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木涨价窗口打开:花枝将成为下一个大红酸枝\红木市场那些损招你知道吗
详细内容

红木涨价窗口打开:花枝将成为下一个大红酸枝\红木市场那些损招你知道吗

时间:2020-10-28     人气:79     来源:     作者:
概述:被业界视为决定红木产业走向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以下称CITES)第17届缔约国大会10月5日在南非约翰内斯堡落下帷幕,会上同意将全部黄檀属植物列入濒危保护管制的消息,迅速传遍全球,在东南亚红木原产国,尤其在中国国内红木界引起......
被业界视为决定红木产业走向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以下称CITES)第17届缔约国大会10月5日在南非约翰内斯堡落下帷幕,会上同意将全部黄檀属植物列入濒危保护管制的消息,迅速传遍全球,在东南亚红木原产国,尤其在中国国内红木界引起极大震荡与冲击。
业内人士认为,新涨势意味着红木涨价窗口彻底打开。吴新建以自己掌握的一线数据,进一步预测从10月到明年上半年红木原材料与成品家具市场的走势:大红酸枝普通料已突破20万元每吨,到明年开春前将达到26万元左右。好料现在已经超过30万元,明年开春前有望达到约40万元。巴里黄檀大料现在约6万元,普通料4.5万元,到明年开春前分别有望达到8万元、6万元左右。小料现在1.5万元至1.7万元,较大规格料约3万元,到明年开春预计会到2万元、4万元。原材料市场保守预计,每种材料还要涨30%左右,成品家具市场不可能贴钱做家具,预计明年开春至少涨20%以上。
大红酸枝在第16届CITES缔约国大会上被升级为二级濒危树种,此次南非会议属于管控进一步升级,今后大红酸枝资源必将愈发稀缺,价格不断攀高,将成为非普通人消费得起的奢侈品。吴新建认为,与之最接近的无疑是最佳替代品,将成下一个大红酸枝。


花枝

花枝原产地为老挝和越南。其颜色质地纹理与大红酸枝非常接近,结构细而均匀,材质重,硬度适中。追溯历史,巴里黄檀认可度也很高,清代华侨郑怀德《嘉定通志》中有一段写道:“红木,叶如枣,花白;所产甚多;最宜几案柜椟之用;商舶常满载以归。其类有花梨、锦莱,物价较贱。据考证,这里的“红木”指交趾黄檀,“锦莱”就是巴里黄檀。
“物价较贱”表明巴里黄檀从古至今一直处在值得投资的价值洼地。其在第17届CITES缔约国大会上被列为濒危管控,再加上原本存量就不多,物以稀为贵,市场竞争优势相当明显。以买一套沙发家具为例,紫檀材质的大约在300至400万,红酸枝老料50至60万,花枝则只需20至30万。吴新建进一步预测,不久的未来,大红酸枝家具可能会追到现在紫檀家具价格,今后3至5年,花枝的平均价格会达到10万以上,而后会处于现在位置,成为其最佳替代者。

南国早报记者巫碧燕

近段时间,国内持续爆出涉及千万元的红木家具真假纷争案,折射出假冒乱象不曾收敛的现状。据调查,“购买的红木家具是否货真价实”是消费者首要关心的问题。但由于红木家具鉴赏学问深厚,一般的消费者很难掌握,因此科学的鉴定更显重要

1

以假乱真不胜防—网络知识不全可靠

今年10月,家具商人叶先生看中了一批声称是小叶紫檀(学名降香紫檀)的原料。据卖家说,原料伐自印度,报价70万元/吨。叶先生为了保险起见,提出送检。科研人员通过比照样本的横切面和弦切面,确定该木料并非名贵的小叶紫檀,而是产自非洲、不属于国标红木的血檀(学名染料紫檀)。

事实上,在送检之前,叶先生也做了一些功课,包括上网查询,以及请行内人士鉴定,这也是很多红木发烧友的做法。记者询问了多位广西大学林学院的专家,专家均表示这样做并不完全可靠。比如说,国内有些专家一度认为产自马达加斯加的卢氏黑黄檀便是故宫家具用料,即“海岛性檀香紫檀”,在互联网上大肆宣传,引发市场波动,直到该国政府向中国林业部门提交联合国环境保护组织的报告,说明岛上不产檀香紫檀,才纠正了这一认识误区。此外,还发现有一些非专业人士,从网上粘贴复制所谓的资料,出版成册,书中错漏百出,给人造成误导。互联网上,木种学名、俗名、常用名张冠李戴、一名多用也非常多见,一些所谓的“红木鉴定办法”,已有不少被学界用严谨的科学实验否定了,却依然被转载。

2

偷换概念没商量—学问不精难提防

假冒的红木,可不是非红木冒充红木那么简单。同类不同种的红木,价格也是千差万别,这也给不法商贩带来可乘之机。

今年7月,市民邝先生买了一套红木家具,只因商家一句“用材是市面上价值仅次于小叶紫檀的红酸枝”。但买后检验的结果令他失望:“是红酸枝没错,但属于不太好的料子。”原来,红酸枝木类还分7个种,他高价买到的,其实是价格比较便宜的奥氏黄檀种,而非最贵的巴里黄檀种,两者价格可相差数倍以上。

据了解,新国标规定的红木家具必须配备的产品说明书上,不能简单标注“红酸枝”,必须具体到种,例如:豆科檀属巴里黄檀。邝先生所有的购买凭证上都未如此注明,维权有一定难度。

广西红木家具协会秘书长李春贵向记者透露,市场上红木家具造假有增无减,手段多样。除了掺假、混料之外,今年还出现了不少新手段,比如说用氨水给红木中的花梨木类脱色,使其颜色均匀、卖相更好,但是破坏了自然木质。在南宁,有两个情况比较突出,一个是用非洲酸枝(非红木,学名伯克苏木)冒充白酸枝(学名奥氏黄檀),还有些店卖的是非红木的古典家具,但却以“亚红木”的噱头混淆视听。

3

权威鉴定方靠谱—普及科学正能量

今年8月起,南国早报与广西大学林产品质量检测中心(即广西木材及木制品质量监督检验站)合作,为红木藏家提供免费检测。藏家钟女士获得了免费检测的机会,她在今年花9000元购买了一套交趾黄檀的桌椅三件套,专家发现,尽管用料名贵,但家具底面有大量白边和粘胶修补的痕迹,所以也难称得上是精品,这次检测对于钟女士来说,是难得的一课。而另一位市民龙女士,终于为自己收藏的黄花梨(学名降香黄檀)验明正身,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

亲自参与检测的广西大学林产品质量检测中心主任李英健表示,希望通过这样的检测活动,让更多的红木爱好者能更深入地了解红木,理性消费。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常常碰到买东西需要事先预付商家一部分钱的情况。这钱被称作是“定金”或是“订金”。两个词读音相同,乍看起来好像也没啥区别。可是真的碰上“事儿”的时候,很多不明情况的消费者往往会吃亏。最近,南京市民王女士就碰上了一件因500元“定金”引起的麻烦事。

    扬子晚报记者焦哲

    5年前订货预付500

    据南京江宁区工商局湖熟工商所的工作人员介绍,前不久他们接到王女士的投诉。经了解,王女士2009年在江宁一家红木家具公司买家具,当时双方签订了一份购买红木餐桌椅4件套的合同,王女士说,自己当时买了一套房,这些家具是为新家准备的,家具虽然买了但是并不急着用,准备在搬家前再提货,所以并没有完全付款,只是预付了500元的费用。按照当时的市场价格,这套家具是4500元,剩余的4000元费用,双方在合同上约定等到提货时再结清。

    现在提货得加钱了

    但是让王女士没想到的是:自己的新房子在建设方面出了大问题,本来应该在买家具后不久就拿到的新房一再延期,一直拖到2013年12月份前后才交付。房子拿不到,王女士也就一直没提家具。最近准备搬家了,王女士猛然想起这事,到红木家具公司去要求对方发货。可是商家表示,当时合同上约定的提货期限是一年,现在已经过了4年多,而且这几年红木的价格也涨了很多,所以不能够按照原先的价格发货,王女士如果实在想买那套家具也可以,但必须补交因红木原料价格上涨而产生的差价。

    据了解,近年来因国外红木产地限制采伐等因素,红木价格一路疯长。王女士当时购买的红木家具用料虽然属于低端非洲红木,但这几年下来木材的市场价格也上涨了30%以上。现在如果要买,算下来也要多花一两千元。王女士觉得不划算,就表示家具不要了,但要求商家退回当时预付的500元钱。但商家以王女士违约为由拒绝返还。王女士交涉无果,于是向工商部门投诉。

    500是“定金”,要不回

    经工商所联合消协工作人员现场了解,调阅双方签订的原始合同,发现一个连王女士自己都忘记的情况—5年前她预交的500元钱在合同文本上注明了是“定金”,而不是“订金”。消协工作人员昨日向扬子晚报记者详细介绍说,“定金”和“订金”虽然发音相同,但在法律上却有着本质的区别。

    据介绍,“定金”属于一种法律上的担保方式,签合同时,对定金必须以书面形式进行约定,同时还应约定定金的数额和交付期限。给付定金的一方如果不履行债务,无权要求另一方返还定金;接受定金的一方如果不履行债务,需向另一方双倍返还。而“订金”目前在我国法律上并没有明确规定,它不具备“定金”所具有的法律认可担保性质,可视为“预付款”。

    也就是说,王女士关于退还500元“定金”的要求是不受法律保护的。

    尾声:双方让步达成和解

    还好,记者昨天了解到,这件事情目前已经圆满解决。

    在工商所和消协调解下,王女士愿意补交一部分差价,商家也同意重新给王女士发货,少收甚至不收额外费用。

    概念再普及

    基本概念

    定金是指合同当事人为了确保合同的履行,依据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双方的约定,由当事人一方在合同订立时或者订立后履行前,按照合同标的额的一定比例(不超过20%),预先给付对方当事人的金钱或其替代物。定金合同是从属于主合同的从合同,其成立的前提是主合同已经成立生效。

    订金在法律上没有明文规定。在日常经济活动中,订金通常被理解为预付款一类。

    区别

    定金订金

    法律效力

    “定金”是规范的法律概念,是一种担保形式。

    “订金”并非法律语言,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一般被视为预付款。

    违约处理

    如果买方交付的是“定金”,那么买方违约则定金将被卖方没收,卖方违约则必须向买方双倍返还定金。

    如果买方交付的是“订金”,那么不论哪一方反悔,卖方都只须原数退还“订金”。


    “我觉得海南橡胶木的利用水平在全国的市场已经很高了,很值得各地借鉴。”11月28日,在第一届橡胶木产业发展论坛上,中国木材保护工业协会会长喻迺秋如是说。
    喻迺秋表示,我国的进口材已达到接近50%,虽然可以减少我国树木的砍伐,但从资源使用利用的安全度方面来说是很危险的,对国家整体发展的成本来说更是不可控的。而林产集团拥有海南农垦这一强大的木材资源,是其最突出的资源优势。
    喻迺秋说,“人工林是我国未来木材资源的主力军,而海南橡胶木则是人工林的主力军。要让橡胶木在能使用木材的地方都发挥作用,提高其利用水平。而这一点上,海垦林产集团已经把橡胶木运用到家具、橱柜和地板上,而且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海垦林产集团在行业的发展中付出了很多,担负着行业发展的重任。”
    在提到绿色木质建材产业发展的前景时,喻迺秋表示,随着科技水平的发展,加上国家宏观政策的扶持,还有科研单位和院校的技术支持,绿色木材行业的发展前景将会是无可限量的。
    同时,喻迺秋对行业的发展提出了八个字的建议,即科技、创新、发展和培育。“在以后的发展中,要形成以企业为主导的核心科技重点研究实验室,利用院校的科研资源,为企业的科技创新提供支持。”此外,她建议企业要着手培养自己的产业队伍和科研人员,加大科研资金的投入,明确企业品牌的定位,创新营销模式。
    阅读全文
  • 日前,深圳“红木展”组委会举办展会“两赛一展一论坛”通报会,即2017“观澜杯”全国红木设计雕刻大赛、首届中国·观澜红木家具设计大赛、第五届中国(深圳)国际红木艺术展暨中式生活博览会、第五届中国传统家具发展高峰论坛,将于9月22日~25日在深圳会展中心举行。
    据介绍,“观澜杯”全国红木设计雕刻大赛今年是第五届,旨在传承和弘扬中国红木文化雕刻艺术、推动红木文化产业科学发展、培养和选拔红木行业技能人才,通过雕刻技法比赛锻造红木家具行业的能工巧匠,不断提高红木家具品质。
    中国·观澜红木家具设计大赛今年为首届举办,主题为“传承创新,走进大众”,让“设计”成为红木家具产业的“第一生产力”,探索中国红木家具产业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中国传统家具发展高峰论坛将总结中国红木产业发展的理论成果,探索引领行业发展的真知灼见,为中国红木家具行业发展指明方向。
    展会上,明/清式仿古家具、古典家具、新古典家具、黄花梨木家具、紫檀木家具、乌木家具、各时期的古董家具、明清老旧家具、经典红木艺术收藏品等精品,将为海内外采购商及深港市民带来一场震撼的传统文化体验。

    IgnazioVok,人称霍艾博士《极简之风:中国古典家具集藏》封面明黄花梨圆角柜,霍艾收藏

    文/汤石香

    藏家名片>>>

    IgnazioVok,人称霍艾博士。国际知名的建筑大师和中国家具收藏大家,偏爱明式家具。2004年11月6日在德国科隆东亚艺术博物馆举办“PureForm”展览,展示个人收藏的中国家具,于其后在全球各地展出,并将这些家具汇整为《极简之风:中国古典家具集藏》。

    建筑师和家具,都为建筑空间服务,但二者的外在交集似乎交集不多。西方建筑师和中国家具,更是相差甚大,交集更少。然而,霍艾博士将这二者连在一起,铸就一个收藏中国古典家具的意大利建筑师。

    建筑师如何看家具?霍艾博士这样说道:“我用双手触摸着家具的表面,把家具倒过来,跪在地板上,仔细的看着木质和结构,从它的颜色和磨损的状况判断保存的好不好,从近处再退到一个距离检视一番。”触摸,欣赏,是霍艾对收藏物的态度。对他来说,“取得一件艺术品的过程是生活中最大的喜悦”引用的巴尔扎克的话来说就是:“收藏家们拥有一个瞬间,或许是生活中最快乐的片刻。”

    霍艾出生于1938年的南斯拉夫,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和父母移居到奥地利与意大利。20世纪60年代,霍艾于德国慕尼黑和意大利威尼斯学习建筑,并在这时期展现对古典与现代艺术的极大兴趣。中东的艺术,伊斯兰的文化,中亚的基里姆地毯是当时他最投注心力的东西,从他1984年与1898年出版的关于染织品的专业书籍中,可以看出他对亚洲艺术的极度喜爱。

    1989年,霍艾遇上了他的第一件中国家具:黄花梨六仙桌,自此爱上由硬木材质所设计雕琢的中国家具。更向亚洲艺术经纪商JohnEskenazi学习和研究中国家具,更将这些设计融入到自己的建筑设计中,并开始了他的中国家具收藏之路。

    他不以收集各地区或各个年代的家具为目标,也不以拥有所有类型的家具为目的。他关注的是极简的设计,绝美的轮廓。他认为“家具自有其形式与内涵,形塑而外的体态不是为了形式本身,而是这些形式包含了文化与社会的意义以及实用的功能。”

    在他家具收藏的第15年,也就是2004年,霍艾决定将自己的54项(67件)家具展出,向世人展示中国家具之美。地点选在德国科隆东亚艺术博物馆,展期从2004年11月6日持续到2005年3月28日,德国科隆东亚艺术博物馆为此还特别出版了一本精美的图录。

    以适合于艺术的形式,来表达精神价值和概念是霍艾一直的追求,因此这个展会以形状、外形、轮廓为前提,展现的是一个西方建筑师眼中的中国家具:“PureForm”,极简风格,以单纯的美为出发点。其风韵就如同明代文震亨所著《长物志》中言:“室庐有制,贵其爽而倩,古而洁也;花木水石,贵其秀而远,宜而趣也;几榻有度,器具有式,位置有定,贵其精而便,简而裁,巧而自然也。”

    霍艾在一次采访中这样说道:“一件普通家具,或是一件中国家具,都可以是一件艺术品;而“艺术品”这三个字就是对这件东西最真实、最具意义的字眼。而这是我的收藏展中,最重要的讯息。”

    于他而言,收藏并不是为了待而升值卖出,或是地位、品位的彰显,而是纯然的对美的享受。他能想象到久远以前,人们使用它,拥有它的感受;他能感受到它们随时间和对象的改变而呈现出的不同的氛围和气味;他享受这些家具所带来的气氛、心境;他一次次地欣赏、抚摸它们柔润的线条,美丽的轮廓,和它们身上散发出的岁月味道,以及之前无数任主人在它们身上留下的痕迹。

    他的收藏以歌德的一句话作为座右铭:偶然遇见的崇高或美丽,不论多么抚慰人心或令人骚动,我们希望能以文字来陈述我们满腔的感觉和见解。然而为了这样,我们必须认清、了解并领会,我们开始分类、差异化、分等级……即使会遇到困难,却还能跨越“不可能”这条线。我们最终也能回到一种可以容纳的、有乐趣的位置。

    这样纯然的爱应是所有藏家对这些艺术品应有的态度。

    来源:《古典工艺家具》杂志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