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花梨鉴藏:喜有暗香侵\2020年6月印度安得拉邦紫檀木拍卖未获成功
详细内容

黄花梨鉴藏:喜有暗香侵\2020年6月印度安得拉邦紫檀木拍卖未获成功

时间:2020-10-25     人气:867     来源:     作者:
概述:图1可拆的展腿桌图2可拆的展腿桌图摘自《你应该知道的131件黄花黎家具》图3黄花梨展腿式半桌上海博物馆藏二、关于明清黄花梨家具品种的鉴别问题每个时代都会产生典型的家具品种,把这些典型品种发掘出来,对于黄花梨家具的鉴别将有着重要作用。在此仅以......
图1可拆的展腿桌图2可拆的展腿桌图摘自《你应该知道的131件黄花黎家具》图3黄花梨展腿式半桌上海博物馆藏

二、关于明清黄花梨家具品种的鉴别问题

每个时代都会产生典型的家具品种,把这些典型品种发掘出来,对于黄花梨家具的鉴别将有着重要作用。在此仅以折桌与折叠桌作一说明。

《鲁班经》为我们认识明代万历时期的家具提供了丰富的感性认识,其中对折桌有这样详细的记载:折桌的“框为一寸三分厚,二寸二分大。除框脚高二尺三寸七分整,方圆一寸六分大,要下梢去些。豹脚五寸七分,一寸一分厚,二寸三分大,雕双线,起双沟。每脚上二榫,开豹脚上,方稳不会动。”折桌的实物并不多见,但从所见遗物中不难看出,其年代都较早。见有黄花梨折桌一件(图1、图2),折桌长100厘米、宽100厘米、高86.5厘米,形制较为宽阔;桌腿可以拆卸,形成高桌与矮桌两种可供使用的形式;上部是有束腰、三弯腿矮桌,足端外翻,牙板上是简练有秩的?门式花牙;下面圆型的案腿形式,分别由三横档固定两腿为一组,腿的上顶端高矮各有一露榫,分别固定于矮脚上。此桌的制作年代应不会晚于明代。以后常见有“展腿式”半桌,应该是前者的滥觞,故大多保持着其形体的外部特征。例如,上海博物馆有黄花梨展腿式半桌一件(图3),长l04厘米,宽64.2厘米,高87厘米。这种形制的桌子比较特别,上部是矮几的形式,然后装上了4条圆柱础式长腿,显然是折桌固定后的一种造型。因此,这种品种的形成年代不会早于前者。这件半桌具有富丽的雕刻纹样,束腰浮雕几何花纹。在壼门牙子上,深雕双凤朝阳与祥云,另有角牙雕螭纹,在展腿的上端雕卷草纹,腿与桌面下的托档与卷云纹霸王枨相连接。显然,这类展腿式的半桌,做工考究,精而不艳,繁而不俗,独具匠心,是一件十分精美的家具,它与折桌有异曲同工之妙,应是明末或清初期的作品。

《遵生八笺》是我们研究明代文人用具的重要文献,其中有关于折叠桌几的记录:“二张,一张高一尺六寸,长三尺二寸,阔二尺四寸。作两面折脚活法,展则成桌,叠则成匣……其小几一张,同上叠式,高一尺四寸,长一尺二寸,阔八寸”。雍正元年,在养心殿造办处的有关档案中,有多处提到对这种形制的“花梨木折叠桌”和“楠木折叠腿桌”进行修缮的记录。这类桌、案或几,都以方便携带、使用便利为优点,且设计灵巧、工艺精致,是一种较早形成的产品类型。这里可举黄花梨折叠式平头案为实例(图4),此案面长208.6厘米、宽63.5厘米、高85.8厘米。做法是将案每侧的两足用3根横档连成一个可装可拆的构件。安装时把两足之间上部横档贴近案面下的穿带并插上活销,拆时则拔出活销;两边牙板两顶头都设置圆轴榫,用它插入案面端头厚板的轴空内,拆下案足,牙板可通过轴榫的转动而卧倒。竖起牙板仍用夹头榫夹住后将足顶头榫舌装进案面大边的卯孔即完成。此案也应是明末时期的制品。

随着时代文化风貌的变迁,一代又一代的黄花梨家具次第出产,展现在今天的世人面前。对黄花梨家具制作年代的鉴别,及其工艺、结构、装饰等等方面的考察,需要梳理它的历史发展脉络,作总体的把握。起初,黄花梨家具就浸染了文人家具的基调,在创立初年,“尚古朴不尚雕镂,即物有雕镂,亦皆商、周、秦、汉之式”[2],纯正地体现着当时文人的审美趣味。明末清初以后出现了转折,渐趋市俗化,体现在家具上每每加以“雕饰文绘”。在《长物志》的记载中,作者就把文人使用的家具标准与媚俗虚张的市侩观念作了对比,并深感担忧时人“心手日变”的趋势。入清以来,许多文人在家具中也提倡“新奇大雅”,在原先已有的形制之外,更注重倡导家具的新颖和实用功能,以便能更多地满足日常生活的使用和需要。此时清式风格的家具已经萌发而流行,这也使当时的花梨木家具出现了许多新的形式。清代中期清式家具已经成为社会的主流。黄花梨家具作为一种独特的家具风格在清式家具的映衬下,其格调显露着一种与众不同的趣味。无论在贵族还是在文人生活中,黄花梨家具在当时都并没有完全退出历史舞台。然而,毕竟已是强弩之末,不入社会主流,此时的黄花梨家具制作多为古代花梨家具形制上的模仿。

因此,在中国木作工艺鼎盛的清代中期,虽然也有黄花梨木材使用,但黄花梨家具制造在形式上却表现出明显的程式化倾向,很多家具虽装饰上华丽,却缺少原有古朴的韵味和气质。这些都是我们今天在对黄花梨家具品种进行鉴别时必需具有的历史认知。

(高峰)


据可靠消息来源,印度从6月17日开始为期四天的3500公吨紫檀木拍卖,因价格高企而未能取得理想的结果。此次拍卖仍旧如同上次(2014年11月底),是在印度政府(GoI)金属贸易公司(MSTCLtd.)的电子商务平台上采用电子竞标拍卖的方式,然后再由安得拉邦森林发展公司(APFDCLtd.)作为出口机构完成相关程序。

印度拍卖的紫檀原木

本次拍卖起拍价C级为Rs.12lakh(11.748万人民币元)每公吨,B级为Rs.20lakh(19.58万人民币元)每公吨,A级为Rs.30lakh(29.37万人民币元)每公吨,较去年拍卖活动有所提高。所拍货品等级中,A级占有率达20%,B级为30%;而在去年4160吨拍品中,C级高达90%,A级仅有4.69吨。据印度媒体报道,去年拍卖成交117标注,2694吨,为安得拉邦政府带来Rs855.91crore(8.379亿人民币元)的收入,其中4.69公吨A级原木拍价更是高达每公吨Rs.1.95crore(约合人民币193.791万元每吨),当时最大买主就是印度瑜伽大师(yogaguru)拉姆德夫(BabaRamdev,图1)。拉姆德夫经营印度最大的阿育吠陀医疗集团:PatanjaliYogpeeth(采用呼吸瑜伽疗法),据《印度时报》(TheTimesofIndia)报道,在第一次拍卖中,他买下了706公吨紫檀木,花费Rs.207crore,但作为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Modi)的挚友,拉姆德夫在为众多买家做代理的同时推高了紫檀木拍价,而其本人又是否存在有当地媒体和拍卖会所公布出来的巨额支出行为则仍然是未知的。
去年年底的拍卖结束后,部分紫檀木在今年6月之前已经抵达中国国内,并陆续出现在上海、仙游等地市场(图2-图5)。本次拍卖未能有大量成交的主要原因是其最大消费国中国的国内红木市场出现萎缩,买主的资金有限,在印度方面上推拍价以及后期又须补交多类税款和通关费用的现实情形下,多数参拍者选择了退出,因而本次印度政府原先所期待可能带来约Rs.1000crore的拍卖收入亦化为泡影。
紫檀天然林分布于安得拉邦的塞沙杰勒姆(Seshachalam)、维利甘达(Veliganda)、兰卡马拉(Lankamala)和帕拉冈达(Palakonda)丘陵,这些地点位于拉雅拉西玛地区(Rayalaseemaregion)的古德柏(Kadapa),齐图尔(Chittoor)和科努尔(Kurnool)辖区,以及部分内洛尔(Nellore)和普拉卡萨姆(Prakasam)辖区(图6)。由于天然林高品质的紫檀木生长于石英岩的干旱地带,故资源相当稀缺,但是这种木材有很大的需求量,主要用于化妆品,家具,乐器和制药业,大部分盗伐事件发生在古德柏至齐图尔一带地区。本次拍品3500公吨紫檀木存贮在齐图尔辖区蒂鲁帕蒂的机场附近莱尼贡塔(NearAirPort,Renigunta,Tirupathi,ChittoorDistrict)中央仓储公司仓库(CentralWarehousingCorporationDepot:CWC),如表1和图7-图9所示。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20世纪90年代起,古典家具作为家居陈设,已经成为一种时尚,而海南黄花梨作为中国明代和清代早期最受推崇的木料,一时间显得尤为珍贵。记者今天联线北京,听作家海岩畅谈黄花梨之美。

    文人眼中的黄花梨

    黄花梨是海南的特产,说起海岩与黄花梨的缘分,海岩告诉记者,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曾听说过黄花梨木做的家具经久耐用,十分珍贵。海岩生长在北京,悠久厚重的京城文化,自小就熏染着这位作家。

    海岩真正接触到黄花梨,是在7年前。北京的琉璃场、潘家园是京城著名的古玩交易地,浓郁的文化氛围,与专家之间的切磋交流,使海岩得以对黄花梨有了较为深入的了解与研究,并被黄花梨的独特美感征服。

    “每一种木材都有它的美感。黄花梨的材质纹理、颜色光泽,以及木质不同的变化,都令其具有独特的品位。”谈到最初接触黄花梨的情景,海岩显得有些动情。

    由于黄花梨本身色泽黄润、材质细密、纹理柔美,从而受到了明清工匠的喜爱。“特别是士大夫与文人,他们对黄花梨木打制的家具异常宠爱。而这一时期的花梨木家具,无论从艺术审美、还是人工学的角度来说,都无可挑剔,可以说是世界家具艺术中的珍品。”海岩说,在明代之前,黄花梨是极其名贵的香料。在明代,皇室家族,达官贵人在厅堂摆设几件黄花梨家具,即使不用焚香,房内依然香气四溢。

    黄花梨木做的家具,很投合中国人的审美情趣。明代是中国家具艺术出现飞跃式发展的历史时期,家具的形式与功能日趋完美统一,明代黄花梨家具更将中国家具艺术带入化境。

    海岩说:“任运自然,自然而然,是中国文人士大夫追求的境界。从文人对于玉石、木器的珍视中,便可管窥一斑。”黄花梨木自然天成,是大自然赋予我们的瑰宝,经过打磨修饰,自然是艺术的精品。

    纯粹、耐久、稀有的黄花梨

    说到海南黄花梨木的特点,海岩向记者抛出了三个概念,即所谓:纯粹、耐久、稀有。

    纯粹,是说海南黄花梨木质地纯净无杂。“黄花梨木很纯粹,就像当下的收藏品中,我们经常提及的翡翠,品质较高的翡翠,大都细腻纯洁,具有油脂或玻璃光泽。同样,优质的黄花梨木也少有杂质,抛光性能很好。”

    海岩还十分欣赏黄花梨的耐久性,他说,中国人喜爱黄金,黄金历经百年而不生锈,就是它非常可贵的品质。

    “在家具收藏领域,明代之前的家具很少见,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在明代之前,家具的材料很少使用硬木,而普通木头制作的家具却容易腐烂,不耐久,所以很少传世。”海岩说。

    “黄花梨作为一个树种,在明末清初就已近绝迹,只是到了建国后,黄花梨木制作的家具才又逐步得到了人们的重视。”海岩道出了黄花梨木珍贵的又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稀有。

    收藏是种追求

    盛世才有收藏。可以说,在解放前,收藏只是少数达官贵人、富豪大绅的事情,平民百姓少有问津。然而,随着社会的进步,人民生活水平在不断提高,现在的收藏已进入寻常百姓家。

    在谈及收藏与投资之间的关系时,海岩说,目前中国的收藏热中,为了谋利而进行的收藏行为不在少数,在商业社会,这种行为可以理解,无可非议。然而,一件藏品,在一年内被拍卖4次,这样的收藏行为显然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真正意义上的收藏家,他看中一件好的东西,会尽最大力量把它买回来,在5代之内也是不应该把藏品卖掉的。”海岩告诉记者,他进行收藏,只是为了爱好,纯粹出于喜欢。因为喜欢,而买来保护。他认为,收藏仅仅满足于赚钱的快乐,肯定是不够的,还要有精神层面上更高层次的追求。

    海岩:原名侣海岩,1954年出生。现任锦江国际集团董事、高级副总裁,锦江国际集团北方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昆仑饭店董事长。海岩是著名作家,1988年加入中国作协,长篇小说《便衣警察》获首届金盾文学一等奖、电视剧金鹰奖、飞天奖、金盾奖;长篇小说《永不瞑目》获中国第二届人口文化奖;电视剧本《玉观音》获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编剧”;电视剧本《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获第十三届北京电视春燕奖“最佳编剧”。还著有《一场风花雪月的事》等大量文学作品。


    近日,天津检验检疫局现场查验人员在对一批加蓬进口的乌金木板材进行现场查验时,在货物中发现多种活虫,经送检鉴定分别为:中对长小蠹、双齿谷盗、隐翅虫科。检验检疫人员目前已依据相关法规对该批货物实施了除害处理。

    据了解,该批进口货物数量为99.254立方米,涉及重量109.17吨,货值5.93万美元,共有6标箱。由于该批货物来自非洲,且在启运前未实施过检疫处理,现场查验人员在开箱后当场发现多种活体昆虫,随即对发现的有害生物进行了取样、送检经实验室鉴定。发现的有害生物为检疫性活虫中对长小蠹及一般性活虫双齿谷盗、隐翅虫科。为有效防止有害生物传入,检验检疫立即对全部货物集装箱实施了整箱熏蒸除害处理。在检疫处理结束后,检验检疫人员又对货物进行了再次查验,确认无有害生物存活后对货物予以放行,有效地防范疫情传入,保障了我国农林业生态安全。

    中对长小蠹,属鞘翅目,长小蠹科,长小蠹属昆虫,广泛分布于非洲、美洲、东南亚地区,为林木钻蛀性害虫,钻蛀树木木质部形成大小不一的蛀空,降低木材的使用价值,严重危害林业生态安全。

    阅读全文
  • 黄花梨简介

    学名:降香黄檀,树种拉丁名为:DalbergiaodorifereT.chen,商品名为:scentedrosewood,又称海南黄檀、海南黄花梨产地:中国海南岛吊罗山尖峰岭低海拔的平原和丘陵地区,多生长在吊罗山海拔100米左右阳光充足的地方。

    黄花梨木

    黄花梨主要产于我国的海南省,其木材的名贵程度仅次于紫檀木,是因为黄花梨木的木性极为稳定,不管寒暑都不变形、不开裂、不弯曲,有一定的韧性,适合作各种异形家具,如三弯腿,其弯曲度很大,惟黄花梨木才能制作,其他木材较难胜任。黄花梨木与其他木材的特点比较相近且容易混淆,最主要的是易与花梨纹紫檀混淆。这种花梨纹紫檀木主要产地是两广和海南岛,有的书称之为海南紫檀,也有称为越南檀,因越南及周边国家也生长有这种树。

    黄花梨木色金黄而温润,心材颜色较深呈红褐色或深褐色,有屡角的质感。黄花梨木的比重较轻,可能比红木(酸枝木)还要轻工一些,放入水中呈半沉状态,也就是不全沉入水中也不全浮于水面。黄花梨木的纹理很清晰,如行云流水,非常美丽。最特别的是,木纹中常见的有很多木疖,这些木疖亦很平整不开裂,呈现出狐狸头、老人头及老人头毛发等纹理,美丽可人,即为人们常说的“鬼脸儿”。明代及清代早期制作高档的家具大多是用黄花梨木所制,由于前朝过量采伐而使得清代中期以前黄花梨木材急剧减少及至濒临灭绝,所以后来采用红木代替。从已出版的明清家具资料看,黄花梨木有大材,宽半米、长两米的独板平头案都可以见到。


    黄花梨木家具制作产地以苏州为代表,做工规范,精工细做,是典型的苏式家具。另外南方两广及海南岛等地明清时期也生产黄花梨木家具,称之为广作或广式家具,其做工略粗,不及苏式家具精细。花梨纹紫檀木质坚重,比红木的比重还要大,放入水中即沉水底,棕眼较小,呈蟹爪状和牛毛纹状,经打磨后木的表面细嫩得如小儿肌肤。材质比黄花梨优,木的色泽比黄花梨木更深,呈橙红至深琥珀色,也有的花梨紫檀家具的表现由于年代久远而失蜡呈灰褐色。木纹中亦有鬼脸纹,但这些鬼脸纹与黄花梨木纹中的鬼脸纹微有差别,花梨纹紫檀木的鬼脸纹绝大多数呈圆形,有的有眼有嘴,但少见有老人头和老人头毛发的纹理。另外,花梨纹紫檀木锯断面有浓浓的蔷薇花梨味亦是很独特的。


    再有,因花梨纹紫檀木生长在大陆,雨水不够充足,木心空洞较多,正所谓十檀九空(心),也是因为木心空洞我,所以花梨纹紫檀木很少见有大材。另外有一个很容易识别的特点就是花梨纹紫檀木油质较重,用手指轻轻一刮即起油痕,黄花梨木的木质虽然温润光亮,但没有这么重的油质感。以上几点是花梨纹紫檀木与黄花梨的区别。另外还有一种是草花梨木,产地亦在南方,其木质粗疏,棕眼大,像铁梨木(南方人称为铁梨紫荆木或东荆木)的纹理一样粗糙。木色浅黄至黄,干涩无光泽,亦鬼脸纹,材质比黄花梨木相差甚远,碰到这种木材的家具不用细细研究也容易区分。


    瘤体,又称瘿木(影木)。“瘿,树瘤也、树根。”(《格古要论》)。瘿木非指某一树种,而是指树根部位结瘤,或树干结瘤部位的木材。北京匠师谓之“瘿子”。此处木材纹理特殊,有旋转的细密花纹,加之少有,是一种珍稀木材。其中以花梨瘿及纹路似画者为最上品。花梨木本身含有杀菌特殊油脂,故很难产生病态,所以花梨木的瘤体可谓贵重之极。黄花梨主要产于我国的海南省,其木材的名贵程度仅次于紫檀木,是因为黄花梨木的木性极为稳定,不管寒暑都不变形、不开裂、不弯曲,有一定的韧性,适合作各种异形家具,如三弯腿,其弯曲度很大,惟黄花梨木才能制作,其他木材较难胜任。黄花梨木与其他木材的特点比较相近且容易混淆,最主要的是易与花梨纹紫檀混淆。这种花梨纹紫檀木主要产地是两广和海南岛,有的书称之为海南紫檀,也有称为越南檀,因越南及周边国家也生长有这种树。

    黄花梨史料

    花梨木色彩鲜艳,纹理清晰美观,我国广东、广西有此树种,但数量不多,大批用料主要靠进口。据《博物要览》记载:“花梨产交(即交趾)广(即广东、广西)溪涧,一名花榈树,叶如梨而无实,木色红紫而肌理细腻,可作器具、桌、椅、文房诸器。”《广州志》云:“花榈色紫红,微香,其纹有若鬼面,亦类狸斑,又名和‘花狸’。老者纹拳曲,嫩者纹直,其节花圆晕如钱,大小相错者佳。”《琼州志》云:“花梨木产崖州、昌化、陵水。”明代黄省曾《西洋朝贡典录》载:“花梨木有两种,一为花榈木,乔木,产于我国南方各地。一为海南檀,落叶乔木,产于南海诸地,二者均可作高级家具。”书中还指出,海南檀木质比花榈木更坚细,可为雕刻用。按《古玩指南》第二十九章所说:“花梨为山梨木之总称,凡非皆本之梨木,其木质均极坚硬而色红,惟丝纹极粗。”


    我国自唐代就已用花梨木制作器物。唐代陈藏器《本草拾遗》就有“榈木出安南及南海,用作床几,似紫檀而色赤,性坚好”的记载。明《格古要论》提到:“花梨木出男番、广东,紫红色,与降真香相似,亦有香。其花有鬼面者可爱,花粗而色淡者低。广人多以作茶酒盏。”侯宽昭的《广州植物志》介绍了一种在海南岛被称为花梨木的檀木“海南檀”。海南檀为海南岛特产,森林植物,喜生于山谷阴湿之地。木材颇佳,边材色淡,质略疏松,心材红褐色,坚硬。纹理精致美丽,适于雕刻和做家具之用。


    从以上记载可知,所谓花梨木品种当在两种以上,而黄花梨即明代黄省曾《西洋朝贡典录》中所介绍的“海南檀”。


    还有一种与花梨木相似的木种,名“麝香木”。据《诸番志》载:“麝香木出占城、真腊,树老仆淹没于土而腐。以熟脱者为上。其气依稀似麝,故谓之麝香。若伐生木取之,则气劲儿恶,是为下品。泉人多以为器用,如花梨木之类。”


    花梨木也有新、老之分。老花梨又称黄花梨,颜色由浅黄到紫赤,色彩鲜美,纹理清晰而有香味。明代比较考究的家具多为老花梨木制成。新花梨木色赤黄,纹理色彩较老花梨稍差。

    花梨木的这些特点,在制作器物时多被匠师们加以利用和发挥,一般采用通体光素,不加雕饰,从而突出了木质本身纹理的自然美,给人以文静、柔和的感觉。

    黄花梨分类

    黄花梨是一个文学名称,从古到今没有一种树叫“黄花梨树”。它有一个新学名,叫“降香黄檀”。至于这种木材有几个品种,目前尚没有准确说法。以肉眼观察,黄花梨木大致分两类。一类色浅,呈棕黄色;一类色深,呈棕红色。这两类黄花梨木区别明显,其特征有同有异。

    浅色黄花梨的光泽一般较强,即便年久失蜡,稍加整理,就会闪着幽幽的光。份量略轻,纹理清晰流畅,不暖昧。这种浅色黄花梨所制的家具,北方发现的占大多数,尤其城市中的明式家具,以浅色黄花梨多见。深色黄花梨以目测感到油性大,因而光泽不如浅色黄花梨。两者比较,深色黄花梨份量重一些,纹理上也不如浅色的清晰。这类黄花梨家具的出身往往南方多于北方。

    黄花梨家具木质的辨识困难往往出于三个方面。一是与红木不分。深色黄花梨,要是使用的年头久了,保存状态又不好,乍一看与红木非常像。其实从本质上判定,黄花梨木的木性小,故变形率也小,体轻而温和。把握这点,其它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二是与草花梨不分。草花梨的出现是由于黄花梨木材断绝,作为补充而在晚清至民国出现于市场的,在硬木中最为低档。其木质粗疏,棕眼过大,色土黄而无光泽;三是与新黄花梨木不分,新材份量也比老材黄花梨木重,木纹含黑线过多而且生硬,因此许多木纹过于漂亮抢眼的反倒是新黄花梨木。

    了解黄花梨木的特性,对辨识其材质十分重要。比如黄花梨木有很强的韧性,不像红木那样脆。木匠在施工中辨识黄花梨木和红木十分容易,在刨刃口很薄的情况下,只有黄花梨木可以出现类似弹簧外形一样长长的刨花,而红木只出碎如片状的刨屑,有关这点任何一名硬木木匠都很清楚。

    以上是辨识黄花梨木的初级阶段,更重要的是从造型上判断,黄花梨家具盛行的十七、十八世纪,已将黄花梨家具定了位,造型虽千变万化,文人化的本质却非常统一。从本质上理解黄金时代的中国明式家具,再加上对黄花梨木物理性的了解,辨识黄花梨就会变得十分简单。

    很长一段时期,我们对黄花梨家具的认识进入误区,以为明式黄花梨家具大都是明朝生产的。而事实上恰恰相反,黄花梨家具生产的黄金时代是清前期至乾隆这一百多年,嘉庆以后就几乎不再生产。原因是明晚期嘉靖万历两朝,宫廷家具均以漆器为主。华丽的漆制家具占领市场,黄花梨家具显然不是主流。而清式家具由宫廷形成后才进入民间,这需要一定的时间,与人们的想象会有不小差距。因此,不能仅以“明式”、“清式”来断定年代。其实,绝大部分古家具的断代都是由制做手法提炼成“符号”以后综合决定的,了解细微变化,对判定明式家具孰明孰清才颇为重要。


    6月29日至7月1日,首届西瓦国际木业展在上海国际展览中心成功上演并圆满结束。本届展会由上海木材行业协会携手新加坡帕布洛公司联合举办,共汇聚了来自美国、加拿大、法国、德国、瑞典、意大利、卢森堡、俄罗斯、奥地利、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日本、智利、乌拉圭等30多个国家及中国本土优秀的木材生产、加工、贸易商。在6000平米的展示面积上集中呈现包括美国阔叶木,美国针叶材,加拿大材,法国榉木、橡木,俄罗斯桦木、智利樱桃木、乌拉圭玫瑰木、东南亚原木板材等来自世界各地不同品种的木材及产品。为期三天的展会共吸引了3200多位行业专业观众前来参观洽谈采购。
    行业领军企业集中亮相首届展会得到了众多协会和组织的大力支持,他们包括:上海木材行业协会、上海木材行业协会阔叶木专业委员会、美国阔叶木外销委员会、全美硬木板材协会、美国针叶材协会、加拿大木业协会、法国木材及木产品出口协会、瑞典斯莫兰地区驻华办事处、马来西亚木材理事会、马来西亚中纤板制造商协会、日本木材输出振兴协会、张家港市木材行业协会及闽商企业木业分会。同时行业知名企业如青岛春喜硬木、中国优材•爱美森、傲世木业、凯美木业、天润国际木业、恒强集团、森冠国际木业、玥木贸易、爱青木业等悉数亮相西瓦展。
    专业观众组团参观
    为期三天的展会共吸引4600多位专业观众纷至沓来,泰国使馆参观团一行30余人到场参观采购洽谈合作,同时寻求中泰木材贸易更大的合作机会。为了确保展会的专业性,本次展会邀请到的观众多为专业的木材生产加工、贸易和采购商。本次展会主办方还与福人木材市场、奉贤家具市场、九星建材市场、张家港木材市场等市场合作组团参观,更加直接的让买家与展商进行贸易对接。专业论坛引爆热点话题
    展会同期举办8场高峰论坛及5场教学讲座,聚焦当下木材生产、加工、贸易等热点话题,前瞻性与务实性兼具。其中实木高频拼板技术、木材干燥技术、整木定制、CLT技术及中国木材行业趋势分析等专业讲座颇受追捧。同时由美国硬木板材协会于展会现场活动教学区开展的硬木分等规则培训吸引大量人气。这样“展”与“会”的紧密结合也彰显了本届展会的专业性,同时能够让到场的展商和观众收获到最新的行业知识和信息。
    圆满谢幕展望未来
    每一次的相遇,就意味着每一次的别离;每一次的别离,都意味着下一次的相遇。虽然这一届西瓦国际木业展览会,在世界各地的来宾的忙碌之中,已然谢幕,但是,我们期待与您相约2016年的西瓦国际木业展览会。在此透露:“2016西瓦国际木业展览会”的展团有:美国展团、瑞典展团、瑞士展团、马来西亚展团、泰国展团……而中国区展团将会以中国大区的姿态在本土与我们展会迎接全球各地的展商与观众,继续为木材行业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找到木材行业的市场趋势,与君共勉。
    希望西瓦展能与全世界的木业人携手今日,共向未来!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