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雕师在昔日豪宅里秀手艺\南浔:水性漆推广初见成效木业行业将迎全新局面
详细内容

木雕师在昔日豪宅里秀手艺\南浔:水性漆推广初见成效木业行业将迎全新局面

时间:2020-10-11     人气:138     来源:     作者:
概述:木雕师林珍勇在精心修补木雕N实习生张炳琼海都记者李帅关铭荣文/图海都讯跟前摆着一溜刻刀,各种型号,大大小小,共有30多把……木工师傅林珍勇盯着小木块,有条不紊地挥刀使力,不一会儿,小木块渐现一朵好看的荷花雏形。日前,在福州台江的龙岭顶一栋老......
木雕师林珍勇在精心修补木雕

N实习生张炳琼海都记者李帅关铭荣文/图

海都讯跟前摆着一溜刻刀,各种型号,大大小小,共有30多把……木工师傅林珍勇盯着小木块,有条不紊地挥刀使力,不一会儿,小木块渐现一朵好看的荷花雏形。日前,在福州台江的龙岭顶一栋老宅的修缮工地,林师傅正通过自己的手艺,让这栋老宅恢复旧日的光彩。

龙岭顶曾是百年前福州的“高档社区”。有句话说“田要买在鼓山下,房要买在龙岭顶”,当地很多老房子都有精巧的木雕。今年40岁的林珍勇是专门请来修复木雕的木工师傅之一。记者在走访中得知,老福

州很多木屋以杉木为主,为了更好地保存这些古建筑,请木雕师修修补补是常有的事。

感谢李先生提供线索,奖20元

来源:海峡都市报


近日,央视《焦点访谈》点赞南浔水性漆替代油性漆,有效治理排污工作。

南浔由于木业、电机、电梯等行业使用油性漆较多,VOCs治理任务较重。为此,这几年,南浔逐步改变过去主要靠末端污染治理设施提升的老路子,在这些行业推广水性漆替代油性漆。在南浔一个汽车服务公司的钣喷车间里,工作人员正在操作间内进行喷漆作业,同时环境部门的人员对车间里的VOCs含量进行了检测。

木业行业是南浔的传统优势产业,不过却长期受到“低、小、散、乱、污”的困扰,因此南浔下大力气进行全行业整治,对淋漆、喷涂、热压等环节产生的挥发性有机物(VOCs)进行治理。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删除)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在日常生活中,石雕、木雕甚至砖雕我们都经常看到,但是竹雕呢?似乎看到的确实不多,但是我国是世界上最早使用竹制品的国家,其竹雕艺术也有非常悠久的历史,据史料记载,早在纸墨笔砚发明之前,中华先民们就已经学会用刀在柱子上刻字记事,那应该就是最早的竹雕。而这种最原始的竹雕,应该先于甲骨文。因为,甲骨文已经具备书法艺术的三个要素,而所谓竹刻记事,最初刻的仅仅是符号。

    在远古时期,我国中原、北方地区并不生长竹子,所以用兽骨来刻写,南方盛产竹,就将符号或文字刻在竹上了。但是竹筒很难保存,比不上兽骨。所以,经过漫长的岁月,我们今天还有幸看到殷商时代的甲骨文遗物,却很难再见当时的竹雕作品了。但根据古代文献上的记载,中国竹雕艺术的源头,早在商朝以前就已出现,这是毋庸置疑的。

    此外,我国在远古时期就已经开始用竹制造生产和生活用具。出于爱美的天性,在竹制品上施加装饰,与雕花的玉、石、骨、木器原无差异。因此若在原始社会遗址中发现有雕饰的竹器,不足为奇。惟竹材易坏,很难保存至今。

    在现实生活中,竹料的确没有玉石那么珍贵,也没有木料那么容易雕刻,更不易于保存,所以竹雕是相对比较少的

    前段时间,渝帆与几位朋友前往贵州赤水旅行,由于赤水是中国著名的竹乡,有连片数十万亩的竹海,所以在竹雕方面也有一些艺术大师。而我们有幸识得其中一位,一位出生于浙江东阳雕刻世家的卢华英女士,看了看她的名片,有着贵州省美术家协会会员、贵州省妇女手工协会会员、赤水市民间工艺协会会长、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大师、贵州省高级工艺美术师,贵州省竹雕大师等众多头衔。

    不仅如此,她还获得过贵州省十大民间工艺美术精品奖、第六届竹文化节中国竹业博览会金奖、国际竹藤产业贸易博览会中国竹工艺精品奖等奖项。可以确定的是,她在赤水竹雕界,绝对是权威人士,当地很多雕刻工人都是他的学徒。

    我们在她的工作室看到很多他的作品,有山水、有花鸟、有建筑、有人文,竹雕技术的表现手法主要有阴线、阳刻、圆雕、透雕、深浅浮雕或高浮雕等

    盘龙笔筒放大看看雕刻的细节

    竹简,她有制作一些佛经的竹简可以对外售卖。

    竹根雕刻的人物故事竹根雕刻的雄狮

    来源:渝帆


    2014年,红木市场的冷清市场行情似曾相识。2008年,受金融危机影响,红木行情走低。一时,媒体以《金融危机致红木家具行业洗牌》、《金融危机影响红木家具市场投资泡沫破裂》、《金融危机导致红木家具价格缩水近三成》为题,对红木行业萧条气象竞相展开报道。2009年,红木行情转好。直至2011年,红木原材价格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峰。

    “2011年,精品小叶紫檀的价格约有180万一吨,而今降到了98万一吨。”郑智健说。

    央视曾经报道红木市场寒冬已至,不知你是否还记得?

    当时,受投资热钱影响,红木原材被炒作至高价。国内红木最大集散地之一—仙游,木材放在库房里几天原地不动,就转手了几次,价格也翻了好几倍,在当地制造了暴富神话。仙游当地人有个口诀:“百万元不算富,千万富翁好多户,亿元富翁不少数。”当时红木市场的疯狂与这些年炒普洱茶、茅台(600519,股吧)酒、和田玉到农产品(000061,股吧)的轮番炒作本质上是一致的,是一种货币现象,说明市场充斥热钱。

    2012年,行业逐步回归理性。

    2013年,受新修订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政策影响,又带动了一轮红木涨价高潮。当年底,大红酸枝较年初上涨近一倍。

    在“国际公约”政策后元年的2014年,仙游红木市场经历着“带痛的调整”。

    从2008年到2014年,这是一个轮回。

    “现在和2008年时不一样,现在的市场更加成熟,没有那么多热钱在炒作,而是市场规律在调节。”业内人士说。

    “大家都在等,等来年春天的到来。”

    阅读全文
  • 本报首席记者王湛实习生蒋冰琼

    从事木雕业55年,陆光正创作了木雕珍品四百多件,且不断有新作问世。

    在学习木雕之前,陆光正喜爱的是音乐,但他的画也画得非常好。艺术是相通的,音乐和美术交织在一起,让陆光正的木雕作品清丽脱俗、气势磅礴。

    陆光正做了一辈子的木雕,也学了一辈子的木雕。他不仅向国内众多著名手工艺人以及画家学习,还游历了十多个国家,接触了大量的外国优秀文化艺术,最终使他成了“集成者”。

    至今为人称道的,是他对木雕技法做了多种创新,让东阳木雕不只是“雕虫小技”。

    (以下记者简称“记”,陆光正简称“陆”)

    记:您虽然是木雕大师,但小时候喜欢的是音乐?

    陆:对。从事木雕并不是我最初的选择。

    我小时候喜欢绘画和音乐,我11岁就能自制唢呐,12岁时就被村文宣队请去编曲。

    尽管我那时年纪比其他演员要小,却很受欢迎,我很会画画,他们都请我为他们化妆。我个子小,就站在小板凳上,为演员们勾画脸谱。

    那年头,演戏所需的道具、行头都靠自备,我就找来废报纸,自己做盔甲、帽子等。

    记:那,后来为什么改学木雕?

    陆:我11岁的时候,为村里绘制过一副大型宣传壁画。13岁那年,乡长进村看到了我的宣传画,大为震惊,推荐我报考东阳木雕学校。

    尽管难以割舍对音乐的热爱,但我还是选择了学习木雕。主要是考虑到经济因素,如果搞音乐的话,乐器实在是太贵了,家里负担不起。

    不过,我到东阳木雕厂的木雕技校读书后,就成了木雕技校的文艺骨干,带领同学们排节目、搞演出,活跃得很。

    很多老师傅都很奇怪,这个陆光正整天吹笛子、拉胡琴,好像不务正业,画也能画得那么好?其实人家不知道,我常常晚上练习画画到深夜的。

    艺术是相通的,音乐和美术交织在一起,对我的艺术成长很有好处。

    记:后来您被楼水明收为关门弟子,这位老先生有“雕花状元”之称,要当他的徒弟,不容易吧?

    陆:进入木雕技校第二年,我自己画稿自己雕刻的处女作东阳木雕《花鸟》,得到木雕老艺人们的肯定,还得到了当时金华地委书记的称赞。

    我创作的木雕挂屏《热爱和平》,也被选入全国少年儿童美术作品展览,作为礼品赠送给国际友人。

    这都被“雕花状元”楼水明看在眼里,所以他破格收我为“关门弟子”。当时我很激动,也激励自己要发奋苦学。

    无数个深夜,当同伴们进入梦乡时,我都在潜心临摹,几年下来积攒的画稿叠起来有一人多高。

    恩师楼水明没有门户之见,一直鼓励我要多向其他木雕师傅学艺,要博采众长。后来,“雕花宰相”黄紫金等名师,也都毫无保留地传授我木雕技艺。我能有今天,离不开他们的教导。

    对木雕艺人来说,能跟随其中任何一位学艺都是种幸事,而我有幸成了他们技艺的“集成者”。

    记:在您创作东阳木雕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陆:1980年,我所在的木雕总厂接下了新加坡董宫酒家的木雕装饰工程,设计制作数块长12米、宽1.2米的挂屏,我亲自担纲设计制作,作品完成后反响非常好。

    但是,工程完成后,出现了我们最不愿看到的一幕南洋的热带气候使木雕条屏发生了开裂。

    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董宫酒家只能取下这些作品,永久珍藏。对此我感到很愧疚。

    1981年,厂里又接下了杭州望湖宾馆大型壁挂《白蛇传》雕刻工程,结果作品完成后也出现了开裂的情况,裂缝大得可以塞进一只手指头。

    当时业界纷传:“东阳木雕只能作为雕虫小技。”东阳木雕的声誉面临着挑战。

    记:后来呢,这个难题解决了吗?

    陆:要解决这一难题谈何容易,我真是日也思来夜也想。

    有一次,我看到工人们将一座屏风折叠起来准备装箱出口,心头为之一亮:要是将整幅大型作品分成若干个单元进行雕刻、组装,是不是就可以让难题迎刃而解呢?

    经过无数次的试验,我终于找到了解决途径。

    为了确证这一方法的可靠性,我又利用主持召开国际装饰学术交流会之机,请来各国专家共同探讨这一问题,最终这一创意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即将大幅作品根据画面的构图划分成若干个单元,每个单元采用独立的板材,板材之间留有一定空间,防止热胀冷缩,彼此既有工艺上的间隔,又有画面的完美联系,做到了“天衣无缝”。

    记:这就是您最出名的“多层叠雕”?

    陆:对。由于分组雕刻组装,众多雕工可以同时开工,大大缩短了工期;而且散件运到现场再组装,解决了大型作品入门和运输的困难;因为不受大小限制,还方便了取材,可以节约大量珍贵的木材资源。

    真正是节约了成本,又提高了效率。

    记:东阳木雕产业虽然规模渐大,被列为浙江省文化创意产业。但艺人数量明显不足,创意上也略欠后劲。

    陆:我现在与高职院校、中职学校等联合办班,培养木雕制作与设计人才。广厦学院、东阳技校、东阳市聋哑学校都开设了木雕专业班,我自己的工作室,也培养出了9名省级工艺美术大师。

    我还推出了“木雕设计班”,并为此构筑一个庞大的教育培训基地,集教育、科研、生产于一体,培养出更多复合型木雕专业化人才。

    记:现在木雕艺术品市场正在升温,越来越多的人投资木雕,如何判定一件木雕艺术品的价值?

    陆:我认为,看木雕艺术品是否有价值,主要有三点:一是看作品的文化内涵;二要看工艺技法,这往往需要艺术家多年的积累;三要看作品的整体艺术造型和结构的完整性。

    把握了这三点,基本上就可以判断了。

    记:如今许多工艺都进入了流水线生产,作为东阳木雕传承人,您怎么看?

    陆:我有三点理念。

    不因当今机器生产的便捷,而代替手工操作的技能;不因加工材料的珍稀,而消解木雕的技艺;不因长期创作的“游于艺”,而习惯于“疏于理”。

    学艺木雕技校里的文艺骨干

    陆光正从小就体现出了艺术天赋,他会画画,也爱音乐。

    他从古曲的节奏乐感中感悟木雕艺术的优雅意境,从舞蹈的婀娜多姿中捕获人物设计的衣纹神态,长期对音乐、绘画等艺术的广收博采,使他的木雕作品形成了清丽脱俗、博大开阔、气势磅礴的风格。

    创新难道东阳木雕只是雕虫小技?

    上世纪80年代,随着市场需求的变化,传统的东阳木雕受到了冲击。市场需要幅面阔大的大件作品,而传统的东阳木雕以小构件为主。为此,木雕艺人们纷纷探索大件木雕的创作,但都碰上了开裂、断损这一“瓶颈”。

    最终,陆光正解决了这一难题。

    传承机器不能代替手工操作

    和其他传统工艺一样,有着千余年历史的东阳木雕,也面临着传承和创新的难题。

    作为东阳木雕传承人,陆光正积极与学校联合办班,还推出了“木雕设计班”,力图培养出更多复合型木雕专业化人才。


    中林木业(838608)近日公布的2017年上半年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6月30日,2017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558.79万元,较上年同期下滑12.96%;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35万元,较上年同期下滑94.76%;基本每股收益为0.001元,上年同期为0.01元。
    资料显示,中林木业净利润3.35万元,同比下降94.76%。净利润下降主要原因是:一是报告期内新厂房搬迁影响正常生产,导致营业收入较上期有所下降;二系原材料价格增长,生产成本有所增加;三系公司管理费用较上年同期增长较多,主要系一方面管理人员工资有所增加,另一方面系新厂房投入使用,办公费用增加较多导致。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