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门市场优胜劣汰,守旧门企迟早被淘汰\欧派家居2020年营收破百亿!
详细内容

木门市场优胜劣汰,守旧门企迟早被淘汰\欧派家居2020年营收破百亿!

时间:2020-10-11     人气:102     来源:     作者:
概述:2017年转眼进入最后一个季度,在这一年里家居行业发展得越发迅速,而在这个发展的途中,有很多木门企业脱颖而出,在行业里逐渐站稳脚跟,而有些木门企业却慢慢没落,走向消亡。在这个竞争激烈的混战时代,谁实力强大,谁知晓变通,谁就有能力走到最后,而......

2017年转眼进入最后一个季度,在这一年里家居行业发展得越发迅速,而在这个发展的途中,有很多木门企业脱颖而出,在行业里逐渐站稳脚跟,而有些木门企业却慢慢没落,走向消亡。在这个竞争激烈的混战时代,谁实力强大,谁知晓变通,谁就有能力走到最后,而那些经营不规范,思维死板不肯改进,靠着些自以为是的小聪明妄想分羹的企业,现实的残酷可能会将它们狠狠拍下。

固守旧思想的门企,迟早被淘汰

有些门企是靠以前的机遇赚来了第一桶金并发展壮大,老板还以为是自己的思维与经验非常好。当时的魄力与勇气是值得大家佩服的,但如今时局已变,若还是以过去固有的落后的思维来经营门企,那门企将面临倒闭。为何这么说,在业界好几家以前做的非常大的门企,现在老板的思维是只守不攻,只求安稳,不求发展。他们生产的低端淘汰产品,还当高端产品在推广,导致很多经销商都卖不动货,关键是老板专政,都不听人意见。如此固执与守旧,迟早被淘汰出局,真是一手好牌最后被打的稀烂!

小作坊式企业,不规范很危险

有的门企根本没有环保吸尘等设备,员工也没做过正规的培训就上岗了。这类门企我们都称其为小作坊式企业,厂区里乱糟糟,老板也不讲究细节与规范。里面油漆桶乱发,废料乱堆,有的电线都老化了,员工也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这样的门企不关你关谁,现在环保查的非常严,据说有些门业产区的大厂都因当地雾霾太大而被强制关门了。所以,不规范生产的门厂,就像在刀尖行走般,非常危险!

打价格战,物价上涨企业很难熬

材料上涨,物流上涨、人工上涨,一切都是涨涨涨的节奏,导致很多门企不敢接单了,以前接的单都亏死了。为何会这样呢?因为他们以前打价格战,靠优惠让利来吸引经销商,但现在一涨价,他们有的还来不及涨价,已经被下了单,只好偷工减料地做了。还有的门企干脆不生产,也不接单了,等着涨价风波的过去。所以,今年很多门业集聚区的门企都提前放假了,但这绝非长久之计,要不怕涨价的话,以前就要定位好。要走品质路线,提高产品附加值,不跟人打价格,与优质客户共同发展,这才是最正确的道理!

自以为是,盲目扩建的企业好景不长

今年走访了很多家门企,其中有80%的门企今年的生意都很好,单子来不及做。不管是品质好的门企,还是品质差的门企,生意都不错。怎么会这样呢?因为今年房子是历史上卖的最多的,而且大都是现房,刚需的,所以这种好生意估计要持续到2018年的上半年,下半年就没那么好过了。但这些都是表象,而且这将套死一批盲目扩建或自以为是的门企。有的门企老板看着今年行情好,花重金买设备,买地,招兵买马的,等着明年大干一场。细想一下,这刚需的库存房都卖得差不多了,怎么还会有那么好的生意呢?所以明年下半年门业市场就没那么疯狂了,不信可看看!

忽视品牌营销的门企弯路走得多

以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而现在是“酒香也要去吆喝”。你的产品做的再牛,经销商不知道,消费者不知道,那你就一文不值了!所以,这几年大的品牌在打广告,二、三线品牌也在打广告,他们都是想抢占市场份额。有家品质做的非常棒的木门企业,在行业内大家对该品牌的评价却是两个字“可惜”。怎么会这样说呢?因为他们的产品的确做的非常好,细节做的也很到位,可就是老板不懂营销,更不注重营销,所以一直难以打开市场。而其他的一家木门企业看到这点,于是模仿该品牌的产品,并大力去搞营销,据说,现在产值早已超过了品质做的很好的那家门企业了。

不在乎经销商与服务的企业必将亡

有些门企老板以为自己现在的生意还不错,就牛气哄哄了。不在乎经销商,也不注重服务。一旦产品出现问题了,也不去理会,让其自生自灭。还说什么,市场上的客户多得是,死掉一两个又何妨,东边不亮西边亮,重新开发把钱赚。这样的门业老板,现在也许还能过,但如此坏口碑迟早会臭名昭著。哪怕以后想换个品牌来做,如果仍是换汤不换药的坑爹思维,也是做不大,而且死得快!

优胜劣汰,不管是在家居行业还是在大千世界都是真道理。在竞争激烈的木门行业里,适者生存,是再正常不过的,所以门企生意两极化也是在合理的范围之内。想要不被市场淘汰,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审视一下自身的优缺点,缺点加以改正,优点加以发扬,特别是不正规的小作坊企业,连运营都不正规,产品怎么可能符合要求?在家居行业里面,产品质量和服务一样重要,二者兼顾再加上正确得当的经营与营销政策,才能保住自己在行业里的生存空间。



4月9日下午,欧派家居发布2018年年度报告。报告显示,2018年欧派家居实现营业收入115.09亿元,同比增长18.5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15.72亿元,同比增长20.9%;负债合计35.6亿元,负债率32.01%,下降了3.61个百分点;总资产达111.2亿元,同比增长15%。

欧派家居的传统业务橱柜及衣柜毛利率高,均超过30%,年增速稳定,分别在7.67%和25.86%。2018年,欧派家居在其大家居战略下,发力卫浴、木门业务,卫浴、木门实现接近50%的营收年增速。

欧派家居全年整装接单业绩突破3.5亿;电商联合推广490场,全年电商引流业绩销售占比达20%;创新“橱柜+运营”、“全能套餐”、“旧厨改造”新模式。

截止至2018年12月31日,欧派家居共计拥有专利239项,计算机软件著作权47项。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私人订制,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因为现在各行各业都在打造。在纷繁杂乱的市场中,有的定制产品成功了,有的却输得惨不忍睹,那么这些成功的企业拥有什么秘诀呢?在木门行业,私人订制所要仰仗的因素又有哪些呢?

    敢于创新的意识流

    在经历了快速发展的“黄金年代”,木门行业慢慢陷入“萧条”期,自近2年开始,各种各样的新营销模式逐渐产生,其中“私人定制”备受市场推崇,即根据消费者的个人喜好和使用习惯和所需尺寸要求,为消费者量身定制衣柜,满足个性消费需求。

    随着当下年轻消费者成为主流消费群体,消费者的个性消费需求越来越受市场关注,私人定制木门或将成为未来行业发展的标杆,如何真正迎合消费需求,引导市场消费,是木门企业需重点思考和探索推进的话题,在市场销售战略方面,还需根据需求,创新营销模式。敢于创新,才能成功。

    技术与诚信共推进

    在木门行业,要做好“私人订制”,就必须要做好“技术”与“诚信”的把关。木门产品只有设计得好、制作得精,从选材到成品上市保证材质真、用料足、服务好,才能得到消费者的信任,反之有可能适得其反,失去消费者的信任。

    首先在技术上要有保障。“私人订制”相较于批量生产,有着更高的要求,从产品设计到结构、选材、制作、打磨等方面,都非常考验木匠师傅的技术水平。因此,木匠师傅得有过硬的技术。不能光答应客户后,却设计和制作不出来。

    其次在质量上要有保障。木门企业的经营态度要端正,要以诚心为主,确保真材实料。也就是答应消费者的条件是什么,那么给出的产品就是什么,切不可将就。“私人订制”这种模式相对于批量生产来说,成本相对较高,技术要求也比较高,但这必将是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

    木门私人订制要做成行业间的顶级,就必须要提高技术水平,诚信经营。在定制市场中,如何打造有个性的木门产品,满足消费者的想象,需要木门企业的共同努力。


    广东台山大江镇,素来有“红木家具生产之乡”的美誉,早在上世纪70年代初,当地有人以生产红木家具谋生。到了80年代,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人们生活水平提高,红木家具开始逐步受到人们的广泛接受,再加上当地独特属性——侨乡,镇内几乎家家户户都有海外关系,从而使红木家具文化传遍海内外。于是,不少工厂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也有不少工厂在保留其工艺水平的基础上,加大投资,扩大生产规模,这也为大江镇的红木家具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到了2007年,大江镇的红木家具及相关配套产业的总产值已达10亿元。因此,大江镇也获得“中国传统家具专业镇”荣誉称号。

    为了升级大江镇红木产业,为中国传统家具业的发展提供良好载体,就必须不断优化和发展环境,于是江山多骄—中国•台山红木艺术展览城应运而生--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何镜堂院士主持,结合其地域性、红木文化、以及侨乡属性,项目融入岭南地域和侨乡特色的建筑与园林。淋漓尽致发挥其“两观三性”理念。项目总规划占地约520亩,总投资约30亿元。规划建成有:传统家具展示销售区,占地约100亩;玉石古玩街,占地约60亩;台山旅游集散地,特色餐饮名店手信街,占地约65亩;酒店娱乐和住宅公寓配套区,占地约180亩;仓储物流城,占地约80亩;台山特色产品一条街,占地约50亩。大江人的雄心可见一斑,他们此举的目的是建成中国高端传统家具艺术综合展示平台,打造台山商贸和人文旅游的新坐标。

    而与展城比邻的黄花梨博物馆建设也在如火如荼进行中。为了支持大江镇红木家具行业的发展,对黄花梨情有独钟的伍炳亮斥资建一座黄花梨博物馆,展厅面积达一万多方,预计展出黄花梨家具2000-3000件。这些作品均是出自伍炳亮的收藏或是作品。这个大师级别的博物馆将与红木展览城一起交相辉映,上演红木行业的双子星,闪耀大江镇。项目负责人向笔者表示,展城预计今年5月开始招商工作,10月份张开运营。属于大江镇的红木家具大时代拉开序幕,展城落成使大江镇成为中国传统家具产业的新高地。项目按照国家4A标准建设,同时展场又是江门市、台山市的重点项目,因此对于展城来说,得天独厚的条件使其成为向世人展示红木艺术产业的重要平台。

    阅读全文
  • 7月是家居市场传统淡季时节,受夏季高温、多地暴雨等因素影响,本月木质门市场景气情况虽未恢复至去年同期水平,但整体保持平稳增长态势。

    从市场调查了解情况来看,木质门消费需求有所提升,市场经营情况趋稳,新增订单指数及生产量指数分别环比上升0.5%和0.4%。就业情况保持稳定,环比基本持平。订单交货速度指数略有上涨,环比上升0.3%。原材料库存及购进价格指数平稳,较上月均持平。本月木质门市场价格保持在合理范围内。

    目前7月木门市场受疫情影响正逐渐减退,加上淡季因素影响,整体表现平稳,与去年同期差距逐渐收窄。前期积压的消费需求逐步释放,市场悄然回暖。在我国经济发展面临新挑战的情况下,建议企业坚定信心,把握当前机遇,深挖国内需求潜力,做好线上线下融合创新,开拓发展更大空间。


    文/吴美凤编辑/汤石香

    导语

    “家天下”,家与国被紧密地联系起来,宫廷家具的使用,也就是国家的社会制度、文化传承发展、经济发展水平的具体体现。细说明代宫廷家具,就是要通过解析明代宫廷家具的点点滴滴,还原一个清晰透彻的大明社会。从小小的坐具开始,从绣墩到杌凳,让我们走进一个等级森严的明代宫廷社会。

    人物名片

    吴美凤,中国文化大学艺术研究所硕士,台湾师范大学历史研究所博士,现任中国文化大学美术学系助理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明清时期家具的历史及其演变。著作有《宋明时期家具形制之研究》《盛清家具形制流变研究》。

    北宋真宗时期丁谓事件后一百多年,金兵南下攻破汴京,将宋徽宗、钦宗二帝掳到五国城去。风雨飘遥的宋室辗转南渡到临安(今杭州),为南宋。据南宋的《南宋馆阁录》记临安朝廷的陈设,除皇帝御座、御案外,其他各处的轩堂,不是“金漆椅十二”,就是“金漆椅、棹、脚踏各十四”等,如此动辄数张以上的坐具,又各搭配长桌、脚踏,当非皇帝一人所用,应为多人办公之所。

    不但如此,连人臣“拜阁待班之所”都“内设金漆椅棹四”,而且金光闪闪,金漆家具不在少数。此反映宋朝宫廷之内礼制森然,严谨有序,连“杌”、“墩”的小坐具都有尊卑等级之分,无怪乎对阿骨打的不识“黄盖”极尽嘲弄了。

    那么,元末天下纷乱,力战群雄后开创大明帝国的朱元璋,其礼乐典章无不力追宋制,又是如何以“杌”与“墩”来“明制度,示等威”?

    明代内阁诸老皆坐小杌子及小板凳

    明人邓士龙的《国朝典故》记道:“内阁诸老,自解、胡以来,皆东西分坐小杌子及两小板凳,无交椅、公座之设。”“解、胡”指解缙(1369~1415年)和胡广(1369~1418年),两人是洪武及永乐初期皇帝宠渥有加的内阁首辅。

    图1明黄花梨圆后背交椅(图片提供:香港佳士得)

    所谓“公座”,即圈背交椅(图1)上覆椅帔。圈背交椅简称交椅,加了椅帔后,是宫廷之外各地衙署内最高长官的座位,与审案的大堂合为整个衙署办公的中心位置,有如紫禁城内太和殿皇帝的宝座是整个紫禁城的中心点一般,代表皇权延伸至全国各地,有其尊崇的意涵与权力的象征。

    图2明末清初黄花梨圆裹腿带卡子花杌凳成对

    “杌”为单片木板下接四根腿柱的组合,是无扶手、无靠背的木制坐具(图2),有时就叫“杌子”、“小杌子”,经常与凳连称“杌櫈”,两者功能、造型略同。小杌子高矮略有所差,座面有方有圆,因此有方杌、圆杌之分。北宋人王居正有一幅《纺车图》,画中村妇直身所坐素木无漆,卡榫构造非常清楚,就是小凳子(图3),此村妇怀抱婴儿,一手摇纺轮,腾出另一手哺乳喂婴,反映凳子是简便普及的庶民坐具。

    图3北宋王居正《纺车图》中的小板凳

    朱元璋开国之后制定文武官员服制,并说:“在外文武官,每日公座服之。”亦即衙署之内的长官一定要穿了公服才能坐上公座。《国朝典故》所记显示,皇帝倚为股肱的内阁重臣,在明代宫廷内却没有交椅或公座可坐,平日所用为小杌子及小板凳。

    据《国朝典故》记载,明英宗天顺年间,内阁辅臣李文达(?~1466年)想依照诸臣的品秩,在内阁“设公座如部堂之仪”,另两位阁臣彭时(1416~1475年)与吕原(1418~1462年)即出言反对,因为往昔宣宗“尝幸此中座,今尚有御赞寿星及宝训在上,谁敢背而坐?”换言之,以前宣宗移驾至此之坐具,以及当日留笔之宝训仍在,在此另设公座随意起坐其间就是大不敬。

    英宗获悉此事后,“乃赐孔子铜像置阁,而月给香烛。阁老每晨入,必一揖,冬至、正旦则翰林合属官皆诣圣像前行四拜礼,学士以上拜于阁中,余则列拜于阶下”。即在原来宣宗坐过之处摆上孔子铜像,众臣因而每日早晨入班必先一鞠躬,遇节日还要行四拜礼。也就是说,一墙之外的各地衙署普遍皆设置的公座,坐在上面的官员代表皇帝执行皇权,而紫禁城内唯皇上至尊,当然就没有设置公座的必要,不但没有公座,甚至连皇帝坐过的位子,都仿佛余威犹存似的,没有人敢再坐。

    同样的场景在景泰年间也发生过,代宗有一次到文华殿侧室,看视内臣(太监)们上学状况,对讲官倪谦(1415~1479年)、吕原有所垂询,他日代宗再去视察,发现这二位侍讲已改坐别处,因为“君父所坐,臣子不敢当”。凡此种种,都是因为“禁中尊止宝座,无敢面南,故自阁老而下,皆坐杌子”。

    礼部尚书李东阳“昏倒在凳”

    堂堂内阁大臣“皆坐杌子”,一直持续到成化中期,明宪宗才“赐内阁两连椅,藉之以褥。又赐漆床锦绮衾褥三副,以便休息。阁门则夏秋悬朱筠帘,冬春紫毡帘,皆司设监内史以时供张,恩何渥也”。成化(1465~1487年)一朝二十三年,成化中期约当为成化十一、十二年左右。

    可知明代内阁的阁臣们坐了一百余年的小杌子,至此才有个“连椅”可坐,还有舒适体面的“漆床”(上了漆的床),上面还附设“锦绮衾褥三副”,内阁的门扉又在太监的张罗下,夏秋间有竹帘,冬春间有毡帘。《謇斋琐缀录》中对于宪宗的“宠遇”,觉得“恩何渥也”,似乎就要涕泗纵横了。

    图4明《任用三杰》(引自《帝鉴图说》,江陵张居正撰,明刊本)

    所谓的“连椅”,依据今人解释,就是椅面向两旁延伸、有靠背,供二人以上所坐的长椅子。万历朝的内阁首辅张居正(1525~1582年)任职太子少师时,曾撰有《帝鉴图说》一书,以古圣先王之德作为太子规鉴,其中有一幅《任用三杰》(图4),只见图中“汉高帝”之侧为韩信、萧何与张良等三人,其余官员左右排开,四人一列地坐在有靠背的连椅上。

    不过,即使内阁有御赐的“连椅”可坐,明宪宗之后的明孝宗弘治十四年(1501年)春天还是发生了阁臣“晕倒在凳”的事。事主是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李东阳(1447~1516年),他在退朝后,居然因“旧患眩晕等疾,不时举发。……二月十三日朝退,辄复晕倒在凳,坐不能起……”此记并未明说李东阳晕倒之处,可能李东阳在退朝后尚不及走至设有“连椅”的内阁就不支倒地,但是堂堂一个内阁大臣也只能“晕倒在凳”。因杌凳低小,李东阳晕眩之余,还“坐不能起”,一时站不起来。由此可见,宪宗时期的“连椅”之赐可能未恩及他处,凳杌类的小坐具仍是有明一代阁臣在宫内用事的传统坐具。

    所谓“杌凳”

    图5明丁云鹏绘《辟馆亲贤》(引自《养正图解》,焦竑撰、丁云鹏绘图。明万历22年吴怀让刊本)

    晚明有“焦太史”之称的焦竑(1540~1620年)曾撰《养正图解》以为太子朱常洛(后来的明光宗)出阁讲学,其中的《辟馆亲贤》(图5)以唐太宗当年辟弘文馆置四书经籍并召文学之士虞世南、欧阳询等人入馆商榷政事为例,只见所绘“唐太宗”高坐交椅上,左右文学之士如燕翅般两溜排开,俱坐于一式低矮的圆杌上。一般腿足略长、供上下马踩踏用时,杌又称“马杌”。传为元代钱选所作的《杨妃上马图》(图6),画中的“杨妃”在宫人的搀扶下正踩着一只曲腿圆凳上马。

    图6元钱选《杨妃上马图》

    杌凳之为用,不仅是阁臣的坐具,还是国子监内进行“扑作教刑”时的工具。凡教官怠于师训,生员有戾学规或课业不精,都在监内绳愆厅问刑,直厅皂隶二名,也是行刑人,刑具是竹篦,厅内有“行扑红凳二条”,就是小杌凳两端拉长成条凳,再漆上朱红色,让犯错的人伏着挨打。依照学规,生员也只有伏在条凳上三次的机会,因为初犯记录(类似今日的记过),再犯赏竹篦五下,三犯赏竹篦十下,四犯就发遣安置,如开除或充军等。换言之,国子监不但有处罚权,也有刑训的执行权,集学校、法庭与刑场合而为一体。

    此外,杌凳小件在明代也作为“从殉”的道具。朝鲜的《李朝实录》记成祖驾崩,朝鲜先后选献的宫人皆从殉:“当死之日,皆饷之于庭,饷辍,俱引升堂,哭声震殿阁,堂上置小木床,使其立其上,挂绳围于其上,以头纳其中,遂去其床,皆雉经而死”。此“小木床”即小杌凳,轻巧简便,让太监可很快出脚“去其床”,于剎那间完成宫人的从殉。

    (未完待续。本文原载于《紫禁城》,内容有删改。)

    来源:《古典工艺家具》杂志

    阅读全文
  • 分享