱券”或“券口”。

    作为中国古典家具结构中的一个重要组成元素,壸门造型经历了几千年的演变,形成了鲜明的时代风格,它不仅增强了家具的稳固性,还起到了一定程度的装饰美化作用。

    魏晋至唐:连续曲线至圆润丰满

    山西大同石家寨北魏司马金龙墓出土的木版漆画中(图1),卫灵公端坐于有三面围板的榻上,榻面下装饰曲线迂回婉转,直至腿部形成了与明清家具相比不甚相同的马蹄状,这是早期家具上的壸门造型。或许因为佛教刚刚传入中国,这时的壸门还未有太大的发展变化,大锯齿状的曲线装饰与中亚地区的清真寺壸门比较接近,较为随意,采用的是大挖缺的做法,不似明代壸门收放有致、韵律十足。

    图1山西大同石家寨北魏司马金龙墓出土木版漆画

    在那个动荡的、宗教与民族大融合的魏晋时代,波浪状连续曲线的壸门型制自由奔放,可见人们对自由生活何等向往。在此之后,连续曲线装饰形式被延用,在家具上展现出舒展流畅的飞扬之美。

    唐代壸门造型虽然有魏晋时期的影子,但却以圆润丰满为主题风格,这和唐代整体审美视角一脉相承。唐代是中国古代历史上最为繁盛的时代,所谓“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万国来朝,兼容并蓄的社会风气,表现在文化方面则是更大的输出与接纳。整个民族高度成熟、自信,就连当时影响很大的颜体书法也庄严浑厚。这一时期,壸门造型饱满,曲线灵动。

    图2唐李凤墓出土三彩榻

    不过唐代出现了高束腰家具,这一型制来源于须弥座,须弥座上又有多列门,因此,唐代壸门有别于魏晋时期的单列门,出现了多列门状,即每一侧都由多个壸门组成(图2)。这种改变进一步反映出家具的发展受佛教传播的深入影响,在一点一滴地发生着变化。至此,壸门造型作为古典家具的装饰元素,出现于大部分类别的家具上。

    图3敦煌六一窟中的五代壁画《维摩诘经变图》

    五代时期,壸门继续延续多列门状态,曲线幅度变缓,床体变高(图3)。

    其实,从东汉始至魏晋,人们的起居方式在悄无声息地改变着,家具造型由原来商周时期青铜器的厢式,渐渐演变成了台座式。而在唐代,多列门壸门的出足直接落在托泥上使得床榻的高度增加,从而在床体上设置了多个柱子及床幔,如《维摩诘经变图》中的榻腿及栅足案都相应升高一样,这也标志着架子床的型制在那个时代已初具模样。

    宋元:简洁素雅至华丽民族风

    自宋代开始,壸门由唐代圆润丰满的风格转向了简洁素雅。这种大幅度的转变一方面与当时国家的安危情况关系很大:北宋时期,辽国对峙中原;南宋时期,金国不断欺扰,国家大部分时间处于恐慌状态中。因此,宋代皇帝的节俭是历史上少见的,连皇帝的生活都去繁就简,体现在器物上,简素就成了主流风格。另一方面,宋代高水平建筑层出不穷,文人在审美上崇尚简洁与淡雅,而理学家程颢认为“天地万物之理,无独必有对,皆自然而然,非有安排也”。这些尊崇自然、格物致知的理学观念,使得宋代家具突出呈现简洁、自然、冷峻、空灵之美。

    图4宋《槐阴消夏图》

    宋《槐阴消夏图》(图4)中的多列门壸门结构,两侧消失的波浪状曲线在腿底部形成两个对称的角端,使得榻腿像剑一样插入托泥中,简洁有力。而有些家具的壸门部位几乎看不到曲线装饰,只在两腿上形成对称小疙瘩,成为极简的符号标志。这种理智、冷静、制度化的装饰形态成为宋人之于家具的审美。

    宋之后的元代家具,则体现了非常强烈的民族文化韵味。元代统治者来自于草原,游牧民族的性格热情奔放,粗犷豪情。器物装饰上重曲线,尚华丽,似乎与唐代审美较为相似。尽管元从建立到消亡时间非常短暂,却表现出了极强的创造力,比如寺院壁画和墓室画都有出色的上乘之作。

    元代家具造型如游牧民族的体型一样墩实、壮硕。不像明式家具那样高挑,这大概与游牧民族骑马走天涯炼就的健壮体型相关。草原人民喜欢色彩艳丽的装饰,无论个人穿戴还是马背上的配饰,都有多种颜色出现,色彩对比强烈的金漆彩绘装饰常常出现于元代家具上。这个时代的壸门装饰较为繁缛,大幅度流转的曲线几乎延展至腿部接近地面的位置(图5),华丽的壸门造型是草原游牧民族贡献给中国古典家具的美学成就。

    图5元墓出土釉里红瓷床

    明清:灵动多变至程式化

    明代,中国古典家具迎来了发展巅峰,家具简约、精丽、妍秀、劲挺,壸门线条灵动多变。其以中心点向两边延伸成弧线或蜿蜒的曲线,沿着家具的腿部向下大力兜转,直至马蹄结束。中心点多做分芯花状,以卷草等做装饰(图6),整个壸门造型婀娜多姿,如中国的京剧一唱三叹,停顿有致。这时的壸门曲线无论复杂还是简素,都以中心点为准,两侧形成对称结构,且以单列门呈现,再不现唐宋时期的多列门式壸门。

    图6明黄花梨卷草纹藤心罗汉床

    明代壸门结构是多变、随意的,也是俊美、俏丽的,集合了汉唐宋元等所有时代的造型精华,在一件明式家具身上,可或多或少找到其他时代壸门的影子。由壸门影响所产生的马蹄线条和插肩榫案形家具的腿型则更加优美,因为它的存在,柜架类家具腿足间一改往日的呆板,变得动感十足。可以说,壸门结构的优美线条为明式家具艺术性的体现添加了浓重的一笔。

    发展至清代,壸门则演变成史上最程式化的造型,如“转珠”或“垂膛肚”。由于清式家具侧重雕饰,各部位尺度拿捏不如明式家具严谨讲究,复杂的雕饰常常弱化壸门曲线,加之曲线造型费工费料,壸门常被一带而过,似乎不像明式家具上的壸门那样出众了(图7)。如“垂膛肚”式简化壸门造型常出现在罗汉床及椅类的牙板上。不过,这种时代特色却为家具断代提供了有力的依据,成为鉴定家具年代的显著符号。

    图7清乾隆紫檀三弯腿宝座

    壸门增添家具浪漫之美

    自有家具始,壸门结构历经几千年变化从未消失。壸门造型由单列门演变成多列门再简化至单列门,经历了简:繁:简的过程;而轮廓曲线则是由单一(魏晋)到繁缛(唐),又由繁缛(元)到简单(清)一路发展而来,呈现出多种风格特色。其中,唐代与元代较为相似,宋代与明代较为相似。

    看壸门结构的变化就像读历史,每一次小小的变化,都能反映出那个时代的民俗风情、地域差异、文化背景等。因为家具的演变遵循着历史发展的脉络,像多组抛物线一样有高有低,因此壸门的变化也不是一蹴而就,而是一点点缓慢进行的,这其中汇聚了无数先人的智慧。

    当然,无论如何变化,壸门对家具牙板与腿部造型的塑造一直以来都有较深的影响,并为其增添了许多浪漫之美。

    不得不承认,精美的古典家具在上千年的流传中,无论是木工制作、榫卯结构还是雕琢装饰都与建筑紧密相连。而更为珍贵的是,最初中亚建筑及佛教的传播给我们带来的历史灵光,被中国古代工匠智慧的吸纳并消化,为中国家具屹立于世界家具体系起到推波助澜的重要作用。

    来源:《古典工艺家具》杂志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