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环保部下令4月8日整改期限,板材即将涨价\红木行业如何实现全产业链化
详细内容

环保部下令4月8日整改期限,板材即将涨价\红木行业如何实现全产业链化

时间:2020-10-25     人气:390     来源:     作者:
概述:近日,环保部部长李干杰指出:大气污染形势仍然严峻。京津冀仍然是大气污染治理的主战场。截至目前,环保部已经向京津冀28个城市发出322封督办函,并附有督办清单。环保部强调,眼下距督察结束不足两个月的时间,违法企业不整改将没有退路,而地方政府不......
近日,环保部部长李干杰指出:大气污染形势仍然严峻。京津冀仍然是大气污染治理的主战场。截至目前,环保部已经向京津冀28个城市发出322封督办函,并附有督办清单。
环保部强调,眼下距督察结束不足两个月的时间,违法企业不整改将没有退路,而地方政府不及时对违法企业进行处罚,对清单问题进行整改的话或将被问责。
尽管《大气十条》第一阶段目标已经实现,但大气污染形势仍然严峻。环保部提出,将制定实施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计划,出台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长三角、汾渭平原等重点区域大气污染防治实施方案。
如今距督察结束不足两个月的时间,这一年环保工作取得了初步的成效,但板材经营者却是苦不堪言!一面是厂房停产整改,投入大量资金。另一方面原材料价格暴涨,刚开年就一片红!近日或将迎来2018年第一批涨价潮!
年刚过完,原材料价格就大幅上涨,环保局发布的工厂整改也近在眼前。板材上涨已然是大趋势。请商家做好备货准备!

梁晓珩张星

2018年2月初,“新修订的国家标准《红木》(以下简称“《红木》新标准”)将在7月1日正式实施”的消息在业界引起高度关注。对于《红木》新标准的出台与实施会对红木产业带来怎样的影响?近日,2018中国(大涌)红木产业发展论坛(以下简称大涌红木产业论坛)在广东省中山市大涌镇举行。业内专家围绕红木进口管理、《红木》新标准、红木干燥及节能环保、标准化发展、机遇与挑战等热点进行探讨,为红木行业全产业链发展指明了方向。

扎牢产业发展之“根”

木材是红木产业赖以发展壮大的根基,但随着产业规模的扩张,资源消耗的强度进一步增大。由于红木多以进口为主,近年来多个木材出口国相继出台“禁令”,使得国内木材的经营、加工等问题令无数红木人揪心。

在立足产业可持续发展的需求下,业内专家以国际与国内的相关木材管理政策,以及木材加工优化为基点,向红木产业释放出创新、协调、绿色的积极信号,助力中国红木产业的转型升级。

对于将实施的《红木》新标准到底有哪些新变化,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中国林产工业协会红木分会秘书长殷亚方给出了答案。他指出,《红木》新标准由原来的33种删减合并至29种。其中,根据植物目录,花梨木类越柬紫檀和鸟足紫檀均为大果紫檀的异名,所以删除此两种;在黑酸枝木类中的黑黄檀为刀状黑黄檀的异名,被删除;乌木类中的毛药乌木调至条纹乌木类,蓬塞乌木被删除;原鸡翅木类中的铁刀木属改为决明属。“此次的更改并非是随意而已,而是通过多种鉴定方式重新去确认这个变更。不过,树种更改也只是合并同种不同名的树种而已,以上几个树种都是不同时期、不同人对同一树种的不同称呼,此次标准只是把这些名称统一,便于以后的交流。”殷亚方说。国家标准《红木》的修订是一项严谨的工作,从2013年开始,修订小组深入国内各大红木产业基地,广泛听取各方意见,并在综合参考众多国际、国内木材政策及书籍资料后而做出的系统、科学的修订。红木分类、红木主要特征、红木判定等,都在的《红木》新标准中得到明确。

《红木》新标准的实施,对木材进口报关公司的影响首当其冲。《红木》新标准实施后,在木材进口清关的过程中,又会有产生什么样的变动?实际操作与政策能否同步?对此,国家濒危物种进出口管理办公室植物处副处长袁良琛在对《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即CITES公约)管制的红木物种做详细介绍的同时,重点解读了濒危红木物种进口管理政策并提出了几点提示,多方面分析了与红木产业发展息息相关的各种问题,为企业全面厘清了红木进出口方面的疑惑。他指出,目前我国国标红木中紫檀木类、花梨木类中的刺猬紫檀、香枝木类、黑酸枝木类、红酸枝木类全部属于CITES公约名单中。在进口木材时,一定要查询该木种是否属于CITES公约或者是国家植物目录管制之内,对管制内的标本类型实行CITES允许进口证明书制度,不管制的则实行《非〈进出口野生动植物商品目录〉物种证明》。同时,袁良琛提到,近两年的刺猬紫檀因为政策的变动导致到港后无法正常清关,使得各方面成本激增。此外,袁良琛预测,今年召开的国际CITES公约大会,极大可能还会继续增加个别常见木种纳入CITES公约附录内。

红木产业扎根于中国数千年的优秀传统文化,这在红木家具创新发展上体现得最为明显。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委员、中国林产工业协会红木分会顾问周默从历史与文化的角度分析了古典家具用材的12个问题,同时也介绍了古典家具用材喜好十大原则,如“一木一器或一木成组、成堂”“边、腿或承重部位须径切、直纹”“边、腿、牙子或承重部位不许出现横茬”等,使人对古典家具有了更透彻的理解。

在当前红木资源紧缺的大背景下,如何最大化地提高木材的利用率,是红木企业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中国林产工业协会木材干燥产品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周永东表示,目前大部分红木家具企业已经认识到干燥对于产品质量的重要意义,但还是存在“管理不到位,不知如何下手”“干燥市场不规范,恶性竞争”的问题。为此,周永东介绍了红木干燥替代能源、新型干燥方法、真空干燥或真空联合干燥等技术,希望在国家环保风暴的大背景下,企业通过技术升级改造,促进红木资源的利用率,加快实现产业转型发展。

抓住日渐清晰的目标和路径

随着红木行业的发展,如何加强我国红木行业企业的创新力度,成为业内人士不可回避的问题。

中国红木家具技术专家曹新民分析认为,现在部分红木企业对“红木”认识不清,增加了贯标(即贯彻ISO9000质量管理体系标准)的风险。如今,越来越多的实力企业成为行业标准研发和制定的主力军,对此,企业要从流通领域开始对用材进行规范管理,并静下心去学习相关标准,做对行业发展有利的事情。国家林业局林产品质量检测中心(杭州)副主任方崇荣亦指出,标准化是当前及今后红木产业发展和改革的核心突破口,标准的作用不仅是传统意义上的“规范”,更重要的是促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提质增效,引领产业的健康发展。

而在中国林学会木材科学分会常务理事邱坚看来,标准化发展要经得起司法的质疑,通过木材名称的规范标识和产品的规范标识,推动产业发展。同时,他提出建议:一是红木企业要重视对产业相关标准的研究,二是主管部门要缩短修改年限。

深发工艺红木(深圳)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祝林也认为,红木市场很大,但由于目前业内存在一些不守规矩的红木企业乱跟风,很难让消费者买得放心。推动红木产业标准化发展,则要求企业以更科学的方法,珍惜木材,做好产品研发与设计,做出精品家具。

“没有标准化就没有现代企业。”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周永东强调,任何一个企业由小到大的发展与标准化关系密切,对于红木企业来说,要认真宣传、贯彻新修订的《红木》新标准和其他相关标准,在执行过程中对存在的问题及意见逐渐进行累积。

红木产业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

要促进我国红木产业的持续健康发展,就要厘清红木产业发展趋势,在新时代背景下,红木产业发展又会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对此,业内专家畅谈了各自的看法。

周默表示,红木家具创新的底气、勇气来源于数千年累积的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但是在当代发展进程中,却被部分企业所忽略,因此希望新时代背景下的红木家具不要被同质化。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姜恒夫分析了当前红木市场遭遇的一些困境,“但是市场萧条并不等于品牌萧条”,对此,他对红木企业提出4点期盼:一是做企业要争做品牌,二是做企业不能忽视服务,三是做企业不能忽视传统技艺的使用,四是不能忽视互联网的影响与作用。

文化自信对红木产业及企业来说都是难得的机会。对此,北京弘文博雅传统硬木家具有限公司董事长潘海英指出,对于老祖宗留下来的文化与工艺,红木企业要秉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原则,同时调整传统的思想观念和经营方式,找好定位,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在参与红木产业环保治理过程中,企业经历了从被动应付、一般性参与到主动参与的过程。河北华氏纪元高频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华杰指出,在当前国家倡导节能减排的大背景下,高效、节省地干燥木材是行业亟须应对的重大课题。企业可通过改变工艺缩短木材干燥时间,并应用高新技术减少木材干燥过程中对环境的污染。

“红木家具之美不仅在于材质、工艺等,还要美在空间体现。”中山市红古轩家具有限公司营销总监杨晶认为,红木企业要充分研究生活、市场和消费者,要积极走出去,从而找准适合自己的发展模式,“虽然道路是曲折的,但方向是光明的。”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在国家环保标准不断提高、监管要求日趋严格的大形势下,人造板行业势必进行绿色转型。未来,只有不断提高自身设备技术改造及产品创新升级,实现绿色发展,才能成为行业的优胜者。
    丨6号丨环境保护部召开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视频会议的次日,第一期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培训就在北京举办。
    丨7号丨参加第一轮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的224人即将赴“2+26”城市,全面开展强化督查工作,推动加快解决突出环境问题,切实改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质量。
    “2+26”城市(2指北京市和天津市,26指河北省石家庄、唐山、保定、廊坊、沧州、衡水、邯郸、邢台,山西省太原、阳泉、长治、晋城,山东省济南、淄博、聊城、德州、滨州、济宁、菏泽,河南省郑州、新乡、鹤壁、安阳、焦作、濮阳、开封等26个城市)
    河北廊坊、山东历来是全国人造板生产重地,可见环保行动,会涉及到一大批相关的木业企业!
    兵贵神速,如此高效的执行代表了政府对环保的重视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环保督查已经兵临城下
    板材工厂已开始提价了
    开工不足,库存紧张。

    巴新埃梅木

    (巴新,代码BEW),oeroe、silae、woeroe、taas(印尼)。不规范名称:瓦乌山毛榉、金丝柚


    树木与分布


    常绿乔木,高达40m,直径达1.0m。本属共有7种,分布于东南亚及巴布亚新几内亚等地。该种主要从巴布亚新几内亚进口,量较大。

    横断面


    心边材区别略明显。心材黄白色带绿,久则呈暗褐色。边材浅灰白,宽5~10cm,易蓝变。生长轮明显。宏观构造:散孔材。管孔肉眼下略见,略少,大小中等;主为单管孔,少数径复管孔(2~5个);具侵填体。轴向薄壁组织肉眼下略见。木射线放大镜下明显,密度中,窄。


    树皮


    厚0.5~1.0cm,质软,易条块状剥离。外皮灰褐色略带灰白色,表面平滑;薄片状剥落。内皮灰褐色;韧皮纤维发达,易撕成纸片装;石细胞层状,呈白色带状。


    木材材性


    具金色光泽;具油性感;略具樟脑香气和甜味。纹理直;结构细而匀;质轻软;强度低;干缩小。加工容易,切面光滑;弯曲、抛光、油漆、胶黏性能好;易于钉钉,握钉力小。不耐腐。干燥容易,少翘裂。


    木材用途


    适用于旋切单板、装饰单板、胶合板、空具、包装箱、绘图板、雕刻、室内装修、细木工等。


    识别要点


    树皮薄,质软,内皮易撕成纸片状;石细胞呈白色带状。轴向薄壁组织轮界状。木材具金色光泽;具油性感;略具樟脑香气和甜味。材质轻软,结构细。

    阅读全文
  • 环保部发布国家环境保护标准《环境标志产品技术要求家具》的公告。标准自2017年2月1日起实施。全文如下:

    关于发布国家环境保护标准《环境标志产品技术要求家具》的公告

    为贯彻《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保护环境,促进技术进步,现批准《环境标志产品技术要求家具》为国家环境保护标准,并予发布。

    标准名称、编号如下:

    环境标志产品技术要求家具(HJ2547-2016)。

    该标准自2017年2月1日起实施,由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出版,标准内容可登录环境保护部网站(www.mep.gov.cn)查询。

    自上述标准实施之日起,《环境标志产品技术要求家具》(HJ/T303-2006)废止。

    特此公告。

    环境保护部

    2016年12月24日

    环境保护部办公厅2016年12月26日印发


    自清代中后期,白云区江高镇大岭村的村民就有学木雕的传统。民国广作红木鼎盛期,大岭村学木雕的“手作仔”很多。长久以来,大岭村满溢着红木味、酸枝香。胡敏强就是出生在这样一个“手作仔”之家。从他的爷爷算起,胡敏强是广式硬木家具制作技艺的第三代传承人,日前被确立为白云区第二批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走进松园木雕家具厂,初见胡敏强,他头上已染上了一层白霜,一身粗布打扮与普通工人毫无二致。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办厂,胡敏强将两间小铺发展成今天数百人的企业,凭着一份木作传承的情结,他的厂子已走过33年春秋。
    入行:不想耕田就做“手作仔”
    胡敏强生于上世纪50年代,耳濡目染下,对广式硬木家具制作起了兴趣。爷爷胡超洪是木作高手,被村里人称为“木作洪”;父亲胡枝从艺70多年,佳作颇多,授徒过千。
    “广州木雕厂成立后,父亲成了厂里的师傅,我和哥哥就经常到厂里玩。”胡敏强回忆,家里总是摆着各种木料和家具图样,可以说童年都是木屑的味道。
    1972年,胡敏强高中毕业,无心念书,就回到村里做农活,帮母亲养猪。“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如果不跟随父亲做木作,那就只能在家务农,我选择做‘手作仔’。”
    也就是在这一年,在胡枝的牵线下,广州木雕厂在大岭村松园办起了一间发外加工点。此后6年,胡敏强在加工点从事红木雕刻,他得到了父亲胡枝及杨广海、梁权、梁九等多位行尊亲传授艺和指导。到1978年,胡敏强进了离大岭村不远的石龙红木厂,由于对凿化、刨木等各个工序都较为熟悉,进厂不久他就成了年轻的师傅,带徒弟超过300人。
    上世纪80年代初,集体和个体经济迅速发展起来,当时番禺石楼镇一家做风车的农具社转产做红木家具,以每月3000元的工资将胡敏强请了过去。
    在石楼厂,他不仅以骨干的身份带徒弟,培养雕刻工人,还大胆引入机械来操作原来靠手工制作的工序,减轻了“手作仔”的劳动强度,提高了效率。也是在这里,胡敏强掌握了经营管理和技术管理,增添了他自己办厂的信心。
    发展:几千元起家离厂单干拥抱市场
    1985年,胡敏强有了办厂的大胆决定,在离家和加工点不远处的马路边,租了两间小铺,请了两个工人,打算以几千元钱起步,开始办厂。
    当时村里有人议论,“哎呀,月月割禾(拿工资)都不要呵,阿强胆大得真难理解。”父亲也坚决反对他办厂,父亲希望儿子在木雕厂,饭碗有保障。“租铺自己干事,已定了?”饭桌上胡枝问起,“定了,交了定金了。”胡敏强说,胡枝此时脸都青了,质问他“我在厂里工作了一辈子,你却要出来单干?”
    为了说服父亲,胡敏强动员了很多知心师傅劝说,最终父亲也默认了。回忆起这段往事,胡敏强仍十分感激父亲,他当时立下决心,要不辜负父亲。
    起步之初,硬木料奇缺,胡敏强打听到广州工业大道有个旧木料市场,就带上绳子,骑上自行车,在烈日下直奔而去,每次挑好一大捆,绑在自行车架上驼回来,动手裁起来,有时碰到好料,一天做10多个小时,到夜里12时也不想收工。
    走过起步的艰难,生意越做越火了。上世纪90年代初,有人建议胡敏强做西式家具,说可以暴富。当时他有些犹豫,父亲对他说:“你做人就只为了追求钱吗?我们胡家几代人都做红木,你丢得下、离得开红木吗?”父亲的一席话像一盆冷水泼醒了胡敏强,他说自己一天都离不开红木。在他的努力下,松园厂一步步发展成如今有数百名技术工人的企业。
    困境:老手艺日渐式微仅1%出师率
    办厂30多年来,在运用机械方面,胡敏强总是走在同行前面。原来80%靠人工的环节由机器代替,20%最关键的工艺则由人工完成。现在偌大的厂房,吊机纵横、铲车奔忙、剪床飞转……早年的手工锯木不见了,有了轨道式、皮带式电动牵引,锯木不再是汗流浃背的重体力活,刨木有了更精细分工的平刨、压刨等。胡敏强说,尽管机械的加入、社会环境的变化及艺术设计的提升,红木家具最终讲究的还是实用。
    胡敏强在培养接班人问题上似乎少了担心:二儿子胡宏驱在北京、合肥办红木家具分厂,三儿子胡宏焰现在管理广州地区的专卖店。
    不过胡敏强仍然感叹老手艺日渐式微的问题。他说,这么多年来,教授徒弟数千人,只有1%能出师,100个人只有1个能在这条路上钻研而有所成就。步入这一行,最艰难的就是头3年,现在的年轻人很难坚持下来,现在工厂有不少年轻人在坚持,也是从“钱”到心引导的结果,但人数远不够。
    在胡敏强看来,当今社会需要引导年轻人喜爱广作木雕,譬如工艺美术学校开设木雕专业,轻工和美术学院开设木雕选修课及广作红木选修课,以经典广作作品为案例,从设计、构图、雕工、榫卯结构等方面作分析研判,以培养更高层次、更有文化的木雕人才。
    红木家具与广作
    “红木家具”,主要是指用紫檀木、酸枝木、乌木、瘿木、花梨木、鸡翅木等贵重硬木制成的家具。
    明清家具和中国家具制作进入完备、成熟期后,逐渐形成京作、苏作和广作三大流派。“广作”指广式硬木家具制作,特点是舍得用材,粗大厚重,雕刻繁复,还根据气候,常配上云石片装饰,雍容华贵。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