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家风范漆艺精品展在京开幕\山东省环保领导小组到探沂镇进行现场环保督导
详细内容

皇家风范漆艺精品展在京开幕\山东省环保领导小组到探沂镇进行现场环保督导

时间:2020-10-25     人气:381     来源:     作者:
概述:展览现场昨天,“皇家风范漆艺精品展”在京开幕,6件皇家漆器珍品首次公开亮相。据北京市一级工艺美术大师、“金漆镶嵌髹饰技艺”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柏德元介绍,“御赐龙纹诗寿屏”“描金漆龙纹宝座”“五扇龙纹雕填屏风”等6件象征王权统治的珍品,均为清......
展览现场

昨天,“皇家风范漆艺精品展”在京开幕,6件皇家漆器珍品首次公开亮相。据北京市一级工艺美术大师、“金漆镶嵌髹饰技艺”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柏德元介绍,“御赐龙纹诗寿屏”“描金漆龙纹宝座”“五扇龙纹雕填屏风”等6件象征王权统治的珍品,均为清代宫廷御制重器。此次精品展将持续到年底,免费供市民参观。京华时报记者欧阳晓菲摄影报道

(原标题:皇家漆器亮相)


近日,山东省环保整改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到探沂镇对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落实情况进行现场督导,并对探沂镇板材企业的相关材料进行审核。市环保局副局长于长江,市环保督察整改办候明,县政府副县长戚广振,探沂镇党委副书记、镇长朱国栋等领导陪同。

省整改工作领导小组先后查看了3家板材企业、阳光热力、新旧动能转换示范区的整治工作情况,并听取了相关情况汇报。督导组对探沂镇环保整改工作表示了肯定,同时要求,要进一步压实责任,紧盯问题,以鲜明的态度、果断的措施、严格的要求,推动整改工作的深入开展,真正做到依法依规处理到位、责任追究到位、查处整改到位,促进环境保护工作迈上新台阶。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日前,位于福建三明体育场东区的皇家红红木工艺有限公司将打造红木家具及艺术展示中心。该展示中心占地面积约5500平方米,是目前省内少有的一家集文化,体验,交流为主体内容的红木家具及艺术展示中心。

    据了解,皇家红工艺家具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生产、加工销售红木家具及名贵木制艺术品的企业,公司从东南亚采购大红酸枝、黑酸枝、花酸枝、花梨、香枝木,紫檀等名贵木材作为原料,以传统家具的制作技艺,生产加工有着深厚中华文化底蕴的红木家具和木制工艺品。该展示中心展示了众多具有收藏价值的工艺品。其中有紫檀柳雕成的“松鹤延年”;阴沉金丝楠木雕成的“乘风破浪”;紫檀雕成的“紫檀观音”等一系列工艺精品。除此之外该展示中心还陈列了家居系列和办公系列等红木家具一应俱全。

    红木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每一件红木家具产品都具有较高的实用价值,收藏价值,艺术价值。而皇家红红木家具及艺术展示中心的成立。将为三明市加大红木文化交流增添新的力量。


    红木家具为名贵家具,近些年许多买家喜欢购买收藏,但是红木市场花样多,真假红木很难辨别。一些中小型家具厂用“杂木”替换“红木”,如“绿檀”、“红檀”、“非洲黄花梨”、“非洲紫檀”等等,因为它们和红木的名称相近,有些木材材质和红木相近,消费者容易陷入混乱、难辨真假。

    3月11日,记者在东兴市工商局12315消费者投诉举报中心,看到有一位穿着红衣裳的大妈正在投诉其买到的假红木家具。

    这位消费者王大妈是陕西西安人,今年1月应朋友的邀请来到防城港市游玩,到东兴后,看到这里的红木家具品种多样而且价格合理,就想着买些回去珍藏。她在朋友的店里买了一个花梨木的柜子,经朋友介绍又去了另一家店,在店里看到了一套花梨木的沙发很喜欢。据店主说,该沙发为花梨木珍藏版。虽然是店主自家使用的,有些年头了,但店主愿意割爱卖给王大妈。王大妈满心欢喜地付了5万元钱,让店家将沙发寄回西安。

    沙发运到西安,王大妈还专门请了两位工人将沙发运到家里。没想到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位客人,客人告诉她,这沙发不是花梨木。客人可是这方面的行家,他的质疑让王大妈觉得不对劲。与同时购买的花梨木柜子一比,果然发现两个的质地明显不同,沙发木质更软。王大妈赶紧与东兴的商家联系,商家明确告诉她沙发就是花梨木,让她不要担心。但是王大妈还是不放心,为了保险,她取了样品送去陕西省林业工业产品质量监察检验站检验,可检验报告却让王大妈心寒了,检验结果显示该套沙发不是花梨木,而是卡雅楝,又称“非洲桃花心木”。按照2000年的国家标准规定,红木分类5属8类33种当中并没有卡雅楝。

    “我的儿子已经三十多岁了,他要结婚了,我就想送份能传承下去的大礼给他们,想来想去就想到了红木家具,”王大妈激动地说,说着忽然抽起来:“我们辛苦一辈子不容易啊,我都已经58岁了,就想留点东西给儿子,没想到买到了假的花梨木。”说完她已眼眶泛红。

    王大妈告诉记者,她买这套沙发花了5万元,但非洲桃花心木原木价值才1万元,算上工艺2万元,也才三万元,店家用非洲桃花心木冒充花梨木卖给她,她这次来东兴就是专门来投诉维权的。“我之前看上它是因为店家说这套沙发是花梨木珍藏版,我就想买珍藏版的送给儿子,还有就是我看它是旧款、用过的才会买,因为旧沙发的一些痕迹不容易被模仿,不会在运输的过程中被掉包。”王大妈说,没想到还是被骗了。

    “我就是想退货,我想买真正的红木留给儿子。”王大妈对工作人员说。接待王大妈的潘主任让她填写一份表格,表示下午带她去跟商家协商。

    记者18日再联系王大妈时,她说她现在已经回到了西安,正找物流公司将沙发运回东兴,经工商局调解,要经当地检验部门鉴定该沙发不是红木家具后才能将钱退还于她。“每次回来的机票就差不多2000元了,再算上住宿,来一趟东兴花销很大,等沙发鉴定结果出来后,还要再来一次东兴。买到假的红木沙发真太折腾了。”王大妈无奈地说。工商部门提示:消费者在购置红木家具时,要看清标签标注的材质,向运营者索要《产质量量保证书》和发票,并要求运营者在开具的发票上注明所购红木家具的材质与保证书,并写清是全红木家具还是次要部件为红木等,防止上当受骗。

    来源:防城港市新闻网-防城港日报

    阅读全文
  • 据皇岗海关通报,该关日前在皇岗口岸旅检小车道查获一宗走私珍稀木材案,缴获珍稀小叶紫檀原木8根共计30.03公斤。
    3月22日下午,皇岗海关关员在一香港旅客驾驶的两地牌七座车车厢及车尾储物箱盖板下发现未向海关申报的原木8根,足有30公斤。
    这些木材均用报纸包得严严实实。关员发现,木材非常坚硬和沉重,主要呈现出黑色和红色相互交错的花纹,上面还有些牛毛状的点缀纹路,十分美妙。木材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油脂,光亮润泽,闻上去有一种淡淡的清香。经初步鉴定,这8根原木居然是珍贵的小叶紫檀原木。一次性查获如此之多的紫檀原木,实属少见。据当事旅客供述,这批木材从香港运至深圳,准备转卖牟利。目前,案件已移交海关缉私部门处理。
    据介绍,紫檀木主要产自热带地区,生长缓慢,成材大料极难得到,且木质坚硬、细密,被视为木中极品,有“一寸紫檀一寸金”的说法。
    锦木利源红木家具店

    最近,在网络上大量曝光的“太原千万女老板没落记”视频,在长达三年多的漫长过程后,在最近有了新进展。太原北京红木第一楼经营红木家具的店主在上个月向太原市小店区法院递交了起诉状,遭到驳回,法院不予受理。对于这样的情况,王翊瑜表示,虽然她对于法院不受理感觉失望,但是也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让她所不能理解的是,经历了三年多的立案、撤案,再到被窃走她巨额红木家具和部分现金等物品的北京红木第一楼老板吴新建起诉王翊瑜获得法院的胜诉,由此她已经对小店区公、检、法非常不信任。在接受特约记者专访时,让这三年多的离奇案件以及种种谜团浮出水面……

    震惊太原,“锦木利源”家具离奇“失窃”

    2012年8月16日凌晨3点左右,太原市小店区“北京红木第一楼”商场的经理李君和修理工任高远撬开了商户“锦木利源”的店门,将店内价值千万的高档红木家具、两万余元现金、电脑以及账目全部搬走。当店主王翊瑜到店里后,看到店里一片狼藉,几乎被吓傻了。那可是她所有积蓄并且贷款才经营起来的店,一夜之间竟然被偷的一干二净。她立刻拨打电话报警,并发现了一辆车牌号为“京AL2767”的大货车刚从商场门口驶出,疑似为她店里的红木家具。她一边报警,一边自己打车追赶,终于在往北京方向的高速路口,拦截下了大货车,确认车上家具确是她店里被盗走的家具。

    当地派出所接到报警后,立刻把该大货车扣押,停到红木第一楼商场门口。王翊瑜还是不放心,自己连夜守护。然而,此案不久移交到了小店区公安局平阳刑警队之后,这辆被扣押的大货车却开走了。蹊跷的是,这一行为竟然是小店区公安局平阳刑警队长杜旭东的默许。那么,这辆疑似盗窃的红木家具为何能又被拉走?黄河电视台新闻这样报道:“说起经商,图一个和气生财,可是在太原北京红木第一楼经营红木家具的王女士,这几天却是一肚子窝囊气,前天晚上自己价值上千万的商品被人撬锁拉走了,损失惨重,王女士寻找幕后主谋,发现这竟然是商场的老板干的!”

    那么,太原北京红木第一楼的老板为什么要做如此见不得光的行为呢?黄河台记者见到了北京红木第一楼的经理李君。她表示,拉走王女士的货物属实,并且拿出了王女士和北京签订的租赁合同,所以他们有权处理这批家具。商场方面认为,凭着租赁合同的条款,因为王女士欠商场的房租,商场在半夜三更,采取撬锁方式,拉走了价值上千万的红木家具。同时,商场经理李君向黄河台记者表示,拉走货物,并未提前通知王女士,并且强调这是北京公司老总(吴新建)电话指示拉走的。车也是吴新建从北京雇的车。关于拖欠房租之说,王女士出示了收据,刚交的五万元,因为店铺隔壁装修,影响到她的生意,她正和商场交涉中,商场就半夜撬锁,拉走了价值千万的家具。

    店主王翊瑜

    家具价值争论,警方竟然与窃取者“联合调查”

    在新闻报道过后,在当地反响强烈,太原市公安局小店分局下达了立案通知书。可是,后面发生的事情,更让王翊瑜不敢相信。

    就在王翊瑜为丢失家具,积极配合警方调查时,刑警队长杜旭东却向王翊瑜索要了进货厂家的地址和联系方式,然后和北京红木第一楼的老板吴新建一起去调查所谓的“进货”价格。这一点,也从厂家老板和王翊瑜的通话中,得到证实。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吴新建几次要求厂家把王翊瑜的进货价格从960万,降到一百多万,起初厂家并未同意,最后,在他们多次做“工作”情况下,终于答应修改了王翊瑜的进货价格,而这和王翊瑜进货单中的960多万,差距颇大。

    对此,王翊瑜立刻向刑警队表示不满,她质疑说,吴新建现在应该是涉嫌盗窃者的身份,警方为何要和一个“小偷”去调查“受害者”的进货厂家以及进货价格,并且要求厂家修改价格这难道符合办案程序吗?打个比方,如果有人苹果手机被盗,那么警方难道可以和小偷一起去调查苹果公司出厂价吗?案值究竟是以市场价值计算,还是以出厂价值计算呢?的确,王翊瑜的质疑不无道理,法律界人士也表示,警方此举显然不符合办案程序,疑似涉嫌渎职。

    然而,面对王翊瑜的质疑和不满,警方不久撤案,并且由北京红木第一楼吴新建将王翊瑜起诉到了太原市小店区法院,要求她交纳房租、广告费、和违约金,以及他拉走红木家具的运费、保管费等总计五十余万。最后法院判决吴新建胜诉,判决王翊瑜按时交纳房租,而此时王翊瑜已经一无所有。

    失窃后的店铺一片狼藉

    政法委专案组,再次“调查”王翊瑜

    2015年5月,在山西省领导高度重视下,就三年前沸沸扬扬的太原“北京红木第一楼”发生的,红木失窃案,在经历长达三年的立案、撤案、起诉拉锯战之后。山西省太原市政法委牵头,成立专案组。由政法委信访办吕书记带队,前往北京,和案件当事人王翊瑜约谈。

    吕书记把王翊瑜当做是犯罪嫌疑人,立刻遭到强烈反驳和不满。王翊瑜认为,作为一个法律工作者,吕书记连受害者和犯罪嫌疑人都分不清楚。随后,作为当年主审吴新建起诉王翊瑜的太原市小店区法院陈荣克院长,提出关于他们多次调查,最终敲定王翊瑜从红木家具厂家进货价为60万元,这与公安局刑警队杜队长所调取的进货价160万,同期相比,下降了进100万元。对此,王翊瑜表示,对于价格由原来的960万元,一路改低,只能是淡淡一笑。

    而当王翊瑜提及,凌晨砸门撬锁,拉走自己的货物,作何定性时,陈荣克院长表示,这属于吴新建行为不当。而对于王翊瑜现场所提的,被刑警队扣押的货物如何又再次丢失,究竟算刑警队失职还是渎职的问题,陈院长予以拒绝回答。他坚持认为,因为王翊瑜与北京红木第一楼租约到期,所以作为红木第一楼的老板,吴新建有处置王翊瑜财产的权力。至于是凌晨砸门撬锁,未通知王翊瑜就拉走财务,行为确实不当。

    因此,对于吴新建所提出要求王翊瑜支付运输费、保管费,法院并未支持。

    更值得一提的是,从立案到撤案,究竟是具备了怎样的条件呢?撤案告知书中认为,案件不属实。等同于认定是没有发生红木家具失窃事件,而在判决书中提到,原告未通知被告情况下,将家具拉到北京仓库里保管。在当事人报警,家具被刑警队扣押之后,还能离开,如期的被“保管”。这样的保管一说是否有些牵强呢?这样全国有多少类似案例,小偷强行未通知人家,取走人家财物放到自己家保管被认定的呢?

    那么,作为案值的认定,当警方获知进货厂家时,作为涉案人的吴新建,却能和警方一起到厂家,商定进货价格。并从原来的960万,再到后来改成160万,到最终敲定是60万。王翊瑜表示不能接受,一般的案件,应该按照其市场价值评估,而太原警方却联合另外涉案人一同前往更改价格,的确让人费解。王翊瑜说,假设苹果手机被盗,那么究竟是按照其市场价格核定案值,还是由警方联合小偷一起到苹果公司,要求修改价格呢?对于王翊瑜的质疑,专案组并未解答,至今专案组无任何信息反馈。

    2015年10月,王翊瑜提交自诉,遭小店法院驳回,不予受理。就此案的进展,我们将持续关注。(特约记者楚天)

    小店区法院不予受理裁定书

    来源:当代商报网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