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梨木竟能“缩水”?海口查扣花梨木8年减轻1389斤\印尼菠萝格平稳过渡
详细内容

花梨木竟能“缩水”?海口查扣花梨木8年减轻1389斤\印尼菠萝格平稳过渡

时间:2020-10-26     人气:401     来源:     作者:
概述:2006年5月26日和2007年5月26日,当时的海口市木材检查站执法人员两次查扣总重量为4180斤的花梨木,依照有关规定,对这两批花梨木予以没收并双人双锁存放在单位仓库里。后因仓库存在安全隐患,于2009年6月27日报海口市林业局同意后,......
2006年5月26日和2007年5月26日,当时的海口市木材检查站执法人员两次查扣总重量为4180斤的花梨木,依照有关规定,对这两批花梨木予以没收并双人双锁存放在单位仓库里。后因仓库存在安全隐患,于2009年6月27日报海口市林业局同意后,将此批花梨木移交给海口市林业局林政资源管理处(以下简称林业局林政处),移交时重量为3960斤,对于少了220斤的原因,当时木材检查站的领导解释为木材存放时间较长后水分减少导致。

令人奇怪的是,这批经过二至三年风干的花梨木,移交到了林业局林政处位于美兰区灵山镇的一家隔离苗圃后,2012年12月准备拿出来拍卖时,这次发现竟然少了1169斤花梨木。多位当时的执法人员告诉国际旅游岛商报记者,这次丢失的花梨木,其中有一根长3米、宽30公分的老料。业内人士估算,这批丢失的花梨木价值在800万元左右。墙未破,锁未砸,为何价值连城的花梨木会不翼而飞,成了无头案呢?

执法人员回忆:

两次罚没花梨木4180斤

昨天上午,海口市木材检查站原站长、现海口市林业行政执法支队副支队长陈如民,海口市木材检查站原副站长、现海口市林业行政执法支队综合科科长吴清军,海口市木材检查站原副站长、现海口市林业行政执法支队执法大队长韩远军,在海口市林业行政执法支队三楼会议室就查没的花梨木存放在苗圃保管室丢失了1169斤的问题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陈如民告诉记者,2006年5月26日,根据群众举报,一辆车牌号为琼A07520的运输车准备违法运输木材过海。当时海口市木材检查站执法人员接到举报后,立即安排执法人员前往各过海码头蹲守。当天16时46分,被举报的运输车辆缓缓驶入新港码头,执法人员立即将该车拦停,并向车主出示了执法证件。在车主的配合下,经执法人员仔细检查,在该车上发现国家二级保护植物花梨木,执法人员当场要求车主出示《海南省木材运输证》。在车主无法出示《海南省木材运输证》及有关合法来源手续的情况下,执法人员当场作出《暂扣木材通知单》,对该批查获的花梨木进行罚没,经现场过秤,在该车上共查获花梨木2960斤,后经专家鉴定,罚没的该批花梨木为正宗海南花梨。

2007年5月26日,根据群众举报,一辆车牌号为琼C13222的运输车,准备从府城南北水果市场运一批木材到福建省。接到举报后,当时海口市木材检查站执法人员前往各过海码头蹲守。当天12时23分,被举报的运输车辆缓缓驶入海口秀英港码头,执法人员当即拦停,在车主的配合下,经执法人员仔细清查,在运输水果的车辆上发现其中夹藏着国家二级保护植物花梨木。经现场过秤,在该车上共查获花梨木1220斤。

第一次移交:三年内花梨木少220斤

领导解释:自然风干木质含水量减少

陈如民告诉记者,对于查扣的两批花梨木,该检查站都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实施条例》和《海南省木材管理办法》之有关规定,对这两批花梨木予以没收并双人双锁存放在位于海口市新港天桥附近原单位仓库里,实行双人双锁,平时钥匙都是由海口市木材检查站原副站长吴清军和韩运军保管,互相制约,缺一都打不开库房之门。白天,仓库就在大家的眼皮底下,晚上,韩远军副站长就睡在二楼,周末,站里还雇请专人看管。

“后来因为站里的一台电脑丢失,站里就向海口市林业局做了汇报。2009年6月27日,海口市林业局原主要领导,以我站保管花梨木的仓库不安全为由,吩咐局林政处岑处长口头通知我站将罚没的两批花梨木移交林政处。”陈如民站长这样说。

记者从海口市木材检查站关于罚没花梨木的情况说明中还看到:2009年7月26日,海口市林业局林政处岑处长及海口市木材检查站吴清军、韩远军以及工作人员杨杰、李永康、陈燕香和许少玲等共同将罚没的两批花梨木运往秀英港过磅。经现场过磅,罚没的花梨木共计3960斤,双方共同签字办理移交手续。

对于少了220斤花梨木,吴清军和韩远军是这样对记者解释的,从查扣到移交,保管时间共计3年零两个多月。期间,由于受保管仓库环境影响,罚没的花梨木在保管期间产生自然风干、水分蒸发、木质含水量减少,导致两批花梨木损耗220斤,总体重量由原有的4180斤减少为3960斤就不足为怪了。

随后,记者问,有读者反映,海口市林业局将罚没的花梨木移交到美兰区灵山镇一苗圃内,你们知道吗?“知道,那是领导决定的,我们只负责移交,至于保管到什么地方,有没有安全措施,那全是由领导拍板。”

第二次移交:花梨木又少了1169斤

领导解释:也许过磅时花梨木带泥巴

负责接收花梨木的岑处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批货物移交时,也没有召开局务会议,当时只是主要领导口头交代让我去办。2009年7月26日,收到这批花梨木后,我当场打了一张到海口木材检查站移交林业局花梨木3960斤的收条。”

移交完后,他就将这批花梨木,按领导的意思拉到海口市林业局租的位于灵山镇的隔离苗圃内,那里的工作人员都是聘请的。

“2012年12月8日,海口市林业局准备将罚没的两批花梨木进行拍卖,过磅时发现,原有的3960斤的花梨木,只剩下2791斤,一算账这次少了1169斤,于是,我和陈如民站长向海口市林业局时任主要领导做了汇报。”岑处长这样对记者说。

“怎么少的,也许是风干,也许当时过磅时,花梨木上面带有泥巴?”岑处长这样对记者说。

对于岑处长找出的这种理由,海口市木材检查站多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两批花梨木移交时,已经有3年多的时间,风干之说的理由根本站不住脚。再说,他们移交时,其中有一根长3米,宽30公分的花梨木老料却不翼而飞。对于丢失花梨木的价值,多位业内人士称,初步估计在800万元左右。

“为何这时知道花梨木丢失,却没有选择报警呢?”记者问?

“报不报警,那是领导定的,我的职责是给领导汇报。”岑处长这样说。

新任局长:2014年6月报案

目前案件还在调查之中

为了澄清事实,当时海口市木材检查站的多位执法人员对记者表示,好端端的单位仓库不存放,为何要将花梨木存放到远离市区的海口市林业局租赁的苗圃内,这家苗圃具备存放罚没物资存放的条件吗?如果不具备,领导为何又要将数额巨大的花梨木放在那里呢?

采访结束时,一位知情者称,新上任的李世高局长听说一批花梨木存放在苗圃仓库里,就和副局长、调研员等7名领导到苗圃查看,现场见到了一名男子,就惊讶地问,“你怎么在这里”,那男子就说,“我负责看花梨木”。

“你是谁?”有领导问,那男子说,“我是某领导的表弟”。对于这一说法,还有待公安部门进一步调查核实。

李世高局长告诉记者,2013年底,他担任海口市林业局局长后,2014年6月份,按省市有关部门的要求,立即向海口市公安局报案,后案件移交到美兰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据商家反映,菠萝格在经过了前段时间的价格调整之后,近期菠萝格的价格无明显的变动,平稳为主。另外在需求方面,商家表示现阶段是淡季时期,菠萝格的需求量较为疲软,行情低位调整。目前广东市场印尼菠萝格长2.2—3.2m、厚5cm、A级报价7500—8000元/立方米。

(记者陈振伟)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图:黑酸枝木

    首先是重量有区别。

    紫檀属的花梨木类木材都较轻软,多浮于水,7种花梨木(越柬紫檀、安达曼紫檀、刺猬紫檀、印度紫檀、大果紫檀、囊状紫檀、鸟足紫檀)的气干密度为0.53-1.01克每立方厘米(平均0.79-0.91克每立方厘米);红酸枝木多沉于水,7种红酸枝木(巴里黄檀、赛州黄檀、交趾黄檀、绒毛黄檀、中美州黄檀、奥氏黄檀、微凹黄檀)的气干密度为0.90-1.22克每立方厘米(平均1.02-1.14克每立方厘米)。黑酸枝木也多沉于水,8种黑酸枝木(刀状黑黄檀、黑黄檀、阔叶黄檀、卢氏黑黄檀、东非黑黄檀、巴西黑黄檀、亚马孙黄檀、伯利兹黄檀)的气干密度为0.82-1.33克每立方厘米(平均0.92-1.06克每立方厘米)。

    其次是木屑水浸出液的荧光现象。

    木刨花水浸液,花梨木类多有荧光现象(鸟足紫檀最为显著),而红酸枝木类和黑酸枝木类则无。

    还有就是气味方面。

    花梨木类木材多有辛辣的芳香气味,而红黑酸枝类则多有浓郁的酸香气味。

    再有就是花梨木类木材多系散孔材至半散孔材或环孔材倾向明显,而红黑酸枝类是散孔材,半环孔材几不得见。

    最后,花梨类材色红褐至紫红,比较均匀,射线组织同形,无异形射线组织倾向,通常单列。红黑酸枝木类材色红褐至紫红或黑,比较均匀,常夹杂有深色条纹,射线组织通常同形,异形倾向明显,通常2列,单列射线较少。


    明与清,

    每一个皇帝,都有一宫的家具,

    而这每一件家具,

    都见证了皇宫岁月,

    不止是一两个皇帝,甚至不止一个朝代。

    尊贵无比、至高无上!

    用什么来比喻京作宫廷家具都不为过。

    因为,

    在皇帝的眼里,

    所有的豪门都是平民。

    碧波荡漾的金水河绕着巍峨的紫禁城,高大的红墙裹着恢宏的金銮殿,在宫禁森严的皇廷内宫里,那些尊贵威严的宫廷家具,是作为皇权的象征符号而被设计和存在的,而在这些家具身上,有着属于他们自己的皇家故事。

    在明清时期,名贵硬木的使用特权是属于社会高等级群体的,而宫廷家具,则更为皇家之独有。京作家具自酝酿诞生之时起,就属于皇权威仪的一部分。附著于其上的,是王室的权力尊严和至高无上的皇权象征,莫说寻常百姓家了,就是王公贵族,也绝不能因此而逾越半分。有时,朝廷会赏赐一些宫里的家具给王公大臣们,不过,一定会减去一些雕饰龙纹什么的,以示降格使用。

    在封建王朝时代,为宫廷提供的服务无疑是最重要的。为此,朝廷设立了专门的衙门负责家具的制作,明朝的御用监和清朝造办处就是这样的专门机构。而基于需要,各地的能工巧匠也被朝廷征召,云集北京,他们共同的目标就是为宫廷制作家具而来。能奉召入京,在当时是一件很荣耀的事儿。各地的工匠们汇聚京城后,旦夕相处,彼此切磋与交流,最终形成了京作家具独特的艺术表现手法。

    京作家具,融汇了各流派家具的风格特点,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成长起来的。

    作为皇家日常使用的器物,在制作上自然不能有丝毫的马虎,能做多好就做多好!在材料的使用上绝不吝惜成本,经常一木连做,有时甚至整件家具都是用一根木头制成的。而各种高、精、尖的复杂工艺也都悉数上阵,仅在榫卯的结构上就有数百种工艺体现。不仅如此,皇帝也经常会对家具的制作提出明确的尺寸和装饰要求。

    工不厌精、料不厌细,京作家具之精美,可见一斑。

    由于宫廷的高标准要求,在我国家具的发展史上,明清时期的名贵硬木家具制作达到了登峰造极的水平。

    随着清朝晚期的内忧外患,“清宫造办处”逐步走向衰落,许多宫中的能工巧匠相继流落民间,他们把从宫中带出来的制作绝艺运用到了民间家具的制作之中,这为民间京作家具的发展奠定了深厚的基础。正如唐诗所言,“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这些宫廷大师的影响和带动下,北京一带的民间家具制作受到了宫廷家具风格的极大影响,宫廷风格被融于民间家具的制作之中,最终促使京作家具成为与广作、苏作鼎足而立的家具流派之一。

    近年来,民间京作家具收藏与消费热潮不断高涨,京作家具的制作更是推陈出新,京作家具文化迎来了新的鼎盛时期。(北京兰佰/文)

    (来源:中国红木古典家具网)

    阅读全文
  • 据报道,加蓬新上任的主管林业的部长,对本国一些参与非法采伐和贸易花梨木的行为发起一项打击。国际媒体报道称,一些官员由于参与非法采伐和出口花梨木而被指控、拘留和调查。据了解,该花梨木是指在国际市场上被称为巴花的硬木,木材多销往亚洲市场。


    2015年,在国家高压反腐的政策下,高端红木家具消费应声下滑。之前高端红木家具市场主力大红酸枝的销售情况最惨不忍睹,不少商家表示销售量下跌幅度在60%-80%之间。但詹总却认为,高端红木家具市场的需求依然存在。2015年,大红酸枝家具卖不出去主要是因为2013年大红酸枝原材价格涨得太厉害,家具厂家因原材价格太高不敢生产,而买家同样因为家具成品价格太高不敢入手。但经过2014-2015年的漫长调整,大红酸枝的价格已经回调了很多。目前的价格处于一个相对合理的范围,是有实力的家具生产厂家和高端红木藏家可以接受的范围。因此有理由相信2016年,红木家具和原材市场将会呈现较大的投资机会。
    詹总表示,2015年下半年走访了观澜和仙游等红木市场,通过与同行之间的沟通了解,目前国内大红酸枝适合用于生产家具的料其实并不是特别多,不是材料太小就是收藏料。在这种情况下,嗅觉敏感的商家重新进入原材市场的可能性也不断加大,这或会给低迷的大红酸枝市场带来一定的复苏。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