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花梨鉴藏:罗锅枨云龙纹圈椅成对\聚焦:定制家居制造业未来出路在哪?
详细内容

黄花梨鉴藏:罗锅枨云龙纹圈椅成对\聚焦:定制家居制造业未来出路在哪?

时间:2020-10-25     人气:456     来源:     作者:
概述:罗锅枨云龙纹圈椅年代:清早期类型:古典家具黄花梨价格:在中国嘉德2012秋季拍卖会上以667万人民币成交此对龙纹圈椅自上世纪30年代起递经美国资深收藏家及美籍犹太收藏家收藏,既保留了明式家具的结构特点,装饰手法上则采用了清代早期的流行纹饰,......
罗锅枨云龙纹圈椅

年代:清早期

类型:古典家具黄花梨

价格:在中国嘉德2012秋季拍卖会上以667万人民币成交

此对龙纹圈椅自上世纪30年代起递经美国资深收藏家及美籍犹太收藏家收藏,既保留了明式家具的结构特点,装饰手法上则采用了清代早期的流行纹饰,雕刻风格受明代剔红漆器影响较大,是典型的清代早期宫廷家具,造型别致,工艺上乘,奢华而富丽堂皇。

清代宫廷家具多用紫檀,黄花梨材质制作的非常少见。故宫、颐和园收藏有同类的圈椅。这对圈椅是转型时期由简到繁的作品,学术价值和艺术价值较高。(藏佳)

来源:深圳特区报


今天仍然是巨大变化的时代,移动互联网对制造业、服务业和金融业发生了结构性破坏。未来仍有许多中国传统制造企业会被淘汰掉,离开这个市场。

对于制造业来说,变革并没有就此结束,而是仍在继续,中国产业变革进入下半场的拼搏,转型升级势在必行。而在家居制造业中,定制家居算是转型成功的范例。

转型升级家居制造业未来出路

实际上,家居制造业依靠成本和规模取胜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企业需要重新定义真正的核心竞争力,找到未来的出路。那么,未来的家居制造业出路在哪里?出路就是转型升级。

所谓转型,是指制造模式能够摆脱对成本和规模的依赖。

原来的家居制造业拥有两大优势,其一是制造原材料、劳动力和土地成本便宜,国家还有税收减免政策等补贴;其二是工厂规模大,依靠规模形成边际递减效应,这让我们生产一个“茶杯”的成本要比别的国家低得多。但现在这两种商业模式都走不下去了,成本不断提高,并且规模越大的企业可能死得越快。

家居行业

因此,家居企业的转型要摆脱对成本和规模的依赖,换一种方式去做“茶杯”。“企业要给‘茶杯’重新定价,这个定价与成本没有关系,而是跟消费者审美、工业设计或者定制化的程度有关系。企业要重新思考自己的核心技术力,产品创新迭代的能力以及无形资产、网络效应等‘护城河’都要重新理解。”吴晓波说到。

升级,是指“茶杯”只卖给某一部分的人,而不是面向全体消费者。目前中国购买力最强的人群是新中产阶层,约2.5亿人,他们代表是新崛起的理性消费者,也代表着中国家居制造业需求的迭代,而需求端发生的变化推动了供给侧改革,这是十年来中国消费市场发生的最大变化。

在新的市场语境下,如何以新模式去做“茶杯”成为拉开企业间距离的关键。吴晓波表示,“当一个产业发生剧烈变化的时候,往往是这个行业中成长最快、效率最高的企业改变起来最困难,因为整个逻辑发生了变化。一个旧世界所形成的高效率的严密商业模型,在一个新的变革到来时会变得非常不适应,整个公司从上到下都需要进行价值观和组织架构的变化,这种变化一方面来自外部,另一方面来自企业内部,我认为内部的变化才是真正的危机。”

2019新拐点抓住变革中的机遇

吴晓波认为,家居行业正经历制造业升级的新拐点。首先,技术驱动是大势所趋;第二,定制正在成为大趋势;第三,提供解决方案对用户来说变得非常重要;第四,大量的企业正在进行跨界,跨界增值的效果会逐步显现;第五,这一轮经济危机会淘汰一部分企业,而头部企业在制造能力方面必须要加强。

那么,家居企业应该如何在拐点处实现突破、超速,在变革中抓住机遇?

谈“定制”:技术成为企业核心驱动力

从2014年至今,中国制造业一直在发生变化。无论是在生产端的信息化生产和管理,还是在销售端的门店吸引用户体验的黑科技和大数据精准营销,都体现了技术带来的独特优势,技术正在成为制造业新的驱动能力,消费者也愿意为技术买单。

同时,定制企业上市潮和定制展会火爆,让“无定制、不家居”的口号在家居行业越喊越响亮,而随着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技术将成为未来驱动企业发展的制胜关键。在未来的家居行业,没有数据化、没有产品模型,很难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突破。

谈“跨界”:整体家居解决方案受青睐

很多公司在为消费者提供定制产品时,实际上提供的也是一套解决方案。而“整装”所提供的一体化解决方案迎合了日新月异的消费者需求,对于时间越来越碎片化、追求个性远超平庸、又不愿意像以往长辈装修房子一样费心费力的新一代家居消费群体来说,以“整装”为代表的整体解决方案恰好满足了他们的需要。

年各行业出现大规模的跨界,家居行业也经历了一场混战,大家不断打破各自原有的领地,将触角不断伸到更广更深处。吴晓波说,“明天的敌人并没有出现在今天的对手名单上,因为大量的企业在进行跨界。”

在企业频频跨界之下,市场的头部效应也愈加明显,在未来三年,仍会有一批体质比较弱的企业会被危机淘汰,使得头部公司的品牌能力、制造能力和渠道能力进一步加强。

谈“工匠”:新国货“大潮”风生水起

随着中产阶级崛起,特别是中国90后新兴消费群体崛起,消费不再单纯地满足基础生活需求,而是成为了一种文化情绪层面的认同和表达。

最近这几年,出现了一场又一场大规模的国货返潮,那些我们记忆里朴实、陈旧的国货品牌通过联名、跨界、戏谑等方式重新回到大众视野:时装周上的老干妈,能调酒的花露水,会卖萌的故宫周边……每一次都赚足了热度和眼球。

这些年轻化的话语方式正在解构并重新贩卖传统文化,在新的连接方式下,消费者笑着掏出钱包为“新国货”买单。但是“新国货”三字需要承载的,远不止市场化的营销手段,更是行业生产端硬实力,毕竟一个品牌赖以生存的基石是其产品优势。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图1可拆的展腿桌图2可拆的展腿桌图摘自《你应该知道的131件黄花黎家具》图3黄花梨展腿式半桌上海博物馆藏

    二、关于明清黄花梨家具品种的鉴别问题

    每个时代都会产生典型的家具品种,把这些典型品种发掘出来,对于黄花梨家具的鉴别将有着重要作用。在此仅以折桌与折叠桌作一说明。

    《鲁班经》为我们认识明代万历时期的家具提供了丰富的感性认识,其中对折桌有这样详细的记载:折桌的“框为一寸三分厚,二寸二分大。除框脚高二尺三寸七分整,方圆一寸六分大,要下梢去些。豹脚五寸七分,一寸一分厚,二寸三分大,雕双线,起双沟。每脚上二榫,开豹脚上,方稳不会动。”折桌的实物并不多见,但从所见遗物中不难看出,其年代都较早。见有黄花梨折桌一件(图1、图2),折桌长100厘米、宽100厘米、高86.5厘米,形制较为宽阔;桌腿可以拆卸,形成高桌与矮桌两种可供使用的形式;上部是有束腰、三弯腿矮桌,足端外翻,牙板上是简练有秩的?门式花牙;下面圆型的案腿形式,分别由三横档固定两腿为一组,腿的上顶端高矮各有一露榫,分别固定于矮脚上。此桌的制作年代应不会晚于明代。以后常见有“展腿式”半桌,应该是前者的滥觞,故大多保持着其形体的外部特征。例如,上海博物馆有黄花梨展腿式半桌一件(图3),长l04厘米,宽64.2厘米,高87厘米。这种形制的桌子比较特别,上部是矮几的形式,然后装上了4条圆柱础式长腿,显然是折桌固定后的一种造型。因此,这种品种的形成年代不会早于前者。这件半桌具有富丽的雕刻纹样,束腰浮雕几何花纹。在壼门牙子上,深雕双凤朝阳与祥云,另有角牙雕螭纹,在展腿的上端雕卷草纹,腿与桌面下的托档与卷云纹霸王枨相连接。显然,这类展腿式的半桌,做工考究,精而不艳,繁而不俗,独具匠心,是一件十分精美的家具,它与折桌有异曲同工之妙,应是明末或清初期的作品。

    《遵生八笺》是我们研究明代文人用具的重要文献,其中有关于折叠桌几的记录:“二张,一张高一尺六寸,长三尺二寸,阔二尺四寸。作两面折脚活法,展则成桌,叠则成匣……其小几一张,同上叠式,高一尺四寸,长一尺二寸,阔八寸”。雍正元年,在养心殿造办处的有关档案中,有多处提到对这种形制的“花梨木折叠桌”和“楠木折叠腿桌”进行修缮的记录。这类桌、案或几,都以方便携带、使用便利为优点,且设计灵巧、工艺精致,是一种较早形成的产品类型。这里可举黄花梨折叠式平头案为实例(图4),此案面长208.6厘米、宽63.5厘米、高85.8厘米。做法是将案每侧的两足用3根横档连成一个可装可拆的构件。安装时把两足之间上部横档贴近案面下的穿带并插上活销,拆时则拔出活销;两边牙板两顶头都设置圆轴榫,用它插入案面端头厚板的轴空内,拆下案足,牙板可通过轴榫的转动而卧倒。竖起牙板仍用夹头榫夹住后将足顶头榫舌装进案面大边的卯孔即完成。此案也应是明末时期的制品。

    随着时代文化风貌的变迁,一代又一代的黄花梨家具次第出产,展现在今天的世人面前。对黄花梨家具制作年代的鉴别,及其工艺、结构、装饰等等方面的考察,需要梳理它的历史发展脉络,作总体的把握。起初,黄花梨家具就浸染了文人家具的基调,在创立初年,“尚古朴不尚雕镂,即物有雕镂,亦皆商、周、秦、汉之式”[2],纯正地体现着当时文人的审美趣味。明末清初以后出现了转折,渐趋市俗化,体现在家具上每每加以“雕饰文绘”。在《长物志》的记载中,作者就把文人使用的家具标准与媚俗虚张的市侩观念作了对比,并深感担忧时人“心手日变”的趋势。入清以来,许多文人在家具中也提倡“新奇大雅”,在原先已有的形制之外,更注重倡导家具的新颖和实用功能,以便能更多地满足日常生活的使用和需要。此时清式风格的家具已经萌发而流行,这也使当时的花梨木家具出现了许多新的形式。清代中期清式家具已经成为社会的主流。黄花梨家具作为一种独特的家具风格在清式家具的映衬下,其格调显露着一种与众不同的趣味。无论在贵族还是在文人生活中,黄花梨家具在当时都并没有完全退出历史舞台。然而,毕竟已是强弩之末,不入社会主流,此时的黄花梨家具制作多为古代花梨家具形制上的模仿。

    因此,在中国木作工艺鼎盛的清代中期,虽然也有黄花梨木材使用,但黄花梨家具制造在形式上却表现出明显的程式化倾向,很多家具虽装饰上华丽,却缺少原有古朴的韵味和气质。这些都是我们今天在对黄花梨家具品种进行鉴别时必需具有的历史认知。

    (高峰)


    据可靠消息来源,印度从6月17日开始为期四天的3500公吨紫檀木拍卖,因价格高企而未能取得理想的结果。此次拍卖仍旧如同上次(2014年11月底),是在印度政府(GoI)金属贸易公司(MSTCLtd.)的电子商务平台上采用电子竞标拍卖的方式,然后再由安得拉邦森林发展公司(APFDCLtd.)作为出口机构完成相关程序。

    印度拍卖的紫檀原木

    本次拍卖起拍价C级为Rs.12lakh(11.748万人民币元)每公吨,B级为Rs.20lakh(19.58万人民币元)每公吨,A级为Rs.30lakh(29.37万人民币元)每公吨,较去年拍卖活动有所提高。所拍货品等级中,A级占有率达20%,B级为30%;而在去年4160吨拍品中,C级高达90%,A级仅有4.69吨。据印度媒体报道,去年拍卖成交117标注,2694吨,为安得拉邦政府带来Rs855.91crore(8.379亿人民币元)的收入,其中4.69公吨A级原木拍价更是高达每公吨Rs.1.95crore(约合人民币193.791万元每吨),当时最大买主就是印度瑜伽大师(yogaguru)拉姆德夫(BabaRamdev,图1)。拉姆德夫经营印度最大的阿育吠陀医疗集团:PatanjaliYogpeeth(采用呼吸瑜伽疗法),据《印度时报》(TheTimesofIndia)报道,在第一次拍卖中,他买下了706公吨紫檀木,花费Rs.207crore,但作为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Modi)的挚友,拉姆德夫在为众多买家做代理的同时推高了紫檀木拍价,而其本人又是否存在有当地媒体和拍卖会所公布出来的巨额支出行为则仍然是未知的。
    去年年底的拍卖结束后,部分紫檀木在今年6月之前已经抵达中国国内,并陆续出现在上海、仙游等地市场(图2-图5)。本次拍卖未能有大量成交的主要原因是其最大消费国中国的国内红木市场出现萎缩,买主的资金有限,在印度方面上推拍价以及后期又须补交多类税款和通关费用的现实情形下,多数参拍者选择了退出,因而本次印度政府原先所期待可能带来约Rs.1000crore的拍卖收入亦化为泡影。
    紫檀天然林分布于安得拉邦的塞沙杰勒姆(Seshachalam)、维利甘达(Veliganda)、兰卡马拉(Lankamala)和帕拉冈达(Palakonda)丘陵,这些地点位于拉雅拉西玛地区(Rayalaseemaregion)的古德柏(Kadapa),齐图尔(Chittoor)和科努尔(Kurnool)辖区,以及部分内洛尔(Nellore)和普拉卡萨姆(Prakasam)辖区(图6)。由于天然林高品质的紫檀木生长于石英岩的干旱地带,故资源相当稀缺,但是这种木材有很大的需求量,主要用于化妆品,家具,乐器和制药业,大部分盗伐事件发生在古德柏至齐图尔一带地区。本次拍品3500公吨紫檀木存贮在齐图尔辖区蒂鲁帕蒂的机场附近莱尼贡塔(NearAirPort,Renigunta,Tirupathi,ChittoorDistrict)中央仓储公司仓库(CentralWarehousingCorporationDepot:CWC),如表1和图7-图9所示。
    阅读全文
  • 春秋两季的纽约亚洲艺术周,是以纽约为中心的美国东部地区亚洲艺术品交易盛会,春季因系年度首场大型中国艺术品拍卖会,向被业内人士视为市场风向标,尤其在市场前景不明之际,更为瞩目。


    纽约和伦敦的亚洲艺术周拍卖,均以中国艺术品为主。3月21日佳士得“中国瓷器及工艺精品”专场中,一件预估价为150万-200万的18世纪黄花梨架几案拍得908.375万美元(合人民币5600于万),夺本届亚洲艺术周拍卖之冠。另外一场“美国私人珍藏黄花梨家具”,拍卖结果成交率为五到六成。

    4月5日,嘉德在香港的古董家具专场,除了名为“观华明清古典家具精品”的常规专场外,还特地增设了一个由香港本地藏家提供的《洪氏珍藏明清古典家具集萃》专场。两个专场的拍品共有四五十件,其中也包括十分罕见的大架几案。佳士得黄花梨架几案的高价成交,或许为今年明清古董家具的行情有望再上台阶开了个好头。

    最有趣的是,两家公司的专家透露,他们都把焦点放在独板大架几案上:中国嘉德负责古董家具的高级经理乔皓介绍,这次“洪氏珍藏”专场中,有一件“清康熙黄花梨独板大架几案”,案面所用的独板置于两个几架上,长度逾3米、厚度超过8公分,每个架墩线条明朗,超乎寻常地素朴、疏朗,颇具文人风范,其艺术价值居存世的黄花梨宽长大案前列。更难得的是此案数百年来未经任何修配,保存完整,是难得一见的博物馆级的明式家具精品。而佳士得的专家裴朝辉也向记者透露,在纽约除了上面提到的战场外,在常规的瓷器工艺品专场拍卖中也有一件大架几案,曾经著名的香港古董家具商伍嘉恩女士的“嘉木堂”经手,拍前估价为150万美元,结果落槌价高达800万美元。

    明清古董家具自2010年中国嘉德推出专场拍卖以来,行情经历了一波三折:2010年秋拍首拍成功落槌,整个市场为之所动,带来了显著的溢价效应。到第三场却遭遇了2011年秋拍的调整行情,成交率锐减。对此,乔皓认为,那些流拍的高价拍品虽然没成交,但市场行情却并未下调。当时出现大面积流拍,一方面是因为市场受到经济形势的影响出现动荡,另一方面是因为两个专场一下子推出80多件拍品,其中称得上“重器”的就超过20件。其实最后的成交总额还是2个多亿,单件拍品成交价也没有下降。到现在行情已经很稳定了。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嘉德在香港首拍后的第二场,就得到香港当地藏家的支持推出“洪氏珍藏”专场,意味着其拍卖业务已经与当地藏家与买家产生良性互动,在这个国际化的市场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有了和佳士得这样的国际巨头隔空叫板的实力。而纽约大架几案的高价成交在乔皓看来则是一个市场信号,意味着明清古董家具的投资前景继续看好。



    □韩东王新华

    红木有生命吗?

    确定地回答:有。王国维曾经提出人生的三种境界:“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而红木也有三次传奇的生命。

    第一次生命是它生长在深山老林的那段日子。

    它们在深山老林历经几百年到上千年的风吹日晒雨淋,自由自在地享受着大自然的雨露精华。红木生长还要依赖特定的高度和特殊的土壤。红木一般都生长在海拔高度200-1200米不等的热带丛林或沼泽地带,并且在土层深厚、湿润、肥沃的地方易快速生长、枝叶茂盛。东南亚降雨量多、四季如春、阳光充足,如此宜人的气候非常适合红木生长。红木的生长期极其缓慢,每100年才长粗3厘米,民间素有“千年紫檀,百年酸枝”之说,其成材往往需要上百乃至上千年。红木生长周期较其他树木长,而且不怕火烧,是名副其实的珍稀树种。

    第二次生命是在采伐、开料、加工成红木家具成品的过程中。

    如今,在广东中山、浙江东阳、福建仙游、广西凭祥、云南瑞丽、河北青县大城、江苏苏州等有着数万家红木加工厂。

    红木加工根据每个地区特色将不同的加工及雕刻手法置入其中,形成固有的地方特色及品质!红木家具的生产不仅会受到工厂负责人的影响,工人在加工制作时因自己的专业程度不同也会大大地影响或增加红木产品的品质,所以我们常说红木家具“三分材、七分工”,可以看出制作工艺的重要性!如果红木木材离开了好的加工制作,红木的生命价值将会中断。

    第三次生命是在红木木材加工为成品后走入寻常百姓家的使用过程。

    为什么这么说?一件件红木家具进入老百姓家中,有的人对其经常保养维护爱护有加,这样大大地增加了红木家具的寿命,使用数百年及更久远,真正可以做到生命的延续及传承!

    来源:大众日报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