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岗海关查获2.2千克沉香\成龙事件折射古建保护之忧:徽派古建正烂掉
详细内容

皇岗海关查获2.2千克沉香\成龙事件折射古建保护之忧:徽派古建正烂掉

时间:2020-10-25     人气:401     来源:     作者:
概述:9月21日,据皇岗海关消息,近日该关在福田口岸查获1名内地旅客违规携带濒危植物:“半干湿沉香原木”入境,共计2.2千克。据了解,今年以来,皇岗海关共查获沉香及其制品违规入境案件7宗,共计查获沉香原木及制品20.88千克。9月20日下午,皇岗......
9月21日,据皇岗海关消息,近日该关在福田口岸查获1名内地旅客违规携带濒危植物:“半干湿沉香原木”入境,共计2.2千克。据了解,今年以来,皇岗海关共查获沉香及其制品违规入境案件7宗,共计查获沉香原木及制品20.88千克。
9月20日下午,皇岗海关关员在福田口岸旅检入境大厅抽查一名内地旅客行李时,在旅客背包内发现了三个塑胶袋,里面装的都是大大小小的木片状物品。
旅客面对关员检查,自称携带的只是一些“普通中药材”,希望海关尽快放行。经关员检查发现,这些“普通中药材”都是形状不规则,表面凹凸不平的木片或小碎木块。从断面一看有用刀切过的痕迹。关员轻轻嗅闻,发现木片带有较为浓烈的香味。
经过初步鉴定,这些木片是“半干湿沉香原木”,共计2.2千克。目前,案件已由缉私部门进一步处理。
据悉,沉香是国家二级濒危珍稀植物,也是《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中明列的植物。沉香从凝结到形成,往往需要数十年乃至上百年的时间,十分珍贵。

明代户部尚书后代吴韵言和他家的老屋

4月上旬,成龙要将自己收藏20年的安徽古建筑中的一部分捐赠给新加坡一所大学之事,引得舆论一片哗然。记者赴皖南古徽州(今黄山市),走进黟县、休宁、歙县、屯溪区、徽州区,探访瞻淇镇、岩寺镇、桂林镇、北岸镇、齐云山镇、渔亭镇、西递村、宏村、篁墩村、熊村、唐模村、呈坎村、关麓村、海临村、潜口村等一系列名镇名村,感受到古徽州文化积淀的丰厚和古建遗存的震撼。这里的古建遗存数量巨大,政府无力负担所有古建的保护,很多文保名单之外的、偏远山区的古建,正在自生自灭。有学者认为不应过多纠结成龙买卖捐赠古建的对错,他提醒了我们如何保护好现有的徽州古建。

西递村:明清石板路遭遇拆路换石

这两天,黄山市著名摄影家张建平[微博]一直在为阻止黟县西递村中更换明清时期老石板路奔波交涉、激动难耐。

2013年4月16日那天,张建平接到西递村村民电话反映:西递村中的大部分明清时期的老石板路正在被换成切割整齐的新石板路。张建平马上驱车来到西递,看到40%至50%的老石板路已经没了,新石板路更换已经进入收尾阶段,这项工作从去年10月就已开始。

他看到,新铺的石板虽然整齐,板材的厚度却只有十厘米左右,原来的老板材有十五厘米以上的厚度,不少新铺的石板经游人走过后已经断裂。这些新铺的石板都来自江西九江,质量远远不如原来所用产自当地的“黟县青”。“黟县青”坚硬耐磨,不易碎裂,也是石雕用品的上好材料,曾经远近闻名。在当年交通极不发达的情况下,外地人都不远百里到黟县来采购这种石材。

“西递的价值就在于它的原生态,带有岁月痕迹的石板路也是西递整体古建文化形态中的重要部分,是这里古朴宁静生活的标志之一,怎么能说换就换了呢?”张建平不解而又愤怒。

他形容一个像西递这样底蕴丰厚的村庄的模样:古老的房子是她的躯干,大树是她的长发,石板路就是她的脚。“现在把脚砍去了,就是换上了金子做的脚,那也是残疾了。”

张建平立刻找到村里主要负责人交涉,希望改建时尽可能保护原来的道路形态,并将现场拍到的照片及相关文字通过自己的博客、微博发到了网上,希望引起关注。第二天,点击量就超过了百万,转发超过数千条。两天后,点击量已超过四百万。

对此,当地村民态度不一。赞成的说:“原来的路坑洼不平,应该修。”而反对的村民认为:“现在的路不如原来的结实,古老有古老的美,也没什么不好走的!”一个叫胡凤媛的村民无奈地表示:“我就觉得原来的路好,我们不同意有什么用,事前根本就没征求我们的意见。”

负责此次改造工程的西递村旅游服务公司的一位副经理说,给道路换石板,是为在路下铺设电线、网络线和输水管线,原来的电线都是挂在房上的明线,当地的房子都是土木结构的,不安全。“这是上面统一安排的,你要问就去找镇里。”

4月17日下午,张建平又接到举报,老徽州地区另一处古文化名村:唐模村又要拆路换石板。他急忙给黄山市文化委员会的领导打电话反映,并马上赶往唐模村,坚决阻止了更换石板的行为。

被很多村庄更换下来的道路石板在当地古董旧货商眼中却是香饽饽。在古董店中,来自黟县的这种“黟县青”道路石板,好的每平方米价格在2000元以上,差的也能有800元至1000元。古董商说:“贵是因为黟县当地已经封山不让开采了。”而西递村中新换的来自江西九江的石板价格每平方米不到200元。

“没有原始的古朴、原生的状态和合理的保护,将来的徽州还有以往的美好吗?”张建平26年来一直致力于拍摄徽州古民居、古建筑,记录了十余万张徽州古宅的生存状态。

他希望在保护古徽州的文化遗存时多一份思考,多一份理性,多一份科学。

古建商店:老构件老房子都有的卖

在黄山市的各区县,随处可以买到一对有精美雕花的明清门墩,最便宜的只要几千元。记者由黄山市区去黟县的路上,路过一个叫海临的地方,马路边几家销售古建筑构件、仿古建筑构件商店前的空地上,摆满了各种构件,远远看去十分壮观,其中有年代、雕花不同的柱础,成对的门墩,刻有纪念文字的石碑、石匾,成堆的古石牌坊上的条石,还有老宅的大门、窗棂等,应有尽有。

同行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其中明清时期的古建筑构件占了大多数。古石牌坊上的条石,显然来自某个古老村庄。据了解,古徽州区域内有1022个古村落,几乎每个村落过去都有石牌坊,有的身份显赫的大村,石牌坊还不止一座,上千个古村就至少有上千座制作精美的石牌坊,现在整个徽州地区剩下的石牌坊只有100多座。很多石牌坊在“文革”时期等特殊历史年代被拆毁了,拆毁的石牌坊的构件被就地掩埋、遗弃或被村民挪做他用。这些年,它们又成了文物商贩牟利的“商品”,流散到各地。

看到记者为这些“商品”拍照,店铺的老板认为是新来的客户,热心介绍每件套“商品”的价格,因年代的久远程度、精美程度和稀缺程度而卖到几千元、几万元。

在西递村,很多村民开办的古玩店中,也都在销售数量可观的各种古旧柱础、门墩以及老宅的大门、窗棂等。

记者表示要购买老式徽派建筑,整体运到北方,商贩满口答应“现在就有”,然后问想要什么式样、价位的。要“官厅”(明清时代、最晚也是民国之前的官宦人家带前后厅的大房)价格就高,最好的每幢七八十万,差点的三四十万,二三十万的也有,最便宜的几万的也有,不过那是没雕花的,“什么价位的都有,大房子‘冬瓜梁’比一抱还粗”。

商贩给记者看了看手机中所存的照片:“这就是一幢要卖的房子,20万左右,看看雕花多好。”

“能到现场看看吗?”记者问。

“没问题,你真想买吗?想买随时可以去,不过要开车走三四小时的山路,现在黄山市周边几十公里内是没有了,都拆光了。”

“我要买了能运走吗?”

“整套房屋的木制构件都可以运走,砖头、瓦片你也不会要。我们可以帮你运到北方的任何地方。”

“卖房子你们当地政府能批吗?”

“能批,有的复杂些,不过我们能办下来‘通关证’,花些钱就行。”

“多少钱?”

“两三万差不多。”

黄山学院的方利山教授说,成龙捐赠的事我们不应该过多地去想成龙对与不对,毕竟那是我们法律还不健全时发生的事。这件事也给我们提了醒,就是如何做好现在的事。

“城镇化的结果,使得农民向往小城镇、小城镇的人向往大城市,徽派古建先天性的缺陷和年久失修,也让有些居民不愿再住在原来的老房子里,边远山区的村民对古民居价值又不了解,这就给了一些古建贩子以可乘之机。对一些没进入保护范围的民居、古建和古建材料、构件只要给钱就卖。”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据皇岗海关通报,该关日前在皇岗口岸旅检小车道查获一宗走私珍稀木材案,缴获珍稀小叶紫檀原木8根共计30.03公斤。
    3月22日下午,皇岗海关关员在一香港旅客驾驶的两地牌七座车车厢及车尾储物箱盖板下发现未向海关申报的原木8根,足有30公斤。
    这些木材均用报纸包得严严实实。关员发现,木材非常坚硬和沉重,主要呈现出黑色和红色相互交错的花纹,上面还有些牛毛状的点缀纹路,十分美妙。木材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油脂,光亮润泽,闻上去有一种淡淡的清香。经初步鉴定,这8根原木居然是珍贵的小叶紫檀原木。一次性查获如此之多的紫檀原木,实属少见。据当事旅客供述,这批木材从香港运至深圳,准备转卖牟利。目前,案件已移交海关缉私部门处理。
    据介绍,紫檀木主要产自热带地区,生长缓慢,成材大料极难得到,且木质坚硬、细密,被视为木中极品,有“一寸紫檀一寸金”的说法。
    锦木利源红木家具店

    最近,在网络上大量曝光的“太原千万女老板没落记”视频,在长达三年多的漫长过程后,在最近有了新进展。太原北京红木第一楼经营红木家具的店主在上个月向太原市小店区法院递交了起诉状,遭到驳回,法院不予受理。对于这样的情况,王翊瑜表示,虽然她对于法院不受理感觉失望,但是也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让她所不能理解的是,经历了三年多的立案、撤案,再到被窃走她巨额红木家具和部分现金等物品的北京红木第一楼老板吴新建起诉王翊瑜获得法院的胜诉,由此她已经对小店区公、检、法非常不信任。在接受特约记者专访时,让这三年多的离奇案件以及种种谜团浮出水面……

    震惊太原,“锦木利源”家具离奇“失窃”

    2012年8月16日凌晨3点左右,太原市小店区“北京红木第一楼”商场的经理李君和修理工任高远撬开了商户“锦木利源”的店门,将店内价值千万的高档红木家具、两万余元现金、电脑以及账目全部搬走。当店主王翊瑜到店里后,看到店里一片狼藉,几乎被吓傻了。那可是她所有积蓄并且贷款才经营起来的店,一夜之间竟然被偷的一干二净。她立刻拨打电话报警,并发现了一辆车牌号为“京AL2767”的大货车刚从商场门口驶出,疑似为她店里的红木家具。她一边报警,一边自己打车追赶,终于在往北京方向的高速路口,拦截下了大货车,确认车上家具确是她店里被盗走的家具。

    当地派出所接到报警后,立刻把该大货车扣押,停到红木第一楼商场门口。王翊瑜还是不放心,自己连夜守护。然而,此案不久移交到了小店区公安局平阳刑警队之后,这辆被扣押的大货车却开走了。蹊跷的是,这一行为竟然是小店区公安局平阳刑警队长杜旭东的默许。那么,这辆疑似盗窃的红木家具为何能又被拉走?黄河电视台新闻这样报道:“说起经商,图一个和气生财,可是在太原北京红木第一楼经营红木家具的王女士,这几天却是一肚子窝囊气,前天晚上自己价值上千万的商品被人撬锁拉走了,损失惨重,王女士寻找幕后主谋,发现这竟然是商场的老板干的!”

    那么,太原北京红木第一楼的老板为什么要做如此见不得光的行为呢?黄河台记者见到了北京红木第一楼的经理李君。她表示,拉走王女士的货物属实,并且拿出了王女士和北京签订的租赁合同,所以他们有权处理这批家具。商场方面认为,凭着租赁合同的条款,因为王女士欠商场的房租,商场在半夜三更,采取撬锁方式,拉走了价值上千万的红木家具。同时,商场经理李君向黄河台记者表示,拉走货物,并未提前通知王女士,并且强调这是北京公司老总(吴新建)电话指示拉走的。车也是吴新建从北京雇的车。关于拖欠房租之说,王女士出示了收据,刚交的五万元,因为店铺隔壁装修,影响到她的生意,她正和商场交涉中,商场就半夜撬锁,拉走了价值千万的家具。

    店主王翊瑜

    家具价值争论,警方竟然与窃取者“联合调查”

    在新闻报道过后,在当地反响强烈,太原市公安局小店分局下达了立案通知书。可是,后面发生的事情,更让王翊瑜不敢相信。

    就在王翊瑜为丢失家具,积极配合警方调查时,刑警队长杜旭东却向王翊瑜索要了进货厂家的地址和联系方式,然后和北京红木第一楼的老板吴新建一起去调查所谓的“进货”价格。这一点,也从厂家老板和王翊瑜的通话中,得到证实。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吴新建几次要求厂家把王翊瑜的进货价格从960万,降到一百多万,起初厂家并未同意,最后,在他们多次做“工作”情况下,终于答应修改了王翊瑜的进货价格,而这和王翊瑜进货单中的960多万,差距颇大。

    对此,王翊瑜立刻向刑警队表示不满,她质疑说,吴新建现在应该是涉嫌盗窃者的身份,警方为何要和一个“小偷”去调查“受害者”的进货厂家以及进货价格,并且要求厂家修改价格这难道符合办案程序吗?打个比方,如果有人苹果手机被盗,那么警方难道可以和小偷一起去调查苹果公司出厂价吗?案值究竟是以市场价值计算,还是以出厂价值计算呢?的确,王翊瑜的质疑不无道理,法律界人士也表示,警方此举显然不符合办案程序,疑似涉嫌渎职。

    然而,面对王翊瑜的质疑和不满,警方不久撤案,并且由北京红木第一楼吴新建将王翊瑜起诉到了太原市小店区法院,要求她交纳房租、广告费、和违约金,以及他拉走红木家具的运费、保管费等总计五十余万。最后法院判决吴新建胜诉,判决王翊瑜按时交纳房租,而此时王翊瑜已经一无所有。

    失窃后的店铺一片狼藉

    政法委专案组,再次“调查”王翊瑜

    2015年5月,在山西省领导高度重视下,就三年前沸沸扬扬的太原“北京红木第一楼”发生的,红木失窃案,在经历长达三年的立案、撤案、起诉拉锯战之后。山西省太原市政法委牵头,成立专案组。由政法委信访办吕书记带队,前往北京,和案件当事人王翊瑜约谈。

    吕书记把王翊瑜当做是犯罪嫌疑人,立刻遭到强烈反驳和不满。王翊瑜认为,作为一个法律工作者,吕书记连受害者和犯罪嫌疑人都分不清楚。随后,作为当年主审吴新建起诉王翊瑜的太原市小店区法院陈荣克院长,提出关于他们多次调查,最终敲定王翊瑜从红木家具厂家进货价为60万元,这与公安局刑警队杜队长所调取的进货价160万,同期相比,下降了进100万元。对此,王翊瑜表示,对于价格由原来的960万元,一路改低,只能是淡淡一笑。

    而当王翊瑜提及,凌晨砸门撬锁,拉走自己的货物,作何定性时,陈荣克院长表示,这属于吴新建行为不当。而对于王翊瑜现场所提的,被刑警队扣押的货物如何又再次丢失,究竟算刑警队失职还是渎职的问题,陈院长予以拒绝回答。他坚持认为,因为王翊瑜与北京红木第一楼租约到期,所以作为红木第一楼的老板,吴新建有处置王翊瑜财产的权力。至于是凌晨砸门撬锁,未通知王翊瑜就拉走财务,行为确实不当。

    因此,对于吴新建所提出要求王翊瑜支付运输费、保管费,法院并未支持。

    更值得一提的是,从立案到撤案,究竟是具备了怎样的条件呢?撤案告知书中认为,案件不属实。等同于认定是没有发生红木家具失窃事件,而在判决书中提到,原告未通知被告情况下,将家具拉到北京仓库里保管。在当事人报警,家具被刑警队扣押之后,还能离开,如期的被“保管”。这样的保管一说是否有些牵强呢?这样全国有多少类似案例,小偷强行未通知人家,取走人家财物放到自己家保管被认定的呢?

    那么,作为案值的认定,当警方获知进货厂家时,作为涉案人的吴新建,却能和警方一起到厂家,商定进货价格。并从原来的960万,再到后来改成160万,到最终敲定是60万。王翊瑜表示不能接受,一般的案件,应该按照其市场价值评估,而太原警方却联合另外涉案人一同前往更改价格,的确让人费解。王翊瑜说,假设苹果手机被盗,那么究竟是按照其市场价格核定案值,还是由警方联合小偷一起到苹果公司,要求修改价格呢?对于王翊瑜的质疑,专案组并未解答,至今专案组无任何信息反馈。

    2015年10月,王翊瑜提交自诉,遭小店法院驳回,不予受理。就此案的进展,我们将持续关注。(特约记者楚天)

    小店区法院不予受理裁定书

    来源:当代商报网

    阅读全文
  • 黄花梨木与紫檀木、鸡翅木、铁力木并称中国古代四大名木。

    一、降香黄檀


    降香黄檀,濒危种,海南特产,豆科碟形花亚科的常绿乔木。其木材被称为“黄花梨”,俗称“降压木”,《本草纲目》中叫降香,其木屑泡水可降血压、血脂,其木材木质坚硬,纹理漂亮,是制作古典硬木家具的上乘材料。虽然降香黄檀容易成活,但极难成材,真正成材需要成百上千年的生长期,所以早在明末清初,海南黄花梨木种就濒临灭绝。


    降香黄檀的心材最具价值,栽植后7~8年后形成心材。心材显红褐色,材质致密硬重,纹理细密美观,自然形成天然图案(俗称“鬼脸”),耐腐耐磨,不裂下翘,且散发芳香,经久不退,是制作高级红木家具、工艺品、乐器和雕刻、镶嵌、美工装饰的上等材料。其木材经蒸馏后所得的降香油,可作香料上的定香剂。根部心材与树干心材能代降香,供药用,为良好的镇痛剂。


    二、紫檀
    檀香紫檀,属蝶形花科,亚热带常绿乔木,高五六丈,叶为复叶花蝶形,果实有翼,木质甚坚,色赤,紫檀木入水即沉。紫檀是豆科紫檀属中特别硬重的一类树种统称,是红木中最高级的用材。是一种颜色深紫黑的硬木。最适于用来制作家具和雕刻艺术品。用紫檀制作的器物经打蜡磨光不需漆油,表面就呈现出缎子般的光泽。因此有人说用紫檀制作的任何东西都为人们所珍爱。
    带有紫檀二字的木种很多,但是真正意义上的紫檀木只有一种,那就是学名为檀香紫檀的“小叶紫檀。最早对于紫檀的记载是晋·崔豹的《古今注》,时称“紫檀木,出扶南,色紫,亦谓之紫檀。”紫檀非千年不能成材,并且常言“十檀九空”,最大的紫檀木直径仅为二十公分左右,其珍贵程度可想而知。在各种硬木中紫檀木质地最为细密,木材的份量最重,入水即沉。小叶檀木纹不明显,色泽初为橘红色,久则深紫色如漆,几乎看不出年轮纹。脉管纹极细,呈绞丝状如牛毛。
    “紫”寓意着祥瑞,在加上紫檀特有的优良木性及稀有程度,所以在明清两朝,紫檀木便倍受皇家所珍视。两朝的皇帝都不惜重金,集天下之能工巧匠打造各种紫檀家具、饰物。这些东西在当时来说,就实属极品,更何况流传至今。加之这些,好像给紫檀木蒙上了一曾更加神秘的色彩。

    小叶紫檀还是一味名贵的中药,在《本草纲目》中记载,紫檀能止血、止痛、调节气血。所以说对于紫檀木“寸木寸金”这样的说法丝毫不为过。


    三、鸡翅木


    鸡翅木分布于全球亚热带地区,主要产地东南亚和南美,因为有类似“鸡翅”的纹理而得名。纹理交错、清晰,颜色突兀,在红木中属于比较漂亮的木材,有微香气,生长年轮不明显。


    鸡翅木,是木材心材的弦切面上有鸡翅(“V”字形)花纹的一类红木。鸡翅木以显著、独特的纹理著称,历来深受文人雅士和广大消费者喜爱。古旧家具市场上鸡翅木有新老之分。王世襄先生将其分为:老鸡翅木“肌理致密,紫褐色深浅相间成纹,尤其是纵切而微斜的剖面,纤细浮动,予人羽毛璀璨闪耀的感觉。”新鸡翅木“木质粗糙,紫黑相间,纹理往往浑浊不清,僵直无旋转之势,而且木丝有时容易翘裂起茬。”


    四、铁力木(非红木)


    铁力木是木质最坚硬的一种树,是云南特有的珍贵阔叶树种,国家二级保护植物。它属于金丝桃科铁力木属,常绿乔木,高30米,树干端直,树冠塔形,产于景洪、勐腊、勐海、耿马、瑞丽、潞西等县海拔1300米以下的河谷坡地,性喜湿热,是当地群众喜爱的用材树种,可供军工、造船、建筑、特殊机器零件和制作乐器、工艺美术品之用。铁力木种子含油量达74%,可用于制作肥皂。


    铁力木细分可分为两种:粗丝铁力木与细丝铁力木。粗丝铁力木是家具主要用材,色深棕,有时使用过狠会呈现黑色。粗丝铁力木常常皲裂,但裂纹一般很浅,长度也不会超过20厘米。棕眼随木材截断方向不同忽长忽短,有时还呈绞丝状,并分布随意不匀。整体看铁力木、木纹通畅,经常呈现行云流水般的纹理,甚至纹饰美丽近乎鸡翅木,但它与鸡翅木有本质上的不同,即鸡翅木体轻,铁力木体重;鸡翅木棕眼平滑无碍,铁力木棕眼丝丝入肉。知道这些,应该说辨认铁力木不成问题。


    在明清两代的家具中,都能寻到铁力木家具的实例,以明式风格为多,毫无疑问,明朝已大量制作铁力木家具了。典型的明式风格的家具比比皆是,而且最为拙朴,意趣高古。


    清代中叶以后,优秀的铁力木家具急剧减少,质拙的铁力木家具在商业的冲击下,得不到浮躁社会的青睐。紫檀黄花梨家具诠释着宫廷、贵族,还有文人的奢侈之举,代表着历史上先人们在这一领域所达到的最高境界;而这个最高境界是由一块块像铁力木家具这样优秀的基石堆砌起来的,决不可能平白无故地达到最高峰。从这一点论,古拙淳朴的铁力木家具像一个长者,在向古人叙说一个久远而真实的故事。



    由天津市家具行业协会主办的全国实木家具行业的盛世:第五届中国国际实木家具展览会日前盛大开幕,木工机械、原辅材料也将同期展示。

    展会上,由天津市商务委员会和天津市工商业联合会共同主办的“大会展时代助力天津经济腾飞”论坛举办。展会的升级离不开行业的进步和企业的转型升级,2018年第五届中国国际实木家具展览会,同时聚拢国内外数百高端家具品牌,展览面积12万平方米,为家具企业打造高端展贸平台。

    以制造为基础,以设计为先锋,以展会为契机,使“中国国际实木家具展”成为天津经济发展的一张“名片”,也推进了家具行业整体提升。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