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宫椅制作过程解析\市场专项分析:国内SPF6月整体出货放缓,价格上涨
详细内容

皇宫椅制作过程解析\市场专项分析:国内SPF6月整体出货放缓,价格上涨

时间:2020-10-25     人气:823     来源:     作者:
概述:红酸枝皇宫椅(套)□□宋立鹏中式红木家具造型优美、气质典雅,堪称中国家具乃至世界家具的经典。而纯手工制作的中式红木家具,不仅在外形上传承了中式家具的精髓,其独特的制作流程也为家具本身增添了魅力。纯手工制作的中式红木家具拥有一套完整系统的工艺......
红酸枝皇宫椅(套)

□□宋立鹏

中式红木家具造型优美、气质典雅,堪称中国家具乃至世界家具的经典。而纯手工制作的中式红木家具,不仅在外形上传承了中式家具的精髓,其独特的制作流程也为家具本身增添了魅力。

纯手工制作的中式红木家具拥有一套完整系统的工艺流程,从原木到成品,需要经过木材烘干、选料开料、榫卯、雕刻、组装、刮磨、上蜡等多道工序,每一个工序都有着独特的技艺要求。作为实用性、艺术性兼而有之的中国传统家具,无论是它的制作过程还是使用过程,均为无所不在的“情感制作”增添了更多的艺术情趣。

以传统中式红木家具中的代表之一“皇宫椅”为例,皇宫椅是在圈椅的基础上改造出来的,是一种有束腰、多雕饰,且带有托泥的圈椅,它比圈椅显得更加华美大气。因最初此椅是为宫廷特制的家具,故称其为“皇宫椅”。通过皇宫椅的制作过程,我们可以一窥中国传统家具自成体系的制作规范与严谨精妙的高超技艺。

选料考究榫卯严谨

皇宫椅的用料相当讲究,通常采用木质致密、色泽深沉且能长久散发清幽木质香气的黄花梨木。原木运回工厂后,厚薄不同的板材通过分类,分别进入干燥窑进行干燥,直到将木板干燥至水分含量在8%至12%。只有控制好木材与本地湿度的平衡,制成的家具才不易开裂和变形。木料经过干燥处理后,木工师傅会根据图纸进行选料和开料。

在选料过程中,除需根据家具制作的不同位置,选择尺寸和造型合适的木料外,还要考虑拼板的花纹是否对称、纹理走向是否相同等诸多因素。各个位置所需木料选好后,就要开始对木材进行开料。在开料过程中,首要工作便是将木料的白皮及两端废料进行截取,其次要根据家具的制作尺寸,将截取好的板材进行再次开料。

开料完成后,就要进入中国传统红木家具的灵魂:榫卯结构的制作。榫卯结构使整套家具不使用一钉一铆,除提升红木家具的内在品质外,还能使其结构造型更具稳定性,同时兼具装饰作用。相比许多现代家具用钉子连接、固定各部位,榫卯结构无论是力学探究抑或内在连接更显浑然天成、坚固耐用,这也是中国传统家具历经百年而不变形的重要原因之一。

榫卯结构就其使用的部位、功能和形态而言,大致可分为明榫、暗榫、套榫、夹头榫、插肩榫、抱肩榫、勾挂榫等。皇宫椅的扶手通常使用楔钉榫,椅圈多用三接楔钉榫连接,椅圈上楔钉榫的连接工艺也是判断皇宫椅质量优劣的一个重要因素。做工粗糙的皇宫椅椅圈楔钉榫的连接处可能会留下较大缝隙,事后工人们常会用锯末粉将其补上,但这样的话会留下一条明显的黑线。而做工优良的榫则不会出现这个问题。另外,传统的皇宫椅拼接处楔钉的形状是正方形,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上下左右上保持连接的稳固性,一字形的楔钉也可使用,但其效果相对较差。

此外,在榫卯工序中,从榫头开凿到榫眼细节,均需对榫头与榫眼的匹配程度进行反复推敲,针对“有没有歪斜或翘角”的依次检验行为,即行业所说的“认榫”过程。如果发现有歪斜或翘角情况,则需及时进行调整。

雕刻完美组装慎重

榫卯工序完成后,会进入雕刻纹饰的工序,可以说,在红木家具的全部工艺中,雕刻工艺占了一半以上。中式古典红木家具的雕刻工艺可分为线雕、浮雕、透雕、圆雕四大类。线雕又称“线刻”“阴刻”,用刻刀于木面之上刻出花纹,刻痕陷于木材之内,为雕刻之基、勾画之本。其线条清晰明快、流畅自如。浮雕的雕刻凸于平面,其用途极广,山水风景、楼台殿阁、花鸟写意,高低重叠、上下穿插,相契相合,意蕴深邃,妙趣横生。透雕即“镂空雕”,于红木之上锼空不必要的留白,凸显纹饰,在造型的疏密虚实、方圆顿挫、粗细长短的交织与变奏中,表现出精巧入微、玲珑剔透的艺术效果。圆雕则指无背景、具有真实三维空间关系、适合从多角度观赏的四面雕刻。

在雕刻工艺完成后,接下来就要对已制作的部件进行组装。在组装过程中,一定要不差分毫地掌握好榫卯的紧密及接口的吻合。此外,由于红木家具自重很大,在组装时如果放在不平整的地面上,其腿上的受力不匀,很容易造成家具变形走样。所以,木工师傅在“攒活”时都会在水平、干净的地面上进行,这样可以及时发现在家具组装过程中出现的偏差,从而使家具的各部分连接紧密。

刮磨上蜡平整润泽

家具组装完成后,还需对表面进行刮磨的处理,这是中式红木家具制作过程中一个关键步骤。我们看到的家具,很多型面要经过纯手工的打磨处理,一般先用刮刀刮磨,再用由粗到细的砂纸分多次精细打磨,直到将较粗砂纸的痕迹磨掉。刮磨后的半成品家具线条流畅,表面平坦无起伏感,纹理清晰。

刮磨后的各部件经检查合格后,就可以拆分下来进行上蜡了。用软的纯棉布将加热溶化后的蜂蜡均匀地擦磨在部件表面上,第一遍上蜡后待木材完全将蜡吸收,还要进行再次打磨,这是为了将家具表面多余的浮蜡去掉,把渗入木纹里面的蜡保留住,使木质亮而不燥。这样的工序要反复很多次,直至家具呈现出润泽、古朴的气质,才算大功告成。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8年5-6月,国外供应商对SPF各级7月供应价格均上调了2-4美元/m3。

但太仓市场SPF出货量较慢,库存量较大的为2*4口料,其他规格板枋材库存量不多。

CANFOR口料利润在70-80元/m3,WSF大约倒挂30-40元/m3,WSF2*6利润30元/m3,其他板材利润为70-80元/m3。

CONFOR板材利润约为100元/m3、市场销售口料价格平均上涨30元/m3,青岛市场价格平均上调了20元/m3,2*6货量相对较大。CONFOR板材2*6利润60-70元/m3,2*8、2*10利润均为100元/m3;WSF2*6没有利润,2*8、2*10利润均为50元/m3;

天津市场相对疲软,2#、J#利润相对较大,为120元/m3以上,2*8、2*10微利,CONFOR2*6利润30-40元/m3。国内经销商对当前市场信心逐渐增强,CONFOR经销商保持持续盈利。

当前太仓市场价格CANFOR,SPF,2.44/3.05米,2*4,2#价格为1800/2020元/m3、3#1550/1780元/m3,4#1400/1630元/m3。WSF与CANFOR相比,价格相差大约80-100元/m3。

青岛CANFOR/WSF,2*6,3#1380/1530元/m34#1230/1380元/m3。

从SPF的库存量来看,太仓SPF库存量19.3万方、青岛7.2万方、天津5.7万方,库存量有所下降,SPF经销商信心逐渐增强。

对于辐射松等加工板枋材,华东加工厂成品口料价格区间大概为,辐射松3米价格为1400元/立方米,4米价格为1380元/立方米。铁杉3米价格为1540元/立方米,4米价格为1580元立方米,这个价格区间在铁杉中掺入部分辐射松。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展览现场

    昨天,“皇家风范漆艺精品展”在京开幕,6件皇家漆器珍品首次公开亮相。据北京市一级工艺美术大师、“金漆镶嵌髹饰技艺”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柏德元介绍,“御赐龙纹诗寿屏”“描金漆龙纹宝座”“五扇龙纹雕填屏风”等6件象征王权统治的珍品,均为清代宫廷御制重器。此次精品展将持续到年底,免费供市民参观。京华时报记者欧阳晓菲摄影报道

    (原标题:皇家漆器亮相)


    近日,山东省环保整改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到探沂镇对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落实情况进行现场督导,并对探沂镇板材企业的相关材料进行审核。市环保局副局长于长江,市环保督察整改办候明,县政府副县长戚广振,探沂镇党委副书记、镇长朱国栋等领导陪同。

    省整改工作领导小组先后查看了3家板材企业、阳光热力、新旧动能转换示范区的整治工作情况,并听取了相关情况汇报。督导组对探沂镇环保整改工作表示了肯定,同时要求,要进一步压实责任,紧盯问题,以鲜明的态度、果断的措施、严格的要求,推动整改工作的深入开展,真正做到依法依规处理到位、责任追究到位、查处整改到位,促进环境保护工作迈上新台阶。


    阅读全文
  • 9月21日,据皇岗海关消息,近日该关在福田口岸查获1名内地旅客违规携带濒危植物:“半干湿沉香原木”入境,共计2.2千克。据了解,今年以来,皇岗海关共查获沉香及其制品违规入境案件7宗,共计查获沉香原木及制品20.88千克。
    9月20日下午,皇岗海关关员在福田口岸旅检入境大厅抽查一名内地旅客行李时,在旅客背包内发现了三个塑胶袋,里面装的都是大大小小的木片状物品。
    旅客面对关员检查,自称携带的只是一些“普通中药材”,希望海关尽快放行。经关员检查发现,这些“普通中药材”都是形状不规则,表面凹凸不平的木片或小碎木块。从断面一看有用刀切过的痕迹。关员轻轻嗅闻,发现木片带有较为浓烈的香味。
    经过初步鉴定,这些木片是“半干湿沉香原木”,共计2.2千克。目前,案件已由缉私部门进一步处理。
    据悉,沉香是国家二级濒危珍稀植物,也是《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中明列的植物。沉香从凝结到形成,往往需要数十年乃至上百年的时间,十分珍贵。

    明代户部尚书后代吴韵言和他家的老屋

    4月上旬,成龙要将自己收藏20年的安徽古建筑中的一部分捐赠给新加坡一所大学之事,引得舆论一片哗然。记者赴皖南古徽州(今黄山市),走进黟县、休宁、歙县、屯溪区、徽州区,探访瞻淇镇、岩寺镇、桂林镇、北岸镇、齐云山镇、渔亭镇、西递村、宏村、篁墩村、熊村、唐模村、呈坎村、关麓村、海临村、潜口村等一系列名镇名村,感受到古徽州文化积淀的丰厚和古建遗存的震撼。这里的古建遗存数量巨大,政府无力负担所有古建的保护,很多文保名单之外的、偏远山区的古建,正在自生自灭。有学者认为不应过多纠结成龙买卖捐赠古建的对错,他提醒了我们如何保护好现有的徽州古建。

    西递村:明清石板路遭遇拆路换石

    这两天,黄山市著名摄影家张建平[微博]一直在为阻止黟县西递村中更换明清时期老石板路奔波交涉、激动难耐。

    2013年4月16日那天,张建平接到西递村村民电话反映:西递村中的大部分明清时期的老石板路正在被换成切割整齐的新石板路。张建平马上驱车来到西递,看到40%至50%的老石板路已经没了,新石板路更换已经进入收尾阶段,这项工作从去年10月就已开始。

    他看到,新铺的石板虽然整齐,板材的厚度却只有十厘米左右,原来的老板材有十五厘米以上的厚度,不少新铺的石板经游人走过后已经断裂。这些新铺的石板都来自江西九江,质量远远不如原来所用产自当地的“黟县青”。“黟县青”坚硬耐磨,不易碎裂,也是石雕用品的上好材料,曾经远近闻名。在当年交通极不发达的情况下,外地人都不远百里到黟县来采购这种石材。

    “西递的价值就在于它的原生态,带有岁月痕迹的石板路也是西递整体古建文化形态中的重要部分,是这里古朴宁静生活的标志之一,怎么能说换就换了呢?”张建平不解而又愤怒。

    他形容一个像西递这样底蕴丰厚的村庄的模样:古老的房子是她的躯干,大树是她的长发,石板路就是她的脚。“现在把脚砍去了,就是换上了金子做的脚,那也是残疾了。”

    张建平立刻找到村里主要负责人交涉,希望改建时尽可能保护原来的道路形态,并将现场拍到的照片及相关文字通过自己的博客、微博发到了网上,希望引起关注。第二天,点击量就超过了百万,转发超过数千条。两天后,点击量已超过四百万。

    对此,当地村民态度不一。赞成的说:“原来的路坑洼不平,应该修。”而反对的村民认为:“现在的路不如原来的结实,古老有古老的美,也没什么不好走的!”一个叫胡凤媛的村民无奈地表示:“我就觉得原来的路好,我们不同意有什么用,事前根本就没征求我们的意见。”

    负责此次改造工程的西递村旅游服务公司的一位副经理说,给道路换石板,是为在路下铺设电线、网络线和输水管线,原来的电线都是挂在房上的明线,当地的房子都是土木结构的,不安全。“这是上面统一安排的,你要问就去找镇里。”

    4月17日下午,张建平又接到举报,老徽州地区另一处古文化名村:唐模村又要拆路换石板。他急忙给黄山市文化委员会的领导打电话反映,并马上赶往唐模村,坚决阻止了更换石板的行为。

    被很多村庄更换下来的道路石板在当地古董旧货商眼中却是香饽饽。在古董店中,来自黟县的这种“黟县青”道路石板,好的每平方米价格在2000元以上,差的也能有800元至1000元。古董商说:“贵是因为黟县当地已经封山不让开采了。”而西递村中新换的来自江西九江的石板价格每平方米不到200元。

    “没有原始的古朴、原生的状态和合理的保护,将来的徽州还有以往的美好吗?”张建平26年来一直致力于拍摄徽州古民居、古建筑,记录了十余万张徽州古宅的生存状态。

    他希望在保护古徽州的文化遗存时多一份思考,多一份理性,多一份科学。

    古建商店:老构件老房子都有的卖

    在黄山市的各区县,随处可以买到一对有精美雕花的明清门墩,最便宜的只要几千元。记者由黄山市区去黟县的路上,路过一个叫海临的地方,马路边几家销售古建筑构件、仿古建筑构件商店前的空地上,摆满了各种构件,远远看去十分壮观,其中有年代、雕花不同的柱础,成对的门墩,刻有纪念文字的石碑、石匾,成堆的古石牌坊上的条石,还有老宅的大门、窗棂等,应有尽有。

    同行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其中明清时期的古建筑构件占了大多数。古石牌坊上的条石,显然来自某个古老村庄。据了解,古徽州区域内有1022个古村落,几乎每个村落过去都有石牌坊,有的身份显赫的大村,石牌坊还不止一座,上千个古村就至少有上千座制作精美的石牌坊,现在整个徽州地区剩下的石牌坊只有100多座。很多石牌坊在“文革”时期等特殊历史年代被拆毁了,拆毁的石牌坊的构件被就地掩埋、遗弃或被村民挪做他用。这些年,它们又成了文物商贩牟利的“商品”,流散到各地。

    看到记者为这些“商品”拍照,店铺的老板认为是新来的客户,热心介绍每件套“商品”的价格,因年代的久远程度、精美程度和稀缺程度而卖到几千元、几万元。

    在西递村,很多村民开办的古玩店中,也都在销售数量可观的各种古旧柱础、门墩以及老宅的大门、窗棂等。

    记者表示要购买老式徽派建筑,整体运到北方,商贩满口答应“现在就有”,然后问想要什么式样、价位的。要“官厅”(明清时代、最晚也是民国之前的官宦人家带前后厅的大房)价格就高,最好的每幢七八十万,差点的三四十万,二三十万的也有,最便宜的几万的也有,不过那是没雕花的,“什么价位的都有,大房子‘冬瓜梁’比一抱还粗”。

    商贩给记者看了看手机中所存的照片:“这就是一幢要卖的房子,20万左右,看看雕花多好。”

    “能到现场看看吗?”记者问。

    “没问题,你真想买吗?想买随时可以去,不过要开车走三四小时的山路,现在黄山市周边几十公里内是没有了,都拆光了。”

    “我要买了能运走吗?”

    “整套房屋的木制构件都可以运走,砖头、瓦片你也不会要。我们可以帮你运到北方的任何地方。”

    “卖房子你们当地政府能批吗?”

    “能批,有的复杂些,不过我们能办下来‘通关证’,花些钱就行。”

    “多少钱?”

    “两三万差不多。”

    黄山学院的方利山教授说,成龙捐赠的事我们不应该过多地去想成龙对与不对,毕竟那是我们法律还不健全时发生的事。这件事也给我们提了醒,就是如何做好现在的事。

    “城镇化的结果,使得农民向往小城镇、小城镇的人向往大城市,徽派古建先天性的缺陷和年久失修,也让有些居民不愿再住在原来的老房子里,边远山区的村民对古民居价值又不了解,这就给了一些古建贩子以可乘之机。对一些没进入保护范围的民居、古建和古建材料、构件只要给钱就卖。”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