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尽其材:红木家具用料的方法与技巧\防腐木干燥过程中要多进行调湿处理
详细内容

木尽其材:红木家具用料的方法与技巧\防腐木干燥过程中要多进行调湿处理

时间:2020-10-11     人气:74     来源:     作者:
概述:木材买来以后,红木家具工厂生产的一个重要环节就是使用材料,包括开料、配料、补料等,这些工序介于家具设计图纸完成和家具开榫、组装、打磨之前。有经验的工厂会特别注重材料使用与搭配,并在操作中形成一套“规范”,做到木料的充分使用。相反,木料拿来就......
木材买来以后,红木家具工厂生产的一个重要环节就是使用材料,包括开料、配料、补料等,这些工序介于家具设计图纸完成和家具开榫、组装、打磨之前。有经验的工厂会特别注重材料使用与搭配,并在操作中形成一套“规范”,做到木料的充分使用。相反,木料拿来就用、缺乏规划的工厂,往往会剩下许多短料,耗费更多的木头。
在红木家具工厂,每一锯锯下去的,就可能是成千上万的成本。经验丰富的下料师傅,并不仅仅是干的年头长,而是能够在减少用料失误的前提下,让“木尽其材”,充分利用好每一块木头。
一些优秀的下料师傅几乎对每一根木头了如指掌,知道从哪儿下锯、怎样选料,还对每一款家具的设计、结构、工艺都有深入研究。在头脑中,他们有一个熟悉的“框架”,知道先做什么、后做什么,可能会遇到什么问题、怎么去解决。为了减少用料失误,负责下料的师傅,应该提前明确了解家具的用材特点,包括款式、结构、造型上对木料有何要求等,之后再去有目的地锯料、选料。
通常情况下,用料环节从木头买回来,在工厂卸车的时候就开始了。第一步就是将木头分好类。分类时,当然要根据木头的种类、新料与老料情况,但还要参照木头的长度、直径,大小以及优劣情况。其好处是,选料时能够十分快捷地找到所需尺寸的木头,而不至于费事儿。其次,开料的尺寸,如厚薄、长短、宽窄,都是根据家具设计图纸来定的,所以要尽早研究图纸。开料师傅除了掌握机器的操作技术之外,还要坚持两个基本原则,即“长料不能锯短的,宽料不能锯窄的”。也就是说,非特殊情况下,开料只从木头的厚度上锯切。在一些要求严格的工厂,长料锯短用,宽料锯窄用,属于非常严重的失误。
开料还有值得注意的一个方面,那就是一根木头锯成板材以后,要恢复到木头原来的层次叠放、打包,不能乱了顺序。特别是顶箱柜门板、桌案椅面板用料时,讲究独板或者同一根木头拼的板,要求颜色、花纹一致,开料后的板材就必须原样叠放。再次,选料也要有顺序、有主次。在将板材拿来画线、锯切、刨削处理之前,要依照家具设计图纸,从好料下到次料,从长料下到短料,从宽料下到窄料。在保证家具所需的材质、长度、宽度之后,最后来搭配短料、窄料、次料。例如,一款大红酸枝的宝座沙发,靠头、靠板、面子板、扶手板,选料时必须是首先考虑的,其次再考虑腿脚、束腰、各种短枨等。
俗话说,“短铁匠,长木匠”。料配好了以后,画线、锯切、刨削,都要尽量留足了料,宁可长,不可短,充分利用板材。如果不得不截短或者裁窄,就要考虑好剩下那部分怎么用、用在哪儿。如长度30厘米左右的该怎么截,或者宽度2厘米左右的该如何用,等等,只有综合考虑,这些边角料才能不被浪费掉。
这样看来,为一款家具选料,并不是所有部件用材都准备好了以后再加工,而是将主要部分的料配好以后,剩下的再做补充。选料做到了主次分明,先后有序,就能“木尽其材”了。一旦家具生产中出现了失误,或者小料不够用了,再从分好类的木头堆里寻找、补料,工作量也不是很大。总之,在使用材料环节中,从木头分类,到开料、选料、补料,有一个“规范”的操作,不仅减少了失误、返工、费料现象,关键是能做出好家具来。

很多消费者反应,家里购买的南京防腐木地板在使用过程中或多或少的都有变形和裂纹的现象。这是因为防腐木在使用的过程中不同侧面接触的外界环境条件差别较大,防腐木内部水分在不同表面向外界散失的速度的差别也非常大,造成木材表面积在不同位置的变化程度不同。所以自然会引起一定程度的变形和裂纹。

另一方面户外环境是一个自然的环境,适量的变形和裂纹只要不影响总体的感觉和功能,反而与外界环境更加和谐统一,形成舒适而自然的直观感觉。由于户外木材的应用在我国才刚刚开始,有些客户会习惯性的套用对室内木制家具的标准,其实这是一个误区。

防腐木在使用过程中会发生表裂、内裂、端裂。表裂主要是由于介质温度太高、湿度低等原因造成。如要避免应及时调整干燥基准,降低干球温度,提高湿度,必要时可做表面喷蒸处理。内裂一般发生在干燥的后期阶段,是由于木材表面硬化严重,内部所受的拉应力大于防腐木材的横纹抗拉强度时发生的。要防止,应在干燥过程中多进行调湿处理,降低后期温度,或干燥前将防腐木材进行改性处理。防止端裂在装堆时,最外端的一根隔条外侧面一定要和木材的端面在一个平面上,以减少木材端部水分的蒸发面积。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众所周知,室内装修以及家具,常常有消费者忍受不了难闻的油漆气味愤而投诉。其中,木制门窗、家具等因为使用了不合格油漆又是引发多种疾病的重大污染源。为了调查家具油漆的使用现状,笔者近日走访了成都一家较大型的实木家具厂。

    纳尼亚木蜡油工程案例1

    家具厂的相关负责人热情地介绍,厂里所使用的油漆全部都是达到环保要求的,都是知名品牌。来到了一个油漆喷涂车间,令人惊讶的是现场并没有闻到想象中刺鼻的味道。只见工人用布在木板上轻轻涂抹着,旁边放着印有“纳尼亚木蜡油”字样的铁桶。木蜡油?负责人解释说,过去厂里购买的是聚氨酯漆和硝基漆,采用喷涂工艺,整个车间气味难闻,还引起了周边居民的不满。现在的80后、90后对工作环境的要求不同于老一辈,给油漆工开高工资都干不长。后来销售市场反馈有客户指定要木蜡油处理过的家具,这才尝试着改变工艺。厂里现在已有部分实木家具改用了木蜡油擦涂,效果还真不错。

    纳尼亚木蜡油工程案例2

    油漆师傅介绍说,木蜡油施工简单,不需要很多经验,戴上橡胶手套用布蘸着薄薄涂一遍,干了用细砂纸轻轻打磨后再涂一遍就行了,还省油。不像普通的油漆,要喷两次底漆一次面漆甚至三次底漆两次面漆,漆膜很厚,反光能照出人影,手摸上去像玻璃一样,冷冰冰的。木蜡油是开放式的,显现木材自然的纹理,手摸上去是很润泽的感觉,舒服。负责人拿来一块干了的木板,笔者凑近一闻,果然没有什么气味。不像一些家具,在家里放了很长一段时间都还有一股难闻的酸臭气味,扔了可惜,留着有害。

    从该负责人处了解到,成都乃至全国,已有不少家具厂在使用木蜡油,装饰装修公司也在力推,这已经成为了一种潮流。

    看来,木蜡油这种新型涂料,已经来到了我们的身边;涂料界的环保风,已经吹遍了祖国大地。


    4月4日,加蓬林业木业活动执行局(AEAFFB)在其总部举行颁发首个加蓬和中部非洲地区林业合规认证证书(PAFC-Gabon)仪式,该证书颁发给赤道木材公司(CEB)。

    加蓬林业合规认证(PAFC-Gabon)的设想于2005年提出,2009年得到国际合规认证(PEFC)的认可,对于木材的生产实现全过程可追溯,以保证有关林地得到可持续发展。加政府计划到2020年其境内森林全部实现可持续开采,于2025年使加蓬成为全球林业认证的领导者之一。

    阅读全文
  • 英国建筑师,建筑实践事务所WaughThistleton的合伙人AndrewWaugh在去年接受Dezeen的采访时就表示,“这是木材时代的开始。”他认为,纯木材的结构至少可以盖25层楼高。

    在他之外,还有许多建筑师都在木结构建筑上进行着大胆的尝试。

    比如我们在之前的文章中也提到过,日本建筑师坂茂接受了加拿大开发商PortLiving的委托,计划在温哥华城市中心的海滨区域建造一幢名为“TerraceHouse”的住宅楼,据开发商所称,建筑落成后将是“全球最高的混合木结构建筑”。
    在建筑材料中,木材经久、实用,本身具有纹理、气味、材质的美感。除此之外,相较于混凝土和水泥,木材还有这些显而易见的好处:木材是一种更可持续的材质,可以吸收大气中多余的二氧化碳;木材在运输制造时产生的碳足迹也更少。同时,木材的重量只有相同体积钢筋混凝土的四分之一,这意味着它所需要的地基深度更浅,不用装钢筋,从而工地制造的噪音也要少许多。另一方面,木材还具备改善声学与热性能的特质,可以为住户提供更舒适健康的室内环境。
    尽管如此,钢筋水泥还是在现在的建筑界中占据绝对优势地位,木材的强度问题是限制木结构建筑的主要原因。不过,近年来“工程木材”在技术上获得了很大的进步,例如“交叉复合木材”(cross-laminatedtimber,即CLT)这种创新建材,将多层木材以合适角度用胶水粘合,让木结构变得更加稳定坚固。这些技术上的进步,一定程度上丰富了木结构建筑的可能性。因而,关于木结构建筑的讨论也越来越火热。

    就在上个周的11月30日,位于明尼阿波利斯北环街区的7层高楼T3正式开业。这栋由温哥华建筑公司MGA和DLR公司联合设计的大楼,也是美国当今最大的木建筑,它的业主是美国汉斯(Hines)房地产公司,这家公司在18个国家100多个城市都有办公处,也是世界最大的房地产公司之一。

    操刀设计的MGA建筑公司在运用先进的木材和技术方面经验丰富,位于加拿大乔治王子城的木材创新和设计中心WIDC的全木结构大楼,也是MGA设计的。

    他们强调建筑对整个生态系统所带来的影响。并且认为,“一个仅仅是美丽,却对我们没有意义的建筑注定是短暂的。建筑应该带来积极的影响。”

    T3是一栋新颖的办公大楼,业主Hines试图通过它,来创造一个温暖好客的环境,吸引潜在的雇员和雇主。T3意为“木材(Timber),技术(Technology),运输(Transit)”,整个建筑由224000平方英尺(约20810平方米)的办公楼和零售空间组成。有超过3600立方米裸露的大块木质柱、梁和楼板。

    MGA在设计T3时,试图以现代的设计手法结合钢材材质,重新演绎具有历史感的木材、砖、石头。T3办公楼的屋顶、楼板、柱子和梁都利用了现代技术手法制成的工程木材部件:胶合木和钉层压木。

    大量裸露的木材结构也展现了木材的温暖美观的特性,塑造了温暖的内部环境。木材本身的细微色差和不完美的细节也得到了展现,反而使它更具个性。作为一栋办公建筑,T3的每层外立面都应用了大片的玻璃,入口处还打造了一个开放的社交工作空间。

    MGA和合伙人及T3项目的负责人CandiceNichol说,“T3的木结构被故意暴露出来,结合室内照明。在晚上,从外面看上去,这些被点亮的木材就像是发光的灯笼。”

    此外,由于是木结构建筑,T3建立的速度远远超过了传统的钢结构和混凝土建筑。180000平方英尺(约16722平方米)的木框架可以在不到十周的时间内搭建完毕。如果你对T3的搭建过程有好奇心的话,不妨去structurecraft上看一下它的搭建过程视频。


    拿到中国林科院木材工业研究所出具的检测结论后,吴新建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看到“不属小叶紫檀”的字眼时,他的心还是一下子沉重了起来。

    2012年12月23日至2013年1月15日期间,北京劲飞红木家具厂董事长吴新建分别从福建料材商陈某处购进了两批价值1500多万的紫檀木,货运至厂地后发现了异常,于是送检中国林业科学院木材工业研究所,一个星期后,检测结果确认是假紫檀。

    而就在他和陈某协商退货之际,却收到了福建省莆田中级人民法院的传票,迫于无奈,他一方面向公安局报案,另一方面向法院提起反诉,要求撤销与陈某的买卖合同。但由于缺少有力的证据,莆田中院两次判他败诉。

    吴新建对莆田中院的判决表示不服,继而向上级法院提起诉讼。2014年12月23日,这一纠纷案在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是终审,也是吴新建最后的希望。他称,如果再次败诉,他将把这价值1500万的假紫檀木当众烧毁。

    交易失误

    在北京市昌平区劲飞红木家具厂存放红木料材的仓库里,看着眼前堆放的两堆木头,吴新建怎么也想不到买到假货的事情会发生在他身上。

    但近年来,随着红木价格的一路飙涨,吴新建购买木头的标额也越来越大,少则几百万,多则几千万,而红木市场层出不穷的假红木事件,使他也变得越来越谨慎起来,甚至为谨慎起见,近年来,他从不购买不熟悉的红木料材商的木头。

    “尽管我很谨慎,但是这种事还是让我撞上了。”2012年,经朋友介绍,吴新建认识了福建莆田市仙游县的料材商陈某,并于当年12月15日,从陈某处以每吨54.7万元的价格购进小叶紫檀木9.48吨,共计人民币518.6万元。

    吴新建告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当天是他亲自去和陈某谈的,双方的交易进行得很顺利,木头购买回来后进行锯解,都是真的紫檀木。“他(陈某)还说他信佛教,因为我的爱人是信佛教的,自古有话出家人不打诳语,所以我对他就开始信任了。”但这次交易也为以后的纠纷埋下了伏笔。

    由于第一次愉快的交易经历,2012年12月23日和2013年1月15日,吴新建又陆续从陈某处购买了两批小叶紫檀,一批669万元,另一批996万元。

    与第一次不同,这两次的前期谈判和协商都是由劲飞红木驻广州办事处主任出面,“他们将照片发到我手机,我看后觉得还可以,就到现场提货了。”

    微小的疏忽,却给吴新建带来无限的困扰。2013年1月17日,木头运到北京后,吴新建的一个朋友提醒他,这些木头可能有问题,“于是我马上组织工厂的员工进行锯解,刚锯解半厘米的时候都看不出来,但是越往里面颜色就越来越浅越黄,跟真的紫檀特征不相符。”

    吴新建当时为了确认木头的真假,次日就将木头送检中国林业科学院木材研究所,“2月3日检测结论出来,显示不属于小叶紫檀。”

    发现所购买的木头有假,吴新建随即联系陈某提出退货的要求,但是陈某称没钱,并没有答应吴新建的要求。

    “我们当初约好了的,如果是假木头的话,就给退货。”吴新建告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如果是假紫檀木,他用1500多万买进来的木材实际只值100多万。

    退货之争

    2013年4月份,吴新建正在和陈某协商退货事宜,但接到了福建省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传票,称4月1日陈某起诉了他,要他支付拖欠陈某596万的尾款,双方协商失败。

    原来,在购买第三批木材的时候,吴新建和陈某约好,木材运到北京后三天之内付清596万的尾款,但令吴新建想不到的是,竟然出现了假木头。他想,对方已经违约,自己也就没有义务继续履行合约的责任了。

    随后,劲飞红木也以陈某售假为由要求退货,向法院提出反诉,并于2013年4月20日向北京市昌平区公安分局报案。

    记者调查发现,昌平公安分局审查后于2013年5月13日以陈某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案刑事立案。调查期间,昌平公安分局委托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对木材装运现场照片中4根具有显著特征的木材与劲飞红木仓库中具有同样特征的木材进行了痕迹同一性鉴定,鉴定结论表明这4根木材为陈某所售。经中国林业科学院木材工业研究所鉴定,4根木材中有3根不属于国标中的紫檀木类。

    但2013年7月5日,莆田中级人民法院判劲飞红木一审败诉,劲飞红木不服审判结果再上诉;

    2013年12月20日,福建省高院以基本事实不清为由,发回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

    2014年9月29日,莆田中级人民法院重审后再次判劲飞红木败诉。

    莆田中院认为,虽然吴新建证明了陈某在卖给他的木材当中,有三根并不属于国家标准的紫檀木,但本案结合现场看货、现场验收、现场成交这一红木市场的交易习惯,检验期间即验货时间至迟应在木材装运时。因此,吴新建应负主要责任。

    同时,吴新建先后向陈某购买小叶紫檀共计32.29吨,现吴新建仅能证明32.29吨木料中有三根非小叶紫檀,一批木料中仅数根木料存在质量瑕疵被业界视为正常,此乃行业惯例,该比例应在吴新建可接受的合理范围内。

    陈某的代理律师也认为,吴新建是中国红木鉴别方面的专家,并且吴新建及其随从对其所购木料均是逐根查看过磅的,一旦交货,不支持退回。因此陈某没有接受退回木材的义务。

    另一方面,陈某代理律师还当庭否认同一痕迹鉴定照片中的木材是陈某卖给吴新建的木材,称无法证明吴新建所说的假木头是不是从陈某处购得。对此,吴新建回应称,“毫无道理。”

    对于法院的判决,吴新建称法院故意混淆假货和瑕疵的区别,“我抽样送检的4根木头,鉴定结论表明4根木材中有3根是假紫檀,怎么能叫作瑕疵呢?其他木材由于技术条件所限不具备鉴定条件,但不等于其他都是紫檀。而且如果每根木材都鉴定,成本也相当之高。对于这样的判决结果,我会继续上诉,如福建省高院再次重审后仍判我公司不能退还货物,我们决定将这批木材公开烧毁,不让它们流向消费者。”

    而后,民主与法制社记者多次联系陈某本人表达采访意愿,陈某都婉拒了。

    但记者发现,在陈某仅有一次的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在红木木材行业,材料买到之后不能退换是行业惯例。吴新建在买我的木材时是每根检验过磅的,货物已经运到北京再退货,我不能接受。”

    行业乱象

    其实,红木商人在买卖红木的过程中,买到假红木的事件并不少见,特别是近年来,随着红木价格的暴涨,不少人选择了铤而走险。

    但整个红木市场的交易目前主要还是靠诚信,交易规则并不是特别完善,而这也给不法分子留出了空间。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红木交易规则依然保持传统模式,即有着现场验货付款的交易习惯,鲜见签买卖合同的,即使涉及数千万的标额,也是一份类似收据的简易合同,全凭个人信誉。

    “一根一根地看,验收完毕后付款。一来凭经验,二来靠双方诚信。这种信誉是相互的。我以前也买到过假的红木,但一联系商家就给退了。”一位不愿具名的红木商人告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

    但是如果不是常年泡在紫檀木里,很难准确分辨出这些木料的产地、新旧以及真假,该商人表示,以其他材质木料混入名贵材质、产品实际尺寸比样品缩水等行为已经成为市场上一些不法商家的“潜规则”。

    上述商人称,吴新建遇到的情况可能就属于以假乱真的情况。他表示,拿吴新建购买的小叶紫檀来说,非洲血檀跟紫檀就特别相近,但两者的价格相差几十倍,血檀每吨只要两万多元,而小叶紫檀每吨则高达60万元到100万元不等。

    吴新建也向记者透露,在红木交易市场里,一些人为了让假红木看起来更加逼真,都是用药水煮过的,这些药水由十几种药浸泡而成,有的还用德国进口的定型机对木头上的纹理进行处理,做得跟真的一模一样,有的连电脑都鉴别不出来。

    “所以,他们说我是专家就不会买到假货的理由是不成立的。”吴新建说。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