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花梨:海南寻料人的寻根之旅\湖南通道县检查木材加工企业牢筑安全生产
详细内容

黄花梨:海南寻料人的寻根之旅\湖南通道县检查木材加工企业牢筑安全生产

时间:2020-10-25     人气:790     来源:     作者:
概述:香满九州|世界传承中国古典家具制作在明清两代达到了一个高峰,从一些文字记载可见当时几种珍贵硬木的价格曾经令人乍舌:一张黄花梨床值白银十二两(相当于当时大户人家八个丫鬟的身价),清乾隆时一斤紫檀的价格为白银二两一钱。时至今日,上好的海南黄花梨......

香满九州|世界传承

中国古典家具制作在明清两代达到了一个高峰,从一些文字记载可见当时几种珍贵硬木的价格曾经令人乍舌:

一张黄花梨床值白银十二两(相当于当时大户人家八个丫鬟的身价),清乾隆时一斤紫檀的价格为白银二两一钱。

时至今日,上好的海南黄花梨木料价位已高达每斤一两万元,价格远超白银,贵比黄金。

围绕黄花梨发生的一切也已经越过文化或经济范畴。自古及今,从来没有哪一种木头能像黄花梨这样,从一个树种、一种家具用材起步,在更为宽泛的时代背景下,诱发了一连串盘根错节的社会事件。

今天,野生海黄几乎灭绝,我们能看到的活树大多是后期人工种植的,树龄超过50年的种植树也寥寥无几。

而从黄花梨家具、黄花梨工艺品到手串等都受到人们喜爱甚至痴迷,并且价格一天比一天高,所以从寻料农民到手串、雕件等加工者都想尽一切办法寻找余留下来的那么一点点海黄!

2000年至今全海南岛种植了几十万株黄花梨,可是等到这些树木真正成材得至少要200年以上甚至更久!

如今的大料几乎没有了,现在能找到的不外乎一些只能做手串、茶壶之类的小根料了,这些料来自哪里呢?

霸王岭一角

现在全岛每天还都有一些原材料下山,因为有很多专门上山寻料的农民,他们的脚印布满全岛的大山。

不过找到的都是一些非常小的工艺品料,大料(现在大几十斤就能称大料)几乎为零,一般都是几斤十几二十斤的小料,很多海黄爱好者都很好奇,这些料都在哪?怎么才能找到?

过去,海南老百姓对海黄根本不在乎。过去砍的海黄都是从地表以上锯掉的,树墩树根没人要,于是大量树墩、树根一直被埋在土里。

但是70、80年代国内很多制药厂收购海黄作为制药原料(当时5毛一斤),这时候树墩基本都被挖走了,留下的只是难挖的树根了,

现在农民为了能找到这些树根,每次上山都要邀上5-6个人结伴开着拖拉机跑几十甚至上百公里到山里寻找,每次上山基本是3-4天,带着简单的生活用具扎营在山脚下。

早饭后从山脚下的营地出发,每个人拿着刀、铲、锄头上山,往不同方向的山洞里钻,地毯式的搜索,只要有坑的地方都要挖上一会,或者每走一小段路就要停下来扫一些烂树枝来烧火,为什么呢?

1。因为这个坑可能是曾经的大树被砍伐后留下来的,坑底下必有树根。

2。烧柴火坐闻其味,如有海黄的味道那么说明此地曾经有海黄成长过(这也只有黎族大哥才有的经验)。

海南少数民族黎族寻料人的生活

前几年,海黄老根料容易找,霸王岭,公爱,板桥,石碌,尖峰岭,每天都有料挖出来。至今,当地还流传着一个妇女打柴捡到三十多斤的海黄小料的故事:

一个黎族阿妹在山腰下打柴时,无意中发现地上有一些很像花梨格(地方称呼)的根料,好奇心的唆使下,她上前捡了起来,砍一刀拿起来闻,没想到居然是块海黄小根料

(几两根料老板过来收也有几百块钱)。

于是她在那一个地方地毯式的搜索,怀疑那个地方以前有过大棵花梨树存在,刨开地面上的泥土,将附近的植被翻了个底朝天。直至天快黑了,她找了一半蛇皮袋的小料,回到家称有30多斤。

当时黎族村民组团上山找料,天天都有人下山。有时收料人就在山脚下等着下山,一辆辆金鹿牌拖拉机,拉着一车车人回来。直到现在这这种场景已经不复存在,人们不断的挖掘寻找,整片大山都找个遍。

经过这样反反复复地搜索,现在,几天下来两手空空的也是家常便饭,这样上山寻料确实非常不易,搜寻出的材料越来越少,现在基本搜刮殆尽。

一次能找到几斤小料的已经算是走运了,所以海黄那高高在上的价格不足为奇。(海南朋友每周到山里等一两次料,真心感受并非炒作。)

盛极而衰、否极泰来是世间事物成长发展的规律,21世纪初叶十年间,黄花梨演绎了同样的故事:绚烂之极,归于平淡,黄花梨资源被集中在短短的一段时间内迅速消耗。

来源:凤凰网海南综合


为强化行业安全监管,督促木材经营加工企业加强安全投入,着力开展安全隐患自查,及时消除安全隐患,做到排查“零盲区”、隐患“零容忍”,确保木材经营加工行业的安全生产工作“抓得准、抓得紧、抓得狠、抓得实”。8月26日,湖南省通道县林业局副局长杨武珑等一行人深入县溪镇各木材经营加工企业开展安全隐患大排查工作。
检查过程中,检查组严格按照相关消防技术规范标准,一丝不苟,从严从细,不放过任何死角,最大限度发现、消除木材加工厂潜在的火灾隐患,确保加工厂的消防安全形势稳定。此次专项检查重点是企业安全生产是否落实专人负责、木材原料和产品堆放是否整齐有序、用电线路是否乱接乱插、消防器材配备是否齐全、员工操作是否规范、灭火器是否年检等。做到早发现,早处理,以保证最大限度地将安全隐患和事故苗头扼杀在萌芽状态。
随后,检查组通过与各负责人座谈形式,通报天津8.12火灾爆炸事件,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处理天津8.12火灾爆炸事件的指示、批示,以及各级党委、政府召开的安全生产会议精神。要求从天津8.12火灾爆炸事故中吸取教训,时时刻刻把安全生产谨记在心,警钟长鸣、常抓不懈。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现在市场上海南黄花梨和越南黄花梨的战争愈演愈烈,原因是在于二者之间有着数倍的价格差,但又非常容易被混淆。下面我们就来研究一下如何区分海黄和越黄。

    首先从色泽来说,海黄一般表面呈红褐色,并带有花纹,海南黄花梨材色比较深,用手轻轻抚摸,油性感很足,常常带有黑褐色纹理。越南黄花梨,材色比较浅,一般表面色泽黄润,并具有咖啡色条纹,鬼脸花纹也相对较少,是比较单调的黄色。

    接着闻气味,海南黄花梨远远闻上去,有一股辛辣香气,非常独特的,是越黄无法复制的。而越南黄花梨闻上去气味中略带甘醇,相对海黄来说要更柔和一些。另外,也可以通过闻味来识别花梨木的品质好坏。一般来说,原产于东南亚的花梨木品质较好,闻上去会有一种淡淡的奶油香气。而产地在非洲的花梨木品质要稍逊一些,非洲气候条件干燥,所产的花梨木往往存在一种难闻的味道。

    再来看纹理,海南黄花梨由于生长期长,生长环境恶劣,而且枝节比较多,所以树木纹理多为扭曲、交错无规律,故容易形成鬼脸、鬼眼等图纹,且纹理很清晰、明朗,颜色常是深褐色或黑色条纹。而越南黄花梨的纹路相对则乱,有混沌的感觉,层次感也相对较差。

    关于质地,很多人觉得越南黄花梨木质粗软,其实并非全部如此。越南黄花梨中有不少质地优良的,坚重沉水自然不在话下,棕眼也十分细密,甚至超过不少海南黄花梨。当然,海南黄花梨质地好的占大多数,而越南黄花梨中质地又如此之好的占小部分而已,因此,除去以上两点,单纯分辨其木质,并不能很好区分它们。

    另外我们还可以观察荧光来区分,在自然光的照射下,打磨加工后的海黄呈半透明状,而一般的木材是没有这样的效果,当然,紫檀木材除外。整体来说海南黄花梨的荧光感要比越南黄花梨的荧光感强一些。

    没有一定的经验积累是很难判断区分海南黄花梨和越南黄花梨的,要结合各个方面来判断,最好的办法就是多看、多闻、多上手。


    价格等级加价选材400元一二等200-220元三等150-170元价格等级加价选材260-270元一二等150-170元三等110-120元落叶松原木(直径14-20cm)等级价格一二等650-680元三等560-570元白松原木价格等级加价一二等210-220元三等150-170元白松原木(直径14-20cm)等级价格一二三等610-650元

    ---

    业务电话:15603635656


    阅读全文

  • 近期以来,国内股市低迷,房地产市场明显降温,而在古典家具的拍卖上,也传出多件明清家具流拍的消息,早几年甚嚣尘土的黄花梨“价格泡沫破灭论”的观点又屡见报端,众多红木古典家具消费者与收藏家也不禁发问:红木家具价格是否已经见顶?黄花梨的走势是将进入停涨回落,还是将步入新一轮的涨停?红木家具是否还有投资收藏的升值空间?

    供需矛盾造就海黄神话

    提到红木家具,就不能不提有“木中黄金”之称的海南黄花梨,在1996年能制作家具的材料每市斤80元左右的价格,到去年底约6000元一市斤的价格,海南黄花梨的涨幅高达上70多倍。在人们的惊叹与质疑中,海南黄花梨的“泡沫”非但没有破灭,反而又继续上扬,从2011年初到现在,价格涨幅又近一倍,目前直径在20厘米,长度1米以上的老料每市斤高达万元以上。海南黄花梨的价格为何一路高歌猛进?是否存在“价格泡沫”?面对这些疑问,伍炳亮先生表示:海南黄花梨价格的持续高走,归根到底就是资源枯竭与市场需求加大,这种供需关系失去平衡的结果。

    谈到消费群体的扩大,伍炳亮指出:“近些年国内经济发展比较稳定,一部分经济成功人士开始将消费与投资收藏结合,在高端手工艺品、红木家具与艺术品收藏领域都有越来越多的资金投入。另外,人们的消费心理发生了明显变化,以往高端消费领域广泛存在的崇洋媚外消费心理逐渐淡化,而对中国传统文化和民族的认同感则在逐步加强,因此红木家具备受追捧。而海南黄花梨是所有名贵木材中唯一产于我国的,其材质的细腻油润、瑰丽如玉的特点也是其他材料所难比拟的,因此受到消费者的青睐就不足为奇,海南黄花梨之美被越来越多的人欣赏和喜爱,价格因此一路高走。海南黄花梨的资源彻底枯竭,市场上海南黄花梨的家具也难得一见,不去客观分析供需关系,而简单的认为海南黄花梨价格高昂是炒作的结果,这种看法是比较偏执和盲目的。”

    谈到海南黄花梨资源枯竭的现实,伍炳亮表示:“与不断增加的市场需求相对应事实则是,早在明清时期,海南黄花梨的原生林就被砍伐殆尽,资源已经彻底枯竭。改革开放以来到现在制作家具使用的海南黄花梨木材大多数都是一些存留下来的树根树头、海南当地拆房旧料、老家具的拆解料,如门板、床板,还有一些米柜、锅盖、农具等等。而在现在,连这些材料都很难找到了。因为资源的稀缺,海南黄花梨木材早已没有像样的交易市场存在,更多的木料交易都在一些藏家之间以几根木头、几块板的方式交易。”

    关于海南黄花梨价格高昂的问题,伍炳亮分析:“从上世纪80年代到目前的这一轮海黄价格的上扬,更多的应该视作是其价值回归及人们对其认可程度不断加深的过程。如果参照历史来看,早在明代时期,黄花梨这种材料就已名贵非凡,从来没便宜过。只是经历晚清以来的战乱及建国以后文革对传统文化的扫荡,价格才相对低廉。目前价格的持续上涨更应该被看作是收藏价值被打到最底层之后的价值"觉醒"和"回归"过程。海南黄花梨重新受到关注其价值也得到肯定后,目前海南黄花梨的家具木材资源可以说已经彻底枯竭,现在虽然有人工种植的幼苗林,但其生长期极为缓慢,在未来数百年中是不可能砍伐利用的,可以说海南黄花梨从上世纪80年代到现在,既是重塑了海南黄花梨的辉煌,也将是其最后的谢幕。”


    据山东广播电视台电视公共频道《警方前线》报道,几名男子听说名贵木料制作的棺木值钱,他们开始结伙盗窃古墓,并将墓穴内的棺木拉出。目前,涉案的六名嫌疑人被警方抓获归案。

    菏泽牡丹区文物保护部门对辖区内文物进行普查时,发现牡丹区安兴镇一座清朝嘉庆年间的古墓有被盗的痕迹。报警后民警马上赶到,并对现场进行勘察。

    牡丹区文物保护管理所所长田恩众说,四月九号那天下午,当我们巡查到安兴镇前屯村北刘锡朋墓的时候,发现了有盗洞,我们当即到安兴派出所进行报案。

    牡丹公安分局安兴派出所所长尹军华介绍,对可疑的车辆的轨迹进行分析,走访群众还有他的车辆,嫌疑人的车辆,车的轨迹,其中有一个是咱本地人,安兴本地人,纠集的一个巨野还有郓城,他们一伙,据我们掌握,这个墓已经是第三次被盗了。

    民警经过仔细查看监控,终于发现在案发前的几天里,曾经有两辆轿车多次出现在古墓附近。很快,民警锁定了犯罪嫌疑人的踪迹,5月8号,民警对犯罪嫌疑人冯某实施了抓捕。审讯得知,参与作案的的嫌疑人,在两年前就已经对这座古墓进行过盗窃,知道古墓还剩下一口棺木,他们认为其材料可能是黄花梨,于是又动了偷出棺材卖钱的邪心。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