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帝为表“惜贤敬老”而赐拐\如何实现红木家具与现代家居环境完美搭配?
详细内容

皇帝为表“惜贤敬老”而赐拐\如何实现红木家具与现代家居环境完美搭配?

时间:2020-10-25     人气:397     来源:     作者:
概述:在许多现代人眼里,拐杖只是老年人的生活用品,但有趣的是,许多古人常常对拐杖流露出一种欣赏和崇敬。在我国先秦时代文学作品中,有许多关于拐杖的记载,如《山海经》有“夸父弃杖为林”的传说,又如《礼记》曰:“孔日蚤作,负手曳杖,逍遥于门”,短短几句......

在许多现代人眼里,拐杖只是老年人的生活用品,但有趣的是,许多古人常常对拐杖流露出一种欣赏和崇敬。在我国先秦时代文学作品中,有许多关于拐杖的记载,如《山海经》有“夸父弃杖为林”的传说,又如《礼记》曰:“孔日蚤作,负手曳杖,逍遥于门”,短短几句,将一个人背着手,拿着拐杖,逍遥自得的神态描绘得活灵活现。

古人欣赏拐杖,主要是因为它象征着长寿。据《汉书·礼仪志》记载,汉明帝在位期间,曾主持了一次祭祀寿星的仪式,其间还安排了一场“寿星宴”,与会者是清一色的70岁以上老人,盛宴过后,汉明帝还赠予每一位老人酒肉谷米和做工精美的鸠杖。1959年,甘肃武威磨嘴子18号墓出土了一根木质鸠杖,它长1.94米,圆径4厘米,杖头上镶有一只木雕的鸠鸟。出土时,鸠杖平置在棺盖上,鸠鸟伸出棺首,木杖上还系着10枚汉明帝时期颁发的“王杖诏书令”木简。据考古学家研究,棺中死者乃是一位老人,汉明帝的“寿星宴”由此得到印证。

自汉以来,历朝历代都由朝廷推行扶杖之礼,并以此兴惜贤敬老之风。唐代名将李靖,因年老有足疾,上表恳请引退。贞观八年,唐太宗特下优诏,加授“特进”,且亲授其“灵寿杖”,以“助足疾也”。据记载,此杖顶端饰有龙头,不拄在腰间,而是杖高过头顶二三尺,是一种权力的象征,后历代帝王仿效之,赐予少数开国元勋或忠门父祖龙头杖以为赠礼。据《元史》记载,官员石天麟“年七十余,(蒙哥)常以所御金龙杖赐之,封爵如故”。以这些历史记载为依托,龙头杖在戏剧中更是得到了充分演绎,比如京剧《打龙袍》中吕国太拄的龙头拐杖,以及《百岁挂帅》和《太君辞朝》中佘太君手执皇上特赐的龙头拐杖,这些拐杖都让人印象深刻。

拐杖功能可谓“文武双全”

皇帝御赐的拐杖固然珍贵,但自制的拐杖也可以敝帚自珍,无数文人雅士常寄情于拐杖,抒发自己对于时代的感悟。东晋陶渊明在《归园田居》中写道:“策扶老以流憩,时矫首而遐观”,这里的“扶老”指的就是拐杖。宋代苏轼《定风波》词云:“竹杖芒鞋轻胜马”,喻意拐杖作为老人行动护身之具。他还自刻别有新意的《杖铭》一诗借以自警:“于乎危,于忿是,于乎失道于嗜欲,于乎相忘于富贵。”清人曹廷栋作《竹杖铭》介绍拐杖的用法:“左之左之,毋争先,行去自到兮,某水某山。”意为扶杖当用左手,则右脚先向前行,杖与左脚即随后,步履方稳顺。清人田侯在滦阳买了一根拐杖,随后为这根拐杖创作了一首让人耳熟能详的诗作:“月夕花晨伴我行,路当坦处亦防倾。敢因恃尔心无虑,便向崎岖步不平。”

拐杖在文人手中展示了它斯文的一面,但曾几何时,拐杖还是一种暗器。市场上曾有一种流行于晚清民国时期的拐杖,这种拐杖一般长约90厘米,木制,外饰大漆,形制古朴,从外观上完全看不出异常;但在拐杖的柱头处有一圈包铁,玄机就藏于此,包铁其实为剑格,乍看上去严丝合缝,其实内部设有卡簧,下接长约半米的钢刃剑,可在不经意间抽出,起到防身或刺杀的作用。这种拐杖剑的起源无从考证,民间一些学者分析它起源于汉代,也有人根据西方文学作品中的描述,认为拐杖这种特殊功能最早始于“文明棍”,用于刺杀政敌。

名家老拐杖现已不多见

拐杖的种类和制作取材形形色色,其中以竹、木制为最多。我国古人喜欢用竹杖,因其轻巧而富于弹性,此外藤、紫檀、红木、黄杨、降龙木、牛角、牙、骨、金属等材质的拐杖也有传世。由于拐杖多为竹木质地,不易长久保存,所以如今收藏市场上晚清民国时期的拐杖已不多见,名人所用拐杖更是难求。

2011年11月,在中国嘉德秋拍“雅玩清赏:文房工艺品”专场上,一根民国时期金西崖刻“秋菌图”竹拐杖以57.5万元成交。金西崖即金绍坊,为画家金城胞弟,现代著名竹刻家,有《金西崖刻竹》拓本行世,作品主要为扇骨、臂搁、笔筒等,大部分精品藏于上海博物馆。2015年12月,北京古天一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清玩聚珍”专场上,一根清代黄杨木诗文竹节拐杖以约30万元成交。此拐杖最顶端刻“竹解虚心是我师”,出自唐代白居易《池上竹下作》,竹心空虚,是谦逊、好学的象征,古人常以此句作为自警偈语;拐杖上另刻有“修竹林中寄此身,竹炉煮茗鬻行人。悠然邀客竹篱下,赢得竹筒不尽春”等诗文。

在市场上新做拐杖中,最值得一般藏者注意的是藤木拐杖,这种拐杖属于天然拐杖,由野生藤条制成,最常见的是白藤条。这种野生藤条在生长的时候由人工压弯成伞柄形状,通常一到两年后就能成材,因而这种拐杖较为常见,可根据美观度判断其收藏价值。此外,红榉木、棕紫竹以及红栗木拐杖由于轻巧,灵活,色泽光鲜、结实耐用,上面又可雕龙附凤,在老年人中比较受欢迎,可作为礼品或收藏品。至于收藏价值更高的当属黄杨木拐杖,由于是名贵木材,且易于雕刻,又能保持原木本色,因此近年来在收藏市场上颇受关注。(宗合)

许多老年人崇尚艰苦朴素,不大愿意收礼,但每逢重阳节,一些孝子贤孙们总会为老人准备一样无法拒绝的礼物,那便是拐杖。古往今来,很多腿脚不便的老年人都渴望得到一根称心如意的拐杖,作为晚辈,我们不但有责任为他们挑选拐杖,还有义务帮他们了解拐杖中的文化内涵和收藏知识。

来源:西安晚报(西安)



中式红木古典家具因其典雅的造型和深厚的文化内涵而深受现代人的喜爱,正因为它的古典和高雅,在现代家庭环境中使用,如果搭配不当,不仅会影响到整个家庭环境的和谐,还会给温馨的家庭生活带来烦恼。现代家具与中式古典家具的装饰比例可以按7:3的黄金比例来搭配,这样装饰出来的小家不仅和谐、美观,而且还有一种古典韵味。

有些消费者在旧货市场或高档的红木家具古董店里淘换甚至购买来旧的钱柜、药柜和橱柜等,却不知如何摆放,最终导致这些高价购买来的艺术品成为摆设。其实只要我们在购买红木家具时多注意与家庭环境的搭配,对于那些消费者家中已有的红木家具,只要稍加改良就可以成为家庭生活的美好点缀。例如钱柜,古式钱柜虽然不高,又很笨重,但如果能将钱柜中的抽屉隔成大小不一的首饰柜或化妆柜,不仅大方美观,而且典雅有韵。而橱柜只要将隔板换成结实厚重的木板,稍作改良,就可以当作书橱或电视柜以及CD架。其实古典家具和现代家电结合起来,能更好地展现其内在美。

如果想显示家中古典红木家具的木质纹路、雕刻花纹和颜色,就一定要注意灯光、地面和墙壁的协调。柔和的灯光可以凸显出木材的天然材质,浅色的壁纸则可以烘托出家居环境的柔和。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9月21日,据皇岗海关消息,近日该关在福田口岸查获1名内地旅客违规携带濒危植物:“半干湿沉香原木”入境,共计2.2千克。据了解,今年以来,皇岗海关共查获沉香及其制品违规入境案件7宗,共计查获沉香原木及制品20.88千克。
    9月20日下午,皇岗海关关员在福田口岸旅检入境大厅抽查一名内地旅客行李时,在旅客背包内发现了三个塑胶袋,里面装的都是大大小小的木片状物品。
    旅客面对关员检查,自称携带的只是一些“普通中药材”,希望海关尽快放行。经关员检查发现,这些“普通中药材”都是形状不规则,表面凹凸不平的木片或小碎木块。从断面一看有用刀切过的痕迹。关员轻轻嗅闻,发现木片带有较为浓烈的香味。
    经过初步鉴定,这些木片是“半干湿沉香原木”,共计2.2千克。目前,案件已由缉私部门进一步处理。
    据悉,沉香是国家二级濒危珍稀植物,也是《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中明列的植物。沉香从凝结到形成,往往需要数十年乃至上百年的时间,十分珍贵。

    明代户部尚书后代吴韵言和他家的老屋

    4月上旬,成龙要将自己收藏20年的安徽古建筑中的一部分捐赠给新加坡一所大学之事,引得舆论一片哗然。记者赴皖南古徽州(今黄山市),走进黟县、休宁、歙县、屯溪区、徽州区,探访瞻淇镇、岩寺镇、桂林镇、北岸镇、齐云山镇、渔亭镇、西递村、宏村、篁墩村、熊村、唐模村、呈坎村、关麓村、海临村、潜口村等一系列名镇名村,感受到古徽州文化积淀的丰厚和古建遗存的震撼。这里的古建遗存数量巨大,政府无力负担所有古建的保护,很多文保名单之外的、偏远山区的古建,正在自生自灭。有学者认为不应过多纠结成龙买卖捐赠古建的对错,他提醒了我们如何保护好现有的徽州古建。

    西递村:明清石板路遭遇拆路换石

    这两天,黄山市著名摄影家张建平[微博]一直在为阻止黟县西递村中更换明清时期老石板路奔波交涉、激动难耐。

    2013年4月16日那天,张建平接到西递村村民电话反映:西递村中的大部分明清时期的老石板路正在被换成切割整齐的新石板路。张建平马上驱车来到西递,看到40%至50%的老石板路已经没了,新石板路更换已经进入收尾阶段,这项工作从去年10月就已开始。

    他看到,新铺的石板虽然整齐,板材的厚度却只有十厘米左右,原来的老板材有十五厘米以上的厚度,不少新铺的石板经游人走过后已经断裂。这些新铺的石板都来自江西九江,质量远远不如原来所用产自当地的“黟县青”。“黟县青”坚硬耐磨,不易碎裂,也是石雕用品的上好材料,曾经远近闻名。在当年交通极不发达的情况下,外地人都不远百里到黟县来采购这种石材。

    “西递的价值就在于它的原生态,带有岁月痕迹的石板路也是西递整体古建文化形态中的重要部分,是这里古朴宁静生活的标志之一,怎么能说换就换了呢?”张建平不解而又愤怒。

    他形容一个像西递这样底蕴丰厚的村庄的模样:古老的房子是她的躯干,大树是她的长发,石板路就是她的脚。“现在把脚砍去了,就是换上了金子做的脚,那也是残疾了。”

    张建平立刻找到村里主要负责人交涉,希望改建时尽可能保护原来的道路形态,并将现场拍到的照片及相关文字通过自己的博客、微博发到了网上,希望引起关注。第二天,点击量就超过了百万,转发超过数千条。两天后,点击量已超过四百万。

    对此,当地村民态度不一。赞成的说:“原来的路坑洼不平,应该修。”而反对的村民认为:“现在的路不如原来的结实,古老有古老的美,也没什么不好走的!”一个叫胡凤媛的村民无奈地表示:“我就觉得原来的路好,我们不同意有什么用,事前根本就没征求我们的意见。”

    负责此次改造工程的西递村旅游服务公司的一位副经理说,给道路换石板,是为在路下铺设电线、网络线和输水管线,原来的电线都是挂在房上的明线,当地的房子都是土木结构的,不安全。“这是上面统一安排的,你要问就去找镇里。”

    4月17日下午,张建平又接到举报,老徽州地区另一处古文化名村:唐模村又要拆路换石板。他急忙给黄山市文化委员会的领导打电话反映,并马上赶往唐模村,坚决阻止了更换石板的行为。

    被很多村庄更换下来的道路石板在当地古董旧货商眼中却是香饽饽。在古董店中,来自黟县的这种“黟县青”道路石板,好的每平方米价格在2000元以上,差的也能有800元至1000元。古董商说:“贵是因为黟县当地已经封山不让开采了。”而西递村中新换的来自江西九江的石板价格每平方米不到200元。

    “没有原始的古朴、原生的状态和合理的保护,将来的徽州还有以往的美好吗?”张建平26年来一直致力于拍摄徽州古民居、古建筑,记录了十余万张徽州古宅的生存状态。

    他希望在保护古徽州的文化遗存时多一份思考,多一份理性,多一份科学。

    古建商店:老构件老房子都有的卖

    在黄山市的各区县,随处可以买到一对有精美雕花的明清门墩,最便宜的只要几千元。记者由黄山市区去黟县的路上,路过一个叫海临的地方,马路边几家销售古建筑构件、仿古建筑构件商店前的空地上,摆满了各种构件,远远看去十分壮观,其中有年代、雕花不同的柱础,成对的门墩,刻有纪念文字的石碑、石匾,成堆的古石牌坊上的条石,还有老宅的大门、窗棂等,应有尽有。

    同行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其中明清时期的古建筑构件占了大多数。古石牌坊上的条石,显然来自某个古老村庄。据了解,古徽州区域内有1022个古村落,几乎每个村落过去都有石牌坊,有的身份显赫的大村,石牌坊还不止一座,上千个古村就至少有上千座制作精美的石牌坊,现在整个徽州地区剩下的石牌坊只有100多座。很多石牌坊在“文革”时期等特殊历史年代被拆毁了,拆毁的石牌坊的构件被就地掩埋、遗弃或被村民挪做他用。这些年,它们又成了文物商贩牟利的“商品”,流散到各地。

    看到记者为这些“商品”拍照,店铺的老板认为是新来的客户,热心介绍每件套“商品”的价格,因年代的久远程度、精美程度和稀缺程度而卖到几千元、几万元。

    在西递村,很多村民开办的古玩店中,也都在销售数量可观的各种古旧柱础、门墩以及老宅的大门、窗棂等。

    记者表示要购买老式徽派建筑,整体运到北方,商贩满口答应“现在就有”,然后问想要什么式样、价位的。要“官厅”(明清时代、最晚也是民国之前的官宦人家带前后厅的大房)价格就高,最好的每幢七八十万,差点的三四十万,二三十万的也有,最便宜的几万的也有,不过那是没雕花的,“什么价位的都有,大房子‘冬瓜梁’比一抱还粗”。

    商贩给记者看了看手机中所存的照片:“这就是一幢要卖的房子,20万左右,看看雕花多好。”

    “能到现场看看吗?”记者问。

    “没问题,你真想买吗?想买随时可以去,不过要开车走三四小时的山路,现在黄山市周边几十公里内是没有了,都拆光了。”

    “我要买了能运走吗?”

    “整套房屋的木制构件都可以运走,砖头、瓦片你也不会要。我们可以帮你运到北方的任何地方。”

    “卖房子你们当地政府能批吗?”

    “能批,有的复杂些,不过我们能办下来‘通关证’,花些钱就行。”

    “多少钱?”

    “两三万差不多。”

    黄山学院的方利山教授说,成龙捐赠的事我们不应该过多地去想成龙对与不对,毕竟那是我们法律还不健全时发生的事。这件事也给我们提了醒,就是如何做好现在的事。

    “城镇化的结果,使得农民向往小城镇、小城镇的人向往大城市,徽派古建先天性的缺陷和年久失修,也让有些居民不愿再住在原来的老房子里,边远山区的村民对古民居价值又不了解,这就给了一些古建贩子以可乘之机。对一些没进入保护范围的民居、古建和古建材料、构件只要给钱就卖。”

    阅读全文
  • 2015年4月2日下午,广州市饶宗颐学术艺术馆暨中山大学饶宗颐研究院开幕庆典在增城仙村镇香港皇朝家私集团总部隆重举行,并同时庆贺国学泰斗饶宗颐教授百岁华诞。百岁饶公亲临增城,中山大学校长罗俊,中山大学党委常务副书记、副校长、中山大学饶宗颐研究院院长陈春声,广州市委常委、增城市委书记欧阳卫民,市长罗思源,市领导王建平、何鎏辉、广新力、叶鸿和广州市饶宗颐学术艺术馆管委会荣誉主席兼顾问委员会主席、香港大学李焯芬教授、管委会主席谢锦鹏先生、副主席邓伟雄博士、黄书锐先生、荣誉顾问国际着名养生学家、中华医学家、食疗学家、玄学家、武学家朱鹤亭先生等来自港澳及内地的专家学者、相关政府领导以及各界人士数百人共同出席了此次活动。

    专注家具传承与创新,打造传世精品

    广州市饶宗颐学术艺术馆由香港皇朝家私集团控股主席谢锦鹏先生投资,建筑面积约3000平方米,是继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香港浸会大学饶宗颐国学院之后又一个以饶宗颐命名的学术研究交流机构,也是在内地创建的第一个饶宗颐学术艺术研究机构,该研究机构由饶宗颐教授担任永远荣誉顾问,塬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许嘉璐先生、塬全国侨联副主席陈有庆先生、塬全国侨联副主席李卓彬先生、塬广东省省长卢瑞华先生、塬广东省省委书记吴南生先生、香港潮州社团总会创会主席陈伟南先生等知名人士担任荣誉顾问。活动当天,由中山大学与增城市政府合办的中山大学饶宗颐研究院挂牌成立。

    饶公是跨越20世纪和21世纪的学界奇才,博古通今,学贯中西,学术与艺术均成就卓越,而香港皇朝家私集团作为中国家具行业的领军品牌以及北京奥运会、深圳大运会的家具独家供应商,也一直致力于中国家具文化的传承和创新,两者相得益彰,交映生辉。为了更好地弘扬传统文化和展示典藏精品,皇朝家私将家具设计同饶公的传统文化精神完美结合,专门打造了十余件古典雅致、底蕴深厚的高端红木家具作品,与艺术馆氛围融为一体。当天典礼举行之前,饶公端坐在贵宾室内由皇朝家私精心制作的红木家具上,与政府领导及各界知名人士亲切会谈。

    饶公本人曾多次莅临皇朝家私,并给予皇朝家私产品极高的评价。07年,饶公参观了皇朝家私展厅后,对大家意味深长地说,“中国家具的发展源远流长,所以与文化一样,在家具的设计上我们也应该更有自信、更从容”,饶公表达了对国产家私发展的殷切期望。

    弘扬饶公治学精神,蓄积文化软实力

    饶公是当代难得一见的“通儒”,饶学研究已在国际学术界产生积极广泛的影响。皇朝家私作为广州市饶宗颐学术艺术馆暨中山大学饶宗颐研究院开幕庆典活动的支持单位,在弘扬饶公治学精神、促进海内外文化交流的同时,也充分展示了皇朝家私品牌深刻而丰富的文化内涵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因而,此次活动也被众多同行及媒体视为皇朝家私进一步挖掘文化生产力、蓄积文化软实力的又一个新的起点。

    饶公治学严谨,精益求精,不论在学术还是艺术的追求上,都始终坚持叁点:求是、求真、求正。“饶公这六字真言本来就是中国传统文化对做人的基本要求。只是近年来社会出现诚信危机,才有假米、假酒、假蛋等众多假商品,以及老人跌倒不敢扶助等令人心寒的新闻。求是、求真、求正就是诚信及公平社会的根基,亦是现代社会应有的普遍价值观。治学如此,做人做企业也必须如此。我希望所有皇朝人都应该这样做,皇朝的经销商更应该这样做。若能做到这样,一间企业的长远发展是没有问题的。”谢锦鹏先生的一席话,完全体现了谢先生对饶公的尊崇与景仰,更将饶公严谨的治学精神融会贯通,并运用于对人对事及企业经营上面。事实上,饶公治学精神和皇朝企业文化之间确实存在某些“共同语言”。对于一个品牌来说,社会责任、产品质量、服务品质等各种因素都很重要,只有事事求是、处处求真、人人求正,做好方方面面、强化产品附加值,才能获得家具市场的认可和广大消费者的爱戴。

    今年还是饶公的百岁华诞。饶公说今年的生日愿望是“太和”。“太和”这两个字出自《易经》,“和”,就是天地间的冲和之气,饶公希望天下“太和”,人民安居乐业,家庭和睦,天下太平。饶公的这一愿望,跟皇朝家私着力打造幸福家庭、实现天下一家的企业使命是一致的。安居方能乐业,和睦才有幸福,皇朝家私从文化与社会责任中提炼企业价值,从传统文化中汲取营养夯实品牌基础,通过提供高品质的产品与服务,把温馨、和谐的家居理念传递给每一位消费者,为国人营造舒适、健康、幸福的家庭。我们在此敬祝饶公福寿康宁、松柏长青。


    1—6月份,二连浩特口岸进口木材61.9万吨、总值8.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5.8%和17.6%。其中,进口原木12.4万吨、价值1.1亿元,同比分别下降28.2%和32%;进口板材49.5万吨、价值7.3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6.6%和32.8%。

    木材进口呈现上述特点的主要原因有:一是俄罗斯出于保护本国森林资源及环保的考虑,采取控制和限制采伐量的措施,不断上调原木出口关税,对原木出口频频设限,征收惩罚性的出口关税,同时鼓励半加工木材和深加工木制品出口;二是我国作为木材消耗大国,同时又是林木资源相对短缺的国家,对木材进口的依存度接近50%。为加快重点国有林区森林资源的恢复和培育,2014年4月,国家林业局下发了《关于切实做好全面停止商业性采伐试点工作的通知》,要求全面停止大兴安岭等林区的商业性采伐。为俄罗斯木材进口提供了增长空间。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