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花梨木与花梨木的相同点与不同点\三步走战略:地板业寻找全新生存空间
详细内容

黄花梨木与花梨木的相同点与不同点\三步走战略:地板业寻找全新生存空间

时间:2020-10-24     人气:1000     来源:     作者:
概述:有许多人容易将黄华梨木与花梨木混为一谈,那么黄花梨木究竟是花梨木吗?黄花梨木与花梨木有什么相同点与不同点?以下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关于黄花梨木是否是花梨木及黄花梨木与花梨木相同点与不同点的内容介绍,具体如下。黄花梨木与花梨木虽然相差一个字,但......

有许多人容易将黄华梨木与花梨木混为一谈,那么黄花梨木究竟是花梨木吗?黄花梨木与花梨木有什么相同点与不同点?以下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关于黄花梨木是否是花梨木及黄花梨木与花梨木相同点与不同点的内容介绍,具体如下。

黄花梨木与花梨木虽然相差一个字,但实际上是两种不同的树木,不过黄花梨木与花梨木同属于红木。

黄花梨木与花梨木的相同点:

1。黄花梨木与花梨木同属于红木,他们的木材都属于名贵的木材。

2。黄花梨木与花梨木都有着变化多端、行云流水般的美丽花纹。

3。黄花梨木与花梨木都有结构细匀、材质硬重、耐久性强、强度高的特点,均适合制作各种家具等。

4。黄花梨木与花梨木都有香味。

黄花梨木与花梨木的不同点:

1。名称不同:黄花梨木学名为降香黄檀木,又叫做海南黄花梨木、海南黄檀木;花梨木,学名花榈木,也叫做花狸。

2。产地不同:黄花梨木的产地为中国海南岛吊罗山尖峰岭低海拔的平原和丘陵地区;而花梨木的产地则比较广泛,主要位于东南亚及南美、非洲、我国云南、海南及两广地区。

3。树种不同:黄花梨木的树种仅为海南黄花梨木这一种,而花梨木的树种较多,有7种,分别是越柬紫檀、囊状紫檀、安达曼紫檀、大果紫檀、印度紫檀、刺猬紫檀、鸟足紫檀。

市场上一些商家为了获得更多的商业利益,有时会故意将黄花梨木与花梨木两者混淆,无论是在购买黄花梨木用品还是花梨木用品,购买之前都需要仔细鉴别。

来源:中国艺术网


在中国商业环境出现30年未有的大变局的背景下,此次企业转型与以往历次转型有很大不同。因此,地板企业需要实现全方位、立体化的彻底转型,实现战略价值转型,只有这样,地板企业才能成功跨越生死门。想要彻底转型三步走,首先要构筑新的生存发展体系,驶入全新发展轨道;其次要立足本行业,实现自我推动式转型;最后是转型需要有立体思维。

寻找全新生存空间。经营环境调整的全球性和深远性决定了企业转型视野、理念和策略。所有变化全部指向一个课题:“全球市场消费规模增长率缩小+企业资源要素成本全面上升”,这是最根本的不同,决定了地板企业此次转型需要在全球化视野下,整合内外资源,转换企业模式,构筑新的生存发展体系。地板企业群体须进入“全新生存发展轨道”,才能走出当前,驶向未来。地板企业可以通过寻求信息社会服务机会、挖掘新能源新材料、在传统行业塑造新业务转换价值、以服务代替产品等这些途径,寻找到全新的生存空间。

自我推动式转型。企业生存危机是全球化背景下价值迁移的结果,这决定企业转型驱动力和转型空间。因此,地板企业应该从多元化求大转变为专业化求强,从成本领先到价值创新,从数量至上转变为效益至上,从制造为本发展到创造为本,从销售为上到品牌为上,从出口创汇到满足本土市场深层次需求,从销售额优先到企业可持续发展,从吸引资金为主到对外投资为主,从短跑制胜到赢得长跑”,实现企业系统转变。

战略价值转型。地板企业面对调整应该是一种“有伸有缩”的突破行为,需要立体思维而非单向思维。为了更好的实现战略转型,地板企业可以从决策层、业务层、组织层和人与资产价值层在内的四个层次开始发力。如决策层,从以个人英雄为中心的随即决策,转变为以集成各个责任利益权力主体而构建的战略为中心系统决策;组织层,集成结构、流程和人力资源确保组织有效运营;业务层,集成产品开发、客户关系营销和集成供应链体系,要么实现产品领先,要么实现客户亲密,要么实现卓越运营,取保业务竞争力。

在人们家居生活要求变高的当下,新要求带来新变革,地板行业也会有着新春天。所以,地板企业应多方面备战,主动出击,紧抓市场发展方向,多方考虑,探索出适合企业前景的道路,这样才能使地板行业的“春天”如期而至。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王世襄先生与伍嘉恩。▲《木趣居:家具中的嘉具》新书将与展览同步登场。

    明式家具,是中国传统家具的集大成者。其一气呵成的简约线条,虽来自明代而造型却充满现代感,跨越时间与文化界限,令人称绝。由于存世量极少,有幸一睹明式家具真容亦成世间稀事。值得关注的是,香港苏富比(微博)将于9月29日至10月2日秋季拍卖会期间,举行“木趣居:家具中的嘉具”展览。据悉,“木趣居”乃全球知名明式家具专家、嘉木堂主人伍嘉恩女士的私人珍藏,历三十余年积累而成,鲜为人知,其臻绝品质及稀罕性更是引人注目。展览将展出明式家具一百多件套,涵盖几乎所有明式家具种类,当中不少从未曝光,不乏传世孤品。因此,这是“全球迄今最顶级、最具代表性的明式家具收藏”。届时,由伍嘉恩亲自编纂之同名著作《木趣居:家具中的嘉具》亦将于香港同步面世。

    王世襄赐名“木趣居”

    “‘木趣居’无疑是全球顶级的明式家具收藏,为世界首屈一指的明式家具专家和古董商伍嘉恩的私人收藏。‘木趣居’约百件珍藏,共历三十余年集成,包罗各类明式家具,论其质素及罕有程度,当今无出其右。”苏富比亚洲区副主席、中国艺术品部国际主管及主席仇国仕评价说。

    在收藏界,伍嘉恩有“黄花梨女皇”的美誉,1997年创办香港“嘉木堂”,1998年再创立伦敦“嘉木堂”,其专业素养和审美观备受海内外藏家及学者推崇。也许有人疑惑,伍嘉恩的“嘉木堂”与“木趣居”究竟有什么联系?事实上,两者都与文物鉴赏家、收藏家王世襄大有渊源。“木趣居”的灵感来自于1995年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落实遣散其收藏,王世襄曾感叹这批家具“能留着在一起就好了”。伍嘉恩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说:“我创办古董艺廊经营明式家具,最初只用我的英文名字:GraceWuBruce,没有中文名的。王先生觉得我需要中文名,便起了嘉木堂给我。新年时节,王先生会挥写对联送我过年。所以王先生说话,我会听进心里的。我钟爱明式家具,在那个特别的年代,我基本是挑选了所有喜欢的、优秀的都买入,所以八九年间我的嘉木堂累积了非常可观的精品存货。既然萌生了要留一套优秀家具一起的意念,很自然便更积极购入更多优秀家具壮大嘉木堂的存货。虽然意念是有了,但实际多年没有具体分开何为‘木趣居’的,何是嘉木堂的。”按伍嘉恩的话讲,所有能入“嘉木堂”的明式家具都是千挑万选的。“如果一定要分彼此,可以说‘木趣居’的收藏是我特别喜欢的。说它们是‘嘉木堂’经手的精品中之精品,亦不为过。”

    因此,“木趣居”乃伍嘉恩经历三十寒暑,经手过眼无数精品后,撷英拔萃而成就的卓越珍藏。“‘木趣居’是王世襄先生赐名的明式家具特藏。‘木趣居’代表了明式家具艺术的巅峰,是我在王先生的庇荫下建立的。”伍嘉恩对王世襄的指导至今极为感恩。“三十多年前认识王世襄先生,是1983年。那年代没有多少人关注明式家具,我已经组织了自己的收藏,都是购自欧洲和美国的。王先生见我如此钟爱明式家具深感惊讶。”伍嘉恩说,王世襄对她的关怀与学习家具的指导,给了她收藏事业的方向以及无比的动力。“岁晚新春,先生会送我对联。也书写诗词赞扬我对家具的审美。”

    有评论称,在各种因素影响下,明式家具曾一度消失于世人目光,直至1985年,王世襄的著作《明式家具珍赏》面世,中式家具的设计美学与精工巧制因而震惊世界,掀起一股明式家具热,而“木趣居”因缘际会,正好遇上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明式家具收藏之黄金岁月。特殊的时代机遇造就了“木趣居”,此后再组织这样一套品类完整、精炼珍罕的明式家具,几已不再可能。

    据介绍,“木趣居”藏明式家具11类,一百多件套,悉为罕珍,冠绝古今,不少更从未曝光。所蓄家具,全部以黄花梨、紫檀木造,几、桌、案、椅、凳、箱、柜、床、屏、案头家具,品类繁多。其入藏标准极严,藏品造型精美优雅、结构卓越、状况完美,且多为稀有的传世珍品、孤例,极具中国文化价值。

    “木趣居”的存在是个秘密

    事实上,“木趣居”的存在一直鲜少人知。伍嘉恩更是坦言,其“存在绝对是秘密,这么多年,都没有向外透露过任何消息”。然而经历了这几十年,她觉得现在是时候向公众介绍“木趣居”了。

    伍嘉恩介绍,上世纪80年代后期以及90年代是收藏明式家具的黄金时期,正是因为王世襄的《明式家具珍赏》一书出版后掀起的家具热,其时出现的商机让不少人开始发掘这些几百年没有人关注的宝物,让它们重现在人们的眼前。“明式家具是明末清初皇室、达官显贵、工商巨贾府上陈置材美工良的家具,当代已经不多,三四百年后的现代,传世品数量更是有限。”伍嘉恩表示,经过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不停发掘,明式家具在原产地中国已经剩余无几。

    那么,为何伍嘉恩当初会与明式家具收藏结缘呢?她在接受采访时也讲到过,自己对明式家具的热爱始于年轻时,游走欧美博物馆,遇上黄花梨家具,触动了她的心,于是启动了收藏明式家具的旅程。据了解,伍嘉恩还曾在英国一家古典家具维修工厂了解到很多家具维修和鉴赏的实际经验。这段经历,于她有特别的意义。“工厂主人克里斯托弗·库克也研究中国家具,当时欧美的中国古董业界多用库氏维修自己得到的中国家具,库氏工厂因此积累了不少实践经验。我两年间无间断地出现在库氏工厂,了解西方维修家具的理念和打磨工艺,也学会了对家具艺术品的尊重,对于修复的程序、技巧,拆装过程里对家具的构造,以及中国榫卯结构体系的认识,在那里也得到深入理解和实践。榫卯结构与木料的硬度,给家具设计赋予精神与灵魂,这个经验让我有不同于其他藏家对明式家具的理解。”

    此外,尤要一提的是,伍嘉恩还曾经出版过《明式家具二十年经眼录》,引起业界很大关注。在书中,她以融收藏、鉴赏、研习于一身的独特视角,总结从业数十年来经眼经手、几乎囊括所有门类的经典古典明式家具(以珍贵黄花梨材质为主)个例,分析家具结构造法与质料,联系明代生活背景及制造历史;更有趣的是,个例中往往提及或有趣辗转或高潮迭起的收藏故事,皆为她亲历,亦都一一收入附列于个例之后。

    对于此次即将举办的“木趣居:家具中的嘉具”展览,苏富比亚洲区行政总裁程寿康表示:“伍嘉恩是享誉国际的家具专家,‘木趣居’是她三十多年来过滤了经眼无数的极品家具后之精华所在,其精绝可想而知。‘木趣居’这么完整的逾百件套博物馆级收藏说是世间罕有绝不夸张,今可得见,实百年不遇之良机。”

    (深圳商报记者魏沛娜)


    清中期黄花梨满彻大拔步床

    清中期黄花梨满彻大拔步床

    南京正大2015迎春慈善公益拍卖会开拍在即,一批明清高端古典家具目前正在南京正大拍卖公司展厅展出,其中一件清中期绝品黄花梨满彻大拔步床备受买家青睐。

    南京正大拍卖有限公司以“保存木器,流传古玩”为基础,开展多项艺术品收藏业务,成功举办明清古典家具专场二十余届,是海内外最早专攻明清高端古典家具、影响力最广的拍卖企业,有“古典家具风向标”之盛誉。凭借高效的管理团队、专业的艺术品征集团队、资深的专家顾问委员会、强大的艺术品兑现能力、快捷的结算速度、科学前瞻性的艺术品投资理念,以及遍布全球的业务信息网络,奠定了正大在艺术品行业的领导者地位。

    2010年正大北京秋拍,古典家具总成交额高达2.08亿元,成交率创下难以企及的95%。而第一把交椅的横空出世,打破了世人对古典家具的想象,以创纪录的6880万元天价落锤成交,震撼整个古典家具市场。

    清黄花梨满彻大拔步床,据正大拍卖内部人士透露,拔步床在正大的图录上并未标明价格,为“价格待询”,但实际起拍价在2000万元左右,在本次拍卖会上堪称最令人期待的一件特殊拍品,以其形制之独特,工艺之精湛,存世之稀少及较高的历史价值,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收藏爱好者。此床圆浑凝重、沉穆浓华、雄伟劲挺,大拔步后为床、前为廊,十柱鼎立,昂昂然。床为六柱,马蹄直腿,硬屉床身,围子整雕装芯。床身三面起群龙贺寿围子,正面门围雕双龙,霸气震撼。床前四立柱、四围子,圈以床廊,床廊正面两围子亦是龙捧寿,而侧面两围子则是少见的凤上龙下,中间饰以寿字纹。此拔步床周身满雕龙纹,刚强昂然,仅在两侧的“凤上龙下”纹饰不禁让人臆想,多有隐喻。床顶四周及廊顶三面均设挂檐,挂檐围板皆雕双龙捧寿,顶部承尘双拼而上,严丝合缝。此拔步床历经百年,未有修配,宛如天成,保存完整;其包浆莹润,丰厚通透,光泽细腻,将黄花梨的天然美感发挥到极致,艺术与自然、人文与历史的完美结合,乃艺术之瑰宝。

    大拔步床体量巨大,极费工料,黄花梨满彻,存世极少,数十年来黄花梨拔步床于世仅见两张,乃稀世珍品,数个大型博物馆、艺术机构对其倾心已久。

    阅读全文
  • 王莉娟

    中国园林网12月12日消息:经济价值必然与社会生产劳动时间成正比,价值越高,说明其生产劳动时间越长。黄花梨木是最为名贵的木材之一,素有一寸黄花梨,一寸金的说法,可想而知其种植和养护必然不易。

    黄花梨木目前在广西、云南、福建、江西、湖南,浙江等省份都有野外种植,且长势不错。除了木材价值之外,黄花梨木也可以作为园林绿化树种,广泛应用于市政行道树、高档小区等。

    关于黄花梨木的种植和养护两方面的一些注意事项,小编询问了资深种植黄花梨木的湖南常宁市正点花卉苗木专业合作社总经理尹国辉。尹经理表示,黄花梨木的种植和养护都很有讲究,并且要细心呵护。

    据介绍,画面黄花梨木在农村山地和田地大面积种植栽培,可以根据地理条件选择1米*一米或是1.5米*1.5米的间距栽种,每亩可种400棵左右。根据树苗的大小挖相应大小的树坑,在坑底可晒些磷肥或复合肥打底,然后按一般在书的方法培土浇水即可。由于黄花梨木的枝干比较细,所以栽下后最好每株苗用竹竿相扶,这样不仅防止被风刮倒,亦有利于树苗笔直生长。

    尹经理介绍说,黄花梨木的养护时间比较久,是一场持久战。他说,黄花梨木幼林初期生长缓慢,且主干柔软,冠小而稀疏,易被灌木、杂草及蔓藤缠绕和压制,影响其生长和干形,必须加强管理。在生长周期,要经常砍杂、除蔓、除草松土和施肥。海南黄花梨树苗施肥时,每株施土什肥5市斤,复合肥0.3市斤,一年一般3支4次。3年左右,幼林生长速度渐快。对低位分叉、萌芽条较多的植株,要注意及时修枝,培育干形通直的用材。一般情况下,黄花梨年生长量高0.7至1米,胸径0.8至1厘米。种植12年开始有新材,35年可以砍伐。

    最后,他又强调道,黄花梨木喜强光和湿润,因此要注意保持土壤湿润。幼苗时期,冬季气温较低,可以适当做些保暖措施,例如可以用塑料薄膜、稻草或棉絮等将其包裹,可有利于黄花梨顺利越冬。

    来源:中国园林网


    哭笑不得的企业自救之路,说不出来的尴尬
    面对一轮又一轮的危机,红木企业纷纷开始自救了。自打2015年初起,红木企业的自救就已全面开始。第一个自救办法就是全面涨价。继原材料、人工、税收幅度上涨以后,作为生产企业的产品端再也扛不住了,纷纷涨价,幅度约在每半年10%。第二个是从产品角度出发,更新产品款式,避免更大规模的同质化现象,企业开始打创新牌。第三个是炒作概念,精品红木、艺术红木、仿古家具、新古典家具、新中式红木等等纷纷粉墨登场。第四个自救大打文化牌,红木文化、古典文化、家居文化、中式文化等等,往往是文化搭台,活动串戏,买卖为主。第五个自救办法,是大打价格战,一些中小企业为了争夺有限的客户资源开始降价,红木家具白菜价说法甚嚣尘上。第六个自救办法是,在新技术的支持下开始自办媒体,各种小程序、App等纷纷上线。第七种自救办法,就是全力开创新品牌,以品牌组建团队,赢得市场。第八种自救办法,就是在红木国标之外寻找新的价格低廉的替代材料,目的很直接,以低价竞争市场。还有第九种,就是搞所谓的品牌推广……当然企业还有自救办法,就不一一说了。
    然而,企业在自救过程中,忽然发现许多自救措施并不是那么美妙。就拿企业自己建立的App平台来说,有产品、有评价、还有服务承诺,实际结果却并不好。笔者做过一次调查,凡是开了App平台的企业,效果究竟有多好?结果令人心酸。企业表示,这仅仅是自我宣传的一种举措,目前的效果还不能看出来!还有的企业做的App完全按照新闻的套路来,整点国家大事、省内大事之类的内容,看上去是那么回事,却无法和消费行为联系到一起去,也就是说,没有达到预期。说起来,这些太多了,效果都不大好。可是,这些企业却从未有一家进行过反思,为什么这些App的市场效果不好?也从未有任何一家企业反思过,App最好效果是啥?似乎只有一个标准,能卖家具的才是最好的。
    还有些企业热衷于做红木文化。一些协会、或者其他什么民间组织,在红木产业最不好的时候,提出了红木文化的概念。比如说器型、纹饰、审美、结构、中国人的生活习惯。这个现象在北方的红木家具生产企业里很常见。如今南方的一些企业也开始注重红木文化了。各种文化类的活动,在红木企业里层出不穷。有的企业热衷于旗袍文化与家具文化的结合;有的企业热衷于地域文化与家具结合形成的生活习惯研究;有的企业索性将儒释道结合到家具里,动不动就大谈仁义礼智信;还有的企业更是将上下五千年都拿出来说文化,一把圈椅也能给你说出天圆地方来……。笔者有一个观点不见得正确,不过也要拿出来说一说:凡是不考虑消费文化的文化,都是耍流氓!当今是商品社会,讲究的是消费的个性化,你动不动就拿文化说事儿,忽悠谁呢?还有的更是玄,红木家具也就罢了,还要弄出来个艺术红木家具的概念,艺术家具就不是家具?就比那些经典家具好?一直以为文化是学者和教授们的事儿,结果呢?全让一些没啥学历的企业家们干了,那些学者和教授们在做什么?忙着赚钱呢!我们想看到的专业内容,全都被跨界代替了。企业家往文化圈钻,文化人往企业家群里钻,全都奔着利而去。文化研究是要出成果的,企业家的作用,就是将成果转化为受消费者欢迎的产品。如今的红木行业几乎蛮拧!企业家忙着搞文化,文化人忙着捞钱。至于成果转化,开什么玩笑?:这种环境下的自救,显然瞎耽误功夫。艺术家具就不是家具?没消费者买单,就等于是花拳绣腿,忽悠人的!
    还有很多自救方法,没法说了!不过清者自清罢了。
    猛赚经销商的钱,已经成为规模化生产企业的套路
    前几天,浙江东阳某家大型企业,在福建搞了一场新品牌的发布会。这家企业对经销商服务非常好,许多经销商应邀而来。他们打出的旗号是新古典家具。董事长在做报告时讲得很清楚,这个品牌,就是定位80后群体。依本人来看(或许是本人孤陋寡闻),就产品器型而言,真是了无新意。其设计用了非对称结构,同时注入了明式家具的简约线条,材料是刺猬,也有少部分大果,作为家庭陈设还不错。这套家具,笔者简单测算了一下,如果全套买进起码需要一套120平米左右的大房子。虽然定位80后,可企业在设计这个产品的时候,是否想过一套大房子,再加上房贷压力,消费者扛得住吗?产品从头到脚的设计,体现出了作为生产企业的一厢情愿。经销商们又有的哭了。因为任何一款产品,只要没有考虑到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状况,其核心就是要赚经销商的钱!这是红木生物链条决定的,企业不想改变。
    企业不想改变的还有很多。因为按照以往的经验,企业的核心就是产品,能做到这么多就够了。笔者曾经与这家企业董事长有过几次采访,曾经谈及到经销商变故问题,也谈及过新产品开发问题。对于经销商变故,比如北京居然之家和红博馆都撤店了,这位董事长坦言,这种情况发生不意外。谈及产品,其又说要向高端产品迈进,要做紫檀和红酸枝。至于高端产品能不能卖出去?他说非常自信企业这么多年来的客户积累。同时,他还强调了新品牌的重要性。:这是两年前的事儿了!目前看来,他们的思路一点没变。对于商业模式,他们已经习惯按照过去的经验做事。殚精竭虑推出新品牌,围绕着它打造团队,然后开发经销商,只要经销商到了一定数量级,就不会亏本。至于经销商能不能赚钱,那是经销商的事儿,作为生产企业,他们无能为力。
    显然,这家企业所有经营设计的核心,还是要赚经销商的钱!
    这里,我们不难理解生产企业的利润逻辑。笔者与某位红木行业内的大佬谈起经销商的退出问题,对此他并不在意。他觉得有些经销商退出是正常的,不过随着新品牌的上市,还会有新的经销商加入进来。一线城市成本高,经销商撤店了,那么二线、三线甚至四线城市经销商群体会冒出来。我们不难发现,每两年为一个周期,这些上了规模的企业都会推出新品牌。
    其实,生产企业赚经销商的钱这一现象本无可厚非,也是红木产业生物链上游吃下游的一种自然反应,不该被诟病。关键问题是经销商属于这个生物链的最后环节,经销商环节不振,对整个行业的影响不可估量。这个现象,在2018年已经全面表现出来。
    经销商扛不住了,就不会再有人能扛下去
    一些大型企业,专门做渠道,将自己的产品交给经销商直接面对消费者。过去若干年,经销商为红木产业立下汗马功劳,市场上与消费者的红木零售几乎都是由经销商来完成。据不完全统计,经销商的数量从开始时的数千家一下发展到16万家。然而,2018年的经销商队伍还有多少呢?起码比这个数字锐减将近40%。真是今非昔比了。生产企业还有别的办法吗?想替代经销商,简直是不可能的!因为红木产业的生物链决定,生产企业,赚的就是经销商的钱,所有的利润产出,都是从经销商那里来。经销商的销售额,才是生产企业的第一桶金。古典家具也罢,新中式家具也罢,如果经销商队伍反水了,生产企业想哭都没地方去。而经销商的资金,则是支撑起生产企业的关键。过去,做品牌经销商的门槛很高,以北京为例,场租每平米8块左右,加上装修和铺货,每家店没有个三百来万无法开张。关键是铺货完了还要补货。品牌企业的产品价格,又都比一些中小企业的高很多。经销商在这方面,不得不吐血。生产企业呢?这一批货铺完了,能不能继续生产还很难说,即便是继续生产,也要等一段时间,要不就要从其他地方调货,不定要等多长时间。市场是瞬息万变的,等货到了,黄花菜都凉了。哪个经销商不是一肚子苦水?头几年市场情况好,产品能卖出去,经销商也就忍了,敢于自己垫钱进去,起码有钱赚。近两年,市场不好了,卖不出去货,每年经销商赚不到钱,更加支付不起高昂的成本,这买卖还怎么做?2018年3、4月份间经销商不订货,根源就在于此。
    见微知著,而这也仅仅是个开始,随着市场端消费状况的不断恶化,这种情况会越来越多。从量变到质变,到了爆发的节点,倒下的是经销商,跟进的则是生产企业,别说这种预测是危言耸听,恐怕用不了多久,这个就是大规模发生的事。做渠道的企业,还不赶紧醒醒?还不赶紧未雨绸缪?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