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木原料价再遭爆炒:部分商家转战中低端种类\低端红木家具企业压力倍增
详细内容

红木原料价再遭爆炒:部分商家转战中低端种类\低端红木家具企业压力倍增

时间:2020-10-28     人气:92     来源:     作者:
概述:临近过年,岛城红木家具价格再次开始进入新一轮快速涨幅,其中交趾黄檀的原材料价格直接翻番,缅甸花梨、巴西黑黄檀等其他材质家具业涨幅均在三成左右。业内人士称,今年红木市场的价格已经连续飞涨了6个月了。记者薛飞红木原料价再遭爆炒在青岛做饭店生意的......

临近过年,岛城红木家具价格再次开始进入新一轮快速涨幅,其中交趾黄檀的原材料价格直接翻番,缅甸花梨、巴西黑黄檀等其他材质家具业涨幅均在三成左右。业内人士称,今年红木市场的价格已经连续飞涨了6个月了。

记者薛飞

红木原料价再遭爆炒

在青岛做饭店生意的孙先生怎么也想不到,才过了两个月一套家具价格就差了十多万。他10月末定制一套交趾黄檀(俗称老红木)餐桌套件需要25万元,前几日再去询问价格他顿时惊呆:40万!该店老板还说目前定制都是这个价,因为原材料价格已翻番。

镇江北路一带算的上是岛城中高端红木家具积聚地,不少正在这里选购红木家具的市民告诉记者,之所以选购高档红木家具,一方面是近几年的看涨行情,另外,作为一种稀缺的资源,这也是保值增值的手段。山东大易红坊古典家具艺术鉴赏中心总经理李波告诉记者,多年来红木价格一直在涨,最近涨得更厉害。而多种红木树干百年甚至五百年以上的才能做家具,而中国唯一一种珍贵红木—降香黄檀(俗称海南黄花梨)近几年逐渐退出市场,“2000万元一吨都找不到货”,已经处于“有价无市”的状态。

部分商家转战中低端

价格暴涨,对规模较大的公司来说影响不大,但对于一些中小型公司来说便颇有压力。“旧的还没卖出去,新的价格又涨了那么多,公司资金不够用了。”敦化路上一家红木家具店店主这样告诉记者,几个月前卖家具还有一定的利润,但现在材料费猛涨,算上运费,真的是一点利润都没有了。

不少家具厂表示,原料涨价直接影响到家具生产厂家,出厂价提高,下游的中小型经销商根本扛不住,只能上调自己的产品价格,但价格上调销量必然减少。大易红坊总经理李波也表示,拿他店里的同一套交趾紫檀家具来讲,5月份的成交价甚至都赶不上现在的成本价,成本压力可见一斑。于是,一些商家开始战阵中低端红木,对于这类材料,商家目前是“能买就买”。岛城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商家负责人称,近几天有一车原料过来,马上就遭到了几十家厂商的“疯抢”。

不同种类价差十几倍

同样一对皇宫椅,用越南黄花梨制成的大概几万元左右,而用海南黄花梨制成的则要50万元以上;同样一把圈椅,用缅甸花梨制成的也比用非洲花梨制成的贵4至5倍。由于所属树种相同,外形差异又较小,因此,许多“孪生”红木家具价差在十几倍左右。“如果看到红木家具仅标志“酸枝”,购买时要谨慎了。”说起目前的红木家具市场,李波则告诉记者,有些“业内人员”甚至连红酸枝、黑酸枝、白酸枝都分不清,更别提完全外行的普通消费者了。

不同于一般家具,红木家具很多时候是作为艺术品来投资的,那么,在原材料大涨的现在,红木家具还有没有投资价值呢?喜爱红木家具的张先生认为:“手上的钱存银行贬值,买房子限购,买股票不放心,买家具摆在那,跑不了。”对此李波表示,红木家具因为其原材料的稀缺性,价格下跌的可能性不大。“使用越久越漂亮,可以几百年长久地保存下去。”


新会红木家具发展迅速,10多年前,新会区只有30多家红木家具企业,目前全区已经拥有生产、销售及配套企业4000家,从业人员15万多人,日耗原材料超1000吨,已形成集研发、设计、材料、生产、销售及上下游配套的产业链,年产值50亿元,并创下县级行政区域全国古典家具的“四个最”:古典家具生产经营厂企门店最多;古典家具“五属八类”的红木原料品种最齐全;古典家具京、苏、广作并存发展,品种最多;古典家具产销地域最广最多的局面。

然而从去年年初开始,在新会区经营红木家具的企业感觉到阵阵寒风,人工普涨,销路不畅,一些小企业纷纷停止生产。面对行业不景,新会区政府出台提供各种扶持措施,各企业纷纷寻找出路,目前新会红木家具正在困境中突围。

知名红木家具老板跑路

低端企业压力倍增业内模仿多创新少

今年年中,新会红木家具传来了重磅消息:新会红木家具行业中较有名气的“习木匠”老板跑路。据了解,“习木匠”老板陶某刚在6月3日深夜消失,跑路前留下一封信件,信中讲述“自己创业的艰辛”,“囤积销路受困,资金难以周转”,“加上市场前景不明朗,所欠各种款项难以还清,不得不跑路”等等。

据了解,今年以来,新会红木家具中一些较低端的企业,压力倍增。受到宏观经济形势、材料价格上涨和销路不畅等影响,从2014年开始,新会红木行业进入市场低迷期,销售量下降较为明显,由此带来的是“倒闭、跑路”等不良现象。

低端企业压力倍增

据了解,新会红木家具企业有4000多家,但大多为低端企业。在新会经营红木家具10多年的张先生介绍,新会红木家具大多为家庭作坊式企业,而且是生产较为低端的产品,即组装生产低端产品,甚至是半成品,以低价抢占国内市场。“这在经济环境较好,人们对红木家具认清较为模糊的时候,这些企业往往能赚大钱,但当目前环境下,这些企业就面临生存问题了。”张先生对记者说。

据了解,新会红木家具企业普遍缺乏资金。从木料进口到家具制作,红木家具经历着漫长的生产周期,资金周转困难,成了红木老板最头疼的问题。“受大环境影响,现在红木行业的资金链很脆弱。现在到年底市场还是很低迷,企业将更加困难。”张先生说。

在新会经营红木家具的泉韵轩老板陈先生告诉记者,因为资金困难加上销售受困囤货过多,目前新会已经有不少红木家具企业停业观望。一些较好的、抗风险能力强的企业亦压缩规模,减少开支,准备度过寒冬。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本周红木分类指数周指数报135.22点,周环比跌3.5点,跌幅2.52%。从鱼珠·中国木材价格指数网监测数据来看,受“尤特”台风影响,本周鱼珠木材市场红木交易量萎缩过半,而且在交易额上,本周红木交易额全周环比下滑了16.5%。这也是导致本周红木分类指数震荡下跌的主要原因。


    具体材种来看,本周除了大果紫檀(俗称缅甸花梨)维持较稳定的成交量之外,其余代表材种均在底部运行。其中刺猬紫檀(俗称非洲黄花梨)全周销量下滑82.5%,收市价报3800元/吨,奥氏黄檀(俗称缅甸酸枝)全周销量环比下跌37.5%,收市价报14300元/吨;阔叶黄檀(俗称印尼黑酸枝)全周销量下滑16.87%,收市价报14000元/吨。

    本周红木成交萎缩,一方面是因为大雨导致采购商无法入场买进,另一方面,近期各类红木价格纷纷上涨的情况也让采购商望而却步,不敢冒险入货。目前在经销商手中,拥有十分庞大的库存储备。其中奥氏黄檀(俗称缅甸酸枝)和大果紫檀市场储备量最多的两个材种。


    FSC小农户认证(名词解释):FSC森林认证,又叫木材认证,包括森林管理和产销监管链两个国际标准。它是针对森林经营单位,由独立的第三方FSC森林认证机构根据所制定的森林经营标准对森林经营绩效进行审核,以证明其达到可持续经营的要求的过程。通过认证后,林产品可贴上FSC认证标签。该标签表明此认证产品来自于良好经营的森林,可以提高林木产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有利于林木企业开拓海外市场。
    在临沂开展的小农户集体认证是将多个森林经营者拥有的、分散的、相互独立的小片森林联合在一起作为一个森林经营单位,组成一个“联合经营实体”来开展认证的方法。为了使认证方式和认证程序更为简便、更适宜小农户应用、节约小农户的认证成本,FSC针对小农户开发了专门的森林认证方式和认证程序。通过FSC小农户认证的个体或单位,都可以在其认证产品上使用FSC认证标签。(王俪玢)
    今年10月,山东省临沂市的FSC小农户森林认证又通过了年度审核,这是临沂的FSC认证农户第二轮通过的年度审核。两年来,临沂的认证农户向市场提供了6000立方米的认证林产品,贴上认证标签的木材原材料比普通原材料收购价高出10%,农民增收60万元。6家采购认证林产品的木材加工企业凭借认证标签增收15万美元。
    10月27日,在由世界自然基金会与中国绿色碳汇基金会共同举办的“新一代人工林暨小农户森林认证研讨会”上,作为全国首个通过杨树人工林小农户集体认证的城市,临沂向与会代表分享了参加FSC森林认证所带来的收获。
    临沂市林业局副局长陈志坤介绍:“随着欧美国家消费者环保意识的提高,通过认证的林产品在市场上体现出了越来越大的竞争优势。以杨树为例,如果不从杨树种植环节开始认证的话,无论是木材还是加工的成品家具,都无法进入欧美的一些市场。通过几年来的宣传、培训和实践,临沂的木材加工企业、认证小农户对可持续森林认证的益处都有了充分的认识,所以他们的参与热情很高。我们将进一步在临沂推广小农户集体认证,扩大认证林产品产量,为更多的小农户带来认证的实际效益。”
    在研讨会上,临沂市大坊庄村村支书王者德也深深体会到了参加可持续森林认证的益处。他说:“我们村383名农民都参加了杨树林FSC集体认证。今年村里冬天还准备采伐200亩林地。因为‘小农户联合认证’既可以规范管理,增加杨树产量,又可以贴上认证标签,多卖钱。”
    “小农户是经营小面积森林的林农,或对森林实施低强度采伐的林农,也包括森林归社区(集体)所有和经营的农民。小农户在人工林经营中一直是比较弱势的群体,由于他们经营的林地规模较小,通常分布也较为分散,管理非常复杂。这也是世界自然基金会关注这个群体的原因。通过FSC联合认证,可以将数量众多的林农联合在一起引入管理体系,一方面可以促进更加可持续地经营好森林,同时也能改善农户的生计。”世界自然基金会中国森林项目经理黄文彬在研讨会上表示。
    目前,临沂市有林地面积730万亩,森林覆盖率33.8%,现有各类木材加工企业2.1万家,从业人员50多万人。这里是全国最大的杨树板材集散地。2009年,临沂市开始开展森林认证工作。2013年1月,临沂市50个村级认证单元团体负责人拿到了FSC杨树林认证的证书。这意味着4000户参加联合认证的农户从此可以在自家采伐出售的木材上贴上象征可持续森林经营的FSC标签。
    阅读全文
  • 红木原料价格已基本定型


    今年6月《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相关新规开始实施后,红木材料价格猛涨,带动红木家具价格持续走高。而近日,随着越南等红木原产国相继出台严格的封山和出口限制措施,加剧了红木市场的原材料危机。

    有本地红木商人对信息时报记者表示,虽然红木价格上涨呈现不可逆转的趋势,但也不必因为原产国限制出口和封山就产生过度恐慌的心态。

    这位商人刚刚从越南原木产区返回。他分析说,原材料稀缺并不是最近才发生的事情,事实上东南亚各国的原木资源其实已经严重枯竭,部分地区连树根都已被一并砍伐,即使原产国不进行封山等措施,也处于无木可伐的局面。

    “所谓的封山,很多情况下封的并不是可供砍伐的林区,而是已经被砍伐殆尽、刚刚种上新树苗的林区。无论封不封,这些地区短期内都不会出产原木了。”他同时也指出,越南等国最近开始严格限制出口,的确给红木原材料的带来更大的进货压力,但是这种压力其实一直就存在。

    另据《法制晚报》报道,有业内人士表示,就材料价格来说,目前已经基本定型,到明年五一前不会有太大变动。

    另一方面由于今年材料价钱涨的太快,对行业和消费者来说都不是好现象。

    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主席团轮执主席杨波分析说,上涨是必然趋势,涨多少合适才是关键。“近几年来一直是处在每年上涨30%~50%的幅度内,这是比较正常的。那么今年又是什么情况?保守地说,从过完年到现在已经涨了120%以上。这么个涨法,让消费者雾里看花,企业也不敢出手,家具卖了后悔,不卖又不行。”


    波通社9月22日消息,拉脱维亚农业部披露,2015年前7个月拉脱维亚木材出口12.06亿欧元,同比增长4%。其中,原木及其制品出口10.031亿欧元,同比增长2.5%;板材出口增长3.8%;火烧材原木增长13.3%;圆木出口渐少3.6%;家具出口增长2.8%;纸张、纸板及其制品增长18.5%。
    拉主要市场为英国(17.6%)、德国(10.3%)和爱沙尼亚(9.8%),今年前7个月对英国出口同比增长17.2%,对爱沙尼亚出口增长26.8%。
    2014年1-7月拉木材出口11.6亿欧元。(驻拉使馆经商参处)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