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花梨市场疯涨:到海南赌木到底靠不靠谱\新标家居推出整体阳台解决方案
详细内容

黄花梨市场疯涨:到海南赌木到底靠不靠谱\新标家居推出整体阳台解决方案

时间:2020-10-24     人气:495     来源:     作者:
概述:在海南市场上挑选新料,所加工成的手串。赌玉的故事也许大家都所有耳闻,经过大幅渲染,某玉石商通过赌玉一夜暴富或一夜赌尽家产的故事并不鲜见。然而“赌木”的行为,就鲜为人知了。其实“赌木”本质上和赌......

在海南市场上挑选新料,所加工成的手串。

赌玉的故事也许大家都所有耳闻,经过大幅渲染,某玉石商通过赌玉一夜暴富或一夜赌尽家产的故事并不鲜见。然而“赌木”的行为,就鲜为人知了。其实“赌木”本质上和赌玉并无不同,都是通过对外表的判断,赌玉石或木头内部有什么料。

海南黄花梨,从2002年的2万块一吨疯涨至2010年左右巅峰时期的800万一吨,价格上涨400倍。原材料价格的疯涨,衍生出“赌木”这一方式。记者了解到,海南确实有一个售卖黄花梨的市场,有藏家与爱好者到那边淘木头。在这个市场上买海南黄花梨是否有赌木?值不值得买,其风险有多大?带着这些问题,记者专访了曾多次到海南买黄花梨的藏家金涛。

花钱赌回来的黄花梨,只能当柴烧

黄花梨市场的疯涨,自然引起藏家和商家的关注。根据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胡德生的观点,海南黄花梨的成材在明清时期已经全部开采完毕,剩下的海南黄花梨无论在材质还是品相上,都无法和之前的相比。无论这个说法是否正确,都表达了一种共识:海南黄花梨确实在日益减少,属于不可再生的资源。由于黄花梨的药用功效和其珍稀性,在上一个十年内,慢慢成为藏家追捧的材料。

黄花梨的珍贵,让“赌木”这一刺激的方式应运而生。由于海南黄花梨稀缺,开始有商家选择去赌越南黄花梨,直接到越南林产区看木头,押注产出价值。原木的价格会比砍下来看到纹路的黄花梨要便宜三分之二,也可能买到市面上难以见到的大料。这样的诱惑之大,对于渴望黄花梨的商家来说实在难以抵挡。

但到了后面,除了专门运营黄花梨生意的商家,有藏家直接参与到赌木。不过与商家们相比,藏家赌木的规模比较小。但是由于缺少经验,吃亏的也并不少见。之前媒体曾报道过,有藏家在海南花八千元买回的海南黄花梨,切开一看完全不能用,只能当柴火烧掉。

真正的大藏家会直接买大料,赌木水很深

金先生向记者介绍了在海南的经历。“由于从业的经历,我对家具比较熟悉。我妻子家就在海口,所以在海口的机会也比较多。加上家里有人是做红木生意的,就由他们领着我到海口的市场转了转。”他说:“海口公园附近有一个花鸟一条街,附近就有专门买这种海南黄花梨的商贩。价格上,他们都是以斤来计算,新料700块一斤,老料起码卖到3000块一斤。”

在他看来,在海口买黄花梨的水还是很深。“其实也未必是赌木,但是确实水很深,风险也大。他们就拿一根木头给你,从外表来看,纹路是看不到的。而且不能打孔,也不能切开。你只能靠眼力和味道去分别对不对,万一切开来不能用,钱就打水漂了。”

“像那种八千块买一根木头回去,只能做柴烧的情况发生并不稀奇。因为海南黄花梨讲格,就是木头中间形成了格,格这个地方才能用以加工,制作东西。一根木头,从外表是看不出格的大小和形状,只能依靠经验判断。如果格太小,或者不成格,那只能算是白皮,只好当成柴来烧了。”金先生认为,真正的藏家一般不会选择到海南赌木头,这种木头一般并不大,做不成大件,只能做一些把件。”

在海南买价格比广州便宜三倍

但是如果真有眼力,能挑到东西,在海南买黄花梨价格确实比在广州买便宜。金先生就向记者分享了他的经历。

“我在那里以一万来块买了一根木头,拿到加工的地方剖开一看还可以,最后加工了三件手串。这样的手串在广州买起码也要一万多一串。我还买了一条木材,也是一万二,加工工人一剖开,觉得漂亮,问我两万卖不卖。我因为喜欢,就留下来了。所以说,如果你真有眼力,在那里还是能淘到东西。”

他说,海南黄花梨的商人还喜欢收老家具,然后拆掉来卖。“如果是老式的海黄椅子,由于品相不好,比较久,可能价格也不高。他们就将椅子拆了,分椅脚、椅背等来卖,当原材料卖给别人,价格起码可以翻一倍。其实最好卖的还是拆下来的横梁,因为它们够大,可以加工成大件的家具。但是那种一般不会流到市场上来,一有出现就会被人要了。”

藏家提点

买黄花梨,

要分清老料和新料

金涛提醒藏家,到海南去买黄花梨,一定要注意分辨材料是否属于海南黄花梨,是老料还是新料。“去逛这个市场,如果自己不是很懂,最好请有经验的人带着辨认,不然很容易打眼。”

“首先你要辨认是不是海南黄花梨,有良心的商家可能会拿越南黄花梨当海南黄花梨卖给你。即便是越南黄花梨,损失也不是很大。现在的商家会拿紫檀柳冒充海南黄花梨,纹路确实很像,而且也有味道。但是紫檀柳的价格和海南黄花梨相差太远了。一般来说,紫檀柳的花纹会比海黄更密一点,密度也大一点,达到沉水的级别,而海黄是半沉水的。”

他提醒说:“此外,也要辨认是新的海黄还是老料。新的海黄,其实就是生产者人工养殖,经过两三年就可以拿出来卖。但是从收藏级别上来说,新料比老料要差得多。现在在深山老林里的老海黄基本没有了,都是从家具上拆下来的,它们的颜色要更深一点,但是味道会更好。也有藏家喜欢新料,因为花纹比较大,颜色比较鲜艳。”

热爱艺术的你,热衷收藏的你,热议投资的你……对艺术有感觉?来吧,我们欢迎你,加入信息时报副刊部艺术版新开张的读者俱乐部艺缘会,如果申请成功成为我们的会员,之后将有机会参加信息时报艺术版举办的艺术论坛、鉴藏讲座、展览导引等多种丰富多彩的活动,有机会与艺术家、收藏家面对面交流。

有意者请将你的联系方式、年龄、职业、感兴趣的内容一并发给我们,感谢你们的关注和参与,让我们一起享受艺术人生。


7月8日,《方寸之间瞰世界》暨中国住宅阳台整体装修消费趋势报告发布会在保利世贸18.3号馆召开,来自协会、装饰行业、设计界、媒体代表等400多人参与了此次发布会。

全国工商联家具装饰业商会执行会长张传喜在致辞中表示,目前中国阳台利用率不高,但随着生活品质的提高,大众对阳台生活充满期望,例如以往只被用做晾衣服的阳台,如今被消费者寄予更多的功能需求,整体阳台装修解决方案将会是建筑装饰行业下一个黄金增长点。新标家居董事长黄东江进行了《小阳台·大世界》主题演讲,并首次提出整体阳台概念。

据了解,在保持新标门窗原有产品优势的基础上,嘉瑞特全铝家具的引入解决了阳台空间一系列痛点,实现防潮防腐、三柜合一。而新标目前已完成了整体阳台解决方案八大独立产品形态。此次发布会是新标整体阳台解决方案推出的第一步,未来新标将会将整体阳台解决方案列为重点发展项目,在终端陆续推出,为用户实现空间利用最大化。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从海南黄花梨文化节看海黄原材料枯竭

    文、图/程香

    2500多年来,孔子在岸边,看着奔腾不息的河水,感叹道:“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苏轼也在《赤壁赋》中叹道:“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人类生生不息,正如长江之水;但原来的水,却不会再回来了。

    江水如此,时光亦是如此。黄花梨又何尝不是如此?

    黄花梨故乡:万人栽树,留住黄花梨

    4月12日,清明节刚刚过去一周时间。海南省东方市组织的第二届黄花梨文化节开幕,来自全国各地的黄花梨专家学者、企业家、爱好者,与当地学生、军人、农民等共一万多人,一起栽种了1.4万棵黄花梨树苗。

    当天,天气阴沉,洒着微雨。一棵棵一人多高的小树苗,被人们小心翼翼地种下,在风中摇曳着脆弱的新叶。

    “要收获,得等上百年了。”一同种树的广东台山伍氏兴隆董事长伍炳亮先生,挥动铁锹,非常认真地种下一棵黄花梨,忍不住又种下第二棵、第三棵。埋好土,洒上水,他认真端详了一番,叹息着说出这句话。

    而北京元亨利董事长杨波在海南逛了三天后,只有一个感觉:凄凉。

    “看了那么多市场,根本看不到大宗交易了。偶能见到几块老料大板,一万五到两万每斤的价格,简直不可想象。”杨波说。

    事实上,杨波的这种凄凉感由来已久。早在2011年,他就在长篇报道《杨波:默送黄花梨辉煌谢幕》中表露了心情:“置身拍卖现场,槌起槌落间,我听出了一种告别。作为业内主要经营者,我正以自己的方式,默送黄花梨辉煌谢幕。”

    如同那天空中飘落的细雨。在黄花梨的故乡种树,既预示着春雨的滋润,吐露着新的生机。同时,也仿佛是对黄花梨一去不回的祭奠。

    黄花梨传承:面临百年孤独

    4月12日~13日,在参加完黄花梨文化节系列活动后,伍炳亮和杨波遍访黄花梨市场,对原材料稀缺枯竭的感受愈加强烈。

    在海口,伍炳亮斥资一千多万元,仅能买到300多公斤的黄花梨材料和少数几件老家具。其中,长2米、直径16~17厘米的黄花梨料,价格为1.7万元/斤;长1.6米,直径20厘米的老料,价格为1.5万元/斤;长1.4米,直径18厘米的,价格为1.2万元/斤。伍炳亮说,从市场和行家仓库里面,觉得海南黄花梨老料比去年明显地大大减少了,可以用枯竭、稀缺、一木难求的词句来形容,逛了一天,仅淘到一些海南黄花梨四方台、衣箱、门板,和几百公斤海南黄花梨。“有两根顶级海南东方地区黄花梨油梨料,长度一米三,口径三十至四十厘米,难得一见大料。很想拥有,但对方暂不开价,只有耐心等待。今天购这些海黄老家具和海南黄花梨几根老料,所付出昂贵代价,既心痛又开心。”伍炳亮感慨道,“十年前,我去买海南黄花梨老料,30万元可买到一吨,今天,一万块只能买一斤了。”

    杨波也举例说,一百万人民币,十年前可以买3吨海南黄花梨,五年前可以买800斤,现在只能买100斤了。再过几年,有钱也根本买不到了。

    一方面,原材料面临彻底枯竭,另一方面,爱上黄花梨的痴迷者越来越多,供需市场的巨大失衡,将进一步导致黄花梨“高处不胜寒”。

    杨波判断,未来两三年,黄花梨将面临“百年孤独”。原因有三:其一,黄花梨老料几无交易,市场只剩部分小件、树根、树枝在小量交易。很多同行即将做不下去,做出来的家具,要卖到木头的成本价都有难度。其二,黄花梨精品老家具,早期流失国外,近年来通过各种拍卖场合逐渐回流国内,被大陆藏家收入囊中。在短时间内,若非特殊原因,藏家不会出售。老家具的流通越来越少,尤其是经典老家具越来越难得一见。其三,如大家所见,新种植的黄花梨新材,要成长为可做家具的材料,至少得两三百年。这期间,将是一个漫长的难以煎熬的真空期。

    眼下,正是黄花梨百年孤独前的最后的狂欢。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伍炳亮在见到黄花梨时,难掩心动:“虽然比去年多付20%~30%的昂贵代价,能拥有也是机遇和缘分。”也不难理解,杨波在面对黄花梨时,内心泛出的那种凄凉和孤独。

    黄花梨家具:善待是唯一出路

    在见证过历史风雨的黄花梨面前,我们人类是卑微的。

    几百年前的老家具,历经战乱、文革,还能幸存下来,为我们这一代人所遇见所欣赏,是我们莫大的幸运。而经历几百年风风雨雨才成材的黄花梨老料,直到当代才被拂去尘埃,闪耀芳华,更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福气。

    因为明白这一点,杨波在多年的黄花梨经营过后,开始投入巨资频频从拍卖场上购买老家具。他说,“和几十年前外国人购买中国家具相比,虽然我们这代人现在花了大价钱回购,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仍然要感谢海外藏家这些年来对中国家具的珍视和爱惜。因为他们,中国经典家具不仅得到妥善保存,而且黄花梨的珍贵价值得以浮出水面,被中国人重新认知。”

    也因为明白这一点,伍炳亮在早已可以功成身退之时,仍然不惜付出巨大代价,购买黄花梨原材料。“将来之不易的名贵海南黄花梨定位设计,制作一些经典款式的艺术精品,赋予黄花梨第二次生命,利用伍氏兴隆的平台,与大家共同分享,希望能为后代留下一些传世之作,作为我们这一代设计者的交代。”

    唯有像杨、伍这般虔诚善待黄花梨,历史和老祖宗留给我们的黄花梨,才不枉穿越时空走这一遭。只有怀有敬畏之心,才能创造永恒。逝水奔流滔滔不绝,且看那不变的,惟有山间明月,江上清风。


    受北美针叶材价格走跌影响,俄罗斯针叶材在中国市场的竞争优势开始逐渐消退,市场占有率明显下滑,再加上当前市场形势的不乐观,近期满洲里口岸的成交量明显不足,前来入货的采购商较往年有大幅度的减少。
    面对这一新形势,满洲里口岸的俄罗斯材针叶材原木价格也呈稳中下滑的趋势。满洲里红皮、直径34cm、长4m报950元/立方米,长6m报1060元/立方米;樟子松加工材、直径31cm、长6m报780元/立方米;白松直径18cm、长6m报610元/立方米。
    阅读全文
  • 本报8月9日讯(记者彭桐)用海南黄花梨老料近千斤、历时两年精心打造的一件海南黄花梨屏风,今天正式在位于海口市的海南省铺前老街珍藏会馆展出。据悉,该件屏风高2.06米、宽1.72米,如此大件的黄花梨屏风在海南首次出现,在国内也较为罕见,堪称海南黄花梨屏风之王。

    记者看到,该件屏风为仿清款式,正反两面都有一幅瓷板画,正面是“香山九老”,意为“长寿”,背面为“竹林七贤”,意为“儒雅”,两幅名画均出自在景德镇的江西省高级工艺美术师、陶瓷技能大师徐金和之手。据了解,绘制这两幅画历时三个月。

    据介绍,打造这件屏风艺术品,由多省各方名师从设计到完成共历时两年多,用料900多斤。原料来自民国时期的老床,拆除老房子所获的门板、门框、圆柱等,均为清一色的海南黄花梨。

    原标题[黄花梨屏风王亮相海口]


    据满洲里海关统计,2015年1-11月满洲里口岸进口锯材443.1万立方米,同比增加17.6%;贸易值46.6亿元人民币,增加12.1%,进口均价为每立方米1052.6元,同比回落4.6%。1-11月满洲里口岸锯材全部进口自俄罗斯,并以铁路运输方式为主。2015年1-11月,满洲里铁路口岸锯材进口量427.7万立方米,占同期满洲里口岸总量的96.5%;其余以公路运输方式进口。
    从贸易方式来看,九成以上以边境小额贸易方式进口,一般贸易方式进口小幅增加。2015年1-11月,满洲里口岸以边境小额贸易方式进口锯材429.8万立方米,增加18.9%,占同期口岸锯材进口总量的97.0%;以一般贸易方式进口8.4万立方米,增加4.5%,占1.9%。其余以来料加工和进料加工贸易方式进口。
    从经营主体来看,民营企业成为主力军,外商投资企业大幅减少。2015年1-11月,民营企业经满洲里口岸进口锯材437.6万立方米,增加18.1%,占同期口岸锯材进口总量的98.8%;国有企业进口锯材5.4万立方米,占1.2%,外商投资企业进口锯材0.1万立方米,减少91.8%。
    从企业属地来看,内蒙古企业进口量居首位。2015年1-11月,内蒙古企业在满洲里口岸进口锯材413.3万立方米,同比增加19.1%,占同期口岸锯材进口总量的93.3%;其余锯材由黑龙江、吉林、山东等省企业进口。
    满洲里口岸锯材进口增长主要有3个原因。首先,俄罗斯森林资源极为丰富,潜力巨大。俄罗斯森林储量居世界第一,占世界森林总储量的近1/4,约820亿立方米。其森林采伐量位居世界第四,仅次于美国、加拿大和巴西,为1.84亿立方米,约占世界需求的6%。且俄罗斯森林资源主要分布在西伯利亚地区、西北和远东各联邦区,满洲里凭借地缘优势,为的最重要口岸之一。
    其次,国内林业资源匮乏,对外依存度达50%,促进锯材进口。我国目前的发展建设中对木材资源的需求与日俱增,我国木材年消耗量近5亿立方米,已成为全球第二大木材消耗国。而我国林业资源匮乏,木材有限。第八次全国森林资源清查结果显示,我国木材对外依存度达50%,据测算,到2020年我国的木材年需求量可能达8亿立方米。我国不断上升的木材需求,促进了锯材的进口。
    再次,锯材市场从俄罗斯木材出口政策中获益。俄罗斯木材出口政策调整,提高,限制原木的出口,对锯材出口实行低关税或零关税政策,鼓励锯材出口,使锯材市场得到了发展。
    目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已印发《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提出要建立天然林保护制度,将所有天然林纳入保护范围,建立国家用材林储备制度,逐步推进国有林区政企分开,完善以购买服务为主的国有林场公益林监护机制。到目前为止,东北、内蒙古重点国有林区商业性采伐全面停止,国有林场改革稳步推进。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的推进,意味着我国木材市场对进口的依赖度或将有所上升。此外,东北地区海关区域通关一体化不断深化,使企业可自主选择办理申报、纳税和查验放行手续的便捷通关模式覆盖东北地区海关,实现“多关如一关”,惠及所有进出口企业,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锯材市场的发展。
    为此,满洲里海关建议:一是顺应形势变化,木材企业走出去,在俄罗斯建立木材加工园区,集聚发展,形成木材加工的规模效应,降低成本;二是企业充分利用区域通关一体化带来的便利,扩大国内贸易区域;三是积极推动口岸锯材通关模式改革,进一步促进满洲里口岸锯材的进口。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