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惠州出口木家具企业约有180家\红木家具新国标出台或为市场注入强心剂
详细内容

惠州出口木家具企业约有180家\红木家具新国标出台或为市场注入强心剂

时间:2020-10-24     人气:943     来源:     作者:
概述:据惠州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统计,一季度该局共受理报检出口木家具6800批,货值1.33亿美元,同比增长17%。在取得“开门红”的同时,惠州木家具出口已实现自2010年来的连续第七年增长。据了解,惠州地区出口木家具企业约有180家,主要产品为木桌......
据惠州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统计,一季度该局共受理报检出口木家具6800批,货值1.33亿美元,同比增长17%。在取得“开门红”的同时,惠州木家具出口已实现自2010年来的连续第七年增长。
据了解,惠州地区出口木家具企业约有180家,主要产品为木桌椅、木框架沙发、木制橱具、木相框和木制展示工艺品等,产品销往美国、欧盟、日本、澳大利亚、阿联酋、马来西亚等108个国家和地区。近几年,在“一带一路”等国家战略的引领下,惠州木家具相继实现了对喀麦垄蒙古、科威特、卡塔尔等国的首次出口,且东南亚、中东和非洲等地区的出口份额持续增加。随着深莞惠一体化的推进,近两年共44家企业从深圳、东莞转移至惠州生产,形成了秋长镇、新圩镇等重要的木家具生产聚集地,使行业总体实力不断做强做大。据统计,2016年惠州木家具出口货值5.8亿美元,同比2010年大增长107%,在外贸形势总体放缓的情况下,取得如此成绩着实不易。

近年来,随着红木家具成为投资界宠儿,一些厂家以次充好,让红木投资市场良莠不齐。新国标的出台无疑会让红木家具市场向健康、规范发展。

8月1日起,由国家质检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公布的新版《红木家具通用条件》正式实施,新国标对红木家具的术语、产品的命名、产品的分类进行定义规范,同时要求红木家具产品必须配备全国统一产品质量明示卡。

有人认为新国标将给乱象丛生的红木市场打上一针“强心剂”,作为一个强制标准,它的实施将使红木家具市场更透明化,让消费者对其材料、流程、工艺等更了解,更会促进红木家具健康发展。新国标出台,红木家具无疑有了新的“身份证”,红木家具的价格会不会因此产生波动?相信很多消费者都有同样的疑问。

“新国标对传统的红木家具并无影响,传统红木的木材数量太少。这些年买红木家具的人增多了,现在提倡的绿色环保、文化传承,都是红木家具的特点,而且即使投资的一些低端红木产品不能保证增值,但也能保值。”省会东明家具典藏世家经销商李鹏告诉笔者,红木家具深受消费者喜爱,原因有三:一是近年来,百姓的生活水平提高,消费档次也随之提高,而股市低迷,房价又受控;二是红木家具独特的造型风格、自然属性和悠久的文化;三是因材质珍贵、资源稀缺。

现在红木市场的价格跨度非常大,小叶紫檀价格50万元到300万元一吨,黄梨木则是300万元到700万元一吨的跨度,红酸枝也是10万元到90万元一吨。造成的后果就是同样的材料不一样的价格,主要原因是木料的材级不同。不过也有家具制造厂家用泰国酸枝或者微凹黄檀来冒充红酸枝,或者将其掺杂在家具不显眼的位置鱼目混珠,使红木市场良莠不齐。

实木家具为“资源消耗型”产业,而红木家具的材质更是少之又少,由于我国林业部门对砍伐的审核越来越严格,进口渠道也随着各大生产国因环保加大限制,国内原木货源十分紧俏。许多业内人士认为:在此种环境下,红木家具的价格下降,可能是商家的销售噱头,真正好的家具不仅不会降价,反而会保值增值。

红木家具是实木家具中比较贵重的家居产品,省会家具城内出售的红木家具中常见收藏的种类为:紫檀木、花梨木、黑酸枝、红酸枝。其中黑酸枝主要有三类:红酸枝老料、大叶紫檀、东南亚颜色较深的杂木冒充,黑酸枝木的真假很难辨别,升值空间较小。最有投资价值的还属黄花梨和紫檀,但由于价格太高,更多的人将目光锁定在价格适中、材质良好的红酸枝家具。不少家具城将红木家具的导购宣传册放在显眼的位置。

消费者如果想要投资红木,最好还是确保是真货的情况下有一个价格便宜的渠道。市面上多家红木厂商的价格非常高,只因为其信誉好,保证是真品。投资种类最好是传统的五种红木:黄花梨、紫檀、大叶紫檀、金丝楠木、红酸枝加上缅甸黄梨木。

“红木家具的值钱之处在于三点:三分之一是器形;三分之一是材质;三分之一是工艺。材质是前提,好的材质不雕也贵重;器形就指家具的整体造型风格,有南北之分;工艺即手工,只有能工巧匠才能做出传世之作。”李鹏说,“至于品牌方面对收藏没有什么影响,每个厂家在做工上都有侧重,擅长的技艺也不一样。有时小作坊的精雕细磨也会出好作品。”

选红木家具一定要货比三家,对同一款式、同一品牌的商品,要从质量、价格、服务等方面综合考虑,价格太便宜反而需要警惕。同时全红木家具是靠榫卯技术,不用钉子和胶,有利于防止红木家具开裂。

很多人觉得红木家具有很大的升值空间,但是怎么能将升值的红木家具变现?比如,在北京,多家红木企业推出了“溢价回收红木家具”的活动。随后,笔者走访了省城其他多家红木家具商。据了解,今年初以来,红木家具的价格平均涨幅超过四成。目前红木家具的价格已是相当高,表示“可回购”的商家寥寥无几,并且最多为原价回购,

据业内人士介绍:红木家具回购不是不可能,但由于回购市场不健全,很多商家不愿尝试。愿意收购的一般都收到红酸枝为止,且为自家产品。黄梨木限制较少,毕竟资源已近枯竭。

此外,据笔者了解,省内投资市场虽大多数为40岁-50岁的投资者,但有年轻化的趋势,不少年轻人在结婚前买一两件红酸枝木家具,置于家中。需要注意的是,卖家如承诺回购家具,最好是签回购合同,并且要注意此商家的回购历史如何,商家回购时间较长的比较有保障。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惠州东江江底挖出的木头

    羊城晚报讯记者陈骁鹏摄影报道:惠州东江底挖出44根千年“阴沉木”?羊城晚报记者近日接到惠州市民爆料称,在位于惠州东江观音阁江段惠城区江岸边,停放着数十根从江底打捞出来的木头,部分木头乌黑呈碳化状,像是传说中的“乌木”,价值连城。

    记者6月30日晚上在惠城区公安局报案中心大院看到,约40根从江底挖出来的木头已被公安机关暂扣,并被移送到该地。在该中心大院里面,一辆起吊机和一辆大货柜正在作业,起吊机将巨大的木头吊起放置在空地上,地面上已经停放有几十块大木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腥味。记者仔细观察发现,这些木头都只有裸露的躯干,上面已经没有树皮了,用手敲打,感觉木质紧密,部分材质乌黑呈碳化状。现场有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据懂行的人看过,其中大概有几根是古木头,可能有上千年的历史。

    “这些都是我们从江底挖出来的阴沉木,乌木和阴沉木都是业内对江底老木头的一种说法。”记者在中心大门口,见到了木头的打捞者林伟育等人。据了解,林伟育是惠州惠东人,自己有一架铁船,平时靠在江边和海边打捞物品为生计。

    他告诉记者,2014年年底,观音阁江段附近一名刘姓渔民,在该江面打鱼撒网,经常被江底异物划破网线,就怀疑江底有“大件”东西。今年5月,林育东与游振芳等人负责出资出人力打捞,刘姓渔民带路,双方约定打捞出物品“七三”分账。他们用了约两个月的时间,陆续从水底打捞出44根木头。

    “捞出的木头长度从10米到20米不等。”林育东告诉记者,打捞到这么一批宝物,他们十分开心,从5月下旬起到处找懂木头的商人来看货,打算卖掉分钱。27日,有几个做家私的商人来看货,判定这些木头主要分为20多吨樟木和30多吨杂木,收购价是3000元每吨和1000元每吨,一共出十多万元。

    “他们出的价格太低,我们要价二十多万,双方没谈拢,商人就走了。”林育东告诉记者,可能是动静太大,有当地人打电话报警。

    27日晚上,当地警方开始介入,30日中午,警方将木头拉走并向林育东等人开具“沉木暂扣证明”,林育东等人同意木头暂时被警方保管。

    “木头又不是古董和文物,都是我们凭本事找出来的,当然属于我们。”林育东认为。

    “对于木头的鉴定还没有结论。”据惠州惠城区芦洲镇政府有关人士告诉记者,对此批古木的鉴定,镇政府已经上报惠城区文广新局。“将由区里专家组织进一步鉴定”。该镇政府人士介绍,“接下来对林先生的补偿,政府肯定会考量到这一块”。

    记者向惠城警方求证此事,警方有关负责人表示,27日警方接到群众举报,目前由惠城公安分局介入调查此事。截至记者发稿,仍未获得警方对木头的处理情况通告。


    在下游市场需求动力不足的情况下,近日来南美原木市场整体成交也不是特别理想,虽然红檀香、沃埃苏木等有少量出货,但难撑大局,市场整体形势不乐观。目前广东市场产地哥伦比亚红檀香精方料报5500-5800元/吨,产地巴拿马红檀香原木报4700-5000元/吨;沃埃苏木报2700-2900元/立方米。
    阅读全文
  • 中国古典工艺家具网:8月13日,由重庆市工商联(总商会)主办的融资工作研讨会在西部建材城会仙阁红木文化馆内举行,全国各地60余个商会参与,建材商会、橱柜商会、家具商会均有参与其中。

    作为此次活动的特别支持,会仙阁红木文化馆为研讨会营造了一个良好的氛围,并为到场嘉宾提供了珍贵礼品。会仙阁红木文化馆除为红木爱好者提供一个交流品鉴的场所外,还不定期地举办各种主题类活动。据相关负责人介绍,由重庆团市委主办的“百万青少年艺术家大赛”也将在此举办。


    2017年刚刚来临,一年一度的全国林业厅局长会议如期而至。梳理总结过去一年的成绩与不足,部署新一年的工作重点,作为林业发展的年度大戏,全国林业厅局长会议为新一年林业发展奠定了基调、指明了方向。林业产业作为林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越来越受到重视,从会议内容就可见一斑。
    今年,国家林业局局长张建龙在讲话中提到的当前林业四大任务中,有三大任务都与林业产业息息相关,其他部分也有不少内容涉及林业产业。当前,我国林业发展的内外部环境发生着深刻变化,在新旧动能转换期,林业产业被赋予更多的责任与使命。张建龙局长的讲话紧紧围绕新时期国家改革的重点、热点问题,提出了今年林业产业总产值力争实现7万亿元的宏伟目标,也提出了保障生态产品和林产品供给的具体要求。这些内容值得我们仔细分析研究,以期进一步推动林业产业发展,做好富民“担当”。
    关键词:帮脱贫
    “我国林区、山区、沙区集中了全国60%的贫困人口,帮助这些地区的贫困人口脱贫,必须立足当地资源,发挥林业优势,做大做强林业产业。”
    打赢脱贫攻坚战,确保2020年全国农村人口全部脱贫,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党中央为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点难点在沙区、山区和林区,这些地区正是林业产业发展的主战场,林业产业在促进农民增收、拉动区域经济增长方面责任重大。
    林业在产业扶贫中具有基础作用,在生态扶贫中占据主体地位,在扶贫攻坚的关键阶段,越来越多的地方将发展林业产业作为精准扶贫的重要选项。作为最接地气儿的产业,林业产业进入门槛较低,同时兼具市场空间大、产业链长、就业容量大等优势。在贫困地区大力发展林业,不仅可以吸纳贫困人口就业增收,增加林产品有效供给,还有利于改善生态状况、扩大生存空间,促进贫困地区生态保护与脱贫增收协调发展。
    目前,我国林业产业精准扶贫成效显著,通过统筹整合资金、落实银行贷款,对贫困地区发展木本油料、森林旅游、经济林、林下经济等绿色富民产业给予积极支持,全国有35万户、110万贫困人口实现增收。诚如国家林业局局长张建龙所说的,通过科学利用森林资源,将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可以破解“守着金山银山要饭吃”的困局。
    关键词:促改革
    “利用丰富的土地和物种资源,大力发展木本粮油、森林食品等产业,是增加绿色优质农产品供给的优先选项。”
    我国林业产业目前正处于数量增速换挡、质量亟待提升的关键时期,森林资源总量不足、生态产品和林产品短缺、林业综合生产能力低等产业桎梏长期存在,因此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仅是新时期经济发展新常态对林业产业的新要求,也是林业自身发展规律的内在要求。
    如果说供给侧改革入选2016年年度热词,一点也不为过,各行各业都在如火如荼地推进“改革”。那么供给侧改革究竟能为林业产业带来怎样的发展红利?一方面,借助需求侧的强大拉动,有望优化林业产业产品结构,增强林产品生产能力;另一方面,有利于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优化各类林业生产要素配置,提升林业发展的质量和效益。
    张建龙指出,推进林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根本任务是提升林业综合生产能力,保障生态产品和林产品供给。这既要补上生态“短板”,在森林资源培育上下功夫,同时也要以林业产业为依托,加强林产品质量监管,提高林产品的有效供给。
    关键词:稳增长
    “2016年林业产业总产值达到6.4万亿元,同比增长7.7%,林产品出口贸易额达到1340亿美元。”
    从2001年的4090亿到2016年的6.4万亿,我国林业产业总产值16年间增长了15.6倍,林业产业总产值稳步增长。我国家具、木门、地板、人造板、竹材、松香以及经济林产品产量世界第一,我国已成为最具影响力的世界林产品生产、贸易和消费大国。
    近年来,我国林业产业进入历史上最快的发展时期,产业规模进一步扩大,产业集聚效应初步显现,若干区域特色鲜明的林业产业集群和产业带,凸显出林业产业区域化和专业化特点;林业产业发展质量明显提高,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一产比重逐步降低、二产比重保持稳定、三产比重快速提高,工业化进程明显加快;新兴产业、富民产业的不断涌现,在“家门口”发展林业产业,对农民就业形成了“磁吸效应”,增加了农民幸福指数。
    为进一步推动林产业发展,发挥其富民效应,张建龙指出,要继续优化林业产业产品结构,加快发展森林旅游、木本油料、经济林、竹藤花卉、林下经济等绿色富民产业,推动林产品精深加工,增加绿色优质林产品供给。
    关键词:强支撑
    “推进林业现代化建设,要完善林业投融资体制,深化与各金融机构的合作,丰富涉林金融产品,引导更多金融资本流向林业。”
    近年来,国家在增加“三农”财政投入的同时,更加注重发挥财政资金的撬动作用,创新融投资机制,引导金融和社会资本进入“三农”领域。这对林业来说是重大利好,长期制约林业发展的资金投入问题有望得到有效缓解。
    林业产业一直被称为“投资洼地”,资金投入不足一度是林业产业发展的命门所在,如今这样的情况正在转变。2016年12月,国家林业局与中国建设银行签署了全面战略合作协议暨林业产业发展投资基金合作协议,双方将合作建立总规模为1000亿元的林业产业发展投资基金,目前,首期260亿元已开始对接项目。对林业产业的金融扶持年年都有,但属这次的力度最大。
    为吸引更多资金进入林业,张建龙强调,要充分发挥财政资金的杠杆作用,破除金融资本流向林业的障碍,撬动金融和社会资本加快进入林业。
    未来,除却国家层面的大力投入和开发,其中不少地区针对林业产业设立专项资金,“盘子越来越大,底子越来越厚”。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