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珲春铁路口岸首次进口木材\揭秘红木的自然属性 走出认知误区
详细内容

珲春铁路口岸首次进口木材\揭秘红木的自然属性 走出认知误区

时间:2020-10-24     人气:1002     来源:     作者:
概述:6月25日11时58分,一列载有混装货物的俄罗斯列车缓缓驶入珲春铁路口岸,列车上所载的不仅有煤炭和铁精粉,还有一节车厢的板材。这是珲春铁路口岸首次进口木材,标志着珲春铁路口岸改变了过去进口货物种类别单一的局面,也结束了珲春12年来没有进口木......
6月25日11时58分,一列载有混装货物的俄罗斯列车缓缓驶入珲春铁路口岸,列车上所载的不仅有煤炭和铁精粉,还有一节车厢的板材。这是珲春铁路口岸首次进口木材,标志着珲春铁路口岸改变了过去进口货物种类别单一的局面,也结束了珲春12年来没有进口木材的历史。
据珲春检验检疫局车站办事处主任罗公军介绍,这列列车共25节车厢,其中23节车厢是煤炭,1节车厢铁精粉、1节车厢(盖车)樟子松板材。煤炭重达1583.55吨,铁精粉重达68.85吨,樟子松板材重达63吨。这批板材的产地是俄罗斯西伯利亚阿尔泰边疆区巴尔瑙尔市,于6月5日发车,经20天运输到达珲春。
板材接货单位负责人张泽功告诉记者,该公司本月共进口3车俄罗斯板材,共计200余立方米。此次运达珲春铁路口岸的是第一车,第二车也已从产地发车,第三车正在装车。这些进口的樟子松板材经过加工处理后,用来修建小木屋。今后预计每月至少从俄罗斯进口板材5至6车厢。目前,珲春铁路口岸还不能直接从俄罗斯进口原木,他们公司希望下一步能够直接从俄罗斯进口原木,用来生产深加工产品。“今天是珲马铁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是这条铁路开通12年来首次从俄罗斯进口木材。”珲春口岸管理办公室主任崔胜龙说,过去珲春铁路口岸进口的货物主要是煤炭,货物品种很单一,木材的成功进口,为珲春铁路口岸今后货物的大进大出奠定了基础,也为珲春国际示范区发展、珲春融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奠定了基础。。
原标题:揭秘红木的自然属性

中非雨林

随便问问身边的人便不难发现,虽说红木的知名度很高,却仍有不少人难以准确说清,甚至存在一些诸如“红木就是有红色纹理的木材”、“红木是一种叫红木的树所产的木材”之类的误区……

红木是什么?

红木不是泛指红颜色的木材,也不是树木分类学上某一特定树种木材的名称。

“中国人喜欢在文化上做文章,并将这些文化符号印刻在生活起居上。就比如说这世上没有一棵叫紫檀这个名字的树,没有叫黄花梨的树,包括红木,也没有一种树叫红树,它是带有很强烈的色彩,带有文化的东西,因为中国人认为黄色、红色、紫色都是很吉祥的东西。”我国第一家私立博物馆观复博物馆创办人、收藏家马未都介绍说。

其实,红木不是一个学名,只是我国民间约定俗成的一种称呼,是我们对用于制作红木家具或雕刻品的优质硬木的泛称。

我国传统古典家具研究有“红白之分”,红即为红木,又称硬木,白为柴木,又叫软木。中国所有软木材料都有科学命名,如榆木家具是榆树木材做的;但对古代中国的硬木木材,在科学分类上都找不出。所以,对明清以来大量出现的花梨木、酸枝木、紫檀木等稀有硬木,人们无意去细辩它们具体是什么树种,因其不同程度呈现黄红色或紫红色而习惯性地将它们统称为红木。

红木和红木家具从明清至今,可谓热度一直未减。不过,在明清时期的家具用语中,并无红木概念,红木概念最早出现在民国初期的文献资料中,最初是清代以后流行在木匠行业里的行话。即使是民国时期,一开始也只有海派家具将硬木家具统称为红木家具,同时期红木家具产量最高的广东沿海地区并没有红木家具的概念,直到20世纪60年代,仍是将酸枝造的家具叫酸枝家具,将花梨造的叫花梨家具。到“文革”时期,^造**派表示:红色代表革命,既然家具颜色是红的,就必称为红木家具:红木家具自此才开始在广东沿海一带传播开来,后来被广泛运用,至今成为一种普通称谓。

红木的“身份证”

现实生活中,人们对红木的概念往往极其模糊,习惯把一些较重、色深、油红光亮的木材都无差别地称作红木。来到红木家具市场,不难发现一些看起来差不多的红木家具,价格相差很悬殊,其中的原因主要是由于红木概念有广义和狭义之分。

红木在古代曾经并不是硬木的统称。狭义的红木专指酸枝木,酸枝木为豆科植物中蝶形花亚科黄檀属植物,因木材有股酸味而得名。酸枝是热带常绿乔木,大体可分为黑酸枝、红酸枝和白酸枝等三种。在历史上,还出现过更狭义的红木概念,专指酸枝木中的红酸枝,民国时期赵汝珍在《古玩指南》中就强调:“红木为专门树种红酸枝”。当紫檀、酸枝、黄花梨等珍贵木材越来越稀缺,更为宽泛的红木概念便粉墨登场了。广义的红木,泛指自明清以来的用做中国传统家具的高级木材、有历史文化涵义的深色硬木,其所指的红木的范围要比狭义上的红木的范围广泛得多。

无论狭义还是广义,其内涵也相当的复杂,同一种红木在不同地区的称呼也各不相同。鉴定红木难有一个统一的标准,良莠不齐、滥芋充数等现象成为困扰红木市场的一个历史性问题,玷污了红木文化产业。

杨家驹是红木国标第一起草人,在他看来,红木的定义再清晰准确不过了:红木是当前国内红木家具用材约定俗成的统称,就是指红木国标里确定的33种用材。

可就是为了明确这33种红木,杨家驹却费了极大的功夫。1998年,早已退休的中国林业科学院副研究员杨家驹接到上级要求:为红木制定一个国家级标准。而对“中国传统硬木”并非学术名词的难题,杨家驹最终决定将标准命名为“红木标准”。“红木”这个名字在拉丁文里根本不存在,故暂采用汉语拼音“Hongmu”。

黄花梨树皮

2000年8月,由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首次发布并实施《红木国家标准》(GB/T18107-2000),使得鉴别红木做到了有据可依。《红木国家标准》中的“红木”一词,是在原有的约定俗成的名称中,经过仔细筛选、认真研究、反复推敲和广泛征求意见而确定的综合名称,明确规定红木的范围确定为5属8类33个主要品种,5属是以树木学的属来命名的,即紫檀属、黄檀属、柿属、崖豆属及铁刀木属;8类则是以木材的商品名来命名的,即紫檀木类、花梨木类、香枝木类、黑酸枝类、红酸枝木类、乌木类、条纹乌木类和鸡翅木类;共有33个树种。同时,红木是指这5属8类木料的心材,心材是指树木的中心、无生活细胞的部分。

8类木料的木材特征各异:紫檀木类心材红至紫红色,久则转为深紫或黑紫;木材结构细至甚细;入水即沉;波痕可见或不明显;香气无或很微弱;木材在水中有荧光反映;老紫檀木呈紫黑色,浸水不掉色,新紫檀木出现褐赤色、暗赤色或深紫色,浸水会掉色。主要分为大叶紫檀和小叶紫檀,大叶紫檀纹理较粗,紫褐色,脉管纹粗且直,打磨后有明显脉管纹棕眼;小叶紫檀木纹不明显,色泽初为橘红色,久则深紫色如漆,脉管纹极细,呈绞丝状如牛毛,主要产自印度、菲律宾、马来半岛、泰国,我国广东、广西也有少量出产。

花梨木类心材主要为红褐、浅红褐至紫红褐色;木材结构细;质粗而纹直;重或甚重,大多数浮于水;波痕可见或不明显;有香气或很微弱;木刨花水浸出液有荧光现象,显著可见,少数不见。花梨木与酸枝木构成相近,目前市场上的红木家具以花梨木居多。主要产地东南亚及南美、非洲;在我国海南、云南及两广地域已有引种栽培。

紫檀

香枝木类心材红褐或深红色,常带黑色条纹,纹理华丽,有山水纹、鬼脸纹等;木材结构细;重至甚重;波痕可见;辛辣气味浓郁。黄花梨是明及清前期考究家具的主要材料。主要产地在中国海南省及东南亚地区。

黑酸枝木类心材黑栗褐色,常带黑色条纹;木材结构细;重至甚重,绝大多数沉于水;波痕可见或不明显;有酸香气或很微弱。卢氏黑黄檀(大叶紫檀)色泽玫瑰红至紫黑色,材质细腻重硬,与檀香紫檀相似。阔叶黄檀有酸香气,带有紫红色条纹。刀状黑黄檀薄壁组织较宽较密,弦面花纹与铁刀木的鸡翅纹十分相似,结构细腻均匀。东非黑黄檀出材率低、易中空、易开裂,但密度大、质地极细,与乌木相像,亦有“紫光檀”之称。主要生长在热带地区,多产于东南亚国家以及东非和印尼等地。

红酸枝类心材主为红褐或紫红褐色;木材结构细;重至甚重,绝大多数沉于水;由于纹理交错在径切面上常形成带状花纹。随着红木国标的实施,红酸枝的范围由单一变成了7种,其中近年大量进口的微凹黄檀(红酸枝)、巴里黄檀(花枝)、奥氏黄檀(白枝)都是材质很好的品种,但交趾黄檀(大红酸枝)的历史地位仍然难以动摇,最受消费者认可。主要产于泰国、越南、老挝、缅甸及东南亚等地。

越南黄花梨端头新切面

红木国标对红木市场的规范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随着红木市场的繁荣,红木的使用愈来愈多,货源愈来愈紧,扩大红木相关树种以满足市场需求的呼声也愈来愈强烈。为此,围绕红木市场的一些标准也相继出台。2008年9月1日,中国轻工行业联合会发布了《深色名贵硬木家具》(QB/T2385-2008),规范的木材范畴是深色名贵硬木,明确了101个树种为“深色名贵硬木”,其中包含已列入红木国家标准的33个树种和未列入红木国标的68个树种。2011年10月31日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了《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GB28010-2011),2012年8月1日正式实施,这个标准是一个技术标准,主要是对红木家具产品进行技术和工艺规范,不符合本标准的产品不允许上市销售,并注重产品标识。

一些人甚至有的媒体在对相关标准的解读上,存在误读。如,将《深色名贵硬木家具》解读为替代《红木国家标准》的“新国标”,其实是不妥的,它并不是对《国家标准红木》的修订和扩大,而只是一个轻工标准,是家具标准;《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则是红木家具产品的技术规范,主要针对红木家具提出强制要求,并非是对《国家标准红木》的修改、补充和更新。《深色名贵硬木家具》、《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与《红木国家标准》是相对独立的三个标准,各管各的事,不能说谁代替谁。

红木国标的修订之争

自2000年红木国标颁布,围绕它的争论就不停过,褒贬挺废皆有之,修订红木国标的呼声时起。

马未都认为中国硬木从诞生起就属于文学范畴,在他看来,用科学研究、解释红木这个“文学事物”,是机械的、无力的。红木国标颁发后,杨家驹就时不时听到希望他扩大红木树种范围的请求,每次都被他拒绝了。

2000年8月,由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首次发布并实施《红木国家标准》(GB/T18107-2000),使得鉴别红木做到了有据可依。

杨家驹执意坚持红木树种不应人为增加。他认为,许多人提出修改国标,是要把国标增加一些树种进去。如果这样去做,红木文化就没了。他说:“如果标准要修订,只能是故宫发现了一个新木头种类,或者民间发现了一个真正文物性质的新品种。”

尤其是近些年来,修订红木国标的呼声越来越强烈。因为东南亚各红木产地国,由于过度砍伐,不断加强了政策限制,使红木出口更加困难,加剧了红木原料的紧缺。如,紫檀在印度已被列为濒危物种,被禁止贸易出口,不但天然生成的老紫檀无从得到,就连人工林引种的品质相差甚远的新紫檀也不易购得了。特别是2013年6月12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生效,巴西黑黄檀、檀香紫檀、交趾黄檀、微凹黄檀、中美洲黄檀、伯利兹黄檀、卢氏黑黄檀等木材被列入国际贸易中禁止或限制商业贸易的木种。这一规定的执行,加重了红木原材的稀缺性,给一直苦于原材料匮乏的红木家具产业带来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限制。

“红木家具行业的问题,第一是资源的问题,第二是标准的问题。”国家濒危物种进出口管理办公室副主任周亚非的话,点出了红木市场的瓶颈所在。

主张修改者大多站在市场的立场、发展的立场,认为红木国标中所列举的33种木材,无疑是从传统家具用材中精选出来的优质硬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还在不断发现同样适宜制作传统家具且材质上乘的树种,就因为它不是传统用材,不是明清时所使用过的,所以不能加入到国标中。因此,国标应该与时俱进地进行修订,不断收录新的红木品种,才能给红木原材料市场带来突破。而反对修改者则从历史角度出发,站在文化视点上认为,红木是中国传统家具文化的载体,明清家具之所以大受推崇,原因也正在于此,红木文化与传统木材息息相关,红木家具用材实际上就是明清家具用材,当初将33种木材列为红木,其木材性质只是其中一个因素,还必须是我国传统家具的用材,这是制订红木标准的一个重要的参考标准。捍卫传统,也是红木的魅力所在,而且现行国标规定的树种已经得到市场认可,再次增减树种会引起市场混乱。

杨家驹承认,在国标之外,还有不少树种同样适宜制作传统家具,材质上也很不错,甚至完全可以超过33种材料之中的某一些树种。不过,他认为“新发现的树种不一定非得把它归入到‘红木’中去,该是什么树种就叫它什么树种就可以了”。

红木国标是否需要修改,是一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争论。虽然双方所持的观点往往大相径庭,但分歧的根源还在于对传统的态度上,究竟是让红木国标去记录历史,还是让它去指导、规范当前的市场问题。

2013年6月18日,红木国标修订启动会在北京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举行,这标志着执行了13年之久的红木国标正式启动了修改工作,也给了争论双方一个初步的答案。不过,原来预计国标修订工作在2014年7月左右就能完成。可到今天也没有出台。标准的背后,关系到不同的利益诉求方,修改好国标是件慎重的事。新国标的好与坏,需要时间来做裁判,需要发展中的红木文化和市场来给出最终答案。

一件名贵硬木家具,能不能打上“红木”的标签,至今仍是国标说了算。

木以稀为“红”

拍卖师一槌定音,一对清乾隆的黄花梨龙纹大四件柜,以3976万元人民币的拍卖价,创出了黄花梨拍卖纪录。就在收藏界惊叹的嘴还没来得及合拢时,次日,一张明朝的黄花梨簇云纹马蹄腿六柱式架子床,被买家以4312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拍走,刷新了黄花梨家具拍卖的新纪录……这是中国嘉德2010秋季拍卖会上的一幕。红木,被视为财富的象征,由此可窥一斑。

黄花梨树叶

“黄金有价,红木无价”,红木一直以来都被当成是有收藏价值的商品。虽然时有游资炒作,让红木的价格不断上演“过山车”起起落落。但无论行情如何低迷,红木的价值都远在一般硬木之上,什么时候都称得上“名贵”。究其原因,一言可蔽之:木以稀为红!业内人士认为,稀缺是红木名贵的最直接原因,市场需求旺盛,而原料供应吃紧。

红木基本属稀缺资源,大多数红木的生长周期极其漫长,民间素有“千年紫檀,百年酸枝”之说,其成材往往需要数百乃至上千年。如,紫檀的生长期在300年以上,即使一株紫檀历经数百年好不容易成材,也有可能面临着“十檀九空”,生成后的树木多为空心,能用的只有空洞和表皮间的地方,使用率大约只有15%至20%,故有“寸檀寸金”之说;被叫作“老红木”的红酸枝木质坚硬、细腻,可沉于水,一般要生长500年以上才能使用,而且砍伐后需经上十年以上的自然风干,才能保证优良的材质。因为红木的生命不会因被砍倒而结束,它的内部细微结构仍时时刻刻处于变化之中,随着时光推移,红木内部的结构更加紧密细致,硬度和比重越来越高,抗变形能力因此得到有效增强。

众所周知的红木“5属8类”,其中主要是紫檀属和黄檀属,绝大多数要从东南亚、非洲和拉丁美洲等地进口。由于我国红木消费量大,约在上世纪50年代前后,我国海南、云南、广东、广西等少量生长的红木就已基本砍伐殆尽。譬如紫檀木,原在我国两广地区也有出产,但因数量稀少早就被采光了,当明朝发现南洋还有紫檀后,紫檀木便大量涌入。有资料记载:截止到明末清初,全世界所产紫檀木的绝大部分都会集到中国,分储于广州和北京,明代对紫檀采伐过量,以至整个清朝都来源枯竭。红木中的珍品海南黄花梨木资源也在清代就濒临枯竭。

稀缺之外,红木的价值同样取决于其优良品质。红木质感坚硬沉实,本质本色,而且树脂分泌、木分子活动稳定,不怕外物的侵蚀,用得越久越亮泽。红木长在热带、亚热带的深山老林,吸取日月之精华,收山水之灵气,形成了重、硬、细、少的名贵木材特性。

红木不仅是制作高档家具的好材料,还因其材质里含有养生保健元素,对养生保健也大有裨益,旧时的老木匠往往会往水杯中丢上一块红木的边角料泡茶喝,正是深谙此道。如,《本草纲目》记载紫檀能够止血、止痛、调节气血,可治关节炎,紫檀屑还可当面膜美容消痘防皱。花梨木有“十里飘香”之谓,有杀菌、止痒之功效,可治蚊虫叮咬,治疗皮肤病。黄花梨亦称“降压木”,有降血压、血脂及舒筋活血的作用。在生活实践中,人们因此也总结出了使用红木的经验:摆要摆乌木,乌木经碳化后,有除味吸味的效果,能净化空气;睡要睡紫檀,紫檀能起到安神醒脑、促进细胞再生的功效;坐要坐酸枝,酸枝木散热性、透气性佳,沁出的淡香能提神;器皿要用鸡翅木,鸡翅木做的茶具在热水的刺激下,会挥发出一种有助于提神的香气。

红木种类繁多、各具特色,要评判哪种树种的品质最好、价格最高,不是件容易事,即使是同一种树种,因为产地不同等因素,也会有质量上的差异,价格因此也能相差好几倍。此外,收藏时尚、市场热点和炒作等因素,也会导致红木价格的巨大变化。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对于传统徽派建筑中精美的木质雕刻,相信大部分人都不会陌生,但这些木雕出自谁人之手,可能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近日,有读者向本报热线透露,在三河古镇上,如今还有一名掌握着传统徽派建筑木雕手艺的老艺人,他名叫徐红树,他和儿子一起,成了江淮地区徽派木雕的最后继承者。当记者找到了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时,他却面临着这样的忧虑:这门融入了江南风韵和皖北特色的江淮古建筑木雕手艺,在流传了百余年后,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渐渐消失。

    木雕艺人称手艺源于江南

    当记者来到徐红树位于肥西三河镇郊外的家中时,他正从儿子徐明安位于镇上古街的木雕作坊回来。听说记者要了解徽派建筑中的木雕活计,他立刻从家后面的小木棚内拿出一大堆家伙:各式刨子、凿子、木槌、木钻……徐红树说,这些五花八门落满灰尘的木匠工具,都是他的爷爷从清末传下来的。

    谈起合肥地区徽派老建筑,老人的话匣子立刻打开了:在他的记忆里,徐家从他的爷爷开始就从事老建筑上木质结构的雕刻制作。从清朝末年一直到民国再到解放后,一直传到他这一辈。改革开放后,他的三儿子徐明安也传承了部分手艺。如今那个干了一辈子的木工活,让徐红树的双手遭到了疲劳性损伤,晚年的他再也无法拿动木工工具,但他现在还是每天来到儿子的木雕作坊里,做一些技术性的指导。

    对于合肥地区徽派建筑木雕手艺的起源,老人说:“合肥地区的传统建筑木雕手艺是在清代从江浙地区传来的,也融合了一部分皖南徽派建筑中木雕的风格。这些源自于江南的木雕手艺,到了合肥再融合了本地建筑文化,形成了独特的江淮地区建筑木雕手艺,这种手艺只有在江淮之间才能见到。”

    祖孙三代曾共同修建三河

    谈起这个木雕世家,徐红树颇有感叹。民国时期,三河古镇上木雕艺人遍布,徐红树几年前才去世的父亲徐庆忠也是其中比较有名的一个。镇上钟和祥商铺、林宝泰,万年台古戏台上的木雕结构,都是他的父亲徐庆忠参与修建的。

    解放后,老艺人们的手艺断了线,因为再也没有人愿意建设带有“封建主义”标签的徽派老式建筑,包括徐红树在内的老木雕匠人就没了用武之地。徐家那套祖上传下来的木匠工具被他放进了箱子。解放后到改革开放的这段时间里,徐红树和父亲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顺应古镇发展的需求,负责将那些老建筑的木结构拆除。这段时间里,让徐红树一直不能忘怀的是上世纪70年代,徐家负责拆除镇上木结构的张氏公馆,公馆内建有一座走马转心楼样式的建筑,建筑面积有300平方米,这座楼被誉为三河第一楼。“拆张氏公馆的时候,看着真是心疼啊,那些雕刻精美的木雕、椽子、木梁就那么被拆下来,扔进了垃圾堆,有的直接当做柴火烧掉了。”徐红树如今谈到这段历史还气愤得直跺脚。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徐红树的手艺才开始有了用武之地。随着三河古镇的重修,和市场经济大潮下各类仿古商业建筑的纷纷涌现,徐红树和父亲、儿子一起,负责修建一些三河镇上的曾经被拆毁的古建筑,其中就有他的父亲徐庆忠在解放前负责修建的万年台古戏台。

    徽派建筑木雕有很多讲究

    如今,徐红树的父亲徐庆忠已经去世,徐红树和三儿子徐明安成了这种木雕手艺最后的继承人。为了顺应市场需求,徐家在三河镇古街上开设了一家木雕手工作坊。在作坊内,徐明安指着他手中正在雕刻的一块木雕说:“这就是反映‘三河大捷’题材的人物木雕,是用在徽派古建筑中屏门隔栅上的,也是江淮之间特有的木雕题材。这种雕刻作品中的每个人物并不是写实,而是脸谱部位所占身体的比例要大许多,因为建筑木雕中的重点是要体现人物的表情。”

    据徐明安介绍,木雕活分为镂空雕、空雕、实心雕、人物雕……光是一个雕刻的选木方面就有许多讲究。人物雕需要用柳木,柳木的质地较为松软,细节能够刻画;而实心雕多用的是杉木板,雕刻出来的木雕不容易弯曲;做镂空雕最好是用樟木,这种木质有着淡淡的木香味;而做木雕最好的木质是银杏木,但目前很难找到了。而木雕中的重头戏人物雕中的题材则选自于各个历史时期的故事,如张果老倒骑毛驴、姜太公钓鱼、苏武牧羊、二十四孝图……

    如今木雕再找不出当年味

    如今,在市场经济大潮下,合肥地区众多仿古旅游景点的开发风生水起,不少市区内的饭店、商铺也开始按照徽派建筑的风格进行装修,这也为徐家的手艺找到了出路。但面对这些送上门的生意,徐红树老人的心中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如今真正懂得这门手艺的人不多,一些建筑的木质结构的建设完全按照市场规律来,能省就省,能改就改。对于这种现象,徐红树感叹道:“现在的那些复古的木雕已经变了味,再也不是祖宗传给我们的那些东西了。”

    “仿徽派古建筑的现代建筑非常多,但建设这些建筑的业主中间,真正懂古建筑的人不多。大部分业主将建筑装饰成徽派建筑的风格,可以说是在附庸风雅,只能说是伪仿古建筑木雕。”徐红树打了个比方,例如三河古镇小南河上的一座仿古廊桥,按照徽派建筑的要求,上方的顶部结构应该是飞檐走壁,木质雕花吊顶。但在廊桥的建设中,由于资金的原因,这些重要的木质结构部件都被省掉了,整座廊桥几乎就是用水泥、木料搭个架子,然后架设上木板做的顶,再铺上仿古的黑瓦,就成型了。徐红树站在廊桥上气愤地说:“古廊桥上使用这样的木结构哪还有一点传统徽派古建筑的特色?完全是一种不伦不类的怪胎!”

    流传百年的手艺面临失传

    站在古镇徐家木雕作坊前,徐红树坦言,如今最让他头疼的是,并不是生意往来上的繁琐,也不是建筑风格没能传承古代建筑木雕文化,而是这门传承了百年的手艺即将面临着失传。由于新中国成立后国内很少新建古建筑,解放前遍布各地的老匠人面临着失业的问题。那些当年一起干活的老伙计纷纷转行,不少人远离了雕刻事业,更多的人在沉寂了许多年后,将这门手艺带到了棺材里。如今,在合肥地区,除了徐红树和三儿子徐明安外,对于这门传承数百年的手艺,再也没有人愿意过问。

    “有些手艺再过些年头,就再也无法复原了,比如曾经在徽派民居中大行其道的冰冻纹镂空窗雕,如今在复原的徽派古建筑中也见不到踪迹,这门手艺只有装在心中,找不到传承者了。”徐红树说,虽然作坊里请了不少工人,但这门手艺真正要学到家需要花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如今一名学徒工一天要给他们50元的工钱,就这样很多人还经常嫌钱少,经常干一段时间就撂挑子不干了。作为木雕世家的后人,他的孙子也不愿意学习这门费事又没多少市场的手艺。

    “再过些年,江淮徽派古建筑中的木雕也许真的成为绝版,后人只能从那些存留的历史建筑中去了解它们了。”采访的最后,徐红树一声叹息。


    行动中检获的小果柿。

    中新网12月11日电据香港新报报道,有不法分子看中香港常见植物小果柿,因其树形近似价值连城的紫檀木,图大量入手改装冒充,偷运内地谋取暴利。香港水警10日在粮船湾洲一带发现可疑七人车,截查后在车上发现18棵小果柿,车上一名男子涉案被捕,案件仍然在查。

    被捕本地男子姓温(32岁),人员在其七人车上检获18棵怀疑小果柿,市值约18万元港币。他涉嫌“协助输出未列舱单货物”被捕,现正被扣查。

    水警东分区指,人员昨日凌晨约4时,在粮船湾洲一带进行反罪恶行动,期间在万宜水库东坝发现一辆行迹可疑的七人车,车上有两名男子,正在岸边卸货至附近一辆快艇。

    警员见状随即截查,其中一名车上男子登上快艇往内地水域逃去,另一名男子当场就逮,人员调查车内小果柿后,将男子带回警署作进一步调查,案件将转交海关跟进。

    据了解,不法之徒觊觎的小果柿,其树形与珍贵的紫檀木有点相似,不排除有人图将小果柿改装成紫檀木,偷运至内地出售谋取暴利。

    小果柿为香港原生植物,一般高1至3米,树干披上细柔毛,每年花期在5月,成熟的果实呈紫黑色。换季时嫩叶会成一片红竭色,相当美丽。它们在港十分常见,例如在浪茄、万宜水库东坝及马鞍山等地,都可发现小果柿的踪影。

    阅读全文
  • 11月18日上午,珲春林业有限公司冬季首次木材网上公开竞价销售落锤。此次共有柞木、椴木、曲柳、核桃楸、落叶松等树种共计7000立方米的木材在网上公开竞价销售,实现销售收入共计1400万元,比竞售底价增收157万元,迎来今年冬季首场木材销售的“开门红”。
    为确保此次木材网上竞价取得实效,实现木材效益最大化,珲春林业有限公司木材网上竞价销售委员会召开了会议,按照《长白山森工集团木材竞价销售管理办法》,遵循木材网上竞价销售“公开、公平、公正、诚实、信用”的实施原则,面向社会销售木材,使客户平等参与,自由报价,充分维护竞卖人、竞买人的合法权益,达到客企双赢,制定了今冬木材网上竞价销售实施方案。珲林木材销售处根据实施方案一方面加强与老客户的联系,稳定销售群体,在此基础上争取新客户;一方面进行了大量的市场行情调查,制定了严密精准的竞拍底价,竞价委员会全程监督,杜绝了人情销售和暗箱操作,都促成了此次竞价的成功。
    据了解,珲春林业有限公司从2010年起采取木材网上公开竞价的销售模式,按照市场调查预测跟踪化、伐区踏查全民化、设计精准化、生产组织集约化、生产进度与市场旺季同步化、造材精品化、贮木管理精细化、销售终端化、效益最大化的原则,产销各环节紧密配合,合力攻坚。严细实的木材销售管理为珲林在市场上赢得了良好的信誉和口碑,几年来共为企业增收一千余万元。
    清中期紫檀有束腰马蹄足拐子纹嵌理石长椅

    广作家具在长期发展过程中,由于受民族特点、风俗习惯、地理气候、制作技巧、外来文化等不同因素的影响,形成了一种造型大气、工艺精湛、装饰华贵的风格,充分显现出岭南文化开放创新、兼容并蓄、求真务实的特色,与岭南建筑、岭南园林、岭南戏剧一样,成为岭南文化中一道别样的风景。

    缘起:中西文化的交汇

    关于广作家具的形成时间,业内专家普遍认定是在清初期,并在清中期成为主流传统家具流派。然在此之前,广州一地已早有硬木家具制作,只是未形成如清代广作般的成熟独立风格。

    明末清初,西方传教士大量来华,在传播了先进科学技术的同时,也带来了西洋的艺术和文化。随着对外贸易的进一步发展,这座东方古城中掀起了一股西洋风尚。

    当视野打开之后,一向“敢为天下先”的广东人,开始大胆地将西洋艺术融入到中国传统艺术形式中,于是,广作家具华丽诞生了。正如蔡易安在《清代广式家具》中所分析的:“占有天时、地利、人和的清代广东家具领先突破了我国千百年来中华传统家具的原有格式,它大胆吸取了西欧造型等新的家具形式,创造出了崭新的广式家具。”从这段描述中不难发现,其中有几个明显的关键词:突破、吸收、创造。这3个词汇从不同侧面说明了广作家具的核心:创新力,在今日看来仍颇有启迪意义。

    特色:西方纹样与镶嵌装饰

    广作家具最广为人知的特点就是亦中亦洋、中西合璧的艺术风格。其形式不断吸收外来文化,使中国家具的传统发生了很大改变。无论在造型还是装饰上,广作家具都受到西方文化艺术的影响。

    广作家具保留了大量中国传统装饰图案,如云纹、回纹、冰裂纹等几何纹样,梅、兰、松、菊植物纹样,龙、虎、狮、象等动物纹样,“福庆有余”“五福团寿”“麒麟送子”“三羊(阳)开泰”等吉祥图案。同时,受巴洛克和洛可可风格影响,广作家具的雕刻借鉴了大量西方古典家具常用的题材和图案,如西番莲、蔓草纹、葡萄纹、动物腿足、建筑柱式等,中西装饰纹样时常运用在同一件家具上,两种文化自然协调,恰到好处。

    在借鉴西方纹样的同时,广作家具大量采用了西方的装饰风格及技法,如采用珐琅镶嵌、象牙雕刻、玻璃、油画装饰等,形成了一套广作家具独特的装饰手法。

    在清代,随着玻璃及油画工艺在中国的盛行,很快这种源自西洋的装饰技艺开始出现在家具制作上,特别是在屏风类家具上应用广泛。

    除玻璃、油画镶嵌之外,螺钿镶嵌技术也是广作家具的精髓所在,并取得了卓越的成就。镶嵌着螺钿的家具产生出一种黑与白的视觉反差,形成了极富装饰美的视觉艺术,使广作家具备显雍容华贵。

    此外,广作家具充分利用岭南地区优质木材集中的优势,将家具尺寸增宽加大,并在制作家具时讲求木性一致,通常用同一种木材制作一件家具,从而将紫檀木的醇厚凝重、黄花梨的湿润如玉、酸枝木的含蓄细腻、鸡翅木的飘逸灵动展现得淋漓尽致。

    广东地区的工匠们将不同功能相结合、多种材质相搭配,颠覆了传统家具的设计理念,创造出许多新的家具品种和造型,这些广作家具既留有浓厚的异域风情,又与岭南本土文化相映生辉,其富丽堂皇的风格特点尤其受到清代宫廷和官绅、文人的追捧和提倡,最终这项由民间兴起的家具艺术形式得到了清朝统治阶级的推崇,并成为继苏作家具之后的另一种宫廷家具主导风格。

    来源:中国文化报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