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花梨家具金不换的艺术与历史价值\预计近期有缅甸柚木新货进入中国市场
详细内容

黄花梨家具金不换的艺术与历史价值\预计近期有缅甸柚木新货进入中国市场

时间:2020-10-25     人气:462     来源:     作者:
概述:明晚期黄花梨折腿方桌明末清初黄花梨攒斗围子六柱架子床明黄花梨龙凤纹万历柜文/黄定中图片提供/中国嘉德导语>>>明末清初制作的黄花梨文人家具,因材出偏远异域、制作地极为局限及高峰期短,加上后人不爱惜等原因,历数百年传承至今的......
明晚期黄花梨折腿方桌明末清初黄花梨攒斗围子六柱架子床明黄花梨龙凤纹万历柜

文/黄定中

图片提供/中国嘉德

导语>>>

明末清初制作的黄花梨文人家具,因材出偏远异域、制作地极为局限及高峰期短,加上后人不爱惜等原因,历数百年传承至今的完整器物确是寥若晨星,价值难量,堪值典藏。

人物名片>>>

黄定中,著名明清家具收藏家、鉴赏家。其所藏明清家具皆为保留“皮壳”的原状,著有《留余斋藏明清家具》一书。

核心提示>>>

就如王世襄先生所言:“家具摆在那里,离我二、三十米,我就知道是黄花梨还是紫檀,大致不会错,因为从它的造型,它的做法就能看出它是什么木材。”

上世纪八十年代,黄花梨明式家具价值已得到国际艺术品市场的普遍认可,至于现阶段其具体价格表现,大部分收藏爱好者及古董行家则习惯结合公开拍卖结果及市场交易见闻,作其科学判断,偶还科学推断一下未来价格走向,俨如分析金融产品之合理价位。其实,所谓的科学逻辑仅仅适合于事后总结,尤其对于艺术品而言,因人、因时、因地而异的价值认同,难以结语成文。于此,试议黄花梨家具市场价值也仅以务虚之为,择其相关话题,管中窥豹,纵表个人之见。

黄花梨家具的真善美

所有黄花梨木作家具,称之为明式家具的是指明代之古董家具。古董不只是旧东西,可简释为可交易的古代艺术品,总结其属性一如总结世上美好事物之通性:真善美三途。

真者,不言而喻,非赝品且应无臆想修复(以残复全)的创作。

善者,古人文化生活中精神层次较高的使用器具,且流传过程依法纪、合公德。

美者,有别于古物中众多粗制简作的民用器,艺术品应为文气匠人精工细造的美器,其中之原创便称为经典。

故可论:我族为文明古国,创造多段文化高峰,集真善美一身之古艺术品仅为少数,而历长年天灾人祸,尤经近代百年沧桑、十年浩劫,幸存且可交易之古董艺术品更为稀有,就如商彝周鼎、汉陶宋瓷,黄花梨明式家具同为我国古艺术品种类的当然代表。明末清初制作的黄花梨文人家具,因其材出偏远异域、制作地极为局限及高峰期短,加上后人不爱惜等原因,历数百年传承至今的完整器确是寥若晨星,价值难量,堪值典藏。

关于黄花梨家具收藏,时下大部分收藏人士购藏的新家具,称为仿古黄花梨家具或新仿黄花梨明式家具(学术上明式家具仅为古代文人家具之专有称谓)。无可否认,仿古黄花梨家具材美价高,能精造出明韵者确也非常难得,随国民渐富、精神渐贵、好者渐众,保价升值可期。

观察所见,收藏新旧家具者基本群分,好新者部分会将进阶至好古,好古者则难以弃旧取新。但新海南黄花梨家具价格居高,尚可理解,而古董黄花梨家具价格却往往较之为低(尤料多料大者),则甚为费解,窃认此为悖论。无疑,仿古与真古之价值根本不用比,存世之稀有性也不可比。或可如此理解,国家改革开放重发展以来,众人由物质到精神生活过渡,现阶段之古董明式家具价值认同将会更为广泛。

明式家具的木质语言

除黄花梨等硬木外,明式家具还以软木为材,略分为清水皮壳的类硬木家具、大漆家具及其它软木家具等。笔者同样醉心其美,好其收藏。就如明代文震亨言:“杂木亦俱可用,但式贵去俗耳”。

明式家具之特性公论为文人气度,地理决定历史,各地树木材质有别、士大夫气质有别,便造出大同有异的文人家具。不同风格间之高下比较难以成论,而同一风格分别以硬软木而亦鲜见,于是有“木质语言”一说,何等木料制作何等家具,“质有而趣灵”。

就如王世襄先生所言:“家具摆在那里,离我二、三十米,我就知道是黄花梨还是紫檀,大致不会错,因为从它的造型,它的做法就能看出它是什么木材。”

图1明晚期黄花梨黑漆雕花圈椅

再举例,如明晚期黄花梨黑漆雕花圈椅(图1)所示,此圈椅尽管被好事者涂上黑漆,其实也不用磨刮背板以试其木,远观可定,因此器为黄花梨明式家具之经典造型,由内而发之硬木气场,浓漆难掩。再者,曾有前辈学者把家具价值量化成公式,年代、造型、材质等各占分数,于此不敢苟同。当然,对整器而言,材质坚美起其锦上添花之功,但又怎能简单断言,佳人之肌肤、雕塑之质材令其升值几何呢?可论仅是:硬木为舶来品(本国海南黄花梨亦处远海深山),材料奢贵,当年制器甚少,存世更少,而于其中挑出悦心美器很易。软木为本土树,产于村前寨后,制作量庞大,但多为民间使用器,极少为明式家具之文器,且木易变形、漆易爆损,存世众器中寻其悦目者极难。

古董黄花梨家具价值被市场低估

两堆木头之间可定优劣,而两古艺术品间则无以量化比价。“形而上者为之道,形而下者为之器”,优形、美质、古气、神韵,形而上者也,道何以道。

提及存世明式黄花梨家具之稀珍,于此再续一段。晚明商品经济萌芽,家具逐渐成为消费商品,而使用高档家具者仅为极少众之有权、有钱、有闲阶层,包括皇族、缙绅、商贾及部份儒生士人。然而从《天水冰山录》之严嵩财产实记及《金瓶梅》之西门庆奢侈生活描写的家具,大部分不属于明式家具范畴,而属于《长物志》认为“以悦俗眼”之“俗”家具(顺抛一题:清式家具或可认为早产于明代)。于此推断,明一代以文震亨为代表的文人雅士所认同的源于宋式、依循古制、拙素见巧、体静心闲的明式家具亦为数甚少,为难得之明代当代艺术作品,非一般匠人可操斤而成。故今人若有福用上此高古雅器,理当珍而重之。

现阶段古董黄花梨家具价值相对低估,其中甚者为椅具。记得某世袭资深古董商曾提:如好古者只够财力购藏一件古玩,建议收藏一明式黄花梨椅子。笔者极为认同,因其除具有前文提及之古董特性外,且存量少、形体美、易保存、宜使用(一般每人每天三分之一时间坐靠椅子上)。事实上,制作一具四面平直三米高的顶箱大柜绝对比造一支由四十多个变化有序之部件构筑成的官帽椅容易得多,毕竟艺术品位与重量、体量无关。另外,世人认物稀为贵,家具中床榻类、桌案类、柜架类等长年搁置不动,而作为椅凳类家具(经朱家溍先生研究论证)常因不同宾客之等级及人数而搬移重设,自然残缺多,损耗大。

论黄花梨家具价值,有一绕不过的话题,皮壳与包浆。无可否认,“用养藏”为古器之真,原状态的完整器当然一目了然。那么我们应如何看待“洗净”了的黄花梨家具呢?

无疑,当年颠沛远洋的黄花梨家具,多为材良型美修配少的优质木器,是“真的假不了,旧的新不了”的古董,当有其“金不换”的艺术与历史价值,正如百年沧桑为我族艺术品之宿命,历经“洗礼”便是这些回流家具之命数,带点无奈,但同为收藏瑰宝,理当受众人追捧。

乘物以游心,观器以养性

笔者于《坐观》书中作拙序放言:“我国商品经济卅年,财富积累廿年,重拾国学十年,浮躁看似必然”。依势试论,假以时日,若国人之万分之一慕古好文且殷实,欲拥一古董黄花梨椅子靠倚凭思,则需量十四万支,何从觅寻!故黄花梨家具之稀缺,以此妄论,可见一斑。当然,投资升值只是古玩之附带属性,其有异于不动产及有价证券投资。古玩,古为载体,玩为本质。“乘物以游心”,观器以养性。若能逾物质收益达精神愉悦,才可谓投资成功,收藏有道。

来源:《古典工艺家具》杂志


有消息透露说,由于缅甸当局有计划在今年年底前恢复缅甸柚木的进出口贸易,部分消息灵通的囤货商家已经有意识在口岸放货,因此预计近期有缅甸柚木新货进入中国市场。不过在价格方面,目前国内市场缅甸柚木还在高位运行,直径30cm-60cm缅甸柚木原木价格至少在12500元/立方米以上。

(记者cara)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无论黄花梨拥有怎样的魅力和升值的空间,收藏的入门者仍须谨慎待之。

    凡有巨大利益空间的领域,必然存在巨大的欺诈黑幕。无论古董黄花梨家具还是新仿黄花梨家具,赝品及假冒伪劣者十占七八,遇到真品和精品的机会也和黄花梨本身一样,变得有限甚至稀缺。用拼补、贴皮、粘接的手法冒充整木,以花梨、白酸枝冒充黄花梨,以海黄的价格出售越黄,等等现象极普遍。

    何况,收藏黄花梨家具毕竟不是收藏木材,如果收藏者的历史文化知识和审美能力比较欠缺,无法断识家具款型、工艺、色泽、韵味的文野高下,那是很难收藏到具有艺术价值的家具的。如果缺少了艺术价值,再珍贵的木材一旦被分解切割,打制成器,恐怕木材本身的价值也会荡然而失。


    8月19日下午,港南区委书记杨亚俊贵港市产业园江南园泰翔木业、德嘉木业调研,区委副书记叶伟腾,区委常委、区委办公室主任石小军参加调研。

    杨亚俊一行到企业生产车间、产品展厅等,认真听取企业负责人介绍企业发展现状,详细了解企业的运营、生产工艺流程、板材产品分类、市场销售以及环保等情况。

    杨亚俊要求,泰翔、德嘉等木业企业要有更高的发展站位,不断创新思路,继续做大做强企业,提高市场竞争力,形成集聚发展格局,带动园区周边木业产业加快转型升级步伐;各相关部门要抓好落实,真真正正做好企业发展的服务工作,为企业发展中遇到的资金、原材料供给与产品销售等问题提供信息等方面的服务,为木业行业加快发展、增加就业提供保障。区工信、林业、工业园区等部门单位主要领导一同参加调研。

    阅读全文

  • 黄花梨的木质特点

    俗话说“人有三六九等,木有花梨紫檀”,“花梨”指的就是黄花梨,中国人把紫檀和黄花梨当作木材的最高境界。黄花梨的名贵程度仅次于紫檀木,是因为黄花梨木的木性极为稳定,不管寒暑都不变形、不开裂、不弯曲,有一定的韧性,适合做各种异形家具,如三弯腿,其弯曲度很大,惟黄花梨木才能制作,其他木材较难胜任。黄花梨木与其他木材的特点比较相近且容易混淆,最主要的是易与花梨纹紫檀混淆。这种花梨纹紫檀木主要产地是两广和海南岛,有的书称之为海南紫檀,也有称为越南檀,因越南及周边国家也生长有这种树。

    黄花梨的“鬼脸儿”

    黄花梨木色金黄而温润,心材颜色较深呈红褐色或深褐色,有屡角的质感。黄花梨木的比重较轻,可能比红木(酸枝木)还要轻工一些,放入水中呈半沉状态,也就是不全沉入水中也不黄花梨鬼脸全浮于水面。黄花梨木的纹理很清晰,如行云流水,非常美丽。最特别的是,木纹中常见的有很多木疖,这些木疖亦很平整不开裂,呈现出狐狸头、老人头及老人头毛发等纹理,美丽可人,即为人们常说的“鬼脸儿”。明代及清代早期制作高档的家具大多是用黄花梨木所制,由于前朝过量采伐而使得清代中期以前黄花梨木材急剧减少及至濒临灭绝,所以后来采用红木代替。从已出版的明清家具资料看,黄花梨木有大材,宽半米、长两米的独板平头案都可以见到。

    黄花梨家具的品相

    黄花梨家具的品相,由材质、颜色、拼补多少等考察。

    品相。最重要的是看拼补多少。黄花梨(学名降香黄檀)也是“十檀九空”,越老者越空,加上存世料已基本见底,所以不拼不补者实属难得。现在有的地方有些厂家,一对椅子起码用二百片新料干料拼接,这类“百衲衣”价格再低,也不能买。

    材质。大致而言,东部料远逊西部料,新料、干料远逊老料、沤山料(即砍伐后放在山中待其白皮腐蚀),黄花梨远逊油梨。

    颜色。东部料基本为黄色的。中西部油黎则分好几种颜色,如紫、红、褐、黑以及这些颜色的混杂色。以紫色最为贵气,最受钟爱。

    纯度。现在几乎很难奢求“一木一器”了。再考究,也是选用同一产地、颜色接近的。越纯品相就越高。比如通体用黄花梨制作一张画案,要比用更名贵、但多色泽的油梨拼装,就更有价值。

    黄花梨家具的价值

    黄花梨木家具制作产地以苏州为代表,做工规范,精工细做,是典型的苏式家具。另外南方两广及海南岛等地明清时期也生产黄花梨木家具,称之为广作或广式家具,其做工略粗,不及苏式家具精细。花梨纹紫檀木质坚重,比红木的比重还要大,放入水中即沉水底,棕眼较小,呈蟹爪状和牛毛纹状,经打磨后木的表面细嫩得如小儿肌肤。材质比黄花梨优,木的色泽比黄花梨木更深,呈橙红至深琥珀色,也有的花梨纹紫檀家具的表现由于年代久远而失蜡呈灰褐色。木纹中亦有鬼脸纹,但这些鬼脸纹与黄花梨木纹中的鬼脸纹微有差别,花梨纹紫檀木的鬼脸纹绝大多数呈圆形,有的有眼有嘴,但少见有老人头和老人头毛发的纹理。另外,花梨纹紫檀木锯断面有浓浓的蔷薇花梨味亦是很独特的。


    很多海口市民都知道,在海口人民公园有5株“上了年纪”的珍稀海南黄花梨树,堪称该园的“镇园之宝”。然而,让人遗憾的是,这5株“宝贝”树以后只剩3株了,原因是其中两株大树因伤病抢救无效最终枯死。为安全起见,有关部门只能被迫砍伐。公园方面表示,下一步将对这两株花梨树进行评估拍卖。
    为何被砍?
    树早已病危1年前枯死不砍随时会倒
    这5株黄花梨树栽种的区域位于海口人民公园一处儿童乐园附近。6月25日下午,南国都市报记者来到这里时,只看到其中的3株长势良好,被铁护栏围住保护起来,而其余两株则不知所踪。
    “那两株前天砍掉了。”一名保安指着旁边两处裸露的红土说,这就是砍树后留下的树坑。
    至于砍树的原因,据该公园管理处副主任吴钟进介绍,这两株花梨树早已枯死,目前临近台风季节,为安全起见,经向上级主管部门申请批准,该园6月23日组织人员对这两株树进行砍伐。
    吴钟进介绍,这两株花梨树为1962年由公园的老一辈员工所栽种。在公园栽种前,已长有一定年限,生长至今估计有70年左右树龄。大约两年前,工作人员在巡查时发现,两株花梨树有枯死症状,经有关权威专家来园会诊后,确认了病因。“当时绿委办也请了广东的专家前来救治,想要保住这两株黄花梨,但可惜没有出现奇迹,它们最终还是枯死了。”
    吴钟进说,这两株花梨树是差不多1年前枯死的。枯死后,由于长时间日晒雨淋、风露侵蚀,再加上各种昆虫蛀咬,黄花梨树皮大多脱落,根部、树干多处腐朽、出现虫洞,随时有可能倒伏。
    如何处理?
    属国有资产评估价值后将进行拍卖
    “这两株花梨树属于国有资产,公园没有权利处置,按要求得先评估再进行拍卖。”吴钟进说,这两株名贵的花梨树属于古树名木保护树种,在它们刚枯死不久,公园方面已按规定申请消档,并向上级有关部门请示处置方案,有关部门批复要求先评估再进行拍卖。
    “从去年至今,我们找了一些评估公司,但这些公司都没有相应的评估资质,没做过这方面的评估,所以评估工作一直未能完成。”吴钟进表示,公园方面已及时对砍下的花梨木做切口处理、编号、测量、记录,并转运到指定位置妥善封存,做好保管工作,确保国有资产不丢失。下一步,再继续找评估公司进行评估,再进行拍卖,拍卖所得将全部上交国库。
    据了解,近几年,海口人民公园又陆续移栽了一些黄花梨树,目前,公园内一共还有12株黄花梨存活,其中有两株是将近70年树的老树。为更好地保护黄花梨,公园管理处在花梨树旁安装了摄像头,设立保安岗亭,实行全天候监控。
    价值多少?
    收藏玩家称这两株大树至少价值千万
    花梨树最值钱的是当中“油格”。从公园方面提供的现场图片来看,受损之前这两株花梨树长势不错,都已结出碗口大小的“油格”了,接近树根底部的树干,“油格”则更为粗大。
    那这两株花梨树到底值多少钱?据了解,2015年初,海口人民公园内被台风“威马逊”刮断的一些花梨树木枝曾被公开挂牌转让,当时的转让价格为57万多元。一些树枝就值几十万元,那这两株大树的价值可想而知。“肯定是天价,至少都是千万级的。”记者在公园采访时,几名专门慕名前来观赏花梨木的收藏玩家表示,目前存世的活体海南黄花梨大树屈指可数,这两株花梨大树如果被拍卖,将是花梨木收藏界的一件大事。
    枯死的两株花梨树
    ●树龄:都在70年左右,“体型”相当巨大。在公园的5株大树中,“体型”分别排在第二、第三。其中一株编号为HK0289,树高14.8米,胸径40厘米,东西冠幅11.3米,南北冠幅12.8米。另一株编号为HK0290,树高12.6米,胸径50厘米,东西冠幅16.5米,南北冠幅18.4米。
    ●确认病因:受2014年“威马逊”超强台风破坏和影响,两株花梨树主要枝干折断。当时正处于生长恢复期,树叶萌发不强,树木整体长势较差;树体受到病菌感染;树根坏死;立地环境差,根系生长受阻等,差不多于1年前枯死。
    海南黄花梨小档案
    据了解,海南黄花梨,又名降香黄檀,是世界上最珍贵的硬木之一,堪称“木之黄金”。现为国家二级保护植物,成材缓慢,木质坚实,花纹漂亮,始终位列五大名木之一。
    海南黄花梨在明朝盛极一时,为皇室宫廷、达官显贵、文人雅士所推崇和追逐,至清朝时资源基本枯竭,大料难寻。我国上世纪前半叶就已禁止砍伐,只有小根料可以作为药材买卖。现在海南民间的拆房料、家具料甚至农具料都已被收购殆尽。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