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梨木缩水1169斤后续追踪:官员涉嫌严重违纪\印尼菠萝格价格有所下滑
详细内容

花梨木缩水1169斤后续追踪:官员涉嫌严重违纪\印尼菠萝格价格有所下滑

时间:2020-10-26     人气:547     来源:     作者:
概述:花梨木缩水1169斤后续追踪本报讯昨日,海南廉政网发布消息,海口市农业局党组书记、局长林劲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记者罗晓宁本报相关报道2009年7月26日,时任海口市林业局局长的林劲指示海口市林业局有关科室负责人,将原海口市木材......
花梨木缩水1169斤后续追踪

本报讯昨日,海南廉政网发布消息,海口市农业局党组书记、局长林劲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记者罗晓宁

本报相关报道

2009年7月26日,时任海口市林业局局长的林劲指示海口市林业局有关科室负责人,将原海口市木材检查站2次执法查扣罚没的一批重量为3960斤的花梨木,从木材检查站的仓库调出,移往该局位于美兰区灵山镇的林业隔离苗圃保存。2012年8月,海口市林业局准备将该批花梨木进行公开拍卖,有关负责人一同前往苗圃仓库,竟然发现保存在仓库内的花梨木仅剩下2791斤,少了1169斤。

6月16日,本报以《花梨木移交3年后少了1169斤》为题,在2、3版对此事进行了报道。6月18日,本报进行了追踪报道,原海口木材检查站工作人员称,花梨木减少可能是“内鬼”干的。

记者了解到,报道刊发后,海口市委市政府有关负责人高度重视,第一时间了解详细情况,表示绝不偏袒,一查到底。

记者调查此事期间,海口市林业局、海口市农业局有关人员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年移放花梨木时,时任林业局长林劲并未召集有关负责人上会进行讨论。

来源:海南特区报


印尼菠萝格价格有所下滑。据商家反映,印尼泗水是菠萝格加工的主要地区,当地的商家从苏拉威西、加里曼丹砍伐菠萝格之后便会将菠萝格运到泗水加工,再出口到全球各地。但是去年4月份时期泗水关闭了当地百多家加工厂,大量的加工厂被迫外迁,菠萝格的产能因此受到严重的影响。经过一年时间的调整,大部分外迁的工厂逐渐恢复生产,菠萝格的产能逐渐提升,大量的菠萝格新货因此不断涌入中国市场,然而近段时间中国市场恰好处于淡季时期,加之年初时期下游家装、户外园林等市场较为清淡,商家库存难以有效消耗。在库存多且新货不断入市但下游需求不振的影响下,菠萝格应声下跌,跌幅大约为300—500元/立方米。目前广东市场印尼菠萝格长3m以上、厚2.5—5cm、A级报价8000—8500元/立方米;长2m、厚2.5—5cm、A级报价7600—8200元/立方米。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2006年5月26日和2007年5月26日,当时的海口市木材检查站执法人员两次查扣总重量为4180斤的花梨木,依照有关规定,对这两批花梨木予以没收并双人双锁存放在单位仓库里。后因仓库存在安全隐患,于2009年6月27日报海口市林业局同意后,将此批花梨木移交给海口市林业局林政资源管理处(以下简称林业局林政处),移交时重量为3960斤,对于少了220斤的原因,当时木材检查站的领导解释为木材存放时间较长后水分减少导致。

    令人奇怪的是,这批经过二至三年风干的花梨木,移交到了林业局林政处位于美兰区灵山镇的一家隔离苗圃后,2012年12月准备拿出来拍卖时,这次发现竟然少了1169斤花梨木。多位当时的执法人员告诉国际旅游岛商报记者,这次丢失的花梨木,其中有一根长3米、宽30公分的老料。业内人士估算,这批丢失的花梨木价值在800万元左右。墙未破,锁未砸,为何价值连城的花梨木会不翼而飞,成了无头案呢?

    执法人员回忆:

    两次罚没花梨木4180斤

    昨天上午,海口市木材检查站原站长、现海口市林业行政执法支队副支队长陈如民,海口市木材检查站原副站长、现海口市林业行政执法支队综合科科长吴清军,海口市木材检查站原副站长、现海口市林业行政执法支队执法大队长韩远军,在海口市林业行政执法支队三楼会议室就查没的花梨木存放在苗圃保管室丢失了1169斤的问题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陈如民告诉记者,2006年5月26日,根据群众举报,一辆车牌号为琼A07520的运输车准备违法运输木材过海。当时海口市木材检查站执法人员接到举报后,立即安排执法人员前往各过海码头蹲守。当天16时46分,被举报的运输车辆缓缓驶入新港码头,执法人员立即将该车拦停,并向车主出示了执法证件。在车主的配合下,经执法人员仔细检查,在该车上发现国家二级保护植物花梨木,执法人员当场要求车主出示《海南省木材运输证》。在车主无法出示《海南省木材运输证》及有关合法来源手续的情况下,执法人员当场作出《暂扣木材通知单》,对该批查获的花梨木进行罚没,经现场过秤,在该车上共查获花梨木2960斤,后经专家鉴定,罚没的该批花梨木为正宗海南花梨。

    2007年5月26日,根据群众举报,一辆车牌号为琼C13222的运输车,准备从府城南北水果市场运一批木材到福建省。接到举报后,当时海口市木材检查站执法人员前往各过海码头蹲守。当天12时23分,被举报的运输车辆缓缓驶入海口秀英港码头,执法人员当即拦停,在车主的配合下,经执法人员仔细清查,在运输水果的车辆上发现其中夹藏着国家二级保护植物花梨木。经现场过秤,在该车上共查获花梨木1220斤。

    第一次移交:三年内花梨木少220斤

    领导解释:自然风干木质含水量减少

    陈如民告诉记者,对于查扣的两批花梨木,该检查站都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实施条例》和《海南省木材管理办法》之有关规定,对这两批花梨木予以没收并双人双锁存放在位于海口市新港天桥附近原单位仓库里,实行双人双锁,平时钥匙都是由海口市木材检查站原副站长吴清军和韩运军保管,互相制约,缺一都打不开库房之门。白天,仓库就在大家的眼皮底下,晚上,韩远军副站长就睡在二楼,周末,站里还雇请专人看管。

    “后来因为站里的一台电脑丢失,站里就向海口市林业局做了汇报。2009年6月27日,海口市林业局原主要领导,以我站保管花梨木的仓库不安全为由,吩咐局林政处岑处长口头通知我站将罚没的两批花梨木移交林政处。”陈如民站长这样说。

    记者从海口市木材检查站关于罚没花梨木的情况说明中还看到:2009年7月26日,海口市林业局林政处岑处长及海口市木材检查站吴清军、韩远军以及工作人员杨杰、李永康、陈燕香和许少玲等共同将罚没的两批花梨木运往秀英港过磅。经现场过磅,罚没的花梨木共计3960斤,双方共同签字办理移交手续。

    对于少了220斤花梨木,吴清军和韩远军是这样对记者解释的,从查扣到移交,保管时间共计3年零两个多月。期间,由于受保管仓库环境影响,罚没的花梨木在保管期间产生自然风干、水分蒸发、木质含水量减少,导致两批花梨木损耗220斤,总体重量由原有的4180斤减少为3960斤就不足为怪了。

    随后,记者问,有读者反映,海口市林业局将罚没的花梨木移交到美兰区灵山镇一苗圃内,你们知道吗?“知道,那是领导决定的,我们只负责移交,至于保管到什么地方,有没有安全措施,那全是由领导拍板。”

    第二次移交:花梨木又少了1169斤

    领导解释:也许过磅时花梨木带泥巴

    负责接收花梨木的岑处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批货物移交时,也没有召开局务会议,当时只是主要领导口头交代让我去办。2009年7月26日,收到这批花梨木后,我当场打了一张到海口木材检查站移交林业局花梨木3960斤的收条。”

    移交完后,他就将这批花梨木,按领导的意思拉到海口市林业局租的位于灵山镇的隔离苗圃内,那里的工作人员都是聘请的。

    “2012年12月8日,海口市林业局准备将罚没的两批花梨木进行拍卖,过磅时发现,原有的3960斤的花梨木,只剩下2791斤,一算账这次少了1169斤,于是,我和陈如民站长向海口市林业局时任主要领导做了汇报。”岑处长这样对记者说。

    “怎么少的,也许是风干,也许当时过磅时,花梨木上面带有泥巴?”岑处长这样对记者说。

    对于岑处长找出的这种理由,海口市木材检查站多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两批花梨木移交时,已经有3年多的时间,风干之说的理由根本站不住脚。再说,他们移交时,其中有一根长3米,宽30公分的花梨木老料却不翼而飞。对于丢失花梨木的价值,多位业内人士称,初步估计在800万元左右。

    “为何这时知道花梨木丢失,却没有选择报警呢?”记者问?

    “报不报警,那是领导定的,我的职责是给领导汇报。”岑处长这样说。

    新任局长:2014年6月报案

    目前案件还在调查之中

    为了澄清事实,当时海口市木材检查站的多位执法人员对记者表示,好端端的单位仓库不存放,为何要将花梨木存放到远离市区的海口市林业局租赁的苗圃内,这家苗圃具备存放罚没物资存放的条件吗?如果不具备,领导为何又要将数额巨大的花梨木放在那里呢?

    采访结束时,一位知情者称,新上任的李世高局长听说一批花梨木存放在苗圃仓库里,就和副局长、调研员等7名领导到苗圃查看,现场见到了一名男子,就惊讶地问,“你怎么在这里”,那男子就说,“我负责看花梨木”。

    “你是谁?”有领导问,那男子说,“我是某领导的表弟”。对于这一说法,还有待公安部门进一步调查核实。

    李世高局长告诉记者,2013年底,他担任海口市林业局局长后,2014年6月份,按省市有关部门的要求,立即向海口市公安局报案,后案件移交到美兰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西班牙对软木锯材的进口呈现持续上升的趋势,自2012年开始已经连续四年增长。根据西班牙木材协会的数据,去年,西班牙共进口了95万立方米的软木锯材,年增长幅度达6%。
    由于房地产市场的崩盘,西班牙在2007年至2012年间,软木进口量大幅跳水,下滑幅度一度达到74%。木业市场分析师表示,近年来西班牙木材市场的反弹主要源于大量房地产库存以及模具行业的空前发展。
    法国是西班牙第一大软木供应地,去年法国软木的进口增长达到12%。另外从德国、俄罗斯以及葡萄牙的进口量也大幅上升。来自巴西、美国的软木进口也呈现大幅增长的趋势。根据美国海外农业服务的数据显示,过去两年美国对西班牙的软木出口上升7%。
    从今年第一季度的数据来看,西班牙对软木锯材的需求依然保持稳定,进口量增长趋势明显,增长幅度预计和去年持平。
    阅读全文
  • 6月12日缅甸花梨木涨价,9月中旬大红酸枝涨价,10月15日刺猬紫檀涨价,这段时间微凹黄檀开始涨价,现在赞比亚紫檀疯涨。。。
    当前的红木市场涨声一片,到底是短期行情还是长期趋势?很多人表示对现在的行情“看不懂”,包括很多红木家具厂也对后续的选材方向比较困惑。应木友要求,我们特邀请对红木市场分析判断基本全部都被市场所验证(详见本平台历史文章)的张家港资深木材商毛显林先生对东南亚花梨木及整个红木市场的后市行情进行解读:
    2013年花梨木的过山车行情让红木行业记忆犹新,所以,至今有百分之八十的人认为今年的东南亚花梨木会走出与13年同样或相似的行情。
    2013年的缅甸花梨木上涨是因为国内市场的火热和囤积,今年缅甸花梨木行情与13年的根本不同之处是,这一次缅甸花梨木的行情不是从国内市场热起来的,从年初到年中直至现在,缅甸花梨木的行情都并不被市场上的多数人所看好。
    今年以来的上涨完全是国外货源供应的不断紧缩和国内生产厂家硬性需求的失衡才一步步抬高。甚至原来普遍预期在9月底的国际濒危大会上缅甸花梨会被列入濒危,但因产地国的原因而没有进行提案。正常情况下会对行情带来负面影响并挤干水份,但未列入濒危不仅未让其价格有任何回落,反而在濒危大会后再次迎来十天20%的快速上涨。
    至今很多人都还没有看到这一本质上的不同。
    现在,没货源,无路可走,全部切断。缅甸、老挝、柬埔寨的花梨木,没有一条路可以走通:
    老挝鸟足紫檀(老挝花梨):老挝政府严查管控,一根不出。越南市场上的老挝花梨木库存已经搬空。
    柬埔寨越柬紫檀(柬埔寨花梨):也受到政府管控,没有木头可以出。
    缅甸大果紫檀(缅甸花梨):缅甸有二条路,一条从缅甸北部进入中国瑞丽和弄岛的缅甸花梨木是2013年原来进入中国的库存垃圾料,无新砍伐木头进来的。现在缅北一打仗,更没法进入。另外一条是缅甸南部首都仰光用集装箱走私的方木,从今年开始查的越来越紧,扣了很多车木头,缅甸11月中旬又刚刚从日本引进了集装箱X光扫描设备,进一步杜绝了花梨木走私。
    东南亚花梨木后市行情:明年2月中旬出货量一上来,3月份进入货源紧张,5月底爆仓见底。但价格到3万后市场就没有动力了。
    中山市场--曾经辉煌过,但现在对中国红木市场份额由原来面向全国,减到广东省内市场。现在红酸枝有仙游顶着,轮不到中山做;缅甸花梨木有东阳,河北,新会市场做,轮不到中山;非洲花梨:由东阳,新会巿场,也轮不到中山。中山大涌家具市场后面可以做的家具用材只剩下:非洲莫桑材,南美铁木豆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木材。
    福建仙游--以前主要做小叶紫檀,黄花梨,大红酸枝。福建仙游家具用材接下来,只有2个高档用材树种可以选择,国内库存的和马达加斯加的,这两个树种后面到货也不会多,因为都是二级濒危物种。马达加斯加大叶紫檀应该会涨30--40%左右。微凹黄檀作为大红酸枝的仿替用材,在大红酸枝大幅上涨比价之下,预计会涨到60%--80%左右。
    仙游有很多工厂已经开始进入赞比亚紫檀用材当中,因为它确实是物美价廉的用材。赞比亚紫檀明年上半年的价格可能会回调一下,因为有大批进入市场,到下半年仙游会有一半的工厂会把赞比亚紫檀作为家具用材,到时赞比亚紫檀会再次进入上涨趋势,预计到明年下半年会上涨60%以上。
    浙江东阳和广东新会市场,做非洲花梨家具的厂家,面临非洲花梨木涨价压力,会有一半工厂转型其它便宜树种,例如:红贵宝,,,,并会带动这些木种全面上涨!
    刺猬紫檀(非洲花梨):10月1日前价格4800元,10月中旬5500--5800元,现在过后6000--6200元,1月2日列入濒危二和尼日利亚管控后,缩量,至2月中旬可看到7000元/吨。
    红高棉(安哥拉紫檀)原木:现在4100元---4500元/吨,明年上半年至少会再涨1000元。
    后记:
    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能在两周后在美国德克萨斯引起一场龙卷风--蝴蝶效应。
    作为红木主力用材的花梨木,目前产地货源已基本全部切断,给市场供求留下巨大缺口,花梨木厂家在成本压力和无米下锅的无奈之下只有选择替代树种,但因为材质和量的问题,实际上可供选择的替代树种也仅有几种,集中的选择势必又会再次打破它们的供求平衡。红木市场蝴蝶效应开始!
    此木雕为晚清民国时期的作品黄杨木雕吕洞宾与小鬼。木雕高16厘米,底座直径20厘米。为武汉藏家施汉明所收藏。

    施汉明在汉口香港路文物市场开有一间以古印章为主的“源亨阁”古玩店,除了销售和自己雕刻印章外,在全国各地淘货时,看到自己喜欢的“老玩意”也收购一些,这不,这尊黄杨木的人物雕件吕洞宾与小鬼就是他从古玩市场淘回的宝贝。

    此雕件人物憨态可掬,吕洞宾仙风道骨的人物形象与小鬼的调皮形成了鲜明对比。经过岁月的磨砺,整个雕件包浆明显,雕工粗犷古朴,层次分明。

    “黄杨木如此大的雕件是比较难得的。”施汉明向记者介绍。

    黄杨木雕,顾名思义是以黄杨木为原料的雕刻技艺,是我国传统木雕艺术中的一个门类,在浙江它与“东阳木雕”、“青田石雕”并称为“浙江三雕”。

    黄杨木雕有着悠久的历史,只是它具体起源于哪个朝代,目前无从考证。明清时期,黄杨木雕已经形成了独立的手工艺术风格,并且以其贴近社会的生动造型和刻画人物形神兼备而受到人们的喜爱,内容题材大多表现中国民间神话传说中的人物,如八仙、寿星、关公、弥勒佛、观音等。

    晚清民国以后的黄杨木雕圆雕小件以其古朴而文雅的色泽、精致而圆润的制作工艺,且适宜把玩和陈设等特点,一直深受收藏者的喜爱。

    由于黄杨木雕日益受到人们的喜爱,价格一路走高。近年来有不良商人用作伪的方式以假乱真。如用与黄杨木容易混淆的木材来冒充,主要是水黄杨,近年也有用栀子、卫矛等仿制的。但后几种树材年轮较粗,木色较偏白,比较容易区分。黄杨木原木皮色淡黄,直径一般不会粗过30厘米,大多数在20厘米以下较常见,断面打磨后年轮较细密,每圈年轮最多不超过一毫米,色淡黄至偏白,无边材,无毛孔,手感细腻,长直材料少见。水黄杨色偏白,年轮较粗,边材厚,有大型材料。黄杨木成品一般为小件圆雕,偶有透雕卡子花饰件,手感细腻。水黄杨一般多偏大型雕件,原木色偏白,手感偏涩。还有为了仿真而上色作旧的方法,此种作伪的色泽不自然,且没有包浆。鉴别时可用软布或棉签蘸取少量“香蕉水”擦拭,赝品会褪色,真品则不会。(向凌燕/图文)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