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花梨之美:驱车千里只为你\中西部木材加工产业发展论坛5月在武汉举办
详细内容

黄花梨之美:驱车千里只为你\中西部木材加工产业发展论坛5月在武汉举办

时间:2020-10-24     人气:590     来源:     作者:
概述:这条黄花梨老料,购入价8000元。黄花梨纹路清晰,油光发亮。海南老木匠家里的木工工具,因为是黄花梨老料,也被尹中华收购回来。海南昌江村民家里囤起来的黄花梨老料,一两千一斤,论斤卖。作为中式家具,尤其是手工家具制造者,他们只痴迷于某些木料,找......
这条黄花梨老料,购入价8000元。黄花梨纹路清晰,油光发亮。海南老木匠家里的木工工具,因为是黄花梨老料,也被尹中华收购回来。海南昌江村民家里囤起来的黄花梨老料,一两千一斤,论斤卖。

作为中式家具,尤其是手工家具制造者,他们只痴迷于某些木料,找到一块老料大料就欣喜若狂,慢慢琢磨再下手。

尹中华在靠近以前鱼珠木材市场的地方开了一个家具店。今年他与朋友驱车千里到海南,靠朋友带路挨家挨户寻找黄花梨旧料。据了解,海南野生黄花梨属国家二级重点保护植物。目前手工匠人收购到的黄花梨皆是自然枯死,由当地人无意中发现并保存在家里。

一块黄花梨,说来故事多,你要不要听一下?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李凤荷

找料见闻:

花梨木价格飙升有人做假

由于黄花梨的价格奇高,引发一些人造假,一是贴皮,在普通木料表面贴上花梨木的纹路上去,二是雇请国画师在普通木头上描上鬼眼和鬼脸,以假乱真。尹中华以往是通过海南当地朋友拍摄图片来“隔山买牛”,也买到不少好料,这次亲自去买料,反而“中伏”,因为他们买了一些老料是空心的,中间夹杂泥土,论斤卖,泥土占的重量就买亏了。

一些造型独特的花梨料,由于纹路清晰,有明显的鬼眼和鬼脸纹样(因花梨的纹路,用作镇宅辟邪,古而有之),不是论斤卖,而是论块和条。尹中华这次从海南收了一条新料,因油格较足,一条一米七八的料花了一万元。

尹中华这次请朋友当翻译,在俄贤岭一带逐家逐户问,很多人早已在前几年被收购一空,即使有好料的也待价而沽,愿者上钩。他在海南朋友的叔叔家看中了一块40厘米宽的花梨老料板材,这是一块大板开出来的8块板材,他出价30万元买下一块板,但是老板坚持8块板一起卖,要价两百多万元。

黄花梨“猎人”开价太高

路遇老木匠反而有收获

尹中华的朋友春节去过海南找料,被黄花梨深深迷住,因此约他再次上路找料。他们驱车千里,到偏僻的黎族村落寻觅黄花梨。

他们在山里转悠,路遇一位年轻时做木匠的老人家,向他买了他家留下的花梨老料木斗和锯子把手。老人家家里的花梨旧木卖2000元/斤,尹中华买了10斤共花费2万元。老人家说这次卖掉的花梨料,都是以前在路边随手捡的,现在没那么好运了。

精雕细刻

才对得起一块好木头

尹中华的家具店开在三溪红木街,这里因为靠近鱼珠木材市场而红木家具店成行成市,不过鱼珠木材市场因区域调整而搬去东莞厚街,广州地区家具制作商购买原料大多从东莞购进,小部分像尹中华一样亲自到原产地找料。

黄花梨由于原料金贵,一般都是做小件摆设或把玩的工艺品。尹中华在海口黄花梨市场见过一个黄花梨三件套,两张官帽椅加一张茶几,索价100多万元。他说,如果是黄花梨做成的木床,相信价值近千万元。他几年前曾在海南买过一块30多斤的黄花梨木,当时购入价是3万元,是他买过最贵的单件黄花梨木。他刨去白皮后剩下的“油格”(即黄花梨木年轮中间的芯,最有价值的部分,也是制作家具的原料)只有8斤多,他看木头形状形如白菜,希望找合适的雕工把它雕成故宫著名藏品“白菜”,可惜他找到的雕刻师傅都不敢雕,生怕弄坏了这块名贵木头。他这次从海南花20多万元收购回来了十几块黄花梨木,打算慢慢琢磨再设计和制作。回来后他花了三个月时间做了两把黄花梨茶壶,揭开壶盖有着黄花梨特有的降香,把玩在手上茶壶纹路越发油亮顺滑。

私自开采野生黄花梨

属违法行为

据了解,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实施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植物保护条例》认定:野生黄花梨属国家二级重点保护植物,私自开采犯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海南省禁止从野生黄花梨树种上直接采集。

黄花梨

如何鉴别和保养

如何判断黄花梨老料:看直径,颜色,味道。直径在30厘米以上的基本上可以判定为百年树龄的黄花梨。海南昌江富含铁矿,土壤中铁含量高,故此黄花梨生长在此颜色略带紫色,树龄越老紫色越深。黄花梨味道带降香。

黄花梨家具或工艺品非常易打理,不需上漆,只需日常擦拭灰尘即可。尹先生几年前看过一个2米多长的黄花梨匾额,用上百年的黄花梨老料来雕刻,丝毫没变色,木性稳定,在温差大的环境下使用也不会裂,在北方使用也不会开裂。


近年来,随着国家西部开发、中部崛起战略的实施,中西部地区经济增速快于东部地区,中西部地区木材加工产业快速发展。为促进新常态下中西部地区木材加工产业技术创新,引导中西部地区木材加工产业转型升级,定于2015年5月在湖北省武汉市召开“中西部木材加工产业发展论坛”。本次论坛与“2015武汉国际木工机械展览会”、“武汉国际家具展览会”同期举办,特邀请业内人士参加。有关事项如下:


一、主要议题
“中西部木材加工产业发展论坛”研讨议题包括:
1.新常态下中部地区木材加工产业的思考;
2.工业4.0时代与家具信息化制造;
3.木地板高效生产装备技术升级;
4.木门窗制造技术与装备;
5.企业产品技术升级与协同创新;
6.解决企业技术人才瓶颈的有效途径。


二、组织机构
主办单位:
中国林业机械协会;
南京林业大学木材科学与技术研究院。
协办单位:
中国林业机械协会木工刀具分会;
中国林学会木材工业分会华东区组;
科技部速生材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
承办单位:
南京林业大学木材科学与技术研究院。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明黄花梨高扶手官帽椅明黄花梨带门围子架子床明黄花梨三弯腿方凳

    文/图钟葵

    家具是居家用品,在生活中与人接触最密切,人与床、榻、椅、凳等更是零距离接触。明中叶和清初的家具之所以至今仍受到人们的大力推崇,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选用了对人体有益的木料,这些木料除了黄花梨、紫檀之外,还有鸡翅木、樟木等。

    “海南檀”是黄檀属中唯一心材明显的树种

    从明中叶到清初是中国传统家具发展的高峰期,用黄花梨、紫檀等名贵材料制成的硬木家具不仅在造型和做工上达到几乎完美的水平,使用起来也十分舒适,在审美、文化等方面给人以艺术的享受。更重要的是,这些硬木家具所采用的木材具有独特的保健作用,长期使用,有益身体健康。此外,雕刻在这些家具上的各种吉祥图案,具有赏心悦目的效果,满足了人们的求吉心理。

    黄花梨,古无此名,古代称之为“花梨”,或写作“花榈”,后来冠以“黄”字,主要是为了区别于现在还大量用来制造家具的所谓“新花梨”。在植物学分类上,黄花梨为豆科落叶乔木,树高10~25米,最大胸径超过60厘米。原产地为中国海南岛吊罗山尖峰岭低海拔的平原和丘陵地区,主要分布于中国海南、广东、福建等地,越南、缅甸也有出产。

    唐代《本草拾遗》称:“花榈出安南及海南,用作床几,似紫檀而色赤,性坚好。”明初王佐增订《格古要论》提到:“花梨出南番广东,紫红色,与降真香相似,亦有香。其花有鬼面者可爱,花粗而色淡者低。广人多以作茶酒盏。”清刊本《琼州府志·物产·木类》称:“花梨木,紫红色,与降真香相似,有微香,产黎山中。”《博物要览》记载:“花梨产交(即交趾)广(即广东)溪润,一名花榈树,叶如梨而无实,木色红紫而肌理细腻,可作器具、桌、椅、文房诸器。”

    1956年出版的《广州植物志》在檀属中收录了一种在海南岛被称为花梨木的檀木,拟学名为“海南檀”。1980年出版的《中国热带及亚热带木材》对此定名又有所修正,建议把该树种从海南黄檀分出来,另定名为“降香黄檀”。其理由是:“本种为国产黄檀属中已知唯一心材明显的树种。”其“心材红至深红褐或紫红褐色,深浅不均匀,常杂有黑褐色条纹”。而“边材灰黄褐或浅黄褐色,心边材区别明显”。

    《本草纲目》记载小孩佩戴

    降香木可“辟邪恶气”

    海南黄花梨的心材称为花梨格或降香木,是一种药材,不过现在大多用于做家具,入药的只是做家具和工艺品的下脚料,把这些下脚料粉碎之后即可入药。中药降香,别名鸡骨香,降香的极品称为紫藤香。中医学对降香的最早记载见于唐《证类本草》,明李时珍《本草纲目》认为降香气味辛、温,无毒。用火烧它,可以预防空气传染的疾病,小孩佩戴它,可“辟邪恶气”。此外,降香对外伤也很有疗效,有疗折伤金疮、止血定痛、消肿生肌的作用。

    《名医录》记载:“周崇被海寇刃伤,血出不止,筋如断,骨如折,用花蕊石散不效。军士用紫金散掩之,血止痛止,明日结痂如铁,遂愈,且无瘢痕。叩其方,则用紫藤香瓷瓦刮下研末尔。云即降香之最佳者,曾救万人。

    现代科学研究证明,从黄花梨木中提炼出的精油,可以刺激细胞再生与代谢,可滋养肌肤,对皮肤具有优异的抗皱功能,能促进皮肌组织再生和增强皮肤弹性。该精油还具有抗菌、杀虫、缓解紧张情绪的功能。长期使用黄花梨家具,对皮肤也有很好的保养作用。

    黄花梨还有降血压、血脂及舒筋活络的作用,故称“降压木”。如用黄花梨木屑泡水,降血压、血脂效果明显。用黄花梨木屑填充做枕头,尤其适合老年人使用。

    海南黄花梨的香味让人上瘾,具有降香黄檀这个树种独特的香味。但其香味并不像沉香那样浓烈且持久,只有新切面或者封严才能闻到,一旦新切面暴露在空气中,不久香味就慢慢淡去,直到刮开新的切面才又散发出来。另外,雨天或者潮湿的天气,海南黄花梨也会散发出淡淡的香味。如果是老料做出来的家具或工艺品,哪怕上蜡也难封住它的香味,而且非常醇香,这是千百年沉淀的结果。

    用海南降香黄檀制成的家具,如床榻和椅凳之类,不仅美观耐用,长久使用,其悠悠香气被人体吸入,直达肺腑,对睡眠和养神最为有益,难怪人们把它视为家具中的极品。

    大型紫檀家具

    被视为“稀世珍宝”

    紫檀为豆科紫檀属乔木,又称青龙木、黄柏木、蔷薇木、羽叶檀等。高五六丈,叶为复叶,花蝶形,果实有翼,木质甚坚,色赤,入水即沉。一般分为大叶檀、小叶檀两种,多产于热带、亚热带原始森林,我国广东、广西也产紫檀木,印度的小叶紫檀是目前所知最珍贵的木材,是紫檀木中最高级的。

    紫檀的生长极其缓慢,每100年才长粗3厘米,八九百年乃至上千年才能长成材,且树干多弯曲,取材很少,极难得到大直径的木材。边材材质致密紧硬,心材鲜红或橘红色,久露空气后变紫红褐色,纹理纤细浮动,变化无穷。久则转为深紫或黑紫,有的黝黑如漆,几乎看不到纹理。

    我国自古即认为紫檀是最名贵的木材。早在公元3世纪,崔豹在《古今注》中已有著录。其后苏恭《唐本草》、苏颂《图经本草》、叶廷珪《香谱》、赵汝适《诸蕃志》、《大明一统志》、王佐增订《格古要论》、李时珍《本草纲目》、方以智《通雅》、屈大均《广东新语》等书均有论及。由于过于名贵,故传世紫檀器物比黄花梨器物少,倘是大型家具或原木,因十分难得,被视为稀世珍宝。目前国内最大的紫檀原木在东阳市紫檀博物馆,该馆陈列着两根大规格的小叶紫檀原木,高度达3.8米,直径达到38厘米和40厘米,是当之无愧的“紫檀王”,为该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紫檀能提神止痛消肿

    紫檀不仅是名贵的家具用材,也是一种良药。紫檀木含紫檀素、高紫檀素、安哥拉紫檀素等,味咸、微寒、无毒,有消肿、止血、定痛、治肿毒、金疮出血等疗效。《本草纲目》称:“白檀辛温,气分之药也,故能理卫气而调脾肺,利胸膈。紫檀咸寒,血分之药也,故能营气而消肿毒,治金疮。”《本草疏经》称:“紫真檀,主恶毒风毒。风毒必因热而发,热甚则生风,而营血受伤,毒乃生焉。此药咸能入血,寒能除热,则毒自消矣。弘景以之敷金疮、止血止痛者,亦取此意耳。宜与番降真香同为极细末,敷金疮良。”

    由此可见,将紫檀研成粉末入药,与用海南黄花梨制成的降香有异曲同工之妙,有止血定痛,消肿毒,治金疮等功效。不仅如此,紫檀也散发出一种淡淡的香气,这种香气虽不及可防虫的樟木那么浓,但好闻,清新,沁人肺腑,能提神,长期使用紫檀家具或工艺品,有益身体健康。

    家具是居家用品,在生活中与人接触最密切,人与床、榻、椅、凳等更是零距离接触。明中叶和清初的家具之所以至今仍受到人们的大力推崇,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选用了对人体有益的木料,这些木料除黄花梨、紫檀外,还有鸡翅木、樟木等。鸡翅木心材的切面上有鸡翅花纹,因纹理酷似鸡翅羽毛而得名,有微香气,非常适合做家具、文房用品和茶具,其香气有提神的效果。樟木对人的保健功效传说颇多,《本草纲目》中就有“樟木做履除脚气”的记载。中国自古以来早已用樟木做衣箱,以防棉、毛、丝织品等衣物被虫蛀。樟木箱外面有铜制扣条和大锁,箱左右有提手,为古代民间婚嫁必备之物。

    《吉祥艺术》版逢周日见报。

    来信可寄:广州市人民中路同乐路10号广州日报副刊部钟志荣

    邮编:510121

    邮箱:gtdrh@yahoo.cn

    (:)
    2019年9月2日下午14:00,中国林产工业协会纤维板专业委员会2019年度工作会议在临沂鲁商铂尔曼酒店四楼伦敦厅顺利召开。会议邀请了中国林产工业协会石峰秘书长、肖小兵副会长参加,专业委员会秘书处成员、理事长和副理事长单位代表参加了会议。
    会议由纤维板专业委员会张发安秘书长主持,石峰秘书长代表协会致辞,肖小兵副会长解读了纤维板行业最新发展情况,各单位与会代表就高质量发展、环保和安全生产政策以及企业发展面临的瓶颈等问题进行座谈,企业呼吁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加大监管力度清查仍然生产和销售甲醛释放量超出E1级允值的产品。各企业代表积极献计献策,共谋行业发展大计。
    肖小兵副会长作总结发言,并指出纤维板产品仍然具有巨大的市场需求,纤维板生产原料短缺价格上涨将是企业必须面对的状况,建议企业坚定信心,积极应对,转变发展方式,提升发展质量,为社会提供丰富的、满足消费需求的优质纤维板产品。
    阅读全文
  • 黄花梨传奇的缔造者---元亨利董事长,收藏家杨波

    “感恩花梨情,醉美三月三”。日前,由海南省人民政府主办,海南省文化厅、省旅游发展委员会、东方市人民政府承办的第二届海南黄花梨文化节,在海南省东方市可容纳数万人的“三月三”文化生态公园隆重举行,规模宏大,盛况空前。海南省委、省政府和东方市委市政府领导出席了盛大的开幕式,著名主持人毕福剑主持文艺晚会。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主席团轮执主席、北京元亨利硬木家具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波作为中国古典家具产业代表人物和黄花梨文化的重要推动者,应当地政府邀请出席了这次活动,并在开幕式上发表讲话。

    海南黄花梨,一种中国特有的树木,短短十几年间,写下了一连串精彩而又传奇的故事;其间围绕黄花梨发生的一切,已越过文化或经济范畴,在更为宽泛的时代背景下诱发一连串绚烂夺目的社会文明事件。而今,提起这一切,似乎谁都无法回避一个人的名字:那便是先后被媒体称作“拆房专业户”、“黄金换木头”始作俑者以及“黄花梨教父”的杨波。

    一、以十数年之功,再现数百年辉煌

    如果说,中国古典家具艺术在明清两代达到了一个高峰,那么,引领这一家具艺术高峰的材质和树种首推黄花梨。明清两代,海南黄花梨以行云流水的纹理、圆润剔透的质感,引发了文人士大夫的狂热追逐,并最终征服了紫禁城,成就了明清家具的辉煌。自明代起至清前期,黄花梨家具接连问世,以其纹理秀美、格调古雅、简洁明快、富丽堂皇,色泽华丽,典雅尊贵……在中国历史上写下了华丽的章节。

    自清中期起,随着黄花梨可用之料日益减少和日渐稀缺,来自东南亚的紫檀、红酸枝(时称海梅木)等木材才渐成古典家具用材主角。然而,精美绝伦的黄花梨并没退出历史舞台,16世纪末至17世纪初,有大量硬木家具从宫廷、王府流出。当时在华的西方传教士看到典雅精美的中国古典家具后,惊为天工,纷纷购买运回欧洲。鸦片战争前后,又有大量黄花梨家具被欧洲商人购走。

    在国门敞开西风东渐的同时,中国的家具文化也反过来影响到了西方。十八世纪中叶,享誉欧洲的家具设计大师齐彭代尔曾以明式黄花梨家具式样为英国皇室设计了一套宫廷家具,轰动了整个欧洲。自此,许多西方设计师纷纷从中国古典家具中寻找创新灵感。

    黄花梨也曾令上世纪初来华任教的德国教授古斯塔夫·艾克长久痴迷,艾克研究认为,发端于明代的黄花梨家具“不论在技术加工、选材用料还是设计理念方面,都已达到了最高峰”。为此,他把明代家具作为科研对象,将其结构进行模拟,解剖家具榫卯,拍照测绘,倾心研究十四个年头,于1944年在北京出版了《中国花梨家具图考》,全书共收录122件家具实物,30余张精确的测绘图纸,4张解析清楚的中国家具榫卯构造图纸。当时每本售价五十块银元,一时洛阳纸贵!在稍后一段历史中,因为时代原因,艾克等人对黄花梨的研究一度成为绝响。

    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王世襄《明式家具珍赏》《明式家具研究》等书问世,书中的绝对“主角”黄花梨终于在世人全新的目光关照下重新放出异彩。1991年,中国明式家具学会名誉主席、中国古典家具学者陈增弼先生与多位同好戮力推出《中国花梨家具图考》中文版,此书和王世襄的著作一道,一时成为中国古典家具从业者、研究者和收藏鉴赏人士的“圣经”。而此时,世上的黄花梨家具已所见无几。

    一切迹象表明:时代在向历史深处呼唤黄花梨,呼唤黄花梨家具迷人的身影,呼唤黄花梨文化的再度兴起。

    似乎是偶然,也似乎是一种天意与必然:杨波的出现,于不经意间被历史选中,由此,开始了“再造黄花梨辉煌”的一段历史;他得以用十数年之功,再现黄花梨数百年前的辉煌……

    二、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人们常说历史是人民大众书写的,但在关键时候往往需要一个领军执笔的人物,在黄花梨复兴并再现辉煌的历史中,这个领军人和执笔者无疑是杨波。

    1998年,正在做其他经营的杨波认识了曾在故宫博物院工作过从事古典家具外贸出口的王永福先生。在王先生引领下,他一睹黄花梨家具的风姿,在闻到黄花梨香气的那一刻,他一下子就被迷住了。那之前,黄花梨只是作为一种中药材出现在内地中药市场,每斤只有几毛钱。1998年前后,部分人士开始认识到黄花梨作为一种珍贵硬木的价值,当时也只卖到30来元一斤。

    杨波爱上黄花梨后,放下以前经营的所有生意,直奔海南而去。当时红木家具市场远未形成气候,黄花梨的商业前景更不明朗,杨波只是凭着一腔热情和对黄花梨的爱开始着手大量收购。同时创立了自己的古典家具品牌元亨利,尝试研发黄花梨古典家具。

    2002年,杨波结识了中国古典家具领域另一重要人物:中国明式家具学会会长陈增弼先生,两人一见如故。陈先生的鼓励他:“黄花梨是中国珍贵树种,明清两代都用它制作名贵家具,有很多精品传世。但因为历史原因,目前国内的黄花梨家具存世量极少。以黄花梨为代表的家具文明有湮灭危险,若把黄花梨文化充分挖掘出来,功不可没。”正是带着前辈的激励和责任感、使命感,杨波接连奔赴海南寻找国宝黄花梨,并带动了由全国各地奔向黄花梨的寻宝热潮。

    在这股热潮中,杨波无疑最执著也最疯狂。2003年,媒体报道中把他称作“拆房专业户”。2005年,杨波携一套黄花梨卧房家具参加上海举行的首届国际奢侈品展,一套家具售价1200万元,远超豪华宾利轿车,通过媒体大量报道,黄花梨在人们心中开始扎根。2007年,鉴于黄花梨日渐稀缺,杨波在北京推出“黄金换木头”之举,再度揪动媒体神经,连篇累牍的报道引来了“炒作”之嫌,更引发了全社会对黄花梨的重视和追捧。岁月悄然过去,珍贵的黄花梨木料在元亨利变成了精妙绝伦的黄花梨家具,它们以明式神韵、带着数百年前的风姿走向市场和藏家手中,使几近湮灭的黄花梨文化走向了复兴。

    让黄花梨从默默无闻到声名大振:有过这样的执黄花梨复兴之牛耳的经历,足以让一个人傲视业界群雄,所谓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但杨波本人一直很谦逊,在振兴黄花梨文化的同时,他也关心着紫檀、红酸枝的命运,它们材质不同,去都具有珍贵稀缺的特性,需要人们审慎对待它们。

    十数年间,黄花梨竟再度辉煌。此时,距艾克对明式黄花梨家具的赞叹已过去了80载,距王世襄著述激赏黄花梨也已过去了20年。客观而言,黄花梨文化复兴光凭著书立说不行,得有人切切实实去做。而杨波做到了,有人说:在黄花梨复兴的历史上,继王世襄先生之后,杨波应排在靠前位置。此言不虚。

    三、高处不胜寒:世人追逐中,黄花梨似已“一骑绝尘”远去

    在中国当代古典家具发展史上,黄花梨的辉煌是一个传奇,也是一个神话。继杨波之后,许多人都想复制类似的传奇和神话,然而,事情并非那么容易。2009年至2011年,有人不遗余力地炒作“金丝楠”,但因木料本身的差异、历史文化背景差异及金丝楠材质名与实的难以认定,最后不了了之;几乎在同一时段,部分市场人士也在戮力炒作一种被叫作“大叶黄花梨”的硬木,虽傍借黄花梨之名,但因材质差异过于悬殊,至今仍憾闻雷声,不见雨点。从客观角度讲,适当挖掘金丝楠文化也是振兴一种器物及其人文历史的积极努力,炒作一种新材质对开辟新的家具用材资源不无裨益,但这种炒作除需要具备天时地利人和诸条件,更应有时代的需求、材质本身无可质疑的大美做铺垫。类似黄花梨短短几年间攀升到的高度,恐怕永远会令其他人和树种望洋兴叹。

    在兴起于王世襄、杨波等人的黄花梨旋风刮过之处,纵横交错的时空中,有不少社会巨擘被卷入或主动投身其间,如享誉古董收藏界的叶承耀、伍嘉恩、侣明室主人菲利浦·德·巴盖,又如国内著名文学家和收藏大家海岩、马未都。而学者王世襄、杨耀、陈梦家、陈增弼、张德祥、田家青等人的接力推动,和杨波及无数大收藏家、企业家构成了一组多声部合唱,把黄花梨文化唱响中国,唱向世界。

    经历过一连串的闪光事件后,黄花梨再也无法从世界的眼光中抽身而退。在持续的黄花梨热潮中,新仿黄花梨家具和历史传下来的明式黄花梨家具一道,因其稀缺性而物以稀为贵。其价值也被越追越高,一飞冲天。明式海南黄花梨家具成为西方各大博物馆竞相收藏的艺术品,被西方学者认为是当今中国继青铜器、玉器、书法、绘画、陶瓷后,又一载入青史的国粹。在近年拍卖活动中,黄花梨家具接连拍出天价。有不少其他领域的资深收藏家曾慨叹:几乎一眨眼间,黄花梨家具的身价就高得让人摸不着边,等你再想出手时,像样的黄花梨家具已被各路藏家据为己有、奇货可居。而材料市场上黄花梨以斤论价,一斤过万元,一木难求,更让黄花梨如一骑绝尘打马远去,许多人连马尾巴也揪不着了。

    或许正因这一缘故,2011年夏,被誉为“黄花梨教父”的杨波才突然从材料断层角度发出“黄花梨辉煌谢幕”之感慨。正是因为亲历过,见证过,辉煌灿烂过,他才有一种类似陈子昴“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泣下”的深沉感触……

    然而,就在发出感慨两年之后,不久前应邀出席海南黄花梨文化节之机,使杨波先生从现在的海南看到了黄花梨新的答案和希望,“我惊讶地得知,短短几年间,海南当地已经种植了600万株黄花梨,也亲眼目睹了海南当地政府对一个树种、一个产业如此重视。我想,当初感叹黄花梨谢幕只是一个简单的想法,主要从原材料枯竭的角度而言,而文化传承还在,黄花梨在人文艺术方面生命力还很旺盛。这次海南之行,我看到了未来的曙光……

    而为业内人士和海南当地民众所熟知的是,正是杨波和当地朋友在2004年于海口占符村种下了黄花梨树,通过媒体报道很快引起社会关注,并唤起了海南当地人种植黄花梨的热情。

    许多故事隐伏于最近几年白驹过隙般的岁月中,一次盛大的黄花梨文化节,让“黄花梨教父”看到了黄花梨怎样的乐观远景?对于自己痴爱的黄花梨,杨波先生有哪些新的展望与欺许?敬请继续关注下篇《黄花梨辉煌明天即将到来》。


    近日来,南美原木市场走不动行情依旧没有得到有效改善,从记者调查情况来看,虽然近期南美原木成交不理想,但木材商家宣传推广力度却在不断增加,这一方面希望能够通过推广能够吸引厂家买入,一方面也借机打开南美木材的知名度。目前广东市场红檀香、阔变豆为大部分商家主推材种,目前广东市场红檀香原木产地报5000-5500元/吨,阔变豆报5000-5300元/吨,平稳。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