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惠州木家具出口连续7年增长\崖柏兴起环境遭殃:收藏市场文玩手串变了味
详细内容

惠州木家具出口连续7年增长\崖柏兴起环境遭殃:收藏市场文玩手串变了味

时间:2020-10-24     人气:622     来源:     作者:
概述:惠州木家具出口实现连续七年增长。记者日前从惠州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获悉,今年上半年,惠州木家具出口1.38万批,货值2.5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10.6%和13.8%。据介绍,惠州出口木家具产品种类为木沙发、木柜、木桌椅等,以板式和实木家具为主,......
惠州木家具出口实现连续七年增长。记者日前从惠州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获悉,今年上半年,惠州木家具出口1.38万批,货值2.5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10.6%和13.8%。

据介绍,惠州出口木家具产品种类为木沙发、木柜、木桌椅等,以板式和实木家具为主,出口覆盖美国、澳大利亚等106个国家和地区。惠州已成为深圳、东莞等地家具企业梯度转移的最佳选择地,今年上半年新注册出口竹木草制品生产企业17家,其中8家是深莞地区产业转移企业。

惠州出入境检验检疫局针对这一情况,制定专项措施,成立新增企业注册审核小组,加快新增转移企业注册落户生产。通过简化管理程序,提升管理效能,注册时间由原来的10个工作日缩短到1~3个工作日,注册证书有效期由3年延长到4年,并取消了年度审核制度。在办理业务过程中,实施报检、通关、签证的全流程无纸化模式,做到快核快放,提升通关便利化水平,降低企业通关成本,缩短通关时间。


一截截或大或小的老树根,看似土得掉渣,如今却成了我市收藏市场的新贵。从去年开始,随着崖柏热在全国的兴起,这些从前鲜有人问津的老树根被制成手串、把件、摆件,甚至成品家具销售,价格更是涨到让人吃惊的地步。然而,在这股收藏热潮中,最为受伤的,却是崖柏产区原本就十分脆弱的生态环境。文玩,这个原本高雅的爱好,在疯狂的崖柏热潮中变了味儿。

文玩新宠

“崖柏最早的时候,就是指太行崖柏,主要长在太行山脉的岩石缝中。”在我市从事根雕十多年的赵国振对记者说,“由于生长环境极其恶劣,容易形成奇特的造型,且有一种独特的香味,往往被根雕艺人看好。此外,崖柏具有一定的药用价值,如安神、排毒、消炎等。”据他介绍,以前也就是根雕市场对崖柏有一定的需求,所以销售非常少,除了造型非常特别以外,基本上都很便宜。

但从去年初开始,崖柏开始被文玩商家热炒。一两个月的时间内,崖柏的价格在北京、福建等地上涨了近十倍。一位崖柏手串经销商告诉记者:“去年,我曾经向北京发过一个手串,珠子的直径有15毫米,是陈化料崖柏,在北京被卖到了两万多元。”

随着一级市场的火热,各地二级市场也随之跟进,在我市的几大收藏市场内,价值数百元的崖柏手串随处可见。为了取信顾客,一些摊点甚至直接出料,现场制作手串销售。

“由于崖柏历经成百上千年风吹日晒,用它制成的手串,气味稳重,淡淡的香味如空谷幽兰,闻起来很舒服。”手串收藏爱好者曲女士告诉记者,“而且,它还有药用价值,现在买崖柏的人大多是看重了它对身体的益处。”随处可见

3月14日,星期六,正值南宫收藏市场早市开市。虽然还没有出了正月,但才早上八点多,整个广场已经挤满了销售各种收藏品的摊点。在其中,销售各种老树根的摊点就有十多个。这些摊点摆放的老树根,少则十多个,多则几十个。在一家较大的摊点前,摊主告诉记者:“这还是一部分,实在是摆不下了。”

至于专门出售崖柏制品,诸如手串、把件、摆件的摊点就更多了。除了专门销售的摊点外,几乎每个摊点都或多或少摆上几件崖柏制品。而在早市的南部边缘地带,更有几家现场制作手串的摊点,崖柏手串也是他们主要的产品之一。

而随后的几天,记者又走访了我市多个收藏市场,也都见到有摊点在销售老树根。甚至在几个大一些的花木市场,记者居然也看到了正在销售中的老树根。

那么这些老树根究竟从哪里来的呢?据一位南宫市场销售老树根的摊主介绍,目前我市销售的老树根主要有本省和河北两个来源。河北主要是在太行山井陉一带,而本省主要是从左权、文水一带出产的。

高得离谱

“我这些都是从文水带来的。”在南宫收藏市场,一位销售老树根的摊主告诉记者。在他的摊位里,摆着十多个大小不一、树种不同的老树根。虽然东西看上去破破烂烂的,有些外部甚至已经成了朽木,但价格却并不低。一块巴掌大小的树根,被卖到了50元,一尺大小的大多在二三百元。而边上最大的一块,有50厘米长、30厘米高,因为造型有些特别,则被卖到了3000元。

相对于山西货,来自河北太行山的老树根价格就更高了。在一个来自井陉的摊点前,一块有两个成人拳头那么大的剥了树皮的树根,被卖到了500元。在另一家摊点前,一个更大一点儿的树根,被两位爱好者看中,双方讨价还价,价格从2000元一直降到700元后,摊主再不降价了。他表示:“刚才,有人出1000元我都没有卖。”没有降到自己的心理价格,两位爱好者只好摇头离去。

除了老树根外,一些被剥去树皮,加工成板材的成料价格更高。一块儿厚两个厘米,面积有32开书那么大的成料板,被卖到了近2000元。对于这个价格,摊主并不觉得高。他说:“这么一块儿好板子,能加工出好几套手串,加工得好的话,卖出去两个板儿钱都有了。”

原料贵,导致成品更贵。在南宫市场上,号称崖柏制成的手串,价格基本上都在数百元一件,而成色较好的制品价格就更没有了谱。在一家专门经销手串的摊点内,记者看到摊主正细心地转动一个手串上的珠子,好让珠子上红瘤斑点让人一眼看到。最后,这个手串上每个珠子上的红瘤斑点都露了出来。“这就叫做‘满花手串’了。”摊主告诉记者,“价格3000元一串。”

名不副实

虽然大多数摊主都自称销售的是崖柏,但据一位业内人士介绍,大部分崖柏制品其实都是用土柏、坡柏制作的。“土柏,就是在土里生长的柏树。”这位业内人士说,“这种柏树的年轮很稀疏、油性小。佩戴把玩一段时间后容易失去油性,发干,手感也会变得粗糙,香味渐渐消失。”至于坡柏,则是长在坡上的柏树,明显特征是年轮相对来说也比较稀疏,油性、味道不如崖柏。

在一家摊点前,摊主对正在还价的购买者说:“我的价格是不低,但都是正经好货,全都是悬崖上挖的。”虽然他说得非常肯定,但旁边的另外一位爱好者却并不以为然。这位爱好者熟练地拿起一块树根,低头闻了闻,不屑地说:“你这应该是‘坡柏’吧。”面对疑问,这位摊主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原先昔阳的名气比较大,但现在太原市场,基本上都是从我们这里来的货。”而那位来自井陉的摊主说:“就是自个儿在悬崖顶上长的,又不是人工种的。你想想,真正的崖柏能有多少。”

“为了追求利润,除了用土柏、坡柏来冒充崖柏卖给收藏者外,市场上目前还存在另外一种非常严重的欺客现象,那就是用生料当作陈化料卖给不懂行的买家。”这位业内人士说,“所谓生料,是长在悬崖上活着的根系发达的柏树,但是生料根本算不上名木,只是木头而已。”

据了解,在崖柏原料中,以陈化料的价格最高。所谓陈化料,指的是崖柏的树皮、边材在悬崖上已经完全风化朽光,只剩下了芯材部分。陈化料是目前上游原产地被投资者追得最疯的一种崖柏料,因为其存量稀少,采集难度高,所以价格也被抬得很高。

破坏环境

崖柏热的兴起,带来的是对原本已非常恶劣的环境的破坏。一位植物专家指出,崖柏等多年生树木、树根是重要的森林资源。这些树木、树根是历经多年自然变化演替保存下来的,是宝贵的森林资源,是森林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树木、树根大多生长在石崖、石坡等生态脆弱地区,对保护生态地理环境具有重要作用。因此,对这些树木资源一定要加强保护,防止出现难以恢复、难以修复的生态地理环境破坏现象。

“去年以来,逐渐出现了非法采伐、经营崖柏的行为,崖柏按市斤和造型论价,每市斤从数十元飙升至上千元。一时间很多图财者趋之若鹜,纷纷登山采伐和收购,对崖柏和其他稀有树木造成了严重破坏。”林州市林业局副局长侯振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道,“盗伐崖柏危害严重,可能造成崖柏这一珍稀物种的锐减甚至灭绝。此外,由于崖柏地处绝壁,盗伐时会给盗伐者带来生命危险。”

目前,恶性采挖崖柏已经引起各地林业部门的关注。“去年,我省除了日常打击之外,还专门组织过一次打击盗挖古树根的专项行动,收缴古树38株,大树444株,柏树根13件。”山西省森林公安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此外,我省一些崖柏产区还对辖区内石崖上长有侧柏树的区域进行统一登记造册,并结合管护人员,加大了对这些区域的昼夜巡查力度。”而一些来自太行山的摊主也都悄悄告诉记者:“在产地,现在管得非常严。”

现代意义上的文玩,就是指带有传统文化气息的赏玩件或手把件。”文玩爱好者曹先生说,“文玩除了给主人涵养身心之外,也能彰显主人的文化品位。”他认为,文玩玩得是乐趣,但在追捧崖柏饰品的同时,却无形中助长了盗采分子的气焰,使得文玩的雅趣变了味。

本报记者张勇实习生赵薇文/摄

来源:太原晚报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记者日前从惠州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获悉,今年第一季度,该局共受理报检出口木家具6800批次、货值约1.3亿美元,同比增长17%。据悉,我市在取得木家具出口“开门红”的同时,已实现自2010年来的连续第七年增长。

    记者从该局了解到,我市出口木家具企业约有180家,主要产品为木桌椅、木框架沙发、木制橱具、木相框和木制展示工艺品,产品销往美国、欧盟、日本、澳大利亚、阿联酋、马来西亚等108个国家和地区。在“一带一路”等国家战略的引领下,我市木家具相继实现了对喀麦隆、蒙古、科威特、卡塔尔等国家的首次出口,且东南亚、中东和非洲等国家和地区的出口份额持续增加。“随着深莞惠一体化的推进,近两年共有44家企业从深圳、东莞转移至惠州生产,形成了秋长镇、新圩镇等重要的木家具生产聚集地,使行业总体实力不断做强做大。

    据统计,2016年惠州木家具出口货值5.8亿美元,同比2010年增长107%,在外贸形势总体放缓的情况下,取得如此成绩着实不易。“为助推本地木家具产业加快发展,让更多“惠州制造”木家具产品名扬海外,我们积极推进生产企业分类管理及植物产品风险分级管理,去年我市新增一类企业2家、二类企业28家。”该局植物检疫科科长王小勇表示,通过对高分类企业、低风险产品等采取降低抽检频次等优惠措施,促使我市出口企业大大提升了产品质量。

    此外,该局还借助“互联网+”手段,利用“网上申报系统”和“无纸化系统”,为企业办事提速度、降成本、减手续、免费用。当前,木家具企业报检通关无纸化率已达98%以上,大幅度提升了通关便利化水平。

    (来源:惠州日报)


    要得知一个企业的服务水平和技术实力,观其产品即可。惜木机电,以珍惜每一块木材为理念,用最先进的技术“武装”自己的产品,毫无保留地为红木家具行业企业提供最先进的技术、最专业的服务。

    惜木机电的代表产品——全自动红木真空干燥·注蜡一体机,享有数项国家专利。近期,此设备进行了一项技术革新,由此开启了干燥设备智能化远程管理的先河。当前,红木家具行业普遍采用的干燥设备中,多数通过机器自带的控制仪,由经过简单培训的家具企业员工操作。他们并非专业的技术人员,在设备使用中,干燥参数的设定,设备操作与维护,故障申报与处理,都需要与设备商频繁沟通。一旦出现技术问题,很难及时解决。

    惜木机电此次升级,利用专业的自动化控制系统,轻松解决了沟通不便、监管困难、修复繁琐的问题。设备配置了德国西门子红木稳定性智能处理系统,可直接与互联网相连。这是一种专门针对红木干燥的数字化自动控制系统。结合GPS定位功能,设备商可以全程跟踪设备运转,并对设备进行精准的远程操控。目前,惜木机电的技术员通过互联网,即可全程监控分布在全国各地上百家用户的干燥机,并实时提供技术参数、干燥监控、故障修复等专业指导。

    对家具企业用户来说,远程监控实现了技术参数的科学性,设备运转的稳定性,故障诊断的及时性,从而使木材干燥有了可靠保证。从管理角度讲,家具企业不用高薪聘请设备操作员,却能享受到更为专业的服务,一举两得,省钱又省心。远程控制系统使干燥设备实现了技术革新,更意味着设备商服务理念的巨大变革。干燥设备商与家具企业的密切合作,主动、持续的跟踪服务,有利于家具企业进行高质量的木材处理,同时有利于干燥商进一步结合家具企业需求更新技术。

    “红木真空干燥·注蜡一体机”的第二大优势在于,真空干燥与注蜡工艺的结合,实现了木材处理效率的大幅提高。同时,干燥机和注蜡机合二为一,使家具企业用户设备采购的成本减少了约50%。“一台设备足以解决的,就没有必要用两台设备。真空干燥和注蜡工艺的技术原理并不复杂,两者在一台设备中集成也不难。”潍坊惜木机电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兆刚,一语道出了“惜木机电”在产品研发上的原则:利用各种先进技术使设备不断升级。

    真空干燥注蜡一体机的诞生,建立在真空干燥技术和注蜡工艺的基础上,两者很早已被市场证明是红木稳定性处理的有效方法。注蜡工艺,经多年发展已被广大家具企业和消费者认可;真空干燥技术的历史更早,目前是红木行业应用最广泛的干燥技术之一。在第一代真空注蜡机基础上,惜木机电经过大量精密实验,至今已经发展成为成熟、稳定、高效的木材处理设备。

    十多年来,北京、江苏、福建、浙江、广东等地上百家知名家具企业,与惜木机电密切合作创造出无数家具精品。技术升级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惜木”品牌至诚的服务理念。技术的不断升级,为家具企业赢得了工艺的革新、效率的提高和成本的大幅节约。同时,这种理念,正与家具企业精英对消费者的服务理念一脉相承,从而赢得了信赖与尊重。

    高新技术设备,服务家具精英,惜木机电仍在不断探索……

    阅读全文
  • 惠州东江江底挖出的木头

    羊城晚报讯记者陈骁鹏摄影报道:惠州东江底挖出44根千年“阴沉木”?羊城晚报记者近日接到惠州市民爆料称,在位于惠州东江观音阁江段惠城区江岸边,停放着数十根从江底打捞出来的木头,部分木头乌黑呈碳化状,像是传说中的“乌木”,价值连城。

    记者6月30日晚上在惠城区公安局报案中心大院看到,约40根从江底挖出来的木头已被公安机关暂扣,并被移送到该地。在该中心大院里面,一辆起吊机和一辆大货柜正在作业,起吊机将巨大的木头吊起放置在空地上,地面上已经停放有几十块大木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腥味。记者仔细观察发现,这些木头都只有裸露的躯干,上面已经没有树皮了,用手敲打,感觉木质紧密,部分材质乌黑呈碳化状。现场有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据懂行的人看过,其中大概有几根是古木头,可能有上千年的历史。

    “这些都是我们从江底挖出来的阴沉木,乌木和阴沉木都是业内对江底老木头的一种说法。”记者在中心大门口,见到了木头的打捞者林伟育等人。据了解,林伟育是惠州惠东人,自己有一架铁船,平时靠在江边和海边打捞物品为生计。

    他告诉记者,2014年年底,观音阁江段附近一名刘姓渔民,在该江面打鱼撒网,经常被江底异物划破网线,就怀疑江底有“大件”东西。今年5月,林育东与游振芳等人负责出资出人力打捞,刘姓渔民带路,双方约定打捞出物品“七三”分账。他们用了约两个月的时间,陆续从水底打捞出44根木头。

    “捞出的木头长度从10米到20米不等。”林育东告诉记者,打捞到这么一批宝物,他们十分开心,从5月下旬起到处找懂木头的商人来看货,打算卖掉分钱。27日,有几个做家私的商人来看货,判定这些木头主要分为20多吨樟木和30多吨杂木,收购价是3000元每吨和1000元每吨,一共出十多万元。

    “他们出的价格太低,我们要价二十多万,双方没谈拢,商人就走了。”林育东告诉记者,可能是动静太大,有当地人打电话报警。

    27日晚上,当地警方开始介入,30日中午,警方将木头拉走并向林育东等人开具“沉木暂扣证明”,林育东等人同意木头暂时被警方保管。

    “木头又不是古董和文物,都是我们凭本事找出来的,当然属于我们。”林育东认为。

    “对于木头的鉴定还没有结论。”据惠州惠城区芦洲镇政府有关人士告诉记者,对此批古木的鉴定,镇政府已经上报惠城区文广新局。“将由区里专家组织进一步鉴定”。该镇政府人士介绍,“接下来对林先生的补偿,政府肯定会考量到这一块”。

    记者向惠城警方求证此事,警方有关负责人表示,27日警方接到群众举报,目前由惠城公安分局介入调查此事。截至记者发稿,仍未获得警方对木头的处理情况通告。


    在下游市场需求动力不足的情况下,近日来南美原木市场整体成交也不是特别理想,虽然红檀香、沃埃苏木等有少量出货,但难撑大局,市场整体形势不乐观。目前广东市场产地哥伦比亚红檀香精方料报5500-5800元/吨,产地巴拿马红檀香原木报4700-5000元/吨;沃埃苏木报2700-2900元/立方米。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