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获取最大利润地板企业如何做好成本控制?\红木家具业界之惑:禁售谁来管
详细内容

获取最大利润地板企业如何做好成本控制?\红木家具业界之惑:禁售谁来管

时间:2020-10-24     人气:743     来源:     作者:
概述:原材料价格上涨、用工成本增加、场地租金上涨,在这一系列因素的影响下,地板行业高成本、低效益的特征日益明显。微利时代,行业洗牌步伐加快,不少企业正在经受着市场的考验。生死存亡之际,地板企业应该如何控制生产成本及运营成本,最大限度获取利润?从整......
原材料价格上涨、用工成本增加、场地租金上涨,在这一系列因素的影响下,地板行业高成本、低效益的特征日益明显。微利时代,行业洗牌步伐加快,不少企业正在经受着市场的考验。生死存亡之际,地板企业应该如何控制生产成本及运营成本,最大限度获取利润?
从整体出发,把控成本环节
成本控制并不是简单地控制产品的生产成本,还有其他很多影响因素,地板企业不能用局限的眼光看待成本控制,要从整体出发进行。地板企业不仅是要控制产品的生产成本,还要控制产品寿命周期成本的全部内容,包括产品的开发、设计成本,材料、人工、制造成本,还有使用、维护、废弃成本等一系列与产品有关的所有地板企业资源的耗费,把控好这些环节,才算是做到了基本的成本控制。
向深度入手,避免成本支出
成本控制也有低级高级之分,低级的成本控制是节省成本,即通过改进工作方式来节约将发生的成本支出,主要方式有节约能耗、防止事故等;高级的成本控制则是更深入的做到成本避免,即在产品的设计开发阶段就通过重组生产流程来避免不必要的生产环节,达到避免成本支出的目的。所以地板企业要向深度入手,进行更高级的成本控制。
走正确道路,拒绝短视行为
成本控制能够结出丰厚的利益果实,但是地板企业不能被利益所诱惑,做出为降低成本而忽视产品品质的短视行为,如果为了片面追求眼前利益,盲目降低产品生产设计维护成本,采取偷工减料、粗制滥造、冒名顶替等歪门邪道,只会造成坑害消费者、丧失消费者信任甚至接受法律制裁等后果。所以地板企业要走正确地成本控制道路,在控制产品生产设计维护成本同时兼顾产品的不断创新和品种质量。
大环境不景气,降低运营成本,提高利润率,成为地板企业必须跨越的一道生死门坎。只有严格控制好经营成本,谨慎投资,不盲目扩张,方能在激烈地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巫碧燕

尽管红木家具禁售令已出,但市场上的实际情况却是:不管有没有“一卡一证一书”,都依然可以在市场上销售。谁来监管呢?

南宁市某终端家具卖场负责人罗先生对记者说:“按照现行的国家体制,生产领域是否执行标准,由技术监督局来监督,市场部分由工商部门负责。而具体针对《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两者的权力范围如何分配和执行,谁也不清楚。”

“我们市场管理方,是在红木家具品牌进场前,对资质做一些审核,再决定品牌能不能入场。但是,新规是品牌进场之后颁布的,所以,我们的工作都没有涉及到这些方面。”

《条件》主要起草人之一,广西大学教授徐峰表示:“通过制定国标来规范市场行为,加强消费者意识,才是出台意义所在。部门监管可以有力助推,但我更希望它的强制性被‘淡忘’,当大家都不再提它时,只自觉去遵守。才是红木市场最理想的状态。”

尽管市场反应跟不上原定的时间表,但是消费者也渐渐看出些门道。

“现在消费者来看红木家具,会询问有没有‘一卡一书一证’吗?”记者问。

“有些会问。”某知名品牌红木家具的店员表示。

在一家红木家具店采访时,业主许先生前来选购红木家具,此前,他已经做了不少功课。他对记者说:“有人说,假红木还是很多,所以强制配备‘一书一卡一证’没有意义,我不这么认为。就好像买运动衣一样,一般小服装厂的运动服说不定连标签都没有,但是李宁、耐克这些大品牌的标签就很正规。从中大概能判断这个厂家的实力,售后有没有保障等等。”

某品牌红木家具负责人叶先生表示:“买的没有卖的精。这个行业水太深,卖家吹得天花乱坠,口口声声要和买家做朋友,但还是有可能造假。早年,红木家具还能‘淘宝’,但是发展到现在,能‘捡漏’的几率很低。建议还是选择大品牌,各方面都更有保障。”

[小贴士]

红木家具造假有三种

一是用材色相近、价格便宜的木材冒充红木。

对策:弄清红木的范围。国家确定红木的33个树种属于紫檀属、黄檀属、柿属、崖豆属及铁刀木属,归为紫檀木、花梨木、香枝木、黑酸枝木、红酸枝木、乌木、条纹乌木和鸡翅木八类。除此之外,其他不能称为红木。

二是局部用料为红木,但其他部分用料为边料或其他材质的木材。

对策:注意红木家具和全红木家具的区别。红木家具可以主要框架是红木,其他部分可以是其他木材。而全红木家具要求全部都是红木。

三是用低价位红木冒充高价位红木。

对策:在合同中要求商家注明所用木材的树种属于哪属哪类,用中文和拉丁文标明树种名称。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获释川籍伐木工讲述缅甸监禁生活

    华西追踪

    华西都市报记者梁斌云南腾冲报道20多人就挤在逼仄的空间里,睡觉都不敢翻身。张强最受不了的是没有手纸,解大手后需要舀瓢水,用手洗。而关押点最初没给勺子,他们只能用手抓米饭,硬硬的,吃在胃里难消化。有个华侨犯人的姐姐结婚,顺便给他们送了几只做好的鸡,成了张强至今认为最好吃的食物。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越走越近,背着枪。“哇,是老缅,赶紧跑。”时至今日,讲起被抓当日,四川人张强(化名)仍会发出惊讶声音,脸上是惊恐表情。躺在床上、拱着腿、背靠床头的他,突然紧绷双腿,身子前仰,双拳紧攥。

    被抓送到临时看守地后,没有手纸,只有靠水冲、手洗,没有勺子,只有用手抓硬硬的米饭,就连洗澡开始也只能用几瓢水。等待消息的日子里,他们又经受了“希望”“绝望”“重燃希望”的“过山车”式煎熬。

    “可惨喽。”回忆起在缅甸7个月的监禁生活,张强先是语气低沉,后来话越说越多,言语中不时蹦出几句缅甸话。正是有了这样的遭遇,在和20余名川籍工人一起被缅方释放后,他暂留云南腾冲,找老板索要误工费等费用。

    到缅甸拉木材,他再也不想去了。

    新闻背景

    7月30日,缅甸总统吴登盛签署大赦令,立即释放6966名服刑者,其中包括日前被缅判刑的155名中国伐木工人。

    据缅甸宣传部消息,本次大赦包括210名外国公民。缅甸总统府官员对记者证实,获释外国人中包括不久前被缅方判刑的155名中国伐木工人和其他中国公民。这批中国伐木工人是今年1月在缅甸军方行动中被抓的。7月22日,缅甸密支那一家法庭判处他们10年至35年不等的徒刑。

    希望

    “老板会想法救我们的”

    他们没遇过这样严重的情况,多数司机互相安慰,“没事,等老板拿钱疏通好,就可以走了。”

    2015年1月3日,此生张强再难忘记。此前一两天,他和伙伴王明(化名)一行四辆车刚从云南开到缅甸的“大料场”,看上去,那里停有四五百辆货车等着装木材。张强说,看到太多车没装上木材,他们曾想到驾驶空车回云南,可开到第一个关卡处被拦住,只好又到大料场。事后他们才知道,可以空车进,不能空车出。

    2日中午,张强等人看到空中有两架战斗机飞了两个来回。他们感到害怕,盘算着塞钱给“大料场”的人,试图加塞,最后没办成。

    就在3日凌晨三四点,在车中睡觉的张强等人突然听到外面“轰轰轰”,就像山洪暴发一样。朝窗外望去,货车的灯都开着,车窗外有人喊,“缅军来了,赶紧走”。

    张强等跟着车队离开处于洼地的“大料场”,爬山时往回望,“大料场”就像一座城市,灯火通明。不知走了多久,车就堵起了长龙,前面的人传话说,缅军设卡堵住车了。

    跑车久的司机感到不妙,在过去,他们没遇到这样严重的情况。不过,多数司机都在互相安慰,“没事,老板会救我们的,等老板拿钱疏通好,就可以走了。”

    张强心里还是不踏实。1月3日晚,他和伙伴跟着其他司机躲到林子里睡觉。身子上盖了四张两三斤重的被子,第二天早上,最上层的用手一拧会流出水。不过,张强在那晚睡不着,捡来木柴烤火一晚。

    到了4日早上,张强的伙伴王明遇到两个前一天下午被抓又被放的司机。两个司机告诉王明,“老缅会放人的。”这让张强心里宽慰一点。可刚过不大一会,八九点钟,张强在半山腰望见了500米路外的缅军,缅军也看见了林子里的人。很快,多人被抓住。张强起初逃出,当晚回去觅食时也被抓。

    1月4日晚,张强等30多人被缅军抓住。5日由翻译登记信息后,转移到附近的一处临时帐篷营地,缅军把他们用绳子串起来拴住。可他们没有害怕,彼此仍鼓励说,“老板肯定在想办法。”

    心凉

    “这辈子栽在这里了”

    张强有过逃跑的想法。他一夜起了四次,喊着要解手,可每次出去,都有缅军端枪跟着他,身后传来子弹上膛的声音。

    到了1月6日,有人对王明开玩笑说,“小胖哥,你把老缅的头头给挟持了吧”,但这也仅仅是个玩笑,没有一个人敢动。

    1月7日,转移到远处的“老料场”,被关进竹劈开做的栅栏里后,张强有过逃跑的想法。他一夜起了四次,喊着要解手,可每次出去,都有缅军端枪跟着他,身后传来子弹上膛的声音。他害怕了。事后他说,已经感觉“这辈子要栽在这里了”。

    1月8日,当看见几辆吉普车开来,下车的人拿着铁链子奔向栅栏时,张强的心“都凉到底了”。此番是缅甸警察,用一条铁链、一把小锁,拴住四个人的胳膊。

    包括张强在内的20多个人被押上一辆平板货车,分在两排,蹲在平板上。从早上蹲到下午,才到缅甸的一个叫歪莫(音)的地方。途中,有个腾冲人的链子坏了,他趁着车换挡跳下车,可没过几分钟就被抓回来,挨打了。此后,车上被押的人被要求不准抬头。有个四川人个子高,随着车颠簸头总是翘起,颈子遭枪筒打了几次。

    在去歪莫的路上,张强有过瞬间的希望,那是在一个叫西东坝(音)的寨子,有个华侨说,中国已经有人在交涉,“过不了多久就能回去了”。

    可到了歪莫的临时关押点,张强再次觉得难以出去了。他看到关押点的外围是一圈墙,上面是铁皮瓦,在墙围出的空间里,又有看似笼子那种木头做的隔间。门很低,需要弯腰才能进,水泥地面10厘米处铺着木板,也就是他们的床。

    20多人就挤在逼仄的空间里,睡觉都不敢翻身。张强最受不了的是没有手纸,解大手后需要舀瓢水,用手洗。而关押点最初没给勺子,他们又只能用手抓米饭,硬硬的,吃在胃里难消化。有个华侨犯人的姐姐结婚,顺便给他们送了几只做好的鸡,成了张强至今认为最好吃的食物。

    法庭中,翻译把“得窘”(缅甸发音)翻译成“终身监禁”,这让张强感到不可思议,“怎么可能呢?”

    绝望

    被判22年“回去还有啥盼头”

    1月12日,张强等人又被送往密支那监狱。依然没有手纸,依然没有换洗衣服,慢慢改变的是他们洗澡时能多冲几瓢水。而此前一度他们和缅甸人一样,洗澡有限定的瓢数,““缅甸犯人洗澡时,几个人会站到一起,喊着‘一’‘二’‘三’的数字,计算瓢数。”有时身上的肥皂还没冲干净,“那种肥皂又有股辣椒味,好难受。”

    直到春节前,才有四川人家属跟着旅游团到缅甸,并到监狱探望。看到那名家属时,张强等四川人都禁不住流下了眼泪。此后,那名家属又花三万多元,去过5次监狱,每次都带去火腿肠、肉等。那些四川人一起分着吃。至今张强都对那名家属心存感激。

    被关押的同时,张强和一百多名中国人一起被押送到歪莫等地接受审问,“有时能达一周两次,说是审问,其实没问啥”。到了4月下旬,张强等155个中国人被以非法入境为名判了6个月。张强当时还觉得有戏,可很快他就了解到,缅方仍会以盗取木材的罪名起诉他们。直到7月22日,缅方再次宣判。法庭中,翻译把“得窘”(缅甸发音)翻译成“终身监禁”,这让张强感到不可思议,“怎么可能呢”,他反复问自己。他之前听过,可以把他们“引渡”回家,只有把希望寄存于此了。

    回到监狱不久,中方就派人到监狱探望。这时,张强才知道,被判了22年。同时,他开始知道“引渡”的传言为假。尽管中国代表告诉他们,会提出申诉,就算一审不行二审会继续申诉,可遥遥无期的历程还是让张强绝望了。

    张强用蹩脚的缅甸语向缅甸犯人打听过,缅甸过去的赦免针对的是坐了一年牢且剩余刑期在一年以下的人,其他的不能走。他还听说,22年的刑期就算经过各种减刑,也至少得坐七八年牢。“在缅甸关七八年,回中国还有啥盼头。”张强不再抱有幻想。

    7月30日,当“狱老大”兴高采烈地用缅甸语说,中国人可以回家时,张强抬起头,眯着眼,望了望,又倒头睡觉了,他以为“狱老大”在捉弄他们。“狱老大”只好告诉混熟了的一个四川人,又说了两遍,张强等人这才相信。

    待狱警告诉他们这个消息时,张强终于长舒一口气。

    7月30日晚9点50分,张强和150多名中国同胞一起,坐大巴车从缅甸回到云南腾冲县。至此,155名被缅甸判刑的中国伐木工全部返回国内。

    坐大巴车来到中国口岸时,张强不自觉地说了句,“我终于回来了”。
    讲到俄锯材与中国的渊源,我们整理了俄罗斯三位资深供应商的观点,以第一人称的形式呈现给大家:
    中国对木材的需求量每年以3.8%的速度在增长。2004年,中国在俄罗斯圆木进口国中排名第一,四年后又成为木制品的主要进口国。三年里出口增长了4.7%,达到2660万m3。
    近十年来,中国吸引外资以及工业园区的大规模建设,处在一个飞速发展的阶段。其对木材极度需求的原因有以下几点:

    1、中国政府限制国内森林砍伐。

    2、中国工业化水平快速增长。

    3、居民整体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基础设施的发展。


    越来越多的城外建筑使用木材做外部和内部装饰。尽管购买木材量最多的是家具行业,但其他行业也需要木材。例如,为了制造150亿双中国筷子,每年就需要使用大量的木材。
    中国从俄罗斯主要进口以下类型的木材:针叶树种,主要有云杉、樟子松、冷杉、杉木。也有部分阔叶树种,主要有桦木、桤木、橡木、枫树、白杨、胡桃木和山毛榉。
    大多数中国人采购的是毛料板材。我们发现,加工废料如木屑、刨花和锯末也非常受欢迎。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中国企业需要木材,但他们在选择供应商时非常谨慎。为了与中国公司成功签合同,俄罗斯的供应商需要与物流公司建立良好的关系。需要制定方便客户的交货方案,必须要有报关经验。交货的速度和条款取决于物流的质量。
    如果锯材在高温高湿的条件下运输,会发生蓝变,这将导致品质下降。向中国出售木材需要特殊的培训和丰富的讨价还价的经验。
    阅读全文
  • 阳春三月,阳光和煦。在这阳光明媚的春天里,木材市场洋溢着一片热闹的景象。木材买气的回升以及价格的持续上涨为木材市场注入了新的动力。在众多材种当中,柚木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作为2017年木材市场人气暴涨的“明星”,在2018年开春时期柚木再次引领新一轮“涨价潮”。


    柚木市场需求火热,新货入市数量萎缩价格上涨

    近几年来,随着国内经济的不断发展,消费者对居住环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绿色、环保的实木装饰在国内市场逐渐流行起来,柚木作为家居装饰的极佳用材,成为了部分高端消费者的首选用材对象,其市场认知度和认可度因此不断提升。业内人士向记者反映,一二线城市的高端消费人群,还有小城市一些经济较好的消费者,他们的别墅、房子装修大多数会倾向于柚木。除此之外,以前的星级酒店为了显示出装修的气派,往往会使用大块的石头作为装修之用,但是随着审美的逐渐改变,现在的星级酒店也逐渐倾向于选择柚木。这也是柚木越来越受欢迎的主要原因。在此利好的推动下,尽管柚木价格强势上涨,但是仍然丝毫没有阻挡下游市场采购的热情。据专业经销商表示,自开春以来柚木出货量较去年同期上升超过20%,市场行情十分火热。


    记者了解到,开春至今虽然柚木的市场出货量相当不俗,但是进货量却极其稀少,而且多数商家的库存也并不充足。对此,专业的柚木经销商向记者反映,缅甸地区对柚木的控制力度依然没有放松的迹象,这也导致了上游市场柚木的供应量十分紧缺,自开春以来供应给中国市场的柚木总数量不超过700吨,而且自4月份开始缅甸将进入雨季,届时柚木的砍伐、运输等工作将全面停止,这也就意味着在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里柚木的供应将完全间断。然而这700吨左右的柚木是远远不能满足国内市场几个月的需求量,即使再加上商家手中的库存仍然显得“抓襟见肘”。另外,受到采伐风险加大等因素的影响,缅甸当地柚木原材料价格“升升不息”,比如在瓦城当地,柚木的采购价格已经上涨至5000美元/担。

    面对着货源供应萎缩,进货成本不断上涨的市场境况,国内柚木商家们也只能不断上调柚木的价格。据记者了解,现阶段柚木的价格较去年年底已经上涨了超过1000元/立方米,长2.2—3.2m、厚8cm以上、A级(瓦城料)价格报收26000—27000元/立方米;长3.7m以上、厚8cm以上、A级(瓦城料)价格更是突破了30000元/立方米,创历史新高。


    价格高位下商家谨慎情绪明显

    有商家向记者反映,现阶段进入中国市场的柚木,订购价格奇高,这对商家的资金实力、风险把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受此影响,众多柚木商家的谨慎情绪十分明显。“目前柚木的进货成本太高,风险也很大。以前有一百万的资金,可以买到3车料,现在一百万只能买到一车料。更为严重的是,以前买料的时候,商家还有一定的议价能力,现在则是完全处于被动的状态,上游卖家一副爱买不买的样子,甚至还经常出现临时加价等现象,之前签订的合同也基本等同于废纸,完全丧失法律效应。”有商家表示。


    “目前国内市场商家的利润基本在1000元/立方米左右,扣除仓库租金、人工等各项费用,商家的纯利润其实并没有多少,但是商家却要承担如此大的风险,柚木这条路真都不好走。”商家无奈地表示。


    未来柚木或将量缺价涨

    虽然目前柚木的价格已经涨至高位,但市场人士表示柚木未来的货源供应仍将持续萎缩,价格也仍将有继续上涨的可能。一方面,近几十年来的滥砍盗伐已经使得缅甸的森林资源急速下降,可供采伐的木材资源已经不多了,特别是柚木等高端材种,资源更是少之少,再加上缅甸不断加大力度限制柚木出口,未来柚木的供应量难言乐观。另一方面,随着印度、马来西亚等国家经济的高速发展,当地的柚木需求量日益增长,而且这些国家给出的采购价格普遍比中国高,导致大量的柚木被分流到了印度、马来西亚,进入中国市场的柚木数量也因此不断减少。


    价格方面,市场人士表示随着资源的不断减少以及控制力度的加大,未来柚木的经营风险必将越来越大,价格也必定会越来越高。“目前柚木瓦城料的价格普遍在26000—27000元/立方米,未来破30000元/立方米基本没有悬念。”有商家如是说。
    记者观察:从去年至今,柚木价格的疯狂上涨似乎已经说明了其资源的供应不容乐观,未来柚木如多数红木一样被列入濒危材种也未尝没有可能。有市场人士指出,随着柚木供应的日渐萎缩,不少商家已经开始寻找新的替代材种来弥补市场缺口,而未来柚木则会如交趾黄檀等材种一样,逐渐往更加高端的方向发展。我们所能做的,也只能静静地等待这一刻的到来。

    9月7日,柳州市质监局官网发布2018年人造板产品质量监督抽查情况。本次监督抽查由柳州市产品质量检验所负责抽样、检验,抽查主要以《细木工板产品质量监督抽查实施规范》(CCGF407.1-2015)、《胶合板产品质量监督抽查实施规范》(CCGF407.2-2015)、《中密度纤维板产品质量监督抽查实施规范》(CCGF407.6-2015)、《刨花板产品质量监督抽查实施规范》(CCGF407.7-2015)为抽样、检验依据。本次监督抽查共抽检40家企业41批次产品,经检验合格37批次,不合格4批次(其中2家企业申请复检,复检结果均不合格),产品合格率为90.24%。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