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花梨收藏:小件也有大玩头\木材市场深度观察:非洲材的现状与困境分析
详细内容

黄花梨收藏:小件也有大玩头\木材市场深度观察:非洲材的现状与困境分析

时间:2020-10-24     人气:764     来源:     作者:
概述:①这套茶具是由黄花梨雕成,非常精巧。②黄花梨树根也具有观赏性。南国早报记者廖敏文/图佳士得日前在纽约举行知名收藏家安思远藏品首场拍卖会,其中一套四张极其珍贵的明代17世纪黄花梨圈椅,拍出968.5万美元天价,创下黄花梨家具拍卖价世界纪录。消......
①这套茶具是由黄花梨雕成,非常精巧。②黄花梨树根也具有观赏性。

南国早报记者廖敏文/图

佳士得日前在纽约举行知名收藏家安思远藏品首场拍卖会,其中一套四张极其珍贵的明代17世纪黄花梨圈椅,拍出968.5万美元天价,创下黄花梨家具拍卖价世界纪录。消息传来,再次将民间黄花梨热推至沸点。实际上,收藏黄花梨并非“有钱才能任性”,只要把眼光从家具等大件上挪开,通过收藏一些小件艺术品甚至工具,也能品位到黄花梨之美

1

藏友经历

“土豪玩家具,凡人玩工具”

南宁藏友汤先生的黄花梨藏品虽然并非动辄几十万、上百万元的“高大上”类型,但几乎每一位第一次见到其藏品的人都会大呼“太土豪了”。3月20日,南国早报记者采访汤先生时,也不免惊叹了一回,因为他收藏的是用海南黄花梨制作的木工工具。

“虽然现在黄花梨都已经称斤定价了,但是在晚清、民国,甚至解放初期,情况并不是这样。”汤先生说,他收藏了几十件老黄花梨木工工具,年代最老至晚清,距离现在最近也是解放初期的,包括刨子、三角尺、钻孔器等,全都是他很多年前去海南岛的乡村淘到的。

汤先生介绍,在上世纪80年代末,海南地区民间还留存有大量的黄花梨家具,并且不受人们重视,市场价格非常低,几十元就能买到一块很大的黄花梨厚板。在当地的一些林场、原始森林里,还有不少很大棵的黄花梨树。木工制作工具,正是使用坚固耐用的黄花梨作为材料。

“偶然的机会,我在海南岛的乡村里接触到黄花梨制作的木工工具,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软磨硬泡从别人手里收购过来。”汤先生说,近年来,随着黄花梨收藏热的升温,以及黄花梨木材价格的一路上冲,不少人见到他收藏的黄花梨工具也很感兴趣,提出以5000~8000元不等的价格求购。

汤先生说,黄花梨之所以受到民间收藏人士的喜爱,跟其颜色、纹路有很大的关系。虽然从欣赏的角度来看,工具无法跟家具相比,但是工具背后所凝聚的时代特征、朴实智慧,使其具有独特价值。他表示,“我以后见到老黄花梨工具,还会继续收藏,希望能进行工具系列收藏”。

本地关注

2

黄花梨工艺品邕城受捧

在南宁的几大古玩艺术品市场上,并不难找到黄花梨的身影。特别是黄花梨制作而成的工艺品,更是受到广大藏友的追捧。不少喜欢家具、木器收藏的人士,都会买上几件黄花梨工艺品,一来可以欣赏把玩,二来还可以当作一种增长鉴别水平的“木材标本”。

在南宁金汇如意坊的一件古玩店里,记者看到不少黄花梨工艺品,有茶壶茶杯、牙签罐,也有手串、佛珠。最为特别的是黄花梨树根直接就被当成一种陈设品,由于树根本身的形态不一,看上去还颇有几分独特的韵味,而且这些树根上,木材的纹路、油性一览无遗。价格方面,根据艺术品用材的多少,差距也不小,手串两三千元就能买到,树根陈设则要价上万元。

“这些小件的黄花梨工艺品非常好卖。”店主介绍,黄花梨收藏界流行一句俗语—“一瘤二麻三鬼脸”,说的是黄花梨最为精贵的三种花纹,分别是树瘤纹、芝麻点和鬼脸疤。现在市场上销售的黄花梨工艺品,也非常注重保留这些值钱的纹路。藏友在挑选黄花梨工艺品时,选择那些纹路精美的,往往性价比更高。

业内人士指出,近年来,黄花梨收藏和消费市场越来越活跃,黄花梨树种却几近枯竭,材料越来越稀缺,因而价格一再攀升,手串、笔筒、摆件等海南黄花梨工艺品越来越受到关注。特别是精稀木料海南黄花梨手串,作为集装饰、把玩、收藏、鉴赏为一体的文玩藏品颇为流行,其中花纹独特、香味特别的手串,更是受到热捧。

专家提醒

3

“小件”黄花梨应注重性价比

对于黄花梨“小件”艺术品,多位资深藏家认为,这不失为普通收藏人士涉及黄花梨收藏的一种好渠道。实际上,古代也有黄花梨、紫檀等名贵木种的小雕件、把玩件、文房用具,受到当时文人墨客的喜爱。现在,黄花梨价格高昂,用其制作的工艺品一般都精工细作,具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升值潜力。不过,由于受到市场追捧,此类艺术品数量也较多,建议投资者注意性价比。

谈到黄花梨收藏,市场上也有不少概念让人迷惑,比如海南黄花梨、越南黄花梨等。业内人士指出,黄花梨作为一种珍贵木材,其名称已经用了许多年,但近年来,“黄花梨”的含义也在相应地发生着变化。

记者走访发现,“越南黄花梨”是近些年才有的一个称呼,它是相对于“海南黄花梨”而言。市场上,“海黄”的价格要比“越黄”高很多。广西大学林产品质量检测中心技术负责人徐峰教授说,在专业的木材研究所里,如果截取一块“海南黄花梨”的木样进行鉴定,其鉴定结果会显示这种木材属于香枝木。如果再截取一段“越南黄花梨”的木样进行鉴定,其鉴定结果也同样是香枝木。也就是说,市场上现在说的两种黄花梨属于同一种类别的木材。

徐峰提醒,由于作为商品材的黄花梨是国家标准中认定的红木,稀少名贵,因此有人以假充真,以相近似的木材冒充,或加以染色及泡上香味伪装。他建议,“黄花梨价格较高,藏友应先弄清楚相关的概念,以及具备一定的鉴别能力,再出手收藏”。

来源:广西新闻网-南国早报


据市场调研了解,受到行情冷清的影响,目前许多非洲木材商的经营情绪还是较为悲观的。非洲材种自2016年上半年就逐步下滑,整体行情走势呈现滑落的趋势。即使是在如此严峻形势下,非洲材中也是有很多闪光点的,如安哥拉小巴花成为了今年最火的材种之一;小斑马、黄玫瑰逆势崛起,受到现代家居的追捧;刺猬紫檀列入CITES附录III管制,可谓是满城风雨,是最受争议的品种。

但我们不得不面对的是,许多传统的非洲材种(如沙比利、奥古曼等),尤其是进入到2016年之后,伴随着中国木材行业调整行情的不断深入,中高端装饰装修材料市场也是水深火热,木材销量受阻、价格倒挂等消息不绝于耳。纵观目前的整体形势,中低端装饰用材行情底部特征已经相当明显,但是否已经触底仍未得而知。非洲材种的下滑趋势能否触底反弹依然是未知数。

从长远的角度来看,木材作为资源性产品,其市场发展趋势仍然普遍看好,只是如何安全地渡过这段“黑暗时期”才是众多商家现阶段所需要面对的最大困难。阳光总在风雨后,度过木材行业转型时期,必然能够迎接更大的发展机遇。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作为木材的一种,“黄花梨”这个名称已经被人使用了许多年。

    随着历史的发展、科学的进步和人们对事物认识的不断深化,以及市场行为的规范等,“黄花梨”这个名称的含义也在相应地发生着变化,简简单单的一个名称,其实隐蔽着相对复杂的背景。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经常会发现一些此名称使用上的错误,从而造成一些误解和争议。因此,笔者认为有必要对此进行探讨和解析。

    一、“黄花梨”是一个什么样的称呼

    尽管“黄花梨”是众多人使用并且使用了多年的名称,但直至今日它仍然是一个不规范的名称,也就是说,它只是“俗称”,并无植物学上给予的定义,因此,它属于约定俗成的一种叫法。

    二、“黄花梨”的树种特指

    黄花梨的树种特指,1984年是一个分界。应该说,在此之前,黄花梨是指海南黄檀(D.hainanensis。)。但海南黄檀可以分为两种,用成熟的树木做比较,一种心材较大,深褐色,占树径4/5以上,边材黄褐色;另一种心材占树径的比例小,红褐至紫褐色,边材浅黄色。海南当地人把前者称为花梨公,后者称为花梨母;花梨公又称油梨,花梨母又称糖梨。之所以说1984年是一个分界,那是因为在1984年,华南热带植物研究所的专家对海南黄檀进行了重新分类,确定前一种树木(花梨公)仍沿用海南黄檀的称谓,而后一种树木(花梨母)新定名为降香黄檀。基于此植物学分类,红木国家标准把后者(降香黄檀)收编为红木,而海南黄檀未被列为红木。从这个意义上讲,被认为红木意义上的黄花梨,应该特指降香黄檀。

    三、关于“越南黄花梨”

    “越南黄花梨”是近些年才有的一个称呼,它是相对于“海南黄花梨”而言的。在没有出现“越南黄花梨”之前,人们一般认为,“黄花梨”就是指海南黄花梨,即降香黄檀。而今出现了“越南黄花梨”,那么“黄花梨”的概念就变得不那么单纯了,往往要加上“海南”或“越南”这一产地附加词,至于“越南黄花梨”是什么时候被发现和作为家具用材开始使用的,目前还有待考证。一种说法认为它是新被发现的树种,近年才被使用。但也有人认为它早已被使用在传统家具上了,而且北京故宫珍藏的黄花梨家具,有些就是用越南黄花梨制做而成的,理由是那些家具的板材很大,可见原材的直径很大,而海南黄花梨中极难找到如此大直径的原材,只有越南黄花梨才有可能,而且其颜色和纹理也极似。有关书籍也有黄花梨产自海南、广西、北越(也称安南)的说法,因此推论,越南黄花梨早就用于家具制作了。而木材专家对此另有说法,杨家驹先生就说,“越南黄花梨”更是一种不规范的叫法,是老百姓觉得它的材质与降香黄檀很近似,姑且把它叫做“越南黄花梨”。事实上,这种树木至今没有名称,因为在国际最权威的木材志中查询不到这种树木。一个树种的命名,国际上的做法是先到英国皇家植物园查询,这是国际上认可的最权威的机构,如查无结果,也就是说,该机构尚未收录进该树种,那么它则属于新被发现的树种,才可以进行命名和发表。越南目前尚无此项专业的研究机构,越南现有树种在英国皇家植物园的备案,大多是外国人搞的,以法国人为最多。其中“越南黄花梨”未被报送,可能的原因是,该树种较少,未引起重视,或者是被遗漏,但前者的可能性较大。

    无论什么原因,反正“越南黄花梨”至今在英国皇家植物园未有备案这是事实,就像一个孩子,虽已出生,却没有报户口,所以在公安机关查不到他一样。这是一个很特殊的现象。也就是说,“越南黄花梨”这个名称,目前尚未被权威机构认可,尽管事实上这个树种确实存在。

    四、对“黄花梨”的树种鉴定

    在我国,目前对树种鉴定的最权威机构是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木材研究所木材性质研究室。如果你截取一块海南黄花梨的木样进行鉴定,其鉴定结果会告诉你,这种木材属于香枝木;如果你再截取一段越南黄花梨的木样进行鉴定,其鉴定结果也同样会告诉你,它是香枝木。也就是说,它属于同一种类别的木材,这是因为材质鉴定只从木材本身的物理特性上进行分析,而不去考虑它的产地。就像查字典一样,只要条件对应上了标本中的标准,它就符合了标本类别。所以说,鉴定报告不提供木材原产地。但从另一个角度也可以看出,所谓的“越南黄花梨”,从材性上来讲,倒确实与海南黄花梨接近,难怪民间也把它称之为“黄花梨”了。杨家驹先生也说,他所见到的越南黄花梨,确实有极近似海南黄花梨的;但从总体上来看,越南黄花梨不如海南黄花梨稳定,即有的材质很好,有的材质较差

    五、“黄花梨”作为商品材时的标注

    按照红木国家标准的规定,红木家具作为商品时,商家应标明树种名称,即五属八类中的类别。那么,黄花梨的类别就是香枝木了,无论海南黄花梨还是越南黄花梨,都是香枝木。如果要写树种拉丁名,那么,海南黄花梨的树种拉丁名就是DalbergiaodoriferaT.chen(降香黄檀),越南黄花梨就写不出来了,因为它目前还没有国际上确认的名称。

    六、警惕“黄花梨”做假

    由于作为商品材的黄花梨稀少名贵,因此有人以假充真,大致方法为:以相近似的木材冒充或加以染色及泡上香味伪装。


    近年来,随着房地产市场逐渐回暖,家具行业也因此迎来了良好的发展机遇。从我国的家具制造行业来看,行业资产规模不断持续扩大。

    据数据显示,2016年1-12月,我国家具行业固定资产投资3067.6亿元,同比增长6.4%。截止2016年12月底,家具行业资产总额达到5416.6亿元,同比增长9.8%,行业负债合计2674.9亿元,同比增长9.0%。

    同时,家具市场竞争也是日趋激烈,亏损、倒闭、转行等现象屡见不鲜。特别是中小企业,随着大企业、大品牌渠道逐渐下沉,所受冲击明显加大。充分竞争必然导致品牌集中度上升,部分企业被市场淘汰或将成为事实,行业洗牌加剧。

    截止2017年2月我国家具制造业企业单位数5777个,其中亏损企业单位数859个,数量比例14.87%,累计亏损总额750000千元,累计同比上涨25%。

    阅读全文
  •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从海南黄花梨文化节看海黄原材料枯竭

    文、图/程香

    2500多年来,孔子在岸边,看着奔腾不息的河水,感叹道:“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苏轼也在《赤壁赋》中叹道:“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人类生生不息,正如长江之水;但原来的水,却不会再回来了。

    江水如此,时光亦是如此。黄花梨又何尝不是如此?

    黄花梨故乡:万人栽树,留住黄花梨

    4月12日,清明节刚刚过去一周时间。海南省东方市组织的第二届黄花梨文化节开幕,来自全国各地的黄花梨专家学者、企业家、爱好者,与当地学生、军人、农民等共一万多人,一起栽种了1.4万棵黄花梨树苗。

    当天,天气阴沉,洒着微雨。一棵棵一人多高的小树苗,被人们小心翼翼地种下,在风中摇曳着脆弱的新叶。

    “要收获,得等上百年了。”一同种树的广东台山伍氏兴隆董事长伍炳亮先生,挥动铁锹,非常认真地种下一棵黄花梨,忍不住又种下第二棵、第三棵。埋好土,洒上水,他认真端详了一番,叹息着说出这句话。

    而北京元亨利董事长杨波在海南逛了三天后,只有一个感觉:凄凉。

    “看了那么多市场,根本看不到大宗交易了。偶能见到几块老料大板,一万五到两万每斤的价格,简直不可想象。”杨波说。

    事实上,杨波的这种凄凉感由来已久。早在2011年,他就在长篇报道《杨波:默送黄花梨辉煌谢幕》中表露了心情:“置身拍卖现场,槌起槌落间,我听出了一种告别。作为业内主要经营者,我正以自己的方式,默送黄花梨辉煌谢幕。”

    如同那天空中飘落的细雨。在黄花梨的故乡种树,既预示着春雨的滋润,吐露着新的生机。同时,也仿佛是对黄花梨一去不回的祭奠。

    黄花梨传承:面临百年孤独

    4月12日~13日,在参加完黄花梨文化节系列活动后,伍炳亮和杨波遍访黄花梨市场,对原材料稀缺枯竭的感受愈加强烈。

    在海口,伍炳亮斥资一千多万元,仅能买到300多公斤的黄花梨材料和少数几件老家具。其中,长2米、直径16~17厘米的黄花梨料,价格为1.7万元/斤;长1.6米,直径20厘米的老料,价格为1.5万元/斤;长1.4米,直径18厘米的,价格为1.2万元/斤。伍炳亮说,从市场和行家仓库里面,觉得海南黄花梨老料比去年明显地大大减少了,可以用枯竭、稀缺、一木难求的词句来形容,逛了一天,仅淘到一些海南黄花梨四方台、衣箱、门板,和几百公斤海南黄花梨。“有两根顶级海南东方地区黄花梨油梨料,长度一米三,口径三十至四十厘米,难得一见大料。很想拥有,但对方暂不开价,只有耐心等待。今天购这些海黄老家具和海南黄花梨几根老料,所付出昂贵代价,既心痛又开心。”伍炳亮感慨道,“十年前,我去买海南黄花梨老料,30万元可买到一吨,今天,一万块只能买一斤了。”

    杨波也举例说,一百万人民币,十年前可以买3吨海南黄花梨,五年前可以买800斤,现在只能买100斤了。再过几年,有钱也根本买不到了。

    一方面,原材料面临彻底枯竭,另一方面,爱上黄花梨的痴迷者越来越多,供需市场的巨大失衡,将进一步导致黄花梨“高处不胜寒”。

    杨波判断,未来两三年,黄花梨将面临“百年孤独”。原因有三:其一,黄花梨老料几无交易,市场只剩部分小件、树根、树枝在小量交易。很多同行即将做不下去,做出来的家具,要卖到木头的成本价都有难度。其二,黄花梨精品老家具,早期流失国外,近年来通过各种拍卖场合逐渐回流国内,被大陆藏家收入囊中。在短时间内,若非特殊原因,藏家不会出售。老家具的流通越来越少,尤其是经典老家具越来越难得一见。其三,如大家所见,新种植的黄花梨新材,要成长为可做家具的材料,至少得两三百年。这期间,将是一个漫长的难以煎熬的真空期。

    眼下,正是黄花梨百年孤独前的最后的狂欢。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伍炳亮在见到黄花梨时,难掩心动:“虽然比去年多付20%~30%的昂贵代价,能拥有也是机遇和缘分。”也不难理解,杨波在面对黄花梨时,内心泛出的那种凄凉和孤独。

    黄花梨家具:善待是唯一出路

    在见证过历史风雨的黄花梨面前,我们人类是卑微的。

    几百年前的老家具,历经战乱、文革,还能幸存下来,为我们这一代人所遇见所欣赏,是我们莫大的幸运。而经历几百年风风雨雨才成材的黄花梨老料,直到当代才被拂去尘埃,闪耀芳华,更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福气。

    因为明白这一点,杨波在多年的黄花梨经营过后,开始投入巨资频频从拍卖场上购买老家具。他说,“和几十年前外国人购买中国家具相比,虽然我们这代人现在花了大价钱回购,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仍然要感谢海外藏家这些年来对中国家具的珍视和爱惜。因为他们,中国经典家具不仅得到妥善保存,而且黄花梨的珍贵价值得以浮出水面,被中国人重新认知。”

    也因为明白这一点,伍炳亮在早已可以功成身退之时,仍然不惜付出巨大代价,购买黄花梨原材料。“将来之不易的名贵海南黄花梨定位设计,制作一些经典款式的艺术精品,赋予黄花梨第二次生命,利用伍氏兴隆的平台,与大家共同分享,希望能为后代留下一些传世之作,作为我们这一代设计者的交代。”

    唯有像杨、伍这般虔诚善待黄花梨,历史和老祖宗留给我们的黄花梨,才不枉穿越时空走这一遭。只有怀有敬畏之心,才能创造永恒。逝水奔流滔滔不绝,且看那不变的,惟有山间明月,江上清风。


    受北美针叶材价格走跌影响,俄罗斯针叶材在中国市场的竞争优势开始逐渐消退,市场占有率明显下滑,再加上当前市场形势的不乐观,近期满洲里口岸的成交量明显不足,前来入货的采购商较往年有大幅度的减少。
    面对这一新形势,满洲里口岸的俄罗斯材针叶材原木价格也呈稳中下滑的趋势。满洲里红皮、直径34cm、长4m报950元/立方米,长6m报1060元/立方米;樟子松加工材、直径31cm、长6m报780元/立方米;白松直径18cm、长6m报610元/立方米。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