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匠皇帝朱由校:帝王里的家具大咖\北美本地建筑市场SPF价格跌势蔓延
详细内容

木匠皇帝朱由校:帝王里的家具大咖\北美本地建筑市场SPF价格跌势蔓延

时间:2020-10-11     人气:134     来源:     作者:
概述:文/陈盛娥大咖名片天启皇帝朱由校(1605~1627年),年号为“天启”,明朝第15代皇帝,史称“明熹宗”。他善于制作船模型、家具、漆器、砚床、梳匣等器具,并且在建筑上也颇有成就。朱由校一生好木工营造,又多巧思,制作折叠床、水傀儡戏台等诸物......

文/陈盛娥

大咖名片

天启皇帝朱由校(1605~1627年),年号为“天启”,明朝第15代皇帝,史称“明熹宗”。他善于制作船模型、家具、漆器、砚床、梳匣等器具,并且在建筑上也颇有成就。朱由校一生好木工营造,又多巧思,制作折叠床、水傀儡戏台等诸物,往往有新意。持以饷士大夫,无不赞赏者,是帝王里少见的家具大咖。

导语

从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称帝起,到公元1911年清宣统帝退位止,在2131年里,共产生了331位皇帝。明代的皇帝们一共17位,都很有个性。有要饭当和尚出身的开国者太祖;有为了争夺皇帝位子,把自家晚辈拆分的成祖;有二十多年不上朝坐班的神宗;有开酒楼卖猪肉自封大将军的武宗,当然,还有本文的主人公:擅长木匠手艺的熹宗朱由校。

历史上,大多数统治者都有业余爱好。好刀锯斧凿、丹青揉漆的皇帝,当属明熹宗朱由校。在位七年,上朝不勤,但干起木匠活儿来决不含糊。他的工艺相当高超,甚至创造出了前所未有的式样,令许多工匠望尘莫及,后人也称他为史上唯一的“木匠皇帝”。尽管仅活到23岁,但由于他的创新意识,对明代的家具设计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耳濡目染

明中期以后,由于商品经济的发展,逐步准许工匠以银代役,推动了手工业的发展。隆庆初年,明政权开放“海禁”,对外贸易频繁,使得从业人数大大增加,手工业者的地位有了明显的提高。

紫禁城又常年进行宫殿修缮,宫内设有多处木工作坊,并且聚集一大批南方能工巧匠。比如,以“蒯鲁班”为首的香山帮工匠主要负责修缮宫殿。永乐十五年(1417年),朱棣诏令兴修北京宫室,蒯祥应征北上,此后留北六十余年,营建紫禁城,香山帮工匠群体也越来越壮大。

另有御用监、司礼监御前作、内官监油漆作以及司设监、光禄寺和专做剔红漆器的果园厂等,则负责宫廷的家具器物制造。特别是万历年间,明神宗朱翊钧奢侈无度,在打造器物玩好方面尤其出手阔绰。据《工部厂库须知》记载:“万历十二年(1584年),御前传出红壳面揭帖一本,传造龙凤拔步床、一字床、四柱帐架床、梳背坐床各十张,地平、御踏等俱全。合用物件除会有鹰平木一千三百根外,其召买六项计银三万一千九百二十六两,工匠银六百七十五两五钱。”太监《酌中志》记载:“凡御前所用围屏、摆设、器具,皆取办焉,有佛作等作。凡御前安设硬木床、桌、柜、阁及象牙、花梨、白檀、紫檀、乌木、鸡翅木、双陆、棋子、骨牌、梳栊、螺钿、填漆、雕漆、盘匣、扇柄等件,皆造办之。”

上有所好,下必有甚者。万历时文人士大夫起居器用,均用细木造之,屠隆《考槃馀事》、文震亨《长物志》、戈汕《蝶几谱》等等,记述详细,兼及家具使用、鉴赏。更有匠师将《鲁班营造正式》增编成《鲁班经匠家镜》,足见当时的社会风尚。

朱由校出生于万历三十三年,是明万历帝的皇孙,明光宗朱常洛的长子。生母是王选侍,生下他后不久便遇害。朱常洛还位居东宫时,羸弱昏庸,在险恶的宫庭斗争中几不自保,于是常寄情酒色以避世。万历时期“国本之争”,皇子教育全面萎缩。因而,朱由校年幼时,就不被重视,也没有及时得到学业教育,导致他常常和宫女、太监在宫里四处游荡。有时候会逛到宫里的木工作坊,耳濡目染之中,便无师自通。

加上当时社会大环境下的影响,朱由校的思想观念也发生了变化,开始倾向于日常生活中的审美活动。

明仇英《南都繁会图》,朱由校也曾想励精图治,恢复当初的大明盛世。

爱好成癖

明光宗朱常洛即位一月即崩,泰昌元年(1620年)九月初一,16岁的朱由校正式继位,第二年改年号为“天启”,成为明朝第15代皇帝,史称“明熹宗”。

“天启”是明代最为浊乱的时期。历经“梃击案”、“红丸案”、“移宫案”三大案后,朱由校不得不重用“东林党”,如左光斗、杨涟等人。由于对东林党人有诸多的不满,故又十分宠信魏忠贤。魏忠贤大字不识,却善于钻营,很快攀上了大太监王安的关系,地位直线上升,并与朱由校的乳母客氏结盟,权倾朝野。

朱由校把宦官专权推到了明代历史的高潮,但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他只能任他们相互牵制。事实上,我们从《明熹宗实录》中可以看出,他也并非昏庸无能,如发内帑给边军的记载也是比比皆是。对他而言,只要没有伤害到自己的利益,就宁愿沉浸于宫廷玩乐之中。

朱由校在位七年,他从不掩饰自己对木匠活的痴迷,把审美当作是一种心灵的畅适,寝宫堆满了种种材料,以及锛、凿、斧、锯、刨等工具。从配料到上漆,他都亲自操作,往往干到半夜也不休息,身边太监做他的助手。每制成一器后,先是欣喜,后又不满意,弃之,再做,乐此不疲。从宫殿建筑到木器制作,无所不精,无所不能。其技巧娴熟,令许多工匠望尘莫及。

朱由校于天启五年亲自规划大殿的重修工作,于天启六年九月建成皇极殿、中极殿和建极殿。

明代《先拨志始》就如是记载:“斧斤之属,皆躬自操之。虽巧匠,不能过焉。”或是,“每营造得意,即膳饮可忘,寒暑罔觉。”

朱由校干起木匠活来,根本不愿处理军政大事,太监刘若愚在《酌中志》中描述:圣性又好盖房,凡自操斧锯凿削,即巧工不能及也。又好油漆匠,凡手使器具皆御用监、内官监办用……朝夕营造,成而喜,喜不久而弃,弃而又成,不厌倦也。且不爱成器,不惜天物,任暴殄改毁,惟快圣意片时之适。当其斤斫刀削,解服磐礴,非素昵近者不得窥视,或有紧切本章,体乾等奏文书,一边经管鄙事,一边倾耳注听。奏请毕,玉音即曰:‘尔们用心行去,我知道了’。”

可以看出,朱由校爱好宫屋器用已经到了成癖的程度,甚至影响到身边的宫女、太监。不仅如此,内臣更奢侈争胜。其桌、椅、床、柜,以至日用盘盒器具,皆不惮工费,务求美丽。

朱由校于天启五年亲自规划大殿的重修工作,于天启六年九月建成皇极殿、中极殿和建极殿。

木工器作

朱由校所制作的船模型、家具、漆器、砚床、梳匣等器具,其形制十分精巧,尤在雕刻上见工夫,作品施以五彩,精致妙丽,出人意表。《崇祯宫词注》透露,明熹宗“手制器物,极精巧。”因史料不全,现今仍被世人广为流传的器具,屈指可数。

小木像,男女不一,俱有神态,惟妙惟肖。约高二尺,有双臂但无腿足,均涂上五色油漆,彩画如生,每个小木人下面的平底处安一拘卯,用长三尺多的竹板支撑着。

朱漆拖床,仅容一人,上有一顶棚,周围用红色的绸缎为栏,前后都设有挂绳的小钩。可坐在拖床上,前引后推,滑行速度飞快,瞬息之间便可往返数里。

十座护灯小屏,上面雕刻《寒雀争梅图》,形象逼真。曾有太监拿到市场出售,竟然大受欢迎,得钱一万,使得朱由校龙心大悦。《明宫杂咏》上有诗吟道:“御制十灯屏,司农不患贫。沈香刻寒雀,论价十万缗。”

折叠行军床,床板可以折叠,携带、移动都很方便,床架上还雕镂各种花纹,美观大方,为当时的工匠所叹服。这件行军床是朱由校用一年多的工夫设计而成的,改变用料费,而又笨重的缺点。在工艺上有自己创制的格式,而且为后人所遵守。

朱由校对木工的爱好完全出于本能,常常就近取材,制作许多精美的器物,并没有明确的目的。或者正应了明崇祯朱由检的那句话,“亦一时精神之所寄也”。

朱由校于天启五年亲自规划大殿的重修工作,于天启六年九月建成皇极殿、中极殿和建极殿。

造景修殿

明代中后期出现了造园的高潮,朱由校醉心于“园中造景”,寻求自己的“栖息之所”。《寄园寄所寄》有言:“明熹宗天性极巧,营建栋宇,即大匠不能及。”

由于常年深居紫禁城内,他仿照乾清宫的样式,制作了一座“微缩模型宫殿”,高不过三四尺,尺寸之间,“栋梁楹槛,宛转皆具”,身边的宫女太监叹为观止。又造一座沉香假山,上面池台林馆悉具,灯屏、香几,雕琢细致,堪称当时一绝。

《明宫词》有相关记载,因喜踢球,朱由校亲自设计修建了五所“蹴圆堂”,也就是可放在室外的小型木制建筑,为内廷嫔妃们观赏游乐之用。并且在蹴圆堂中设计了“水戏”,类似后来清代圆明园的“大水法”。在盛水的铜缸或是木桶上,凿孔安装机巧,控制启闭,让水涌泄如喷珠,或飞流如瀑布,或散若飞雪,最后亭亭直上如玉柱,借水力冲击圆木球,使之浮在水尖上,随着水的喷吐而跳跃不已。后人曾作《宫词》有言:“蹴圆堂接蹴圆亭,水戏翻新幻异形。瀑布喷珠球上下,随机婉转散流星。”除此,还有“水傀儡戏台”,在方木池上用大木头凿订,长宽各一丈,上面添水七分满,水内放有活鱼、蟹虾、萍藻诸如此类,使之浮于水面。再用凳子支起小方木池,周围朋纱囤成屏幕,竹板在围屏下,游移拽动。在屏幕的后面,艺人随剧情将小木人用竹片托浮水上,游斗玩耍,鼓声喧天。

朱由校对建筑之事,积岁不倦。于天启五年亲自规划大殿的重修工作,于天启六年九月建成皇极殿、中极殿和建极殿。原来,万历二十四年、二十五年,紫禁城的后两宫和前三殿再次被烧毁。万历三十二年,只修复了后二宫即乾清宫和坤宁宫。前三殿因木材缺乏,停止修复。天启五年八月,通惠河工部郎陆滔园在天津至海岸沿途的芦苇中发现历朝剩下的楠木一千余根。由于朱由校精通漆木技艺,闻讯后亲自规划大殿的重修工作。

《酌中志》评,“肯堂肯构”,可见重修后的三大殿,在原有的基础上,更加宏伟。而这对于后世的人来说有着非常重要的历史和文物价值。

来源:《古典工艺家具》杂志


本周(0325-0330)用于北美本地建筑市场的SPF二级材和2x4三级价格全面下挫,尤以主力品种:级2x4跌幅最大,下跌超过4%。三级材其余尺寸和经济级基本维持上周的价格,估计下周将继续下跌调整行情。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手雕红木是一门非常需要技巧的手艺。

    木匠世家四代人以木为业成为广式木作的发展侧影

    300多年前,广州对外通商繁荣,广式家具异军突起。如今随着技术变迁,手工木雕这一老行当已老去。在广州白云区江高镇大岭村,已有32年历史的一间木雕家具厂依然坚守这个行业。这一家具厂深藏着胡氏木匠家族的故事,他们连续四代从事木作木雕,像打磨红木一样打磨人生。近日,记者来到白云区大岭村,走近胡氏木匠家族,了解他们的故事。

    文、图/记者肖桂来

    通讯员马发洲、石建华

    广州白云区江高镇大岭村,一条充溢红木味、酸枝香的村子,曾走出不少木作大师,胡氏一家就世代生长于此。江高镇文化站负责人黄树杭表示,这里清朝时就有做木雕的传统,民国广作家具鼎盛时期,神山大岭村一带学木雕的年轻人更多。现在,大岭村还有不少红木厂在生产经营。

    胡氏的木雕家具厂就坐落在大岭村。巨大的红木门楼,古朴、大气,上书金色大字,注明是“胡枝题”。提起胡枝,业内都不陌生,这位木雕大师从艺70多年,佳作颇多,授徒过千。

    在今天的海珠广场、白天鹅宾馆和陈家祠等,都能看到胡枝的作品。胡枝的儿子胡敏强表示,“20世纪50年代,广州濠泮街、大德路、十三行一带,红木作坊比比皆是。”其实,胡家手艺最早一代并非胡枝,而是胡枝的父亲胡超洪,当时便被乡邻称之为“木作洪”,是十里八乡的名木匠。

    萃取西式精华融入木雕

    胡氏木雕传到第三代胡敏强时,事业有了长足的发展。1982年,不到30岁的胡敏强离开国有单位自立门户,和兄弟胡敏枢、妹妹胡丽容一起,凭着几千元、几个人起家,发展为今天有数百技工的木雕厂。

    “制作每一件家具都要深思熟虑,反复斟酌,每块木料要反复衡量,用最合适的木料做最好的家具。”胡敏强的文化水平并不高,但却深谙木作之道。

    上世纪80年代末,西式家具盛行,工艺简单,利润也高。当时,年轻的胡敏强也想改行做西式家具。胡枝知道后,立刻站出来问:“你做人就追求钱?胡家离得开红木吗?”这些话就把胡敏强给问住了。于是,他打消这种想法,不为外界所动,用真功夫做好家具,还从西式家具中吸取更多的精华融入木雕。

    “好家具和人一样,是有思想的。做家具也和做人一样,一定要实实在在。”凭着这份坚持,胡氏红木自诞生至今已走过32载春秋,并成为广作家具的典范。

    “靠自己慢慢执生”

    如今,胡敏强的二儿子,胡氏木作的第四代传人胡宏驱不但将红木工艺传到了北京,开设了红木专卖店,还在福建等地开设了木雕厂。2008年,胡宏驱将这一工艺引入合肥。如今,总面积约5000平方米的红木家具馆成为行业的翘楚。

    胡敏强的小儿子胡宏焰在管理着广州、花都的店铺外,还在厂里当父亲的助手,常常下车间拜老艺人为师,稳扎稳打地学设计,学绘图,学雕刻。胡宏焰也理解了父亲要他“靠自己慢慢执生”的意思,就是做人也要像做红木一样,一步一步打磨。

    做好雕刻需要时间沉淀

    接受采访时,胡敏强对记者说,木作很辛苦,要经过烘烤、锯木、雕刻、装配、刮磨、上蜡等环节,以前没有机器切割锯木,锯木是个体力活。现在引进机器,就更讲究雕工。

    学习红木雕刻,以前的规矩是三年练好基本功,就可以出师。但要大成,则需要10年以上时间去积累、去磨炼,打磨成自己独有的风格。比如常见的梅兰菊竹,是很容易雕刻的,但如果采用浮雕和透雕的穿插运用,变化出来的物象就更加丰富,立体感也会更强,当然雕刻起来更难。

    记者好奇地问他,机械是否能做出手工一样的家具。胡敏强对此表示了否定。他说,厂里机器和手工的比例是三七开,主要的雕刻工艺还是用手工。学手艺主要就是练好基本功、练手势。但要做好雕刻,还需要时间的沉淀、加入自己的思想。红木雕刻是有灵性的,每件手工家具就像人的指模一样,都是独一无二的。


    面对持续严打的高压态势,近年来一些不法分子将目光转向一些濒危物种界的小众群体,尤其是濒危木材,企图利用认识盲区和不易区分的特点谋取暴利。日前,天津海关所属新港海关查获一批檀木伪报杉木的货物。
    据了解,该批货物为北京某公司以一般贸易方式自印度申报进口的一批木制家具及装饰品。申报材质为杉木,申报数量892件、5196千克,申报货值5199美元。现场关员在查验过程中发现这些货物花纹考究、造型古朴,工艺性好,从切割面的纹理以及触感来看并不像杉木,反而和檀木比较接近。经第三方商品检验鉴定确认该批木制家具及装饰品材质为蝶形花科黄檀属的一种木材,属于《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二产品,也就是“濒危物种”。该批货物因涉嫌走私濒危物种,依法交由后续部门进一步处理。
    濒危物种保护形势依然严峻。作为监管者,海关部门会继续加强濒危物种监管,加强规范申报管理及归类审核,尤其对高风险国家进口的木材和新加入公约附录的濒危物种,加大风险分析和查验力度。作为消费者,要自觉抵制非法走私濒危物种。
    阅读全文
  • 明江春波沉香木雕《松下论道图》笔筒明嘉靖紫檀木雕嵌银线《梅花绶鸟图》盖盒

    文/陈桂湖

    “守之世,谓之工”,匠人通过作品把“道”留在世界上,自利利他,这就是中国传统文化语境中匠人的地位和作用。

    钱穆先生谈及中外文化,曾说:“中国人对文化二字的概念,常把一个‘道’字来表达”,又说:“西方人讲文明、文化,只讲的人生外相,中国人称此为‘象’,那是表现在外面,人所看得见的,所谓‘形而下’……中国文化看重在‘人’一边,西方文化则看重在‘物’一边。”在中国人的心中,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从来都在于内心的沟通,而绝不会汲汲然于在外相上去研究和攫取。中国人讲究道法自然,讲究与人为善、人天合一,中国的艺术,是人文的艺术,是人心最内在的真诚与自然规律互动的结果。

    因此,中国的木匠,不仅仅是简单的技术活,而更是有着十分讲究的蕴涵之最深刻的性理之学的道和艺术。我国古书《周礼·考工记》中开宗明义地说:“知者创物,巧者述之,守之世,谓之工。百工之事,皆圣人之作也。烁金以为刃,凝土以为器,作车以行陆,作舟以行水,此皆圣人之所作也。”也就是说,智者知道“道”这么一个东西,文人把“道”表述出来,而木匠、兵器匠、石匠、陶匠等这些百工则是把“道”通过其作品留在了世界上。因此,“守之世,谓之工”,通过作品把“道”留在世界上,自利利他,这就是中国传统文化语境中匠人的地位和作用。

    在中国这一片文化沃土中,历来能工巧匠辈出,中国木匠的智慧灿若星辰,由中国木匠所缔造出的木雕作品,早已超越了木雕的概念,是人心所能抵达的最高境界。本文就给读者们介绍几位我国古籍中有记载的神奇的木匠,以及他们的木雕作品的故事。

    鲁班雕凤凰的启示

    说起能工巧匠,最著名者莫过于鲁班。木匠们尊鲁班为祖师爷,一是因为他的技艺巧夺天工,发明创造了诸如斧头、锯子、曲尺、墨斗以及云梯等一系列的工具,二是因为他是一位智慧超群的圣人,他与孟子和墨子之间的关于攻守平衡的辩论为人们所津津乐道。

    鲁班有一个雕刻凤凰的故事,可以作为木匠精神与木雕神奇之第一大写照。

    鲁班要在木头上雕刻一只凤凰。凤凰的冠和爪还没有雕成,翠绿的羽毛也没描画好。别人看见那凤凰的身子、凤凰的头,就讥笑说,雕得真是丑陋,像一只鸡,也像一只鹈鹕,哪里有凤凰的样子。慢慢地,鲁班的凤凰雕刻完成了,璀璨的凤冠像云一样高耸,玛瑙红的爪子像电一样闪亮,描绘得犹如披着锦缎一样的身子像朝霞一样闪闪发光。这时,鲁班再用刻刀轻轻一点,给凤凰添置上了明亮的眼睛,只见那只凤凰腾空而起,绕着屋梁上下飞旋,三天三夜没有降落。这个时候,原来批评鲁班的人才纷纷开始赞美这只凤凰的神奇美妙和鲁班的巧夺天工。

    庄子说:“小知不及大知。”一般人的心思,不可能领会非凡的境界,那些爱看热闹,喜欢七嘴八舌、说长道短的人,怎么能明白大匠鲁班的心思和理想呢?一般人永远只看重的是一件事物的结果,并跟随着这些结果而喜怒无常,根本不懂得去看事情发展的整体规律。

    唐宋木雕奇人

    中国木雕的一个主要题材,便是佛道寺庙里的佛像和神像的雕刻。唐宋时期,由于皇家的推崇,佛教和道教都非常兴盛,于是这一时期,建寺塑像成为一时风尚,蔚为大观。佛教历来重视雕像和塑像对于信众的教化作用,因此,佛教题材的雕像在我国艺术历史上特别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生活于唐朝开元、天宝年间,有一个非常有名的佛像雕塑专家,名叫杨惠之,他与画圣吴道子齐名,被称为“塑圣”。杨惠之的塑像有多神奇呢?据说他曾为唱红了戏子留杯亭雕塑了一尊全身木雕像,把它立在闹市当中,过往的人们以为是真实的留杯亭出游,于是纷纷走过来打躬作揖。杨惠之是江苏吴县香山人,少年时与吴道子一起师从画家张僧繇学画,由于吴道子总是比他技高一筹,杨惠之遂焚笔砚,发愤专学雕塑,终成高手,使唐朝有“道子画,惠子塑,夺得僧繇神笔路”之说。后来,杨惠之总结自己多年雕塑经验,写成《塑诀》一书,可惜自宋代后就失传了。

    宋代的木雕佛像

    宋朝时期也是能工巧匠辈出。这一时期有一位很特别的严姓女雕刻家,是当时擅长绘画的僧人蕴能的妹妹。史书上称她“开达明悟”“善鼓琴,亦能雕木”“尝得檀香木一段,大不盈尺”“乃刻瑞莲山,龛门雕成细真珠八花球,露重网,然后透刀刻成五百罗汉众像,其形相侍从,一一互出,皆慈觉法相。”由这位严夫人雕刻的罗汉像,形象逼真,法相圆满,是十分难得的艺术珍品。严夫人名噪一时,宋真宗赵恒曾赐她“技巧夫人”的名号。

    木雕技艺,在中国的语境中,一直都不离道的意涵。在元好问《续夷坚志》中记载过宋朝时期的这样一位木雕奇人。这位奇人姓贾,两眼全盲,却特别擅长雕刻,是当时公认的顶级雕刻师。这位贾姓盲人所雕刻的佛像,仪容端严非同寻常,一如真佛临世。有一位僧人目睹他雕刻的整个过程,说:贾姓老者在木胎初立后,先慢慢摸索直至完全了解木胎的大小形状后,然后在心中构思,“意有所会”,之后就快速挥动雕刻工具,不久,佛像就形神脱落,一气呵成!对于这位盲人雕刻家的惊人才艺,元好问的解释是:他已摆脱了肉眼的束缚,反而能用超常的方式看见更多的物体。

    宋代著名的木雕雕刻家还有一位叫王刘九的人,高濂在《遵生八笺》中这样描写他:“镌刻观音陀坐像,山水树石,视若游丝。白描观音,身披法服,有六种锦披,无论螺壳深洼,即平地物件,亦难措手。又若刻画诸天罗汉,经面牙板,并繙经牙签,种种精细,工夺天巧。后有效者,罕能得其妙处。”这位王刘九也是一位默默无闻但技艺超群的木雕妙人。

    明清木雕的一时繁荣

    明清时期,随着手工业的进步,木雕在继承唐宋时期工艺的基础上,得到了大幅度的发展。明清时期的雕刻一时繁荣,形成了佛教造像、建筑雕刻、家具装饰和文玩摆设之四大雕刻领域。

    这一时期的雕刻名家,高濂在《遵生八笺》中列举的就有鲍天成、朱小松、王百户、朱浒崖、袁友竹、朱龙川、方古林等,“皆能琱琢犀、象、香料、紫檀图匣、香盒、扇坠、簪纽之类。种种奇巧,迥迈前人。”此外,这一时期著名木雕家还有濮澄、朱缨、王叔远、江春波、孔谋、濮仲谦等,皆见诸于民间传说和文人作品。

    这其中首先特别值得一提的就是王叔远。明代学者魏学洢写有名作《核舟记》,记载了王叔远木雕的神奇。

    明有奇巧人曰王叔远,能以径寸之木,为宫室、器皿、人物,以至鸟兽、木石。罔不因势象形,各具情态。尝贻余核舟一,盖大苏泛赤壁云。舟首尾长约八分有奇,高可二黍许。中轩敞者为舱,箬篷覆之。旁开小窗,左右各四,共八扇。启窗而观,雕栏相望焉。闭之,则右刻“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左刻“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石青糁之。

    清木雕云龙纹笔筒清桃园三结义像

    船头坐三人,中峨冠而多髯者为东坡,佛印居右,鲁直居左。苏、黄共阅一手卷。东坡右手执卷端,左手抚鲁直背。鲁直左手执卷末,右手指卷,如有所语。东坡现右足,鲁直现左足,各微侧,其两膝相比者,各隐卷底衣褶中。佛印绝类弥勒,袒胸露乳,矫首昂视,神情与苏、黄不属。卧右膝,诎右臂支船,而竖其左膝,左臂挂念珠倚之:珠可历历数也。……通计一舟,为人五;为窗八;为箬篷,为楫,为炉,为壶,为手卷,为念珠各一;对联、题名并篆文,为字共三十有四。而计其长,曾不盈寸。盖简桃核修狭者为之。嘻,技亦灵怪矣哉!

    王叔远在一粒小小的桃核上精雕细镂,人物、景物、器皿、故事无所不备、栩栩如生,其技艺之精湛令人叹为观止。

    明清木雕家中还有濮仲谦的故事,见于张岱的《陶庵梦忆》,另外江春波的故事也充满神奇。他生活于明朝成化、嘉靖年间,幼时家境贫寒,母亲早逝,他不堪后母的虐待离家出走,后被苏州一位雕工收养,开始了竹木雕刻的生涯。江春波雕刻技艺初成后,开始出游访道,沿长江西行,游遍川楚大地的名山大川,并结识了一位长素道长,成为其终生的道友。回到苏州后,江春波与长素道长在山上筑屋修行,每日诵经礼佛,修行之余,便从事雕刻。他雕刻的研山笔架、沉香笔筒、斑竹臂搁、尘尾如意、禅床短榻等物,件件精巧,工艺绝伦,成为当时的名物,姑苏城内的名士才子如唐伯虎、祝枝山、文征明父子无不对他的作品趋之若鹜,叹为神作。

    明清时期的雕刻家,还有一位值得一提的就是木雕家孔谋了。孔谋系福建长乐人,生活于明末清初,正是他,开创了木雕天然疤技术,即以树干上的天然疤痕为材料,刻成人物、飞禽走兽等,古拙可爱,富有装饰趣味,也就是今天的根雕艺术。孔谋是根雕艺术的开创者,福建的木雕深受孔谋的影响,形成了今日的“象园”“大坂”“雁塔”之三大流派。

    以上权且概述中国古代木匠和木雕艺人的一小部分,中国木匠们的故事很难见诸于史料的记载,只是用其作品倾诉着一切。中国木雕是一个艺术斑斓的舞台,在这片舞台上,木匠们一把刻刀在手,与木共舞,静心凝神,缔造了穿越时空的无数神奇,充分彰显了中国哲学和文化的无穷魅力。

    来源:《古典工艺家具》杂志


    2014年1月,曹妃甸文丰木材码头开港通航,海森洋森原木加工贸易区项目随之开始建设,一条从原木进口到仓储贸易、精细加工的木材全产业链条在曹妃甸初步形成。
    全力推进中的曹妃甸木材加工集散基地项目将重组我国木材交易市场格局,带动全国木材加工行业的产业升级。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