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木造假一览购买擦亮眼\中国木材销量萎缩已经引起了马来西亚产材国的注意
详细内容

红木造假一览购买擦亮眼\中国木材销量萎缩已经引起了马来西亚产材国的注意

时间:2020-10-28     人气:109     来源:     作者:
概述:材质造假材质造假是目前红木家具行业最大的乱象。中国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主席团主席、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副理事长伍炳亮就曾公开曝光行内大量利用南美洲、非洲的硬木冒充海南黄花梨的现象,也有用紫檀柳冒充“海黄”、“越黄”的,用“非洲小叶紫檀(科檀)”冒......

材质造假

材质造假是目前红木家具行业最大的乱象。中国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主席团主席、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副理事长伍炳亮就曾公开曝光行内大量利用南美洲、非洲的硬木冒充海南黄花梨的现象,也有用紫檀柳冒充“海黄”、“越黄”的,用“非洲小叶紫檀(科檀)”冒充“印度小叶紫檀”等,用红酸枝如微凹黄檀等木材充当大红酸枝。至于巴西紫檀、南美紫檀,其实是蚁木,不属于红木。绿檀是中美洲的愈疮木,传统古典家具没有使用过这种木材。

名称混淆

到红木家具市场上走一圈,不断能听到销售人员介绍材质时嘴里冒出“红檀”、“绿檀”、“黑檀”、“大叶紫檀”、“非洲紫檀”甚至“花梨”,根据国家标准,这些“红木”均不在五属八大类之列,只是某种硬木的“外号”,根本算不上红木。

拼料组装

除了“东阳造”,还有“越南造”,得地利之便,广州有喜欢红木家具的朋友愿意去广西凭祥、乐兴这两大基地购买,因为这两地是越南家具进入国内市场的集散地。从表面上看,这些越南黄花梨、红酸枝家具比国内同等材质的红木家具便宜50%,但其中的猫腻又有多少人知道呢?

凭祥、乐兴把购自越南的红木家具散件,经由当地木工打磨、安装后,直接流入国内市场。首先,做工非常粗糙,多是边角料拼凑而成,有些部件都是用一些小料拼贴而成,再通过上色,抛光处理,一般人看不出来。

懂行的,带着吸铁石去检测红木家具。奇怪吗?不稀奇!这些家具大多由于这些散件红木家具,大多没有入榫、比例不均匀,而且大部分越南红木家具不是按照传统工艺,而是采用铁钉、木梢、假榫和胶水粘贴来固定家具的组装制作,所以这些家具3至5年,胶水失效就会导致家具松动,最后就可能散架。总之偷工减料,这是越南红木家具便宜一半原因之一。


中国木材销量萎缩已经引起了产材国的注意。近日,鱼珠国际木材市场就迎来了马来西亚木材商,他们此番中国行,一方面是想了解中国市场的行情动态,但更多地是想开发新客户,以保证木材的稳定出口。
从记者调查情况来看,菠萝格、坤甸、柳安、山樟、杂木等是马来西亚主要供应的材种,而这几个材种近期来市场交易均有下滑迹象。目前广东市场菠萝格原木报3600-4300元/立方米,山樟报2700-2800元/立方米,柳安报1900-2300元/立方米。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日前,深圳“红木展”组委会举办展会“两赛一展一论坛”通报会,即2017“观澜杯”全国红木设计雕刻大赛、首届中国·观澜红木家具设计大赛、第五届中国(深圳)国际红木艺术展暨中式生活博览会、第五届中国传统家具发展高峰论坛,将于9月22日~25日在深圳会展中心举行。
    据介绍,“观澜杯”全国红木设计雕刻大赛今年是第五届,旨在传承和弘扬中国红木文化雕刻艺术、推动红木文化产业科学发展、培养和选拔红木行业技能人才,通过雕刻技法比赛锻造红木家具行业的能工巧匠,不断提高红木家具品质。
    中国·观澜红木家具设计大赛今年为首届举办,主题为“传承创新,走进大众”,让“设计”成为红木家具产业的“第一生产力”,探索中国红木家具产业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中国传统家具发展高峰论坛将总结中国红木产业发展的理论成果,探索引领行业发展的真知灼见,为中国红木家具行业发展指明方向。
    展会上,明/清式仿古家具、古典家具、新古典家具、黄花梨木家具、紫檀木家具、乌木家具、各时期的古董家具、明清老旧家具、经典红木艺术收藏品等精品,将为海内外采购商及深港市民带来一场震撼的传统文化体验。

    IgnazioVok,人称霍艾博士《极简之风:中国古典家具集藏》封面明黄花梨圆角柜,霍艾收藏

    文/汤石香

    藏家名片>>>

    IgnazioVok,人称霍艾博士。国际知名的建筑大师和中国家具收藏大家,偏爱明式家具。2004年11月6日在德国科隆东亚艺术博物馆举办“PureForm”展览,展示个人收藏的中国家具,于其后在全球各地展出,并将这些家具汇整为《极简之风:中国古典家具集藏》。

    建筑师和家具,都为建筑空间服务,但二者的外在交集似乎交集不多。西方建筑师和中国家具,更是相差甚大,交集更少。然而,霍艾博士将这二者连在一起,铸就一个收藏中国古典家具的意大利建筑师。

    建筑师如何看家具?霍艾博士这样说道:“我用双手触摸着家具的表面,把家具倒过来,跪在地板上,仔细的看着木质和结构,从它的颜色和磨损的状况判断保存的好不好,从近处再退到一个距离检视一番。”触摸,欣赏,是霍艾对收藏物的态度。对他来说,“取得一件艺术品的过程是生活中最大的喜悦”引用的巴尔扎克的话来说就是:“收藏家们拥有一个瞬间,或许是生活中最快乐的片刻。”

    霍艾出生于1938年的南斯拉夫,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和父母移居到奥地利与意大利。20世纪60年代,霍艾于德国慕尼黑和意大利威尼斯学习建筑,并在这时期展现对古典与现代艺术的极大兴趣。中东的艺术,伊斯兰的文化,中亚的基里姆地毯是当时他最投注心力的东西,从他1984年与1898年出版的关于染织品的专业书籍中,可以看出他对亚洲艺术的极度喜爱。

    1989年,霍艾遇上了他的第一件中国家具:黄花梨六仙桌,自此爱上由硬木材质所设计雕琢的中国家具。更向亚洲艺术经纪商JohnEskenazi学习和研究中国家具,更将这些设计融入到自己的建筑设计中,并开始了他的中国家具收藏之路。

    他不以收集各地区或各个年代的家具为目标,也不以拥有所有类型的家具为目的。他关注的是极简的设计,绝美的轮廓。他认为“家具自有其形式与内涵,形塑而外的体态不是为了形式本身,而是这些形式包含了文化与社会的意义以及实用的功能。”

    在他家具收藏的第15年,也就是2004年,霍艾决定将自己的54项(67件)家具展出,向世人展示中国家具之美。地点选在德国科隆东亚艺术博物馆,展期从2004年11月6日持续到2005年3月28日,德国科隆东亚艺术博物馆为此还特别出版了一本精美的图录。

    以适合于艺术的形式,来表达精神价值和概念是霍艾一直的追求,因此这个展会以形状、外形、轮廓为前提,展现的是一个西方建筑师眼中的中国家具:“PureForm”,极简风格,以单纯的美为出发点。其风韵就如同明代文震亨所著《长物志》中言:“室庐有制,贵其爽而倩,古而洁也;花木水石,贵其秀而远,宜而趣也;几榻有度,器具有式,位置有定,贵其精而便,简而裁,巧而自然也。”

    霍艾在一次采访中这样说道:“一件普通家具,或是一件中国家具,都可以是一件艺术品;而“艺术品”这三个字就是对这件东西最真实、最具意义的字眼。而这是我的收藏展中,最重要的讯息。”

    于他而言,收藏并不是为了待而升值卖出,或是地位、品位的彰显,而是纯然的对美的享受。他能想象到久远以前,人们使用它,拥有它的感受;他能感受到它们随时间和对象的改变而呈现出的不同的氛围和气味;他享受这些家具所带来的气氛、心境;他一次次地欣赏、抚摸它们柔润的线条,美丽的轮廓,和它们身上散发出的岁月味道,以及之前无数任主人在它们身上留下的痕迹。

    他的收藏以歌德的一句话作为座右铭:偶然遇见的崇高或美丽,不论多么抚慰人心或令人骚动,我们希望能以文字来陈述我们满腔的感觉和见解。然而为了这样,我们必须认清、了解并领会,我们开始分类、差异化、分等级……即使会遇到困难,却还能跨越“不可能”这条线。我们最终也能回到一种可以容纳的、有乐趣的位置。

    这样纯然的爱应是所有藏家对这些艺术品应有的态度。

    来源:《古典工艺家具》杂志

    阅读全文
  • 近年来,红木投资收藏不断升温,而红木家具也成为投资消费者保值增值的首选。伴随着市场的不断炒作,一些有历史、材料稀缺、雕工复杂的产品,动辄数百万上千万的标价,更让普通消费者望而却步。而另一方面,市场竞争加剧也使得市场上红木家具鱼龙混杂。

    记者近日对中越边境上的红木家具市场进行采访时,出入境检验检疫部门、红木家具行业协会专家指出,一些边境口岸的红木家具市场存在着以次充好、伪劣横行的情况,监管方应加强规范治理,投资者也应该高度警惕。

    价格乱象:边境“腰斩”城市翻倍

    “越南红酸枝13件套35万元,缅甸红酸枝9件套15万元……”近日,记者来到位于中越边境东兴口岸的百业东兴广西红木社区,这里标出的红木家具价格令人瞠目:南宁市售价高达89万元的13件套红酸枝,这里同款只要35万元,同款红酸枝明式圈椅南宁市要3万元,这里只要1万元。

    “就是这样的货色,北方客人也往往乐于收纳。”商家黄智告诉记者,不少北方客人来东兴之后,普遍认为这里的红木家具要比北京、青岛和广西凭祥的价格便宜。“实惠成为他们采购的唯一标准。”

    黄智告诉记者,百业东兴有200多家红木家具经销商,2013年之前,这里车水马龙,一铺难求,但如今却客流稀少,市场格外冷清。

    全国工商联红木家具专业委员会品牌联盟主席成员张洪林告诉记者,在价格快速“腰斩”的过程中,除了一些很有实力的企业能够保证红木家具的用料、工艺、交货日期之外,一些边境口岸的红木家具往往存在着以次充好、用同类型原料充当“红木”的情况。

    造假手法层出不穷

    与记者同行的当地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相关人士提醒:别看东兴的红木家具都标出了原料产地、来源和树种,但是不是严格按照红木划分标准来生产,还需要多年的内行人士才看得懂。

    这位检验检疫人员透露,红木家具造假的手段很多,有些造假手段甚至就是专业的红木专家都很难鉴别出来。

    :传统手法,手触摸处用红木,“隐蔽处”用杂木。传统意义上红木家具造假的手段是采购原料后,在加工过程中只有经常触及的表面用红木制造,腿部、板材背面用杂木。一些手段高超的生产厂家,甚至采用红木薄片加胶水,裹上杂木的办法来以次充好。

    :用“着色油”造假,家具吹出“泡沫年龄”。记者假借采购商身份在一家红木家具生产企业看到,成套家具出厂之前,有专人负责“保养”:用变色油给家具上色。生产商吴莉励说:“我们用的都是意大利进口油,慢慢涂抹,色泽就会渗透到家具里面,这样看来就成为‘老家具’。”

    吴莉励还透露:红木家具年代越久、色泽越深,色泽乌黑发亮的效果要比刚成型的家具价格贵上好几倍。

    :用“贴标”“换标”方式造假。这一造假手法是采用在原木阶段直接造假,如明明是缅甸、老挝、柬埔寨的红酸枝,就要标上越南红酸枝;明明是非洲草花梨,却要标上越南花梨木。不少有经验的商家也纷纷上当受骗。

    东兴口岸红木家具经销商路昱举例说:龙眼木、红檀木并非红木,但纹理、木质与酸枝、花梨很相似,只是挂上相应的标志牌,价格就能翻上好几倍,血檀、科檀等冒充小叶紫檀,一些外行人认为是买到了“质优价廉”的红木家具。红木家具的制作工艺要求木材结合处全部采用榫卯结构,有的商家就会使用铁钉固定或者用胶水黏合。


    每当木材涨价时,就会有客户反映再涨下游接受不了了,反之下跌时厂家也有讲再跌接受不了了......
    那么究竟到多少接受不了了呢,目前上涨的木材价格还能不能再涨了?
    来看一个例子,假设市场10家木材进口商,库存1万立方米木材,市场需求3万立方米木材,你觉得涨价,下游能接受么?我来告诉你,他不接受就不卖他,谁买回去谁盈利。这个价格不是下游说了算的,如果下游说了算,就基本得免费了......那么上游说了算么?反过来库存3万立方米,市场需求1万立方米?我来告诉你,他不降价你就不买,谁买谁亏。这个价格上游说了也不算,如果说了算,樟子松价格早过万了......简单说都是供求关系决定的,所以不用再讲谁接受不接受,没人有控制权力,做进口木材有7年,从事木材行业14年了,一立方米500元赚过,一立方米800元也亏过,包括国外工厂也是亏赚都有的,这就叫市场经济。国内供求关系看国内库存,国外供求关系看国外库存。这样简单的看就好了,国外到国内从订货到交付平均要2个月,你可以停产2个月吗?当然你要非停,别人也限制不了,但是你能让同行都停么?见利才做的只能叫生意,从长远考虑规划的才叫企业。
    国内需求量是增加还是减少了?不少客户和我反映需求量在减少,他们生意不如过去。这里我和你说一下,我这边每年销售额是增加的......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市场经济,任何行业都有一个发展期、爆发期、平稳期,你看一下你所在的市场同行数量就知道了,是在增加的。当同业人数增加的速度快过终端增加速度时,你感觉的就是你的销量减少了,因为蛋糕参与分的人多了,现在处于爆发期,每年我这边增加的客户都有好多是新加入的。熬过爆发期才会有平稳期,也就是你感觉做的没那么难了,也就是马云说的成功在明天,可是有好多人没看到明天的太阳,行业竞争激烈到一定程度,洗牌是必然的。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