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南红木家具卖场不退反进:市场拓店忙\黑龙江牡丹江市木业产业发展迅猛
详细内容

湖南红木家具卖场不退反进:市场拓店忙\黑龙江牡丹江市木业产业发展迅猛

时间:2020-10-26     人气:178     来源:     作者:
概述:张丹曾经红火的红木市场,今年的日子过得有些难。在全国市场,红木家具上游生产企业迎来了“带痛的调整期”,广东、莆田、厦门等红木家具集散地纷纷传出老板跑路、品牌闭店的消息,全国红木家具生产重镇仙游倒闭的厂家甚至达到三分之一。上游生产商面临危机,......

张丹

曾经红火的红木市场,今年的日子过得有些难。

在全国市场,红木家具上游生产企业迎来了“带痛的调整期”,广东、莆田、厦门等红木家具集散地纷纷传出老板跑路、品牌闭店的消息,全国红木家具生产重镇仙游倒闭的厂家甚至达到三分之一。

上游生产商面临危机,下游销售商也逐步缩小经营规模。以国内知名红木家具品牌连天红为例,近年来,连天红陆续裁撤部分销售业绩不佳的直营店,原本最高峰值达到218家的直营网络目前仅剩百余家。

全国:价格动荡,致行业洗牌

对此,一名经营红木家具多年的商家分析,去年6月起,红木原料暴涨,很多商户囤了不少货,后来遇到价格下调,囤积的材料和成品无法消化,导致资金回笼艰难,再加上金融危机在今年进一步加剧,租金、人力成本又不断上涨,成为了压倒不少红木厂商的最后一根稻草。

“红木家具向来是买涨不买跌,受去年原材料行情大幅上扬以及消费者对价格上涨预期的影响,去年的销售出现井喷,不少客户出现超前消费,透支了今年的消费需求,再加上今年整体市场趋冷,经营成本不减反增,红木家具行业洗牌明显,不少抗风险能力较弱的商家举步维艰”,该商家表示。

本土:发展平稳,商家忙拓店

与全国性萧条相比,湖南市场显得异常兴奋,流通卖场扩容、红木品牌拓店的消息频传。

4月,一期运营良好的中国红木馆再度扩容,3万平方米的二期卖场仅推出一个月不到,铺面已基本完成招商。居然之家也进行了产品结构调整,2万平方米的红木大会堂招商情况良好,并且已将开业提上日程。不仅如此,万家丽国际家居MALL和红星美凯龙也专门规划了红木家具展区,表示看好红木市场。

卖场扩容,最终需要商户捧场。在南湖大市场经营红木家具十多年的胡志佳去年进驻河西,双店运营代理品牌盘古红木。今年南湖家具市场迁至三湘大市场,尽管租金上涨不少,胡志佳仍然在二楼电梯旁的黄金位置拿下铺面。

年年红、水雨轩、全福堂等品牌则进行了全线扩张,拿店面积也是越来越大。以年年红为例,今年年中,年年红一举拿下中国红木馆二期二楼整层和一楼一个门店,形成一个卖场三家门店的独特格局。

“与其他地区相比,湖南红木家具市场这两年才算起步,尤其是地市需求旺盛,受上游市场影响较小。另外,这两年湖南呈现多中心发展,单个区域布点已经无法满足品牌发展和市场消费需求,这是湖南市场能逆势上扬的根本原因。”胡志佳表示。


近日,牡丹江市俄罗斯进口木材数量、货值增长较快,在促进境内外木业园区紧密互动、推动出口木制品提档升级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到7月底,全市进口木材货值达7.45亿美元,同比增长19.90%,绥芬河、穆棱等地木业园区与我市境外木业园区相互支持合作共赢,出口木制品档次大幅提升,产品畅销上百个国家和地区。
从进出口商品品种看,今年1—7月份,牡丹江市进口木材463.17万立方米,货值为7.45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14.43%和19.90%;进口胶合板及类似多层板0.2万立方米,货值为102.65万美元,同比分别增长279.32%和298.76%。在木制品出口方面,今年1—7月份,全市家具及其零件出口货值为2222.33万美元,同比增长58.03%,许多品牌家具畅销北美地区和欧洲等国。
从境内、境外木业园区紧密互动合作共赢的角度看,从今年春季到盛夏时节,牡丹江市境内外园区的变化更为明显。作为我国经营规模最大的境外木业园区:龙跃林业经贸合作区今年投资4000万美元实施项目建设,增加锯材和板材回运量,实现了中俄双方合作共赢,为我市木业产业快速发展提供了比较充足的原料。
与此同时,在中国林业集团支持下,穆棱市计划筹措资金20亿元扩大木家居产业园经营规模,力争到“十三五”末使穆棱木家居产业园年产值向百亿元规模迈进,进一步放大优势产业集群效应和中国驰名商标品牌效应。绥芬河国林木业城在今春三期扩建项目竣工投产的基础上,7月31日正式启动了投资额达15亿元的四期扩建项目,形成从普通板材到高档家具、木制别墅的进口木材精深加工全产业链条,实现了资源“吃干榨尽”,对外招商引资重点也从东北地区扩展到“长三角”、“珠三角”等发达地区。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张丹曾倩

    挖掘自湖南本土的龙纹奇石、千块红木老料纯手工制作的“千工拔步床”、估价超过千万的越南黄花梨罗汉床、曾拍出过800万元高价的毛瓷套碗……10月18日开始,位于含浦的晚安工业园成为了一个红木、奇石珍品荟萃的世界,2014晚安·中国红木奇石博览会在这里开展,吸引了众多爱好者的关注。

    21日上午,三湘都市报记者在现场看到,虽然展会已举办了数天,数百米长的红木大道仍然人流如织,来自全国各地的百余家展商一字排开,许多市民流连于此,欣赏或选购自己中意的奇石。据主办方中国红木馆总经理张黎明介绍,此次展览为期10天,目前已接近尾声,作为湖南最大规模的文化联展,本届红木奇石博览会相比去年规模更大、档次更高,并且由于加入了群众文化艺术节的元素,今年人气比去年火爆了不少,现场成交也是再创新高。

    “去年我们举办了首届红木奇石博览会,由于是新生事物,部分爱好者持观望态度。本届红木奇石博览会引进的参展展品均经过组织方严格挑选,参展的红木家具、奇石、珠宝首饰,精品、极品、珍品比比皆是,吸引了大批收藏、投资人士的高度关注和踊跃购买,这一点与去年气候明显不同。”张黎明表示。

    展品受热捧

    奇石参展商补货忙

    紫水晶晶莹剔透、色彩绚丽;朝阳木化石形如圆木、栩栩如生;树化玉湿润通透、美如国画……来自全国的近千万件奇石是此次展会的一大亮点,松花石、紫水晶、灵璧石、红玛瑙原石等众多石种同台展出,在现场上演了一出《疯狂的石头》。

    在此次博览会上,福建九龙壁石、新疆戈壁石等多种奇石受到市民热捧,开展仅四天,参展商带来的展品几乎被抢购一空,参展商不得不匆忙补货。

    来自安徽的杜老板告诉记者,博览会开始这几天,他的生意很不错,目前进账已经有50多万元。据介绍,他销售的灵璧石价格从几百元到几十万元不等,小客户每天能卖几千元,大客户有时一块石头就能卖上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几十万元。“前两天用车运来了100余块奇石,这两天没想到生意越来越红火,正准备补货呢。”

    杜老板说,很多石友购买奇石,主要是用于单位装饰、个人收藏和馈赠亲友等。根据个人爱好,有人喜欢象形石,一般放在室内作为景观石;有人喜欢山峰石,放在机关单位,而一般做生意的人则喜欢购买聚宝盆形状的石头,期望讨个好彩头。

    红木也火爆

    单店业绩近200万

    与馆外近200多个奇石展位呼应,8万平方米的中国红木馆是此次红木奇石博览会中红木展的主阵地,在展览期间迎来了火爆人气,不少参展厂商均表示,今年的到访客户和实际成交相比去年有明显上涨。

    “在湖南红木市场,这样的人气是我生平少见的,比去年A馆开业还要多一倍,18日当天可能就有几千人到店。”在中国红木馆A、B两馆拥有3000平方米卖场的福居阁红木艺术馆董事长刘红成介绍。

    据了解,仅在18日当天,福居阁就卖出了十几套红木家具,销售额近200万,这几乎相当于平日两三个月的销售量。

    每天超10套

    零利润订货会很疯狂

    在本次红木奇石博览会上,中国红木馆甄选出20家优质红木品牌,以零利润的价格让利市场,厂家出厂价供货,受到了红木爱好者的追捧,市场反响热烈。据主办方统计,在本次订货会上,花梨木和红酸枝成为了消费者的最爱,每天都要订出10套以上的花梨木和红酸枝家具。

    在中国红木馆一期和二期都有门店的全福堂红木是本次零利润订货会的主力厂商之一,董事长刘胜和表示,之前在红木馆一期拿店,主要是看中了卖场“专业立市、文化立馆”的思路和前景,经营一年以来,不管是品牌运营还是市场销售都有了明显起色,尤其是此次订货会,人气和销量都超出预期,创造了历史新高。

    随着第2届中国红木奇石博览会10月27日闭幕,红木零利润订货会也将同期结束。有商家表示,随着订货会接近尾声,不少此前犹豫观望的红木家具爱好者将会抓紧最后的机会出手,预计最后3天,现场将上演“底价淘宝”的终极疯狂。

    8万平方米

    红木展永不落幕

    作为湖南地区首个大规模的红木奇石跨行业联展,本次博览会参展的观赏石、矿物石、化石、翡翠珠宝等各类奇石,陶瓷、古玩字画、根雕等手工艺术品以及一大批来自全国主流产地的珍品红木家具等总价值逾10亿元,因此也启动了最高级别的安保和消防机制,确保展品安全无虞。

    目前,博览会已进入最后四天倒计时,将持续至下周一,看展的市民不妨把握最后的机会。

    尽管红木奇石博览会即将结束,但对于中国红木馆来说,却是一次新征程的开始。随着二期B馆的投入运营,这个中南地区规模最大、品种最全、品牌最集中的红木家具交易集散地,面积将达到8万平方米,以超大体量、超优品牌矩阵傲视中南,成为“红木家具永不落幕的展馆”。

    未来,它将继续整合红木家具品牌、红木工艺品、木雕以及字画、奇石等关联业态,以文化、艺术和旅游资源整合为核心经营思路,形成完整的红木产业链流通体系,真正形成以“红木文化”为中心的家居产业集群。


    新华社电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用过的一些家具和装饰品23日在佛罗里达州拍卖出40万美元的高价。

    法新社报道,负责拍卖肯尼迪遗物的是莱斯利·欣德曼拍卖行,所有物件来自肯尼迪家族在佛州棕榈滩的一栋别墅,肯尼迪从小在那里度过了不少度假时光。这一房产1995年被转售,现在的主人是一对夫妇。

    莱斯利·欣德曼拍卖行发表声明说,当天被拍卖的遗物中,最受追捧的是肯尼迪睡过的一张床和一张按摩椅,两者分别以2万美元和1万多美元被拍走。

    1963年11月22日,肯尼迪乘车经过达拉斯市埃尔姆大街时遭枪击身亡,成为美国历史上第四名遇刺身亡的总统。

    (张旌)

    阅读全文
  • 家具、装修板材以及陶瓷砖这些装修物品,与居民的身体健康息息相关。如果这些物品甲醛超标,或者易碎不结实,很容易带来安全隐患。
    近日,省工商局发布通报,称抽检的装饰板材、陶瓷砖、家具等商品中,多个产品不合格。其中,家具的主要问题是甲醛释放量不达标,近五成装饰板材抽检不合格。
    近日,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发布2018年二季度流通领域商品质量抽查检验通报。通报称,从今年4月开始,该局对全省市场上销售的装饰板材、油漆涂料、陶瓷砖、硅藻泥、防水卷材等商品进行抽查检验,共抽检商品样品1912组,多个产品不合格。
    问题一
    家具甲醛释放量不达标
    本次家具抽查从衡阳、益阳、郴州3个地区的43家经销单位抽检了60组样品,合格38组,不合格22组,不合格率接近37%,主要问题是甲醛释放量不符合标准。
    不合格的22组家具中,其中四川喜洋洋家具有限公司生产的标称商标为“米斐”、规格型号83的床头柜等存在甲醛释放量超标的问题。佛山顺德港艺家具有限公司生产的标称商标为“港艺”、规格型号A15#的床头柜,存在可溶性重金属超标的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阿里员工租自如甲醛房得白血病身故的新闻引发关注,加上近年来不断见诸媒体的甲醛房白血病案例,也让大家深深担忧室内装修污染的问题。因为甲醛是制作胶水的重要原料,日常家具、板材、涂料、纺织品等在制作过程中都会不同程度地添加胶水,所以室内装修最常见的污染就是甲醛。业内人士提醒,装修时应尽量选甲醛含量低、符合国家环保标准的材料,新装修住宅最好空置通风1年再入住。
    问题二
    近五成装饰板材抽检不合格
    装饰板材抽检主要集中在长沙、郴州、怀化、益阳、常德、张家界、娄底、湘西自治州8个地区的84家经销单位,共抽检了125组样品。其中,合格65组,不合格60组,主要问题是甲醛释放量、密度静曲强度、厚度偏差、产品标志不符合标准要求。
    由汝城县湘苏木业有限公司生产的“湘苏”牌细木工板、英国欧美E0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欧美E0”细木工板等41组商品甲醛释放量不合格,占不合格商品的六成以上。由吴妙木业生产的“雨丝银橡”牌细木工板、兴旺木业生产的“兴旺”牌细木工板等多组板材存在横向静曲强度、厚度偏差问题。所谓“静曲强度”就是人造板在受力弯曲直到断裂时所承受的压力强度,它代表板材在实际使用时的荷载能力,以及是否容易变形等。
    业内人士表示,针对市场上出现的实木板、密度板、颗粒板、大芯板等多种类型的板材,消费者在选购时应注意看板材环保是否达标,板材含水率是否达标,板材是否平整光滑,是否有裂缝、发霉、变色等问题,轻拍板材通过声音辨别基材是否均匀、是否有脱胶等。
    问题三陶瓷砖断裂模数不达标
    本次陶瓷砖抽查从邵阳、郴州2个地区的21家经销单位抽检了51组样品,其中合格35组,不合格16组,主要问题是标记和说明、破坏强度、断裂模数不符合标准要求。
    由美臣陶瓷有限公司生产的“九月传奇”牌陶瓷砖、佛山市喜阳阳陶瓷有限公司生产的“依卡纳瓷砖”牌生态负离子现代仿古砖等9组商品存在断裂模数问题。由福建晋江市宝嘉利陶瓷有限公司生产的“璐裕丰”牌陶瓷砖、湖南凯美陶瓷有限公司生产的“奥朗”牌干压陶瓷砖等6组商品存在破坏强度不达标问题。
    通俗来说,破坏强度和断裂模数是指陶瓷砖结实不结实。从制造工艺来说,造成陶瓷砖破坏强度和断裂模数不合格主要有3个因素:原材料配比、压制工艺和烧制工艺、原材料质量。
    业内人士提醒,陶瓷砖的外表看起来相差不大,但质量却千差万别,消费者在选购时除了选择大品牌产品、注意产品的3C认证这些常规措施外,千万不能因为贪图一时便宜,给自身带来安全隐患。
    (来源:潇湘晨报)
    周昉《调婴图卷》仕女所坐大方床山东嘉祥隋徐敏行夫妇墓壁画,屏风床榻几案组合以及倚靠的隐囊

    译珍4P

    原著/藤田丰八译注/董玉库编辑/张嘉奇

    前文所列诸多文献记载,首先应该引起注意的是胡床的使用场所没有限制,有战场,有猎场,有楼上,有船中,有屋外,从普通人的会客到燕居(闲居)。

    胡床与床榻的区别

    《曹瞒传》、《晋书·戴若思传、张重华传、苏峻传》、《北魏书·秃发乌孤传》、《南齐书·柳世隆传》、《梁书·杨公则传、韦放传、王僧辩传》中记述的都是战地;《魏略·苏则传》记述的是猎场;《晋书·庾亮传》、《语林·谢镇西条》记载的是楼上;《南齐书·荀伯玉传》记述的是船上;《晋书·王恺传、王恬传、恒伊传》、《北魏书·裴粲传、尔朱弼传》、《南齐书·张岱传、刘瓛传》记述的是庭上、路上,都是屋外之事。《隋书·郑善果母传》虽然讲的是屋内,但并不是固定在坐卧场所。

    由此可以看出,胡床与固定场所的家具如床或榻稍有不同,它比床或榻搬运方便,但还不能说在某些场所可以用胡床来取代床或榻。从北齐《神武纪》可以看出,胡床这时是天子的御座;从《隋书·尔朱敞传》还可发现,胡床又是村媪(乡村妇女)的踞床。

    床或榻不一定是一个人坐,只容一人坐的床或榻,称为独床或独榻,只能用于非常尊敬的场合。《三国志·蜀志》里说简雍于“诸葛亮已下则独擅一榻”,可知在“已上”就不这样了。在此再列举一两个明显的例子。《北堂书钞·卷一三三》引《晋中兴书》记载:中宗既登尊号,百官陪列,诏王导升御床共坐,导辞曰:“太阳下同万物,苍生何由仰照?”中宗乃止。这就是仿效周公辅佐成王的例子,同时说明床不一定是只容一人来坐。[1]

    《北齐书·卷十一·渔阳王绍信传》记载:行过渔阳,与大富人钟长命同床。[2]

    《白孔六帖·卷十四》记载:(刘文静)唐公践天子位,擢纳言。时多引贵臣共榻,文静谏曰:“今率土莫不臣,而延见群下,言尚称名。帝坐严尊,屈与臣子均席,此王导所谓太阳俯同万物者也。”帝曰:“我虽应天受命,宿昔之好何可忘?公其无嫌”。《旧唐书·刘文静传》将“共榻”改为“共食”,这不太符合文静的言语。[3]

    在武梁祠壁画里,有老莱子夫妇和文王太姒同床共坐的图像。实际是否如此,还有待考证,但武梁祠壁画可以认为是后汉时代风俗的侧影。就是说,床或榻并不一定是一人独坐,从上面所列举的诸多事例来看,胡床都是一人独居,这是胡床与床或榻相异的第二点。

    第三点,胡床与床或榻的最大区别是坐法。从上述列举的文献可以看出,胡床有时使用坐字,但大多数是使用据或踞。床基本上都不使用踞,只有个例使用踞。与此相反,胡床多用据或踞,只有一两个场合用了坐字,不过是泛言而已。

    “赤漆欟木胡床”,虽称“胡床”,实为椅子,日本沿用唐代旧习,将一切坐卧具通称为床,并把西方传入的高足椅子称为“胡床”(其概念并非我国一般所指交椅),唐人则称之为“倚床”、“绳床”,即椅子。

    “踞床”一般是指臀部着床上、脚垂床下,这在《汉高祖》的例子里已经表述了,不容质疑。《太平御览·卷七○六·床》引自《异物志》,“麡狼,形如麋而角向前,入林则得之,角正四据,人因以作踞床。”可作参考。

    据字在《说文》里解释为“杖持也”,《释名》解释为“居也”,说明据和居音同意通。可见,居就是踞,踞胡床也就等同于据胡床。胡床是脚垂下来坐的,《梁书·杨公则传》里有“几中吾脚”,前已述及,但表述最直白的应该是《梁书·侯景传》的“床上常设胡床及筌蹄,著靴垂脚坐。”对于床或榻通常都垂足坐来讲,可能是一种非常奇特的现象。

    筌蹄所谓何物

    这里又把筌蹄和胡床并列在一起。原来,筌是一种捕鱼的器具,蹄是一种捕兽的工具。关于筌蹄,在明·方以智《通雅·卷三四》里,有一段的标题为:筌蹄谓鱼笱与兔蹄也,后人合称之,遂以名篮。写道:段公路《北户录》曰:“新州作五色藤筌台,昔梁刘孝仪《谢太子五色藤筌蹄一枚》”,按:此乃借筌蹄之称,其实则织藤为篮也。筌台又筌蹄之讹也。广人呼蹄为台。这里说,筌蹄就是用藤编的笼子,将这个笼子挂在腰上。刘孝仪是梁人,《汉魏六朝百三名家集》辑有《刘孝仪孝威集》,但没有这段文字。估计是方以智当时所看到的书里面有这段文字。可以说这就是藤椅的起源。

    床榻、斗帐小榻、床榻

    约在公元871年段公路从茂名归南海,亲自南游五岭间,采撷民间风土、习俗、歌谣、草木、果蔬、虫鱼、羽毛之类而作《北户录》。在《五色藤筌蹄》一段中写道:琼州出五色藤、合子书囊之类,花多织走兽飞禽,细于锦绮,亦藤工之妙手也。次卢亭(卢亭即卢循之苗裔也)纫细白藤为茶器。新州作五色藤筌台,皆一时之精绝。昔梁·刘孝仪《谢太子五色藤筌蹄一枚》云:炎州采藤,丽穷绮褥,得非筌台与筌蹄语讹欤!(按:侯景篡位,着白纱帽而尚青袍,或牙梳插髻,床上常设胡床及筌蹄。今海丰岁贡五色藤镜匣一、筌台一是也。)

    胡床、方凳、筌蹄

    清代严可均(公元1762-1843年)所辑的《全梁文·卷六一》中收录了刘孝仪的《谢东宫赐五色藤筌蹄一枚启》,全文为:炎州采藤,丽穷绮缛。(《北户录》,段公路云:新州作五色藤筌台,时之精绍,孝仪云云,得非筌台与筌蹄讹欤。侯景床上,常设胡床及筌蹄,今海州岁贡藤镜匣一、筌台一是也。又《本行经》云:龙女名尼连茶邪,上太子宝筌提。按:筌蹄、筌台、筌提,同物异名,六朝以後,无此器物矣,当考。)这里的谢东宫,应该指梁东宫太子、著名文学家萧统(公元501-531年)。

    各种据坐的风俗与后汉胡床一起进入中国人的生活中,当时所说的胡人,基本上等同于外族人,除了东夷、西羌之外的外族人,当时都称为胡人。匈奴的后裔是胡人,鲜卑、乌丸、吐谷浑等东胡的种族也是胡人,西域各国的人们肯定也是胡人。可在中国的史书里并没有明白地对这些胡人的坐姿立传。只在《南齐书·卷五七·魏虏传》记述北魏人的风俗时写道:虏主及后妃常行,乘银镂羊车,不施帷幔,皆偏坐垂脚辕中;在殿上亦跂据。正殿施流苏帐,金博山,龙凤朱漆画屏风,织成幌。坐施氍毹褥。前施金香炉,琉璃钵,金碗,盛杂食器。魏人肯定是指鲜卑人,这些游牧人屈膝是何等困难,即使极力推进汉族化,一时也改变不了垂足坐的习惯,就是偏坐不居正中坐。在《梁书·卷五四·海南诸国传·婆利条》里说国王“带金装剑,偏坐金高坐,以银蹬支足”,这里说的偏坐肯定是据坐。另外说魏主和后妃在殿上“亦跂据”,这里是指坐在什么东西上,腿下垂,脚向上翘的坐姿,可以想像就是坐在胡床上。

    漆曲凭几、高几

    注释

    [1]故事梗概:公元318年,司马睿即皇帝位,是为晋元帝。司马睿登基,主要依赖了北方大族王导、王敦兄弟的大力支持。登基大典那天,司马睿突然拉住大臣王导同升御床,一同接受群臣的朝贺,表示愿与王氏共有天下的意向。王导吓了一跳,连忙推辞说:“太阳岂能与万物同辉,君臣名分是有区别的”,晋元帝才没有勉强他。后来,王导每次上朝,晋元帝都要起立相迎。这就是“王与马、共天下”的典故。

    [2]故事梗概:渔阳王绍信就是北齐文襄帝高澄第六子高绍信。经过渔阳郡时,高绍信与大富人钟长命同床而坐,太守郑道盖来拜谒,钟长命想起来,绍信不让,说:“此何物小人,主人公为起!”。

    [3]故事梗概:公元618年,唐高祖李渊(公元618-626年在位)登天子之位,刘文静升任纳言(门下省主管侍中)。当时高祖常和大臣共榻,刘文静进谏说:“现在天下莫不臣服,而陛下接见群臣,尚且自称其名。帝座尊严,而屈己与臣子同席,这就如同王导所说的太阳俯同万物了。”高祖说:“我虽说应天受命,昔日好友怎能忘怀?你就不要说了。”

    来源:《古典工艺家具》杂志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