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木原料价格扶摇直上催生弄虚作假\北美木材的进口成本上涨了30%左右
详细内容

红木原料价格扶摇直上催生弄虚作假\北美木材的进口成本上涨了30%左右

时间:2020-10-28     人气:652     来源:     作者:
概述:近期,红木家具木材市场颇不平静,红木家具三大用材之一的大红酸枝被列入国际动植物保护公约,被限制出口。4月份以来,个别地区的木材市场一度处于缺货状态,大红酸枝价格进入上涨通道,不少红木门等家具产品的价格水涨船高。红木原料价格扶摇直上近几年,黄......


近期,红木家具木材市场颇不平静,红木家具三大用材之一的大红酸枝被列入国际动植物保护公约,被限制出口。4月份以来,个别地区的木材市场一度处于缺货状态,大红酸枝价格进入上涨通道,不少红木门等家具产品的价格水涨船高。

红木原料价格扶摇直上

近几年,黄花梨、紫檀、红酸枝这三大传统家具名木资源迅速减少,材料价格扶摇直上。

专做大红酸枝边贸的李老板刚从老挝回来,他发现大红酸枝

在东南亚越来越难找了,价格也是一天一个价。每年6、7月份本来是红木销售淡季,去年却出现抢购。往年红木价格一般每年上涨30%到50%,而2013年,大红酸枝的价格已经翻倍。

目前大红酸枝的小料、次料每吨价格在5万-7万元左右,中料每吨价格8万-15万元,直径20厘米的好料每吨价格在20万-30万元,直径在20厘米至30厘米的上等好料每吨价格在40万-60万元之间,还有些板料按其宽厚论块卖,折合下来每吨一百万元。

人工费大增增加产品成本

江门是中国古典红木家具基地,2000多家企业分布在新会、台山等地,形成了新会仁义古典红木一条街,大泽、小泽红木家具长廊等。全国各地的商场店铺里,都有从那里产出的红木家具。

今年春节后,江门古典红木家具业出现了“用工荒”,规模小的或新办的企业面临着严峻的招工压力,一些红木家具小作坊企业甚至连一个技工都招不到。

60多岁的老张在新会经营两间红木家具厂,主要以非洲黄花梨、缅甸花梨用材为主,制作各式的仿古家具。

老张本来有10多名技工,春节后计划扩大生产,要再招10多名技工,“谁知春节一过,已经有一半技工表示不再来上班了,原因是有企业出高价挖走了他们。”

为此,老张开出了每月8000元的工资,“有几批技工来工厂看过,但没有一人肯留下来。”原来,技工们到老张的工厂看过后,都认为老张工厂原材料较少,没有实力,所以都不愿留下来。

另一位红木家具厂老板阿波也有同样的遭遇。

阿波正月初六就从老家回到新会招木工。几天下来,有七八个木工有意向过来,但是这些木工几乎异口同声,要求每月工资7500元!这足足比去年高出两成,“这等于增加了产品的成本,今年如果红木家具不景气,企业经营就更困难了”。

投资投机炒高红木价格

某拍卖古董珍玩部经理徐东说,此轮红木涨价,因原材料的稀缺而产生的国际贸易受管制只是一方面的原因,归根结底还是红木自身的价值所在。由于过去过度开采,当下红木的稀缺性受到人们重视。

以海南黄花梨为例,成材要两三百年,而现在该原材几乎绝迹了,物以稀为贵是普遍的市场规律。

消费观念转变也是红木家具受热捧的原因之一。近年收藏投资风气盛行,消费者在选购家具时不仅考虑实用性,还有收藏性。

此外,资金炒作也是红木价格出现大涨的重要原因。去年2月直径在30-60厘米之间的缅甸花梨木原木价格为15200元/吨,去年11月份最高时达到35000元/吨,到去年12月份跌到了30000元/吨左右,到今年2月已经跌至22000元/吨。一位红木商透露,在缅甸花梨价格

上涨最猛烈的那段时间,市场上在流转的货源中只有两成会到正常的买家或者企业手里,剩下的基本不会进入生产领域。

价格上涨催生弄虚作假

一方面让红木家具企业享受到因为材料上涨带来利润增长、身价倍增的喜悦,另一方面行业又因为材料的价格上涨而快速洗牌,越来越多的企业从名贵木材生产制作中被迫出局,转向价格相对低廉的木材加工制作。

有商家介绍,原材是大料的家具价格偏高,小料拼接的价格较低,做工好坏也有直接影响。现在市面上有人出售非洲酸枝等一些所谓的“红木”,这些木料虽具备红木的某些属性,但并不在国家划定的五属八类33种范围以内,更有甚者通过上漆等手段出售假红木,欺骗消费者。

规范红木市场

需要更具体的标准

作为木门产品中的奢侈品,红木门产品价格动辄数万甚至数十万元,怎样确保自己买到真正的红木是消费者极为关心的问题。

今年2月1日,红木“新国标”《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正式实施,根据规定,红木门等红木家具必须标配“一书一卡一证”方可进行销售。然而,“新国标”落实情况并不理想,商家少有能当场出示家具“身份证”的,部分商品标签分类一栏只标示“红木”二字,信息模糊。

徐东说,“新国标”符合红木市场规范化的趋势,但客观上,由于红木各树种属性相似,难以进行具体量化,鉴定起来很复杂,因此现阶段“新国标”落实难度比较大。


有商家表示,受到人民币贬值以及中美贸易战的影响,北美木材的进口成本上涨了30%左右,这对于软木市场所造成的打击无疑是相当沉重的。虽然近期美国地区不断地下调软木的售价,以此来与中国经销商共同承担成本上涨风险,但是中国经销商的买气依然十分疲软,原因在于即使美国当地的经销商分摊一部分的成本,软木的进口成本依旧偏高,在国内市场缺乏竞争力,行情将难有起色。目前广东市场北美铁冷杉长2-4m、A级加工统材报价1680-1760元/立方米、南方松长2-4m、A级加工统材保安及1580-1660元/立方米。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2016年底至2017年初,红木原料价格涨幅远高于往年,也远高于红木家具成品,加剧了原料和成品间的价格倒挂,引发行业震动。这样的异常涨势,果真如盛传的是“限交易令”和“限超令”所致?业内人士表示,价格倒挂恰恰反映了原料市场的过热和消费市场的冷静。与2013年的疯狂相比,不少深耕行业多年的商家不愿再追逐这波涨价潮,真正暗怀鬼胎的是试图炒作的游资

    现象:原料涨幅远超成品

    据广西红木行业业内人士统计,自2016年底至2017年初,大果紫檀红木成品涨幅为20%~25%,原料涨幅为100%;交趾黄檀红木成品涨幅为15%,原料涨幅为45%~65%。原料和成品间的价格倒挂加剧,引发行业震动。

    一边是原材料暴涨,另一边却是低迷的终端市场,形成了鲜明对比。3月27日下午,南国早报记者来到南宁市安吉路某红木家具建材城,看到买家寥寥,某高端红木品牌已经出让了一部分店面做便利店。据店长介绍,由于红木消费市场低迷,他们一年前就已经转型做其他行业。

    建材城内,另一家品牌红木家具自揭行业困境,表示“红木家具行业产能过剩、库存压力大”,并据此推出“爆款”,原本折后尚需11万元的大果紫檀红木家具数件套,目前只需要8.8万元。

    该品牌的主管对记者表示,从2017年5月起,缅甸将限制出口大果紫檀,目前市场的原料价格已经增长了50%以上。“我们的家具今后也会涨价,但涨不了那么多”。

    探因:暴涨当中有水分

    红木原料价格此番暴涨,果真如盛传的是“限出口令”和“治超令”所致?价格倒挂是畸变,还是有其市场规律?

    据报道,2016年9月,《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第17届缔约国大会宣布,黄檀属、大巴花和刺猬紫檀限制出口。同时,中国也实行了“史上最严”治超,例如一个从缅甸至广西的陆运货柜,原本可偷载35吨红木,目前只能载30吨。

    丁先生是广西某知名红木品牌的创始人,他表示,涨价是红木行业的常态,一般年底到年初都会涨一些。估计到了今年下半年,厂家的原料需求饱和,价格应该会有一些回落。相比之下,今年年初的暴涨,一部分源于“限出口令”和“治超令”,但当中还是有炒作因素。

    据了解,目前行业内原材料的库存充足,加上终端市场低迷,不存在严重的供不应求。一名本土资深业内人士表示,“像广西一红木商家,2013年囤了1000多吨大果紫檀和交趾黄檀,2014年后行情不好,他就转行做农业去了,库存都没有消化掉”。据行业内估计,国内交趾黄檀库存量约60万立方米,消化掉需6年;国内大果紫檀库存量约100万立方米,消化掉需8~10年。

    广西红木家具协会秘书长李春贵说:“一方面,原料价格水分大,库存尚充足;另一方面,成品家具的价格受到购买力的制约,也不会马上就涨。价格倒挂加剧恰恰反映了原料市场的过热和消费市场的冷静,往后应该会慢慢趋向合理。”

    提醒:投机者需警醒

    就红木市场而言,“2013年大涨,2014~2016年大落”的行情会不会重演?疯狂囤货是否真的有利可图?

    对于李春贵来说,2013年上演的“疯狂的红木”仍历历在目:“2013年,限制交易的国际公约生效,原料价格暴涨,一时间,热钱都涌向红木行业,大家都在疯狂地囤货。2014~2016年,行情急转直下,本土的红木企业抵不住压力,消失了三分之一。”

    据了解,广西有商家在此番暴涨前数月,花了近2000万元囤了大批限制出口的珍稀木种。该木种价格从2016年8月的1.5万元/吨,涨到目前的2万元/吨。有人担心,2013年的疯狂行情将再次上演。

    “经过2013年洗礼后,存活下来的红木企业深耕行业多年,在转型和求生的道路上,变得越来越保守。”李春贵表示,就他对行业的了解来看,疯狂行情再次上演的可能性不大。

    2017年开年,李春贵走访了本土红木商家,大家也在讨论原料上涨的问题。很多人表示,只会根据订单量来生产,不会一涨价就囤货。上文提到的丁先生,早在两年前就已经缩减红木家具的产能,转做其他实木成品家具以及整装定制,重心已经偏离红木,也不会做过多投入。

    李春贵提醒:“最应该警醒的是那些投机者。游资利用社交平台、自媒体,大肆渲染‘限出口令’‘涨价’,将价格炒高。但是,价格上去了却找不到卖家,这就是所谓的‘有价无市’,这些投机者很快会受到贷款利息、资金周转等压力的影响,低价抛售,甚至血本无归,受伤的反而是自己。”


    菠萝格价格上涨400-500元/立方米。据商家表示,自开春以来随着下游家装以及园林等市场开工率的不断上升,菠萝格寻货问价者也越来越多,但是在货源供应上菠萝格却显得尤为紧缺,价格也因此不断上升。主要原因在于:自去年下半年开始印尼当地为了打击走私活动,对菠萝格的出口进行严格的管控,尤其是近段时间,菠萝格的出口量更是少之又少,进入到中国的数量同比几乎缩减了70-80%。在供求严重失衡的情形下,菠萝格的价格强势拉升400-500元/立方米。商家同时表示,对于印尼政府在什么时候会放松对菠萝格出口的限制仍然不得而知,国内经销商也只能靠经营仅有的库存维持,市场表现较为震荡。目前广东市场印尼菠萝格长2.2-3.2m、厚5cm、A级报价8400-9000元/立方米。
    阅读全文
  • 2013年,是大红酸枝等被列为濒危树种的年份,这对于奋战在中国传统家具这片领域的从业者们来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主席团轮执主席杨波,日前在北京接受媒体采访时,对红木家具市场出现的热点问题给予了详尽地解析。

    2013红木家具市场“淡季不淡、旺季不旺”

    2013年红木家具市场表现如何?杨波用“淡季不淡、旺季不旺”这一词组来形容。他说,“淡季不淡”体现在,依照以往惯例,一年中的6、7、8月份原本属于家具销售淡季,但是今年协会通过部分企业销售数据以及对一些流通场所的实地走访来看,市场在这3个月表现得非常“火”;“旺季不旺”主要是指传统的“金九银十”,并没有让企业看到曾经火爆的销售场面。

    举个例子,国庆长假期间各卖场与销售点并没有出现人流突然增多的情况,综观9、10月份,整体状况可以用“不温不火”来概括。在解释市场出现“淡季不淡”的原因时,杨波认为,红酸枝是目前红木行业制作家具最重要的用材。物以稀为贵,消费者知道大红酸枝等要在6月12日被列为濒危树种,自然会大量购入收藏,即便此间企业对家具价格有所上调,但并不影响其购买欲望,原因是害怕再不买就错过机会了,从而造成“淡季不淡”;至于到9、10月份,由于淡季市场消费过猛,此时红酸枝原材料涨价后迫使企业不得不再一次对家具进行调价,提价后,使得原本在6、7、8月购买了部分家具的消费者以及新加入的消费者开始了不同程度的持币观望。

    白酸枝有望继红酸枝后成下一匹黑马

    当前名贵木材的状况是:黄花梨一木难求、小叶紫檀极其稀少、大红酸枝已出现稀缺状况。除上述三种名贵木材之外,目前一些可替代的木材价格行情如下:草花梨价格每吨2万多元;白酸枝价格每吨3万元左右;还有一种叫做“微凹黄檀”的木料其价格每吨在8万左右,其他非洲、南美洲进口的木材大多数在每吨几千元至1万多元不等。

    在这些材料中,杨波认为最有潜力的当属白酸枝。所谓“白酸枝”,中文学名“奥氏黄檀”,属于红酸枝木类、黄檀属,主要产于缅甸和泰国地区。它与大红酸枝同属红酸枝类,质地纹理与大红酸枝非常接近,只是颜色略有不同,大红酸枝偏红,而白酸枝颜色偏黄、棕。除此之外,奥氏黄檀还具有稳定性好、油性足及历史上认可度高等优点,市场竞争优势相当明显。随着大红酸枝资源的不断消耗、价格的不断攀高,其制作而成的家具必将成为非普通人所能消费得起的奢侈品。在这种情况下,杨波认为企业产品若走“明式”款式定位,白酸枝无疑是现有木材中的最佳之选。

    最后杨波坦言:“未来三年,元亨利或许将用酸枝木类中的白酸枝制作明式家具。白酸枝之前大量用于明式家具,其花纹、色泽相当精美,很多行家会将其与黄花梨混淆。目前这个材料价格相对较低,且其制作的明式家具之美少有人知。当初卢氏黑黄檀的价格就比大红酸枝要高,可现在大红酸枝已经反超了,在未来3-5年,白酸枝的价格必然会超越微凹黄檀。”

    (:)

    近日,北京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发布家具等13种日用消费品质量监督抽查结果。此次检测中,发现部分家具产品的表面理化性能、力学性能、耐久性、甲醛释放量等项目不符合标准要求。商标为“宏发”的一款棕纤维弹性床垫被检“耐久性要求”不合格(标称“北京金星宏发家具厂”生产,规格型号为“1000×1900(mm)”、生产批号为“2016年6月10号”)。商标为“森林之源”的一款椅子被检“表面理化性能(漆膜抗冲击)”不合格(标称“北京森林之源家具有限公司”生产,规格型号为“DF-2”、生产批号为“2016.6.30”)。商标为“宜尔嘉”的一款高几被检“力学性能(稳定性)”不合格(标称“北京宜尔家具有限公司”生产,规格型号为“CF-001”、生产批号为“2016.6.2”)。商标为“布莱诗顿”的一款床头柜被检“表面理化性能(漆膜抗冲击)”不合格(标称“北京东方丰盛家具厂”生产,规格型号为“BQ-0164”、生产批号为“2016.4.8”)。此外,商标为“楷模”的一款木门被检“甲醛释放量”不合格(标称“北京楷模伟业家居用品连锁有限公司”生产,规格型号为“KZ-09”、生产批号为“2016.5.20”。

    北京市质量技术监督局表示,这些不合格产品将可能带来安全隐患。例如,表面理化性能不合格的木制家具产品易出现漆膜断裂、表面凹陷等问题,影响美观和使用寿命;力学性能(稳定性)不合格的产品易倾翻;棕纤维弹性床垫耐久性不合格会影响产品的舒适度;家具的甲醛释放量超标会给使用者带来呼吸系统疾病或其他健康隐患。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