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记者体验:河北大城红木大集淘乐多\英国脱欧将影响国际热带木材产品贸易
详细内容

记者体验:河北大城红木大集淘乐多\英国脱欧将影响国际热带木材产品贸易

时间:2020-10-24     人气:54     来源:     作者:
概述:原标题:“趣”绿色廊坊觅新鲜系列之周末红木大集去淘宝红木从明清至今一直深受人们的珍爱。红木起源于明朝1405年,郑和七次下西洋,每次回国用红木压船舱,木匠们把带回木质坚硬、细腻,纹理好的红木做成家具、工艺品供帝后们享用,后来大量输入,流入民......
原标题:“趣”绿色廊坊觅新鲜系列之周末红木大集去淘宝

红木从明清至今一直深受人们的珍爱。红木起源于明朝1405年,郑和七次下西洋,每次回国用红木压船舱,木匠们把带回木质坚硬、细腻,纹理好的红木做成家具、工艺品供帝后们享用,后来大量输入,流入民间。在明清两朝传统红木家具、红木小件和红木装饰构件空前发展,开创了前所未有的红木文化。

顾客们在挑选红木家具(摄影:杨琪)

各式红木家具用品颇受消费者欢迎(摄影:杨琪)

直到今天,人们对红木文化、红木制品依然情有独钟,近年来红木家具受到越来越多的红木爱好者的青睐,能够拥有一件红木制品也成为一种时尚。如果能够百里、千里挑一淘到集价格、工艺、材质等多种优势于一身的红木制品,自然和捡到宝一样让人兴奋不已。那么,何不来享有“中国京作古典家具之乡”的大城来赶一场有声有色的红木大集呢?

大城红木大集让没有体验过如此阵势的人着实快惊掉下巴,而对于70后的一代,又颇有点小时候在农村逢月赶大集的味道,很是怀旧。古色古香的红木家具露天排满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整条宽阔道路,熙熙攘攘的人群在各色红木家具中穿梭,统一搭建的防雨棚内千百家商户也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整个集市伴随着招揽生意的吆喝声、讨价还价声,好不热闹。摊位前,真心实意的买主在反复摩挲家具表面,时不时和卖家攀谈了解情况,拿起手机拍照再反复几家比对,成交后自然是淘到宝的暗自欣喜。无论是土生土长的中国名贵木材,还是来自越南、柬埔寨、印度等地进口的各种紫檀、花梨、酸枝等红木都让人眼花缭乱,这些色彩深沉或如笔画墨染般的纹理,光泽润滑的器物让人爱不释手。大到床榻、椅凳、桌案、橱柜、箱盒,小到手串、笔筒、书签和各色旅游商品应有尽有,包括很多脑洞大开的时尚创意礼品,只有想不到,没大集看不到的,就算走马观花逛一圈,也是一次让人大开眼界的体验过程。

好东西不怕比,前提是眼光够敏锐,腿脚够劲儿,耐心够十足,砍价够在行。如果想仔仔细细琢磨比较一番,挑几件入法眼的家具或器物带回家,总长达6000多米摊位足够逛上一天了。

在这里,中红木城还为大集配套建设了5万平方米的停车场,让外地驱车而的顾客毫无后顾之忧。据悉,目前大集每个交易日商户和游客多达3万人左右。从2015年5月开始,为了满足更多顾客和游客的需求,红木大集由周二一天改为为周六、日、一、二四天开市,无论是红木工艺品爱好者、消费者还是淘宝发烧友,都可以在这里寻到满意的至爱宝贝。

大城县位于廊坊市南部,北距北京140公里,东北距天津70公里。河北大城(京作)与广东中山(广作)、浙江东阳(苏作),被誉为我国传统的三大红木古典家具制造业基地。享有“中国京作古典家具之乡”、“京作地域标志商标”的美誉。目前大城县拥有知名红木家具生产企业200余家,红木工艺品制作作坊3000余家。随着京津冀一体化进程的加快,红木大集市场的交易量和游客接待量不断攀升,而大城县旅游局也看准商机,正在积极打造红木文化旅游线路,京津多家知名旅行社开通了“北京:大城、天津:大城的红木文化旅游直通车”,一站直达,北京、天津的游客自然是占尽天时地利的优势。

穿行在红木大集,看着身边形形色色的红木家具和制品,总有一种沉淀之感让人褪去一丝都市生活中的烦躁。选良才美器,品工巧之美,感意韵匠心,在古典风尚与时代创新中,赶一场潮流,赶一场精彩!

地点:河北廊坊大城县

时间:周一、二、六、日全天


据国际热带木材组织(ITTO)报道,英国脱欧对国际热带木材产品贸易将有显著影响。英国脱欧前是欧盟进口热带木材量最大的国家。
2015年,英国进口木材产品在欧盟热带木材产品进口总额中占25%,而位居第二的法国仅占15%。英国热带木材产品进口总额从2011年的7.20亿欧元增长到2015年的9.60亿欧元,增幅为33%,而欧盟其他主要国家的热带木材进口在同一时期基本呈下降趋势,仅比利时持平。
英国脱欧后经济衰退,可能会导致其来自热带国家的木材产品进口额下降。近年来,英国进口热带木材产品的大幅增长,很大程度是由于来自越南、印尼和马来西亚的家具进口额大幅上升,但英国的家具进口额预计未来中短期内将出现减缓趋势。
然而,从长期看,如果英国的经济能够比较迅速地复苏,且脱欧能够使英国与欧盟之间形成关税等形式的贸易壁垒,将促进英国与非欧盟国家的木材产品贸易,对热带木材生产商和非欧盟国家木材产品供应商而言,从长远看有利于热带木材产品贸易。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黄花梨高束腰马蹄足挖缺做条桌明黄花梨木百宝嵌纹罗汉床明黄花梨木带托泥方台座

    “清水山房”藏明清家具专场

    拍卖时间:1995年10月9日

    拍卖地点:北京

    拍卖公司:中国嘉德[微博]

    拍场介绍:“清水山房藏明清家具”专场是中国家具在国内拍场的首次集中亮相。28件拍品,总成交额4466万元,总成交率60.71%。其中,明代“黄花梨木带托泥方台座”以88万元拔得头筹。从当时的收藏背景看,这个成绩属于中上。

    古典家具在国内拍场的首次破冰之旅:记中国嘉德1995年“清水山房”家具专场

    文/程香

    1995年10月9日晚上6点,北京昆仑饭店多功能厅内,人头攒动,熙熙攘攘。除了行家、藏家,不少人其实是来看热闹的。人们好奇的是,家具在国内拍场的第一槌,到底会拍出怎样的成绩?

    这个气氛热烈的现场,实际上是中国嘉德“清水山房藏明清家具”专场拍卖现场。1995年,中国嘉德刚刚成立不久,就联合香港电影导演李翰祥推出“清水山房藏明清家具”专场,这是国内第一场古典家具专拍,也是中国第一个私人收藏专场。

    中国家具国内首拍,再加上李翰祥的范儿,一时间引来诸多藏家,气氛爆棚。

    “清水山房”拍卖背景

    1995年,中国国内挂牌成立的拍卖公司,仅中国嘉德与北京瀚海等不足5家,拍卖在国内收藏市场还是新鲜事,气氛并不浓厚,拍卖行业属刚刚起步阶段,与国外相对成熟的市场,相差甚远。

    著名明清家具专家、台湾雅典杂艺术品管理顾问公司执行长陈仁毅先生告诉记者,当时来现场参加拍卖的,大部分是国外的藏家和买家,国内做家具买卖的也来了不少,但是大部分对拍卖还是懵懵懂懂的,多以观望、了解为主。中国家具在1995年的当下,它是艺术品还是收藏品,还是只是普通的家具,其实还没有一个很清楚的态度。

    而中国嘉德在举槌之初就选择家具的理由,陈仁毅分析认为有三个原因:

    “其一,我觉得嘉德拍卖公司一直是中国拍卖行业的翘楚,以他们对艺术产业的眼光来讲,选择家具我觉得是毋庸置疑的,眼光是特别好的。”

    “其二,这批家具有王世襄的背书,出版、著录、来源,各方面都好,再加上李翰祥先生的名人效应。不管是家具,不管是时尚,不管是成色,里里外外都有很多的新闻话题。这可能是嘉德当时选择这批家具上拍的其中一个原因。”

    “其三,嘉德在刚开始拍卖的时候,所有主流项目的价格在当时也是比较高的。综合考虑之下,有可能做策略调整,把一些非主流的项目、低价的项目,例如家具项目,慢慢扶正。所以我觉得综合来讲,当时这场拍卖,包括了拍卖公司的眼光,包括了名人效应,包括了低价位等等,我认为这是当时嘉德长远考虑之下最后选择家具来做专场的几个原因。”

    黄花梨四面平带翘头条桌明紫檀高束腰大画桌清康熙

    拍卖现场:马未都[微博]成大赢家

    1995年,收藏市场中的艺术品交易,仍以传统的古玩店、画廊甚至地摊等第一市场为主,拍卖对人们来说,还是件新鲜事。首场家具专拍,这对于国内家具藏家而言,既兴奋又期待。

    陈仁毅告诉记者,当时的拍卖现场,国内藏家除了马未都之外,大多仍以港澳台和国外的行家参与较多。

    “在场的大部分行家,尤其是香港的行家,大家彼此都认识,很多是礼貌性地出手几次,相互礼让一番就剩观望了。”

    “那一场,其实好东西并不太多。有些是改制,有些材料不够讲究,有些年份比较浅,最后可以买的东西也不太多。我喊价的有两件。一件是‘明黄花梨雕草龙纹联二橱’,还有一件是跟马未都先生竞投的那个黄花梨带托泥方台座。那个大座,从稀有性来讲,是全世界黄花梨家具木作中很有代表的一件作品。从工艺和材料来讲,它也是很有特色的。在当时的1995年,一件家具拍到七八十万人民币,是一个天价中的天价。所以在现场,我举到70多万的时候,其实已经造成了很大的轰动。举到70万以后,我们觉得如果再举的话,可能在国内会变成一个新闻事件,也怕相关单位会特别注意,所以就不敢再举下去。最后是马未都先生举到底,收入囊中,加上佣金成交价为88万人民币。其实他买到,我也很开心。让价格来证明那件东西,实际上是有价值的。那也是他早期上手的很好的一件东西。”

    正如陈仁毅先生所描述的,场内大陆藏家,以马未都先生最为活跃。事实上,这场拍卖,马未都成了最大的赢家。除了黄花梨带托泥方台座,专场的其它家具,大部分也被马未都拍走或事后私下买走。有些至今仍藏在观复博物馆[微博](如黄花梨百宝嵌罗汉床、紫檀高束腰大画桌等)。

    拍品故事:两件家具时隔15年再次面世

    本场拍卖中的家具明星,除了当场最高成交价的“黄花梨带托泥方台座”外,另外两张不起眼的条桌,却在15年后成为抢眼明星。

    这两张条桌分别是“明黄花梨四面平带翘头条桌”和“明黄花梨高束腰马蹄足挖缺做条桌”。它们在1995年“清水山房”中的成交价格分别只有27万元(LOT830)和18万元(LOT823)。时隔15年后,同样在中国嘉德,2010年秋拍“简约隽永:明式黄花梨家具精品”专场中,这两张条桌双双拍出了千万高价,出现了惊人大逆转。其中,“明黄花梨四面平带翘头条桌”(LOT2628)成交价为2352万元,“明黄花梨高束腰马蹄足挖缺做条桌”(LOT2640)成交价为1008万元,引起场内一片哗然。

    而追溯它们的故事,则更是引起业内人士唏嘘不已。

    1980年代初,“黄花梨四面平带翘头条桌”和“黄花梨高束腰马蹄足挖缺做条桌”是俩难兄难弟。它们居住在北京市硬木家具厂的操场上,任凭雨打风吹。但它们命中注定有贵人保护。

    1984年,古家具收藏家张德祥先生慧眼识珠,保护了它们。当时,他在北京木材工业研究所工作,对明代家具十分沉迷,每天都要骑自行车去硬木厂看那些破败的家具。就这样,在硬木厂操场上的一片狼藉中,“兄弟俩”被张德祥发掘了出来。

    让这哥俩儿真正受到瞩目的是王世襄先生。在张德祥的引荐下,王先生去硬木厂为它们拍了照,并将其收录到《明式家具珍赏》和《明式家具研究》中,而这两本书可谓明代家具学术著作中的翘楚。在描述“黄花梨高束腰马蹄足挖缺做条桌”时,王先生认为,它的设计证明了古代工匠对木料性能的了解,并采用了措施来解决装饰和坚实之间产生的矛盾。

    两本书出版后,一直在收藏圈受冷落的明式家具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其中也有一位名人,他就是曾拍摄电影《火烧圆明园》的香港著名导演李翰祥。1985年,他以买电影道具之名,来到北京硬木家具厂,每件花了仅仅七八百元,就将俩兄弟都买走了。

    或许这兄弟俩注定漂泊。1995年,由于在筹建影视基地时急需资金,李翰祥不得不在拍卖会上将它们出手。

    2010年11月21日,还是在嘉德秋拍,两件家具时隔15年再次出山。这次,它们的成交价格为估价的4倍,分别为2352万元、1008万元。就连张德祥也没预测到,这俩兄弟能拍出此番高价。“这两件家具流传有序,又上了著录,在学术价值上已经得到认可。经过这么多年的浮躁,如今一些收藏家终于懂得艺术品真正的价值了。”张德祥对这个结果很是欣慰。


    1月份即将过去,众所期待的年前最后冲刺行情可谓是无望了。据记者调查了解,目前全国各地红木原材市场相继进入了休眠期,市场交易大幅回落。交趾黄檀(俗称大红酸枝)、奥氏黄檀(俗称白酸枝)、巴里黄檀(俗称花枝)等酸枝类木材市场交易更是如此,并且对于春节后红木市场预期不理想,商家补仓囤货意愿也不高,基本是持“再看看”的心态。价格方面,目前奥氏黄檀直径20-30cm左右价格报2.1-2.4万元/吨,巴里黄檀报2.4-2.7万元/吨。交趾黄檀15-20cm左右报9-9.5万元/吨。

    来源:中国木业网

    阅读全文
  • 最近几天,大涌镇“风光无限”。8月28日、29日,国家住建部和广东省发改委先后公布了第二批“中国特色小镇”名单和全省首批特色小镇创建工作示范点,大涌镇都榜上有名。算上今年1月入选中山首批市级特色小镇创建名单,大涌镇实现了特色小镇创建市、省、国家级别荣誉的“大满贯”。
    坚持推动红木产业转型升级,为产业注入文化旅游元素,以打造中国红木文化旅游特色小镇为抓手,促进产业提升、业态创新和产城人融合是大涌镇走向“全国示范”的“秘诀”。投资达48亿元,聚集产业、商务、会展、交易、体验等功能的“中国(大涌)红木文化博览城”(以下简称“红博城”),是大涌建设特色小镇思路的集中体现。今天上午10时,将在“南方+”客户端推出《走进新晋全国特色小镇:大涌》视频直播报道,走进大涌,走进大涌红博城,通过画面和解说,看全国特色小镇如何“炼成”。
    全国特色小镇如何“炼成”
    大涌镇曾经是一个专注红木生产的专业镇,在全国红木家具市场占据重要位置。随着资源优势的减弱、环境问题的凸显,红木产业发展遭遇瓶颈。从2011年开始,大涌镇开始探索红木产业转型升级的出路。
    文化,成了大涌推动红木产业转型升级的突破口。2012年,一年一度的红博会首次提出“文化”理念,将原来的产品展提升为“产品+文化”展,并将会展的级别从“大涌展”升级为“中山展”。随后,大涌镇被列为重点建设的广东省三个文化旅游小镇之一,被中国家具协会确定为产业转型升级试点。2015年,大涌镇提出了创建全国首个“红木文化旅游名镇”的发展目标。今年,大涌镇先后被认定为中国特色小镇和全省特色小镇创建工作示范点,传统产业转型的思路和成果得到国家和省的肯定。
    “红博城是目前大涌红木产业传统生产与文化旅游的最佳嫁接器。”大涌镇镇长贺修虎表示,大涌以红博城为载体,为红木产业注入文化旅游元素,注入“灵魂”。
    大涌红博城聚集了“产业+商务+会展+交易+体验+生活”等功能,城内建有中国文化高峰论坛、红木主题酒店、红木博物馆、红木产品销售展区等功能分区,是一个文商旅产业综合体。
    红博城的综合效应目前已初步显现。大涌镇党委委员欧阳凯介绍,今年1—7月份,红博城已接待游客超过70万人次。红博会、中国首届新中式家具大会已相继在此举行,文创会也即将开幕。红博城的综合带动作用逐年增加。
    为将文化“根植”在大涌,大涌镇还在红博城内建设红木学院,计划吸引全国各地的优秀红木人才和大师,让红木文化和技艺的“根”留在红博城。目前,红木学院的主体结构已建设完毕,内部装修工作正抓紧进行,预计将于近期投入使用。
    天价家具和艺术精品成亮点
    众多的看点成为了红博城吸引游客的主因。大涌红博城位于大涌镇红木产业聚集区的核心地段。它以国家5A级旅游景区标准规划建设,整个建筑占地达300亩,建设面积共80万平方米,是目前国内首个集岭南、江南、徽派、皇家等多种建筑风格于一体的地标性建筑群。红博城内部主体风格跨越了唐、宋、明、清、民国等,城内建设的宋代风格、清代风格、皇家、徽派等实木建筑群以及民国骑楼街,都是红博城主要看点。
    红博城内还建设有红木博物馆,这里是红木文化的“精髓”所在。这里聚集了崖柏、红木雕塑、根雕、红木家具等红木艺术品。值得一提的是,馆内还藏有一套价值9.5亿元天价的乌木家具。馆内的“延艺厅”是红木工艺大师作品集中展示区域,这里不仅有红木大师的作品,展出了根雕、刺绣、陶瓷等领域的名家作品。大涌镇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大涌将把红博城打造成国内优秀手工制作工艺技术以及文化的集散地,把“文化”的品牌做得更大。

    任何事物的流行,最开始都来自于某个人或某个阶层的喜好,并将这种喜好发扬开来。从以“文人家具”定位的黄花梨,到皇宫贵胄独享的小叶紫檀,这些红木家具都是来自文人雅士以及权贵最初的喜爱,并得到全社会的认同和效仿。对于当代人来说,在收藏、研究红木家具时,一个绕不开的情感因素就是对红木家具本身所代表的文化内涵的认同。

    著名作家、知名收藏家海岩是有名的黄花梨家具藏家。在海岩看来,我们今天继承了古人对明式家具的一种审美观。痴迷,不仅来自于对家具本身的喜欢,同时,骨子里的文人情怀和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喜爱,也是“定情”于古典家具的主要原因。按照海岩的说法,进入互联网时代,面对现实的焦虑感,收藏反而是一个避世的清静去处。除了隐居,还有一种就是大隐隐于古,对于古代文化的学习、传承、把玩、研究,让收藏者忘记了现实生活中的不快乐,带来一种隐居和遁世的快乐,除却藏品的积累、财富的增值这些乐趣,更是一种心灵的归宿。

    海岩说:“传统家具是祖先留给我们的一个很重要的文化遗产,它反映着古人的一种生活习性,对中国人的礼仪姿态、审美情趣的形成具有重要作用。所以怎么把它认识好,怎么把它往下传,对今人来说十分重要。我觉得对于一个统一的民族情趣的认同,也就是对于文化的认同,才能够实现对整个民族的认同。”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