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雕师邓宇荣:打造破木而出的生灵\华北木材市场观察:临近冬期量价均跌
详细内容

木雕师邓宇荣:打造破木而出的生灵\华北木材市场观察:临近冬期量价均跌

时间:2020-10-11     人气:89     来源:     作者:
概述:工厂越办越大,但邓宇荣坚持每一件木雕作品都亲自设计邓宇荣收藏的福州传统龙眼木木雕45岁的木雕师邓宇荣,坐拥闽侯上街8000平方米木雕王国,每天沉浸于与木头的“对话”里,等待枯木树根成为“破木而出”的生灵彼年,他17岁,当他看见老师傅们一番刀......
工厂越办越大,但邓宇荣坚持每一件木雕作品都亲自设计邓宇荣收藏的福州传统龙眼木木雕

45岁的木雕师邓宇荣,坐拥闽侯上街8000平方米木雕王国,每天沉浸于与木头的“对话”里,等待枯木树根成为“破木而出”的生灵彼年,他17岁,当他看见老师傅们一番刀削斧凿后,就能将一段段粗糙的枯木,打造成一个个栩栩如生的人物或神灵、花鸟时,他便知道自己这一生注定要与刀斧、枯木为伴;

此年,他45岁,已在福州闽侯上街拥有8000平方米的木雕王国,每天都沉浸在与木头的“对话”里,那些形态各异的枯木或树根,在他眼里都是等待“破木而出”的生灵。

虽然,在旧的上街根雕一条街和新的上街根雕展示交易中心,他都有几百平米的展厅,但比起已雕刻完成的作品,他却更愿意呆在木屑纷飞、可以静心创作的木头堆里。

拜访木雕师邓宇荣的当天,他正一个人关在屋子里冥想,他的女儿邓寒洁说,“我爸最近接了一单大活,是外地一家博物馆定做的一件巨型根雕—上下五千年。”寒洁自豪地透露,这件巨型根雕全长有60米,需拼接而成,一旦完成,它将是全国最大的一件根雕作品,没有之一。

木雕讲究“刀笔传神”他追求天然的艺术美

福州木雕,历史悠久,技艺精湛,名家辈出。它与全国各地木雕血脉相承,互相影响,是从民间家具、建筑、佛像雕刻逐步发展起来的,具有浓厚的地方特色。福州是福建木雕业的主要发样地,与浙江省的东阳、广东省的潮州并列为中国木雕的三大产区。福州的木雕艺人又聚集在上街。

在这样的环境里土生土长的邓宇荣,打小便耳濡目染刀斧碰击木头的“乐声”,埋下了刻木塑生灵的梦。“一见到木头,尤其是树根,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在脑海里想象它的形态、质地、纹路会适合塑造成什么,下意识地用手去比量。”邓宇荣说,在木雕师的眼里,木头、树根都是有生命的,就等待一双慧眼去发现,一双巧手去雕琢。

福州木雕以圆雕为主,盔甲与老翁类产品名冠华夏。邓宇荣师承本土传统民间艺人,对人物类的雕刻极为拿手。在他8000平方米的木雕厂内,有3栋两三层楼的展馆,每一层都放有近百件佛陀、达摩、观音和弥勒。邓宇荣解释,佛像与艺术从来都是水乳交融的。佛教需要以艺术为依托展现其博大精深;艺术需要从佛教方面吸取慈济大爱的情怀拓展其生命力。他称,福建佛教艺术源远流长,千百年的刀削斧凿,一代代艺术家的精益求精,都可以从佛像艺术品里窥见。

在邓宇荣雕刻的一樽笑容可掬的弥勒佛前,盯着那张灿烂的笑脸,多看了几眼,竟让人错觉那弥勒正在与人谈话。那笑弯了的眉毛、眯起的眼睛,嘴角笑出来的褶子,是那样传神……原木材表面的小空洞与凹凸不平,恰好就成了弥勒宽大的佛衣,未经过多的人工雕刻,浑然天成。

邓宇荣说,一位木雕师的刀技,是技法顺应艺术构思而发挥的关键亮点,他喜欢“以势造形、以形取神、继而以神来强化特殊的艺术效果”。所谓“刀笔传神”,是指把刀法与书法感悟联系在一起,在工与意、气与质中感受顺其自然的创作方式,动刀之处必须与灵感相吻合,并自始至终还物质以生命,这是他在木雕创作中追求的效果和境界。

“一件木雕艺术品,应有木材质感的肌理美、造型的动态美、刻画的表情美、天然的艺术美、外轮廓的线条美和创意的视觉美。”邓宇荣如是概括了木雕艺术品应有的6种美。他称自己最为看重的是天然的艺术美,即任何创作,刀工都讲究“道法自然”。他坦诚,要做到这点,木雕师要有独到的眼力和审美,也就是“发现美的眼睛”,远比“创作美的手”更为重要。

正是邓宇荣追求艺术融入自然的和谐美,让他在圈内形成了有自己鲜明特色的创作风格。前不久,外地一家博物馆的人来福州定做一件大型根雕艺术品,参观了很多大师的作品,逛了很多木雕厂家,最后与邓宇荣签了合同。这单千万元左右的生意,需要邓宇荣搜集不少香樟木树根,根据树根本来的造型,塑造出一件全长60米的巨型根雕作品。邓宇荣初步估计,这件作品,要历时5年左右,才能完工。目前,他正在全国各地寻找合适的香樟木树根。

把创作当歌咏让传统与现代完美结合

邓宇荣最宝贝的收藏里,有一樽千手观音像。细看这樽已旧得发黑的龙眼树木雕,会发现在很多雕刻细节上,做工是粗糙的,如观音胸前的佛珠,并不圆润,还有棱角。邓宇荣说,这樽观音塑像,还是他师傅从更老一辈的艺人手中收藏过来的,至少是70年前的福州传统木雕作品,完全是纯手工雕刻的,那些粗糙的细节,正是“纯手工”的标签。

为了学习老艺人的技法,邓宇荣经常与这樽龙眼木观音独处,用手轻抚塑像,追寻老一辈艺人的刀工与力度。他认为,在传统与现代的对话中,借鉴与继承始终是一个重要的课题。只有这样,雕刻出来的作品,才能给人踏实而空灵、真切而飘渺的艺术感受。

造型艺术家,一般都会有意识地去观察生活,为创作积累素材,寻找灵感的火花。邓宇荣在这一点上,有些与众不同,生活在他的心里就像一本现成的书,他可以一下子就翻到自己想看的那一页。他创作时,只需要大致想一下,人物的形态和神情,就会自然而然地“生长”出来,这大概便是人们所说的“化境”。

“艺术创作首先要有自己的个性。”邓宇荣说。他介绍近年来,福州上街的木、根雕工艺突然如“一夜春笋”冒了起来,上街木、根雕渐成规模,相关企业已多达1000多家,从业人员达2万多人。目前,上街生产或加工的根雕产品约占全国80%的市场份额,年交易额约20亿元,上街已成为国内最具影响力的根雕生产、销售基地之一。但真正从事这行多年的木雕师,却并没有因市场竞争的激烈,而形成“对手”,却依然是朋友。

“原因很简单,就是世界上根本没有两件完全一样的木雕或根雕艺术品,所以就不存在竞争。”邓宇荣笑着解释,木雕艺术品的个性就是其生命力。接着,他又补充说,只有那些通过机械、批量生产的木雕工艺品,才会打价格战。“但真正有自己创作思想的木雕师,就算在设计工艺品时,也能设计得各有特色,不与人雷同。”在邓宇荣眼里,无论是手工雕刻,还是机器生产,木雕师最初的设计和想法,才是最值钱,最有生命力的。

邓宇荣喜欢把雕刻创作,比作歌咏。他说,雕塑材料、体裁的限制,就如诗的格律,木雕师就要在这个范围之内,用最简洁、最含蓄、最生动的语言来表达美。只有这样,木雕艺术才能达到小中见大,凡中显美,藏中有露,出其不意,也才能引起人们的更大兴趣。

福州木雕的艺术流派与艺术特色

明末清初,福州木雕从佛像与建筑雕刻分支而出,发展室内陈列欣赏品的雕刻,艺人集居的象园、大板、雁塔的木雕艺术,形成了三支作品特征不同的流派。这三个乡都在福州象园头附近,互相影响而又各自独立,可谓三足鼎立。

象园流派,人物动态逼真,讲究面部神韵,衣纹柔软,有风吹水面波纹之感。动物类品种丰富,人物面具更是独此一家。象园派系的后起一代,能吸收现代雕塑艺术的精华,讲求人体结构比例,构思巧妙,手法清新,造型简练。

大坂流派,以人物雕刻为主,作品形神具备,善于刻画人物的内心世界,仕女的面部圆润古雅,温柔可人。仙佛形态各异,衣纹飘动有力,武将富有气魄,盔甲花饰变化无穷。

雁塔流派,以与漆器、建筑结合的花饰雕刻为主,擅长透雕、薄雕及镶嵌技法,作品讲求布局和透视,立体感强,刀法灵利,雕镂玲珑剔透。人物雕刻刀路浅薄,衣纹平顺,面部表情丰富。

本报记者寇思琴文/图


受楼市工程数量下降等影响,华北市场上建筑模板的出货情况持续低迷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而随着天气逐渐变冷,北方即将进入冬季停工期,预计近期销量将进一步下降。
建筑木枋价格方面,由于需求量的衰退和供应量的充足,樟子松、南方松、辐射松几个大类的价格基本延续了上个月微幅下跌的趋势,均价为1668元/立方米,下降约3元/立方米。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正在潜心雕刻的梁安经。叶松摄

    今年61岁的民间木雕师傅梁安经家住老县衙,其作品以海南民间佛像雕刻为主,也刻画花鸟鱼虫,在他从事雕刻艺术的36个年头里,已经为来自定安、海口、屯昌、文昌、澄迈、琼海等全省多个市县以及广东、湖南的客人雕刻了近400件作品。他师承其父,传授其子,对周边热爱雕刻的人也无条件倾囊相授,让海南民间佛像雕刻艺术在他身上不断传承开来。

    “我没专门学过雕刻艺术,进入这一行,完全靠兴趣。小时候,村里面哪里有木工的师傅,我都会跑过去围观,还经常对着报纸上的插图,在纸上进行临摹,说来也奇怪,对于雕刻、扎纸人等民间手艺,只要前辈稍微点拨,就能理解。”梁安经告诉记者,他父亲当年就是村里的木工,在父亲的影响下,他自小就对木工、美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并因此入行。

    “从客人说要哪样子的佛像,到一尊的佛像出炉,要经过挑选木头、画线、雕刻、上色等好几个步骤,整个过程需要两个星期左右,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梁安经说,海南文化底蕴深厚,有着大王老爷、骑马将军、冼太夫人、平天圣旨皇娘娘等各式各样的公祖、佛祖,造型有骑马、站立、正坐等。

    30余年的积累,让梁安经对这些已经了然于胸,只需客人简单描述,他就可以雕刻出来,即使是比较小众的,只需给他一张照片,他都能雕刻得惟妙惟肖,名声也逐渐响亮起来,不少有雕刻佛像需求的客人都慕名而来。

    12月15日,记者见到梁安经时,他正蹲坐在老县衙的门口,拿着一把三厘米宽的雕刻刀,潜心雕刻着三门坡客人订制的“大王老爷”佛祖像,刻完这尊佛像,还有三尊佛像需要在春节前交货。

    在所有的作品里,最让梁安经满意的是那两幅长90厘米、宽55厘米和长2.4米、宽1.2米的大小两幅《雀鸟催梅》图,并以16万元的价格销售给一位广州的客人,只是那位客人的房子未装修好,尚未提货,记者也得以一睹“芳”容。

    “我小时候就听父亲说过‘百鸟催梅’的故事,就从2012年6月份开始,自己设计并付诸实践,花了3个月时间把它在巴西花梨木上雕刻了出来,图上有一百只大小不一,形象各异的雀鸟,且动作全都不一样,鸟头均指向太阳升起方向,象征着事物都争取向好的地方发展。”介绍起这幅得意作品的时候,梁安经心里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一副好的作品,值得让一名雕刻师傅迫不及待地与别人分享,而一手好的技艺,也应该不断地传承下去,梁安经就是这么做的。

    梁安经有两个儿子,他从小就培养他们往美术的方向发展,现在大儿子在家逐渐进行雕刻创作,小儿子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后正在北京的大出版社从事美术设计工作,都跟美术雕刻息息相关。

    对外人,他也是倾囊相授。在采访过程中,记者注意到,老县衙院子里的一位小男孩很喜欢梁师傅的雕刻,经常在旁边仔细观看,还帮着梁安经打些下手。梁安经告诉记者,他也是住在老县衙里的邻居,从小就特别喜欢雕刻,我也教了他许多雕刻技巧,因为他现在才上初三,我就让先他好好读书,只能用课余或者空闲时间过来学习。

    “我一直就觉得,我们家跟画画、雕刻是分不开的,从我爷爷那辈开始到我儿子这辈,跟民间艺术都特别有渊源。”梁安经指着身旁的木盒子说,就像这木盒子里那近百把大小不一、各式各样的雕刻小刀一样,我父亲将它们传给了我,我也要将它们继续传承下去。(叶松)

    来源:定安县人民政府网


    香港苏富比将于8月14日至9月4日呈献“攻玉山房藏明式家具”展览,展示“攻玉山房”藏精品38件套。届时“香港苏富比艺术空间”将化身苏州庭园宅院,在拟古的现代空间呼唤家具明代苏州根源,体现简洁优雅的明式家具与现代生活空间相融之妙。

    “攻玉山房”主人叶承耀医生,著名香港收藏家团体“敏求精舍”成员,其顶级明式家具珍藏更是蜚声国际。“攻玉山房”的黄花梨及明式家具藏于1980和1990的黄金年代,高质且精罕,系列齐全,更得明式家具之父王世襄先生亲临香港鉴定及认可,并赋赠四绝句诗表扬;更难得的是每件精品都泛现着一种文人精神气质,反映收藏家追求完美的执着。叶医生的明式家具,几乎全数购自“嘉木堂”。“嘉木堂”主人伍嘉恩女士是全球知名的明式家具专家,有“黄花梨皇后”的美誉,其深厚的専业素养和审美观,得到海内外藏家,学者以及博物馆专家的一致好评,亦为“攻玉山房”的藏品提供了质量的保证。

    明式家具原产地是江南的苏州、东山一带。苏州庭园宅院,以步移景异,曲径通幽,借景,框景的表现手法见称。这次展览以此为空间规划元素,建造长廊曲径,在拟古的现代空间呼唤家具的明代苏州根源。展场将设置客厅、书房、茶室三个家具组合生活空间,表达明式家具的跨时空设计,使其能精彩地融入现代生活。

    阅读全文
  • 福建物主从广丰木雕师手上接过贵重木料。

    “一两花梨一两金”,收藏界这样形容黄花梨木的珍贵。而一名普通的广丰木雕师却说,诚信比“木中黄金”更加贵重。

    “消失”5年后,3月15日上午,福建仙游红木客商吴国栋现身广丰县,找到了自家那块贵重的木头越南黄花梨樱榴。这都得感谢广丰木雕师黄族雯5年来诚信相守。

    接受委托物主却不见了

    “2008年清明节,我在家看店,有几个陌生人给了我一块越黄榴,说是设计雕刻成盘龙璧。”谈起与这块红木结缘,黄族雯妻子清楚地记得,他们来得急,走得更急,随手在红木上写下了吴国栋的名字和联系电话就匆匆离开了,没有留下任何凭据,没有要店家写下收条。她甚至连吴国栋的长相也没看清。

    当时,黄族雯和妻子像许多广丰木雕师一样,在福建省仙游县坝下村开了家小店,经营红木工艺品加工,凭手艺吃饭,靠技术挣钱。黄师傅说:“这块越黄榴虽然只是一块直径不足30厘米、厚约6厘米的圆柱形木料,当时就值2万多元,给我设计加工费1000多元。”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为了详细了解客商的加工意图,黄族雯回家后第一时间就拨打吴国栋电话,却发现电话打不通。此后一个月,黄师傅每天都要打好几通电话,可就是联系不上吴国栋。他还托圈内朋友四处打听吴国栋的下落,依然杳无音信。他只好将越黄榴料用布包严实,仔细藏好。

    更换手机但不敢换号码

    在外创业,总是特别辛苦和忙碌,但繁忙的黄族雯从未忘记这件越黄榴料。

    2011年,黄族雯把店从仙游搬到了莆田工艺美术城。盘点装车,光木料就装了3卡车,但对于这块越黄榴料,他小心地装进自己随身携带的旅行包内。

    在莆田打拼的一年里,好几次,有客人得知他手上有这样一块木料,甚至出10多万元高价收购,但每次都被他回绝。如今,这块红木价值已达30万元。黄师傅说:“做人要讲诚信,做生意更要讲诚信。这东西不是我的,出多少钱我都不能自作主张卖了它,我还等着它的主人来取。”

    2012年初,黄族雯回广丰创业,这块越黄榴料也跟着他一起来到了广丰。这么多年来,黄师傅换了十多部手机,却一直保留着原来在仙游使用的号码,就是想着有一天吴国栋会打电话来。

    五年守望终于物归原主

    “多亏了黄师傅多年来的妥善保管,这块木料才得以寻回,广丰木雕人真讲诚信!”3月15日上午,在黄族雯的公司里,连夜带着亲友从仙游赶来的吴国栋紧紧握着黄师傅的手连声道谢:“这几年出国打拼,不方便联系。但我知道红木是有升值潜力的,按目前市场行情,这东西至少值个二三十万。所以,我就试着拨出了五年前的号码,没想还真联系上了,我到现在还有点不敢相信。”

    “等了五年,盼了五年,终于能将这东西完好无缺地交还给吴先生了,算是了结了一桩多年的心事。”黄族雯说,3月11日上午,他妻子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有人自称几年前曾拿了一块越黄榴料来加工。为了证明是吴国栋本人,双方约好15日在广丰见面。经过认真核对笔迹,详细辨认当时情景后,他才敢放心地将东西交给吴国栋。

    “在福建莆田、仙游,有近万名从事红木木雕的广丰人,他们刀法细腻、注重神态表现,擅长雕刻花鸟、人物,深受各地客商喜爱。当时,我也是经朋友介绍,慕名而来找老黄设计加工。”吴国栋说:“如今,尽管这块越黄榴料的身价翻了10多倍,但我仍然想交给黄师傅设计加工,因为我相信黄师傅,相信广丰人。”

    (题图:福建物主从广丰木雕师手上接过贵重木料。)

    本报记者郑荣林通讯员夏广凯


    从福建检验检疫局获悉,近日,该局在福州保税港对一批进境厄瓜多尔原木实施现场检疫时,截获到活的检疫性有害生物红火蚁。
    据介绍,该批原木报检货物名称为雨豆木原木,随附植物检疫证书,证书显示该批原木已做磷化铝熏蒸处理。福建检验检疫局在对上述原木实施现场查验时,发现大量死蚁,但虫体新鲜。虫样送福建检验检疫局技术中心后,经专家鉴定确认为红火蚁。
    据介绍,红火蚁是国际公认的最具入侵性和破坏性的外来有害生物之一,被许多国家视为重大危险性的入侵有害生物,也是我国禁止进境及国内植物检疫性有害生物,一旦传入定殖,极难根除。
    红火蚁主要滋生在田埂、堤坝、花圃、草坪等地,除通过爬行、婚飞和随水流等自然传播外,有些地方还经过带土的草皮和绿化苗木等途径传入和扩散蔓延。红火蚁繁殖能力非常惊人,一个成熟的红火蚁蚁巢,个体可达5万-50万只,平均每年可以产生4500个生殖雌蚁,由雌蚁发育成的蚁后寿命有6-7年,一只蚁后每天可产1500-5000粒卵。同时,红火蚁环境适应性强,传播途径多,扩散蔓延速度快,不但可以通过自身爬行、飞行和随水流等途径自然扩散,而且还主要通过受蚁巢污染的垃圾、种苗、盆栽植物等含有土壤的园艺产品、草皮等人为远距传播,难以从源头上堵住红火蚁的传入和传播。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