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花梨存世量偏少\人民日报二次发声,家具行业的“最低价中标”还会继续吗?
详细内容

黄花梨存世量偏少\人民日报二次发声,家具行业的“最低价中标”还会继续吗?

时间:2020-10-25     人气:373     来源:     作者:
概述:“海黄”是现代“海南黄花梨”的简称,也谓之“黄花梨”。黄花梨学名为“降香黄檀木”,古称“花榈”或“花狸&rd......

“海黄”是现代“海南黄花梨”的简称,也谓之“黄花梨”。黄花梨学名为“降香黄檀木”,古称“花榈”或“花狸”,产于我国海南省吊罗山尖峰岭低海拔的平原和丘陵,是碟形花科黄檀属香枝木类树种。

《本草拾遗》曰:“榈木出安南及南海,用作床几,似紫檀而色赤,性坚好”。《格古要论》说:“花梨木出南番广东,紫红色,与降真香相似,亦有香。其花有鬼面者可爱,花粗而色淡者低”,可见是一种珍稀的家具用材。其实,在我国古代并没有黄花梨一词,而称之为“花梨”。只是到民国时,著名学者梁思成为了区别新、老花梨,在老花梨前冠以“黄”字,遂成“黄花梨”,现在它已成为明代老花梨的专用名词。

据了解,黄花梨存世量很少,故较为珍贵。海南黄花梨因色泽艳美、手感温润、缩胀率小而备受收藏爱好者的青睐。然而,随着海南黄花梨的遂年枯竭,其收藏价值出现了令人注目的上升。

目前,虽说海南黄花梨根雕的价值略逊一筹,但制作成艺术作品仍是收藏爱好者寻觅的对象,且价格不菲。


近日,《人民日报》罕有地二次发声,将“最低价中标”这一为企业所普遍诟病的问题推到风口浪尖。

“最低价中标”具体指的是“经评审的最低投标价法”,这是我国招标投标法规定的一种重要评标方法,也是国际上确定中标人的通行做法。


“经评审的最低投标价法”是一种客观的评标办法,指在招标投标时,谁的报价最低,就由谁中标的评标方法。

它的优势在于可以最大限度地节约资金,使招标人达到最佳的效益,并且简便易行,使评标工作易于操作,节约招投标过程中人力、物力和财力的耗费。
这一评标方法在实际操作中之所以会衍变为恶意低价竞标并为企业所普遍诟病,首先是因为在实践当中,“最低价中标”经常被滥用和错误使用。
招标投标法第41条规定了两种评标办法:“经评审的最低投标价法”和“综合评估法”。
“综合评估法”需对投标人各项指标作出综合评价,主观性比较强,存在较大的自由裁量空间。
为了规避投诉、检查、审计等方面的风险,很多政府部门和国企不顾采购项目的性质,简单划一地采用“经评审的最低投标价法”,为了最大程度地节约资金,提高效率,一些工程在招标中故意忽视“能够满足招标文件的实质性要求”这个条件,把低价作为唯一标准。也从不启动价格认定程序,导致投标人不计成本地恶性竞争。
其次,市场质量监管不到位,执法不严,助长恶意低价竞标。
我国有一套完善的质量安全监管体系,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仍然有大量的伪劣产品大行其道,这主要归因于市场监管不力,惩罚力度较低。
以2017年3月爆出的奥凯“电缆门”事件为例,像奥凯这样的劣质产品竟能拿到质量监管部门的合格报告,说明有关部门质量监管存在漏洞,执法力度不够。而且目前我国还没有建立完善的合同履行和信用评价体系,中标人违法失信以后,并不会因此被清出市场,违法成本低,以致投标人不惜违法掘利。
恶意低价竞标违背了市场原理,造成优汰劣胜,对创新型企业不利。
由“最低价中标”导致的恶意低价竞标问题违背了市场原理,造成市场的优汰劣胜,助长以次充好,导致产品和工程建设质量越来越低劣,甚至偷工减料,安全问题堪忧,后患无穷。
同时它也打击着追求创新、尊重产品质量的企业的发展信心。企业创新需要投入大量研发时间、精力与经费,产品成本必然不低,定价自然较高,“唯价格是从”的评标方法很少考虑投标企业的产品质量,更遑论技术水平,以致低价低质的同类产品在市场竞争中竟能胜出,如此地劣币驱逐良币,必然影响企业研发创新的积极性。
推崇“工匠精神”,产品质量为上,才能振兴实体经济,提升国际竞争力。
工匠精神就是以极致的态度对自己的产品精雕细琢,精益求精、追求更完美的精神理念。
追求“短、平、快”已无法为企业创造持续的价值,重视产品的品质灵魂才能在长期的竞争中获得成功。“工匠精神”的提倡对于提振实体经济至关重要,中国要实现整体经济的转型与升级,需要整个社会重视产品质量,尊重产品价值。
恶意低价竞标导致的“唯价格论”严重阻碍了“工匠精神”的充分发挥,阻碍整体经济的发展。
“政府采购应逐步改变‘最低价中标’,给全社会释放积极信号。”
实现“中国制造”为“中国质造”,要鼓励企业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精”的创新之路。《人民日报》发文称,政府采购应逐步改变“最低价中标”,给全社会释放积极信号。”
要解决恶意低价竞标问题,首先应当规范“最低价中标”也即“经评审的最低投标价法”这一评标方法的适用范围。
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于6月24日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产品质量法执法检查报告联组审议以及专题询问会上说,下一步会依法严格限定“经评审的最低投标价法”的适用范围。针对滥用、不当使用“经评审的最低投标价法”的问题,进一步明确和强化各类评价方法的运用。
“经评审的最低投标价法”应当仅仅适用于技术、性能标准明确的项目或者设备的采购,而且中标人必须符合招标文件规定的实质性条件。还没有通用标准的采购项目,应当采用“综合评估法”。
其次,在招标过程中,应当严把市场准入关,健全市场出清机制。
对于发生过严重质量、安全事故和履约失信、行贿受贿等行为的投标人,以及违法违规的检测机构和人员,应依法限制其进入招标投标市场和监管领域。
强化恶意低价中标的法律责任,加大对违规者的惩罚力度,纳入工程建设领域黑名单,禁止其在一定年限内参与政府投资工程的投标活动。
与此同时,完善政府招标过程中的追责机制,一旦发现质量问题,应对招标方责任人进行追责。
对家具行业来说,恶意低价竞标问题也严重阻碍了行业发展,只有规范与完善“最低价中标”原则,才能还提倡产品品质、追求产品性能的创新型企业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9月15日,在南京夫子庙秦淮古玩城举办的“红运传世”红木家具展示会上,一只售价高达16万元的大笔筒吸引了不少参观者的目光。中新社发泱波摄

    9月15日,在南京夫子庙秦淮古玩城举办的“红运传世”红木家具展示会上,一只售价高达16万元的大笔筒吸引了不少参观者的目光。据了解,这只笔筒用越南黄花梨制作而成,高70厘米,筒身上雕刻有“九子登科”的图案,富元堂红木的工作人员介绍,黄花梨为落叶乔木,木性极为稳定,不管寒暑都不变形、不开裂、不弯曲,有一定的韧性,因为黄花梨生长周期长,一般直径多长1厘米,就需要7―8年的时间,所以笔筒用料的黄花梨直径40厘米,起码长了几百年,非常难得。


    图1明万历上海潘允征墓出土圆角柜上海博物馆藏

    圆角柜主要采用木轴门的做法,造型朴实无华,属于无束腰家具体系中的一员,在明代十分流行。由于明人的审美观在总体上崇尚简朴,所以当时有金属合页的使用虽然已被证实,但是作为一种沿用已久的传统工艺,圆角柜仍属最常见的柜橱式样。

    圣匠本无心,刚柔自有别

    :明清柜橱二式探微(上)

    文、图/刘刚(上海博物馆副研究员)编辑/陈盛娥

    凡方形立式储物家具,通常有门称“柜”,无门称“格”,二者合体则称“柜格”。以上三式在公私所藏传世及出土家具实物中最多的就是“柜”,与其它家具类别一样,只此柜子一族也明显存在着功能相同而形制有别的现象,比如“圆角柜”和“方角柜”就是一种用途,两种造法,前者圆转柔和,后者方刚硬朗。

    圆角柜以其柜身常作圆转角而得名。主要特征可以概括为圆角圆框、侧脚收分、柜帽凸出、门轴开合。圆角圆框容易理解,侧脚收分是指其外观通常都具有下舒上敛、四面收分的特点。柜顶构造扁平,除了后面与背板平齐,其余三面突出柜身,故称柜帽。柜帽之用在于可纳门轴为转枢开合柜门,无需安装金属合页,纯笃素雅的外貌由此而生,在当时应是无束腰家具陈设环境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乃因其造型能够与之和谐。

    由于侧脚的关系,圆角柜有个独特的现象,即柜门在打开不足90度角时会自行关闭,而超过90度角时则会自行开足,这是门轴在倾斜的状态下,柜门受重力作用所致。门臼(安门轴的小圆坑,或曰承轴臼)两上两下,上门臼挖在柜帽与腿足连接处的里侧,下门臼挖在门下横枨相应部位,以纳门轴。这种工艺自古建筑门窗移植而来,应该很早就用于家具了,而晚至清代中期的古建筑中,这种轴门的做法仍很普遍。圆角柜自明迄清数百年间结构和工艺差异不大,造型的完美自不待言,而时代的认定多有争议,很难作科学的断代,相关著录所见颇多臆测,某些圆角柜究竟制于明末还是清初,可能永远无法证实。

    在明代的柜橱类家具中,圆角柜是个重要的角色。虽然传世实物不少,但是有确切年代可考的明代圆角柜传世品罕见,所以要了解明代圆角柜的真实情况,必须参考墓葬出土的家具模型。目前所见明代墓葬出土各种材质的家具明器中的柜子基本上都是圆角柜,而且以非木质材料居多,为了更好地了解圆角柜的造型和结构,木质家具模型显得尤为重要。上海潘允征墓出土了一整套榉木家具明器,其中就有两个圆角柜(图1),宽15厘米,深7厘米,高23厘米。潘氏是明代万历年间上海地区的大族,有一定的政治和经济地位,这套家具明器或多或少都能反映潘氏生前所用家具状况,而且其款式风格应该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因同墓所出的箱子上已见合页(铰链)的使用,而这两个柜子的柜门却并未使用合页,可知当时的柜橱采用木轴门的做法是一种沿用已久的传统工艺,为社会所公认和习用,与合页(铰链)的发明和应用的早晚毫无关系,不能由此推测所有圆角柜的出现都早于方角柜。

    出土圆角柜模型的明墓还有上海中山北路严姓墓,与前述潘氏墓下葬年代相近。值得注意的是,二墓所出四个圆角柜的内部都不设抽屉,只用一块层板把柜内空间分成上下两层。这种结构与常见的传世圆角柜实物中安装抽屉的做法完全不同。抽屉的发明较其流行要早得多。以常理,早期的柜子本无抽屉的设置,后来才会形成安装抽屉的做法。清代李渔对于家具的设计和功能本着实用主义的观点,认为“造橱立柜,无他智巧,总以多容善纳为贵。”他强调柜橱的设计必须“渺小其形而宽大其腹”,还建议在柜子内部多设层板和抽屉,并在抽屉里面分出大小格,以便分类存放物件。几百年前的文人对于家具的构思,竟与现代家具设计理念不谋而合,着实令今人称叹。不过,李渔的活动时期已经入清。明人的审美观在总体上仍尚简朴,入清以后才渐渐趋向于求多求满、贵奢贵巧。

    与出土家具明器情况相反的是,传世圆角柜的数量却远远少于方角柜。首先是由于这些圆角柜的制作年代在同类家具中总体偏晚,在它们被打造出来的时候,在数量上已不占优势。其次,柜门木质轴枢欠牢固,用久必致磨损,不比金属合页既耐用又可更换。置之不用则易遭蛀蚀,《吕氏春秋·尽数》:“流水不腐,户枢不蝼,动也。”(宋)罗大经《鹤林玉露补遗》:“户枢不蠹,流水不腐。”意思都是说经常转动的门轴不会被虫、蚁所蛀蚀。可见圆角柜是用与不用都容易损坏。另外,圆角柜从整体造型的把握到局部构件的处理都有讲究,诸如柜帽、侧脚、轴枢等等细节,若使安置妥贴,美观、实用兼顾,则不容一点偏差,制作难度明显高于方角柜,而且造型变化也多受局限,不如方角柜一框二门、上下匀齐来得工艺简省,其优势地位逐渐被效用更高的方角柜取代也是理所当然。

    图2明万历《三才图会》中的圆角柜图3铁力木圆角柜北京市文物局藏

    明万历间王圻、王思义编集的《三才图会》器用十二卷中辑录了当时的各类家具图式,其中有“匱”二例(图2),图绘介于写实、写意之间,表现了柜帽、侧脚等圆角柜应有的基本特征,由此可知圆角柜在明代晚期属于最为常见的柜橱式样。与此图式类似的传世品有铁力木五抹门圆角柜(图3),宽98,深52,高187.5厘米。柜门以五根抹头分四段攒框装板,镶贴圈口饰为长方委角开光,柜膛以立柱两根间装面板。特意将柜门柜膛分隔装板辅以开光,是为了表现一种特殊的格调,同时也是为了展示桦木优美的纹理。

    图4鸡翅木圆角柜上海博物馆藏

    圆角柜的尺寸由用途决定,北方室内用炕,若炕上置柜,柜不宜大,如上海博物馆有鸡翅木圆角柜成对(图4)(陈梦家旧藏),宽65.5,深39.5,高64厘米,高度与宽度相当,有闩杆而无柜膛,外观敦实,形制简朴,成对摆设尤为可爱。足间的壸门牙条显示了仅有的装饰,曲线优雅柔美,恰与小柜朴直的造型互补,于刚健中见柔婉,在敦厚中见挺拔,成为此例经典所在。

    图5榉木圆角柜上海博物馆藏

    上海博物馆另有榉木圆角柜(图5)(王世襄旧藏),宽95,深50,高167厘米,典型民间家具,适于在书房、卧室使用。闩杆、柜膛、抽屉俱备,除木料为就地取材比较普通外,其余诸多工艺手段与所见黄花梨圆角柜无异。据王世襄先生记述,它来自太湖之滨苏州吴县东山石桥村,即明代大学士王鏊的故里,因款式与近百年来民间常见的柜子大有不同,被当地农民称为“书柜”。江浙沪一带也常能见到同样造型甚至同样木材的圆角柜。那么,究竟是专为藏书而造,还是因年代久远、品相陈旧而不适于存放衣物才用作书柜,目前尚难考实。其实器用之事初无定规,按需取使,适用即可。

    图6黄花梨变体圆角柜上海博物馆藏

    由于柜帽和侧脚的存在,大多数圆角柜与方角柜仅在外观上就明显不同,判若云泥,一望即知,但也有个别圆角柜属于后期变形款式,主要特点是隐去柜帽和侧脚,使其方正。上海博物馆藏黄花梨变体圆角柜成对(图6)(王世襄旧藏)就是典型例子。该柜宽106,深53,高175.5厘米,它拥有同类器物中最为常见的尺度和最不常见的款式,造型独特,方正敦厚如“一封书”式,有方角柜之貌而无方角柜之实,可知其成型之初,方角柜已然盛行。因柜顶正面左右两端向外圆凸,似有柜帽,细观其柜顶四角榫卯结构与方角柜极似,方知其并无柜帽之实,圆凸处乃专为挖臼窝、纳门轴而作。尤堪称道的是选料极精,门板和帮板都用大料开出,几乎独板,仅在右侧拼填细窄板条约两寸宽。做工更是精到纯熟,不输其料,堪称工料皆精的考究家具。

    阅读全文
  • 黄花梨不管是海南黄花梨还是越南黄花梨,均是十分珍稀的自然资源,都极为珍贵。随着家具收藏市场的兴盛,黄花梨的价格更是不断达到新台阶,由于广大消费者对黄花梨木材的特征缺乏认识,为那些不良的商家提供了不少假冒的良机,为此,红木专家归纳了几点常见黄花梨造假的方式,具体如下:

    1、将黄花梨家具做旧

    不良商家们有的将越南黄花梨家具做旧之后冒充海南黄花梨家具出售;有的用近似于海南黄花梨颜色、纹理的木材,如黄色的酸枝木或花梨木做成家具后再做旧。而且造假手段非常高明,常用的是采用硫酸烧,在石灰水池中过一遍,还有的商家利用双氧水及其它中草药、化学药剂使木材变色、做旧,用色蜡改变木材的颜色。这些做旧后的家具几乎可以乱真,一般的行家不容易看出真伪。

    2、海、越黄花梨混用

    一些造假的海南黄花梨家具只是在显眼的用海南黄花梨,其他不明显的地方用越南黄花梨。常见的部位,如圆角柜,正面用海南黄花梨,侧面、背板或隔板、后立柱就用越南黄花梨,在标签上却标为海南黄花梨。另外还有一种情况是,整体家具为越南黄花梨,而标签上标为“海南黄花梨”或“黄花梨”,有的商家则直接标为“香枝木”。

    3、贴皮

    贴皮是红木家具市场上最为恶劣的造假方法,具体操作方法是表面用0.2毫米厚的海南黄花梨粘贴在酸枝木或其他比重相当于黄花梨的木材上,正反两面颜色、纹理完全对应一致,然后以海南黄花梨的价格高价出售。

    4、以次充好

    目前,有一些不法商家喜欢将不同国家的花梨木说成是海南本地产的花梨木,以次充好,虚抬价格。常见的是将巴西花梨木、非洲花梨木或印度花梨木等说成是海南花梨木。名鼎檀专家指出,这些花梨木的品质仅次于海南野生黄花梨,而他们之间每吨的价格相差数万元之多。


    越南黄花梨罗汉床。黄花梨灵芝纹夹头榫翘头案。读者来信的越南黄花梨图。

    全国红木制品市场景气指数日前显示全国红木行情稳中有升

    “2015年有可能是‘香花梨年’了。”曾老板经营木材生意10多年,对木材市场的“风水轮流转”已经习以为常。日前发布的全国红木制品市场景气指数显示全国红木市场稳中有升,与此同时,不少中国木材商斥资投资缅甸花梨,导致其出货量大增。不过,行家提醒收藏者,缅甸花梨只是消费型木材,不是收藏型木材,要认真了解不同“花梨”的区别,不要误用藏品价买了消费品。

    鉴宝

    问答说明:本栏目专家分别来自全国多个公藏机构和拍卖机构。读者可将藏品图片发至linlin@gzdaily.com进行咨询,请选用高度清晰图,并在邮件标题写明鉴定品类,多张照片务必使用压缩文件。

    本期鉴定者:进口木材资深买手、古今博览馆总经理黄安妮

    读者:请专家帮我看看几件家具的材质到底是什么?市场太多“花梨”,我实在搞不清哪种花梨才有收藏价值?

    鉴定:从图片初步判断,第一件是缅甸花梨(俗称香花梨),第二件是越南黄花梨,第三件是非洲黄花梨(俗称亚花梨)。不过,这三种“花梨”的图片比对效果不明显,因纹理差不多,都是大花纹,只是香花梨颜色偏红,亚花梨偏黄,所以建议如果要做最终判断,一定要从实物材质、纹理、密度、比重、油性、气味上来进行对比。

    香花梨木质相对坚硬,整体上看像肉色,比亚花梨纹理(棕眼)要细,有淡淡的檀香味,亚花梨纹理(棕眼)粗,木质相对疏松,气味辛辣带酸,海南黄花梨、越南黄花梨木质柔韧性好,纹理线条流畅生动,含油量重,色泽温暖润泽,香气清幽,是不可多得的珍稀红木资源,购藏的时候也一定要记得综合对比做出判断,不能单一判断。越南黄花梨有一定的收藏价值,而海南黄花梨因稀缺收藏价值更高。

    文、图记者林琳

    缅甸花梨:价格稳中有升

    虽然2014年红木市场整体低迷,但缅甸花梨和非洲黄花梨却广受欢迎,在市场中打开一片天地,有市场人士认为尤其是缅甸花梨因为物美价廉,已经成为大红酸枝的代替品。不过,从事进口木材贸易26年的黄安妮不这么看:“这两种木材货量大、成材快、纹理清晰漂亮,确实是做家具的好材料,价格也实惠,香花梨也被列入红木类,但它们并不是珍稀红木之列,不可能替代大红酸枝的地位。”

    尽管如此,市场还是接受了缅甸花梨。随着2014年底、2015年初全国红木市场的小幅回升,缅甸花梨的价格也稳中有升,目前市场价格为原材18000~20000元/吨,老料价值再高几千元。由于缅甸对于缅甸花梨开始实施保护,上个月中旬之后,大量认为缅甸花梨价格将会持续走高的木材商开始斥资买入缅甸花梨。

    事实上,缅甸花梨被使用于制作家具已有半世纪的历史了,但是一直只被作为普通实木看待。“只能说现在好的木材越用越少,连缅甸花梨也‘升级’列入红木类了,近两三年更被大量进口使用。”曾老板说,另一种亚花梨产自非洲,产量更大、价格更便宜,因此才被一些普通的商家广泛使用。

    黄安妮认为,缅甸花梨的价位低,所以被广泛使用,随着市场接受度的提高,其价格长远看还是会逐渐上涨的,但本质上与小叶紫檀、大红酸枝、海南黄花梨、越南黄花梨等这些红木不在一个档次,提醒收藏者不要以收藏、投资的心态购买。

    大红酸枝、小叶紫檀:价格出现下跌

    不过,近段时间,收藏者对于红木市场的态度仍是观望,大红酸枝、小叶紫檀的价格则出现不同幅度的下跌。据了解,目前红木批发市场和工厂已经放假等过春节了,市场基本暂停了交投,黄安妮认为,如果开春市场大环境好转,价格可能会出现回升,但如果大环境没有好转的迹象,红木市场可能还要继续“熬”。

    与此同时,关于红木市场的消息也并不太积极,日前有报道指出进口木材中可能存在携带疫情的风险,也令部分收藏者对此感到担忧。

    曾老板告诉记者,这确实是客观存在的现象,因为东南亚的木材的出口程序和欧美有很大区别,东南亚一些国家对木材检验检疫把关不严,生态环境问题无有效部门控制,所以存在种种乱象,而相对来说欧美木材出口有一整套严格程序,干湿度、检验检疫和允许砍伐的尺寸都有严格规定,所以进口木材只能依靠我国海关检疫把关。“我们的海关把关很严格,每批木材的检验检疫费都由客户自理,不符合要求的就要烧毁。”他提醒收藏者如果购买原木一定要注意购买符合木材进口有关规定的木材。不过黄安妮表示,疫情不存在于收藏级的红木,只是一些进口原材,收藏者要区分对待。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