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北地区中国原木采购商对新西兰木材挑剔\从文博会透视红木家具文化营销
详细内容

华北地区中国原木采购商对新西兰木材挑剔\从文博会透视红木家具文化营销

时间:2020-10-26     人气:379     来源:     作者:
概述:中国是新西兰原木的重要进口国。目前中国的针叶材原木库存总量仍然保持在430至470万m3的水平上居高不下。如果包含集装箱中的原木,总库存量为510万m3。中国木材市场的销售情况稳定,港口日均原木装船量为6.5万至7万m3,这个数量在一年中的......

中国是新西兰原木的重要进口国。目前中国的针叶材原木库存总量仍然保持在430至470万m3的水平上居高不下。如果包含集装箱中的原木,总库存量为510万m3。中国木材市场的销售情况稳定,港口日均原木装船量为6.5万至7万m3,这个数量在一年中的这个时候是相对较高的。

中国的原木采购商变得更加挑剔,特别是在华北地区。5.8m长和3.8m长原木的价格差距越来越大。由于原木库存量大,市场显得比较弱,所以原木质量显得也越来越重要。



造型优美的红木家具组图

5月17日至20日,第九届中国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在深圳举行。与往届展会不同的是,除了常规文化创意类的展示外,记者在文博会现场发现不少红木家具企业也在进行产品展示,其展厅布置别出心裁,突出了产品独特的工艺造型和丰富的文化底蕴。如中山大涌以手工工艺著称的合兴·奇典居、号称苏作精品的苏州大圣红木家具厂、东阳木雕城等红木代表企业,已经认识到未来产品的竞争更大程度上是设计、造型、理念等软实力的竞争。

不可否认,红木家具是与中国传统文化结合最紧密的一个门类,而在消费者欣赏水平及家居环境日益提高的今天,搭上文化快车,打文化牌为企业产品增值已成为现代红木家具企业进行品牌提升和营销的重要方式之一。但也有一些企业,产品没有真正具备文化品位,而仅仅借文化概念包装产品,使得家具与文化貌合神离。既浪费了资源又没能留住消费者,可谓得不偿失。本期,本报记者将采访3家在文化营销上各有特色的红木家具企业,再通过业内专家评点,试图找到一条家具与文化融合最为紧密自然的道路。

李兴畅:高标准作业是不可复制的核心竞争力

企业特色:

中山市太兴家具有限公司拥有中山大涌镇400家企业中精品和装修都独具特色的展厅:红木文化馆。太兴于1999年成立,发展至今14年的秘诀,董事长李兴畅表示是不断加强产品质量、强化产品创新,特别是对产品标准的精细化管理。定位标准不仅包括产品标准,更包括服务标准,用高标准来要求企业,从而赢得市场。他说:“任何产品、任何工艺、任何设计,都可能因为市场环境出现同质化,从而变得不再有竞争力,但企业能始终保持一颗坚持向上、坚韧不拔的心,坚持高标准作业,这就不是所有红木企业都能做到的。”

文化营销:

红木家具的发展源远流长、文化底蕴深厚,正如李兴畅所说,他们只是通过各种方式,让红木家具的文化外放出来,让人们了解红木及其文化。

在太兴的红木文化馆里有木材产品区、从秦汉以来各个时代的家具展示区、各式仿明清的经典家具等。这些文化环境的营造,让人们亲身感受到了红木文化的熏陶。同时,通过举办各种展现红木文化的设计大赛,集中广大设计者们的文化创意,实现文化与产品的融合。

不仅如此,太兴在挖掘红木文化内涵与现代人需求相结合上也很出彩。李兴畅说,现代人生活节奏快,造成了很多诸如颈椎病等亚健康病症,太兴从红木家具的养生价值、养生文化出发,在设计上引入人体工程学,根据人体穴位分布来设计家具的高低和造型,从而为消费者提供一系列能养生的家具产品。

李兴畅强调,太兴不仅仅在做一件红木产品,更把弘扬红木文化作为企业使命。红木大气、沉稳,经过岁月磨砺,更显坚韧。其通过公司内部的企业文化建设,向生产一线的员工和销售部门的员工等宣传红木文化,培养太兴员工的红木情结。只有深爱和了解红木文化的人,才能做好红木家具,卖好红木家具。

遭遇瓶颈:

在采访中,李兴畅也谈到了目前红木家具产业存在的一些困惑和制约企业发展的瓶颈。他说,红木家具业属于文化产业,用文化产业促进红木家具产业化发展,除了企业自身努力外,更离不开政府对企业的支持,包括在资金、政策、市场环境、木材资源等方面的引导和帮助。

同时,他认为,中国红木不应该只在国内发展,更要跨出国门,走向国际。如何将具有传统文化气息的红木家具或以中国传统元素为根的实木家具打入国际市场,设计理念和文化理念的融合是目前企业正在努力思考的问题。

萧广铎:新古典主义的完美诠释

对同样在中山大涌镇的合兴(奇典居)家具有限公司来说,这次作为中山唯一一家参展文博会的企业,则有着与太兴不同的文化思路和理念。

企业特色:

创新与发展是合兴的经营思路。“合时尚理念、兴品位家居”是合兴·奇典居多年来的经营思想。经过20多年的发展,合兴·奇典居获得了近百个创新设计专利,形成了多个产品系列,走上了自主品牌的发展之路。通过品牌推广以及在科技、设计和经营上不断超越,在“现代红木家具”的创新与发展上走在了前列。

文化营销:

合兴总经理萧广铎告诉记者,明年,合兴·奇典居将在加强“市场化”推广上发力,计划扩大品牌宣传力度,优化质量与服务管理,坚定不移地走“精品化”路线,通过会所、专卖店、代理商等推广形式,实现资源共享。并且一如既往,认真为消费者打造每一件家具,让更多人体验到合兴·奇典居产品的魅力。

合兴在秉承传统文化精髓的同时,抛掉了单纯堆砌与复制,在设计和制作上融入诸多时尚元素,以此体现家具造型的简洁与舒适,并在表现内容上进行扩展和深化。如家具形体和装饰上多吸收现代元素,以符合现代消费需求和人们的使用习惯,使传统家具在具有使用功能的同时,兼具艺术性。因此,关联到了一个新名词:“新古典主义”,这是合兴·奇典居对红木文化的一种全新表达。

在工艺上,合兴·奇典居制定了一套完整得近乎苛刻的品质控制体系,从原材料到木工、雕花、打磨等各道工序,都有极其严格的执行标准。其次是技术,合兴在2003年就解决了木材干燥的技术难题,投资100多万元引进了意大利真空烘干设备,在行业内是第一家运用真空干燥技术的企业。第三是创新,主要是在产品设计上,如经典“合兴椅”,不仅获得了外观设计国家专利,而且荣获广东专利优秀奖,成为了唯一一家获此殊荣、受表彰的家具企业。故此,企业一直把追求完美产品视为核心竞争力来对待。

遭遇瓶颈:

萧广铎说,合兴也不可避免地遇到了企业转型阶段所遇到的各种问题。比如如何避免产量与质量相冲突的难题,这其实也是行业面临的问题。红木家具与其他行业不同,专业技术要求很高,技术工人培养周期长,人才的青黄不接使得企业规模难以扩大,如果强行扩大产量,新增人员技术难以达标,产品质量势必会受到影响,但保证了质量又难以扩大产量,不利于企业发展;所以,企业一直都在尝试怎样更好地解决这些问题。

叶武东:推广现代东方人文生活新概念

如果说太兴和合兴有着浓浓的广作风格,那么来自台湾的现代东方家具品牌青木堂承袭了东方的古典之美而又融合了现代东方人的生活方式。

企业特色:

青木堂是一家成立于1958年的台湾家具企业,其前身是永兴家具,并于2000年来到上海谋求更大发展。

从永兴实木家具到青木堂现代东方家具,再到现代东方人文生活新概念提出,这是永兴家具事业发展史上的3次跨越。凭借着经营多年的传统工艺、品牌信誉和诚信理念,融汇了两代人的理想智慧,他们发展开拓的不仅仅是生意买卖,还有明确的现代东方文化追求,唯此,他们才勇敢而坚定地描绘着从台湾到上海,从上海到世界,这样一条现代东方人文生活新概念的发展轨迹。

文化营销:

在青木堂现代东方家具的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了属于自己的企业文化,从决策者到设计者、生产者、营销者、配送者,要求每个员工在每个环节、每个细节都躬身践行、遵循不悖。他们将荣誉奉为最高原则,强调责任、道德、诚信和效能。

青木堂现代东方家具品牌负责人叶武东表示,青木堂视客户为朋友,并建有客户档案信息管理制度。时常在青风会馆举办一些人文活动,邀请客户及有共同兴趣爱好、喜爱东方四艺的朋友一起参加。当年台湾大学图书馆新馆落成后,馆方希望做一个稳重别致的大门,后来他们发现心目中理想的大门正躺在永兴祥木业工厂的地板上。其更是不计成本,秉持百年树人的道德精神为其定制。之后馆方特为此修改内部装饰,追加馆内家具委托永兴制作。馆内原本设计的沙发虽然舒适休闲,但布面不易清洗,唯有实木家具的自然纹理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此外,青木堂先后承揽了台湾“中央研究院”科学图书馆、台北故宫[微博]博物院、台湾美术馆、高雄大学图书馆、台湾最高行政长官公署接待厅家具等重大工程项目,这都倾注了青木堂家具简约、质朴、自然、尊贵的器物精神理念。青木堂所提倡的现代东方人文生活新概念是经由几代哲匠艺人锲而不舍的追求,努力积累升华的结果。

遭遇瓶颈:

对于青木堂来说,最大的瓶颈莫过于遭遇到企业转型的问题。以前的永兴家具事业,运营模式是工厂式经营,而转型后的青木堂,采取的是门市为主的经营方式,这就存在传统的手工艺与现代科技结合的问题,从传统的经营模式发展至永续经营,也是大多数红木家具企业具有代表性的一个难题。

在对外推广东方人文生活的认可度问题上,叶武东说青木堂已经将企业经营和推广东方人文生活融为一体,目前,青木堂在主要的省市已经有直营店和经销商。“大家对我们提出的东方人文生活也非常认可,现在我们希望把东方文化慢慢渗透到西方,但是西方认识东方文化将有一个过程,我们希望透过产品和理念潜移默化,让全世界更多地人了解和认可我们的传统文化。”

观点:

中国建筑装饰行业协会秘书长张仁:目前,国家在大力推动文化产业发展。借此契机,红木家具企业也搭上了文化的快车,推出了各式各样的文化品牌活动,我认为企业在做品牌活动时,首先应该认识到红木文化和其不同历史阶段的价值取向。其次,对于红木家具企业来说,企业文化就是老板文化,未来的竞争归根到底是质量、服务、企业诚信的竞争。只有做好了这些,才能让文化和产品融为一体,在当下的行业形势下立于不败之地。

南京林业大学家具与工业设计学院院长吴智慧:文化有很多种。是一个很大很泛的概念。比如中国家具文化,就可分为传统家具文化和现代家具文化。这包含了很多中国元素的东西在里面。有生活方式、社会等级、社会关系、礼仪、民族习惯等。而每一个家具的门类都不同,所以蕴含的文化特色也不一样。我认为企业在进行文化营销时,首先要明白家具不同的文化内涵,才能有的放矢,让产品特色真正显现出来,才能设计生产出消费者真正需要的有文化品位的家具。(记者卢曦)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受楼市工程数量下降等影响,华北市场上建筑模板的出货情况持续低迷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而随着天气逐渐变冷,北方即将进入冬季停工期,预计近期销量将进一步下降。
    建筑木枋价格方面,由于需求量的衰退和供应量的充足,樟子松、南方松、辐射松几个大类的价格基本延续了上个月微幅下跌的趋势,均价为1668元/立方米,下降约3元/立方米。
    明晚期黄花梨折腿方桌明末清初黄花梨攒斗围子六柱架子床明黄花梨龙凤纹万历柜

    文/黄定中

    图片提供/中国嘉德

    导语>>>

    明末清初制作的黄花梨文人家具,因材出偏远异域、制作地极为局限及高峰期短,加上后人不爱惜等原因,历数百年传承至今的完整器物确是寥若晨星,价值难量,堪值典藏。

    人物名片>>>

    黄定中,著名明清家具收藏家、鉴赏家。其所藏明清家具皆为保留“皮壳”的原状,著有《留余斋藏明清家具》一书。

    核心提示>>>

    就如王世襄先生所言:“家具摆在那里,离我二、三十米,我就知道是黄花梨还是紫檀,大致不会错,因为从它的造型,它的做法就能看出它是什么木材。”

    上世纪八十年代,黄花梨明式家具价值已得到国际艺术品市场的普遍认可,至于现阶段其具体价格表现,大部分收藏爱好者及古董行家则习惯结合公开拍卖结果及市场交易见闻,作其科学判断,偶还科学推断一下未来价格走向,俨如分析金融产品之合理价位。其实,所谓的科学逻辑仅仅适合于事后总结,尤其对于艺术品而言,因人、因时、因地而异的价值认同,难以结语成文。于此,试议黄花梨家具市场价值也仅以务虚之为,择其相关话题,管中窥豹,纵表个人之见。

    黄花梨家具的真善美

    所有黄花梨木作家具,称之为明式家具的是指明代之古董家具。古董不只是旧东西,可简释为可交易的古代艺术品,总结其属性一如总结世上美好事物之通性:真善美三途。

    真者,不言而喻,非赝品且应无臆想修复(以残复全)的创作。

    善者,古人文化生活中精神层次较高的使用器具,且流传过程依法纪、合公德。

    美者,有别于古物中众多粗制简作的民用器,艺术品应为文气匠人精工细造的美器,其中之原创便称为经典。

    故可论:我族为文明古国,创造多段文化高峰,集真善美一身之古艺术品仅为少数,而历长年天灾人祸,尤经近代百年沧桑、十年浩劫,幸存且可交易之古董艺术品更为稀有,就如商彝周鼎、汉陶宋瓷,黄花梨明式家具同为我国古艺术品种类的当然代表。明末清初制作的黄花梨文人家具,因其材出偏远异域、制作地极为局限及高峰期短,加上后人不爱惜等原因,历数百年传承至今的完整器确是寥若晨星,价值难量,堪值典藏。

    关于黄花梨家具收藏,时下大部分收藏人士购藏的新家具,称为仿古黄花梨家具或新仿黄花梨明式家具(学术上明式家具仅为古代文人家具之专有称谓)。无可否认,仿古黄花梨家具材美价高,能精造出明韵者确也非常难得,随国民渐富、精神渐贵、好者渐众,保价升值可期。

    观察所见,收藏新旧家具者基本群分,好新者部分会将进阶至好古,好古者则难以弃旧取新。但新海南黄花梨家具价格居高,尚可理解,而古董黄花梨家具价格却往往较之为低(尤料多料大者),则甚为费解,窃认此为悖论。无疑,仿古与真古之价值根本不用比,存世之稀有性也不可比。或可如此理解,国家改革开放重发展以来,众人由物质到精神生活过渡,现阶段之古董明式家具价值认同将会更为广泛。

    明式家具的木质语言

    除黄花梨等硬木外,明式家具还以软木为材,略分为清水皮壳的类硬木家具、大漆家具及其它软木家具等。笔者同样醉心其美,好其收藏。就如明代文震亨言:“杂木亦俱可用,但式贵去俗耳”。

    明式家具之特性公论为文人气度,地理决定历史,各地树木材质有别、士大夫气质有别,便造出大同有异的文人家具。不同风格间之高下比较难以成论,而同一风格分别以硬软木而亦鲜见,于是有“木质语言”一说,何等木料制作何等家具,“质有而趣灵”。

    就如王世襄先生所言:“家具摆在那里,离我二、三十米,我就知道是黄花梨还是紫檀,大致不会错,因为从它的造型,它的做法就能看出它是什么木材。”

    图1明晚期黄花梨黑漆雕花圈椅

    再举例,如明晚期黄花梨黑漆雕花圈椅(图1)所示,此圈椅尽管被好事者涂上黑漆,其实也不用磨刮背板以试其木,远观可定,因此器为黄花梨明式家具之经典造型,由内而发之硬木气场,浓漆难掩。再者,曾有前辈学者把家具价值量化成公式,年代、造型、材质等各占分数,于此不敢苟同。当然,对整器而言,材质坚美起其锦上添花之功,但又怎能简单断言,佳人之肌肤、雕塑之质材令其升值几何呢?可论仅是:硬木为舶来品(本国海南黄花梨亦处远海深山),材料奢贵,当年制器甚少,存世更少,而于其中挑出悦心美器很易。软木为本土树,产于村前寨后,制作量庞大,但多为民间使用器,极少为明式家具之文器,且木易变形、漆易爆损,存世众器中寻其悦目者极难。

    古董黄花梨家具价值被市场低估

    两堆木头之间可定优劣,而两古艺术品间则无以量化比价。“形而上者为之道,形而下者为之器”,优形、美质、古气、神韵,形而上者也,道何以道。

    提及存世明式黄花梨家具之稀珍,于此再续一段。晚明商品经济萌芽,家具逐渐成为消费商品,而使用高档家具者仅为极少众之有权、有钱、有闲阶层,包括皇族、缙绅、商贾及部份儒生士人。然而从《天水冰山录》之严嵩财产实记及《金瓶梅》之西门庆奢侈生活描写的家具,大部分不属于明式家具范畴,而属于《长物志》认为“以悦俗眼”之“俗”家具(顺抛一题:清式家具或可认为早产于明代)。于此推断,明一代以文震亨为代表的文人雅士所认同的源于宋式、依循古制、拙素见巧、体静心闲的明式家具亦为数甚少,为难得之明代当代艺术作品,非一般匠人可操斤而成。故今人若有福用上此高古雅器,理当珍而重之。

    现阶段古董黄花梨家具价值相对低估,其中甚者为椅具。记得某世袭资深古董商曾提:如好古者只够财力购藏一件古玩,建议收藏一明式黄花梨椅子。笔者极为认同,因其除具有前文提及之古董特性外,且存量少、形体美、易保存、宜使用(一般每人每天三分之一时间坐靠椅子上)。事实上,制作一具四面平直三米高的顶箱大柜绝对比造一支由四十多个变化有序之部件构筑成的官帽椅容易得多,毕竟艺术品位与重量、体量无关。另外,世人认物稀为贵,家具中床榻类、桌案类、柜架类等长年搁置不动,而作为椅凳类家具(经朱家溍先生研究论证)常因不同宾客之等级及人数而搬移重设,自然残缺多,损耗大。

    论黄花梨家具价值,有一绕不过的话题,皮壳与包浆。无可否认,“用养藏”为古器之真,原状态的完整器当然一目了然。那么我们应如何看待“洗净”了的黄花梨家具呢?

    无疑,当年颠沛远洋的黄花梨家具,多为材良型美修配少的优质木器,是“真的假不了,旧的新不了”的古董,当有其“金不换”的艺术与历史价值,正如百年沧桑为我族艺术品之宿命,历经“洗礼”便是这些回流家具之命数,带点无奈,但同为收藏瑰宝,理当受众人追捧。

    乘物以游心,观器以养性

    笔者于《坐观》书中作拙序放言:“我国商品经济卅年,财富积累廿年,重拾国学十年,浮躁看似必然”。依势试论,假以时日,若国人之万分之一慕古好文且殷实,欲拥一古董黄花梨椅子靠倚凭思,则需量十四万支,何从觅寻!故黄花梨家具之稀缺,以此妄论,可见一斑。当然,投资升值只是古玩之附带属性,其有异于不动产及有价证券投资。古玩,古为载体,玩为本质。“乘物以游心”,观器以养性。若能逾物质收益达精神愉悦,才可谓投资成功,收藏有道。

    来源:《古典工艺家具》杂志

    阅读全文
  • 中国工艺美术文化创意奖金奖作品:《百骏图》檀香雕件《百骏图》檀香雕件局部

    《百骏图》檀香雕件是华邦历时三年才得以完成的一件作品。5月17日至5月21日,在第九届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上,它得到了众多专家学者的赞赏和认可,并荣获中国工艺美术文化创意奖金奖。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

    :华邦《百骏图》檀香雕件作品赏析

    文/陈盛娥图/华邦

    5月17日~5月21日,第九届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在广东深圳会展中心内隆重举行,来自全国的一万多家参展企业,及一百多位评审专家参与此次展览,展品涵盖家具、文玩、玉器等各门类,应有尽有,颇为可观。在本次展览中,华邦为了凸显出独特的文化气息,以榫卯结构搭建门面,再透过不同媒介,展现特殊的美感和形态;以精挑细选的珍品展示人前,现场布置搭配得恰到好处,呈现一番浑朴有致的古典意境,给观者留下了极深的印象,特别是《百骏图》檀香雕件成为了讨论的焦点,受到在场众多行家、藏家的好评和肯定,最后荣获“中国工艺美术文化创意奖金奖”。而这,再次说明了华邦在当今古典家具艺术品市场上所处的地位。

    木雕之美

    木雕最早可上溯到黄帝时期或更早时期,木雕鱼、髹漆木碗以及一些刻有几何纹饰的建筑木构件。春秋战国时期的墓葬中,曾出土了木雕与木胎漆器。秦汉时代,木雕以简练的刀法,刻出生动的形象姿态。这些表明中国木雕大概有七千余年的历史,被赋予了图腾祭祀、宗教造像的功能。木雕发展至今,已经成为案头文玩、家具装饰之物。

    中国传统木雕有“外美”与“内美”。所谓“外美”,则是运用雕塑手法,再现富有生命力的美的形体。而“内美”则是通过情感表达,让意义存在于形体之中。事实上,形体的艺术表现手法有三种,具象形式、抽象形式和融合形式。而情感表达,则是生命节律和雕塑作品相互融合的过程。

    “匠人制器,绳之以墨”,木雕艺术表述着中国传统思想的知与守。它接受和认同文人士大夫的标准,“不执于心,不偏于物。”它遵循庄子《庄子·知北游》里所说的“其用心不劳,其应物无方。”它也遵循王弼《周易例略》所强调的“尽意莫若象,尽象莫若言,言出于象,故循言以观象,象生于意,故循象以观意。”同时,亦有效仿谢赫《古画品录》的绘画六法,即“气韵生动、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经营位置、传移模写”。这就要求作者做到三点:一是对所采用的材料加以感知并尊重材料本质特性。二是通过艺术构思,以点、线、面组成成块、形、体,塑造成一种秩序井然的整体。三是力求达到造化自然的艺术境界,让观赏者能够感通互动。

    在当代,木雕作品更多的是展示丰富的情景内容,装饰题材多为仙人过海、松鹤延年等,将多个不同的人物、花鸟或场景,有机地融于一个场景之中。它既游离于整体之外,又融汇于整体之中。这种艺术形式需将多种雕刻手法融会贯通,才能得以完成。

    器中有道

    传统木雕是中国传统文化很重要的一大部分,华邦也从来没有放弃对这一领域的研究和传承。此次参展的《百骏图》檀香雕件就是代表作之一,它充分体现了中国传统木雕文化艺术。

    《百骏图》檀香雕件具有极强的时代风格和文人气质。整体比例较大,长2200厘米,宽1550厘米,高820厘米,选材严谨,工艺精湛,以清中期以来的写实技法展现出气势磅礴的画面。雕件中骏马足有百匹,不同的深、浅、远、近,其姿态各异,神采飞扬,气韵悉备。马匹在崇山峻岭之中奔驰,佐伊松鹤与之相组合,有马到成功之意。构思严密,苍劲老辣,惟妙惟肖,大巧若拙之制。此件在檀香雕件中,当属不可多得之大件,相类之器寥寥,非良工巧匠不可为之,极具收藏价值和传世意义。

    这件作品为工艺名人郑国明经典之作。郑国明,华邦红木家具掌门人,愽洽多能,才思敏捷,深得古意而自成我法,毕生精力倾注于家具艺术及木雕艺术,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作品极多。无论是木雕还是古典家具,他更看重的是作品的心性形神、型艺工材,换句话说,也就是真、善、美三个要素。他是“善用者”,哪怕是糟了的木头,也可以做成一件非常精致的艺术品。由于他所创作的家具及木雕作品常常能够化腐朽为神奇,因而多数作品在各大展览会上均受到好评。

    孔子有云:“温润而泽,仁也;缜密以栗,知也;廉而不刿,义也;垂之如队,礼也;瑕不掩瑜、瑜不掩瑕,忠也;孚尹旁达,信也;圭璋特达,德也;天下莫不贵者,道也。”在创作之时,郑国明以此为践,翻遍能找到的所有书籍,吸收前人的智慧和经验。从选材、构图、出图、木材处理、雕刻技法到成品保存上形成了一个具体的方案,从设计至成品尽三年始成。选材上,一丝不苟。用意上,选取清代西洋画家郎世宁的《百骏图》,将美好的“路路皆通”寓意传达到材料上。构图上,从图样设计到创作实践之间找到平衡点,因材施艺,侧重中国画的章法,采取三维构图方式,以达到骨相清奇、劲挺不凡的艺术效果。工艺上,注重刀法与材料本身的协调度,尊重檀香木本身肌理,掌握纹理规律,最大限度地保留木材的天然本色和形状。技法上,将圆雕、浮雕、透雕和刻线等几种技法相互结合得以完成,工序反反复复不知道添加了多少道。在美学上,达到了一个完美的高度,符合审美情趣及当代精神诉求,摆放于厅堂或玄关,能够达到空间美学中强调的“虚与实”、“动与静”。

    “于可见之物中探得不可见之则”,《百骏图》檀香雕件有形之“器”中藏无形之“道”,体现了中国文化之深厚底蕴。

    志于道,据于德

    华邦认为,万物有性,道在自然万事万物中,格其不二,应以扶养为先,让人尽享木器之美。换一角度来说,在艺术创作上应达到“志于道,据于德”的崇高境界。

    从2002年至今,华邦一直自我整合,不只局限于某一领域。它致力于让更多人了解木作,了解它背后悠久的历史和承载的丰厚文化,以及古人在处事、待人接物等方面的方式等等。包括中国传统家具的变化和发展,中国传统木雕的文化传承和艺术探索。同时,它还不断传承早已被忽略和遗忘的中国独有的传统文化,发扬儒释道精神。此外,华邦持续不断置地种植珍稀材种,待百年之后,天有其时,地有其财,人有其治。

    也正因为华邦有“纵使无人亦自芳”之君子德性,及“应物变化”之东方哲思,才越走越远。


    根据巴拿马《新闻报/快报》LaPrensa记者阿尔西维亚德斯·科尔特斯(AlcibíadesCortez)2019年2月8日(星期五)的报道,该国洛斯桑托斯省(LosSantos)警方当天早些时候截获一部非法运输微凹黄檀(Cocobolo)的车辆,环境部(MinisteriodeAmbiente)官员随后查验了车辆以核实运输量并发现了捆束原木用的钢缆绳,这说明盗林者已经可以在很难到达并获取微凹黄檀的地区进行非法砍伐了。其后,车辆已经被移送拉斯塔布拉斯警察总站(lasededelaPolicíadeLasTablas)扣押。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