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结构建筑越来越流行了美国最大的全木材建筑完工\千万真假紫檀退货困局
详细内容

木结构建筑越来越流行了美国最大的全木材建筑完工\千万真假紫檀退货困局

时间:2020-10-11     人气:66     来源:     作者:
概述:英国建筑师,建筑实践事务所WaughThistleton的合伙人AndrewWaugh在去年接受Dezeen的采访时就表示,“这是木材时代的开始。”他认为,纯木材的结构至少可以盖25层楼高。在他之外,还有许多建筑师都在木结构建筑上进行着大胆......

英国建筑师,建筑实践事务所WaughThistleton的合伙人AndrewWaugh在去年接受Dezeen的采访时就表示,“这是木材时代的开始。”他认为,纯木材的结构至少可以盖25层楼高。

在他之外,还有许多建筑师都在木结构建筑上进行着大胆的尝试。

比如我们在之前的文章中也提到过,日本建筑师坂茂接受了加拿大开发商PortLiving的委托,计划在温哥华城市中心的海滨区域建造一幢名为“TerraceHouse”的住宅楼,据开发商所称,建筑落成后将是“全球最高的混合木结构建筑”。
在建筑材料中,木材经久、实用,本身具有纹理、气味、材质的美感。除此之外,相较于混凝土和水泥,木材还有这些显而易见的好处:木材是一种更可持续的材质,可以吸收大气中多余的二氧化碳;木材在运输制造时产生的碳足迹也更少。同时,木材的重量只有相同体积钢筋混凝土的四分之一,这意味着它所需要的地基深度更浅,不用装钢筋,从而工地制造的噪音也要少许多。另一方面,木材还具备改善声学与热性能的特质,可以为住户提供更舒适健康的室内环境。
尽管如此,钢筋水泥还是在现在的建筑界中占据绝对优势地位,木材的强度问题是限制木结构建筑的主要原因。不过,近年来“工程木材”在技术上获得了很大的进步,例如“交叉复合木材”(cross-laminatedtimber,即CLT)这种创新建材,将多层木材以合适角度用胶水粘合,让木结构变得更加稳定坚固。这些技术上的进步,一定程度上丰富了木结构建筑的可能性。因而,关于木结构建筑的讨论也越来越火热。

就在上个周的11月30日,位于明尼阿波利斯北环街区的7层高楼T3正式开业。这栋由温哥华建筑公司MGA和DLR公司联合设计的大楼,也是美国当今最大的木建筑,它的业主是美国汉斯(Hines)房地产公司,这家公司在18个国家100多个城市都有办公处,也是世界最大的房地产公司之一。

操刀设计的MGA建筑公司在运用先进的木材和技术方面经验丰富,位于加拿大乔治王子城的木材创新和设计中心WIDC的全木结构大楼,也是MGA设计的。

他们强调建筑对整个生态系统所带来的影响。并且认为,“一个仅仅是美丽,却对我们没有意义的建筑注定是短暂的。建筑应该带来积极的影响。”

T3是一栋新颖的办公大楼,业主Hines试图通过它,来创造一个温暖好客的环境,吸引潜在的雇员和雇主。T3意为“木材(Timber),技术(Technology),运输(Transit)”,整个建筑由224000平方英尺(约20810平方米)的办公楼和零售空间组成。有超过3600立方米裸露的大块木质柱、梁和楼板。

MGA在设计T3时,试图以现代的设计手法结合钢材材质,重新演绎具有历史感的木材、砖、石头。T3办公楼的屋顶、楼板、柱子和梁都利用了现代技术手法制成的工程木材部件:胶合木和钉层压木。

大量裸露的木材结构也展现了木材的温暖美观的特性,塑造了温暖的内部环境。木材本身的细微色差和不完美的细节也得到了展现,反而使它更具个性。作为一栋办公建筑,T3的每层外立面都应用了大片的玻璃,入口处还打造了一个开放的社交工作空间。

MGA和合伙人及T3项目的负责人CandiceNichol说,“T3的木结构被故意暴露出来,结合室内照明。在晚上,从外面看上去,这些被点亮的木材就像是发光的灯笼。”

此外,由于是木结构建筑,T3建立的速度远远超过了传统的钢结构和混凝土建筑。180000平方英尺(约16722平方米)的木框架可以在不到十周的时间内搭建完毕。如果你对T3的搭建过程有好奇心的话,不妨去structurecraft上看一下它的搭建过程视频。


拿到中国林科院木材工业研究所出具的检测结论后,吴新建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看到“不属小叶紫檀”的字眼时,他的心还是一下子沉重了起来。

2012年12月23日至2013年1月15日期间,北京劲飞红木家具厂董事长吴新建分别从福建料材商陈某处购进了两批价值1500多万的紫檀木,货运至厂地后发现了异常,于是送检中国林业科学院木材工业研究所,一个星期后,检测结果确认是假紫檀。

而就在他和陈某协商退货之际,却收到了福建省莆田中级人民法院的传票,迫于无奈,他一方面向公安局报案,另一方面向法院提起反诉,要求撤销与陈某的买卖合同。但由于缺少有力的证据,莆田中院两次判他败诉。

吴新建对莆田中院的判决表示不服,继而向上级法院提起诉讼。2014年12月23日,这一纠纷案在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是终审,也是吴新建最后的希望。他称,如果再次败诉,他将把这价值1500万的假紫檀木当众烧毁。

交易失误

在北京市昌平区劲飞红木家具厂存放红木料材的仓库里,看着眼前堆放的两堆木头,吴新建怎么也想不到买到假货的事情会发生在他身上。

但近年来,随着红木价格的一路飙涨,吴新建购买木头的标额也越来越大,少则几百万,多则几千万,而红木市场层出不穷的假红木事件,使他也变得越来越谨慎起来,甚至为谨慎起见,近年来,他从不购买不熟悉的红木料材商的木头。

“尽管我很谨慎,但是这种事还是让我撞上了。”2012年,经朋友介绍,吴新建认识了福建莆田市仙游县的料材商陈某,并于当年12月15日,从陈某处以每吨54.7万元的价格购进小叶紫檀木9.48吨,共计人民币518.6万元。

吴新建告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当天是他亲自去和陈某谈的,双方的交易进行得很顺利,木头购买回来后进行锯解,都是真的紫檀木。“他(陈某)还说他信佛教,因为我的爱人是信佛教的,自古有话出家人不打诳语,所以我对他就开始信任了。”但这次交易也为以后的纠纷埋下了伏笔。

由于第一次愉快的交易经历,2012年12月23日和2013年1月15日,吴新建又陆续从陈某处购买了两批小叶紫檀,一批669万元,另一批996万元。

与第一次不同,这两次的前期谈判和协商都是由劲飞红木驻广州办事处主任出面,“他们将照片发到我手机,我看后觉得还可以,就到现场提货了。”

微小的疏忽,却给吴新建带来无限的困扰。2013年1月17日,木头运到北京后,吴新建的一个朋友提醒他,这些木头可能有问题,“于是我马上组织工厂的员工进行锯解,刚锯解半厘米的时候都看不出来,但是越往里面颜色就越来越浅越黄,跟真的紫檀特征不相符。”

吴新建当时为了确认木头的真假,次日就将木头送检中国林业科学院木材研究所,“2月3日检测结论出来,显示不属于小叶紫檀。”

发现所购买的木头有假,吴新建随即联系陈某提出退货的要求,但是陈某称没钱,并没有答应吴新建的要求。

“我们当初约好了的,如果是假木头的话,就给退货。”吴新建告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如果是假紫檀木,他用1500多万买进来的木材实际只值100多万。

退货之争

2013年4月份,吴新建正在和陈某协商退货事宜,但接到了福建省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传票,称4月1日陈某起诉了他,要他支付拖欠陈某596万的尾款,双方协商失败。

原来,在购买第三批木材的时候,吴新建和陈某约好,木材运到北京后三天之内付清596万的尾款,但令吴新建想不到的是,竟然出现了假木头。他想,对方已经违约,自己也就没有义务继续履行合约的责任了。

随后,劲飞红木也以陈某售假为由要求退货,向法院提出反诉,并于2013年4月20日向北京市昌平区公安分局报案。

记者调查发现,昌平公安分局审查后于2013年5月13日以陈某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案刑事立案。调查期间,昌平公安分局委托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对木材装运现场照片中4根具有显著特征的木材与劲飞红木仓库中具有同样特征的木材进行了痕迹同一性鉴定,鉴定结论表明这4根木材为陈某所售。经中国林业科学院木材工业研究所鉴定,4根木材中有3根不属于国标中的紫檀木类。

但2013年7月5日,莆田中级人民法院判劲飞红木一审败诉,劲飞红木不服审判结果再上诉;

2013年12月20日,福建省高院以基本事实不清为由,发回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

2014年9月29日,莆田中级人民法院重审后再次判劲飞红木败诉。

莆田中院认为,虽然吴新建证明了陈某在卖给他的木材当中,有三根并不属于国家标准的紫檀木,但本案结合现场看货、现场验收、现场成交这一红木市场的交易习惯,检验期间即验货时间至迟应在木材装运时。因此,吴新建应负主要责任。

同时,吴新建先后向陈某购买小叶紫檀共计32.29吨,现吴新建仅能证明32.29吨木料中有三根非小叶紫檀,一批木料中仅数根木料存在质量瑕疵被业界视为正常,此乃行业惯例,该比例应在吴新建可接受的合理范围内。

陈某的代理律师也认为,吴新建是中国红木鉴别方面的专家,并且吴新建及其随从对其所购木料均是逐根查看过磅的,一旦交货,不支持退回。因此陈某没有接受退回木材的义务。

另一方面,陈某代理律师还当庭否认同一痕迹鉴定照片中的木材是陈某卖给吴新建的木材,称无法证明吴新建所说的假木头是不是从陈某处购得。对此,吴新建回应称,“毫无道理。”

对于法院的判决,吴新建称法院故意混淆假货和瑕疵的区别,“我抽样送检的4根木头,鉴定结论表明4根木材中有3根是假紫檀,怎么能叫作瑕疵呢?其他木材由于技术条件所限不具备鉴定条件,但不等于其他都是紫檀。而且如果每根木材都鉴定,成本也相当之高。对于这样的判决结果,我会继续上诉,如福建省高院再次重审后仍判我公司不能退还货物,我们决定将这批木材公开烧毁,不让它们流向消费者。”

而后,民主与法制社记者多次联系陈某本人表达采访意愿,陈某都婉拒了。

但记者发现,在陈某仅有一次的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在红木木材行业,材料买到之后不能退换是行业惯例。吴新建在买我的木材时是每根检验过磅的,货物已经运到北京再退货,我不能接受。”

行业乱象

其实,红木商人在买卖红木的过程中,买到假红木的事件并不少见,特别是近年来,随着红木价格的暴涨,不少人选择了铤而走险。

但整个红木市场的交易目前主要还是靠诚信,交易规则并不是特别完善,而这也给不法分子留出了空间。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红木交易规则依然保持传统模式,即有着现场验货付款的交易习惯,鲜见签买卖合同的,即使涉及数千万的标额,也是一份类似收据的简易合同,全凭个人信誉。

“一根一根地看,验收完毕后付款。一来凭经验,二来靠双方诚信。这种信誉是相互的。我以前也买到过假的红木,但一联系商家就给退了。”一位不愿具名的红木商人告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

但是如果不是常年泡在紫檀木里,很难准确分辨出这些木料的产地、新旧以及真假,该商人表示,以其他材质木料混入名贵材质、产品实际尺寸比样品缩水等行为已经成为市场上一些不法商家的“潜规则”。

上述商人称,吴新建遇到的情况可能就属于以假乱真的情况。他表示,拿吴新建购买的小叶紫檀来说,非洲血檀跟紫檀就特别相近,但两者的价格相差几十倍,血檀每吨只要两万多元,而小叶紫檀每吨则高达60万元到100万元不等。

吴新建也向记者透露,在红木交易市场里,一些人为了让假红木看起来更加逼真,都是用药水煮过的,这些药水由十几种药浸泡而成,有的还用德国进口的定型机对木头上的纹理进行处理,做得跟真的一模一样,有的连电脑都鉴别不出来。

“所以,他们说我是专家就不会买到假货的理由是不成立的。”吴新建说。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大体量木材”(masstimbers)的前途几乎不可限量。

    政府部门的森林经营者似乎终于认识到更有效地管理公有森林的重要性。然而,除了管理之外,创新可以为木材在建筑方面提供新的用途。其中之一是“高大木材设计”中使用的“大体量木材”。

    换句话说,木结构重新受到青睐。木材被认为是一层或两层的家庭建筑等比较小的建筑的优良建材。

    西班牙塞维利亚的MetropolParasol这样的尖端项目是世界上最大的木结构建筑之一,使用的是由聚氨酯涂层制成的层压木材,可以保护其免受天气影响。

    比较大型的木建筑材料,例如由俄勒冈州Johnson木材公司(DRJohnsonLumberCo.)制造的交叉层积材(CLT)和俄勒冈州莱昂斯(Lyons)的Freres木材公司制造的“大型胶合板”等材料的问世,为建筑师和工程师提供了几年前还不可想象能实现的建筑形式存在的可能性。

    更好地管理森林,加之以创新的产品、设计和结构,木材行业的未来将会更加光明。


    木材运输管理是依法维护正常的木材运输秩序,防止非法采伐的木材进入流通流域的重要措施。
    《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实施条例》规定,从林区运出非国家统一调拨的木材,必须持有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核发的木材运输证。重点林区的木材运输证,由国务院林业主管部门核发其他木材运输证,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核发。对于没有木材运输证运输木材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没收非法运输的木材,对货主可以并处非法运输木材价款以下的罚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实施条例》第三十六条规定,对于申请木材运输证,应当提交下列证明文件:
    林木采伐许可证或者其他合法来源证明
    检疫证明
    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规定的其他文件。
    阅读全文
  • 新西兰:木材加工和制造商协会首席执行官JonTanner指出,木结构建筑比钢筋混凝土结构建筑重量轻、弹性好,在抗震方面有明显优势。

    惠灵顿机场国内航站楼外延部分建筑使用了胶合层积木框架。木结构建筑灵活,可以弯曲和伸展。设计中的“位移回弹”性能在地震中至关重要。维多利亚大学法学院是南半球最大的木制建筑,经受地震未受到损坏。

    惠灵顿梅西大学校园内的创意艺术建筑学院、凯库拉区议会大楼这两座木结构建筑使用了单板层积材和交叉层积材这两种木制建材。单板层积材木梁更坚固、更直、更均匀。交叉层积材可以制成墙板和楼面板。3层的凯库拉区议会大楼使用了较多的这类板材,地基上没有混凝土结构,遭受7.8级地震也没有损坏。

    现代木材技术可以安全地建造高于3层的木结构建筑。墨尔本的Forte公寓是10层,使用了交叉层积木材。温哥华的BrookCommons大楼是18层,2层以上没有混凝土。

    木结构建筑环境效益良好。木结构建筑所使用的材料大多来自人工林,人工林树木还能防止土地侵蚀、清洁溪流和促进底层生物多样性。


    利川阴沉木(资料图片)香淹坝美景(恩施图片库陈小林摄)

    利川市南坪乡整体地势平坦,土地肥沃,以稻田为主的坪坝多而大。诸多坝子中,要说名声最响亮的,当数位于朝阳村的香淹坝。

    齐岳山脚下的香淹坝长约四公里,均宽约五百米。上世纪50年代末至70年代初,区(公社)前后三次大规模组织群众开发水患成灾的香淹坝,喊出了“打开香淹坝,良田二千八”的口号,可见香淹坝之大。香淹坝四季景色优美,是朝阳村成功获得湖北省“省级旅游名村”称号的关键“硬件”之一。除此之外,香淹坝的响亮名声还与地下多阴沉木有关。

    当初开发香淹坝,尤其是在修殷家桥至三栋桥这段河时,群众挖出的阴沉木堆积如山。地下的阴沉木横七竖八,排布毫无规律。形态有别,有树干树蔸相连的整树,也有树之一段的。大小不一,以直径七八十公分的居多。长短各异,长的二三十米,短的二三米。断口有两种,一种参差不齐,像暴风吹断的;一种整齐,像刀斧砍出的。树木种类不易判断,推测有杉树、枞树、马桑树、青树等。

    晾晒干了的阴沉木,比相同大小的普通树木要轻很多,群众运回家作燃料或者做建筑和家具的木料。

    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因为香淹坝区域的人口密集,严重缺燃料,村民便不约而同地打起了阴沉木的主意,一冬三个月,家家户户专事起阴沉木。香淹坝上,动辄几百人,场面相当壮观。

    朝阳村十七组村民罗百年说,他们拿着一根一米多长的铁钎子,在田里边走边插,发现了阴沉木后,以这个插点为中心,继续在它的前后左右插。根据插点走向就能判断出是树蔸还是树干,然后拿锄头挖泥巴,筑一个围堰,把阴沉木区域围起来。村民在围堰里,把起出的泥巴甩到围堰外。

    村民起出的阴沉木,多数是当柴烧。往往从一个围堰里起出的阴沉木,可劈柴三四十挑。朝阳村十七组村民龚廷会和魏道久合伙在高拱桥处起出的一根大阴沉木,运到门前不远的乌龟石放着,得空了就去劈几块,好几年才劈完。

    阴沉木柴块肯燃,但不经烧,火力也不足。有些干了的阴沉木,用手都可以撕成薄块块,一点就着,一燃就过,与向日葵秆有得一比。阴沉木火苗绿莹莹的,弱光下更加明显;灰烬有的白中带黄,有的黄中带白,和普通木材灰烬明显不同。

    有一些体量大的阴沉木,村民刨除外表四五公分厚的泥煤样的腐烂层后,解成木板,做楼板、门芯、家具。罗百年的老屋里,有部分楼板就是阴沉木。干堰村十九组村民郭普胜家里,有一个碗柜的一块面板、一扇门的门芯就是阴沉木。木纹清晰可见,十分漂亮,木质疏松,用指甲就可以掐出印痕。同组村民郭国书家用阴沉木做的一口大箱子,木质却紧密、坚硬,用指甲使劲掐,也不能掐出明显的印痕。郭国书说:“我这口大箱子,有香气,从来不长虫,装衣服硬是安逸。”

    从香淹坝起出的阴沉木,有一根最为奇特。有村民在干堰村十八组一块叫荡荡田的田里起出的一根阴沉木,上面还嵌着一把斧头。干堰村十九组村民郭国攀说,他亲眼见过那把斧头,锈迹斑斑,是用毛铁打的。

    有关资料介绍,阴沉木又称乌木、炭化木、东方神木等。由地震、洪水、泥石流将地上植物生物等全部埋入古河床等低洼处。在缺氧、高压状态下,细菌等微生物的作用下,经过数千年甚至上万年的炭化过程而形成。阴沉木介于碳和木之间,具有不变形、分量重、密度高、耐潮、耐虫等特点,堪称树中之精、木中之魂,世人将之视为辟邪、纳福、镇宅的宝物,民间素有“纵有珠宝满箱,不如乌木一方”之说。阴沉木烧出的是黄灰。

    综合比较起来看,村民在香淹坝起出的阴沉木恐怕名不副实,至少大部分不大符合阴沉木的特点,应该叫水沉木才对。当然,也不排除有真正的阴沉木。如若不识货,噼里啪啦劈成了柴块,一把火烧掉了,回头想想,会不会有损失了几个亿的感觉呢?

    香淹坝成为水沉木(阴沉木)的富集区,原因在哪里呢?

    据推测,有可能是地震、滑坡、洪水等造成的。

    香淹坝边缘有个小地名叫鹰嘴。据传,齐岳山陡峭的壁上,原有一伸出去的巨石山体,形状像老鹰的嘴。后来崩塌,但地名延续至今。鹰嘴下方的坡面和坪坝上,到处都是滚落迹象明显的碎石头。历史上,齐岳山或许发生过大规模的岩崩或滑坡,山上树木被推到香淹坝并被埋入了。

    史料记载,晋朝时设置的南浦县,境内有个陂湖。香淹坝是陂湖的核心区域。事实上,一九五八年大炼钢铁之前,香淹坝周边森林茂密。而香淹坝多有积水,春夏必淹,遍地是人把高的菖蒲、辣蓼子,现世的沼泽,前世的湖泊。

    还有种传说为陈提督命令砍树形成的。民间传说,皇帝命当地陈提督砍树运往京城。陈提督担心山高路险,运不出去。于是让百姓在森林最好、大树名树最多的香淹坝,将森林成片砍掉,并埋入地下。然后对皇帝说,家乡发生了地震,森林尽毁,就此了事。

    传说中的这个陈提督,就是利川凉雾乡陈家湾的陈世凯。史料记载,陈世凯于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第一次朝京师,二十三年擢升浙江提督。二十八年第二次朝京师,当年逝世。然而相关史料无此记载,倘若皇帝果真命他回乡征皇木,这么大的事,相关史料不会遗漏。这个传说,固然有趣,却不靠谱。

    还有种推论为浮土造田形成的。利川人田赤在《利川传统聚落概述》一文中写道:“七十年代,当地农民发现水田下1~2米深处埋存大量树木,上下数层,交错平放,最长者达20余米,直径0.3~1米。据考,千担坝及凉务、南坪一带,古为沼泽之地,古人采用‘木材浮土造田法’加以改造,始成良田。其造田时间,应该为明初屯田之时。”

    虽然千担坝水田下的树木排布,和香淹坝的水沉木不尽相同,香淹坝附近也没有屯田的文献记载,但是依然可以视为木材浮土造田的结果。

    也就是说,香淹坝的水沉木(阴沉木)是人为因素形成的。这样一来,水沉木的整齐断口,那把嵌在水沉木上的斧头,都能得到合理解释。明初距今不过六百多年,埋入香淹坝地下的树木当然形不成阴沉木,但是其烧灰带黄,貌似介于水沉木和阴沉木之间。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